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愛情 - 楊一沖
2014-11-11

「那個喜歡玫瑰花的女孩,她把我甩了,我很恨她。」 阿洛心痛地說出往事。「有一天她突然打電話給我,向我求救,說被我那幾個朋友禁錮了起來。我懷恨在心沒理會她,之後她被我幾個朋友強暴,最後跳樓自殺。」阿洛摸著手臂上那個玫瑰紋身。「我好後悔,好自責。我答應過她有天我會開電單車載她四處去,但是我最後都做不到,還害死了她,我這世人一直玩世不恭,我好討厭自己,我好想改過,好想彌補,我離開了那班人渣,但他們不放過我,不斷騷擾我,我爸我媽趕我走,不准我回家,我只剩下我一個人‥‥‥我只是想做一個好人,為甚麼?為甚麼我第一次想去救人,就要我死?」 眼淚不停地流下來。阿洛從不知道,原來鬼魂也會哭,也會心痛。 「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因為這執念,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因為這執念,他無法離開這公園。 就在這時候,他聽見了腳步聲。抬頭望去,一個小男孩站在公園入口處,右手敷了石膏掛在胸前。 「昨天我去找他,他說他想來見你。」女孩說,然後向小男孩招手。 小男孩一步一步走過來,他看得見阿洛。 女孩站在小男身後搭著他兩肩。「你不是說有話想跟哥哥說嗎?」 小男孩抬頭,眨了眨眼睛。 「多謝你救了我,哥哥。」 淚再一次湧了出來。 「乖,以後不要隨便衝出馬路啊。」 阿洛想伸手摸小男孩的頭,但怕手穿過他的頭嚇著他,把手收了回來。 「你是我見過最勇敢的男生,」女孩帶點羞赧地說︰「如果有下一世,我會做你的女朋友。」 「真的?」阿洛破涕為笑。 「嗯,真的。」女孩也哭了,伸手摸向他的臉,卻穿了過去。 「多謝你。」 阿洛感到身體輕了,他知道是時候了。 「這幾晚就好像一場夢一樣。」他有點不捨。 女孩伸出手想抓住他。「即使是夢,我都會永遠記住你啊。嗨!我還未知道你的名字!」 「我叫阿洛。你呢?」 「我叫安雅。」 「你好,安雅。」阿洛微笑。「再見了,安雅。」(完)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11-04

阿洛提起自己的手肘,上面有一個傷口。 「這是那天我救那個小男孩時弄傷的,幾天了,一直在流血,沒有結痂,我早應該發覺。」 女孩想說甚麼卻說不出口。 阿洛望向天空,重重呼了口氣。 他還記得昨晚,當女孩的未婚夫用刀子穿過他身體的時候,他有多吃驚,然後一切恍然大悟。 「救那個小男孩那天,其實我就已經被那貨車撞死了吧?」 親口說出自己死了的事實,讓阿洛感到很悲傷。 女孩把一張剪報遞過來,是四天前的車禍新聞。裡面清楚寫著他被貨車撞倒,當場傷重不治。 「我昨晚在家裡找到的。」女孩說。「那一晚你衝出去之後,我突然看到一個好像我未婚夫的身影經過,立即追了上去,追到好遠才發現不是他。之後完全忘了你的事,連你出事了也不知道‥‥‥」 原來如此。阿洛繼續讀著報道,知道小男孩在意外中只撞斷了右手手臂。 「他沒事!太好了!」 「嗯,多得你救了他。」女孩說著突然哭了出來。 「你怎麼哭了?」 「對不起!好對不起!」女孩抽泣起來︰「都是我不好。」 「怎麼又關你事呢?」 「是你說的,如果當時我沒有叫那一聲『危險』,你就不會衝出馬路,你就不會死。」 「傻瓜。」阿洛笑了。「不關你的事,即使你不說,我想我也會救他的。」 「真的?」 「我跟你說過,我以前做過一些不太好的事。其實不是不太好,而是根本不能原諒。」阿洛說出心事,再不說恐怕沒有機會了。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10-28

手正要碰到女孩的臉之際,女孩忽然站起來。 一個男人站在公園入口,女孩立即向他跑過去。那男人一定是她的未婚夫,想不到他真的守諾來了。 男人向她走過去,很明顯看得見女孩。竟然懷疑過女孩是幽靈,真的太糗了,阿洛失笑,都怪他看靈異小說太多。如果他們能和好如初,他也會替他們高興的。 慢著——那男人怎麼目露凶光?他手裡拿著發光的是甚麼? 「小心!」阿洛向他跑過去。 「你怎麼老是纏著我?你知不知道你好煩人啊!」男人忽然對女孩大吼,揚起手中的刀,往女孩身上刺去。 阿洛及時擋在女孩面前,刀子刺進了他的身體裡。 *  *  *  * 第四夜。 隨著一陣排氣聲,公車在身後離開了車站。 下了車,阿洛如常往右走在回家的路上。八月的空氣很悶熱,他的心情有點沉重。 走進公園,女孩已經坐在長椅上等他。 「你的未婚夫呢?」阿洛在她身旁坐下。 「警察拘捕了他,多謝你。」女孩頓了頓說︰「之後我也會搬家了。」 「是啊。」 「我醒了,決定忘記這個人。」女孩一臉憂傷,卻仍美得令人屏息。如果有她做自己的女朋友就太好了,想到那是不可能的事,阿洛只能苦笑。 一陣沉默過後,阿洛終於開口。 「我有跟你說過,我在車房上班嗎?」 女孩搖搖頭。 「我可是最勤力的員工呢,老闆最近才加了我的薪水,每天我都只惦記著怎麼做好我的工作,但最近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我對那天在車房裡做過甚麼都沒有記憶的呢?」 女孩沒說話。 「每天我的記憶就在從公車上下來開始,然後跟著下班人潮走到這個公園,在這裡遇上你。之後我會離開公園,然後又從公車上下來,每一天都一樣,重複又重複,不斷循環‥‥‥」 女孩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他。 「之前我還懷疑你是那個在這裡被殺的女人。」阿洛笑了出來。「離不開這個公園的,其實是我吧。」(待續) 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10-21

第三夜。 從公車上下來,阿洛立即往公園走去。 盂蘭時節,途中有人在馬路旁燒街衣。阿洛經過時瞥了一眼鋪在地上的舊報紙,一段新聞吸引了他的視線——年輕女子慘被薄倖郎殺害。低頭看去,兇案地點竟然就在公園裡?他望向版頭,那是一星期前的報紙。 「嗨。」走進公園,女孩坐在長椅上跟他揮手。 阿洛坐到她身邊,忽然留意到,女孩穿的還是那條淺藍色連身裙。想起來,她好像每晚都是同一個打扮。阿洛心裡一澟,腦裡升起了一個無稽念頭,但隨即笑自己——怎麼可能呢? 女孩今晚心情好像很好。 「你知道嗎?昨晚我終於找到他了!」 「誰?你的未婚夫?」 「他終於聽我電話,說今晚會來這裡見我!」 「何時?」 「他沒說,只是叫我在這裡等他。」 女孩愈說愈小聲,好像漸漸失去自信。在微弱的澄黃燈光下,她整個人散發著一種透明感,彷彿伸手去碰她的話,手會穿過她的身體一樣‥‥‥ 阿洛又發現,今晚的公園仍舊杳無人跡。奇怪,剛才明明有好多人跟他一起下公車的,那些人都到哪裡去了呢?他無法自已想起剛才的報道。 「他一定會來的,然後我們會和好如初。」女孩垂著臉。 「其實你為甚麼要那麼執著?」 「為了他,我和父母都鬧翻了,一個人走了出來,他一定會來的。」女孩偏執地說著同一句。 阿洛心裡很替她不值,再看不下去。「來!我和你去找他,他住在附近吧?」 「不,他叫我在這裡等的。」 「你還相信他?他根本是在作弄你。我們去找他講清楚,走吧!」 「不要!」女孩激動起來。「我的事干你甚麼事呢?我根本不認識你!我不會離開這裡的!」 阿洛從小就無心上學,最愛在課室裡看怪談小說。 他讀過一個人死去時如果充滿不捨或悔恨,那人的靈魂便會滯留在死亡現場,無法離開,變為地縛靈,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死去。 女孩不願離開公園,是因為某些原因,除了他,其他人也進不了來,所以這裡一直不見其他人。 面前的女孩漂亮得很不真實,幾晚她也穿著同一條裙子‥‥‥說不定‥‥‥說不定她真的是一星期前在這裡被殺的女孩‥‥‥ 阿洛把手伸出去,要摸一下女孩的臉‥‥‥(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10-14

「未婚夫?」 阿洛有點意外,女孩才二十歲出頭吧?竟然已經跟人訂婚了。 「他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要你每晚在這裡等他?」他問。 「他沒有叫我等。」女孩昂起臉,那側臉讓她一下子彷彿成熟了很多。「我們最後一次在這公園裡見面,他說去買包香菸,之後就沒再回來了。」 「他不是出了甚麼意外吧?」 「他逃了,臨陣退縮不想和我結婚。」她看過來苦笑。「我找不到他,是他母親打電話告訴我的。」 甚麼嘛?已經悔婚了,還要沒勇氣提出,要阿媽來出面,那還算男人嗎? 「他說過,如果有天我們失散了,就要回來這裡等對方。」女孩垂著臉。「他說過會永遠照顧我,不會丟下我一個人的。」 「但都快一星期了,你這樣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呀。」 女孩忽然哆嗦起來。 真可憐,為了那種男人傷心,根本一點也不值得。阿洛忽然明白,他們可以那麼早婚,必定是那男人有父母作經濟靠山。結婚後,就成為最近在新聞裡看到的那種「已婚寄生族」吧。 「那個‥‥‥很漂亮,是真的嗎?」女孩忽然指向他手臂上的玫瑰紋身。 「這個啊。」阿洛有點尷尬。「以前喜歡的女孩很喜歡玫瑰花,後來我們分手了,我就把這個紋在手臂上,那時十多歲,以為這樣很深情,其實很幼稚吧?」 女孩搖頭,眼裡仍有淚光。「不,挺浪漫的。」 「曾經有段時間我經常和一班流氓為伍,做過些不太好的事,也入過教導所‥‥‥」 他現在想改過,希望未算太遲。 「不太好的事?」 一時間說溜了嘴,阿洛有點後悔,故意調侃說︰「不跟你說,會嚇怕你。」 「是嗎?」女孩歪了歪頭。「你救了那男孩,我不覺得你會有多壞。」 阿洛覺得很感動。一生中第一次被人這麼肯定。 「我自己一個等可以了,你不用陪我。」 「啊。」他像如夢初醒般站了起來。「那‥‥‥你明晚還在不在?」 「你剛才不是叫我不要再等嗎?」 是那樣沒錯,但他又真的很想再見到她‥‥‥ 「我想知道你說的那些不太好的事,明天告訴我好嗎?」女孩跟他揮揮手說。 關於那些事,他實在不願提起。 來到公園出口回頭望去,才想起還未知道女孩的名字。周二刊登 楊一沖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10-07

第二夜。 隨著一陣排氣聲,公車在身後離開了車站。 下了車,下班後的阿洛如常往右走在回家的路上。今晚天氣仍然很悶熱,卻無損他興奮的心情。 昨晚抱著小男孩及時避過撞過來的貨車,兩人安然無恙,真可說是奇蹟呢。 阿洛快步走進公園,果然看到女孩像昨晚一樣坐在長椅上。 「嗨。」 「是你。」女孩抬頭看到是他,彷彿吁了口氣。「你沒事就好了,那個小男孩呢?」 「他沒事,不過昨晚真的好驚險,那個大車輪就在我眼前——咻一聲衝過,真命大呢,嘿。」本來還想再吹捧一下自己的英勇行為,但女孩有點不為所動,讓他有點失望。「對了,後來我回來這裡卻不見你,你到哪裡了?」 女孩像有難言之隱,反問他︰ 「其實那時候你為甚麼會衝出去?搞不好可能會被撞死。」 「可能是因為你吧。」 「我?」 阿洛在女孩身邊坐下來。「當時你不是大叫了一聲『危險』嗎?我就想︰一定要救那個男孩!便衝出馬路了。」他笑了笑說︰「我這個人以前沒做過甚麼好事,尤其是對自己沒半點兒好處,壓根兒不會做,真的。不過原來救人一命的感覺會是那麼好。」 阿洛也不懂得自己為何會那麼坦白,或者是昨天跟死亡擦身而過,心情還未平伏,很想對人說出心裡的感受吧。 「我覺得你很勇敢。」 女孩看過來,漂亮的大眼睛透出懾人的光,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忽然間,阿洛心裡升起一陣異樣的感覺,卻又不明所以。 「怎麼了?」女孩問。 「有點奇怪,」阿洛看了看四周,突然明白心底那種說不出的怪異了。「嗨,你有沒有發覺今晚很靜?平日總有些下班回家的人經過這公園,今晚卻竟然一個人也沒有。」 就連平日必定會在樹林後踢足球的小鬼們也聽不見動靜。 女孩皺著眉看了看四周,卻沒說甚麼。最近的街燈離這裡很遠,坐在樹林陰影下她的臉不尋常地蒼白,感覺很不真實。 美得很不真實。 或者真的只是碰巧沒有人經過吧,阿洛收回思緒。 「對了,之前每晚都見你坐在這裡,你在等誰嗎?」 女孩的臉一變,沉默了半晌才說︰「我在等我的未婚夫。」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9-30

第一夜。 隨著一陣排氣聲,公車在身後離開了車站。 下了車,阿洛如常往右走在回家的路上。八月的空氣很悶熱,卻無損他今晚興奮的心情。 公司竟然加了他的薪水!不枉他這兩年那麼努力工作,雖然以他低微的收入只能買一台二手車,但那可是從小到大的夢想啊。再過半年吧,他就可以擁有自己的電單車了! 阿洛雙手插進牛仔褲袋,不自覺地吹起口哨來,轉進了公園。 公園很小,被樹木包圍著的空地上只放了一把長椅,是他每晚回家的必經之路。 阿洛突然想到了甚麼止住了口哨,放慢了腳步。 抬眼望去,一個女孩坐在長椅上。 長而直的黑髮從她臉的兩旁垂下來,像絹一樣反映著光。女孩穿著跟昨晚一樣的淺藍色連身裙,挺而尖小的鼻子在昏暗的公園裡格外鮮明。阿洛慢慢地向前走,樹林後傳來嘻鬧的聲音,一群小孩好像在踢足球。 之前兩晚都在這裡見到她,她在這裡幹甚麼呢?如果是等人的話,卻又不見她玩手機,是不是有甚麼心事呢?阿洛平時在車房經常貪玩調侃路過的陌生女孩,但遇見眼前這個她幾次,他都鼓不起勇氣向她搭訕,她實在太美了,美得他有點自慚形穢。 正想離開公園,一個足球突然滾到腳邊。 「哥哥!可以把球踢回來嗎?」一個小男孩站在公園入口向這邊喊。 一定是剛才在樹林後踢球的小鬼了。阿洛瞥了長椅上的女孩一眼,她正好看過來視線和他對上了,阿洛立即心跳加速。 「看好了!」他大力一踢,球卻沒向前飛去,反而撞向旁邊的大樹反彈回來,重重擊中他的頭,發出清脆的「啪」的一聲。 真的糗死了!阿洛摸著頭,尷尬得由耳朵熱到脖子去。旁邊卻傳來女孩噗嗤一笑,她掩著嘴忍笑的樣子可愛極了。 「剛才腳滑了一下‥‥‥」他傻傻地跟女孩解釋,拾起足球,用手把它擲出去,這次球剛好落在小男孩面前,但他卻接不住,球落地後往他身後的馬路彈去。 小男孩追著球走出馬路,遠處一輛貨車正高速駛過來。 糟了—— 「危險!」身後的女孩叫了出來。阿洛拔腿狂奔,小男孩踏出馬路之際,他剛好衝出去抱住了男孩,貨車響起了警號,眼前閃過一度強光——(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9-23

「小剛?他在這裡做兩年了啦。」 追不上小剛,我折返烤肉店問店裡的經理。 「那傢伙很不錯,不過好像經常缺錢,還試過問我們借薪水呢。」 「甚麼時候的事?」 「一年前吧,我們本來沒有那種規矩的,但他三番四次求我,我見他肯學肯做,又不怕吃虧便答應他,那小子很勤力,從不放假,聽說搞到大學的畢業試也考不好,要重讀。」 我用力地抿著唇。 一年前我欠的信用卡數是小剛替我還的,那時我很彷徨,沒有問他怎麼會有錢。 小剛要重讀大學,原來都是因為我。 我竟然還怪責他未出社會不諳世事,沒資格對我說教。 「請問在這裡做會員是不是有八折優惠?」 「傻妹,怎麼可能?只有九五折,八折是員工價啦。」 其實幼稚的是我,我連一般餐廳做會員不可能會有八折這種事情也不知道。從沒想過,小剛根本從兩年前開始就在這裡打工。 是小剛一直在這個殘酷的社會裡保護我,照顧我。 他知道我愛花錢,一直替我處理生活開銷,而我卻經常抱怨他愛管我,怪他每次約會都各付各很小器,原來他私底下為我付出了那麼多‥‥‥ 他從不會縱容我,他是真心想我變好。不像子彥,對子彥來說,我不過是一隻沒名字的小刺蝟而已。 曾經覺得用光手機數據也沒所謂,只要留在子彥身邊就很浪漫,那是何等任性的想法! 我坐在烤肉店的一角,眼裡盈滿淚,用手機把這些話都寫下來。 不管小剛會不會回覆我,我也要對他說,對他懺悔。 我按下傳送—— 「你的手機數據已經用完‥‥‥」 我看著屏幕苦笑。 小剛,其實我不想遠離的是你,我永遠都不想遠離你。 但一切都太遲了吧? 我們不可能重新開始了吧? 回到家裡已經過了十二點,我把手機拋到床上,和衣躺了下來。 突然間——叮咚呤——咦?那不是收到whatsapp的音效嗎?怎麼會? 我拿起手機一看,在漆黑的房間裡,小剛傳來的訊息發出光芒。 「喂,我終於替你轉了無限上網,月費只要90元,找了好多間才找到這優惠啊,一過十二點就通知你了,怎樣?我好得沒話說了吧?」 我看著發光的屏幕笑,卻無法抑止流下來的眼淚。 (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9-16

「你隨便坐,我去拿紅酒。」子彥微笑說著便消失到廚房裡。 我站在他的家中央,戰戰兢兢四處看,連沙發也不敢坐。 不一會他便拿著紅酒和酒杯回來,放到餐桌上。 我的心跳得好快,試著找話說︰「對了,你不是說帶了小刺蝟回家的嗎?怎麼不見牠?」 「對了,我還沒告訴你,」子彥邊扭著開瓶器邊說︰「牠早兩日死了。」 「甚麼?」我的反應大得出乎自己意料。「怎麼會?」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我餵牠吃太多東西吧,脂肪肝甚麼的,」他聳了聳肩。「反正就是走了。」 「反正?」我激動起來。「為甚麼你可以說得這麼冷靜?」 「刺蝟太概只有四年命,牠活到三歲,算不錯了。」 「啪」的一聲他拔開了瓶塞,往杯裡倒進紅酒,然後笑著遞給我。 「試試看。」 我看著清澈得發亮的紅酒,忽然明白為甚麼子彥一直沒有替他的刺蝟起名字,只是一直小刺蝟、小刺蝟的叫牠。 他其實並不愛牠,他只是一直在縱容牠。 就像他一直在縱容我一樣。 終於明白為甚麼今晚一直會忐忑不安,如果我和眼前這個人交往的話,或許會很愉快,帶他出現在朋友聚會中也一定很自豪,但我的內心一定會慢慢變得很空洞,整個人最後會累垮吧。 「對不起,我想回家去。」 我把頸上的項鍊除下來還給他。 「發生了甚麼事?思思!」 我用力搖頭,推開他家的門離開了。 在路上,我一直打電話給小剛,但他一直不接。 他在生我的氣嗎? 「你在哪裡?」我試著傳短訊給他,但他仍是沒有回應。 我想起以前和小剛一起的片段,我們在烤肉店裡那些嘻嘻鬧鬧的歡樂時光,忽然懷念起那些油煙味來。我攔下了經過的計程車。 來到旺角的烤肉店,我真的在樓下看到小剛!但他有點不同,他穿著烤肉店的制服,轉進了後巷。 小剛在烤肉店打工?怎麼從沒聽他說過? 我立即跳下車追上去,大聲叫他,但他卻聽不到,我追進後巷,毫不理會踩到水窪濺起的污水會彈到我的連身裙上,我衝出街口,卻不見了小剛的身影。 他只是一時之氣吧?他不會永遠都不理我了吧?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9-02

我把和子彥的事都告訴了小剛。 他一直不語,只是用筷子撥著烤盤裡的食物,薄牛肉吱吱作響。 以前交往的時候,我們經常來這間烤肉店,食物分量夠多,小剛是會員,光顧更有八折優惠,對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我們來說既便宜又划算,又同時滿足那份奢侈感。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這一切在我眼裡就只剩下廉價和沒品味。 「喂,你那筆數還得怎樣?」小剛突然抬頭。 他說的,是我一年前欠下的信用卡數。 「還有一個月就還清了‥‥‥怎麼那樣問?」 小剛搖搖頭,放下了筷子。「結帳吧。」他回頭招來侍應,付了錢。我拿出錢包要付我的那一份。 「我請你吧,」小剛輕抿著唇。「和你一起那麼久,我好像從來沒請過你吃飯。」 心頭掠過一陣悲傷。我搖搖頭。 「反正我都出來工作了‥‥‥」說著我把鈔票遞向小剛,他卻不理會我,轉身離開了烤肉店。 外面原來下著細雨,我們走在旺角街頭。 「其實下雨也不一定要撐傘吧。」 小剛回頭說著莫名其妙的話,我和子彥之間的事,他一句也沒有問起。 「那明晚我來接你。」 兩天後子彥約我到一家法國餐廳吃晚飯。 今晚會有甚麼事發生吧?懷著這樣的預感,我換上衣櫃裡那套最體面的連身裙,以最亮麗的姿態出門。 來到樓下子彥已經在等我了,他靠在一輛銀白色的車上。我正想那樣倚著別人的車不太好吧,他突然拉開車門邀我上車,我暗暗大吃一驚,沒想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進餐時子彥一直跟我說話,但我一句也聽不進腦裡,緊張得只是「嗯」、「是啊」那樣應著。 一回神,他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個盒子,放到桌上推到我面前。 「送給你。」 我看著黑色的方盒子,心裡那預感更強烈了。 「打開看看。」 我打開禮物盒,裡面是一條閃閃發亮的項鍊。 我輕輕觸摸它,喜歡得不得了。 但我真的可以接受這麼貴重的東西嗎? 離開了餐廳,子彥在車裡很客氣地問我要不要去他的家。 「有個客戶送了我一瓶西班牙紅酒,你一定會很喜歡。」 子彥微笑說。他明明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男生,今晚的約會也很完美。 但這種忐忑不安的心情,究竟是為甚麼?(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8-26

作者傳來的稿件錯漏百出,必須要立即修改,子彥的辦公室就在附近,他叫我上去用他的電腦。 「那真不好意思。」 子彥開的是所謂一人公司,辦公室小小的卻充滿生活氣息。一進去,我便看到一個金魚缸似的東西。 「這就是你之前說養的刺蝟嗎?」我立即走過去,一隻圓圓胖胖的小東西蜷伏在乾草上。「好可愛!」 「但牠很懶,之前買了滑輪給牠都不玩,肥死了。你喜歡?」 「超喜歡啊,我一直都想養寵物,但自小就對動物的毛敏感,小刺蝟沒有毛吧?」 他歪著頭微笑。「你慢慢做,我出去一會,很快回來。」 「噢。」我有點意外,但他已經離開了。時間緊迫,我也不好磨蹭。到把文稿修改好,已經過五點了。 這時候辦公室的門打開,子彥捧著一個盒子走進來。 「送給你,生日快樂。」 我整個呆住了。「你怎麼知道——」 一定是剛才在路上他看到小剛發給我的短訊內容吧。 我打開盒子,裡面是一隻小刺蝟,我對牠一見鍾情。 **** 「喂,你的手機數據還未用完嗎?都月尾了啊,真少見。」 小剛因為想看Jody,所以來了我家,Jody就是小刺蝟的名字。 我正坐在沙發裡給子彥發whatsapp,過去一個月我們經常約會,每次見面我都會用他的個人熱點上網,省回不少數據用量。 「數據一直不夠用的話,你就可以留在我身邊了。」 聽到子彥那麼說,我的心都融化了。 和他一起,我第一次感到自己像個女孩子,女孩子就是要被男生請客,被男生送到家樓下,聽男生說甜言蜜語。 我回頭對小剛說︰「你知道嘛?玩得手機多會變蠢啊,因為資訊轉變得太快了,我們根本來不及思考。反而不玩手機,我們才會多動腦筋,所以手機上不到網也沒甚麼大不了的。」 小剛看著我好一會說︰「你和誰正在交往了吧?」 我吃了一驚。是交往嗎?和子彥一起會怦然心動,經常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以前和小剛一起時,這些感覺從來不曾有過。戀愛應該是這樣子才對吧? 我看著小剛。 雖然曾經很快樂,但我和他之間,只是一場把友情當作愛情的誤會吧。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8-19

「你收不到檔案?那還不快去找個有wifi的地方?真給你氣死!」 上司Tanya連珠炮發後掛斷了電話,我抬頭尋找有沒有咖啡店之類的地方,但四周全都是工業大廈,連個港鐵站也沒有。 「這麼巧啊?」身旁響起一把聲音,回頭看去,竟然是子彥。 「啊!是你。」 「怎麼了?有麻煩嗎?」他看到我一臉惆悵。 「有個作者傳了文稿給我,明天就要落廠了,但我手機的數據用完了,收不到,這裡又好像沒有wifi的地方‥‥‥」 「那樣就簡單,用我的個人熱點吧。」 「欸?」我聽得一頭霧水,他逕自拿出他的手機,動作利落地按著機面。 「把你的手機給我。」他說。 我聽話地連忙把手機交給他,只見他在我的手機裡輸入了一串密碼,然後把它還給我。「現在可以上網了。」 「甚麼?」我接過自己的手機,屏幕上方出現了兩個圓圈相扣的圖案,頓時明白了。 「我用你的數據上網?那怎麼行啊?」 「不要緊,我的計劃是無限上網的——你快下載吧,不是很趕嗎?」 我點點頭,打開了電郵下載檔案。子彥一直拿著他的手機站在我面前,好讓連線不會斷掉。 他給人的感覺實在太可靠了!和他的相距好像拉近了好多呢,心裡不期然湧起一陣暖。 「對不起,檔案很大,看來要花一點時間,會阻你嗎?」我不好意思說。 「我要回辦公室,不如邊走邊收吧。」 「可以嗎?」 他微微一笑說︰「只要你不離開我太遠,就沒有問題了。」 啊!我在心裡面大叫,雖然他是無心的,但這話也太浪漫了吧?他一直走在我身旁,我的心就一直在碰碰亂跳。 手機突然響起,是小剛傳來的whatsapp訊息。 「終於上線了嗎?生日快樂啦!」 幾秒後,又再響起音效。 「昨晚本來想打給你,不過怕你睡了,最近出版社的工作都很忙吧。」 之前的生日,小剛都會在凌晨十二點正打電話給我,過去三年,他總是第一個跟我說生日快樂的人。 「上司催促你了?」身旁的子彥問。 我搖搖頭,把手機轉為靜音模式。 (待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8-12

「我坐地鐵,走那邊,你呢?」 我和子彥在餐廳門外道別。 「我到那邊的寵物店逛逛,順便買些東西。」 「你有養寵物?」 「在公司養了一隻小刺蝟,很可愛的,不過太胖了,所以想去買個滾輪給牠做做運動。」他聳肩一笑。「有時工作很悶,看到牠也會開心一點——那我走了。」 看著子彥的背影,從他身上我看到了一種餘裕,有時我們只記得自己在工作,卻忘了其實我們也同時在生活。 看看手錶,糟!要趕回公司了! 那一晚加班到八點,手機響起,竟然是子彥傳來的whatsapp︰「我傳了設計初稿給你,請看看電郵。還有,謝謝今天陪我吃午飯。」 「很快手呢,現在去看。那間餐廳很棒,下次記得讓我請客啊。」我笑著輸入,卻無法把訊息傳出去。怎麼搞的?畫面上突然彈出一道通知︰ 「你的手機數據已經用完‥‥‥」 激氣!每次都是這樣。 都怪小剛那傢伙。 算起來我和他已經有一個月沒見面了吧‥‥‥ 就像心電感應那樣,手機再次響起,來電正是小剛。 去到旺角的烤肉店,坐在角落裡的小剛一副懶洋洋的樣子,令人看得很不爽。 「喂,這個月的數據又用完了,真的沒有更好的plan嗎?」 我招呼也沒打,拉開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來。 「小姐,你的預算只有兩百元,有四百MB用還想怎樣?」 手機計劃一直都是小剛替我處理的,我總是沒有耐性去研究哪一間電訊公司的優惠較好,所以其實我也不好怪人。 「但數據經常不夠很煩人啊,今天接收不到檔案,幾乎被罵呢。」 「你少買點衣服就不會有問題啦。」 「出來工作就是要多件衣服替換,才不會失禮人啊。」 「你是個小編輯吧?要見甚麼人?」 我到神經被刺中了。小剛曾經是我的男朋友,分手的原因我也說不上來,或者就是我們後來經常吵嘴吧。 「像你這樣的人,出來社會工作的事又怎會明白呢。」 小剛的眼神有點受傷,但我不打算把話收回。 因為懶散不考試而重讀大學一年的他,有甚麼資格說我呢。 忽然覺得烤肉的味道很討厭,我站起來轉身走。 「思思。」他叫住了我。「你下星期生日——」 「到時才算吧。」我回頭說。(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8-05

我從沒被男生請客過。 「我已經付帳了,走吧。」 所以當我從餐廳的洗手間回來,子彥笑著跟我這麼說時,心裡實在很驚訝。 一直以來,不管是大學裡的男同學,還是以前的男朋友,大家都是平分費用,各付各的。 「那怎麼可以?我還是給我那份吧。」我拿出錢包追上去。 「不用麻煩了,下次你請吧。」 從沒有過這經驗的我單純地點頭,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由我付帳才行。 他笑笑拍了一下我的肩,便轉身步下了樓梯。 我和子彥是初次見面。 他比我大三年,卻已經在經營一間軟件設計公司,主要製作各種教學程式。而我在一家教育圖書出版社當實習編輯,子彥的公司是我們其中的一個合作伙伴。昨天我在電話裡提議到Starbucks見面商談出版細節,他卻說︰ 「如果不介意不如一起吃飯?」 實在不想連吃飯也要談公事。出版社的工作量超乎想像,午飯時間是我唯一可以透氣的機會,但初出社會的我卻不懂得拒絕。 「嗯,好吧。」 他約我到一家輕食餐廳,我們透過whatsapp在店門外相認。當我看到同樣拿著手機的子彥時真的有點意外。袖子翻起的白襯衫配卡奇色長褲,一隻手插進褲袋裡,揹一個單肩皮袋的子彥,跟過去見過的程式設計師相比,實在年輕帥氣得多了,那一刻我好像感到目眩神暈。 「你很年輕,剛畢業?」 本以為邊吃飯邊談公事的畫面沒有出現,點餐後他輕鬆地打開話題。 「嗯,應徵了十多家公司,只有兩家錄取,但都是和教育有關的出版社呢。」我像中了邪般乖乖如實作答。 說實在我不喜歡現在的工作,既刻板又沒意義,但為了付房租沒法強求了。 「這行業現在很旺啊,」子彥微微苦笑,「所謂怪獸家長吧,孩子的教學作業做多多都不夠,其實沒那個必要。」 「就是啊!」終於有人說出我的心聲。「根本是為做而做嘛,我就聽說過有幼稚園叫小孩做九大行星的模型功課,還要懂得自轉啊!你說荒不荒謬?最後還不是難為了父母?」 「沒辦法,現在有誰不在家長們身上賺錢呢?」 明明相約談工作的事,卻說起行業的不是。 我們像做了壞事的小孩般相視一笑。 (待續) 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4-07-29

「你那天發現了吧,我不想再騙你。」 志聰約我在河橋上見面。去到時,他已經到了,手中捧著一個紙盒。 他打開盒蓋,裡面放滿了世界各地的馬拉松獎牌。 「我根本沒參加過比賽,全都是我從網上拍賣買回來的。」一見面他就對我坦白。「中四那年我父母離婚,我跟了我媽,每晚我都要去打工幫補家用,慢慢就沒心機讀書,做人沒有目標,經常問自己,人為甚麼要生存呢?」 我看著他的側臉,沒想過中學時代的他會活得那麼灰暗。 「後來我在運動會裡贏得了長跑冠軍,第一次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我看到了人生的曙光。」他從盒中拿出一個獎牌。「我開始認真鍛煉,參加了不少賽事,雖然沒拿到名次,但我愛上了跑步,我努力練習,那一次覺得真的可以拿獎牌了,我媽卻突然生病入院。」 他突然把手中的獎牌丟出去—— 「呀!」我想阻止也來不及,看著獎牌落入河水裡。 「我把積蓄都用到醫藥費上,無法報名參賽,我好失望。」他又把另一個獎牌丟出去,這次我只是看著他。「後來我有個朋友在網上買到獎牌,我有樣學樣,本來打算買回來摸一下就好,沒想過要騙誰,哪知愈買愈多,回不了頭。」他看著我苦笑。「我的存在價值都是用金錢買回來的,你很失望吧?」 我搖搖頭。 「獎牌是我的安慰,」他再把獎牌用力丟出。「我也是你的安慰吧。」 我甚麼也沒說,從盒子裡拿出一面獎牌,學他一樣丟進河裡。 他看著我很意外。我一個接一個地丟,他也跟著做,我們一邊丟一邊笑,直到盒子空了。 「你說過每個人總需要一些安慰,不是嗎?」我微喘著氣說︰「但從遇到你那天開始,我就知道你不只是個安慰,沒有人會因為得到安慰獎而開心的,但我卻發現我每天都很想見到你。」 志聰無法置信地看著我。 「喂,你們幹嘛丟東西落河!我要報警囉!」後面傳來男人的叱喝聲。 「快走吧!」 他牽起我的手就向前跑,我們像對小學生般笑著奔跑起來。 他忽然回頭說︰「我們一起製造屬於我們自己的回憶吧。」 腦裡掠過小學時和他的許多畫面,眼眶驀地盈滿了淚。 那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上他吧。 我忍住淚水,用力地點了點頭。 (完)周二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