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小天后 - 伍諾韻
2014-06-13

這是一篇八卦新聞的「抽水文」,假如你對在Facebook擁66萬粉絲、婚禮讓媒體拍攝、間中客串演出電影的台灣人氣圖文作家彎彎新婚12天偷情被抓包這宗新聞沒興趣,可跳過以下內容,因縱使我盡量將心比己,內容畢竟沒甚麼營養啦。 假如我是彎彎,事已至此應該豁然開朗了,計時炸彈終於爆了,可以專心善後,人生從此掀開新一頁,不是不爽的,就一件一件來吧。新婚老公當然盡力keep住,畢竟是十年時間換來的,婚禮才舉行了12天,假如這就離婚了,恐怕一眾封了大利是的親朋戚友會嚷著「回水」,那才情何以堪。至於「小王」,同樣萬二分想要keep going,因為與「小王」明顯依然處於激情狀態嘛,不久前自己要結婚這難關都挺過了,還會有更難的關口嗎?就偷情被破局事件上,因為與自己在名氣上的差別,「小王」他的部落格和只有數千粉絲的Facebook專頁都捱不住批鬥而關掉,他還剩下其麼?自己又怎能在這一刻離開他呢? 所以,一切將依舊不變,假如我是彎彎,跟老公道歉後,就順理成章待在家裏一段日子。不,不是為了好好侍候老公,喂,相處十年了,現在才來演溫柔人妻,老公反而會立即被嚇跑吧?待在家裏是為了創作全新圖文作品《人生就是不停問可不可以》。眾所周知,老友九把刀在這事上一直力挺,相信他絕不介意彎彎借他的名句「人生就是不停戰鬥」前半截,配上自己的「可不可以」系列,將這次事業面臨的危難化為機會。 事實上,創作人愈將自己剖開來,作品就會愈精彩,這次連Line的對話都被公開了,彎彎還會怕告訴大家,這一切不就源於「不停問可不可以」囉,可不可以替我上色?可不可以陪我去玩?可不可以讓我結婚?只要不停問可不可以,就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精彩人生! 

2014-06-09

不要以為只有和明星或富二、三代拍拖才有名氣上的差別,名氣的形成來自一個特定的生活圈子,這圈子可大可小,碧咸劃出來的圈子大得接近整個地球,劉德華劃出來的圈子可能也接近世界人口25%,但常人如你的老闆,也有一個生活圈子,涉及的人數少則一百幾十,大則一萬幾千;所以和情人有名氣上的差別,其實是關係中甚為普通的事。 當然,情人的名氣比自己高,並不代表你和他談戀愛就是貪慕他的名氣,正如和身家比自己豐厚的人拍拖,也不代表貪婪對方的財富;然而,當關係出現問題,名氣比較低的一方,很容易便陷入「爆你啲嘢出嚟,等你身敗名裂」的誘惑中,如果沒親身經歷過這種誘惑,總會覺得做出這種把私事曝光的人很cheap,但曾嘗過與名氣比自己大的人談戀愛卻一直處於「被人食住」直至戀情觸礁的人,就會明白為何在情緒幾近崩潰的一剎那,會生出這種「爆人陰毒」的衝動——因為一直以來,沒名氣的自己,就經已為了保護這段存在名氣差異的戀情百般忍耐,也許上街不能拖手,甚至只能跟在他身後走,亦從沒得過正名,更遑論在Facebook上打情罵俏放閃光彈——但擁有名氣的人,在「出事」的時候,往往第一時間出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名聲,把你否認得一乾二淨,又基於他名氣比你大,從他劃出來的生活圈子裏的「觀眾量」一定比你多很多,於是形成彷彿有很多人都站在他那一方的狀況,在這一剎那,不要說是想陷害他,只是基於本能上想釐清事實,已經足以構成「爆大鑊」的衝動。 不過所謂玉石俱焚,你爆他大鑊,自己也要陪葬;能止住這種衝動的唯一方法,就是記住「名氣不過是肥皂泡」——說的是他的名氣,他擁有的「粉絲」,不過是一堆肥皂泡,犯得著為了一堆肥皂泡而毁掉自己嗎?過得了這一關,你會更欣賞自己。

2014-06-05

印度小品電影《小失戀‧大漫遊》的女主角,被男友悔婚後傻憨憨的決定獨自去蜜月旅行,來自保守中產家庭,在婚前一直保持著處女之身的她,去到自由奔放的巴黎和阿姆斯特丹,來一趟文化震盪,發現失戀不過如她在阿姆斯特丹展示家鄉廚藝所弄的印度街頭小吃Gol Gappa──甫吃下辣得想死,兩分鐘後口腔裏卻生出另一種讓人回味的味道。 因著失戀而找回真正的自己在我們來說是老生常談,跟拋棄自己的男人說「謝謝」,我們早就做到了,不過假如我們明白印度多一點,這故事就別有韻味。 印度是讓外人有點摸不著頭腦的古國,遼闊的領土、令不少人神往的宗教修行、蜚聲國際的瑜伽養生之道、色彩斑斕的民族服裝、甜美的環球小姐、摘下不少國際電影獎項的Bollywood電影、在世界資訊科技佔著重要一席的地位,然後,是嚴重的貧富懸殊、高企的強姦和輪姦案數字、令人心寒猶如奴隸制度的種姓制度(Caste System);生於小中產家庭的女主角,就是印度社會的夾層代表,向左走她過的就是舊時代女人的生活──由丈夫養著在家、小社區的大學文憑成為嫁妝一部分、和妯娌喝喝茶說說是非又一天;向右走,她可以體驗自由戀愛,卻要承受自由的代價,戀人可能隨時消失、親友會對她說三道四,可以實踐才華,但極有可能無人欣賞;香港的女生沒有這種選擇,我們只能硬著頭皮向右走,但名字代表「女皇」的女主角,憑著本能向右走,就有一種解放的味道;因為失戀的幸福,背後需要自由的支持。 周一、四刊登

2014-05-29

純綷根據觀察以及有限的個人經驗,男人偷情的快感其實來自「偷」,而非來自「情」,女人則相反,因為感覺「情」真,而甘願處於「偷」的狀態;所以一段偷情關係,男人會盡力延長「偷」的狀態,女人則希望盡快成為正印,名正言順享受這段她以為是難得遇上的真情。 不要說女人蠢,事實上男人為了延長「偷」的關係,會一直把資源投入,他會送給隱密情人好些貴重禮物,價值極有可能超越任何一份他曾經送過給妻子的禮物,他會和她去一些別緻的地方,這些地方他從前都提不起勁和太太前去,他會盡抓空隙時間,例如跟公司訛稱在外見客至六時半,實際上五時半便自由了,然後和太太說約八時回家晚飯,就這樣抓到兩小時談情時間,若不是偷情,他真的從不知道自己在時間管理上是這麼出色的!女人作為隱密情人,看著這個男人為自己這樣「付出」,縱使開始時保持著理性,認同朋友所說,他不過是急色,收收他的禮物,心裏冷笑一聲「誰叫你好色!」時間久了,總會軟化下來,認為男人實在已經盡了力去愛自己,只是世人不明白他們之間的愛情…… 既然都要花錢花時間,男人為何不「正正經經」去光顧「名碼實價」的女人?因為男人要「偷」的是「情」,而非「性」,當然,跟著「情」的是「性」,但直接買「性」,完事後只有空虛;男人要「偷」的是女人的仰慕,是一些「額外」的注視,這些額外注視足以令他英姿勃勃!隱密情人看見男人因為自己的愛而返老還童,忽視了當中一個重點──額外;偷情對男人的快感,來自偷取「額外」的甜頭,所以他絕對沒想過要拋棄妻子,沒有妻子,那有「額外」?整條方程式需要至少三個人,至少,因為這些需要「額外」的男人,像上了毒癮,吸食得愈久,需要的分量愈多。試用這個角度看看你身邊熱烈追逐愛情的中佬,或許會豁然開朗! 周一、四刊登

2014-05-26

應該超過十年了,大班還在主持《風波裏的茶杯》,某天早上他和拍檔報道兼談論一宗在加拿大發生的兇殺案,疑犯是一名母親,加拿大警方到她的住所拘捕她,報道描述在拘捕過程中,她的兩名分別為九歲及十多歲的兒子完全無視警員如臨大敵般將母親拘捕,只是繼續在客廳看電視吃薯片云云;大班說,這兩名後生仔真是冷血……當時聽到大班這樣說,心下不禁暗忖,大班還真沒遇上過讓他完全震驚的事情吧…… 港版《陽光姊妹淘》——《女人俱樂部》——剛演到女主角巫小詩驟然喪夫,這意外來得不但突然,而且是在極度開心的剎那間在她眼前發生;演這集的那個晚上,facebook上滿是看到淚眼汪汪的狀況留言,可以演得令大家都這麼難過傷心,並不只是因為阿旦飾演的丈夫實在太疼錫太太,而是李若彤飾演的巫小詩那一段在喪夫後異常冷靜且辦事效率奇高的情節,那種抵禦巨變而產生的反常反應,讓旁人陡然感受到她那巨大的傷痛。 唸演藝學院時,King Sir就教了一招非常有用的演戲撒手鐧——Play against the lines,當劇情已經慘絕人寰時,如果演員以粵語殘片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演繹手法去演,觀眾只會頓時側目且立時抽離,但以異常平靜、甚至跟悲慘劇情相反的情緒來承受悲痛,卻會震撼人心,因為不敢不想表現出來、或是說不出來的痛楚,才是埋於心底、縈繞一生的巨痛。 不要隨便勸人在遇上巨變時堅強點,不要輕易認為很快就在傷痛中站起來的人就是夠硬淨,又或經歷震撼事情而異常冷靜的人就是冷血,所謂異常反應其實是自我保護機制,所產生的內傷絕對是巨大的計時炸彈,某日在旁人以為他已經完全沒事的時候,這炸彈會突然崩潰,無法挽回。

2014-05-22

這個故事也許我已經在網台節目說過,但時代倒退,現在再說一遍也不落伍。 唸中學的時候,我和鄰校一名男生談戀愛──不是「中學生應否談戀愛」這課題,我的優異成績沒倒退,反而因為男友取笑我「數學那麼低分」而激勵我連最沒興趣的數學科都在會考拿下Credit;學業這些完全可以由自己控制的事情,只要毅力夠大,根本不會出甚麼意外,至於意外懷孕──常識絕對幫到你,家人不喜歡就搞地下情,沒錢去玩,搭渡海輪來來回回到日落已經浪漫到不得了,當時唯一敵不過的,就是上帝──上帝的代言人。 小男友是虔誠基督徒,他上的教會在我看來就是那種試圖精神控制信徒們的組織,教會「長者」最喜歡干涉的,就是你跟誰談戀愛;只要「長者」看你不順眼,就會以「我們替你代禱了,切實感受到神的聲音,她不是神所為你安排的,你和她一起是違背了神的意旨。」 小男友追問下去,起初「長者」們只是含糊地說「神自有衪奇妙的安排」,後來發現我們還是繼續拍拖,就開始向他透露更多「天機」,包括「她長得這麼漂亮,成績又這麼好,很快就要上大學了,未來她會碰到很多不同的男生,跟你的距離只會愈來愈遠!」我知道後質問男友:「這是神的意旨?拜託,這是階級觀念!」 最後那教會出動了一招秒殺,那些「長者」質問我男友,跟我一起時會不會有慾念,如果有,我就是撒旦派來誘惑他犯「姦淫罪」的妖女。他們終於成功了,男友離我而去,因為,縱使他無視我們未來的距離,他眼下對我的慾念卻是千真萬確,於是他終於相信我是撒旦的化身;這麼多年後,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假如一對戀人之間沒有慾念,是多麼令人煩惱的事情,又他又有沒有進修一下人類生物學,十多歲的少男因為荷爾蒙旺盛,所以慾念特別強,相信現在的他也許會懷念當時的自己吧? 我曾問過他:「你如何肯定這是上帝的意旨?上帝打了電話給你?還是打了電話給教會的管理人?」 周一、四刊登

2014-05-19

台灣一直走「小清新」路線,包括「美眉」、「帥哥」,幾十年來都讓人感覺是一個氣質很好的地方,很多人剛存夠錢去旅行,第一個去的地方就是台灣;近年,無論是朋友圈內離開香港旅居甚至定居台灣,並持續在Facebook上分享台灣生活,抑或是報章雜誌上那些愈來愈多的香港人出走台灣小故事,都讓我們這些感覺卡在香港瓶頸、自覺體內流著一點「文藝氣質」血液,兼銀行只有一點點存款的,禁不住對旅居台灣生出愈來愈多的幻想。 但長這麼大,總不會不曉得遠距離所產生的美麗幻影;是的,我也和所有有了一點年紀的人一樣,不但覺得「舊時好啲」,還會覺得「隔籬飯好似真係香啲」,加上像「厚多士」這種事情,因著虛擬社交網絡發達,每發生一次就被loop上好幾天(當然一系列的副產品還是非常有娛樂性),令香港不但市面很嘈,連精神層面也吵得厲害;另一邊廂我們的真民主不會出現之餘,忙著擦鞋的高官們還要弄個令人想吐的假民主出來,而生活又只剩下豪華或狼狽兩種選擇……灰心之下,雖然明知那是遠距離所產生的幻影,那幻影的魅力還是有增無減。 逃避也許是弱者的性格,但也是人的本能,不過想到逃避這動作,就讓我想起11年前沙士時期,台北醫護人員爭相從醫院裏逃走出來的新聞畫面,還記起當年馬英九要到醫院去,向醫護人員宣布留守醫院的額外獎金,才得以把醫護逃亡潮平息,當時看著電視新聞,心裏著實為香港人的義氣而驕傲;我們的確沒成長至氣質滿溢,但生死關頭,我們還是非常勁揪的;想到這裏,忽然很想下一個生死關頭的時刻早點來臨!www.facebook.com/littlelovequeen 周一、四刊登。

2014-05-15

陳昇說:「我真的覺得,我們不要賺這麼多的錢……我認為我還可以再貧窮一點。」這話對一些人來說是風涼話,但對一些人來說,卻是心底話。 當一個人為錢煩惱時,有人來跟他說:「不要拼經濟,要拼生活!」他真的會很想一拳打落這個人的腦袋瓜,「我不是拼生活,是拼生存!」缺錢缺到一個地步,感覺連生存都成問題了,甚麼尊嚴、夢想,那及得幾碗白飯來得緊要,當然生活在香港,幾近無可能餓死,露宿街頭的怎也只能說是極少數人,但確實有不少人過著劣質生活,而大部分所謂中產人士更感覺生活質素不斷下降,恐怕有一天也要加入憂心生存問題的行列。 但我們是不是就沒有想過「我可以再窮一點嗎」這個問題呢?相信有不少人都暗自思忖過「換過另一種生活」、來個「第二人生」的可能性;不久前和好朋友晚飯,就認真地談到這個問題;困擾我們的,是當我們很窮的時候,我們都擁有比現在多很多的勇氣,隨時都像可以開展一種新的可能性,而當我們的銀行存款達六位數時,我們就彷彿失去隨意換個人生的能力。 「那是因為當時我們都很年輕,還有很多時間重新開始!」「我們現在很老了嗎?」「根本就沒擁有過,又怎會怕失去?」「那些我們想要的生活也還沒擁有過呢!」「一村人說我有這些那些要負的責任!」「然後我們對自己的生命就不能負責了……」「我不是沒想過,把錢花光光!就看看之後會發生甚麼事情!」「最氣就是我們已經是生活圈子中活得很有型的例子!簡直就辜負了這個形象!」「不就是!扮型咋,激死。」 要拿多少錢出來,才可以買回勇氣?真的可以再窮一點,真的。

2014-05-12

不只香港,台灣年輕人同樣為搞婚禮而頭大。台灣內政部就為民眾出版了《現代國民婚禮教戰手冊》,列出如何以台幣26.6萬元(折合港幣約7萬元)搞一個「全包」婚禮,包括港幣3千元一桌的10桌喜宴,以及以1千5百元拍婚照;這樣的「指導」一出,大家當然連下巴也掉下來,當局解釋,是因為不景氣,所以想給新人們一點參考。相信新人們若跟著照辦,只會落得吵架連天,也許最終連婚也結不成,可以省得更多! 不過大家也不能太怪責內政部,一般上班族都習慣「work according to budget」,老闆拋下一個預算,你就要呈上一份企劃書,把老闆想要的東西都塞進去,甭理這份企劃書行不行得通,總之功課要準時交上就是了。 婚禮開支的確是件頭痛事情,我做網台節目主持的時候,就很想做一個「5萬元結婚」特輯,是港幣啊,實在比台灣內政部更有野心!我的構思是「放大與縮小」——放大你最想要的,其餘全部縮小;例如最想穿漂亮的婚紗拍結婚照,就花3萬5千元做這件事情,餘下的1萬5千元,用來租個小場地請監禮人證婚,另加專業場地攝影師,看,重點還是拍照,因為你最想要的,就是一輯可以上載到 Facebook,令所有人狂按Like的結婚照片。 又假如你希冀的,是丈夫為你套上碩大婚戒的那一刻,那麼你可以花2至3萬元買一顆科學鑽石戒指,應該至少有2至3卡吧,餘下的,同樣租個小場地請監禮人,一樣需要一名攝影師,另加十多二十名來賓,見證你被套上婚戒的重要時刻……我不是政府官員,不用面面俱圓,自然可以把鬼點子耍盡;然而,可以的話,don’t think like the government official應該可以把很多想不通的事情都想通。周一、四刊登

2014-05-09

上個年代的愛情小說常傳達一種愛情觀:命中注定。亦舒曾寫過不下一次,女主角相信就算足不出戶,「那個人」都會來敲她的門,而故事結局,那個人往往在女主角毫無準備或毫不進取情況下,前來敲叩她的心扉,而女主角在那一刻會突然心領神會,就是他了。 其實我也曾經這樣相信,真的,甚至覺得自己的經歷印證了這種觀點;當然,不是戲劇性得那位來敲我家門替我修理寬頻的「陳豪」就是「那個人」了,而是回頭看,所有我認為是真正愛情的經歷,全都是在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發生,而且,當我意會的時候,往往已經「太遲」了,我已經一頭栽了進去。讀至此,可能你已發現我以上的論證存在了謬誤,因為我認為自己的真愛經歷,全是在毫無準備下發生……「全」都是,即是說,我經歷了不止一次的真愛,既然不止一次,又何來命中注定的那個人呢?頂多是命中注定的那堆人吧!OK,那個人也好,那堆人也好,對愛情迷茫的人想知道的,該是「命中注定」這成分吧? 不少人說:「我就是沒桃花運,沒遇上過愛情……」其實當你愛上張國榮、林峯、都敏俊的時候,你便已經遇上了愛情;愛情不過就是這樣,很想看見他,他笑的時候,你的心就融化了,然後你願意為了他付出很多時間和金錢,並且還覺得實在太值得了!不過,想想你愛了林峯多久?又會愛都敏俊多久?總有變淡的時候,也總有變心的時候吧?不用把愛情看得太稀有,我們命中都有一堆人,這堆人跟你所追求的幸福,未必有直接的關係。 p.s. 好吧,都怪我們這些寫愛情小說的好了。

2014-05-05

時光倒流到約十年前,我正在修讀市場管理學碩士課程,班上來了一個「補修生」,就是那些欠修了某些科目而未能畢業,回來插班補修的同學,這名男同學碰巧被編進我的組別,讓我開了一下眼界。 話說當組員們在分配小組功課各人所需要負責的部分時,這名男同學突然一副目中無人的咀臉跟我們說:「你哋知我咩事㗎啦,我真係冇時間。」說罷未幾就閃人了,我們整組人面面相覷,最後只好當我們齊齊行衰運,連他的那份也替他做了;第二周上課時,其中一名組員終於解開這個謎團:「佢係葉蘊儀嘅前夫。」我們不禁揚起眉頭:「So?」同學聳聳肩:「或者佢要搞離婚官司啲嘢啩。」那天課餘,大家談起葉蘊儀,有同學又說:「佢離婚後曾經做過我同事呢。」原來她曾在時裝公司市務部上班,就像我們一樣朝九晚六,「生咗BB身材走晒樣。」同學有點惋惜地說,後來八卦雜誌又有報道說她一直進修陶藝……也許因為她長得實在太嬌小,我們都覺得她一個人扛起生活和兩個孩子,好像有點艱難,同時也很難把「嫁錯郎」這印象從她身上抹走。 轉眼,曾經的「阿修羅」變成「肥菜」再度在電視上出現,讓我想起十年前這小插曲,到微博去看她的近況,原來她一直堅持她熱愛的藝術,已經不止是陶藝,而是混合媒體裝置藝術,不久前還走到威尼斯參加藝術展;她的微博或Facebook專頁沒有很多粉絲,但其實要裝成有海量的粉絲只要付錢就成了,我反倒很欣賞她的踏實,就如同她放下「阿修羅」的過去,接受自己是爽朗的「肥菜」,這裏面實在有太多生活的哲學,噢對了,她已經完成了藝術碩士學位,不知道我那位「你哋知我咩事㗎啦」的前同學有無把那個學位完成呢?

2014-04-28

中環發生風化案,一名西裝上班族突然遭另一名不認識的男人「賜吻」,西裝男被「嘴中」唇邊,先是整個人呆掉,回過神來才搞清楚是甚麼一回事,復再感覺憤怒、委屈,然後才追著疑犯不放兼報警,成為港聞版上的一則新聞。 「被非禮」以至「被侵犯」一直是女生的「專利」,不是說男生沒可能被非禮,而是這種侵犯別人身體的行為,99%是強壯那個欺侮相對來說瘦弱的那個,由很多男男風化個案都是大男人欺侮小男孩便可見一斑,很多男生爭辯說女生都會非禮他們,但「實行」起來,多半是性騷擾而非侵犯,性騷擾固然已經讓人非常噁心厭惡,何況是被性侵犯。 一直以來,男人都不明白女人怎麼可以「由細到大」都遇上性侵犯而總不能「學精啲」,常常聽到男人教訓女人「你一手推開佢吖嘛!」「寶寶龍都有教,要大聲叫唔好!」「踢佢嗰度!」由這宗中環男男風化案中,男人應該終於明白,沒有人會在上班途中、落街食飯中途、放工等車返屋企等等的日常生活中,分分秒秒提防著被人性侵犯的,所以當被侵犯時,第一個即時反應,正正就是這位中環西裝男的即時反應——整個人呆掉,整個人呆掉的「反應」可能維持幾秒、幾十秒,也可能是幾個小時、甚至幾天;除非我們上街的時候假定街上所有男人都會來非禮我們,否則,無論你曾經遇上這種事情多少次,再次遇上的時候,必定是你沒想過的時間、場合與人物,必定會令你再次呆掉,頂多是呆掉的時間短一點而已,當你回過神來的時候,當你開始憤怒的時候,那個人不但已經得手,更可能已經走得老遠了。 寶寶龍可否update一下,把呆掉這個反應計算在內,然後才再來教女生們應該怎辦? 周一、四刊登

2014-04-24

偶爾,我們都會讀到一些悲劇色彩很濃的真實愛情故事,像女友患上不治之症,男友不離不棄之餘,更許下一生一世的承諾,立即迎娶她為妻,讓她來得及享受他賦予她一生摯愛的合法地位……   群眾讀到這樣的故事,無不感嘆「人間還是有真愛的」,因為心裏都有個底,我們要的一生一世是要有五、六、七十年,而非五、六、七個月,而一般人都希望一生只結一次婚,渴望「一次扑中」,擇偶時會考慮自己是否想/能和眼前人生活幾十年。假如遇上只剩數月時間的人,此人順理成章跌破我們的底線而立即foul;迎娶只餘數月生命的人,就是違反理智的決定,而違反理智,在群眾眼中就是真愛的表現。 我不想否定這些要面對生離死別的愛情,當夢想結婚是面向幸福的未來時,這些戀人面對的卻是即將失去摯愛孑然一身的結局;然而,當違反理智被視為真愛表現時,順應理智是否就等如輕視愛情呢? 當面對突如其來的巨大衝擊,只要我們決定面對,一股異於平常,用以抵禦衝擊的力量就會驟然而生,就像那些為了拯救孩子而可以把整輛車抬起的母親,我們體內都藏有連自己也不曉得、可在剎那間爆發的傻勁與勇氣,這股勁會令我們只著眼於當前的事情,造就「這一刻就是永恆」的感覺,當這感覺發生在戀愛事件上時,我們就會相信這也許是一生才會遇上一次的「真愛」。 但當幸運地沒遇上不幸,毋須發揮那股隱藏的傻勁,需要理智地應付日常生活時,總會覺得愛情好像離我們很遠;有時我不禁莞爾,在繁瑣生活中拉扯走下去的戀人所需要的勇氣,也許比迎娶只剩3個月生命的愛人所需要的更多。 周一、四刊登

2014-04-17

署名「不忠實的聽眾」來信,訴說女友做了一些令他震驚的行為,他把這些行為歸納為「收兵」和「思想出軌」兩大範疇。 根據這位男生的主觀感受,女友一直對他千依百順,就算他工作時間長到冇朋友,每月只能跟她約會兩、三次,女友都毫無怨言,上館子會主動AA制之餘,到男友家吃晚飯更會買小禮物給未來奶奶,亦會邀請他到自己家晚飯,一切跡象均指向女友對這段關係非常認真,以至當他發現女友竟然秘密地跟男網友透過手機調情,兼配合男網友的戀腳要求把自己的美腿照片傳給他時,我這位「不忠實的聽眾」的內心不能不吃驚非常,他本能反應地「詢問」女友,要求她解釋,結果女友哭著求他原諒,說只是不曉得這樣做會有問題,並承諾以後不會再犯。 「不忠實的聽眾」問:「我應該原諒女友嗎?」 我的答案是:「不應該。」 不要原諒她,要體諒她;如果你不能體諒她,就算了吧! 每段關係都是一場連續不斷的「地位遊戲」,就是所謂「我食住你定你食住我」,我們常常以為只要能夠「食住」對方就能勝券在握,就像這位「不忠實的聽眾」一直認為自己「食住」了女友,然而人都會本能地尋求平衡,這邊被「食住」,就會往另一邊「食住」別人(嗯,就是「收兵」囉),而直到這一刻,你也認為自己擁有「恩主」地位,所以才在煩惱是否要施予原諒給對方,是的,她在求饒,她在成就你「恩主」的地位,因為這一刻的她沒有安全感,畢竟網友是虛無的,而你相對上卻是實在的。 「食住」人的感覺應該蠻好feel吧?嗯,在你未曾享受過「不卑不亢」的舒適關係前,真正沒安全感的那個,就最喜歡「食住」人! 周一、四刊登

2014-04-14

當關禮傑在《叛徒》中跳出新的世界跳遠紀錄引來全港「注目」,同期在播映的《愛我請留言》卻好像沒甚麼人在看,感覺就像一個女生蹲在街角低語呢喃,旁邊有很多人走過卻沒有人注意到她;僅有兩個男生問過我「究竟這戲在做甚麼?」而我當下也發現三言兩語的確很難講解這齣電視劇,因為事實上這戲沒有所謂的起承轉合劇情,只有幾條互有一點交接的人物關係線,而這齣戲不過是在說每條人物關係線的主角一段毫不浪漫卻其實真實非常的愛情故事,就是那種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愛情故事;這種說故事的方式,加上說的是這種故事,放在紛雜嘈吵、觀眾很容易同時被很多事情騷擾的環境下,大部分觀眾應該很快就會因為跟不上(其實沒有的)劇情而放棄觀看 - 但其實這是一齣「悄悄地」看會被觸動得一塌糊塗的戲。 當然,劇本有很多沙石,主要就是編劇還是放不下「大眾」,例如加插了由演員「扮cute」解釋甚麼是Whatsapp的「在線上」、「輸入中」、「最後上線時間」等,其實這個故事就是說給那些過著跟故事主角們同樣生活的你和我,那些師奶觀眾,放棄也罷,反正你怎麼努力解釋她們都不會懂的;因為劇本非常不TVB,我好奇去翻查一下幕後班底,發現編審是演藝學院畢業,寫過亞視《再見艷陽天》等劇本的女生,而監製則曾是戚其義、周旭明班底,難怪。 這戲有很多細緻的地方細緻得幾近難以察覺,例如被選中用來一起說故事的歌曲,很多都再由演員翻唱,而非直接用原裝版本;第九集有一段以《少女的祈禱》為配樂,由背影歌曲巧妙地轉接為涼茶舖收音機播放的歌曲,這種仔細又豈會是廣大觀眾能欣賞的?說真的,大眾還真是情願再看關禮傑破世界紀錄呢;雖然由翠如BB、黃浩然等主演,不過這故事骨子裏其實是一段段寂寞中年人的愛情故事,只是寂寞的中年人實在太忙碌,應該跟很多美好的事情一樣,都錯過了。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