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小天后 - 伍諾韻
2014-04-10

今天發生了一件事情,當時我曾經想力陳己見,最後選擇了沉默。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今天風和日麗,我和一名中學校長在校園內散步,不其然地討論起一條歷久不衰的教學問題:「中學生應否談戀愛?」校長秉承香港教育的傳統,認為這條問題只有一個標準答案:「絕不應該!」作為戀愛小天后,我內心頓時熱血沸騰,忍不住和校長「討論」起來…… 「校長,戀愛是人的天性!」「小天后,孔雀開屏也是男人的天性,但作為一個受過教育的男人,我們就必須對這天性收放自如,甚麼時候開,甚麼時候關,要由腦袋控制,而不是由……咳咳,由荷爾蒙控制。」 「但校長,戀愛是人的權利!」「小天后,有權利就有義務呢,戀愛無疑是人的權利,但學生也有遵守校規、保持純良校風的義務啊!」 「校長啊,家長們不是高舉『贏在起跑線上』的座右銘嗎?要避免新生代成為未來來的『宅男』、『盛女』,少艾時期就開始談戀愛,才是避免他們輸在起跑線上的王道啊!」「小天后,我們要揀一條有價值的起跑線來贏,例如,『貞潔』這條起跑線,就比『衰十一』這條起跑線有價值得多!」 我發現,原來我和校長在說不同的語言,我在說人類的語言而校長卻在說「那來自星星」的外語,就在我構思如何在這場討論中力陳己見兼力挽狂瀾之際,校長再下一城:「小天后,讓我贈你兩句——做愛不合時,抱恨終身啊!」校長這兩句說話猶如醍醐灌頂,令我腦海一陣暈眩,就在我快要失去知覺的時候,我勉力呢喃:「校長,是戀愛,不是做愛……」然後我就「噗」的一聲昏了過去,順理成章沉默了。 哎呀,做愛這種事情怎麼可以這樣公開地被討論?我認為沉默是必要的。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一、四刊登 

2014-04-07

《愛回家》走文藝路線的三角關係──思思、木偶哥和馬子仁,終於走到純愛故事的「高潮」,出現了這條問題:「一個可以觸及你的靈魂深處,一個無條件地深愛著你,應該選那一個?」聽故不駁故,先不去探討「觸及靈魂深處」是否一定就是「百年一遇」的珍品愛情,也不去深究一直被愛最終會不會悶出鳥來,再假設作為女生的我們竟真的會遇上這樣的選擇題,那要怎麼辦才好? 似乎,這條問題順理成章地只有三個答案:A)選珍品愛情,即靈魂伴侶;B)被愛是最幸福的,選那個自身有條件卻無條件地愛我的;C)兩個都不選(咳咳,走文藝路線是沒有兩個都選這個選擇的);縱橫情場的你、你、你,面對這三個選擇,還是覺得難以下注吧? 當然,每個人的價值觀不一樣,所以選的答案也不會相同;就用《Sex and the City》四個女人為例, Charlotte會選A,Miranda會選C,Samantha會選床上功夫好的那一個,而Carrie大概會一腳踏兩船,直至爆煲為止。 不知為啥,愛情故事以至真實生活裏的靈魂伴侶好像都是三餐不繼的(亦舒的故事除外啦),牌面上,選靈魂伴侶似乎非常不實際,有點經歷的人(例如你阿媽)都會說:「過多兩年你就知死!」但假如我們完全可以獨立生活,甚至連他的生活也可以照顧呢?我知我知,到時男人那「該死的自尊」又會把一切都搞砸;不過話說回來,就算選愛自己的那個,幾年後,大概也會有個很愛他的小三出現,因為失衡的關係,總需要有所填補,到時候,你就是那個不了解他的正印。 說了這麼多,那究竟要怎麼選啊?好啦,我替你選吧,就選那個乾乾淨淨的吧!甚麼?不懂嗎?唉,反正都是亂選一個,就隨便找個基準來選囉,反正選那一個也好,最終你也會後悔的──隔籬飯總是香一點,這是不變的愛情定律。周一、四刊登

2014-04-03

上篇說了一位母親用「互不信任管理術」來管理八個子女幾近一生的故事,不少讀者閱後都說,職場上愛耍這招的管理人其實不少,是的,這篇要說的就是一間小企業的故事。 企業管理個案:情願少賺一個億,也要員工之間互不信任。假如是某大企業的管理層,以「互不信任管理術」來治理他的下屬還比較容易理解,說到底,管理層也不過是高級打工仔而已,令下屬之間互不信任,團隊鬆散,進而沒有任何一名下屬能夠突圍而出,也確是令自己穩坐高層位置的方法之一,畢竟又不是自家生意,少賺一千幾百萬和自己又有何關係?但朋友說的這名管理層,不是甚麼高級打工仔,而是這間公司的老闆! 跟上篇的八兄弟姊妹不同,這間公司大部份員工都是新人,因為都在摸索階段,怎也保持著最低程度的溝通,數個月後,各人陸續發現老闆的「怪異」行徑——他會和市務部經理說銷售部沒有人懂得品牌策略,所以公司未來必須依靠市務部全力護航,但隨即又會跟財務部說市務部最愛背著他自把自為,所以公司需要財務部大力Say No,最後又會跟銷售部說你們部門是最重要的,所以有任何市務上的支援需求都要盡力向市務部說明;幾個部門的同事懷著不能盡信彼此的心情,兼互相矛盾的指令,像麥兜媽媽在「早餐、常餐、午餐、特餐、晚餐」之間循環打轉,最後落得一事無成。「他這不是愚弄我們,是在倒自己米啊!」無法理解老闆的行為,員工最後都一一離職——所以這間公司經年都充滿新人。 職場老鬼說這是缺乏自信的表現,怕微小的人因為互信而連成一線對抗自己,所以在上者雖然有財有權又有勢,還是要花盡心思令我們互不信任;就像一個男人擁有正印、二奶和三奶,總會令到這堆女人之間毫無信任,只有如韋小寶般充滿自信,才會讓七個老婆成為好朋友,一起助他一次又一次化險為夷。 周一、四刊登/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2014-03-31

應該沒有任何一位管理學大師曾研究並發表過一種管理術叫「互不信任管理術」吧?要令一個群體的創作力和生產力達到更高效率和質素,就要令團員之間有更大的信任——這是常識吧?然而在現實生活中,不少人會恣意利用「互不信任管理術」這種有違有效管理目標的方法來進行群體管理,我來跟大家說幾宗真實個案。 家庭管理個案:一名母親用「互不信任管理術」來管理8個子女。一名年邁的母親育有8名子女,這8兄弟姊妹幾十年來未曾互相親密過,他們成長在生活資源捉襟見肘的環境下,本來,電視劇都有演「兄弟同心,其利斷金」,互相幫助、互相調適可以舒緩資源不足,但不知何故這名母親卻極度缺乏安全感,遂以令到子女之間互不信任來牽制自己的親生孩子;如何令這8名擁有血緣關係的小孩子從小就互相懷疑?很簡單,這名母親跟每名孩子說的話都有點兒不同,例如跟長子說:「你是我第一個孩子,我會把最好的都給你」,跟次子則說:「哥沒你聰明,女孩子長大後都外嫁,媽會好好培養你」,跟大女兒卻說:「媽知道女兒才可靠,而且你看你的兄弟,全都讀書不成,要不是你父親重男輕女……」 日積月累,8名子女想要達成甚麼心願,都只能到母親跟前說項,如此這般,這名母親不但可以知悉每名子女心底所思所想,更可以透過「私下」給予所謂的「特別優惠」來操控子女們的生活;你會問:「這8名兄弟姊妹之間不會談話的嗎?不會發現母親『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嗎?」事實卻是,8名孩子的年齡相距甚廣,20歲的大哥確實不會想到要跟5歲的弟弟溝通,分別是15和17歲的兩姐弟,又在爭奪家裏僅有的資源;8名兄弟姊妹要到最年幼的弟弟都四十多歲了,才慢慢體會到母親的「心思」,然而大哥都過世了,其餘兄弟姊妹也各自生活,沒在幼時建立的情誼,此刻再也追不回來。(再續)。

2014-03-27

「重口味」其實並非這個年代的產物,人類本來就有各種隱藏癖好,不過「癖好」一詞帶著嚴重貶意,例如古時以「斷袖之癖」形容男同性戀。總之在人類世界,凡是少數人的天性或喜好(就算只是用左手寫字),必定經過漫長的被歧視排擠歲月,才可從衣櫃走出來;想想你認識多少個左撇子被父母強迫改用右手,最終成為見人用右手(執筆拿筷子)、躲起來用左手(刷牙拿刀)的隱藏左撇子? 左撇子一早見光了,同志亦陸續出櫃,說明一些「癖好」經過時代洗禮可獲平反,並且成為「日常生活」。如此說來,大家認為「食經血」會有平反的一天嗎?哈!有女生在Facebook公開感謝男友肯為她食經血,cap圖黨當然不會放過瘋傳機會,重口味之聲此起彼落,再惡搞成「一生只為尋找一個願意為我食M血的男人」。Well,今時今日,食經血的確依然是「暗黑癖好」,而正如古人看待同志和左撇子時,實在沒法想像有一天同性戀和用左手執筆會是日常生活。我們現在也沒去想像有一天男人們很causal地說:「係呀,噚晚食咗女友嘅M血炒蛋飯,飽到呢……」 我卻不由得從食經血聯想到吞精液,「食經吞精」本質上是friend來的,不是嗎?但吞精液的支持率遠超食經血,不少男人都視願意為他吞精的女生為真正深愛他的女人,並會在朋友圈子炫耀一番,這種行為跟那個感謝男友願意為她食經血的女生又有甚麼分別? 我不是支持女生公開和戀人的私密癖好,想說的是,食經血可以是大師級電影的情節,毋須變成社交網絡的內容,不影響別人的癖好其實一點問題也沒有,但沒有品味的陳述卻著實影響了別人。 周一、四刊登

2014-03-25

日本劇作家佃典彥專門寫日常生活中不可能發生,但在他作品裡卻會突然發生,而故事主人翁必須接受且順著「騎呢」情況生活下去的胡鬧荒誕劇,香港話劇團前年改編佃典彥的作品《脫皮爸爸》大受歡迎,最近重演還有點一票難求。入場前我只知道這是有關家庭關係的故事,沒想到所謂「脫皮」爸爸,原來真的是爸爸把皮整層脫下來! 82歲有點腦退化的爸爸,如廁後倒下來,兒子手忙腳亂之際,發現爸爸只剩下一層皮!然後「新爸爸」從大門走進來,是60歲的爸爸!如此這般,每隔幾天爸爸便「脫皮」,每脫一次年輕十年,於是40歲的兒子有機會跟60、50、40、30、20歲的爸爸對話,而家裡也堆積了很多爸爸的「皮」。兒子跟60和50歲的爸爸說了真話,一些他小時候不敢說出來的事實,然後發現那個跟自己同年的40歲爸爸超討厭;而30歲正處於高峰狀態的爸爸,對他來說已是完全陌生的青年,一個他無法跟自己爸爸連在一起的人物,卻在20歲剛服完兵役的爸爸出現時,重新對爸爸生出尊敬。 確是一齣有關家庭關係的故事,可最讓人觸動的一幕,卻是男主角剛去世的77歲母親,以17歲的皮囊回到家裡下廚,煮出熱騰騰的烏冬給6個不同年紀的丈夫享用,一個女人用了60年和一個男人相處,把他的皮每十年剝下來,就看到這個女人一生的甜酸苦辣,他曾經視她為奇蹟、他曾經背著她和第二個女人偷情、他曾經一事無成、他曾經讓她毫無安全感,最後卻依賴著她度過晚年。 一生一世也許太漫長,把愛人的皮脫下來吧,你會看見一段又一段讓你曾經依戀的愛情故事。

2014-03-20

我們會否愛上一個陌生人? 更甚是,我們會否愛上一個對我們很不友善的陌生人? 會的,假如是在偶像劇裏,這種事情更加理所當然。 在偶像劇裏,這個陌生人會是阮經天、陳栢霖或鄭元暢(還是要改成都敏俊了?),總之就是「高帥富」,他驕傲又自我地出場,看不起眼前任何一個向他拋眉眼或笨拙地表現自己的女生,偏偏一大群女生死不要臉地蜂擁而上,讓「高帥富」更加……寂寞。 是的,「高帥富」內心很寂寞,無敵是最寂寞嘛,他在等待一個能夠看穿他這副「高帥富」皮囊的人,一個了解他內心世界的人,那個人就是你了,你靜靜地在遠處,你了解真正的他(因為劇情有交代他其實是怎樣的一個人),並且毫無條件地守護著他,卻從沒想過要得到他;簡單來說,「高帥富」就是一個華麗而寂寞的公主,等待著善解人意的王子(今時今日,這王子可能是從外星來的)……呃,說到這兒,變成有點boys love味道的故事了。 在偶像劇裏愛上一個陌生人是很浪漫的一件事,但假如這種事情發生在現實生活裏呢?當事人只會覺得自己得了精神病。 有個可愛的女生寫信給我,說她毫無理由地牽掛起一個陌生人來,她與這個陌生人只有兩面之緣,沒交談過,且聽說這人還嘲笑過她的外表,可是,她無緣無故竟牽掛起他來,這份牽掛更令她失控地胡思亂想,幻想和他瘋狂地拍起拖來!女孩子向我求救,問我她是不是有病了?這個病要怎麼醫治? 女孩子,安啦,幻想是我們的天性,只要一切停留在幻想裏,這是否病態一點也不重要,除非你變成另一個愛上劉德華的楊麗娟,否則幻想其實有益身心呢;真要醫治的話也不太難,趕快去看《來自星星的你》吧!我打賭你那個他怎也不及都敏俊!很快,你會忘記這個你連名字都不曉得的陌生人,肆無忌憚地投入都教授的懷抱,就算你不能夠完全忘記這個陌生人,你的幻想也會變成周旋在兩個陌生人之間,應該會更加精彩! 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周一、四刊登

2014-03-17

上月在工作的地方收拾雜物,發現一本被印刷商拿來當印刷紙樣辦的圖書被丟在一角,我是患有嚴重文具病的紙品控,對漂亮的紙品筆記本等總愛不釋手,禁不住拿起這本書細細「品嘗」,一頁一頁的翻過,發現以「印刷精美」來形容這本書已不足以描述出版這本書的人的「變態」——這本書製作之漂亮,足以賣一本蝕一本! 不過製作包裝並不百分百反映書的可讀性,這本書共有292頁,有很多照片,但有更多文字,我開始一頁一頁的細讀,轉眼就讀了幾十頁,沒想到,書的題材本來並不是我特別喜好的範疇,內容所細說的物品有很多也非我所熟悉的,但這本書卻好看得令我一直追看下去,因為作者寫的並不只是一件又一件衣裳,而是一個生於機會處處的年代的故事——一個可以敢作敢為的時代;透過記錄二十年來的時裝潮流,她記錄了自己從少女成長到少婦的故事,也記錄了香港那段我們曾經以為會永恆不變的繁華。 讀著她的文字,我發現那一代人的文字都帶有亦舒的味道,一種內在驕傲但外表依然含蓄的味道,這種味道在今天已經開始變得「古老」了,現在的流行文化必須走通俗以至低俗路線才能大行其道,而且早已不流行長篇的文字了,是的,所謂時代巨輪,每一個潮人都有被淘汰的一日…… 由上個月開始每天把這本《時裝‧時刻》讀一點,讀到第187頁有關Chanel那一段時,駭然傳來作者離世的消息,我撫摸著這本漂亮的書,想起作者她在一篇訪問中說:「中年人都倒瀉籮蟹!」是啊,我們都倒瀉籮蟹,香港也正在倒瀉籮蟹。 周一、四刊登

2014-03-13

大學唸的經濟社會學早被拋到腦後,僅存下來依然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呂大樂教授說的一個有關合約效力的例子。 「你們認為,是甚麼令一些合約比另一些合約更有效力?」呂大樂問我們。同學們紛紛發表意見:合約所涵蓋的範圍啦、合約條文的細緻度啦、簽署合約時有第三者作見證人啦等等;結果呂大樂教授只給了我們一個兩個字的答案——信任。 「任何一份合約都會有漏洞,世界上沒有一份合約是可以涵蓋所有情況的,一份合約之所以會比另一份合約有效,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簽署合約者之間的信任,彼此相信這份合約將會成為有關行為的規範,並相信假如有任何意想不到的爭議,監守這份合約的第三方會負起公平處理的責任。」然後呂大樂舉了一個例子:「兩份合約,一份在香港簽的,一份在大陸簽的,你說那一份有效?」整個教室驀然靜了,大家都頓然明白了這一課。 沒有信任,就算合約內容撰寫得天衣無縫,這份合約還是跟廢紙無異;江湖術語「牙齒當金使」,就是以信任維繫的口頭合約,效力可以巨大至一代接一代傳承下去,只要信任依然存在於接棒者之間。 香港的所謂完善法治制度,其實不過建基於「信任」兩個字,然而彈指之間,當年呂大樂教授在課堂舉的香港合約和大陸合約對比例子,竟變得岌岌可危,瀕臨不能成立的邊緣了;這個城市不是準備要變天,而是已經變天了,「現時的香港已經不是我所熟悉的香港。」下一步,想清楚,究竟要怎樣走,才可免於活在沒有信任的世界裏,沒有信任,將不會再有生活,只剩下生存。

2014-03-10

執筆寫這篇稿子的時候是我的生日,可以在生日繼續寫文章是一份非常珍貴的禮物,這樣說驟耳聽來很官腔,但作為有了一點年紀,並且是由一個時代過渡至另一個時代,曾經以為暢所欲言是理所當然的寫作人來說,今天,這份生日禮物已經變得非常奢侈。 近年由日本擴散到南韓、台灣的「美魔女」概念,成為不少香港熟女的人生新目標,所謂「美魔女」,根據維基百科,就是「35歲以上仍然才貌兼備的女性,就像女巫般施展魔法使自己看起來年輕美麗」,這註解,雖然一來就說要「才貌兼備」,但誰也知道「美貌」佔99%,就所讀過的「美魔女」專訪,魔女們分享的,都是維持美麗臉蛋和姣好身段的長期作戰攻略,套用亦舒的舊話:「一個人的時間用在哪兒是看得見的」。 今天生日的我,只要透過攝影角度,加點手機美肌app效果,勉強也還可以在Facebook展示一下童顏,偽裝一下「美魔女」;每當遇上「究竟你點樣keep㗎?」這類問題,我一直都非常「行貨」地回答:「我每星期都去美容院做facial,仲有我幾乎唔食油炸食物㗎!」並非我不願意分享養顏秘方,只是假如我直接在問我的人面前說出真實答案,恐怕那人會立即「O嘴」;趁著生日,我現在就把這秘方公開吧! 要延緩皺紋出現、保持皮膚彈性,我的秘訣是把真實的自己和經包裝的自己的距離盡量拉近,另外,戒掉陰謀論思維,令笑容都能由心而發,整個人看起來就會年輕得多! 我曾經以為以上的生活態度,就像曾經的暢所欲言,是理所當然的,也因此,我以為我的童顏是上天賜予的;今年的生日,我不得不面對眼下殘酷的現實,這些「美魔女」秘方,原來比起任何美容產品,都要來得昂貴,而未來,我們或許已經奢侈不起了。

2014-03-06

「一世人,總會撞到幾個控制狂。」我笑著跟女友說。 「我不是留戀他,當我確定他是個控制狂後,我已經立定決心要離開他。」「那麼,問題是……?」我想起Julia Roberts主演的《與敵同眠》。 「他身邊的人說,跟他分手的女人,都要被他折磨一番。」我不禁揚起眉梢,「『折磨』這形容詞可大可小,你不會有生命危險吧?」我沒說出來的是,作為控制狂的女朋友的女朋友,連我也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即即即是這樣,朋友拍個拖啫,唔係搞到我連命仔都冇埋卦…… 「在他的字典裡,沒有『分手』這兩個字。」我翻一個白眼,「他的字典印漏這兩個字,還不是分了一次又一次?」 「他剋扣著我一筆錢……」「吓?他不是很有錢的嗎?」 「在他的圈子來說,算是不錯吧,所以我沒想過他會打我的錢的主意。」我認為,控制狂最終是會把錢歸還給女友的,刻下他只是拼最後一口氣搾盡投放在女友身上的控制慾,利用製造在女友身上的不安,令這個女生的情緒繼續受他的控制,以盡量延後自己「被飛」的時間;但控制狂是非常要面子的,不要忘記女友說最初的時候,他表現得風度翩翩,揭開他的底牌後,你便曉得他的風度翩翩,除用來吸引女生入局外,還是用來耍面子的;只要女友不怕「樣衰」,作勢失控地在控制狂的朋友圈內哭鬧遭人「騙財騙色」,那這名控制狂就會被reset回「風度翩翩mode」。 我沒有官腔地跟女友說「下次要帶眼識人」,很多時候,根本跟我們的眼睛沒關係,百分百是時運低而已。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2014-03-03

女朋友慧詰可人,可是運氣一直不佳,最近還碰上一名控制狂。控制狂的言談外表跟非控制狂沒有兩樣,初結識時,控制狂表現得風度翩翩,既體貼又懂得欣賞她的優點, 曾經歷幾番顛沛,女友以為終於遇上平實穩健的關係,輕易就和他開始了。 就像所有關係,伊始總是美好的,否則,又怎會開始呢?如常愉快地交往幾個月後,這名控制狂突然露出真身;根據女友描述,他的真面目並非「循序漸進」地暴露出來,而是突然之間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例如,突然要求查看女友的電話、突然要求她事事詳細彙報,而最令女友驚愕的,是他出言侮辱踐踏她,如說她「沒sense!」、「甚麼都不懂!」、「不知道你以前是怎樣和人相處的!」因為這轉變來得太突然,女友最初還當是他偶然心情不佳、或是他遇上甚麼她不知道的煩惱事情,直至男人身邊的人告訴她:「他的女人,大概都享有三個月至半年的蜜月期。」 「然後呢?」 男人身邊的人反問女友:「你認為,一個人可以為了甚麼而談戀愛呢?」 女友這才有點明白了,是的,誰說一個人只能為那些像是偶像劇上追逐的感覺而談戀愛呢?有人為錢、有人為名份,亦有人為滿足某些慾望。 旁觀者總是清醒的,男人身邊的人繼續扮演智者的角色:「你看見一個人在經營一盤生意,順理成章以為他為了賺取最高的回報,其實誰知道呢?也許他不過為了替黑幫洗黑錢。」 女友失笑地說:「他談戀愛,就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控制慾?」(待續) 周一、四刊登

2014-02-27

曾幾何時,香港很流行「扮唔識中文」。點扮呢?通常都是:「我中三後就去咗英/美/加/澳讀書,中文得中三程度咋,之後成十年都冇用中文……」言若有憾,心實得戚之,說出這段話時,還以「竹升腔」廣東話來說,彷彿中三後,就連說了十幾年的廣東話都要接近不行了!那時,「中文得中三程度咋」代表家境富裕、朋友圈都是說英語的「上等人」。 當職場吹著這樣的風氣時,我在不同電視台的外語頻道之間轉換工作,撞口撞面都是這類自稱「我中文唔好」的外國回流大學畢業生,每次聽到他們自覺優越地說出以上那段話時,我都需要費很大的勁來忍住不反駁他們:「中文得中三程度好差咩?我中三時中文都已不知幾咁好,喺香港讀到中三,都成十五歲啦,學到十五歲嘅中文就咁冇晒?連中文字都認唔到?咁都幾得人驚噃!」當時「扮唔識中文」,除了是身份象徵外,還是「吞pok」的超好藉口,我在明珠台工作的時候,因為全組人除了我,一律「唔識中文」,所有在翡翠台播放的明珠台節目宣傳稿,都由我包辦!當時同組有一名在香港完成中學課程才到美國升大學的男生,跟來自華裔小姐選美的正牌「竹升妹」一起堅持「唔識中文」,令我首次看不起一個男人兼每天上班都無名火起!有一天,發現他躲在辦公室角落鬼祟地看中文周刊,我終放開懷抱,「友善」地拍拍他的背,在他神色慌張地轉頭時「溫柔」地笑問:「點啫?今期周刊有咩猛料爆啫?」 時移世易,現在職場風氣已變成「扮識講普通話」。中文字這麼漂亮,廣東話蘊藏著我們這麼豐厚的感情,一個人是要多麼看不起自己,才會這麼輕易放棄唯一可真正表達自己的語言。

2014-02-24

商場美食廣場出現傾斜椅子,食客量度斜度為17度;然後有人在Facebook上載另一張露天休憩空間的傾斜座椅照片,它跟美食廣場的不一樣,像小朋友畫屋頂般,一張椅有兩個傾斜面,你可跨坐在上面,應該有……騎馬的感覺。 須知道,傾斜是非常浪漫的!就以大家都很熟悉的意大比薩斜塔為例子,一代又一代的工程師和比薩斜塔纏綿角力,務求令它不倒塌下來,這場角力像一場穿越時空的戀愛,足足持續了八百年!說真的,假如比薩斜塔不斜,你還會看它一眼嗎?還有米高積遜的45度傾斜舞步,讓他成為傳奇天皇巨星,每次他施展這傾斜魔法,觀眾都忍不住要尖叫!承認吧,你也曾經為他的傾斜而神往,對不對?傾斜的浪漫之處,在於那將倒卻未倒的曖昧,這未倒的一刻,可能是它的最後一口氣,所以每次跟傾斜相會,都有一種「見佢最後一面」的浪漫!     所以啊,香港已默默地由動感之都變成傾斜之都,呃,抱歉,是浪漫之都才真;別的地方有斜傾八百年而不倒的偉大建築、有超越人體能耐讓人眩目的斜傾表演,而我們則全民傾斜!傾斜地吃飯、傾斜地休憩,配合那不知在甚麼時候已經傾斜的人心。 今晚就和戀人去傾斜一番吧,想像一下,你倆背對背,各自坐在斜傾座椅的一面,配合座椅的斜度,看遠方的星星(還可以順道訓練腹肌),偶爾互相斜視對方一下,是不是很浪漫?直情就是林憶蓮的「傾斜的雨絲、傾斜的你與癡、傾斜的親我;傾斜的鏡子、傾斜倒掛襯衣、傾斜偷窺我!」 周一、四刊登

2014-02-20

移民台灣成為熱話,說明不只從事「文創工作」的香港人對台灣生活有憧憬,那當然,誰說上班一族不渴望慢活一點的生活?尤其是企業中層管理人員,幹著全公司份量最重的工作,每天忙到七竅生煙,有功沒得邀,有「鑊」沒得卸,過去十多年沒升過幾級,也沒漲過甚麼工資,但單是午餐開支已增近三倍;中層管理人養成了一套中產生活:一天一杯Starbucks、一個月幾餐飯局,女的每個月做兩次facial、每年買一個兩萬元的包包,男的兩個月理一次頭髮、每兩年買一枚六、七萬元的腕錶;拿著三、四萬元月薪,十年前通縮好好使,現在每個月入不敷支……月光一族不是初出茅廬的小子才有資格加入的嗎?怎麼人到中年才變成月光一族? 然後聽說,五百萬台幣就能移民台灣了,台灣要帥哥有帥哥,要美眉有美眉,有山有水有票投,一口歪歪地的國語,對台灣人來說就如香港人喜歡聽「竹升妹」說廣東話,夠sexy!把在香港未供斷的樓賣出,點只得五百萬台幣?有得諗! 可是,要把五百萬台幣投資在甚麼行業呢?咖啡店?台灣的咖啡店還會少嗎?而且中產一族只知道Starbucks咖啡;民宿?長年累月應付公司老闆,對真正的待客之道真的毫無研究;書店?自己根本沒看書……算了,求其搵啲嘢投資,然後在台灣找份類似在香港一直幹著的工作就是了——產品經理、市務經理、客戶經理之類——憑著比台灣人優勝的英語能力,應該可以吧? 吓?堂堂一個經理在台灣只有萬多港元月薪?雖說只要住得比較偏遠,就算是台北也只需數千港元月租,但,一方面在香港保值的樓房變成可能在台灣蝕掉的投資,另一方面,以萬多港元月薪維持每月的生活,那Starbucks呀facial呀這些,不是都要一併戒掉嗎?而且,明明是想去過慢活式生活嘛,怎麼又變回上班一族? 不移民,只移居就成了啦!移居就是每三個月出入境一次,很多「文創工作」者其實就只是移居而非移民台灣;但中產一族習慣穩定,要變成沒穩定收入的旅人嗎……唉。 不夠「文創工作」者窮的中產一族,對移民台灣這項選擇,就是沒有「反正不會比在香港差」的推動力,所以這話題炒是炒起來了,但實際移民台灣的香港人,應該沒增加太多吧?而且說時遲那時快,現在投資移民台灣要一千萬台幣囉。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