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愛情 - 楊一沖
2013-07-11

「我想,我喜歡了你。」 這是哲宇跟我表白時說的話。 那時開學沒多久,幾個同學相約到西貢燒烤,玩到很晚。哲宇住得跟我很近,便由他送我回家。 他就是在到我家樓下,突然這麼說出這句話的。 當然我早隱約察覺到他的心意,但當時也著實給他嚇了一跳。 他那麼坦誠地說喜歡我,我是感動的,久違了的小鹿亂撞心情也讓我很興奮;但他說得太傻氣了,令我不禁笑了出來。 他以為我取笑他,表情像有點受到打擊般繃緊著。 其實我只是不想讓他看到我臉紅了。 「我再打電話給你。」 我拋下一句,轉身推開閘門上樓去。 那一晚洗過澡後,我坐到床上打電話給哲宇。他很快便接聽,讓我覺得他一直守在電話旁。 「我打來了啊。」我用毛巾抹著濕髮,裝作自然說。 哲宇「嗯」了一聲,便沒說甚麼。之後他又忽然開口︰ 「你現在是不是用毛巾抹頭髮?」 「欸,你怎麼知道?」我吃驚得停下動作,回頭看了一眼。誰知他又說︰ 「你剛剛不是回頭看了房間一眼,以為我在你的房間裡吧?」 「當然沒有!」我覺得自己像個傻瓜。 哲宇輕笑一聲。總覺得今晚的他有點不同—— 好像有點變輕挑了。 之後他和我漫無邊際地聊著——今晚遇到流浪牛的事,迎新營時鬧鬼的事,將來他想當一個導演的夢想。話題跳來跳去,就是沒重提他今晚的表白。 「記得我們怎麼認識嗎?」他忽然這麼問。 那時我已經很睏了,但就是沒有掛斷的意思。看看鐘,原來已經凌晨四點。 「當然記得。」我輕笑一聲。「大家交換手機號碼,卻沒有人懂得唸我的名字,只有你懂。我還記得那時你的樣子有多神氣。」 然後我才發現,哲宇今晚的輕挑,全為了掩飾他的難為情—— 他一直在等我回覆。 我對他當然是有好感的,不然怎會讓他送我回家;不然怎會和他聊通宵電話? 「好像天亮了。」我說。 「嗯,明天早堂,沒多少時間睡了。」 嘴裡這樣說,卻仍沒人願意掛斷。 「那不如現在一起去吃早餐?」他雀躍地說。 「好啊!」 到最後我都沒有答覆他,我知道這很自私,但我真的還放不下以前的男朋友。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09

那天我走進教室,看到哲宇時不禁眉頭一皺。 在他身旁,那個原本屬於我的座位,現在正坐著一個女孩。 好好,我明白在大學教室裡沒有所謂「屬於我的座位」,大家想坐哪裡就坐哪裡;但上課時誰和誰會一塊兒坐,早已是同學間一種心照不宣的默契。 而從開學到現在,哲宇都是跟我一塊兒坐的。 我特地走過哲宇的身邊,他竟然沒有看到我!和身旁的女孩熱心地聊著。 我不禁瞥了那個女孩一眼,心裡暗暗一驚。我沒見過她,長頭髮,幾乎沒化妝,但分明就是一個大美女。 我吃驚不是她的美,而是這種美女竟然會跟哲宇一起。 完全被漠視了,我只好抱著包包,在他們後兩排的長椅上坐下來。好想偷聽他們在聊甚麼,卻甚麼也聽不到。 「筱潔。」看過去,小琳向這邊走過來,在我身旁呼了口氣坐下。「幸好趕得及,教授還沒來吧?」 我搖搖頭,視線沒離開過哲宇。他和那女孩不知在說甚麼笑作一團。 「筱潔?」小琳拍我的肩。 「怎麼啦?」 「我問你怎麼不見哲宇?平時看到你就看到他啊。」 我用下把指了指前面。小琳看到了哲宇,當然也看到坐在他身邊的女生。 「她是誰?」她悄聲問︰「年紀好像比我們大吧,會是三年級生嗎?」 的確,那長髮女生打扮得很有品味,和我們衣著樸素的一年級生很不同。 「哲宇好像笑得很開心呢。」 我看著哲宇瞇起的眼角,別過了視線。 「我怎知道他?」 「我又不是問你。」小琳笑咪咪地說︰「咦?你好像在生氣啊?」 「哪有?肚子有點痛罷了。」 我假裝抱著肚子,小琳笑得更不懷好意了。 小琳是我入大學後第一個認識的朋友,哲宇曾經追求我的事她都知道。 「怎麼啦,看到人家有美相伴便吃醋了嗎?」 「吃醋?」我圓睜著眼,囁嚅說︰「他那麼單純,我替他擔心罷了。」 「筱潔,你回來了嗎?」坐在前面的哲宇忽然回頭看到了我。「那就好了,待會替我抄筆記好嗎?」他說著已站了起來。 「甚麼?你不上課了?」 「拜託你了。」 他頭也不回便和那個美女一起離開了教室。 「喂!」 看著他的背影,我告訴自己,我沒有嫉妒。 只是一時間沒有他在身旁,有點不習慣罷了。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04

「其實昨晚我也太過激動,不應該用酒潑你。」 表演完了,我和你坐在live house外一條短樓梯上。 你脫下了貓面具,但頭上仍戴著一對貓耳朵,不時有途人打量你,但你不在乎。 傷你的人是我,你竟然跟我賠不是,我對你更有好感了。 「我聽了你給阿樂的CD,我很喜歡你寫的歌,尤其是說人和流浪貓之間慢慢建立感情那首,是你的故事嗎?」 「看得出來嗎?」 「嗯,因為感情很真,很感動。」 「謝謝。」你有點尷尬,但看得出你很高興。 「這世界本來就是一個大農莊,人是熱愛和動物相處的,只是城市生活讓我們遺忘了。」你抱著雙膝說︰「我們忘記了生活的本質,才會不快樂。」 「所以你總是這麼開心?」 「你那麼覺得?」 你忽爾憂鬱起來。我試著問︰ 「怎麼了?有心事嗎?」 你不像個彆扭的女孩,果然很快便說出了原因。 「是關於阿樂的,我聽說他過去的女朋友都跟我一樣,都會彈結他。」 「誰說的?」 「樂隊的朋友,他們說阿樂每次遇上這種女孩就會追,甩了又會去追另一個。」你垂著眼瞼,嘆了口氣。「我一直覺得他很愛我,我是特別的,原來他要的並不一定是我,我只是他的情意結。」 你說的都是真的,阿樂是個見異思遷之徒。 我知道這是個讓你們分手的好機會。 我看著你,微笑說︰ 「不是那樣的,今天阿樂才跟我說,他對你是非常認真的。」 「他真的那麼說?」你看過來,一臉欣喜。 我輕點頭。 我成全好友,但我並不打算放棄你。 忽然發覺,不管你是短髮還是長髮,即使你扮成一隻烏龜,我還是喜歡你。 喜歡你那顆真心,那種理想。 每天我擔心的都是客戶的反應,產品的銷售數字。遇上你我才懂得,一直做著沒意義事情的人是我才對。 「其實我也有我的情意結。」你忽然說。 「是甚麼?」 「就是喜歡貓的男人。」你一臉雀躍地說︰「你聽過『Real Men Love Cats』這句話嗎?」 我搖搖頭,不打算說謊,也不打算去迎合你。 我不急著說喜歡你,只想慢慢去了解你。 「我可以去探你家的貓嗎?」我說。 「好啊。」 (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02

開完會,正要離開會議室,阿樂拉住我。 「喂,昨晚你跟董敏說過甚麼了?」 「甚麼?」 「你走後她很生氣,問她,她又不說。」他說時竟一臉擔憂。 「怎麼了?不像你啊。」 「告訴你,這次我是認真的。」 我哼笑一聲。「上次那個女電結他手你也是這麼說,不是過兩天就把她甩了嗎?」 「董敏不同。」阿樂搭著我的肩,待其他同事離開了才悄悄說︰「過去那些會彈結他的女生,說得好聽就叫有個性,不好聽就是裝模作樣。但董敏不同,她是真的單純地喜歡音樂,我覺得她好可愛。」 我詫異地看著他。 想起了你。 說到底,男人還是會選擇比較率真的女孩吧。 「你有沒有聽過她寫的歌?」他從懷裡掏出一張燒錄CD交給我。「聽聽吧,她這人是真有理想的。」 那晚我在房間裡,把你的CD聽完。 之前我都不知道,原來你玩的音樂都是以引起人們關注動物為主題。其中一首歌,歌詞像說你自己,關於你養過的一隻貓,被前主人遺棄的故事。 我忽然想起,昨晚跟你說過的那句話。 「那你不就在做著一件沒有意義的事嗎?」 終於明白,你為何會那麼生氣;偶爾的憂鬱又所謂何事。 阿樂至少會用心去了解你的世界。我呢?因為你是短髮,是我喜歡的類型便喜歡你,心底裡其實看不起你所做的事。 真的差勁透了。 我可以選擇從此跟你各不相干。 但我做不到,我要去跟你道歉。 回到昨晚的live house,你和你的樂隊果然在。我差點認不出你,因為正在彈結他的你戴著貓面具,身旁的隊友一個扮小狗,一個扮兔子,後面是扮母雞的鼓手。 為了宣揚想表達的訊息,即使在場的觀眾都因為你們的扮相而竊笑,你們都不介意。 而你更是樂在其中。 你笑得很開心,看著你,我很感動。 很想跟你說,昨晚我真的無心傷害你。 台上的你終於看到了我,表情有點意外。旁邊桌上放了張音樂會的宣傳單,我在背後寫上大大的「I AM SORRY」,然後把它放在胸前。 你看到了。雖然很難察覺,但我還是看到你笑了。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27

「我去洗手間,替我陪一下董敏吧。」 阿樂說完便走了開去。 我跟你對望了一眼,雖然不是初次見面,這卻是我們第一次獨處。 阿樂不在,一時間我們不知說甚麼才好。平日在公司自詡想法多多的我,在你面前竟窘迫起來。 畢竟你是一個平常很少會遇到的女結他手,而我對這方面幾乎一無所知。 獨立、爽朗,偶爾看起來有點憂鬱——這是你給我僅有的印象。 「我一直覺得,在廣告公司工作很酷。」你忽然開口。 另一隊樂隊在台上表演,live house裡很吵,我必須扯開嗓門。 「為甚麼會這麼想?」 「小時候看電視劇吧,那些在廣告公司上班的男人都好悠閒啊,不費勁地丟幾個想法出來就可以賺薪水了。」你的微笑原來也可以很溫柔。「那時我就想,哇,這工作也太棒了吧。」 你用跟阿樂聊天時的語氣跟我說,我暗地裡高興。 「那只是電視劇,現實才沒那麼悠閒啦。」 我擺出一副綽綽有餘的笑容,讓你以為這是謙虛之詞。 我的確在廣告公司上班,但現實是,我的上司是個惡魔,不管我的構思多好,他必定會打回頭。 在他眼中,最好的構思就是抄襲別人的構思,稍為修改一下就挪來用,那樣最穩妥,客戶也最高興。不然就是跟風,潮流興甚麼就借來用,根本談不上有任何創意。 當然,我不打算跟你說這些。 「我覺得靠創意就可以生活的人好厲害。」果然你一臉艷羨似地看著我,正當我以為你在稱讚我,你卻說︰「就像阿樂和你那樣。」 你提醒了我,你是阿樂的女朋友。 雖然無奈,但我也只能鼓勵你。 「你的結他也彈得不錯啊,現在不少人把自己表演的片段放上網後大紅,你們有沒有試過?」 「有是有,不過迴響不大。剛才觀眾的反應你也看到吧。」你聳聳肩說︰「不過我不介意,我知道我們玩的音樂不是主流,我們喜歡就是了。」 「那你不就在做著一件沒有意義的事嗎?」 我竟然想也沒想便說。 你眨了眨眼,臉色大變,難以置信地看著我。 然後你拿起桌上的啤酒,毫不猶豫地往我的臉潑過來。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25

每個男人對女性都總有些情意結。 有人獨愛小酒窩,有人迷戀束馬尾,也有人非短髮不愛。 而大部分情意結都是天生的,沒有原因。就像有人只喜歡煎蛋,不愛吃奄列一樣。 我的情意結嗎?很單純,就是短髮。 相反,阿樂的就比較具體一點—— 「會彈結他的女人最吸引了。」 阿樂是我的大學好友兼同事,拜他的情意結所賜,下班後我們最經常流連的,就是大大小小的live house。今晚也不例外。 我們坐在高腳椅上,喝著冰凍的啤酒。 這是我第三次來看這樂隊表演,我的目光一直離不開台上彈著結他的你。 我當然記得,你叫董敏。 「彈結他的女孩就是酷,不會隨波逐流,我最受不了那些小鳥依人。」 第一次遇見你時,阿樂這麼說。 「彈鋼琴不行嗎?」 「鋼琴太拘束了。」他用力搖頭。「木結他溫柔,電結他狂野,貝斯冷傲,各有個性,演奏完揹起結他就走,多灑脫。你總不能拉著鋼琴到處走吧?結他代表反建制。」 這麼說的阿樂,卻經常西裝一度。 總之,他每次遇上會彈結他的女孩,就會忍不住追求。 「不漂亮也追嗎?」我嘲弄他。 「會彈結他的不會醜到哪裡。」他一臉正經。 我想不是會彈結他的女孩都漂亮,而是認真地演奏的人,都會散發一種自信的魅力吧。 這刻站在台上的你,當然也不例外。 我看你看得入迷。身邊的阿樂忽然大叫—— 「哇噢!唱得太好了!」 表演結束,小小的live house裡掌聲寥落。 看著你從台上下來,心裡有點替你難受。但你對觀眾的冷淡一點也不在乎,一臉高興地來到我們中間。 「給我啤酒,我快渴死了。」 阿樂遞給你啤酒。你昂起頭大口大口地喝下去。 看著不住從你額上流下的汗水,我不自覺地微笑起來。 你的側臉很秀氣,那頭爽朗短髮,我總是百看不厭。 好好,我承認,雖然不了解你,但我已經喜歡上你。你絕對是我喜歡的類型。 不幸的是—— 「你是最好的。」我看著阿樂摟住你的肩—— 這小子竟先我一步,把你追到了。 我要怎麼告訴你,你並不是他的唯一?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20

「我覺得我們挺像,都不是多精明的人。」我說。 「對不起,」這時宇雅才放心坦白道:「上次我送你的鴨子,後來我才知是假貨,賣家明明說是只得一隻的絕版,我買了他竟然又有貨,後來翻查評論,才知道都是冒牌貨呢。」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 「甚麼?我真笨。」 「貨是假的,」我看著她說︰「但心意是真的,這就好了。」 這一晚,我們在杜拜的沙灘上牽了手。 之後幾天我帶宇雅四處遊玩,她跟我說出一直以來對我的愛慕,讓我受寵若驚。 「我本來也怕自己的冒失會連累你,但想到能見到你,就硬著頭皮接了這差事。」 宇雅的頭髮被微風吹亂,她的眼角在笑時會微微往下彎,那模樣原來很美。 一晚我們來到地球村,我隨意查看Facebook,竟然看到智源那令人震驚的訊息── 「以泉自殺,剛送進了醫院。」 一定是那男人待她不好吧!我自覺有責任回去關心她。 「我來善後可以了。」沒想到宇雅知悉後主動說。 「真的沒問題?」我問的,除了工作,也有情感上的憂慮。 「回香港再見吧,我坐遲一天的班機回來,說好了的,我們要一起看維港的黃色巨鴨啊!」她笑得非常燦爛。 回到香港以泉已出院,我來到她的家。她的樣子很憔悴,手腕還紮著繃帶。 「我對誰都不敢抱怨,他這麼糟糕,我竟然回頭,別人一定會笑我。」以泉抬頭,熱淚盈眶地問:「只有你關心我,我只想回到你身邊,可以嗎?」 換著是以前,我必定一口答應,然後緊緊擁著她。 但我搖了搖頭。 「你不是還著緊我才立即飛回來的嗎?」 「你不是想回到我身邊,你只是喜歡再和前度一起的感覺吧。」我冷靜地說。 以泉低著頭沒再強求,反而抹掉眼淚,努力微笑。 或者以泉不是有心玩弄別人的感情,但人總不能只懂回頭看,人不該只貪戀失去了的。 要回來親眼看到她,我才明白這一點。原來成熟了的是我,不是她。 離開的時候,我打電話給宇雅,電話接通了,她那跳脫的聲音令人安慰。 「你怎知道我剛下機?」 人是應該向前望的,我們今晚還約定了去看維港的鴨子呢。 (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18

拍照後,宇雅問我:「公司好像想派你去杜拜,對嗎?」 「甚麼?應該不會是我吧,我還算是個新人。」 「可是老闆一直說你表現很好。」 這時我才發現智源一直在按我的手機,還有偷笑。 「喂!你拿我的手機搞甚麼?」 「我剛把你們的合照傳給以泉了,還說宇雅是你的新女友。」 「甚麼?你怎可這麼亂來?」我立即把手機搶回來,但太遲了。我回頭望向無辜捲入事件的宇雅,覺得很不好意思,便罵智源:「她很純品的,你拿人家來玩?」 「哈哈!」智源還指著宇雅說:「宇雅臉都紅了!」 還不懂怎收場,便收到以泉的回覆。 ——恭喜你。 即使知道我有女朋友,她也沒有像智源說的立即要回我。 「都說她不是玩弄感情的人。」我推了推智源。 她只是拿不定主意罷了。 之後,以泉整個月都沒有再找我。 後來,我真的收到上司通知,說公司很看重中東市場,派我去杜拜分公司待三個月。 執拾行李的時候,我想過要傳一個短訊給以泉,但最後還是放棄了。 行李袋裡還有空位,我環顧家中四周,最後把宇雅賠我的鴨子從書架上拿下來,收進行李袋裡。 杜拜很繁華,但畢竟文化不同,和當地人的關係總有點疏離。待了一個月,我還是覺得格格不入。而七月高達四十度的炎夏,也實在教人難以忍受。 「阿凱,下星期的展覽會,公司派我過來幫手,請多多指教。」 收到宇雅的電郵,坦白說,我挺高興的。 「你坐哪班機?我到機場接你。」 這天我來到機場,卻不見宇雅的蹤影。 花好久才找到她,她說行李可能錯轉到其他航班上。 她負責打點展館的布置,順便帶水晶樣辦。「幸好樣辦我都放在身上,丟了舊衣服還好,樣板上面有寶石,丟了我可擔當不起。」 看她一臉狼狽的樣子,我竟然笑了出來。 雖然冒失,但其實挺可愛的。當晚我請她吃飯,宇雅說起自己經常被騙。 「把手機借給樣子好可憐的婆婆,哪知她以九秒九的速度跑掉了。」 我笑彎了腰,這個月的寂寞,竟然一下子消散了。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13

「不要生我的氣好嗎?」 「我沒有。」我別過臉。 「我們還是朋友嗎?」 原來有問題要解決的是我們,而不是她和那個男人。有問題,不去解決,是因為愛;去解決,卻只是怕麻煩。 我好像有點明白她的飄忽無定,她的話也不必要太放在心上。 「當然。」我吁了口氣站起來:「我要上班了,不能遲到。」 「我送你回去可以嗎?反正有時間。」她竟然說。 為了證明沒生氣,我只能由她。 「你們不是分手了嗎?」來到公司門口,撞到介紹我進這公司的同事兼好友智源。他對著以泉說:「你們分手那天,阿凱還在我肩上哭得好淒涼呢。」 以泉看看我,有點尷尬地先走了。 周末,公司裡舉行復活節聚餐,智源托著雞尾酒杯來到我身邊。 「你最好小心以泉這種女孩,現在欺騙男人感情的女生多著呢,等她玩夠了,最後她選的一定是有事業、有家底的人。」 「以泉不是這種人,她只是有點拿不定主意。」 「成年人就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任,可不是拿不定主意就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的。最可怕的,是那種傷害了別人而不自知的女孩呢。」 「聽起來傷得最深的倒像是你呢。」 我反唇相譏,他倒沒感覺,搭著我膊頭悄悄說︰「不如我介紹一個女孩給你,我敢說以泉一定立即緊張得要回你。」 「誰要你介紹?」我開玩笑地撞開他。 「不好意思。」背後傳來溫婉的女聲,是女同事宇雅。 我立即把擊出去的一拳收回來。 「是?」 宇雅單眼皮,清湯掛面的頭髮,很樸素,說話輕輕的,從來不說是非。我跟她不算很熟,但對她感覺不錯。 「上次我不小心打破了你那隻絕版rubber duck,我在網上找到個幾乎一模一樣的‥‥‥」我才看到她拿著一隻塑膠玩具鴨。 「那個啊,你不用太放在心上,跟我們公司設計的名貴水晶相比,我那隻鴨子只是無聊玩意罷了,我都這麼大了,早應該把它丟了吧。」我笑著說,但見宇雅一臉認真,還是把鴨子收下,「不過還是很感謝你。」 宇雅戰戰兢兢地問:「可以跟你拍個照嗎?」 「好啊。」 「交給我吧,」智源主動說:「阿凱,你的手機也給我,我幫你們拍。」(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11

「其實,他已經在外面了,我不想他等太久,我得走了。」 「啊,好的。」我還能說甚麼? 「今晚很開心,謝謝你陪我。」她想拿帳單,我當然不由她,她小聲道謝,揮了揮手,轉身走了。 最後,我只能透過餐應的落地玻璃,目送她和既是前度、也是現任的男友一起撐著傘越過馬路。 既然約了我,為甚麼又要叫他來接你?我也可以送你回家,像以前一樣。 忽然又覺得自己傻,沒甚麼和以前一樣了。 沒想到才過了幾天,以泉又約我在樓下的咖啡廳吃早餐。 才坐下,桌上已經放了一碟班尼迪蛋。 「因為是最後一份,怕你吃不到,所以先幫你點了。」她把碟子推過來。「吃吧。」 「那你呢?」 「我已吃過了。」 那麼說,她是有話特地找我談吧。 我靜靜地吃起來,過了一會,她才放心似地說:「對不起,這幾天沒找你,因為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和他好好解決。在這以前找你,都是不負責任的。」 她忽然把話說得如此明白,害我差點嗆到。 那麼說,她是真的想跟我復合了? 我看進她的雙眼,感覺她成熟了;但讓她成熟的是那個男人,我心底酸楚,只能化成苦笑。 「那解決了沒有?」我暗暗期待著問。 「甚麼?」 「和他之間的問題啊。」 以泉卻答非所問:「你知道我喜歡他甚麼,他很成熟,有很多想法。」 我當然知道,所以她和那男人分手後才會戀上我。她常常甜絲絲地對朋友說:「我們甚麼都合得來,可以一起玩白癡遊戲。」 「但他常常嫌我是小女孩,經常沒耐性聽我說話,雖然他說會改,但這次我回到他身邊,他很快就故態復萌了,要他改太難了吧,畢竟我只是他生命裡其中一部分而已。」 至今我仍不明白,他們明明是合不來才分手的,為甚麼她又要回到他身邊? 那她跟我一起又算甚麼?難道把我當水泡嗎? 「你怎可以把自己說得如此卑微。」我有點激動,放下了刀叉。「對不起,要我跟那個男人一樣整天裝出世故從容的樣子,我做不到。也許我還是太孩子氣吧,但我也懷念你的孩子氣,我不願見你如今這張憂悒的臉。」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06

跟以泉相約在電影院門前,今晚是我們分手後第一次約會。 就昨晚吧!我收到以泉在whatsapp的問候,感動得不得了,當初是以泉甩了我,跟前度男友復合,我一直以為她會開心的,現在她卻暗示似乎沒有想像中愉快,不然她就不用找我了吧? 我隱約知道今晚的意義——如果她能重拾我們昔日的感覺,甚至比和她現任男友時更開心, 要求復合,應該是有希望的吧? 或者只是我想多了?不知道,但以泉說過,愛情從來不是可以說明的事。 我知道自己仍是愛她的,所以如今才這麼緊張。 如果今次也泡湯,我們或許再做不成朋友了。 「嗨!阿凱,等很久了嗎?」以泉終於出現了,她穿了白色連身裙,頭髮尾端微微髦曲,很可愛,跟以前約會時一樣的精心打扮,我心底一陣雀躍。 「也沒很久。」 「我們看哪齣電影?」以泉笑著問。 我把已預先買好的戲票遞給她看,硬著頭皮說:「不知道你想看這個嗎?」 那是一部愛情片,以泉點點頭說:「這個好啊!快進去吧!」 她沒半點芥蒂,看來我有機會了。 看完電影,以泉也一如以往地跟我熱烈談論著劇情,然後我們便轉去附近一間西餐廳吃飯。 多完美的一晚啊!自分手後,我記不起自己多久沒如此快樂了。 我一直在摸索適當的時機,但以泉始終對和男朋友之間的事隻字不提,我也不好開口提及感情事。 「最近我在一間跨國的水晶設計公司上班,提早通過試用期!」我告訴她。 「是設計有關的工作吧?」她猜到了。 「嗯。」分手的時候,她說我太孩子氣,我很高興讓她知道自己有個新開始。 「我真替你高興‥‥‥」她剛把上半身探前來,手袋裡的手機卻響起。「不好意思。」 她一看到電話號碼便鬼鬼祟祟地走開去接。沒一會兒,她回來說:「我男朋友來接我了,他說外面下雨,怕我沒帶傘,所以來了。」 她一臉歉意,而我只能努力掩飾自己的失望。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6-04

那一年,我們還是大學生的時候,你生日的前一個月,我們路經這間名店的位置,那時候店子售賣的,是一個更高端的品牌。 你看中了裡面的一隻紅色高跟皮鞋,我答應要送你做生日禮物,你只笑笑說:「好啊!」 那個月,我拼了命打工賺錢,好不容易儲夠錢了,來到店子的時候,店員卻告訴我:「你要的尺碼最後一對剛剛給那位太太買走了。」 我衝出去,截住了那位年輕太太,懇求她把鞋子讓給我。 「我就是不讓給你,看你這副窮酸相,女朋友也絕對配不上這名牌鞋子。」 聽到這番話我生氣極了,我的確是個窮學生,但任何人也絕對不能侮辱我最喜歡的你。 我被憤怒沖昏了頭,竟然決定用搶的── 「搶東西啊!你怎可以這樣!」女人在我背後呼叫。 我往回跑,經過那間名店時,跟我本來約好在門口等的你,還一副不知就裡的表情,那表情真的很可愛。 你看見我被人追趕,而我又一時情急,沒有停下來向你解釋,你很擔心我,便下意識衝出了馬路── 「就是這條馬路了,我許久沒回來了。」 再次回到這地點,你鼓起勇氣似的,回頭對我說。 你就是在這裡被車撞倒,大腿做了幾次手術,好不容易才不用撐拐杖,但我們都知道,你永遠都只能一拐一拐走路了。 我一直說我不介意,但你不相信,有一段很長的日子你離開了我,音信全無,我才和Toby戀上。 直到某次在一間繪畫中心門外碰見你,我立即追回你。但我騙你說,被女友甩掉了,你才讓我再次接近你。 你啞聲說:「對不起,其實我覺得不夠酷的是自己,我才一直挑剔你,想聽你說你著緊我,聽多少遍也不夠。」 「我知道的。」我堅定地說。 你很意外。 「我以為你只是因為可憐我,才留在我身邊。」 「小月,我是對不起你,但我留在你身邊,不是因為內疚………」 你猛地抬頭看我,眼中閃現淚光。 「是因為我一直都記得進去買那雙鞋子給你時的心情,我想給你幸福,想看見你的笑,這心情如今也一樣。」 「從來沒變?」你哽咽,臉上卻換上我渴望已久的甜美笑容。 「從來沒變。」(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5-30

「喂,別不開心,今晚跟我們去4C玩玩吧。」 下班時Jason再次跟我說,我這次點頭了。 沒想到會在那兒碰到Toby。 「叫我不要來,你自己卻來了。」我和她在酒吧一角談天,懶得跟隨Jason到處結識女孩。 「我只是不想你被他們帶壞,如果來跟老朋友聚聚,倒是歡迎之至。」 「這地方原來也不錯呀。」我呷了一口加冰的威士忌。 「其實我有時也會來。」她的樣子好像有難言之隱,不是太開心。 「現在的男朋友對你不好?」 「我一直認為這世上沒有百分百忠誠的男人,看啊!你不就是一個例外?不然你早就跟Jason幾個來玩了。」 「但是我女朋友都不相信我。」 「不相信你?」 「都怪你。」我笑說。 「怎麼講?」 「就因為你昨晚跟我聊了幾句。」 「難道她不知道是你甩了我的嗎?她怎麼還會擔心呢?」 我只笑而不語。我很高興她很快找到男友,還能和我做回朋友。 「男人要走的話,緊張也沒用,緊張只會把不想走的男人都逼走吧!」 話沒說完,耳邊突然響起你的聲音。 「你又騙我!」 我轉身一望,你正氣沖沖地搶了別人桌上的一杯橙汁,要向Toby潑過去。 Toby反應過來,避過了,但橙汁潑在另一個盛裝的女孩肩膊上,那女孩立即尖叫起來。 她的男伴很生氣,立即想找人算帳,他用力推了你一把,我大叫阻止他:「別推她!你沒看見她是瘸腳的嗎?」 男人果然停了下來,但你被我這麼當眾說穿,羞紅了臉,轉身逃出酒吧。 「小月!」 我一直跟在你身後,你拐著腿走在我前面。 我一直迴避看你的腿,如今我終於決定仔細觀看。 你的每一步,都讓我心疼。 驀然,我們見到一對像是大學生的情侶停在一間名店前,穿著一眼就知很廉價的行政套裝的女生向男友撒嬌說:「這對鞋子好漂亮!」男生對她說:「那我買給你。」「發神經!你怎買得起?」「不吃飯都要買給你。」兩個人推來推去,笑作一團。 你回頭望向我。 其實我很清楚你的笑容是從何時開始褪去的。 都是因為我。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5-28

人怎能這麼自私呢?但如果我這樣說出口,恐怕你又會說我不夠酷吧! 「別說這個了好嗎?你不是說給我看你剛畫的畫嗎?」我好聲好氣說。 「不給你看!」你忽然就板起了臉,結果整頓細心安排的晚飯,你也沒再笑過一次。 為的是甚麼?我已經為了你少跟同事往來了,難道要跟母親也斷絕關係嗎? 我很無奈,這夜離別,我沒有送你上樓。 沒想到第二天你卻跑到公司找我。 「喂,你女友在外面!」Mark壓著嗓音對我說。 「甚麼?」我正在趕下午要給客戶的計劃書,看Mark的表情似乎覺得我大難臨頭,甚麼回事?知道女友來找自己,應該高興甜蜜才是,但我卻有做噩夢的感覺,這樣的關係不是太奇怪了嗎? 你疊起雙手在玻璃門後等著我,一臉怒氣。 我推門而出,盡量放溫柔地問你:「小月?你怎麼來了?」 「你當然不想我來!」你說著莫名其妙的話,然後又往玻璃門內張望,彷彿以為很多人在看我們,事實上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 「說過不可以騙我的。」 「我甚麼時候騙你?」 「那個Toby還在嗎?」 Toby是我的前女友,也是我的前同事,但她已經離職許久了,不可能在這裡。 「她怎會在?」 「昨天你不是和她在facebook聊天,她不是叫你別太接近那個叫Jason的同事嗎?說他愛泡妞,如果她不是還喜歡你,為甚麼要這樣警告你?」 「昨晚我是跟她聊了幾句,但我們是用私信聊的,你怎會看到………」我如夢初醒,她做這種事已有前科。「你不是又上我家開我的電腦吧?」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扁著嘴快要哭的模樣。 「我和她現在只是普通朋友,聊幾句也不行嗎?」 「明明是她甩了你的,她沒有資格和你當普通朋友!你還理睬她,不是太沒骨氣了嗎?」 我深吸一口氣,才低聲說:「我不想跟你吵,我還要回去工作。」 「好啊!你敢轉身,就以後都別找我!」推開門,臨走前,我回頭再望了你一眼,只無力地丟下一句:「你真是莫名其妙。」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5-23

「喂,阿傑,今晚下班要不要一起上4C?」辦公室裡,男同事Jason問我,4C是公司附近的酒吧,他們幾個每個周末都愛在那兒泡妞。 「不了。」我低頭裝作清理桌面。 「怎麼啦?不要搞孤僻吧!」 Mark插嘴笑我:「約了女朋友吧?Jason你別害他了,他的女朋友可是出名的麻煩女友啊!你就讓他繼續當個乖乖仔吧!」 「唉呀,麻煩女友嗎?」Jason裝作打了個冷戰。「再漂亮,太黏人都受不了!」 我只笑笑,雖然你是出了名的「麻煩女友」,但我還是十分期待今晚跟你見面。 為甚麼呢?因為愛你啊!這句話想說許多遍了,但每次看見你皺著眉頭的樣子,說話就會凍結在唇邊。 是甚麼時候開始,跟我一起,你好像已沒以前那麼開心了? 抱著大畫夾的你從老遠就看見我,往我這邊跑來,我故意不看你的腿。 「不好意思,遲到了。」 「不要緊,你看你。」我見你臉上都是油彩,伸手想替你抹去,卻發現怎也抹不掉。你很受落的笑著說:「算了,要用松節水才抹得掉的,剛下課就趕過來,你為甚麼不約在我教室附近?」 「是你說想試試這間意大利菜的啊?」 「我有說過嗎?」你一臉茫然。 「當然有。」 「算了吧!」你聳聳肩,忽然說:「喂,給你看看我今天畫的畫。」 「好呀!」你正要打開畫夾,我的手機響起。啊!不,你又皺眉了,你猛盯著我的臉,我知道你只是按捺著自己,不去搶我的手機。 我接聽了電話,雖然明知道只是母親的來電,我竟然也手心冒汗,你的眼神太凌厲了,害我真的以為自己犯了甚麼彌天大罪,但電話不接聽又不行。 「媽?甚麼事?我和小月一起………」 明明聽到我喊「媽」,你並沒有因此放下戒心。 「嗯,好吧!我會去,放心。」 掛上電話,你連忙問我:「又是你媽?這次又甚麼事?」 「媽叫我去醫院看看以前的老鄰居,那位老太太以前關照我們家不少,現在又沒兒沒女,她說她很可憐,所以………」 「我不喜歡你媽常常找你去幫人,那樣很不酷!我喜歡你的時候,你明明是很酷的!」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