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愛情 - 楊一沖
2013-09-05

這一年來滿腦子都是保單、跑數,竟然連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都忘了。 他是怎麼回事了? 回家路上,阿業打了好多通電話給雪瑩,但都沒人接。一整天雪瑩也沒找過他,難道連她也忘記了? 忽然記起剛才在酒吧裏Mark說,銀行最近來了個叫Brian的新同事想追求雪瑩。想起Mark那張欲言又止的臉,阿業有不好的預感,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推開家門,屋裏一片黑暗。 抱着一點希望,阿業以為雪瑩會在黑暗中捧着點滿蠟燭的生日蛋糕走出來,要給他驚喜,但等了一會還是甚麼動靜也沒有。他開了燈,發現餐桌上真的放了一個蛋糕,他走過去,巧克力片上寫着「業,生日快樂」,看來是雪瑩親手做的。 雪瑩怎麼會變心,她當然是愛他的。只是她究竟到哪裏去了? 阿業再次打電話給她,仍沒人接。或者她到附近買東西吧,阿業只好在家裏等。 打開冰箱,看到雪瑩為他準備的香檳,阿業滿足地笑了。想找個合適的杯子來盛香檳卻找不着,阿業拿出那對印了樹葉圖案的玻璃杯,打算清洗一下湊合着用。 已經兩年了,阿業看着水杯,上面的圖案已被磨蝕了大半,雖然是便宜貨,但他知道雪瑩一直很珍惜這對玻璃杯。 「是最後兩隻了!真幸運!」雪瑩拿着它們放到臉兩旁的畫面閃過腦際。 真想再次看她那樣笑。 阿業忽然醒覺自己錯了,曾幾何時他以為不斷付出就是愛,所以他轉工,以為多掙一點錢,雪瑩就會更快樂。他心裏清楚,這年來他有多忽略她,每次見面都是不太好的回憶,回到家裏不是發脾氣,就是對她不瞅不睬,總是沒給她好臉色看,更不要說計劃和她到哪裏去玩了……… 他很想彌補這一切。他拿出手機,打電話給上司。 「我要辭職。」 「辭職可以,但你要先還錢。」 「還甚麼錢?」 「一年來你向公司借糧,當然要還。」 「那些不是底薪嗎?」 「公司一向沒底薪制度。」 阿業知道被騙了,他很生氣,用力掛斷電話。 這時樓下傳來停車聲,阿業走到陽台往下望,一個年輕男人從私家車上下來,走到另一邊開車門,一個熟悉的身影從車上下來 —— 是雪瑩。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9-03

「這麼好找我出來喝酒啊。」 阿業在高腳椅上坐下來,向調酒師點了啤酒。 「好久沒見你嘛。」舊同事Mark上下打量著他,打趣說︰「名牌西裝,轉做保險應該賺不少了吧?」 「還好。」阿業笑得有點隱晦,讓Mark以為他在裝謙虛耍帥,笑罵了句「臭小子」。 「在銀行做好悶,我也轉行好了。」 千萬不要!阿業幾乎脫口而出。 當初離開銀行,就是被當保險經紀的舅父慫恿,那時他找阿業推銷保險,親戚一場,阿業便向他買了一份醫療保。「悄悄跟你說,我年薪有五十萬啊。」衣着光鮮的舅父用「都是為你好」的態度勸誘他轉行,阿業被他口中一片光明的前景吸引,便向銀行辭職。培訓班和牌照費,加上添置新衣,未正式上班已經花了他數千元,當時卻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為公司培訓班裏的導師說過︰「很多人都想買保險,你們的職責就是去幫助這些人,你們工作充滿意義,為你們自己的事業努力吧!」 現在回想,當時根本就被洗腦了。年薪五十萬的不是沒有,但二十個人裏才有一個吧!轉職三個月,親戚舊同事阿業早就出賣了,之後每個月幾乎就只得底薪收入,跑數的壓力愈來愈大……… 「對了,你和雪瑩過得好嗎?」Mark忽然問。 「啊,還好。」 「跟你說,銀行最近調來了一個新經理叫Brian的,好像想打她主意。」Mark盯着他看。「雪瑩看起來雖然沒甚麼女人味,但這種感覺親切的女孩才最有男人緣呢——喂,你有沒有在聽?」 阿業心裏一直在盤算着怎麼向Mark推銷保險,他說的話根本沒聽進耳裏。 「對了,你要不要買危疾保?」 Mark嘆了口氣。「阿業,你和雪瑩一起都有兩年了吧?」 「嗯,那又怎樣?」 「你………算了,沒事了。」Mark欲言又止的,換了個笑容說︰「明天九月三號,我放大假,今晚就陪我喝個夠吧!」 「甚麼?明天是三號?」阿業怔住了。「那今天是二號了?」 「你說甚麼廢話啊?」 阿業從椅子上下來。 「嗨,要走了嗎?」 「對不起,改天再陪你。」 「不要那麼掃興吧?有甚麼事嗎?」 正要走向大門的阿業回過頭來,有點惘然地說︰「我忘了今天是我生日。」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29

快九點了,阿業還未回來。 雪瑩把視線從牆上的掛鐘收回,繼續清洗洗滌槽裏的碗碟。都忘了有多久沒和阿業一起吃晚飯了,她不喜歡到外面用餐,堅持晚飯一定要自己煮。 關上水龍頭,雪瑩把洗好的水杯放到旁邊的膠盤子上。盤子裏有一枝一枝豎起的塑膠桿,把水杯倒轉套進去,可作晾乾之用。這些小家品,還有這對燙了樹葉圖案的廉價水杯,都是她和阿業在家附近的大型家品店買的。 轉眼已過了一年,當時的興奮心情她仍清楚記得,但當初那甜蜜的感覺已變得愈來愈陌生,她甚至開始懷疑,那些美好回憶是否曾經發生過。 要說阿業對自己不好嗎?又說不上,不管她想要甚麼,他都盡量滿足。每當跟朋友提起自己的近況,沒有人不說她幸福,讓她以為幸福就是這樣子。 咯嚓一聲,一臉疲憊的阿業推開大門走進來。 「你回來了。」雪瑩笑着迎上去。「餓嗎?我留了飯給你。」 「晚點才吃。」阿業沒看她便走進屋去,和衣栽進沙發裏。 「累嗎?」雪瑩在他身旁坐下,笑着挽他手臂。「不如先洗個澡吧?我買了新的沐浴露,是你喜歡的橄欖味呢。」發覺阿業臉色很難看,連忙換個語氣問︰「發生甚麼事了嗎?」 「今日我再打電話給上次的客戶,他竟然跟我說已經和另一間公司簽訂了合約!我問他為甚麼,他竟怪我之前不斷催促他答覆,說甚麼感覺不好,不過是幾個WhatsApp罷了,那樣也算催他?」阿業氣得胸口不住起伏。 「不如不要做保險吧,以前我們一起在銀行做不是很開心嗎?」 「你根本不明白。」阿業拋下一句站起來,去廚房喝了杯水。 雪瑩看着他用水沖了一下杯子,想把杯倒轉套進旁邊盤子上的膠桿去晾乾時,卻怎麼也套不進去。 「當初誰說買這個的?煩死了!」他忽然發起脾氣,拿起那個膠盤子,二話不說丟進垃圾桶。 這盤子是他選的。「這設計很棒啊!以後你洗完杯子也不用抹乾了。」那時他單純的臉多令人懷念。 雪瑩忽然發現了一件事。 原來阿業從沒說過愛她——不,她其實早就知道,她只是不讓自己記起來罷了。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22

「你明天要回來探你爺爺,我替你回公司請假吧。」 阿信說他也住九龍,要送我回家,我沒有拒絕。 「不用麻煩,我會打電話給Michael了。」 「那好。」阿信雙手插在褲袋裡。我們走著寂靜的馬路旁。 「對了,你真的要辭職?」 阿信少有地欲言又止,五秒後才開口。 「其實我打算開一間咖啡店。」還沒來得及驚訝,他又說︰「那是我小小的夢想,儲了好多年錢,準備工夫也做了很多,一直延宕是因為怕失敗吧,不過最近我改變了主意。」 發現阿信停下了腳步,我回頭看他。 「你會來幫我嗎?」 「嗄?」我嘴巴微張。 「不用那麼吃驚吧?」他來到我面前。「雖然是小型咖啡店,但我還需要一個拍檔做接待工作,我又不想隨便招聘外人。」 「但是,」我的腦袋還轉不過來。「我們才相識三個月。」 「我也留意了你三個月——」 「況且我最怕就是跟陌生人溝通,不瞞你說,我好宅,強項是對著劇裡的明星傻笑,沒可能替你招呼客人!」我接著說。 阿信噗哧一笑,好不容易才從重新用認真的眼神看我。 「你不是怕跟人溝通,你只是不習慣面對大夥兒,換作是兩人之間的聊天,像我們現在這樣,你不是很多話說嗎?你說你沒有野心,但你很懂得觀察人,你這人沒有稜角,別人會喜歡親近你。」 我不懂得他說的是對是錯,我卻記起了甚麼。 「你剛才說,你留意了我三個月?」 阿信輕點頭。「上次我經過你座位後,見你上網看馬卡龍的做法看得入神。我就想,如果在店裡賣些甜點也不錯。」 我的確對做馬卡龍感興趣,實際上也試做過幾次。我喜歡那種溫柔的顏色,看著看著就會覺得好幸福。 他帶點靦腆地說︰「不知為何,如果是你,我覺得咖啡店應該會很順利。」 我心裡苦笑,不,臉上也在苦笑吧。他留意我,全是為了咖啡店,根本不是因為喜歡我。 而我竟然吁了口氣,整個人都輕鬆了。 「好啊。」 「真的?太好了。」 不只工作上,原來在感情上我都是個沒野心的人。 我幻想以後看著阿信在店裡泡咖啡的樣子,就像看著電視裡遙不可及的明星,隔著那樣的距離,我才會感到幸福吧。 我看著身旁的阿信,他說得對,人是互相影響的。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甜笑。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20

「下班了就該早點回家,都是我不好。」 我不在家的時候,估計爺爺滑了一跤,頭撞向椅角昏了過去,照過X光後並無大礙,但還要留院觀察一晚。剛才醫生解釋的時候,阿信一直站在我身旁。 「這是意外,不要自責。」 我和他坐在床邊,床上的爺爺睡得很熟。這是個四人病房,對面兩人都睡了,只有鄰床的老人坐在膠椅上,靜靜地看著電視無聲的畫面。 「你和爺爺兩個人住?」 阿信忽然輕聲問。我心裡一愣,從沒聽過他用這種語氣說話。在辦公室裡,他一直給人爽颯的感覺,沒想到也可以這麼溫柔。 「是爺爺把我帶大。」我輕點頭。「我出世時家裡很窮,父母養不起我們三兄妹,就把最小的我送到爺爺家裡,後來他們去了加拿大,叫我一起過去,我選擇留下來。」 「為甚麼?」 「因為我捨不得爺爺呀,他一個人會很寂寞。你呢?家裡有甚麼人?」 「除了父母,我還有三個姊姊,全未嫁出去,家裡超擠的。」他一臉無奈,我忍不住笑。 「怪不得你性格那麼好。」 「怎麼說?」 被他盯著讓我有點尷尬。 「我覺得你很懂得跟同事溝通,會令身邊的人心情變好,你不覺得嗎?」 他一臉認真地沉默了半晌。「我相信人是互相影響的,看到其他人開心,自己也會開心吧。」 「所以我覺得你好厲害,換我就做不到了,我連話都說不好。」 「也不是啊,你今晚就很多話。」 我也發覺在阿信面前自己說話流利多了。為甚麼呢? 我看著阿信盯著電視的側臉,慶幸今晚有他陪我。 「都晚了,你回家吧,明天還要上班。」 「不要緊,我想再多坐一會。」 我不懂得他是想陪我,還是不想回家,還是只是想看電視新聞。 螢幕裡播放著大嶼山流浪牛被汽車撞死的報道,看著看著心裡很難受。 「為甚麼要那樣做?牠們不過是在那裡吃吃草,過自己的生活,根本沒得罪人。」 我氣憤難平,忍住湧上喉頭的淚。 「即使你與世無爭,這世界就硬是有些人看不過眼,要走過來找你麻煩。」 「我討厭那樣,我只想安安穩穩過日子。」 「那樣也不容易啊。」 阿信看過來跟我一笑,我好想跟他說,和他一起,我就覺得很安心。(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15

「你說甚麼?」 我看著阿信,他微笑時,咀角的弧度很好看。 「我說我也沒甚麼野心。」 一時間我答不上來,只覺得他在調侃我。他這麼會交際的人,怎會沒野心?我瞥向圓沙發上的其他同事,沒有人注意我們。 「我們好像沒交談過吧。」阿信靠在沙發上,身上的西裝外套發出令人感覺舒服的摩擦聲。「我進公司都三個月了,真難以想像。」 「也不是沒有‥‥‥」 「甚麼?哪時候?」 「有一次我和你在升降機裡,你問我幾樓。」 「喔,好像是。」 「也有一次,你買了一盒馬卡龍回辦公室請大家吃,你問我喜歡甚麼味道。」 「呀,」他像記起來了。「你喜歡蜜瓜味。」 我微笑不語。 「不是嗎?」 「是抹茶。」 「哈,我就記得是綠色的。」他一臉得意地微微昂起下巴。 我留意到,每到晚上他的鬍碴就會冒出來了。 「知道陳主任怎麼要走嗎?」他喝了口啤酒,突然換個話題。 好像是受不了大老闆Michael的臭脾氣吧,但我還是搖了搖頭。阿信看著我笑,分明看穿我不想惹麻煩而假裝不知道。 「大部分上司都是混蛋,為甚麼?因為他們以前的上司都是混蛋,大家都靠拍馬屁混上去,到自己當上頭兒,怎會不要下屬吻他們的屁股?」 最後一句他是用英文說的,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的確,阿信雖然待人接物很圓滑,但我從沒見過他奉承任何人;工作上出岔子也從不死皮賴臉或推卸責任,換句話說,他很光明磊落。 「馬屁也不是隨便拍,一定要有個無能上司配合才會響。所以如果你是個有能力的人,一定要找個有能力的上司。」 我竟然到這刻才發覺,原來阿信喝醉了。 心裡升起一個預感。 「你要辭職嗎?」 他看著我有點意外,卻沒否認。 「我只是想要一個容得下公平競爭,有能者居之的環境,就是這麼簡單。」 我知道我要說點甚麼,卻一如既往吐不出半個字。 「為甚麼你要跟我說這些?」好不容易我問。 「因為我只可以跟你說呀。」 「但我們之前說不過三句話。」 阿信卻只是微笑不語。 手機忽然響起來,是隔壁的孫太太,她絕少會打給我,耳裡果然傳來她慌張的聲音。 「你在哪裡?你爺爺暈倒了,快回來吧!」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13

在我眼中,阿信是一個很厲害的人。 不管是在辨公室裡,還是下班後的飲酒聚會,只要有阿信在,一定不會有冷場。 怎麼說呢?他很擅長炒熱氣氛,每當察覺到話題快要轉冷了,他便會適時地切換話題,然後大家又會再次熱烈地聊起來。發現有人的酒瓶空了,他又會不動聲色地跟侍應添酒。總之每一次的同事聚會,他都會不著痕跡地控制場面,體貼地照顧著每一個人。 即使那天工作上遇到多少挫折,被上司罵得多慘,嘻嘻鬧鬧之後,心情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變得愉快,覺得「今天也不是這麼糟啊。」,彷彿得到了迎接明天來臨的勇氣。不單只我,我想其他同事都有同感,只是他們好像沒發現這一切都是多得阿信。 可能我平常都比較沉靜,很少說話,才會特別留意阿信的一舉一動吧。 我這個人,說得好聽是沉靜,說穿了就是宅,窩在房間裡看偶像劇和日本動漫是我覺得最幸福的時光。下班後和同事去飲酒這回事我本來很不情願,既不特別喜歡喝酒,跟人聊天時我更會舌頭打捲,或情急下說出蠢話,一晚下來整個人累趴趴的。只是我不想讓人覺得我孤僻,沒有人會喜歡被排擠的。 所以當我看到阿信能夠在酒吧裡不住說話暖場,並且一臉悠然自得,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 「小璐,你有聽說嗎?」 「欸?」我望向坐在身旁的Irene。「聽說甚麼?」 「採購部主任的空缺啊,上次我見你和Michael在茶水間聊天,不是在探他口風嗎?」 圍坐在圓沙發上的其他同事都向我看過來。 「那次‥‥‥只是剛好碰到罷了。」我連連揮手,說話結結巴巴的。「原來陳主任離職了嗎?」 大家一下子靜了下來,然後嘴角含笑地交換著眼神。 「小璐真可愛,看起來一點野心也沒有。」Peter喝了口啤酒。 「真令人羨慕呢。」Irene笑得饒有意味的。 然後大家便別過臉繼續未完的話題,那態度就像,我這個人可以不用再理會了。 坦白說,這樣反而讓我安心。Peter說得沒錯,工作上我沒半點野心,像他們那樣拼搏很累人啊。 「我這人也沒甚麼野心。」 回頭,阿信看著我微笑。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08

「你剛才說甚麼?」 難得阿凱約她吃飯,今晚家唯刻意打扮過,穿了裙,也化了妝。沒料到一見面便聽到一句不敢相信的話。 「我說你的化妝技術好像沒進步啊。」他還笑咪咪的,半點也不覺得冒犯了她。 家唯停下腳步,忽然明白了。 他根本沒把她當作女人看待,上次他讚她漂亮,不過都是戲言。 為甚麼她還未學乖?為甚麼身邊的男人只會把她當作可以戲謔的朋友?她已經學做一個女人了,她究竟還欠甚麼? 「嗨,跟你說笑罷了。」他有點內疚。「我以為你不介意………」 「對不起,我不舒服。」 她轉身就走,好不容易忍住眼淚。來到銅鑼灣的街上,看到上次那間化妝店便走了進去。 店裏播放着歌,歌手一直反覆在唱着同一句︰ Nobody loves me。 聽着聽着,家唯覺得自己好可憐,對,沒有人愛她的話,就對自己好一點,例如把眼前的化妝品都買下來吧!原來播放這首歌是這個用意啊。她懂得為甚麼會走進店裏來,她想見上次那個替她說加油的化妝小姐Fanny,很想有人聽她訴苦。環顧店裏都不見那個Fanny,家唯覺得自己很可悲。 「家唯?」 回頭看去,竟然是阿龍。「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不是和那個阿凱約會嗎?」 看到阿龍着緊的表情,眼淚便再忍不住流了下來。 「中學時我很喜歡他,」家唯坐在髮型屋的沙發上,第一次對阿龍說自己的事。「有次一大班同學去看電影,我為了他化妝,擦了藍色的眼影,明明那些愛打扮的女同學都化了同樣的妝,卻只有我被那些男生取笑,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晚。」 阿龍沉默了一會問︰「所以之後你便不再打扮自己?」 家唯苦笑說︰「我放棄了,我注定沒男人愛吧。」 「也不一定。」 家唯看過去,阿龍卻看着前方。 「是我不好,跟你說了那些話很不負責任。其實我口是心非吧,我根本不想你為了其他男人化妝,不,你根本不需要化妝,我最喜歡的,就是穿牛仔褲,束馬尾,像個男仔頭的你。」 阿龍看過來,想了想說︰「我喜歡你。」 「即是怎樣?」家唯傻傻的問。 來不及反應,阿龍向她吻過來。家唯合上眼,心裏只升起一句話︰ 即使戀愛好麻煩,她也好想談戀愛。 (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06

「我們有十年沒見吧?」鏡裏面的阿凱微笑說。 家唯輕點頭。「嗯,中七之後都沒見過了。」 多年後跟他再遇,想不到竟然是由她替他剪頭髮。 剛才看到他走進髮型屋真的嚇了一跳,等待他洗頭時,心還是怦怦地跳。 阿凱是中學時的班會主席,一向給人沉默果斷的印象,人長得高大,眼睛也大,樂觀鮮明的性格很受班上女同學愛慕,家唯也是其中之一。 可是畢竟過了十年,家唯也不是當年的高中女生,很快她便平服了心情。 「你好像沒怎麼變啊。」家唯替他修剪髮尾。「結婚了吧?」 阿凱嘴角掀起,雖然多了點風霜,但那笑容親切如昨。 一個人的笑容沒變,代表他的本質也沒改變,家唯是這麼相信的。 「工作忙得女孩子都沒時間追。」他看着家唯。「倒是你,好像變了蠻多的。」 「我?」 「以前你好靜,經常站在一旁不作聲,但剛才看你跟同事相處得很融洽。」 「因為他們都不把我當女人看待嘛。」 「怎會那樣?」阿凱輕皺眉頭。「怎看你都是一個美女啊。」 他現在會說這種話啊,但家唯並不反感。 「你亂說話,小心我不客氣啊。」 她提起剪刀假裝要脅持他,阿凱輕舉雙手,兩人相視一笑。 可以和他沒有芥蒂地聊天,家唯以前想也不敢想。 「不好意思,硬拉了你出來吃飯。」 坐在對面的家唯跟身旁那個叫阿凱的男人說,阿龍盯着家唯,心想這句話應該對他說才對吧。 知道阿凱是家唯的舊同學,Jane提議一起吃午飯,家唯硬要阿龍來充場面。 侍應生過來,大家點了餐,叫餐飲的時候,家唯竟然點了檸檬茶。 「你不是都點啤酒的嗎?」阿龍忍不住問。 家唯有點難為情。「誰會中午喝啤酒啊?」 總覺得她的樣子跟今早和她聊天時有點不同。 「原來店是你開的,難怪他們都叫你做『阿頭』了。」阿凱一臉刮目相看看着家唯。 家唯不好意思地笑。阿龍看着她的眼角,終於明白她有甚麼不同了。忽然不想再留下來,他站了起身。 「我忘了有預約,先回去了。」 「阿龍?」沒理會家唯,他離開了餐廳,心裏很不是味兒。那傢伙,明明今早沒化妝的,竟然特地為了那男人塗粉底了。(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8-01

阿龍向家唯看過來,視線在她臉上停留了兩秒,便別開視線。 好險!幸好及時在臉上蓋上面膜,不然一定給他認出來。到時讓髮型屋的同事知道她來買化妝品,一定會取笑她。 「這店的客人好怪,還是走吧。」阿龍的女友悄悄說,兩人很快便離開了店。 家唯心裏呼了口氣。 「是相識的人嗎?」 家唯尷尬地笑,化妝小姐Fanny很識趣,沒有追問下去。 家唯把面膜撕下來。「不好意思,我想我先走了,這塊面膜我會付錢的。」她說着拿出錢包。 「不用急,你這個樣子怎麼出去。」Fanny替她把臉抹乾淨。「反正清潔了,不如你試試這個粉底,應該會跟你的臉色很襯。」 家唯讓她替自己化了個淡妝,鏡裏的自己精神了好多,充滿女人味。 原來自己也可以變成這樣子啊?有一種這個才是真正的她的感覺,她很滿意這個妝容。 「多少錢?」 「這次不收錢,我給你試用裝,回去後跟我教你的方法再化一次,滿意才再回來找我吧。」 家唯有點不好意思,臨走時Fanny還送她出門口。 「加油啊。」 家唯回頭。Fanny竟然說加油,難道她以為她學化妝是為了阿龍? 你誤會了,家唯很想對她說。不過現實中從來沒有人替她加油,這刻心裏竟有一點點感動。 隔天早上,家唯跟Fanny所教的方法化了個淡妝,覺得很滿意。其實以前她也化過妝,中七那年吧,一次大夥兒去看電影,當中有她心儀的男同學,她試着塗了眼影‥‥‥ 想到這裏,家唯的臉一沉,用力把臉上的妝抹掉。 回到髮型屋,突然有人拍她的肩膊。 「昨天見到你啊。」是阿龍,他像快要忍不住笑︰「我還是第一次見人在化妝店用面膜呢。」 家唯頓時萬念俱灰。原來昨天阿龍認得她‥‥‥ 「你不知道當時我忍笑忍得多辛苦啊。」他終於忍不住大笑出來。 家唯直瞅着他。 「你怎麼啦,生氣了嗎?」阿龍的語氣稍為收歛。「跟你開玩笑啦,你學化妝很好啊,說不定之後走進來的客人會看中你呢!」 「你還說!」 「家唯,有客人找你。」負責接待的Jane叫她。回過頭去,站在髮型屋門前的男人有點面善‥‥‥ 家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阿凱?」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30

髮型屋休息一天,家唯一個人走在銅鑼灣街頭,經過的不是化妝品店,就是時裝店。 「你啊,有時間就化一點妝,像一個女人才行啊。」 阿龍昨晚的話閃過腦際。到家唯回過神時,發覺自己已經走進化妝品店了。 「小姐,你好,隨便看看。」笑容滿臉的化妝小姐立即趨前歡迎。「想要找些甚麼,看看可否幫到你?」 「我自己看看可以了。」家唯微笑點頭。她很少到化妝品店,每次都是買些潔面乳之類的清潔用品,拿着貨品走到收銀處便付錢走人。 走在一排一排的貨架之間,貨品多得讓她眼花繚亂,根本不知從何入手。 算了,太麻煩了。 「小姐,你的皮膚真好啊。」正想離開,剛才那個化妝小姐忽然開口,原來她一直跟在家唯身後。她伸手指了指家唯的眼角,「只是這裏有些幼紋,不過不用擔心,我介紹你用一款緊膚水,非常有效,很適合二十五歲前的女生用啊。」 家唯不禁莞爾。「我早過二十五了。」 「不會吧?」化妝小姐一臉驚訝,她每隻手指甲都做了指甲沙龍。「你看起來像大學生呢。」 「你真會說話。」 明知是銷售伎倆,但被年輕女孩讚皮膚好,家唯還是很受落,心情也放鬆些。 「其實我想化一個淡妝………」 「淡妝!沒問題,請過來這邊。」化妝小姐找到了重點便死命不放,熱情地邀請家唯到化妝櫃那邊去。家唯瞥見她襟上的名牌,知道她叫Fanny。 「是男朋友嗎?」Fanny忽然回頭微笑。 「欸?」 「那些男人最愛一邊說女人化妝不天然,一邊又抱怨女人不化妝太隨便,所以化淡妝就最合適了。」Fanny一副很了解家唯的模樣。 「不、不是那回事。」 家唯跟在Fanny身後來到櫃台前,她拿出好幾種粉底對她講解。 就在這時候,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回頭看去,阿龍和他的女友剛好走進店裏! 真倒霉,萬一讓阿龍知道,她為了他一戲言而來買化妝品,一定糗死了。 家唯扭過臉,他們還是向這邊走過來,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被發現的! 怎麼辦?眼角瞥見櫃枱旁放了幾塊廉價面膜在賣。 「小姐,你幹甚麼啦?」Fanny看着家唯呆住了。 她竟然拆開其中一塊面膜,就往自己的臉上罩上去!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25

「不用考慮啦,每人再多叫一杯吧,我請客。」 家唯說着向酒吧的女侍應招手。 「真的嗎?」已喝得醉醺醺的Jane熱情地抱着家唯。「我都說阿頭是最好的!」 Jane是家唯相識差不多十年的老朋友,不單止她,坐在圓沙發裏的其他人都一樣。他們以前都在同一間髮型屋打工,發現大家很合得來,多年後一起離開了舊店,開設了屬於自己的髮型屋。 「辛苦了一年,髮型屋終於有盈利了,我們再乾杯!」 第二輪啤酒送來了,大家舉杯再飲。這時候,鄰桌的一個男子走過來,看樣子想跟Jane搭訕,Jane眉頭深皺,明顯覺得被冒犯了。 「人家有男朋友了,你識相點吧!」家唯站起來替Jane解圍,她本來就生得高,語氣又兇巴巴的,那男人便沒趣地走開了。 「哇噢!阿頭好man啊!」Jane和阿杰歡呼。 「Man你個頭!」家唯瞪了他們一眼,坐了下來。 「你啊………」身旁響起聲音,是阿龍。他看過來的目光有點無奈。 「怎麼啦,有話就說。」 「有時間就化一點妝,像一個女人才行啊。」 阿龍是店裏的首席髮型師,長得不算很帥,卻很懂得哄人,新店的客人大都是由他從舊店帶過來的,可說是店裏的台柱。 「你說過好多次了,自己有個漂亮女朋友就別多管閒事。」 「你看你,牛仔褲T恤,頭髮又隨意地束起,這樣吸引不到男人眼球的,所有男人都是野獸。」 換着別人,家唯一定會生氣得用粗話頂回去,但她總是無法對阿龍生氣,可能阿龍是唯一一個不叫她「阿頭」的同事吧。 「我不明白怎麼一定要有男朋友,」她囁嚅着︰「我現在好好的呀。」 「你今年幾歲啊小姐?」 談戀愛?太麻煩了。家唯很喜歡一本叫《31歲又怎樣》的書,雖然她還未到三十歲(但也悄悄看到車尾燈了),反正她真的不想強迫自己交男友。 忽然沒了心情,家唯站了起來。 「你要走了嗎?」 「有點累,你們玩得開心點吧。」 阿龍看着家唯跟大家揮手道別,一個人離開了酒吧。 「嗨!」身旁的女友摟着他的脖子,「明天你放假,我們去銅鑼灣逛街好不好?」 「嗯,好。」 阿龍跟女友微笑,目光再一次放到酒吧剛掩上的木門。難道家唯生氣了?(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23

「有時間嗎?我有話想跟你說。」 看到哲宇一個人站在教室一角,我立即走過去。這星期他一直忙著拍短片,好難才逮到和他單獨相處的機會。 「啊,好。」他有點尷尬,好像我找他找得不是時候。 但我管不了那麼多,鼓起勇氣說︰「我喜歡你。」 哲宇的雙眼微微睜開,有點不能置信,我不讓他開口,把想說的話說完︰ 「我想清楚了,沒錯,我是妒忌你和那個美寶經常一起,但我不是因為她才發現自己喜歡你。打從一開始我就留意你,我覺得你與別不同,你懂很多以前我不懂得的,你想很多以前我不敢想的。新同學裡就只有你懂得唸我的名字,我們的家原來只隔一條馬路,而你竟然認識我不夠一星期就說喜歡我,一切都太不真實了。我以前的男朋友做人很踏實認真,那一刻,我認定你是一個很不可靠的人,覺得一切都很虛假,所以我怕,我不敢接受你,我也不懂得怎麼解釋‥‥‥」 我一口氣說,終於忍不住吸了口氣,看著哲宇。 「其實我也有不對,」他眉頭深皺說︰「可能我從沒和女生交往過吧,所以才那麼莽撞地說喜歡你。」 甚麼?我心裡一驚。那麼說,他喜歡我都是一場誤會嗎? 「哲宇!」他身後有人叫他,是美寶。「你的影片要播放了。」 我看著美寶挽起哲宇的手往教室後方走去。在旁人眼裡,他們就像一對情侶吧。 原來已經太遲了,我像個傻瓜,轉身離開教室。 在走廊上走了幾步,背後傳來門被撞開的聲音。 「筱潔!」哲宇追了出來,走到我面前。 「你怎麼走出來?不是要交短片功課嗎?」 「我還未把話說完。」 他微喘著氣。我抬頭看他,抿了抿唇。 「其實我是故意用美寶來引你妒忌,那是她的主意,我和她之間甚麼都沒有。我知道這樣不對,但我沒其他辦法,因為我已經說了喜歡你,一切都回不了頭,或者你覺得我不可靠,但我卻是非常認真的。」 不知何時,鼻子酸溜溜的。 「對不起,我急著說喜歡你,因為我怕會失去你。」 現在我當然明白,多愛一個人和認識多久無關,只要是對的人,晚一點開口也嫌太遲。 我看著哲宇破涕為笑。 「你為甚麼不早說?」 (全文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18

「他看過好多電影,就像人肉電影資料館一樣!」 我約了前男友家恆在以前經常去的餐廳見面,很快我便跟他提到哲宇。 「他還會拍電影喔,上次的紀錄片功課還在班上被教授讚賞呢。」 家恆喝了口咖啡,有點不是味兒。 「那沒甚麼了不起吧?」 「那你懂不懂得拍?」 我衝口而出,立即呆住了。 我和家恆升中六時開始交往,他天生脊骨有毛病,偶爾發作會便痛得無法動彈,經常要到醫院做復健治療。但他沒氣餒自憐,很努力讀書,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他長得一點也不帥,但那時我就是被他的毅力深深吸引著。升上大學後我們各有各忙,很少聯絡,感情便不了了之。 所以嚴格來說,我們還未分手。今晚見面前,我還抱有一絲跟他和好如初的希望,沒想到自己一整晚卻只顧談著哲宇,還為了他頂撞了家恆。 「筱潔,」家恆很快回復冷靜,微微一笑。「你很喜歡那個哲宇吧?」 我愣了愣。不,我喜歡的,是像家恆這種即使背負傷痛也能奮發向上的成熟男人。 腦裡卻忽然掠過上次哲宇的話︰筱潔,其實你並不喜歡我吧。 眼前這個我喜歡的家恆說我喜歡的是別人;那個說喜歡我的哲宇,卻說我並不喜歡他。 這究竟是甚麼回事?我愈來愈搞不清楚。 「不,我不喜歡他。」我垂著眼,「只是最近他和另一個女孩走得很近,才會令我著緊她,有喜歡他的錯覺。」 「那是嫉妒呀,那代表你愛上他了。」 我從沒見過家恆笑得這麼彆扭,忽然間想到了甚麼。 「你有女朋友了?」 他愕了愕,然後點頭。 我以為我會心痛,怎料卻只有一陣酸溜溜的感覺。不是因為他不再愛我,這個其實我早已知道;而是他竟然比我早一步開展新戀情,我感到被背叛了。 一向體貼的家恆,開始跟我說新女友的事,毫不顧及我的感受。可以想像,熱戀中的他有多想跟人分享那種幸福。 「開學不到一星期我便跟她說喜歡她,」他一臉認真。「因為我怕不說,她會被人搶走。」 那一刻我終於知道,為何我一直沒給哲宇答覆。(待續) 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2013-07-16

走在大學校園的中庭,遠遠便看到哲宇的背影。 十一月的陽光,把他身上穿的白色汗衫照得發亮,我正想追上去,旁邊忽然步出一個身影,又是最近和哲宇走得很近的那個漂亮學姊。 她從哲宇右邊走過去,伸手拍他的左臂。哲宇自然地望向左邊,發現沒有人,那學姊叫了他一聲,他回頭,兩人便相視而笑。 啊,態度竟然比跟我一起時還要親密。那學姊挽著一個沉甸甸的黑色鐵箱,我認得那是用來放攝影器材的。本來已經抬著攝錄機兼腳架的哲宇,二話不說接過她的鐵箱。 一向沒多大自信的哲宇,想不到在這種大美女面前,原來也可以那麼有男子氣概。 兩人漸漸步遠,那背影看起來非常合襯。 「欸,你最近都經常和那個人一起啊。」 我問身旁的哲宇,他正聚精會神地看電影《教父》。 「你說美寶?」 原來她叫美寶。 「你和她很熟絡的嗎?」 「還好吧。」哲宇的目光沒有離開過電視屏幕,然後在本子上寫筆記。 他畢業後的目標是投身和電影有關的工作,所以經常到電影學會室裡看舊電影,偶爾我會到那裡陪他。 「她是三年級生?」 「嗯。」 「她很漂亮啊,人長得高,又懂得打扮。」 「嗯。」 「你們怎麼認識的?」 「你怎麼了啊?」哲宇看過來輕皺眉頭。「我正在研究分鏡技巧呢,你在旁邊喋喋不休的我無法集中精神呀。」 「這電影你看過無數次了吧?」我晦氣地說。 「下星期我就要交短片功課,即使有美寶幫忙,時間也很緊迫了。」 「她也是唸電視電影的嗎?」哲宇雖然和我同系,但主修科目不同,我是唸數碼圖像的。 「我們在一個電影分享會上認識的,她好厲害,未畢業已經在籌組自己的拍攝團隊,又在電影公司裡兼職,認識好多那個界別的人呢——糟!原來這麼晚了嗎?」他看了看手錶,從沙發上彈起身。「我要去拍夕陽,先走了。」 「和那個美寶嗎?」我也站了起來。 哲宇揹著大背包走到門前,回頭輕輕一笑,眼裡閃著從沒見過的光輝。 那一刻,我覺得他已不是我認識的哲宇了。 「筱潔,其實你並不喜歡我吧。」他說完便打開門,無聲地消失在門後。 (待續)周二、四刊登   www.facebook.com/yeung1chung   http://weibo.com/yeung1chung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