遇見愛情 - 楊一沖
2014-03-25

女孩拿起身旁的包包,子豐坐下,才發現原來她正在哭。 真尷尬。他回頭望向爆滿的米線店,沒有其他位子了,一位的客人通常都會被安排到這個角落位置。看來這女孩也是獨個兒來的,沒辦法了,他只好假裝自然,叫了大嬸過來下了單。 他點了墨丸枝竹大辣米線和冰奶茶。 身旁的女孩仍在哭。她穿著連帽大衣,拿著筷子的手指很幼。 「你沒事嘛?」一回神子豐發覺自己已經開了口。女孩沒有望她,只是揮揮手強笑說︰ 「沒事,一定是廚師太重手,給了我中辣,我明明叫小辣的,辣死了。」 子豐笑了,她分明在說謊。吃麻辣太嗆當然會哭,但一定夾著一把鼻涕一把汗水的,絕不會像她哭得這樣冷靜。 子豐知道,因為他也非常愛吃麻辣。他愛嘴唇發麻的刺激,愛好像吃得辣過頭了帶點危險感的暈眩,也愛最後喉嚨裡麻油味的回香—— 可是美妮總不懂得欣賞。 「這間麻辣很正宗,你可以吃小辣已經很厲害了——來,給你。」 他給了她一張紙巾,她這才抬眼看過來。 幼長的眼晴有點腫,鼻尖紅了,總覺一個人邊吃麻辣邊哭的女孩特別可憐。 不過坐在她旁邊的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就是了。 「謝謝。」 子豐微笑搖頭。女孩停了哭,他的米線剛好送上來了,兩個人便低頭吃麵,對著牆壁。 「我好像在哪裡見過你。」女孩忽然說。 「是嗎?」子豐再次望向她,肯定沒見過她。 「你是不是在附近上班?」 「我也不知算不算。」他微笑。 「怎麼說?」 「我是警察,不過最近的確在這一帶巡邏。」 「怪不得了!我明明見過你,原來你是差人,沒穿制服便認不出來。」解開了心中的疑團,她像很滿意地點頭。 「你說的情況我也遇到過,有次我出更,在街上遇到一個人好臉熟,一時間卻想不起是誰,以為是哪個通緝犯啦,回到差館才想起原來是我家樓下韓國餐廳的經理!明明是同一個人,就因為他穿了別的衣服便認不出來,要我認人就死了。」 「哈哈,這感覺我現在好明白啊。」她的心情好像好一點了。 「我叫子豐,你呢?」 「我叫筱柔。」 女孩帶點羞赧地微笑。剛才她究竟為了甚麼而哭?子豐有點想知道。 心裡有點興奮的躁動,他想了好一會才記起,原來那是愛上一個人的感覺。(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3-18

都已經三月了,天氣還是這麼冷,真困擾。 「93號一位!」 冷還可以接受,但加上陰雨綿綿,站在街頭排隊等位實在令人苦不堪言。 可是筱柔又真的很喜歡吃這間店的麻辣米線。 竹笙配酸菜、小辣米線,加上土匪雞翼,想想口水也流出來了,如果有人陪,她還會多點一碟蒜泥白肉呢。 「96號一位!」 筱柔打著冷顫,從口袋裡拿出紙條——99號。 「97號?有沒有97?」 米線店的大姐皺起眉頭,有點不耐煩了。 「那有沒有一位的?」 店門外擠著等食的客人,放眼望去,幾乎全都是一雙一對。 「有沒有一位呀?」 不用叫得那麼大聲吧?連旁邊拉麵店的都聽得見了。四周突然靜了下來,一時間空氣中很多視線交錯,大家都等待著有沒有一位的客人。 「有。」筱柔舉起手中的紙條,感覺到目光都向她身上投過來。 這種氣氛是怎麼回事?好像一個人吃飯有罪似的‥‥‥ 「一位啊?早點應我嘛。」店員大姐還怪她。「去最入面角落,面對牆壁那桌吧。」 噗嗤——筱柔聽見有人在笑,面對牆壁嗎?真可憐。一個人吃飯有時就要受到這種對待,但她也沒有權利要求甚麼,只能夠把紙條交給大姐,急步走了進店。 「吃甚麼?」穿圍裙的大嬸來到身旁。 「小辣米線,要竹笙酸菜,加一個土匪雞翼和冰可樂。」大嬸重複一遍,筱柔想了想叫住她。「再要多一個蒜泥白肉,麻煩你。」 下了單又有點後悔,一個人根本吃不完的,不過算了。筱柔打開手機,跟美妮whatsapp—— 「你在幹甚麼?」美妮很快便回覆︰「正在看《星星》!遲些再談!」 最近身邊的人都在迷韓劇。她收好手機,菜就送上來了。她夾起一片蒜泥白肉放入口裡—— 真好吃! 麻辣的香直衝腦袋,眼淚就湧上來了,筱柔看著眼前的綠色牆壁,慢慢地嘴嚼,心裡升起一陣無力感,鼻頭一酸,淚水就毫無徵兆地從眼裡滑了下來。 「103號——小哥一位啊?角落那張吧。」門外大姐的聲音。 該死,怎麼在這個時候哭了? 男客人來到她身邊。(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3-11

「你牽著我手的時候感覺怪怪的,我也不知道為甚麼‥‥‥」 隔天我打電話給芳婷,她說她也喜歡我,但就是過不了心理關口。 「是不是‥‥‥因為我總是令你想起阿智?」 「不是想起,而是我覺得你就是阿智‥‥‥對不起,我真的做不到。」 我甚麼也說不出來。 「你給我一點時間,」未了她說︰「分享會的事,我看看找其他人幫忙——」 「不,我會來的。」我緊握電話。「你也會在,對嗎?」 「嗯,我會。」 器官捐贈分享會在醫院的記者室裡舉行,在場除了記者,還有曾經接受,或正在等待器官捐贈的病人家屬。芳婷和她的父母都在座,才幾年沒見,他們好像都老了。 「當時真的很危急,我的心臟頂多可撐一個星期,不過我很幸運,在最後關頭遇上了奇蹟。我好感激我的捐贈者,感激他的家人,沒有他們無私的決定,我今天就無法坐在這裡。」場內響起了掌聲,芳婷父母眼裡反映著光。 然後,我把視線放到芳婷的臉上。 「可以活下去固然難得,但四年來我感受最深的,是發現我以前原來沒有真正地活著。生存和活著最大的分別,是我們有沒有去愛。好奇妙,當我在病床上醒過來的一刻,當我看到你,我才發現我以前根本不懂得甚麼是愛。」 場裡所有人都順著我的目光轉過頭去,看著芳婷。她有點尷尬,但我顧不得那麼多。 「如果沒有阿智的心,我就不會遇上你,我可能永遠都不懂得去愛人,我想這也是我一直無法忘記你的原因。」 芳婷用力地抿著唇,突然起身走了出記者室。我也從台上下來,追了出去。 好不容易才在轉角處找到她,原來她正在哭。 「芳婷,」我來到她面前。「沒錯,我的心不是我的,除非我把它挖出來,不然我無法改變這事實。但我要告訴你,當你說你無法愛我的時候,我的心從沒試過那麼痛。如果說我的心不是我的,那為甚麼我又會那麼痛?」 芳婷慢慢地靠向我,把手貼到我的胸前。 「我好感激阿智,但我是我。我想你知道,不去愛就等於沒有活著,不曾心動就只是單純的心跳。」 「我懂了。」一行淚滑過芳婷的臉,然後又破涕為笑。「我家雖然失去了一個兒子,但爸媽一定很高興我把另一個兒子帶回來。」 我也笑了。「我不想要一個妹妹。」 「當然不是,」芳婷笑著緊抱我。「我是你的女朋友。」(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3-04

「我今晚約你出來,是想跟你正式道歉。」芳婷一臉認真說︰「那時我太孩子氣了,無法接受失去了弟弟,一時間不知所措,只想找個人來責怪‥‥‥對不起。」 我好意外,過了一會才懂得搖頭說︰「我從來都沒放在心上,我還以為你一直在生我的氣,幾年來才不讓我去找你們。」 「我是不好意思,之前跟你鬧得那麼僵‥‥‥其實我早想通了,阿智不在,但他的心仍然可以在你的身體裡面跳,真的很奇妙,不是嗎?我是應該覺得高興才對的。」芳婷終於微笑起來。「所以昨晚收到你facebook的訊息,我真的很開心,你還會怪我嗎?」 「怎麼會?可以再見你,我不知多高興。」 「太好了。」她深深的吁了口氣,「其實我今晚不知多緊張,我擔心你不會原諒我。」 「我也很緊張啊,剛才我還以為你會像以前那樣罵我呢。」 「我才不是那麼喜歡罵人啦。」 我們相視一笑。 我知道我們之間的隔膜終於打破了。這時菜送上桌,我們點了德國豬腳和薯蓉烤香腸,芳婷大啖大啖吃著,完全不顧儀態,還跟我分享著特大杯啤酒喝,那率性而為的模樣很吸引,看得我不想移開目光。她說得對,以前我根本不懂得她,但我很慶幸,她完全是我喜歡的類型。 那晚之後,我們再約會了幾次。 她原來很喜歡看喪屍片,我說《我是傳奇》是我的最愛。她不喜歡吃生肉,我也不愛吃刺身。我們就連搭計程車會暈車浪作嘔這毛病也一模一樣。 我們真的很合拍,我想她也跟我一樣想‥‥‥ 「下星期醫院會舉行一個分享會,你可以幫忙嗎?」 年三十晚我們一起去逛年宵,芳婷忽然問。 「分享會?」 「嗯,是器官移植的分享會,我想你有經驗,跟病人說說自己的感受和經歷就可以了,也當作是宣揚器官捐贈的重要。」她頷首看著我微笑。「自從再見到你,我就明白了阿智的想法,生命真的很寶貴,尤其是你身邊最重要的人。」 「好,我會去。」 「真的?太好了!」 年宵市場人很多,我和她差點被人潮擠開。 「不如我牽著你的手,那就不怕走失了。」我裝傻扮懵地說,牽起她的手。滿以為成竹在胸,沒想到才走不了幾步,芳婷掙開了我的手。 「對不起。」她說著轉身便走,轉眼已消失在人潮裡。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2-25

「對不起,我來遲了。」芳婷向我輕跑過來。 「不要緊,我也是剛到。」 四年來再次見面,她上下打量著我。「你好像長高了?」 「怎麼可能?」我失笑。她竟然懂得開玩笑,她真的是以前的芳婷嗎?「你換了髮型?」 「嗯,當護士這髮型比較方便——進去吧!我快餓扁了。」 昨日凌晨兩點,我終於收到facebook裡芳婷的回應。 「我當然記得你,我剛跟朋友去玩回來,你最近好嗎?」我預期她的回應會很冷淡,沒想到她很快便跟我熱烈地聊起近況。「我在醫院裡當護士,每天都辛苦得要命,所以下班後去喝一杯最棒了!」記憶裡的芳婷不是板著一張臉,就是惡狠狠地瞪著我,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她本來就是如此嗎?說不定她已把前事放下,畢竟也過了這麼久了。 最後她還約我見面,我當然爽快應約。 剛才在餐廳門外等她,我的心情竟像回到初戀時一樣緊張不已。 我知道我仍然喜歡芳婷。 「想不到你會當起護士來。」點餐後我笑說。 「為甚麼?因為你覺得我沒有愛心?」她微笑。 「不是,只是‥‥‥覺得你變了很多。」 「有嗎?」她說著收起了笑容。「可能我們以前沒怎麼交談過,你不懂得我吧。」 「也是。」她說起了以前,我心裡升起不好的預感。 她突然約我見面,說不定不是為了聚舊‥‥‥ 「你知道嗎?我和阿智從小就很親。」她果然說起了弟弟。「他好乖巧,年紀輕輕就很懂得哄人,他是我們的開心果,所有親戚都喜歡他得不得了。」 我懂了,她約我見面,是要再讓我難受吧,以前我們根本連朋友都談不上,我憑甚麼會認為她想和我重修舊好呢,我真傻——不,我只是太想見她吧。 「不單止這樣,他很懂得照顧自己,有次我爸媽晚了回家,我餓了,他竟然懂得做飯給我吃,那時他才六歲!他好聰明,幾乎年年考第一,我們經常說笑,我們整個家族都沒有人懂得唸書,他是我們的希望。」芳婷說罷淡然一笑,「可是他那麼年輕就走了。」 芳婷,其實這些年來我也不好過。不過,如果罵我可以讓你好過一點,你儘管罵吧。 「阿樂,對不起。」我正想開口,芳婷卻說︰「那時候我說你害死了阿智,真的很過分。」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2-18

「芳婷,芳婷!」 芳婷起身就走,伯母挽起手袋追了上去。 「她的話你不要放在心上,她跟她弟弟感情一向很好‥‥‥」芳婷父親嘆了口氣,淚水在他的眼眶裡打轉。「我只是想你知道,那是阿智的決定,也是我們的決定,你不需要內疚,知道嗎?」 我好不容易點了點頭。 「那我走了,記得打電話給我。」芳婷父親也走了。 隔著咖啡店的落地玻璃,我看到芳婷氣沖沖走出馬路,幾乎被駛過來的汽車撞倒。巨大的響號聲從店裡也聽得見,我心裡一懍。 我想,她真的很討厭我。 或者當時我真的沒有選擇,但現實是——她的弟弟死了。 而我活了下來。 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之前我因患流感而入院,才發現自己有先天性心臟病,必需要換心才可以保命。三個月後,芳婷的弟弟阿智遇劫頭部重傷過世,他生前簽了器官捐贈卡,醫生把他留下來的心臟移植到我身上,我現在才可以站在這裡。 理智上當然不可以說我害死阿智,但我完全明白芳婷說這話時的心情。 她覺得如果不是我,她的弟弟就不會死。 我沒有內疚,但如果因為我而令到芳婷傷心下去,我會原諒不了自己。 我好記得那天主診醫生領著芳婷來到我床前的畫面。 「她是捐贈者的姐姐。」看到芳婷我的心就狂跳不已。那感覺無法解釋,就像我早就注定要遇上她一樣,這讓我感到迷惑,這刻在跳的,究竟是他弟弟的心?還是我的呢?只見過一面,我便無法把芳婷從腦海中抹掉,每天我都期盼著她會來探望我。主診醫生看穿了我,還笑說芳婷來會對我的心臟有幫助。 可是她之後都沒有來過,我才懂得她根本不想見我。 回頭望向桌上,那兩份禮物芳婷父母始終沒有帶走。 下次再拜會他們的家好了,芳婷早晚會明白我的。 或者是死過翻生,我這個人現在變得很樂觀。 只是沒想到,再見到芳婷,已經是四年之後‥‥‥ * * * * * 那天我一打開Facebook就見到她。照片裡她和幾個女生在酒吧裡喝酒,其中一個是我的同事。雖然從沒見過她笑,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得出她。 她看起來很高興,我想也不想給她傳了一個私訊—— 「嗨,還記得我嗎?」然後立即後悔自己的衝動。不管我再怎麼按「refresh」鍵,都收不到她的回覆。(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2-11

看見芳婷和她的父母走進咖啡店,我立即站起來。 「好久不見了,阿樂。」他們來到面前,芳婷父親微笑點頭。 「對不起,要這麼久才可以跟你們當面道謝,因為之前無法好好走動,多謝你們今天特地出來。」 我說著深深地躬身。旁邊傳來「嘖」的一聲。 「芳婷。」父親睨了女兒一眼。 芳婷別過臉。從認識她以來,她都沒正視過我。 不過我沒放在心上,她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倒是她今天穿的黃色連身裙令我眼前一亮,之前她的衣著顏色都太深沉了,畢竟她才二十歲出頭嘛。 「說甚麼話,你的健康要緊——大家不要站著,坐吧,坐吧。」 芳婷母親拉了拉她的手,芳婷才不情不願地坐下。世伯坐到我旁邊,拍了一下我的膊頭微笑問︰「氣色不錯啊,都康復了吧?」 「好多了,昨天才跟朋友打籃球,他們都不夠我撞呢。」 「我球技也不錯啊,你知道嗎?我以前有慈雲山米高佐敦之稱啊。」芳婷父親心境一向年輕,說話風趣。「以前我經常和阿智玩一對一,他每次都輸給我,很沒趣,以後由你來當我的對手。」 「那一言為定囉,我不會對老人家手下留情的。」 「誰是老人家?哈哈!」 談笑間,芳婷的眼神一直充滿了怨懟。我收起了笑容,拿出帶來的禮物。 「小小心意,不是名貴的東西。」 我送給芳婷父母的是條子襯衫和保健食品,我大學還未畢業,都是我爸出的錢。 「怎麼好意思,施恩莫望報。」 「這不是報答,」我用力搖頭。「你們的恩情,我是怎麼也報答不了的。」 芳婷父母對望一眼,緊抿著唇。 「你也知道報答不了啊?」旁邊傳來冷冷的聲音。是芳婷,我早有這個心理準備。「明知道報答不了,那時你就不要接受!」 「芳婷,不要亂說,他當時沒得選擇。」 「那阿智又可以選擇嗎?」 「你答應過我們不會再提起這件事。」 「我也說過我不想再見到這個人,是你們硬把我拉出來罷了。」 芳婷終於看著我,心痛地說︰「是你害死阿智的。」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1-28

「不如你幫我聽?」手機響到第三聲,Jackie把它遞給我。 「我可以幫你聽,但你不可以一直逃避,有些事情你早晚都要面對。」 Jackie咬了咬唇,深吸一口氣,接聽了電話。 「喂,是我。」電話另一邊的男朋友一定怔住了吧,他怎會想到拾到他手機的會是自己的女朋友?而且裡面還放滿了別的女孩的照片! 「對,有人拾到,通知了我。」不知男方說了甚麼,Jackie忽然激動起來。「對,我看了你的手機,你明知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不,我不想再聽你解釋,你背著我做過甚麼你好清楚——不,你去死吧!」 Jackie把手機用力拍向桌面,嚇了我一跳。餐廳裡的人都向這邊看過來。 「我剛才是不是叫他去死?」 「對,還說得很惡毒。」 我們對望,然後都笑了,接著更哈哈大笑起來。 我們之間好像有了點默契。 「他活該的。走吧,我們去把他的手機賣掉!」 我們來到旺角。 「小哥,又是你啊?」真倒霉,竟然給今天來過的手機店老闆逮住。 「咦?你拿過手機來賣嗎?」 「本來是的,不過‥‥‥」 Jackie不懷好意地笑。「不過你見我朋友漂亮,所以改變主意想還手機給她,怎知道約出來見到的卻是我,是不是這樣?」 被說中了我很尷尬,但我乘機反擊。 「對,我是見她漂亮才約她出來,我認,男人就是那樣,現在我知道她原來是個會搶人男友的小三,不過我也很多謝她。」 「多謝她甚麼?」 「如果不是她,我就不會錯約了你出來,認識到你。」 Jackie望向一旁,像強忍住笑。 最後手機賣了四千元。 「你真的不要?」 「就當做你路不拾遺的獎勵吧。我走了,謝謝你請我吃自助餐。」  Jackie搖頭微笑,跳上了計程車。 車開走便永遠不會再見了。好想留住她,卻一時間找不到理由。計程車已經遠去。 一生人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感覺——見不到她我一定會後悔! 靈機一動,我做了一件很荒謬的事。我拔足奔回專賣店,竟然用五千元買回剛才用四千賣掉的那部手機! 我翻出Jackie的號碼,撥電話給她。 我要告訴她,我剛做了的多傻的事,我要告訴她,我好想再和她見面。 我臉帶微笑,手機裡的鈴聲一直響—— 「喂。」(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1-21

作為一個二十歲出頭,剛出來社會打工的男人,我承認我不太明白女人的友情是甚麼一回事。 曾經有個中學女同學跟我說︰「我好羨慕你們男生可以稱兄道弟,沒有心病,簡單得多。」 其實男人之間都會有心病,只是我們不那麼計較,說得好聽是光明磊落,不婆媽,其實是我們懶得去面對。一句「兄弟心照!」就甚麼都不用說,多方便。男人是最怕麻煩的動物,而搶兄弟的女朋友更是麻煩之最!絕不可以讓女人破壞感情,這是男人友情的潛規則。 女人卻剛好相反,她們心裡愛比較,而最擅長的就是口不對心,所以她們的友情很脆弱,我甚至懷疑女人之間可不可能有友情存在。 眼前就是另一個例子。 「我有擔心過,她生得那麼漂亮,但我相信她。」Jackie苦笑說︰「男人都只會看女人的外表吧。」 「男人第一眼看樣子是一定的,」我不打算對她虛偽。「不過有好多東西是要談過,了解過才知道的。」 「其實我早察覺他們之間有曖昧,一直裝作不知,只是想著怎麼把自己變漂亮一點,他就不會注意其他女孩,我真傻。」 她的確是細心打扮過,衣服穿搭也很得宜。 「其實這跟美不美無關的,我覺得你很漂亮啊,只是你有點倒霉,遇著一個花心的男朋友吧。」 她第一次抬眼看我。 「我反而覺得現在的女孩太注重外表,忘了一個人的魅力其實是發自內心的。」 「可惜像你這麼想的人不多。」 「不要想那麼多了,我是你就把這手機賣掉,然後去食自助餐!」 她忍不住噗哧一笑。 「哪有人一個人去食自助餐的‥‥‥」 「我陪你,拾到手機我也有功勞吧?本來賣掉的錢你我要分一半的,不過我吃虧一點,你請我吃一餐就好,怎麼樣?」 她沒好氣地笑,我便站起來。 「來吧,我知道有間酒店的自助餐超好吃。對了,我叫阿健。」 她猶豫了半晌,終於都站了起來。 「其實我也有點餓‥‥‥」 為了趕得及吃第二輪自助餐,我們決定先去酒店,之後才去賣手機。 或者因為失戀,Jackie吃得非常盡興。 「我平日都沒錢吃自助餐,他都帶我去吃譚仔和沙嗲王。」 「哈哈!那你多吃一點,反正是他的錢。」 這時候手機響起,是她男朋友的手機! 我們你眼望我眼。你聽?還是我聽?(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1-14

Jackie看著我手中的手機,沉默了好一會。 「其實我可以不要這手機,你只要讓我在這裡看看裡面的東西就好,之後你想把它賣了,或是自己用,我不理。」 她抬眼看我。 其實她早知道自己的男朋友有別的女人吧。 眼前的她忽爾變得有點可憐。 「我可不會陪你站那麼久,要看就坐到裡面看吧,反正我是在這裡打工的。」 她有點猶豫,最後還是點點頭。 她選了咖啡店最裡面的沙發,我就是在這裡找到她男朋友的手機,也真諷刺。 「要不要喝點甚麼?」我坐到她對面。 她抿著唇搖頭,我只好把手機交給她。她接過,想也不想便按下開關,盯著手機上的屏幕照片。 如果我有女朋友,發現她手機裡設定的照片是別的男人,單是想像就已經好傷心,拜託千萬不要讓我受這種痛苦。 眼前的Jackie卻很不幸。她雙手捧著手機,或掃或按動個不停。有時定住了看得入神,雙手更在微微顫抖,或者是看到男朋友跟那女孩的親密照片吧? 其實我現在可以起身,然後悄悄離開的,反正事情已經與我無關了。我不過是個局外人。 但我就是做不到,看著她欲哭無淚的表情,我無法就這樣丟下她離開。 看著看著,才發現這個叫Jackie的女孩五官原來很標致,或者剛才她一直都兇巴巴的,還誣諂我勒索,才會讓我覺得她難以親近,其實她不過是被男朋友欺騙,才會變得不相信別人吧‥‥‥ 她突然呼吸沉重起來,雙眼不斷上下掃視。我猜想她可能正在讀那兩人之間的訊息,不禁也緊張起來。 其實何必要傷得自己更深?換作是我,一定不會想知道他們背著我做了甚麼,眼不見為淨,男人啊,就是要撇脫一點。 果然她真的哭出來了,我只好遞給她一張紙巾。 她是個感情豐富的女孩吧。她抹著眼淚,把手機從桌面推過來給我。 「你真的不打算還給他?」 「我不會再見他了。」 我不懂說甚麼,下意識般按開手機,屏幕上再次顯現那張可愛女孩的照片。 「她好美吧?」Jackie苦笑著,眼裡仍然有淚。 「你知道嗎?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1-07

「怎麼了?你不是說要還手機給我嗎?」 我是那麼想,不過你男朋友手機裡的背景圖片可是另一個女孩啊。 我握著手機,看著這個叫Jackie的女孩,卻交不出去。 我想起一個愛劈腿的男同事,他同時有三個女朋友,他絕不讓女朋友們檢查他的手機,但又為了表示忠誠,他答應把女朋友的照片設定為手機的背景圖片,所以他每次跟其中一個約會之前,都得更換手機裡的照片。當然他可以買三部手機,但他自恃玩得起,最後當然死得很慘,有次把Cammy當作Carmen,忘了換照片,更讓女友發現手機裡有其他女人的相,幾乎在咖啡店裡釀成血案。 看過被背叛的女人的可怕,我可不想這一幕在面前重演。 「我明了。」Jackie從包包裡拿出錢包,「你想要多少?一千?二千?這手機拿去賣差不多這價錢。」 「小姐,我要賣的話就不會約你出來吧。」 「那你想怎樣?勒索嗎?」 「喂,不要說得那麼過份,這世界還是有好人的好不好?」 雖然我本來是出於私心,想結識手機裡那個可愛女孩才歸還手機啦。 可是被好心當賊扮,我有點生氣了。 「你說你是機主的女朋友,我怎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你是他女友,應該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吧?為甚麼手機不見了,他一直都沒有打來?」 「這——」 「你說我想勒索,還是你想假扮他女友拿手機去賣啊?這手機是最新型號,至少賣到四千以上,我想你用二千跟我買,然後再轉手才對吧。」 「你說甚麼?我‥‥‥」  哼,給我說中了吧。 我正沾沾自喜,沒想過一直強勢的她,雙眼突然紅了起來。 喂喂,不要跟我來這一套,當街撒賴起來,說我欺負女人,我可不會跟你鬧的。 正當我想投降,把手機還給她時,她卻轉身走了。 這出乎我意料,而且,剛才她還好像伸手往臉上抹去‥‥‥ 是抹汗吧?笨蛋!又不是吃麻辣火鍋,誰會在大冷天流汗? 「嗨,小姐。」我立即追上去。輕拍她的肩,她停下腳步卻沒轉身過來。大概是不想讓我看到她哭吧。 「對不起,是我太多管閒事了,手機還你吧。」 她轉身淚眼汪汪看我,我才發現原來她的樣子也可以很溫柔。或者她的冷漠都是強裝出來的。 「不過你要有心理準備,可能會看到一些不想看的東西。」(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12-31

雖然我想把拾獲的手機還給女孩,但她不打電話來,我要怎麼找到她呢? 思前想後,我決定先打電話裡寫著「home」的號碼。 「喂。」一個女人接聽,聽聲音有點年紀。 「你好,是這樣的,我今早拾到一部手機,我想可能是你女兒遺失的。」 「女兒?我沒有女兒。」 甚麼? 「那,會不會是你的孫女?」 「甚麼孫女?我兒子還未結婚的!」 我還未開口,電話便掛斷了。我懂了,她一定以為是電話騙案。 沒有女兒,又不是孫女,那即是怎樣?明明是家裡的電話...... 算了,試試找手機裡的通話紀錄吧。 通話次數最多的,一定是最親密的人,打給這個人一定沒錯。 我找到一個叫Jackie的男人,最近通話次數有38次。 難道是男朋友?打過去再算了。電話很快接通—— 「你終於肯找我了嗎?」 氣沖沖的聲音,卻是一把女聲。我怔了怔。 「請問,你是Jackie嗎?」 「我是,你是誰?怎麼會用了我男朋友的手機?」 男朋友?難道我搞錯了? 啊!我想到了。我一直以為這手機的主人就是背景照片裡的女孩,Jackie是她的男朋友,原來是相反!其實手機是她男朋友的,她自己叫Jackie才對! 所以剛才聽電話的中年女人才說沒有女兒,因為她是她男朋友的媽媽。 弄清楚了關係,我便告訴她我拾到她男朋友的手機,想還給他。 「你給我可以了。」 感謝也沒有一句,態度還這麼差,早知就把手機拿去賣掉算了。 枉我還為了她的可愛樣子著迷那麼久。 我們約好晚上八點,在我打工的連鎖咖啡店門外見面。 把手機還她本來是一心想看她失而復得,一臉感激看著我的高興模樣。想不到手機卻是她男友的。我掛上手機苦笑。 八點下班,我換上便服來到咖啡店外。門外有個打電話的短髮女人,看到不是手機照片裡的女孩,我便繼續等。正奇怪怎麼不斷有手機響,才發現鈴聲原來是從我身上發出的。啊,是我拾到的那部手機!我沒聽過它的鈴聲,所以認不得,我立即拿出來接聽。 「我到了,你在哪裡?」「我也到了啊。」望向四周,咖啡店門外只有我和那個一直打電話的短髮女人。 我們對望了一眼。難道...... 「你是Jackie?」 她點點頭。 手機是她男朋友的,照片裡的女孩卻不是她...... 那我要把手機還她嗎?(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12-24

「對不起!剛才我遺留了一部手提電腦在這裡,你們有沒有見過?」一身OL打扮的中年女人向櫃台跑過來,上氣不接下氣地問。 「小姐,你冷靜一點。」身旁的經理Simon氣定神閒。「請問你剛才坐在哪裡?」 「就店裡最裡面的座位!」 Simon微笑點頭。從櫃台下面的抽屜裡,拿出一部紅色的手提電腦。 「是不是這一部?」 「是啊,就是這個!」 女人如釋重負,幾乎就要軟倒地上。 「我們剛才在桌子下找到,替你先保管著。」 「真的太好了!謝謝你們。」女人接過電腦抱在懷裡。「裡面的資料對我非常重要,你們真好,我一定會在網上大力表揚你們這間咖啡店的。」 女人走遠,我問Simon︰ 「通常客人遺留了東西都會回來取嗎?」 「大部分都會,不立即回來也會打電話,所以你拾到甚麼都不要想著私藏啊。」 「當然不會啊。」 「我們這裡最多人留下的是手機,最多人找不回的也是手機。」 「為甚麼?」 「轉手容易啊,不時有人打來說遺留了手機,但記事簿上卻沒有記錄,」Simon壓低了聲線。「照我看應該是有同事拾到,但收起來,然後拿去變賣。不過可以理解啦,一部手機賣幾千塊錢,差不多是半個月薪水了。」 Simon笑笑說,我也跟著笑。 外出吃午飯的時候,我來到二手手機專賣店門前,從外套裡拿出那部手機。 一部平平無奇,沒有機殼的智能手機,是我今早在咖啡店裡的沙發上拾到的。 沒錯,我沒有把這件事通知同事,當然更沒有做任何記錄。 就像經理Simon所說,我打算把它拿去變賣。原因當然是為了錢,但其實我又並不是急於要錢。只是好奇怪,手機的主人一整個早上都沒有打電話來。照常理,你遺留了手機,一定會立即打電話跟拾獲的人聯絡吧?但這手機一直沒有響過,也沒有人到連鎖咖啡店裡報稱遺失手機,就像它根本沒有主人一樣。 或者是出於僥倖的心態,也有一半是貪念,我沒有跟任何人說。 手機沒有設定密碼,一打開我便看到手機的背景圖片。 照片裡是一個非常可愛的女孩,不過是看了一眼,我便被她深深的吸引。 「小哥,是不是要賣電話啊?」 我想起今早那女人失而復得時的高興模樣。 如果換作是照片裡的這個她的話‥‥‥ 「不是。」我轉身離開了專賣店。(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12-17

發生了甚麼事?我慌忙鑽進店去,店裡亂成一片,你卻不在裡面。我的心噗通噗通地跳,你究竟到哪裡了? 我衝到街上四處去找你。 早應該跟你拿電話的,我好後悔,盲目地往小巷裡轉。你們知不知道那間壽司店怎麼了?我急得好想找個路人來問。 我這才靈機一動,打電話給莊姐。 「卉卉,他的店原來租契有問題啊,你也應該早查清楚嘛‥‥‥」 「那現在怎麼了?」 「他的店被收回,租金開支那些‥‥‥唉,總之損失慘重呢。」 天黑了,踏著高跟鞋的腳丫也不知扭傷了多少遍。 終於,我在一間酒吧旁的後巷裡找到你。 昏醉的你看到了我,起初想笑,卻突然像想起甚麼般哭了出來,我坐到你身旁輕托著你的臉,你便哭得一發不可收拾。 你甚麼也沒說,但我都懂得你現在心裡有多痛。 你在想,你的前女友不會回來了吧?你把你師父留下來的心血都斷送了吧? 但不是這樣的,你做的刺身飯真的很好吃,到現在我還記得那種幸福感,你只是太掛念那個人,才會讓你看不到問題。 我也一樣,那個暗戀多年的男同學,我口口聲聲說等他,說穿了是沒勇氣表白,愛情如是,工作如是,我的人生才會停滯不前。 我們都以為在等一個人,其實那個人就是自己。 等一個人要等多久,就是等到我們能夠重拾勇氣的時候。 我吸一口氣,把醉得不省人事的你扶起,連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竟然可以把你揹著回自己的家裡。 一年後的今天,你躺在我身旁,我好慶幸當天沒有丟下你。 你悠悠轉醒,看著我微微一笑說︰「一周年快樂。」 我親吻你,感謝你在這三百六十五天以來的遷就和關愛! 願我們繼續好好的走下去。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12-12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有女朋友了。」我用雙手包覆著酒杯說︰「我們是大學同學,有時在課室裡碰到會一起坐,我們甚麼也談,如果老師比較嚴的,我們就在筆記上寫字,然後給對方看,課也沒聽,就只是跟對方聊天,那些寫滿對話的筆記我還全部保留著。」 我望向你,和你的視線對上。 「我讀中學時也做過類似的事。」你微笑說。 「雖然如此,但我知道他心裡沒有我,他和他的女朋友感情非常好,他一直把我當朋友。」我苦笑︰「我也不知道這叫做甚麼,等待明知沒結果的感情,這叫不叫作等待我也不懂。總之,青春就這樣沒了。」 「你們還有聯絡嗎?」 「有時同學聚會上會見到他。」 「下次見面時就對他說吧,說你一直在等他。」 我輕輕一笑,笑你的單純,笑容卻慢慢塌下。 我是到跟你說的這刻才發現,原來我已經沒有在等那個人了。 我很驚訝,好想離開這裡。 「晚了,我明天要去廣州的廠工作,先走了。」 「你有點醉,我送你搭計程車。」 你陪我走出店來到路旁,攔下了一輛剛經過的計程車。 我鑽進車裡,看著站在門邊的你。 「你要努力,她知道一定會回來找你的。」 你掀起了嘴角。「你何時回來?」 「一個星期。」 或者是我太醉了,我竟看到你眼裡掠過一絲失望。 「那你小心,回來再見。」 你把車門輕輕關上,我們隔著車窗揮手道別。 有一刻我沒來由地感到害怕,怕到我回來時,你會變得不一樣。 留在廣州的一個星期,我的心一直想著你。 好想跟你傳短訊,才發現我竟然沒你的手機號碼,之前我們一直用桌面電話聯絡的。 好不容易把工作完成,從廣州回來時才八點,我很高興,因為是晚飯時間,那樣我才有藉口去壽司店。我不回家,拿著行李就直接到店裡找你。 來到卻看到你店的鐵閘落下了大半,我彎身看去,店裡面漆黑一片。  (待續)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