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著世界跑 - 孖九 - 孖九
2016-12-02

話咁快已經到年底,各位跑友有無想過以跑步迎接新一年呢?每年12月31日晚上在悉尼市郊舉行的《Narrabeen All Nighter》,便最適合孖九這類過時過節又想慶祝、但又坐唔定嘅人。 Narrabeen是悉尼市中心以北約20公里的海邊小區,東面是Manly、Dee Why和Palm Beach等著名衝浪海灘,西面是由Ku-ring-gai和Berowra兩個國家公園組成的大片綠林。Narrabeen夾在鹹淡水交界,形成面積約55平方公里的湖泊,繞著湖邊的5分里遠足徑,便是《Narrabeen All Nighter》跨年跑的主戰場。 比賽叫得做《All Nighter》,當然是以跑足全晚為大前提。賽事共有3個項目,「主菜」是12小時耐力賽,跑友由31日傍晚6時出發,通宵跑到元旦日早上6時,排名以限時內覆蓋的距離計算。換句話說,即使你以最短時間完成42公里甚至100公里,亦不代表可以鳴金收兵。相反地,配速太快的話後勁不繼,最終可能得不償失。這種只限時但不限距離的比賽非常難玩,考驗跑手的耐力不在話下,更難是在限時內細水長流。跑開馬拉松和超馬的朋友,應該會感到非常新鮮。 嫌12小時太長的話,《All Nighter》亦設有兩場「正常」的馬拉松項目,分別在傍晚6時和零時開跑。由於時差關係,澳洲是全球最早迎接新年的國家之一,想提早以長跑開展新一年的跑友,不妨到narrabeenallnighter.com參考比賽詳情。  

2016-11-18

一直以來,孖九都對拉斯維加斯提不起興趣,心想要賭又冇運,要使又冇錢,去嚟做乜?直至讀到關於上周日《Rock ‘n’ Roll Las Vegas Marathon》的報道之後,孖九終於找到一個明年到訪賭城的理由。   《Rock ‘n’ Roll》馬拉松在1998年於加州聖地牙哥誕生,當時主辦單位找來搖滾樂隊沿途為跑手助興,反應空前熱烈。自此之後,《Rock ‘n’ Roll》以結合音樂和跑步為賣點,在短短20年間發展成在31個城市、9個國家舉行的跑步賽事,當中又以表演「卡士」最勁的拉斯維加斯最受歡迎。   各地比賽的起跑時間大都在早上,但來到夜夜笙歌的拉斯維加斯,主辦單位識趣地將起跑時間推遲至傍晚,讓跑手們狂歡到深宵。全長6.8公里的賭城大道(Las Vegas Strip)上周日全日封閉,逾4萬名的10公里、半馬和全馬參賽者在中午時分魚貫進場,等候饒舌歌手Snoop Dogg在下午3時開snow,用音樂為跑手熱身。全馬項目在下午4時半開跑,半馬則在1小時後出發,比賽到後段時天已全黑,五光十色的賭場照亮大道,連同沿路各式各樣的搖滾音樂,引領跑手們返回主會場。   假如你是喜歡儲獎牌的跑友,《Rock ‘n’ Roll》就更合口胃。獎牌以音樂為主題,每個城市的設計所有不同;另外,一年內完成兩場至10場賽事的話,亦會獲得不同獎牌;跑過15場或以上的話更會被列入殿堂級,取得一面金色的「Hall of Fame」獎牌光宗耀祖。   《Rock ‘n’ Roll》半馬和全馬的參賽費用一般在100美元以下,已包賽前賽後音樂會的入場費,淨係當入場聽歌都值回票價。嫌一場唔夠的話,大會還設有219美元任跑3場及499美元全年任跑的tour pass。比賽個個月都有,就睇你有冇咁多假期!  

2016-11-04

第六屆大阪馬拉松在上周末舉行,37歲的坂本喜子由頭帶到尾,最後以2小時36分2秒時間勝出,成為大阪馬創立以來,第一位奪冠的日本跑手。 坂本在九十年代中期是學界跑壇明星,在田徑場上贏過野口瑞希、涉井陽子等,後來成為日本馬拉松的紀錄保持者。與大部分精英運動員一樣,坂本在1997年畢業之後加入由企業贊助的實業團打「跑步工」,但受到傷患困擾,坂本在馬拉松項目上還未「開齋」,便提早在2000年結束職業生涯。當時,看官只當她是另一位在無情實業團跑步制度下被淘汰的職員,很快便將她置諸腦後。 離開跑壇之後,坂本專注於組織家庭,一邊湊小孩,一邊從場外見證日本馬拉松進入光輝歲月——先是當年實業團隊友土佐禮子在2001年世錦賽奪銀;接著是野口在2004年雅典奧運奪金,以及涉井在同年創下日本紀錄2小時19分41秒;一年後,野口將紀錄進一步縮短29秒。 眼見其他精英跑手在產後仍有不俗表現,坂本在2010年生下第三個孩子之後,終於興起了重拾跑鞋的念頭。她在32歲的時候初試啼聲,出戰滋賀縣土山馬拉松,並以2小時49分5秒的時間勝出。雖然土山馬拉松沒有東京、大阪般激烈,坂本的完賽時間亦不算非常突出,但已足夠為她打下一支強心針。4個月之後,這位全職媽媽在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將紀錄推前近12分鐘,時間與比她年輕10年的實業團跑手已不相伯仲了。 過去數年,坂本在半馬和全馬的表現逐步改善,到今年終於在國際賽事中嶄露頭角。首先在6月的吉林馬拉松中跑第四名,然後在9月的德國明斯特(Muenster)馬拉松拿下第二名,上周在大阪再下一城,完美地總結了坂本的2016年。 坂本的跑步生涯是典型的「有志者事竟成」故事。放棄的理由可以很多,而且通常非常有說服力,成功與否,最後還是看自己的意志是否堅定。看過坂本的表現之後,整日將「好忙」掛在嘴邊的孖九還怎敢怠慢操練呢?  

2016-10-14

上期講到,足踝關節不靈活的話,就像汽車缺少「泵把」一樣,著地時腳掌沒有足夠時間分散衝擊力,造成各種各樣的傷患。 足踝關節不靈活的原因,大致上可以分為結構性和功能性兩大類。以大部分跑友都體驗過的「拗柴」為例,可能導致外足踝韌帶斷裂(結構性),亦可能拉傷小腿外側肌肉,造成控制足踝活動的內外側肌肉失衡(功能性);又例如扁平足,原因可能是足部骨頭形狀本是如此,亦可能是由於長期站立導致足弓變形。足踝關節不靈活的原因不一而足,而且互相影響,難以斷定「雞先定蛋先」,孖九有機會再跟大家討論,今期想集中介紹足踝不靈活引起的問題和保養方法。 足踝關節不靈活的話,小腿後側肌肉首當其衝。腳瓜收縮的時候,透過連接至腳跟的跟腱,帶動腳掌向下伸展,亦即是跑步時抓地和後踢的動作。假如足踝活動受限,跟腱傳遞能量的效率便會下降,腳瓜需要加倍努力才能完成相同任務,導致肌肉長期處於緊繃狀態,甚至造成肌肉拉傷。 接下來的受害者是跟腱。中國古代酷刑裡的挑斷腳筋,講的正是同一部位。將跑步與酷刑相提並論,似乎不太恰當,但當足踝關節不靈活的時候,跟腱與腳跟的摩擦增加,造成跟腱發炎甚至跟腱斷裂的話,痛苦的程度便可能不相伯仲了。小腿後側肌肉透過跟腱連接至腳跟,再由足底筋膜連接至腳掌。足底筋膜與上兩期提到的髂脛束(ITB)一樣是又薄又韌的皮帶,輔助肌肉伸縮。當腳瓜肌肉太緊的時候,足底筋膜與腳跟的摩擦增加,亦可能造成足底筋膜炎。 再來是小腿前方的脛骨前肌。肌肉非常單純,能夠自行收縮,但伸展時就要呼朋喚友才能成事。例如伸展二頭肌時,便要靠收縮負責相反動作的三頭肌,反之亦然。當小腿後方肌肉過緊的時候,負責相反動作的脛⻣前肌亦要「加班」工作,有機會引致脛骨疼痛。 孖九花如此大篇幅講「足」,並不是想危言聳聽叫大家放棄跑步,而是自己嘗過以上各種傷患的滋味後,才明白到鍛煉足踝關節靈活度的重要性,希望大家少走一點「冤枉路」。有說「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講的是踏出第一步的重要性,但孖九認為,這句話套用到跑步上還有另一種意思:跑友們為10公里、全馬,甚至是超馬等目標而操練千里,卻經常忽略「足下」必須解決的問題。 看過這篇文章之後,孖九希望跑友們踏出第一步,開始強化足踝關節。最簡單的方法是買一塊平衡板(balance board)或一個平衡氣墊(balance disc),一有時間便一邊煲劇打機,一邊在上面做深蹲(squats)、弓步蹲(lunge)等動作,既有效又不用多花時間,何樂而不為?

2016-09-30

好多跑友都識得利用間隔跑(interval training)或者變速跑(fartlek)鍛煉爆發力,然後用周末的長慢跑(Long slow distance)增加耐力。但以上訓練強調的都是改善肌肉收放的能力,往往忽略了增加關節靈活度的重要性。 孖九在診療室遇到的跑友,髖關節和足踝關節的靈活度通常受到限制。當孖九跟他們提起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的反應大致上分為兩類,消極一點的朋友會苦笑地講:「無計啦,肌肉緊嘛!」;積極一點的朋友會一臉冤枉地說:「我已經有拉筋同做瑜伽!」 無論係前者定係後者,都錯誤地將靈活度(mobility)同柔軟度(flexibility)混為一談。柔軟度追求的是增加關節的可活動範圍。拉筋和做瑜伽的時候,透過某些動作,逐步將可活動範圍推近至物理極限。但靈活度著重的是在可活動範圍內,肌肉收放自如的能力。就以舉啞鈴鍛煉二頭肌這個簡單動作為例,手肘一屈一伸,難度不大。換句話說,手肘的柔軟度正常。但大家又能否在舉起啞鈴之後,慢慢地收縮三頭肌伸展手肘,而不是用啞鈴的重量「借力」,完成該動作10次、50次,甚至100次呢?這就是靈活度的問題了。 肌肉太緊當然會引起傷患,但很多時候負責相反動作的肌肉太鬆太弱,才是罪魁禍首。在健身室裡,壯士們大都重視鍛煉胸肌、腹肌和二頭肌等前方肌肉,甚少花同樣時間鍛煉後方股肉,結果前後肌肉發展不平衡,膞頭靈活度受限,導致膊頭痛、肩甲骨內側痛等痛症。 「有前無後」是健身人士常犯的毛病,跑友們則是「有後無前」的大代表--腳瓜起𦟌,但小腿前方缺乏強壯肌肉與之均衡。跑步的時候,小腿後方的腓腸肌和比目魚肌收縮,腳尖向地面伸展,推動身體向前(還有其他肌肉協助此動作,暫略);當腳掌著地的時候,小腿前方的脛骨前肌慢慢收縮,帶動腳尖向上伸展。在這個過程裡,關鍵是「慢慢」二字,讓腳掌有足夠時間分散接觸地面時承受的衝擊。假如跑友的足踝關節不夠靈活,情況就像汽車沒有「泵把」一樣,後果不堪設想了。 下期繼續探討足踝與跑步常見傷患的關係。

2016-09-15

去年年底,孖九在悉尼拿到專業按摩師資格,今年初開始在一間運動按摩中心執業,平均每月診治約60人。話明係運動按摩,到來的客人不少是體育發燒友:泳手、欖球員、足球員、健美選手等應有盡有,但孖九見得最多的還是同類——跑友。 跑友們來到孖九的診療室時,最常投訴的是膝蓋外側痛,亦即是所謂的髂脛束綜合症(ITB syndrome)。他們的開場白亦非常相似:「試過用foam roller自行按摩ITB,痛症有所舒緩,但一恢復跑步,膝蓋很快又痛起來,點搞?」 要處理ITB綜合症,首先要了解ITB的構造。很多人以為ITB是一塊肌肉,能夠拉長縮短,「捽」下「滾」下就會回復鬆軟,但其實它是一塊又薄又韌又長的筋膜,質地更像一條皮帶。這條皮帶的下端連接著膝蓋外側,上端連接著盤骨側面的闊筋膜張肌,和後面的臀大肌。 闊筋膜張肌的功能,是提起和內旋大腿,臀大肌則剛剛相反,負責後踢和外旋。兩者互相抗衡,在走路和跑步時穩定盤骨,而夾在中間的ITB則確保膝蓋在活動時處於正確位置。但問題出在現代人坐得太多,理應威力強勁的臀大肌和它的「兄弟」臀中肌、臀小肌長期處於冬眠狀態,將穩定盤骨的重任交給孤掌難鳴的闊筋膜張肌。當闊筋膜張肌的負擔過重時,ITB就會被拉得緊繃,與膝蓋外側前方產生摩擦,造成孖九和不少跑友們都體驗過的ITB綜合症。 明白這一點之後,就不難理解為甚麼用foam roller按摩ITB的方法治標不治本了。ITB綜合症表面上的問題是皮帶收得太緊,但無論你把皮帶如何左轉右轉,始終無補於事。因為這是典型的「上樑不正下樑歪」,解決問題一定要由源頭入手。 跑手們在家的時候,可以自行按摩闊筋膜張肌,在網上搜索「TFL self release」的話,有不少短片可供參考;工作的時候,定期站起來數分鐘「夾屁股」,又或者在等巴士的時候「金雞獨立」單腿企,喚醒臀部三兄弟。以上方法,應該比按摩ITB的效果更加持久吧。 祝大家繼續長跑長有。

2016-09-02

上期提到,孖九由8月9日起,參加了一連6日的《Tranrockies Run》,由南至北跨越美國科羅拉多州內的洛磯山脈,全程約190公里,累積高度爬升逾6,000米。 以上數字聽起來非常嚇人,但當你想到其實是分開6日慢慢嘆,每天平均只是30公里左右,感覺上就容易得多。實際上跑落亦是如此:每日6時起床,7時到飯堂食早餐,8時開跑。即使像孖九般慢吞吞的跑手,亦可以在下午3時前完成當日的路程,有整個下午和晚上恢復體力。與「卡數一筆清」式的超馬相比,《Tranrockies》算輕鬆得多。 與其說《Tranrockies》是跑步比賽,不如把它形容為一場450人的遠足活動,可能更加合適。步速相若的跑手們在6天期間朝夕相對,很快便熟絡起來。大夥兒邊跑邊聊,走到風景漂亮處便停下來替對方拍照,再難征服的山路亦轉眼便過。 大會每日在營地搭起一個容得下近百人的「吹水營」,大帳篷下啤酒任飲,薯片任食,晚上還有樂手在營火前自彈自唱鄉謠音樂,不知就裡的人還以為這是戶外音樂節。每天傍晚,比賽總監又會在飯堂開咪,分享當日發生的搞笑逸事。不過,孖九印象最深的還是每日終點前最後一個補給站,除了有水、香蕉、朱古力等「例牌」東西外,還一定有威士忌和伏特加供應,名副其實要大家不醉無歸。 在《Tranrockies》,無論是參賽者還是工作人員,所有人都是抱著「最緊要好玩」的心態到來。難怪6天過後,即使190公里為腳指頭帶來了大大小小的水泡,跑手們還是嚷著下年要回來再玩過呢。  

2016-08-19

各位有聽過美國科羅拉多州(Colorado)嗎?孖九在開始跑步前,除了講得出這是NBA西岸球隊丹佛金塊的主場之外,幾乎對這個州份一無所知;但開始跑步後,孖九便一次又一次地聽到這個名字——《Leadville 100》、《Hardrock 100》等舉世知名的100英里越野賽均在科羅拉多州舉行;而距離首府Denver約40公里的Boulder市更是雲集世界各地的田徑界精英。 科羅拉多之所以名震跑壇,全因州內延綿不絕的洛磯山脈(Rocky Mountains),為高原訓練和越野賽提供了最合適的場地。全美國高於14,000呎(約4,260米)的山峰共有96座,其中53座位於科羅拉多。就連人口最密集的Denver都離地1,600米,綽號是「一英里城市」(Mile-High City),科羅拉多的整體地勢可想而知。 上個周末,孖九終於由悉尼第一次飛到科羅拉多,親身體會這裡的魅力。遠道而來,孖九當然要玩得盡興。由8月9日,孖九參加了一連6日的《Transrockies Run》,由洛磯山脈南部的小鎮Buena Vista出發,沿著山路往北120英哩(193公里),在8月14日到達滑雪勝地Beaver Creek。 今次比賽共有450名跑手參加,來自美國不同州份的跑手佔了大多數,其餘是來自加拿大、日本、法國和英國等地的海外跑手。歷時數天的比賽並不罕見,但不少均要求參賽者自行背負全程所需的跑步和露營裝備,以及所有食糧,大大增加了比賽的難度。《Transrockies》最吸引之處,是參賽者只需攜帶當日的物資。搬運行季、預備晚餐、紮營等等工作,均由主辦單位一手包辦,據說今年還夥拍了本地釀酒廠,每日在營地提供生啤任飲。換句話說,孖九能夠專注於「吃、喝、睡、跑」四項人生最重要的元素。服侍如此周到,試問孖九又如何拒絕呢? 6天之後,到底孖九是無穿無爛完成比賽,還是醉醺醺地拐過終點?下期繼續跟大家分享《Transrockies》的花絮! 圖:孖九身後是洛磯山脈的其中一座主峰Mount Princeton,海拔4,327米。

2016-07-29

怎樣才算身壯力健呢?長跑運動員既有速度和耐力,身上又沒有丁點多餘脂肪,算不算健壯呢?半年前退役的美國半馬紀錄保持者Ryan Hall就肯定地說:不。 現年33歲的Hall在高中時嶄露頭角,以精英運動員身份進入史丹福大學,主攻1,500米和5,000米項目。大學畢業後,他轉跑半馬和全馬,先在2007年以59分43秒創下美國半馬紀錄,4年後在波士頓馬拉松跑出2小時4分58秒成績,兩項紀錄至今仍未被打破。 從表面上看,Hall的成就一時無倆,但過度操練卻令身體付上沉重代價。在2012年至2015年間,他報名參加8場馬拉松,能夠跑完全程的只有兩場,其他賽事均因傷缺席或退賽。今年1月,Hall宣布退休,理由是跑步令他的男性荷爾蒙長期偏低和疲勞——就算是一星期跑20公里也感困難。 退休之後,他專心調養身體,吃好睡好之餘寄情舉重,體重在短短3個月由127磅反彈至165磅,「大隻」身形與馬拉松時期的他大相逕庭(圖)。他在接受體育雜誌訪問時表示,一直以來也覺得自己太過瘦弱和「發育不健全」,除了跑步之外一無是處,並且經常感到疲倦而需要睡覺。他又笑言,現在的速度和耐力可能退步了,但卻比以前更有力氣,起碼不會因為煮晚飯而在翌日覺得腰痠背痛。 調理好身體之後,Hall最近重拾跑鞋,但肩上再沒有「工作」帶來的重擔。「當我是職業跑手的時候,有一些比馬拉松更長的比賽,一直無緣參加。」Hall說。「挑戰極限是我愛上跑步的理由。但現在我無需再顧慮跑得多快,純粹享受比賽的樂趣,以及透過跑步影響社會。」 下年1月,Hall將會參加一連7日,在七大洲跑7場馬拉松的《World Marathon Challenge》,為一個洛杉磯的志願團體籌款。距離比賽還有不到半年,未知到時他會否比以前更加「長氣」,在168小時內跑295公里呢?  

2016-06-17

孖九早前到首爾出差,腳癮發作,於是藉著周末空檔,尋找行山好去處。身邊的韓國朋友聽見後,不約而同地說出一個地方:北漢山。 在朝鮮王國時代,北漢山屬於首都漢城北面的邊界,名字亦由此而來。不過,雖說北漢山是「山」,但將其稱作北漢山脈可能更為貼切。事關北漢山的面積近80平方公里,其中「峰」有30多個,像大帽山般的「山」卻一座也沒有。假如像孖九般愚昧,到北漢山尋山的話,便注定空手而回。順帶一提,白雲峰、仁壽峰和萬景峰是北漢山的3座主峰,海拔均超過800米,因此北漢山亦有三角山之名……夠混亂沒有?   北漢山交通方便,由首爾市中心坐地鐵到登山口附近的車站才不過一小時,孖九沿途自說自話,辯山論峰,不一回兒便到達目的地。韓國在1983年將北漢山列作首爾市內唯一的國家公園,劃出了20多條難度各異的行山路線,全年登山客逾500萬人,其中最受歡迎的是由東面道峰山站出發的登山徑。孖九不諳韓語,單靠地圖認路,誤打誤撞選了由南面較偏門的佛光站出發,倒是免卻了與其他行山客爭路行的煩惱。 北漢山由巨型花崗岩推砌而成,山路就像一片永無止境、愈堆愈高的亂石叢,沿途沒有既定路線,亦沒有每隔500米一個的路標,反正條條小路通山頂,各人朝著大方向進發,又有誰計較你走的是哪一條路呢?走著走著,孖九亦愈發喜歡這座充滿可能性的山脈。從小到大,父親經常笑說孖九「死牛一面頸」,不願聽他意見,注定人生要行不少冤枉路,但孖九總愛反駁:路不走又怎知是錯呢?更何況即使走錯了,沿途看到的景色亦是買不到的寶貴經驗,不是嗎?   說得豪情壯志,但當走得太多冤枉路的時候,還是少不免會質疑自己的決定——特別是當你身處陡峭石陣之中,腳下是萬丈深淵的時候。可幸的是,北漢山雖缺乏指示板,但一年四季登山客絡繹不絕,在「阿豬媽」嬸嬸們的指引下,孖九終於登上727米高的文殊峰。是日天朗氣清,從山頂上俯瞰首爾市的美麗風光,確實像文殊二字的梵文所指,感到既美妙、又吉祥。假如有機會再訪首爾,孖九一定會重臨北漢山,未知到時候行差踏錯,又會走上哪座山峰呢?  

2016-05-27

馬拉松的世界紀錄在過去18年被打破了9次,時間由2小時6分50秒縮短至2小時2分57秒,按照目前走勢,人類在兩小時內完成馬拉松的日子將於何日到來呢? 跑步雜誌《Runners’ World》分析了超過1萬名職業跑手的比賽數據,認為一位帶氧能力突出、20歲出頭的跑手,能夠在攝氏3度的天氣、平坦的賽道,以及豐富的比賽獎金等因素配合下,在2075年將時間縮短至兩小時以下。換句話說,看官還要再等接近60年,在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下,世上才會出現一位能夠以平均每公里2分50秒的速度完成馬拉松的運動員。 英國布萊頓大學(University of Brighton)運動科學教授Yannis Pitsiladis認為,以上預測太過保守,於是在兩年前展開了一個名為「Sub 2 Project」的實驗計劃,希望透過各種各樣的科學測試,在2019前達標。在Yannis的方程式裡,飲食、地理環境、跑姿、基因……反正任何有可能縮短一秒半秒的方法都值得大膽假設,小心求證。例如在比賽期間量度細微的體溫和室溫變化,隨時隨刻向跑手報告最具效益的跑速;又例如跑手在比賽時燃燒糖分和脂肪,因此比賽愈到後段,體重便愈輕,保持同樣跑速時便更省力,但大腦通常會在這時候向身體發出缺乏能源的警號,讓跑手有「撞牆」感覺。Yannis認為,解決方法可能是讓跑手用糖水漱口,刺激味覺,令大腦誤以為快有救兵, 繼續鞭策肌肉,同時又可以避免因為進食而體重反彈。 既有測試方法,當然亦需要有測試對象。Yannis的其中一隻「白老鼠」是埃塞俄比亞跑步名將Kenenisa Bekele(圖)。Kenenisa是5千米和1萬米世界紀錄保持者,擁有的奧運和世錦賽金牌數目媲美同胞Haile Gebrselassie。33歲的Kenenisa近年因為飽受傷患困擾而缺席大型賽事,到近期才復出並轉戰馬拉松項目,期望在退役前再創紀錄。 身兼國際奧委會反禁藥顧問的Yannis說,如此大費周張,是想證明即使在沒有禁藥幫助下,亦可以利用科學研究去挑戰人類極限。當一個抱著「唔試過點知唔work」的科學家遇上自言「唔算後生」但求勝心切的跑手時,又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呢?  

2016-04-22

上星期,日本跑步名將野口瑞希宣布在37歲退役,當地傳媒爭相回顧她的彪炳戰績:10場馬拉松贏5場、奧運金牌、世錦賽銀牌、柏林馬拉松冠軍、5次刷新日本半馬紀錄……長長一張清單,彷彿數也數不完。 野口的「成名作」是2004年雅典奧運。當年野口壓倒世界紀錄保持者Paula Radcliffe勝出,協助日本連續兩屆奧運在馬拉松項目中取得金牌;一年之後,野口以2小時19分12秒的時間刷新柏林馬拉松和國家紀錄,至今仍未有人打破,亦是世界6大馬拉松中,唯一由日本人保持的大會紀錄。 野口的座右銘是「距離不會撒謊」。她在中學時的跑步成績平平,卻比誰也落力操練,月跑近1,000公里。這位身高只有1.5米的跑手被看扁為有「先天缺陷」,於是她就鑽研出一套獨特的大步幅、跳躍式跑姿,化短為長。   2008年,野口因為大腿肌肉拉傷而臨時缺陣北京奧運,令全國上下心碎,但她並未因此而放棄,專心養傷之後,在2012年復出,並且在翌年以2小時24分5秒的時間奪得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第三名和世錦賽參賽資格,事業的跌宕起伏比不少勵志劇集的橋段還要精彩。 野口在職業生涯剛剛起步的時候,曾經說過要「跑到雙腳壞掉為止」,結果不幸地一語成讖。傷患令野口始終無法回復當年柏林馬拉松時的水平,在落選里約熱內盧奧運代表隊之後,終於在上周宣布退役。 像孖九這樣的凡夫俗子,當然無需學習野口般跑到雙腳「報銷」,月跑千里的體能更是想學也學不來,但她對跑步的執著和熱愛,卻值得所有跑友們借鏡。 記者會上,野口這樣總結自己的跑步生涯:「就算再活一次,我也會選擇跑步。」  

2016-04-08

孖九最近讀到一篇關於跑步「成癮」的文章,裡面提到的大部分症狀,幾乎就是孖九的寫照: 1. 約朋友食飯遲到10分鐘,你認為是情有可原;但假如馬拉松衝線的時間是3小時0分0秒,你會為那無法「sub 3」的1秒鐘而自責; 2. 你原本已經放慢腳步,準備完成操練,但當看到手錶顯示的距離是9.99公里時,你會加速跑到街口然後掉頭,將數字變成齊頭10K; 3. 生病的時候,你會自行斷定是「小兒科」,無礙當日的長跑訓練——縱使你患上的是嚴重肺炎; 4. 當朋友約你出席社交活動時,你會先查清楚當日的訓練內容,並告知他們,你可能因為要到西貢跑山而遲到,又會上網查探活動場地附近有沒有淋浴設施; 5. 比賽前一晚,你會因為擔心起跑區的洗手間供不應求而寢食難安; 6. 你與foam roller的關係比與家人更加親密; 7. 你送給伴侶的生日禮物不是珠寶首飾,而是最新款的GPS手錶; 8. 計劃度蜜月的時候,你會配合當地舉辦馬拉松的時間和地點;   9. 你到了機場才發現忘記帶護照出門,但行李內卻有齊適合不同季節氣候的跑步裝束。 10. 跑步的時候,你會研究其他跑友是前掌、中掌還是後掌落地;看《洛奇》的時候,你會批評史泰龍的跑姿不堪入目; 11. 某研究指在雪地上赤腳跑步對身體有利,你會認真考慮; 12. 你知道休息非常重要,但會說服自己:休息可以等,妨且跑慢一點亦算休息吧,不是嗎? 以上12項,又有多少項說中了大家的心聲呢?  

2016-03-24

孖九由2011年開始跑步以來,幾乎每次衝過比賽終點的時候都會浮起一個念頭:假如剛才盡力一點的話,名次和時間又會進步多少呢? 每次參加長跑比賽,孖九的策略都是留前鬥後。畢竟長路漫漫,假如在比賽初段便搏盡的話,難保中途不會油盡燈枯、後繼無力。這種想法聽起來非常合理,但實際情況是無論如何留力,孖九總會在後段開始感到疲倦;愈疲倦,就愈覺得需要留力。結果孖九的心態在無意間由留前鬥後,變為留前留後,最後愈留愈後,根本沒有出盡全力「鬥」過便完成比賽。   未盡全力的另一個原因是怕辛苦。說來諷刺,長跑者願意花大量時間練習,就是因為不怕辛苦,甚至「享受」辛苦才選擇這項運動。但無論你跑的是10公里還是1,000公里,惡魔總會找機會在你耳邊花言巧語:「其實你付出九成努力便合格有餘了,為甚麼迫得自己咁辛苦?」、「最近睡得不好,今日發揮欠佳亦情有可原。」……愈接近終點,惡魔出現的次數便愈來愈頻密,說服力亦愈來愈強。結果誰勝誰敗,就正如電視旁述員的口頭禪:視乎運動員的心理質素了。   心理質素虛無縹緲,孖九多年來一直是「丈二和尚」,直至最近讀到體育記者Matt Fitzgerald的新書《How Bad Do You Want It?》,才對這題材多了一點認識。Fitzgerald指出,當身體向大腦發出疲倦訊息的時候,跑手感到體能已經接近極限,眼前的任務變得異常艱巨。但體能極限是客觀事實,疲倦是主觀感受,而且往往在體能到達極限前便出現,左右跑手的判斷能力。他舉了一個簡單例子:馬拉松跑手通常在最後數公里感到疲倦而減速,假如體能在這時已經接近極限,又怎樣解釋在最後數十米,跑手可以提速衝過終點的現象呢?   Fitzgerald認為,快將完成賽事的喜悅讓跑手克服疲倦,動用體內剩餘的氣力。換言之,身體是負責執行任務的士兵,但腦袋才是指揮進退的統帥。跑手要提升表現,單靠體能訓練並不足夠,更重要的是懂得處理與疲倦或其他負面感受的關係,超越心理上對體能的自我設限——這就是心理質素。 心理質素不一定是爭金奪銀的運動員才需要的「職業技能」,即使像孖九般資質平庸的凡夫俗子,假如能學上一招半式亦終生受用。說到底,每人跑步的目標各有不同,但在長跑路上,挑戰和比較的人只是自己,其他人是「sub 4」還是「sub 3」又有何關係呢? 讀得《How Bad Do You Want It?》之後,孖九決定重新學跑,克服「怕辛苦」的壞習慣,目標是下次衝線的時候可以自豪地說一句:「我已盡全力!」 共勉之。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