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著世界跑 - 孖九 - 孖九
2016-02-26

 話咁快又到4年一度的奧運,各國已經陸續開展「揀卒」,務求派出最有實力的運動員,在8月飛往巴西里約熱內盧參戰。  兩星期前,美國便率先在洛杉磯舉行馬拉松選拔賽,頭3名的男女跑手將會在今屆奧運代表美國參賽。根據協會的招兵啟示,凡是在2013年8月至今年1月期間,馬拉松時間為2小時19分以內的男運動員均符合報名資格,假如個人紀錄在2小時15分以下,田徑協會更會支付運動員參賽的交通食宿(女子組的時間分別為2小時45分和2小時37分),比賽吸引了近26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跑手出席。 每個國家的選拔方法各有不同,有志取得奧運入場券的跑手不單只要速度快,還要熟悉遊戲規則。以美國為例,選拔賽是運動員4年一次的唯一機會,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好處是選拔條件清晰和公平;弊處是有機會篩走一些在比賽當日狀態欠佳或因傷缺陣的「超班」運動員。他們可能是美國隊的奬牌希望,但在這制度下只能與奧運擦身而過。 中國的選拔方法就加添了一點主觀因素。田徑協會以今年3月在重慶舉行的國際馬拉松為基礎,能夠在比賽中分別跑出2小時13分和2小時28分以下的男女跑手將獲得備選資格。假如合資格的人數超過3人,協會將會參考他們過去一年的表現,選出「國際比賽成績好、發揮穩定」的正選和候補運動員各2名。至於何謂發揮穩定,就視乎當局如何詮釋數據了。   日本的做法又明顯不同。以男子組為例,取得奧運入場券的方法有三:1) 在去年8月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中進入前8名;2) 在福岡馬拉松(去年12月)、東京馬拉松(本月28日、周日)或琵琶湖馬拉松(3月)中成為前3名的日本選手,而且完賽時間需在2小時6分30秒以內;或3) 根據跑手在上述3項馬拉松的表現和當日的「氣象條件」作綜合評估。  由於日本選手在去年世錦賽的最佳成績是第21位,無人符合條件1。而符合條件2的日本選手,只在13年前出現過一次。東京和琵琶湖的賽道多彎又不平坦,合格的機會微乎其微,結果很可能由條件3選出奧運代表隊。這種做法,說得好聽一點是精益求精,難聽一點就是定下的門檻不設實際,最終以缺乏透明度的方法決定人選,不僅令落選的跑手難以信服,亦因為當局遲遲未公布代表名單,耽誤了獲選跑手備戰奧運的時間。  相比之下,肯尼亞選拔的方法就簡單和「黑箱」得多。該國的田徑協會表示,將根據運動員在世錦賽和過去兩年在世界6大馬拉松的成績,於5月1日決定入選名單,認為運動員有3個月的「充足時間」準備奧運。如此從容不迫,想來是因為肯尼亞不乏獨當一面的金牌人選吧?  

2016-01-22

上期講到,「箱根驛傳」在日本家傳戶曉,就算不跑步的叔叔嬸嬸們都叫得出跑手們的名字。區區一場大學精英接力賽能夠緊扣普羅大眾的心弦,靠的不是跑手們的速度,而是掛在他們身上一的一條毫不起眼的接力布。 既然是接力賽,自然少不了選手交接時用的道具。有別於國際田徑接力賽中常見的鐵棒,驛傳用的是一條日語稱為「襷」(たすき、發音為tasuki)的接力布。日本陸上競技連盟在驛傳的比賽規則中訂明,接力布必須為長1.6米至1.8米、闊6厘米的布帶。跑手將布條斜披在肩上和腋下,索緊下方的繩結,到達接力區時,跑手便將布條除下,雙手各執布條一端橫放在胸前,交給接力的隊友,如此類推。 接力布是日本驛傳文化的象徵,若把它視作一條普通的布條便大錯特錯。接過布條的跑手所肩負的任務,除了是眼前的20公里路之外,還有一直以來每一位隊友所流過的汗水、隊友間在經年累月的刻苦訓中建立的友誼、全校師生的期盼等等。假如跑手在比賽中不付出全力,不僅糟蹋了別人送來的禮物,同時亦糟蹋了身邊所有人的禮物。 驛傳強調的是各人盡忠職守,按照教練下達的指示跑好負責的區域,為團隊的榮譽而戰,個人的榮譽放在其次。大會一般會向每個區域中成績最好的跑手頒發「區間賞」,肯定個人成就,但這只是比賽花絮,驛傳的重點始終是以隊伍為單位。但反過來說,團隊的成就全賴每個人的貢獻,人人重要,缺一不可。驛傳這種把個人與團隊緊扣,個人榮譽即是團隊榮譽、反之亦然的特性,與日本的社會結構不謀而合。 經過這番長篇大論,大家應該可以想像這條輕如無物的布條所盛載的重量了吧?像箱根驛傳這種頂尖比賽中用過的接力布,就更加是無價之寶。學校一般會將接力布鑲起,掛在校內當眼處,奉若神明。不用多說,當時留下的汗跡亦完整地保留下來,永不洗擦了。 換言之,觀眾們不僅在看一場大學精英接力賽,他們還在細味一場關乎青春、關乎友情、關乎責任的日劇。這場一連兩日的賀歲劇年年上演,劇情年年不同但又環環緊扣,難乎令人如此著迷,甚至比「紅白」更能凝聚人氣了。   

2015-11-27

孖九在澳洲的校園生活快告一段落,這星期完成所有學期末的功課,總算有餘暇閱讀一些經典跑步書,其中一本是Arthur Lydiard在1962年撰寫的《Running to the Top》。 生於新西蘭的Lydiard是著名長跑教練,在他的帶領下,新西蘭國家田徑隊在六十年代進入黃金時期,Peter Snell、Murray Halberg等運動員合共取得17面奧運獎牌。現在跑友們常用的訓練方法,例如長慢跑(long slow distance)、間歇跑(intervals)等,均是Lydiard為跑壇留下的智慧。 Lydiard建議,跑手先找一個重點賽事,並提前最少28星期作準備,目標是在比賽當日將體能調整至最佳狀態。訓練計劃分為4個階段:基本訓練期、強度訓練期、「磨刀」期和最後的休息期。 基本訓練期(12周):這是整個「Lydiard方程式」中最重要和里數最多的部分。孖九剛剛開始學跑的時候,跑不到兩公里便喊救命。這當然與孖九好吃懶做的性格息息相關,但科學一點的說法,是肌肉並不習慣長時間的有氧運動,唯有轉用無氧「引擎」繼續前進,但無氧運動會製造乳酸,導致肌肉痠痛。透過每周3次的長慢跑,跑手在這3個月裡提高肌肉的帶氧能力,延長有氧運動的時間。 至於多長多慢才算「長慢」呢?測試方法是在平坦的路面以均速跑15分鐘,然後掉頭跑回起點,目標是回程的時間相同或略低於15分鐘。假如回程需時較長,就證明配速太快。 長度方面,Lydiard認為每星期應包括一次2小時和兩次1.5小時的長課,其他日子則進行較短和較輕鬆的操練。距離和時間,視乎跑手的基礎以作調整。練好耐力之後,跑手就可以進入以無氧運動為中心的強度訓練期。 下期再續。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