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小天后 - 伍諾韻
2016-12-15

女孩很煩惱,她曾經很愛的前男友要追求她最要好的閨蜜。 前度要追求身邊最親密的人,這自然會引起不適,但令女孩最苦惱的是,前度不停追問她如何能討好她的閨蜜,女孩並沒有虛偽地提供這項服務,更明言如果他再繼續追問下去,會在WhatsApp裡封鎖他,前度對她的態度表示不明白,這讓女孩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太小器,太沒量度了,因為她雖然非常珍惜和前度的回憶,但其實並沒有打算跟他「翻撻」,甚至已結識了新男友,所謂的成人之美,自己為啥就是做不到呢? 「你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他。」這根本顯而易見吧?如這女孩的前度並沒有裝無辜,是真的不覺得自己的行為有甚麼毛病,那他就是有著沒同理心的性格缺陷;如果他是在裝無辜,根本是貪方便走捷徑想盡快擒獲新的心頭好,那這人就是典型的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型;「無論他是前者還是後者,有問題的也不是你。」「也許他和我的閨蜜真的更合適……」「那就等他倆自己搞掂囉!只要你無刻意去破壞他們,你已盡了道德上的合理責任。」 事實上,女孩將要失去的,不但是和前度的美好回憶,和閨蜜的親密關係大抵也將成為過去,試想像一下,當前度和自己的閨蜜成為一對,那些你和前度做過的事情將會重複發生在他和你的閨蜜身上,難道你還能和閨蜜一邊afternoon tea,一邊討論這個男人,對比一下從前的他和現在的他?然後當閨蜜和前度吵架時,你還要挺身當和事佬? 不要盲目崇拜超過合理的所謂「高尚情操」,很多時,這些情操不過是扭曲人性的變態行為。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2-13

日本人創作了「無性婚姻」這詞,描述一直存在的社會現象─很多夫妻其實並沒有性生活;2016年,日本46%夫妻過著「無性婚姻」生活,韓國緊追其後,45%夫妻不再做愛;香港沒有相關數據,也許是怕面對真相。 「無性婚姻」應該是世界性普遍現象,尤其在實施一夫一妻制的地方,絕不是暗諷「比較文明」的國家,只是這就是人的本性——一旦習慣了性伴侶的身體,性慾就會逐漸下降,一旦兩人的關係趨向穩定,「活在當下」的衝動就會蕩然無存。 另外,你知我知性慾隨年齡增長朝相反方向走,除非,來一個全新的性伴侶;無性婚姻亦不只發生在真夫妻身上,一對拍了N年拖的戀人極可能亦過著「無性關係」的生活;亦舒曾寫過一篇有關紅杏出牆的短篇小說,女主角描述跟丈夫做愛的感覺是——好像刷牙!天天刷牙,你不會在刷牙的時候有感覺。 其實做愛的過程挺麻煩,之所以熱衷,全因為能得到平常無法得到的刺激,以至高潮時極至的快感,讓我們願意麻煩一下,甚至追求麻煩,但當刺激感所剩無幾,高潮時有時無,做愛就只剩下麻煩,那還不如自己解決。 性愛專家那些老掉牙的正能量建議,甚麼多換花式諸如此類,對九成人來說都是無用的,大部分人都有自己得到快感的方式,不再熱衷做愛,並不表示那個方式失效,而是,那個人失效;如果一對老夫老妻在幾廿歲時因為玩SM重拾做愛樂趣,那只表示這對夫妻本身對SM有渴求,一個在青春少艾時對SM無感覺的人不會在50歲時突然愛上SM。 「無性婚姻」其實可以是一個中立形容詞,當然現在並非如此,因為「無性婚姻」背後極有可能是出軌,本來出軌只為了解決性需要,但久違的刺激和快感往往令人錯覺重遇愛情,天真的我們就會把穩定的關係瓦解,建立一段新的─穩定關係,然後……人類總是重複犯同樣的錯誤。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2-08

上一篇提到Facebook大掃除,這篇換個角度,假如是自己被別人掃掉呢? 看了一篇非常有趣的論壇文,文的樓主是個女生,某天發現自己竟被所有前度,以及大部分曾經跟她曖昧的男生un-friend、甚至封鎖了,然後這名樓主寫了幾千字述說自己從小到大的經歷,重點是,她自小長得比同齡人高,小學五年級已經身高160,身材修長,樣貌也長得不錯,一直是全校女生的重點排擠目標…… 等等,看到這裡,是不是想問一句:「樓主你的難題是『被所有前度以及大部分曾經跟你曖昧的男生un-friend、甚至封鎖了』,那跟你自小被所有女生排擠有甚麽關係呢?」 好吧,故事繼續,樓主自小不受同性歡迎,但因為長得高樣貌又秀麗,一直有很多男生追求,而且她閨密的男朋友總會暗暗追求她(等等,不是說沒有同性朋友嗎?難道閨密是……Gay密?)拍了幾次拖的樓主,最近結婚了,也許如很多人一樣,年尾來個Facebook大掃除,怎知晴天霹靂,被人「捷足先登」掃了!樓主哀怨地說,為甚麽啊?(網友自行解讀問題─自小已經被同性排擠,現在連前度及一直和自己關係很好的男生也撇下自己了,怎麽辦啊?)求網友指點…… 係囉係囉,典解呢?網友紛紛留言— 「我小學五年級身高165。」 「身高148的飄過。」 「樓主為甚麽要代言長得好看的女生呢?一堆女神都有很多要好的同性朋友。」 「不是已經結婚了嗎?為甚麽還逐個逐個前度、逐個逐個曖昧男生去check?」 「是想暗示因為已婚了,所有男人都心碎了嗎?」 「還是想暗示這些男人的現任都嚴禁他們跟自己來往?」 最後,最多網友贊同的留言是— 「如果你是我Facebook上的朋友,我也很想un-friend/封鎖你。」 Oops.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2-06

年尾,不少Facebook上的朋友宣告要來個臉書大掃除,un-friend在真實生活中其實沒甚麼交集的「朋友」,寫下這些宣告的朋友們都是很真誠的,因為他們玩臉書玩得太認真了,每條feed都會看,遇上有人寫一些讓他們感到不平的事也會盡力理論,而且非常尊重網絡社交禮儀(看他們un-friend也要事先禮貌地宣告並且解釋就知道了),十年八載下來,心累了,而un-friend就像一場洗滌心靈的儀式,甚至可以帶來重生的感覺。 我的臉書帳號有幾千名「朋友」,差不多接近臉書容許的上限,無他,我濫(呃……),好吧,我懶(替你們翻一個白眼),大部分都是讀者和以往當網台主持人時的觀眾朋友,我懶於把他們分流到戀愛小天后的專頁,就變成這樣。 那我的臉書是怎樣的一種狀況呢?也沒怎樣,就是一個字:亂。哈哈哈哈!我當然也會un-friend甚至封鎖人,而且不會等到年尾,不過像我這麼懶的人是不會解釋的,當某些ID常常讓我看到一些我不喜歡的東西,我便會二話不說un-friend而後快,當某些ID原來高舉一些讓我反感的主張,我便會直接封鎖;如果那人是真實生活中認識的而他的臉書又惹我煩厭(例如每條feed都是傳銷廣告),很簡單,取消追蹤這個人,「不幸」飲茶食飯碰見,問我有沒有留意他的Facebook,我便會「虛偽」地說:「哎,我Facebook有幾千人啊,追唔切呢!」 近年我已很少add friend,除了因為配額上限,也因為實在太多交友邀請,我已懶得逐一考究是不是真讀者或真觀眾,於是我把帳號開放給大家隨意追蹤(懶到一個點),省事!而既然帳號開放到這種程度,難道我還會把裸照放到Facebook上? 所以,為甚麼還要介意Facebook呢?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2-01

年紀比較大的(包括我啦包括我啦),應該對幾廿年前某富豪以患有老人癡呆症來避過刑責案件有印象吧?當年富豪律師團隊呈上兩名專業醫生的證明,雖然大眾被富豪忽然癡呆嚇得癡呆了,但富豪確實因而安享晚年。 詐病,誰沒試過?逢星期一最多人傷風感冒(Monday Blue也是一種病,應該係,除非唔係),以詐病來佔一丁點便宜,基本上大家都明白嘅,亦諒解嘅,況且詐病也要付點代價,貼些錢拿醫生紙,再不行扣大假,總之自己爽完後果自負,但,無賴式詐病就完全是另一回事。 我在豪宅工作時的真人真事,一名保安員,因工受了點傷,「臥病」在床半年又半年,然後再來一round,足足兩年!這名病患一直提供醫生紙證明自己不能站立超過某個時數,管理層完全拿他沒法,既不能解僱他又因為他霸著茅坑不能另聘人手,後來據說直屬上司要向人事部申請聘用私家偵探來證明他說謊……我們當時都說這人應該在打另一份工了…… 除了老人癡呆、傷風感冒、腰痠背痛,近年無辜被迫「食死貓」的病還包括性上癮和各種情緒病。去蒲去滾被發現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有性上癮病,我控制不了自己,原諒我,我會去睇醫生…… 打完老婆搞散頭家,對不起,我不知道自己做了甚麼,我一定是有躁鬱症,我也很不開心,可能是抑鬱症,或者是焦慮症……我是病人,你不能離開我…… 這些無賴詐病者,不但直接傷害身邊人,也令真正患有性上癮或情緒病的人害怕被誤會而不敢宣之於口;其實無賴是很易識別的,他們就是不要臉,所以當你發現你完全無法比他更不要面時,那他九成九就是個無賴,我們完全無需對無賴有任何同情心,直接─Out!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29

讀了篇有關一名13歲同志少年因跟學校社工開心share自己蜜運的心事而整個人生都被扭曲的網媒文章,心裡那團怒火,爆粗也未能緩解。 是的,13歲、同性戀、非法性行為,足夠理由把少年捲入司法程序,大條道理拆散熱戀中人,無可避免掀起全校關注,「引導」所有人戴有色眼鏡;那名「報串」的社工不過帶你走入正途,看,警察保護你、醫生醫治你、學校教導你、父母糾正你,I’m just doing my job! 而你幾乎可側寫這名社工的學歷、宗教信仰,她平常如何溫柔、如何笑臉迎人,和你聊天、跟你彈彈結他唱唱歌,她沒甚麼不好,只不過沒同理心而已。 半、點、也、沒,有。 沒有同理心的人,一刀插入你的心也不會覺得有何不妥,I’m just doing my job!替你換個假心,沒事了,next! 認識一名私家醫院的門診醫生,他常說來看門診的很多都有故事。 「有次,一個很漂亮的女生來就醫,說撞傷了耳朵,想看看有沒有問題,我替她檢查的時候,瞥見她手臂和鎖骨上有瘀傷,手臂的傷尤其明顯,檢查完耳朵後,我問她,是不是遭遇家暴了?她很平靜地說,嗯。」 「你知道我們都有一套指引,盡量阻止悲劇發生,例如了解她丈夫有沒有酗酒、濫藥,教導她遇上家暴必須盡辦法立即離開現場等等,最後,必須跟她說她有報警的權利。但我同時也跟這個女生說,報警後雖然會有社工、婚姻輔導等幫助她和她的丈夫,但一般捲入司法程序的婚姻,十之八九都是以離婚收場。」「這一句不在你的指引裡吧?」我說。「嗯,但我必須跟她說,因為那是以幾萬宗同類型事件總結出來的事實,她要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也要了解事件引伸出來的各種結果,做好心理準備,離婚的傷痛藏得很深,足以影響一個人很久,我是過來人,那也是不可忽視的傷口。」 這就是同理心。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24

這篇必須先利申:老娘沒有兵,一隻也沒有,除了因為沒收兵的姿色外,主因是我懶!沒心思派糧,而且我細膽!怕收了個神經病的變成Fatal Attraction;那我曾經有過兵嗎?咳,有過……一隻,十八廿二時室友急性肝炎,醫生命令須立即全屋消毒,我的兵連夜過海來我家洗廁所,我看著他,心裡迴盪著「我要用甚麼來報答替我洗廁所的男人?」唉,無奈暗戳戳承認自己就是沒當娘娘的資質,放棄了。 所以這篇文章可說是完全是臆測的,大家隨便看看就好。 咳咳,我想說的是,大家為啥都假設當兵的很想「升職」呢?又因為有了這種假設,每每以憐憫(加一點點鄙視)的眼光來看兵,其實嘛,當兵就像在一間名氣很大的公司裡做一名小職員,就算自己只是一粒棋子,但怎也是XX集團的棋子啊!說出來比起在一間三人小公司裡當CEO的朋友更驕傲自信,你以為阿茂阿壽都可以進入XX集團嗎? 在大集團打工就是穩定,女神生日會你一定有份出席,大集團的福利雖然未必很優越,但一定人人有份!挽著你的臂彎和你合照,讓你親親臉龐這些,大家排好隊輪著來,絕不會走數!你在一間小公司裡當高層,不說MPF分分鐘也沒給你供,派個花紅還要看當年業績,心不累嗎? 在大集團打工要如何升職?標準答案自然是努力上進鞠躬盡瘁,但打過工的都知道,在大集團升職,30%靠實力,70%靠辦公室政治手段!上了位的世界就是權鬥,佔上風時權傾天下,一個失手直接出局(很偏激的小天后,大家看看就好),女神就變成浮雲,餘生只能「上當年」…… 所以為啥要升職?事實上在大集團打工不想升職的人比比皆是!就讓我做隻快樂的小兵,天天仰望一下女神,平平安安直到退休,多好。 p.s. 我知道你們這些滿腦子邪念的人,就是質疑當個小兵沒法「上」怎麼可能快樂?嘿,你又知道大集團不會偶爾派特別花紅?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22

世間沒有一種制度是為了愛,所有制度都是為了利益,如果比較幸運生在比較文明的地方,那些制度也不過是為了平衡利益,包括婚姻制度。 舊制度容許男人娶N個老婆(好吧,是幾個,頂多十個八個吧?),那是擁有制定制度權力的人以這制度維護「大多數」人的利益,當這制度在四十幾年前開始在西方國家被改寫,變成一個男人只能娶一個女人,一個女人也只能嫁一個男人,那也是因為容許一個男人霸佔幾個女人所產生的利益失衡已經影響了更大的利益問題(例如勞動力分配不均),而因為幾房女人生產的後代又會反過來產生無休止的財產爭奪問題,造成遺產分配,以至因而牽連的權力承傳問題——一夫一妻制從來都不是用來尊重忠誠的愛。 但以愛之名是很好用的包裝技巧,動之以情所產生的洗腦力量可以流傳千秋萬代,於是權威人士重複又重複、一代又一代地宣揚上帝在阿當身體裡拿了一條肋骨做了夏娃,一對男女終生就是要找回自己的另一半……半個世紀以來洗了地球上不少人的腦,就算我們明知這說法有bug,明知愛不會只有一種形態,但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世人只結一次婚才是最美滿的想法已經深入了骨髓,大概要來世換個靈魂才能擺脫。 所以我們看到有宗教團體開壇作法,噢sorry,是開平台諮詢「你們同意同性婚姻嗎?」覺得有點可笑,正如慢必說「你結婚有問我同意嗎?」但無論我們拋出多少愛無分性別的論據出來,同志平權運動從來都非關乎愛,從來,都是權力和利益的鬥爭。 不要搶著說容許同性婚姻以至收養孩子跟你沒有甚麼利益衝突,你反對只因不想下一代的觀念被扭曲云云,等等,抗拒有更多人站在你不認同的觀念上,不就是權力鬥爭麼?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17

今天我們先放下愛情,談談麵包。 不是要談甚麼大道理,只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愈窮愈見鬼事件!(利申:以下主人翁不是我,真的不是,信我。) 類似下列這些事情算是煩心,但還是可以用各種方法閃避,雖然免不了受點傷: 1.家裡電器都相約好,一件接著一件壞。 2.好不容易去一趟shopping,一買完第二天就看到大減價廣告。 3.上個廁所就把手機掉進馬桶裡。 4.這邊有人結婚,那邊有人歸西,旁邊那位還生了個仔。 5.為了避開廣告電話,所有3字頭的來電都不接,某天一通9字頭的手機號碼打來,接了,竟然是順豐速遞急call你說有緊急郵件,怕跟他玩會按錯鍵俾錯錢,連忙掛掉,一點樂趣也不敢要。 但接著的這件事就如同剛出現的超級月亮,無論你去到哪裡,只要抬頭它就在那兒…… 6.打開信箱,跌出稅單一張,要你跌五皮交稅,其中三萬五是暫繳稅。 7.於是你金睛火眼看稅單上那些6pt的小字,發現原來可下載一份申請表申請暫緩繳交暫繳稅,呼……好彩。 8.按了一條接一條連結,終於下載了表格,含淚寫上「這年度收入大減呀689!」填完後準備簽名的瞬間,才看見附註標明「估計入息必須少於先前評定的款額的百分之九十,才符合申請暫緩繳納暫繳稅的資格」,excuse me?少於上年度百分之九十?那我還交稅?我想去領綜援啊! 總之,以往瀟灑地說「所有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現在有人問你有多窮,你回答說:「所有可以用錢解決的問題都解決不了。」 p.s. 不合資格領綜援的人,應該合資格去銀行申請稅貸。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15

在網絡小說世界裡,超過99%的作品都是所謂的「套路」作品,例如言情小說裡最常出現的「霸道總裁愛上我」橋段,耽美小說數一數二受歡迎的「忠犬攻x傲驕受」橋段,而在這些大橋段底下的情節,又是一堆小「套路」 — 溫情的、腹黑的、傻白甜的等等。 在各式情節套路裡,「又黃又暴力」這類重口味情節自然是極受歡迎的,不過不說不知道,在「又黃又暴力」的類別裡,術語「non-con」式情節在近年極速流行。 Non-con,即是non-consensual sex,非自願性行為,其實,就是強姦。 在通俗小說裡,non-con情節多是霸道總裁太愛女主角(假如是耽美,就是總攻大人太愛小受),愛到強姦她(他),而之後的劇情必然是被強姦者接受了這份愛,我這樣說大家一定疾呼「有冇搞錯呀,咁嘅情節都有人受?」但我可以向大家保證,我也可以寫出充滿愛的強姦情節,年初在大陸被禁的耽美劇《上癮》,原著小說就有一場男男「強姦」戲,眾多小說迷也沒有因為這場戲而討厭過男主角,因為,一切都是因為愛…… 於是,網上也出現了寫手之間的激烈辯論,正方認為創作無底線,而且的確有「斯德哥爾摩情人」對不對?反方認為創作怎也要有道德底線,而網絡小說有接近三分之一讀者是未成年的,更甚的是很多寫這種情節的作者根本沒有性經驗(不知道為啥他們會知道?)憑空想像強姦也可以很有愛,跟著正方只能以滑波理論爭辯,你寫殺人情節難道要去殺個人……這類辯論恍似永無結果,最後必定以作品必須標示「內含non-con情節」收場。 但創作其實不會毫無章法,寫小說的法則必定是「情理之內,意料之外」而「情理之內」必須先行,所以,引用德國剛通過的「No means No」強姦法例,當一個人被強姦時說不,她/的意思就是NO!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10

知道釀製威士忌的方法嗎?簡單來說,威士忌以蒸餾方法提煉,並在第二次蒸餾後,將冷卻後的凝露「去頭掐尾」,取中間的「酒心(Heart)」成為威士忌新酒,那去多少頭和掐多少尾呢?一般來說,頭尾大約共去掉40%,當然很矜貴的烈酒可能去掉超過一半,甚至只取中間的20%。 為甚麼要「去頭掐尾」?因為提煉出來的「酒頭」是有毒的,都是甲醇,而「酒尾」則已經不純淨,只有「酒心」才可以飲用。 我一直認為,愛情也當像提煉威士忌那樣「去頭掐尾」。 每次聽到有人申訴「他追我的時候都不是這樣的!」「最初拍拖的時候我們是很好的!」「遇見他的時候就像觸了電,所以不顧一切就上了,沒想到後來……」我總想狠狠地說:「最初的時光都不算數的!都是甲醇,有毒的!」拿談戀愛最初的三個月、甚至半年來釐定你們的愛情標準真是……好戇居啊!你打一份新工,三個月試用期的時候也從不遲到早退,更胸懷一腔熱血簡直就是公司的新曙光,對不對?看看混了一年後的自己又是甚麼模樣? 然後,愛情結束了,卻巴巴的糾纏著「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嗎?」「你怎麼這樣殘忍完全把我當作陌生人?」「未來的事誰知道?也許我們會再次一起呢……」的「情痴」,人家裝作和你繼續做朋友又怎樣?不把話說盡你又佔多大便宜了?愛情的尾巴本來就是不純淨且令人難堪的,掐掉它就是了,這尾巴拖得愈長愈無聊。 不要再抱怨愛情難搞,該享用、能享用的只是愛情裡的酒心,你偏要把甲醇和混雜不清的酒頭酒尾灌下肚,中毒了誰幫得上你啊?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08

在看一齣電視劇,女主角說:「我不談不合適的戀愛。」說出這種對白的偶像劇女主角,當然是非常純潔一次戀愛也沒談過的類型,且慢,先不要吐槽,其實我覺得她說得很好,真的。 我們有一種「奇怪」傾向,就是仰慕戀愛經驗豐富的人,為甚麼說這種傾向奇怪?因為一個人在一生裡談十來二十次、甚至四、五十次戀愛,極有可能只是因為他/她一直在談不合適的戀愛,並非因為這個人格外有吸引力;當然,你可以晦氣地說:「我也想談不合適的戀愛呀!有得戀總比沒得戀強!」加上戀愛經驗豐富的人多是看來敢愛敢恨類別,性格鮮明亦令他/她們外形來得比較酷比較有型格,造成一種男神/女神的錯覺。 但其實他們可能只是笨,而且,極笨。 不過不談不合適的戀愛,真的可以嗎? 我正在看的這齣電視劇,女主角是心理學家,且是天才型那種,她透過心理學來理解人(自然包括男人),從而排除不合適人選,但是這種天馬行空的方法還得有一項前設 — 你必須非常清楚並且坦誠地接受自己是何種類型的人,才能用這種方法配對。 須知道看人難,看自己更難。 先不說我們難以辨認兼承認自己原來就是簡單粗糙的「白鴿眼」、「公主病」類型,就當我們不是,但我們真的看懂了自己嗎?有多少人搞混了自己的性格及價值觀,認為愛情在自己的生命裡佔很重要的位置、認為自己會為愛情犧牲很多、認為自己不過追求簡單平淡的愛情等等等等? 一直談不合適的戀愛,固然因為我們看錯人,但其實更多是因為我們看錯了自己。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03

上一篇有關寫同人小說而「消耗」掉桃花能量的偽占星文,在我的Facebook專頁被二次元愛好著瘋狂轉載,把我嚇了一小跳,哈。 在「贏在起跑線上」這觀念看來會地久天長地流行的世代,那些追逐名校的父母很少想到一條問題——當孩子陷於絕望時,拯救他的將會是甚麼? 也許我這條問題會得到父母們這樣的答案:「孩子有我們呀!我們會替他想辦法!」可是一個人會感到絕望,並不一定是因為遇到沒辦法解決的問題,而是,感覺就算眼前這問題解決了,剩下的日子也沒有甚麼意義。 說了以上這些,其實這一篇還是有關同人小說的。 最近在一個網上同人小說圈裡發生了一件事,某日一名寫同人的女生把最近發的文章全部刪掉並留言說:「本來我計劃了在x月x日自殺,不過之前寫的連載一直被大家點讚催更,就留下來繼續寫,現在完成了,那本來計劃好的事情就要去做了。大家不用勸我,免我難受。」此留言一出,當然引爆了那個同人圈,各人爭相轉載留言,詢問有沒有知道這女生的聯絡方法,大家又湧去她的頁面留言,結果……沒事,有人找到了她,而也許那計劃已久的日子畢竟過了,期間她寫的文章又一直被圈子裡的人熱愛,執念一過,就緩了下來。 後來我也時不時去她的頁面看看,見到她最近上載了一些旅行照片,深深感觸是寫作拯救了她,雖然寫同人小說看似難登大雅之堂,但在最空虛的日子裡,唯有你最熱愛的那件事可以把你挽留在這世界上。 寫作、畫公仔、打Band和Cosplay等等沒出息的嗜好,都難以在你四十多歲有錢有時間的時候培養出來,「贏在起跑線上」的父母最常刻意忽略的,就是放任孩子去沉迷一種嗜好,讓他們擁有一件很喜歡很喜歡做的事,你們覺得沒用、浪費時間的事,也許就是他往後人生唯一能拯救他於絕望的事情。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1-01

在微博上看到一篇很有趣的占星文,一個82年出生,今年34歲的女生,因為從未戀愛過,讓占星師替她算算甚麼時候才會遇到喜歡的人,甚麼時候才會結婚,結果占星師把她的命盤一開,發現她過去十幾年都滿有桃花運,那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呢? 根據占星師所描述,原來這位80後女生把她的桃花運全花在撰寫動漫同人小說上!(註:同人小說就是把動漫、小說等的人物角色進行二次創作。)占星師根據命盤顯示,指出某年她有一段非常深刻的戀愛,女生追溯自己寫過的文章,確認當年她瘋狂迷戀《網球王子》裡的不二周助,不但狂寫不二周助的同人小說,睡房貼滿他的海報,連床單都是不二周助! 這位女生二十來歲開始寫同人小說,十多年來孜孜不倦,理想是嫖盡二次元男神!占星師說她其實走了十年桃花運,不過對象都不是真人,還以高橋留美子作為另一例子,高橋留美子一輩子沒結過婚,也沒有多少戀愛經歷,她的桃花能量,大概也獻給了自己筆下的人物;占星師的結論當然非常正路,他認為跟二次元對象談戀愛比追星還更差勁,明星起碼是個活人云云。 咳咳,老土點也要說,真是「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也」,作為擁有跟二次元人物熱戀的豐富經驗之人,我可以很誠懇的告訴你那是非常棒的戀愛!說到底,戀愛圖甚麼?不就圖個快樂、圖一種忘我的沉醉,這位80後女生過了很快樂的十年,她的戀愛甚至可以任她為所欲為而不會給她帶來任何痛苦;你說她因而錯過在現實中的戀愛機會?她根本不需要現實中的愛情,之所以會求助占星師有關結婚時機甚麼的,大概都是因為被家人催迫吧? 撇開人人都要結婚生子這些設定,戀愛的界限根本很廣闊!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2016-10-27

剛過去的暑假末,內地網絡播放量達100億的電視劇《微微一城很傾城》讓中港台N多少女以及「資深少女」每晚蹲在電腦前等待網絡更新,這齣男女主角戀愛路全程順過順利邨的偶像劇,30集火力全開一路撒糖,男主角每集都展示一個完美男友該長甚麼模樣、該做甚麼、該說甚麼;其實觀眾都曉得這是百分百脫離現實的,只是生活那麼苦,就由得我們暫時放下智商,吃吃糖、做做白日夢、爽一爽吧。 沒有迂迴劇情,抓住觀眾的除了濾鏡下一眾小鮮肉的美色,就是時不時蹦出一句冧爆人的金句 — 男主角約會從網上認識的女主角見面,女主角不知道腹黑的男主角就是學校那位頂尖風頭人物,更不曉得原來男主角早已暗暗在現實生活注意著她,當女主角等待網絡遊戲中的夫君出現時,看見師兄也似在等人,一句「師兄,好巧」換來一句「不巧,我在等你」,頃刻翻轉女主角的世界;又如男主角調戲女主角,說「除了夫人的美色我絕不接受其他賄賂」,或男主角在兄弟面前放閃光彈,淡定地說「軟飯吃多了,慢慢就習慣,你們這些沒夫人保護的人是不會懂的」,對前來質疑自己女友的男生說「我的女孩我為甚麼不相信」,以至結局男主角抱著女主角說「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會這麼愛你,我一定會對你一見鍾情」等等,都被沉迷此戲的女生反覆品嘗。 不過這些甜言蜜言對我來說都不及女主角因閨密失戀無辜被牽連,無家可歸只能投靠男友,踏入男友家時抱歉地跟他說「這麼晚來這裡,會不會打擾你」,男主角毫不花巧地回答她:「在我面前不用這麼小心。」 所有炫酷冧女技巧,都不及我低落時可以放心隨意發呆,不用解釋,不用立即恢復那副你喜歡的模樣,最重要的是你有足夠自信心,不會生疑,不會令我多添煩惱;是因為這樣,我才需要這段愛情。 伍諾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二、四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