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寶 - 陳偉霖
2016-08-22

社會最近除了奧運之外,港獨亦成為熱門話題。為何港獨這議題會成為熱話?是因為倡議港獨的人不停製造話題嗎?看看不同的新聞媒體或許你會發現,泛民主派最少談港獨,相反中方、香港政府及建制派談港獨的次數比港獨倡議者更多。 政府那邊廂說大家不應談港獨,甚至有人說要把「港獨」刑事化,但這邊廂卻把港獨每天都掛在口唇邊。那邊說禁,這邊自己又不停犯禁,那到底是甚麼意思?只有政府或中方才可以將港獨二字說出口?還有,有人將禁「獨」跟禁「毒」相提並論,說在學校裡談港獨,學生有機會被踢出校,老師會被褫奪教席,這些言論根本是反智行為。 經歷過校園生活都會知道,根本沒有任何話題可以禁得來的。   禁,從來都不是最好的教育方法。而且這「港獨」不是毒品,看看香港警務處看看保安局禁毒處的網頁就會知道,根本不可能相提並論。就算係非法行為如盜竊,自稱三合會成員等等話題學校也有常常觸及,有時甚至會邀請相關人士如警務人員到學校演講,以作教育用途。若然在學校是必須禁止談論非法行為,那警察到校演講又是否已成為了幫兇呢?再者,直至現在,在香港談論港獨根本沒有觸犯任何法例。 從來,最好的教育方法,就是主動讓學生去接觸去談論,令他們知道議題的事實真相,引導他們認清他們自己的想法,甚至只要沒有即時生命危險,都應該放手讓他們一試。計我話,最好滅絕港獨想法的方法是政府更應該放膽地迫使老師在校園裡強迫學生常常談港獨,讓他們生厭,很快港獨就像學校每天播的義勇軍進行曲一樣讓人厭惡,從此再不當作一回事,若然港獨真的比毒品更萬惡的話。 

2016-08-15

前晚有市民拍攝到梁天琦在太古站遭疑為某報記者跟蹤及挑釁,片段開首已見梁天琦上衣被扯爛,這名疑似記者的男子一邊大聲叫「梁天琦你冷靜D先!」梁天琦未及時回應,這名男子又一邊大聲罵「梁天琦,你老X你毛都未X出齊!我吹支X大X過你啦,你老XXX!」等等粗言穢語繼續挑釁梁天琦,最終還忍不住出手打梁天琦。 片段除了看到這名大聲叫囂,不理港鐵職員勸阻對梁天琦作人身攻擊及損壞梁天琦的財物之外,還出言恐嚇及對梁天琦作出實際性身體傷害。短短六分鐘片段裡面看到這位男子的所作所為,真的不敢相信這是記者該有的行為。片段上載後,他被網民起底,方方面面都證實他確是一名記者,以前是娛樂版記者,及後輾轉到某報工作,任職新聞行業已十多年時間。   現今資訊發達,各媒體都紛紛爭取第一手材料,有些媒體為了銷量還會創造獨家新聞,例如一邊採訪一邊刻意挑動受訪者情緒,讓新聞內容更具看觀性等等。 但做記者不是應該有嚴格遵從新聞從業員專業操守守則嗎?這位據報姓盧的記者入職十多年,就算做狗仔隊也沒理由不知道甚麼是專業操守,更沒理由不嚴格遵守。就當你是遭梁天琦挑釁,就當片段以外是梁天琦錯晒,若然你被受訪者侵犯,你由採訪者已變成受害者,你不是應該第一時間報警處理嗎?為何要罵人、恐嚇、打人、當對方拿起電話記錄時還即時偽裝成受害者?幸好有市民經過把事實記低,你的奸計沒有得逞,破壞了你創造新聞的好機會,不然看某報的讀者又會以為梁天琦有多十惡不赦。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2016-08-08

最近幫一個品牌拍一輯廣告,當他們想在Facebook這社交平台落廣告時侯,卻被Facebook拒絕,原因是「that reference body images in a way that may make some viewers upset. Ads referring to someone’s health or appearance are sensitive in nature.」我想中文的意思是我的健康或外觀令人太敏感,我的皮膚在廣告中出現會引起公眾不安,upset的意思更可以被解釋為不高興。 我的外表惹人不高興,對我來說已經不是新鮮事。每一天出街搭車、食飯、睇戲、散步,只要每一天在外面,都總會惹人不高興。有的會用他批判的目光在你身上打量,他眼神好像跟你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病」;有的會出口術說「有病就睇醫生啦,仲出街。」;有的會走過來說他認識某某隱世名醫說我一定要跟他指示做身體一定會好,若然我跟他說「我現在活得好好,我一家都好幸福」他態度突然轉變說「我都係幫你,你唔聽話到時死咗就唔好怨。」等等,總之我一出街就要作好被評判的準備。 我不認識在街上對我作出批判的陌生人,所以我很多會跟自己說「唔緊要啦,無知未必一定係罪,世界很大,我也有我無知的事,也會常常因為自己的無知會批判事情,例如見到私家車衝紅燈,可能是因為他肚痛急於找廁所,又可能佢係趕住見家人最後一面呢,應該不是特登犯法嘅。」來自我警醒。 但,今次批判我外表有問題的是Facebook。Facebook無知唔緊要,但我相信若佢想知,佢總會找到方法去了解我的外表,而且以他的能力肯定比一般人快,根本不用草率地對我的外表指指點點。 當我收到客戶跟說這件事後,我也找了律師幫忙給意見,其意見也反映到Facebook那邊,最後Facebook跟客戶道歉。但我呢?Facebook不需要跟我道歉嗎? 在這世上,不只有我一個滿身斑點,今天Facebook可這樣批判我。這幾天我一直找Facebook除了希望給我一個答覆,也希望她能更新她的世界觀,不要再隨便地運用無知來批判其他跟我有這樣特徵的人。 williamoutcast@gmail.com /周一刊登

2016-08-01

唔知幾時開始,提香港獨立好似比講粗口更容易觸動長輩神經,你跟他們討論香港獨立,他們會以粗口回應,一邊罵你反骨一邊罵你攪屎棍,只談情不說理。別以為比較有學識有智慧及懂世事的長輩談港獨會比較理性合情理,例如施永青老闆就話港獨就是分離主義,說歷史上的分離活動,無可能不受到血腥鎮壓,又說會嚴刑拷打又說會被暗殺又說對方會出動生化武器及會掏你心挖你肝即場放進口裡吃掉等等,聽到心寒膽落。   點解提港獨就係反骨就要被粗口問候?點解推動港獨會被暗殺會被掏心挖肝還被長輩認為是正常不過的事?長輩說提倡獨立的人不和理非非及會武力抗爭,但真的所有想香港獨立的人都會用暴力來抗爭嗎?你們常說警察係有害群之馬,但不是所有警察都會在暗角打人,不是所有警察都會在警署強姦市民,不是所有警察都會報假案偷女裝鞋自瀆及借醉行兇。那同一道理,支持獨立的所有人又怎會全部都是會用武力抗爭呢?倡議獨立的怎會沒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人存在?西藏倡獨立這六十年來每天有多少人透過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來推動西藏獨立,你又知幾多?   獨立運動從來不會一開始就動刀動槍的。相反,最先使用暴力的,永遠只有手執政權的一方。 還有,長輩常常將中國跟香港比喻為母子關係,就當是母子關係,那所有人都知道寶寶從母體分離開始就成為個體,就應該學習獨立。哪一位母親不喜歡看到寶寶獨立一面?哪有一位母親會暗殺學習獨立的寶寶?沒有,沒有一位母親會這樣。會這樣做的人,一定是認親認戚來拎著數的。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2016-07-25

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上星期五發表中期報告,進度報告提出6項短期及5項中、長期措施,並將在新一學年在8間中學及1間小學試行。這11項長中短的措施當中,除了大部分所謂的措施都是用「鼓勵」、「應該」、「加強」、「進一步」等等的字眼提出虛無建議之外,還有兩項比較實質的措施,包括在學校推行「好心情@學校」計劃向學生推廣精神教育,學校可按個別需要申請不超過15萬元的額外資助,其次是引入精神科護士駐校,盡早「識別」有需要學生及為他們提供「照顧」及「支援」。 就當有自殺念學生是有精神健康問題,你估佢哋上facebook時侯看這個「好心情@學校」還是看100毛比較有治愈性?學生自殺,本來就是社會問題。這中期報告自己也說「自殺是複雜的現象,受多種因素及其相互作用所影響。」但現在這份報告比較實在的建議方法就是精神科醫護人員把有自殺念頭的學生列為有精神健康問題,輕則交給駐校社工輔導,重則就可能被轉介到醫管局轄下的醫療服務,把有問題的學生處理就以為能夠把問題的根源同時解決。 還有,精神科護士駐校對學校現有的架構有幫助嗎?現在老師看到學生有需要就會交給輔導老師或駐校社工跟進,若有學生曾出現過自殺舉動,學校會成立危機小組,小組有駐校社工、支援主任、校長、教育心理學家及臨床心理學家等等一直跟進。再者,學校裡老師最多機會接觸學生,老師理應比精神科駐校人員更容易發現及識別學生所面對的問題,駐校社工又一直在學校候命,那報告建議增設駐校精神科醫護人員的功能在哪呢?就是為了這次中期報告而創造出來的嗎?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2016-07-18

早前迷你倉四級火令兩位消防員殉職,事件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再次關注工廈的消防安全問題。前兩日,政府宣佈嚴打違契工廈,說首階段先鎖定六幢大廈,要求業主糾正違規用途,否則收回有關單位,希望殺一儆百。 九十年代,工廠北移,引致工廈單位大空置,工廈業主為了止蝕,慢慢開始將單位租給商廈不受歡迎的租客,例如藝術家、Band房、舞獅團等等。曾聽過一位舞獅師傅講過:「打波有籃球場,踢波有足球場,我哋舞獅大概只能去墳場,因為咁先唔會有市民投訴。」工廠區自成一國,遠離住宅區,加上工廈地契限制,租金所以比起出面一般商廈便宜,文化團體才能在窄縫中掙扎生存,香港才沒有窮得只剩下錢。   今年,已是香港樓價連續第六年成為全球之冠,香港人不吃不喝19年才有機會買到樓,所以今天的工廈,除了有文化團體,也有辦公室,更有人在這裡開餐廳,有人開咖啡店、時裝店、兒童樂園、補習社、教會、甚至有業主知道有價有市,把單位改建成劏房,基本上香港人的衣食住行都能在工廈裡找得到。工廈改變用途,早已是公開的秘密,就連剛來香港的單程證新移民搵地方住也會去工廈。 當然無人希望再見到工廈意外發生,但嚴打違契工廈有用嗎?工廈改變用途已廿多年,政府今天才知道嗎?出事前,香港已有不同聲音希望政府能放寬工廈用途,但政府態度愛理不理,現在出事後才臨急抱佛腳,繼續用不合時宜的法例來整頓工廈,這真的能令工廈安全發展嗎? 

2016-07-11

DSE後日放榜,無論平時學業成績好唔好,面對DSE公開考試,文憑試考生都總會擔心自己成績,成績好的會擔心入唔入到自己心儀學科,相對地成績比較差的但有經濟能力的就要考慮繼續找方式升學例如副學士,成績差也沒有經濟能力的就可能要考慮投身社會找工作。但無論成績好唔好,或升唔升學,搵唔搵工,所有考生其實都有著同一個目標,就係搵錢。 愉快學習?學習為興趣?求學不是求分數?這在廿年前已經知道是廢話。學習,就係為咗搵錢;升學,就係為了搵更多嘅錢。搵幾多先足夠?唔知。就連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也出一份報告,表面上說明畢業生就業情況,到實際上你我都知道這是用來說明哪一間大學的畢業生較吃香較搵得多錢。除此之外,新聞也常常教你如果賺取第一桶金,如何在三十歲,月入五萬蚊人工等等。 點解整個社會都充斥著錢錢錢?為興趣?為生活?為何生活百物騰貴?為何大部分香港人都在掙扎求存?政府不是有責任提供公民生存的基本條件嗎?對,政府給你機會求學,求分數,就是求出路,求出路最終目的就是讓你求到一條財路,但你的財路夠唔夠你自己生活,政府就唔會知道,就算佢知道都話無嘢可以做。 今天,無論你成績好唔好,你都知道租金唔應該咁貴,發展嘅空間唔應該咁細,政府唔應該咁廢,生活唔應該咁閉翳。若然你都唔甘於現狀,又知道社會唔理你需求,那又為何仍然繼續去配合社會要求呢?要是個別努力去搵好多錢去升學搵份高薪厚職,然後將一半薪水繳付根本不合理的昂貴租金,都仍然未達到基本的生存條件,那何不在DSE放榜後所有應屆畢業生團結一起,用三年本來讀大學的時間把這個連最基本生存條件都剝削的政府,甚至把社會推倒再重建你們心中的基本生存環境呢?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2016-07-04

林榮基說因近日感受到嚴重威脅,缺席七一遊行並報警求助,縱使被跟蹤但警方仍然說未有合理懷疑及無證據顯示林榮基安全受到任何威脅。另一邊廂,本土派本來七一當晚七點到中聯辦舉行集會,更呼籲集會人士以Black Bloc方式保護自己,引發警察對當晚在西環出現穿深色衣著的市民過度敏感,每當遇到深色衣著或孭背囊人士,都會被幾個警察迅速包圍,然後就話佢地有合理懷疑背囊入面會有危害物主自己及警務人員嘅「嘢」係入面,要求搜袋甚至搜身,連記者也不例外。 當晚警察每當遇到被截查人士提問「合理懷疑」是從哪裡來的時侯,警察都會說他們是根據《警隊條例》第54條(1)來行事,即他們有權去截查任何形跡可疑嘅人士,亦即是無形跡可疑的人士,他們是沒有權利去截查,否則就可能構成濫權行為。那到底當晚在西環中聯辦附近出現的人要達到甚麼條件才能讓警察覺得形跡可疑呢?黑衫黑褲?孭背囊或有巨型隨身物品?為何記者表明身份戴上記者證也會被警方認定為「形跡可疑」? 七一晚上我自己剛好要在西環水街晚飯,在現場所見,只要穿深色衫褲或裙的年輕人,基本上都無一幸免被警方截查搜身,但若然是外國人、帶有醉意的年輕人或中年人老年人,就算他們穿深色衣著警方也毫不理會。黑衫黑褲神智清醒的年輕人就是構成警方當晚制定「形跡可疑」的條件嗎?這所謂的合理懷疑合理嗎?警方真的充份了解甚麼是Black Bloc?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6-06-27

牛頭角迷你倉四級大火焚燒108小時終於被救熄,在此衷心感激每位消防員致力保障香港人生命財產,希望每位為市民無私付出過的專業消防員可以有充足的休息時間唞唞,也真的希望殉職的兩位消防員已知道大火已被兄弟撲熄,希望他們可以安心落更一路好走。 由大火第一天,已聽到很多市民說希望為消防員盡點綿力,送冰送水送食物等等,但隨即就聽到其他人潑冷水,例如有的說政黨這舉動是抽水表現,有的說天氣太熱無論你捐甚麼冰凍涼快物資去如不即時享用只會造成浪費,有的又說消防員在救災工作必定有充足補給物資包括食物及水等等,加上四級火有一定程度危險,強烈呼籲有心者不要自以為走去增加現在環境的不必要負擔。 因為咁,有些有心人怕再被罵所以不再敢行動。但亦有其他有心人繼續做自己相信的事,例如消防員的家屬連日來亦堅持來到現場為家人打氣,酒店及市民開放自己空間及受影響的住戶,貨車司機義載,牛頭角快餐店老闆為消防員免費提供膳食、飲品及生果,又有災場附近的芭蕾舞學校開放空間提供冷氣及電話充電讓消防員歇息及跟家人報平安,這幾天大火從新聞裡看到在場警務人員看到送不同物資來的市民,都會為他們打開封鎖線方便他們運送物資。 這次入火場撲火的消防員也有自己的親戚及朋友,他們從沒怪責送物資去的市民及覺得他們有影響整場救災工作。相反,當他們在午夜當更時看到物資站全是市民送來的,他們亦十分感激市民的支持。 當然,從每天的生活都常常看到香港人不自律的情況,例如停車場說明無位仍堅持死守導致交通癱瘓,巴士站無劃排隊線就運用具中國特色的上車方法等等。縱使今天香港人看似有多自大,但我仍然相信在香港危急時候,香港人仍然會自律多於自大來發揮守望相助精神的,畢竟這才是香港人應有的生活態度。周一刊登

2016-06-20

最近因工作在高雄待了好一陣子,才發現台北與高雄真大不同。以前到台北其實已感受到他們每個人都會對政治嘅睇法以及對自己國家嘅熱情,但來高雄後覺得南部人除此之外更對香港近況非常熟悉。隨便走到一間賣陽春麵的路邊攤,又或者一間時裝店,如果他們知道你是香港人,他們一定會主動跟你談及香港時事,例如除了知道自由行、水貨客甚至最近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外,他們還知道梁振英經常放假、地鐵古箏事件及昂貴避雨亭等等,他們分分鐘比香港人更留意香港社會事情。   當然,北部人也會跟你談台灣談香港時事,但建議方面多數從知識上出發,主要在理論層面,隨便都可以跟你說半小時。相反南部人較直接,比較敢於將情感化作行動,例如跟他們討論南北部的分別時,南部人敢怒敢言,一句「我是南部人,台北干我屁事」完美演繹南北之別。 還有,他們除了跟你說加油,南部人會很直接提出一些實際的行動建議,還說今天的香港,其實正正就是幾十年前的台灣一樣,例如他們說香港今天的普教中甚至普教幼,根本跟當年國民黨禁台語一樣、香港建制派送的蛇齋餅粽與台灣國民黨送的牙膏毛巾、香港種票台灣就換票等等。他們說:「我們南部人有時候可能比較大情大性,靠直覺作反,但我們也相信選票的力量!」叮囑香港人除了信念,也應該作一些具體行動,例如今年九月選舉,除了投票也應該到每一個票站用Facebook直播點票過程,若發現掌心雷應立即舉報,拼命也要維護選舉公義。 他們這樣緊張香港,某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在不同時代卻面對著同一經歷。如果今天香港的政治環境是30年前的台灣,那只要我們跟他們一樣堅守自己的信念並持續行動,還有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可能不用等30年就可以變成今天的台灣。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6-06-13

「你有聽過有句話叫做施比受更有福嗎?我想做社工,係因為我好想幫人,特別係弱勢社群,我想幫他們融入社會同埋為佢哋發聲。」不知哪裡來的概念,每當有學生說以職業幫人的時侯,都總會想到要當社工才能夠幫助別人及為公義發聲。有趣的是,然後他們就跟著他們的想法,想辦法考入大學讀社工,經過幾年大學教授傳授社會學理論及實用技巧,順利畢業後只要給社會工作者註冊局註冊給交註冊費,你就可以正式當註冊社工出去幫助人及為公義發聲。 幫人這份初衷當然是好的,別人求救你有能力伸一伸手,生命從此因而改變。但只有社工才會幫助到人嗎?只有社工才比較會能夠改變別人的生命?發明iPhone的,在屋邨裡開士多的,清潔街道的清道夫等等,他們亦不是在幫助人嗎? 當初的初衷只是單純地是想幫人,是甚麼驅使你覺得需要花十幾萬去讀大學,然後還要取得別人認同才覺得自己有資格幫助別人呢?還有已不下一次聽過甚至我自己從來到大感受過他們的專業,只要你被多幾個社工「幫助」過,就不難發現他們有著同一套專業幫人技巧,而這一份專業,好像不單可以幫助別人甚至也在幫助他們提升自我價值。不過,當他們不斷透過這份專業而提升自我價值的時候,有時候會跟他們口中的「User」即服務使用者的距離越走越遠,幫不了人亦壞了自己。 世界之所以有社工的存在,就是為了解決問題,若然你的專業令你忘記幫人的初衷,給世界添麻煩,那麻煩請你邀請清道夫直接幫你清理一下就好了。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6-06-06

八九六四廿七周年,支聯會依舊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紀念晚會,點燭光,唱唱歌,播放當年片段,找一些民運人士講講感受,但今年跟以往不同的是支持香港獨立人士首次出現在晚會台上,試圖搶咪並大叫「我哋要香港獨立」及「唔要建設民主中國」口號,但他們還未爭取到集會人士支持之前已被支聯會糾察箍頸將他們拉下台。   當晚大台是支聯會的,他們怎樣自由地建設及維持晚會大台運作,當然明白他們有最終決策權,但真的有必有用箍頸這個方法把別人拉下台嗎?還有在facebook看到一些片段在他們衝上台之前,他們跟糾察早已互相追逐,甚至大家都有動手的情況出現。   有人批評六四燭光晚會是「行禮如儀」,但同時亦有人說就算是行禮如儀也不是一件壞事,說甚麼禮儀本身有自己的目的、意義和想達致的效果等等。那我想問,支聯會糾察在台上用箍頸這方法把異見分子拉下台也是支聯會想要達到的效果嗎?不然又怎會容許自己人使用這些暴力?把異見分子的消滅了就等如無事發生了嗎?你可以說他們先撩者賤,但以暴易暴是唯一方法嗎?   去年有人手拿中華民國國旗你們命令他們收起來,又說他們「節外生枝,搞事」及恐嚇他們不收起就對他們不客氣,今年更變本加厲。箍頸是建設民主中國的必需元素嗎?你們在晚會裡的一言一行,每一個小行為正正反映著你們的政治禮儀,正正反映你們對民主,自由,和平有多堅持。   支聯會啊,上年口角,今年動手,那下年你們又會用甚麼方法來維持你們想見到的晚會景象呢? 周一刊登

2016-05-30

昨天發展局長陳茂波發表網誌,說前陣子黎明在中環海濱開演唱會,因為中國製的防火布料未符合英國防火標準,黎明不單化危為機,還意外地吸引了不少沒有買飛入場的「遊人」到「中環海濱核心的內圍和外圍」一邊聽黎明唱歌,一邊野餐歡度愉快晚上。他說當時這動人畫面及氛圍不但讓他感動,更覺得這次經驗充分顯現如何透過「人」與「地方」聯繫來實踐「地方營造」(Placemaking)這個以人為本的公共空間概念,並說希望這精神意念能從中環延續至北角海濱。 陳局長這篇網誌看似說得多好聽,但「地方營造」這個設計意念從來都是應該是社區發展的必備條件,而其實陳局長剛上任時也曾提及過「地方營造」的重要性,他及後還把這主意帶到觀塘海濱發展,也說是「起動九龍東」的其中一個項目,但這計劃早在兩三年前被觀塘社區居民列出十宗罪,例如規限社區用地、亂花公帑、趕絕街坊無視現有使用者、以地方營造作賣點,但沒有社區參與等等。 甚麼是「地方營造」?陳局長其實說得好好,就是人與地方的聯繫,但怎樣才能把兩者聯繫?你單方面說要的水上餐廳,舢舨服務,這就能傳承文化?在避風塘附近建兒童游泳池、辦大型水上活動就能滿足「親水的期盼」?當基層把孩子養到12歲需要54萬元,年輕人讀完大專,人工也不到萬四蚊,現在的你有份發展的香港是如何把香港人聯繫上來呢?不如你又問問香港人對薪水與親水哪一樣會比較有期盼? 還有昨天當你在發表網誌的同時,朱凱迪和一眾有心人到逸東的公共空間辦居民市集,配合你實現「地方營造」這生活主意,當他正努力將逸東與街坊真正聯繫,但他到場不到十分鐘就被警察以阻差辦公罪名拘捕,你又敢會為他出來說兩句嗎?只顧形象的發展規劃,無論你有多努力做,也無法實現你口中說的Placemaking的。周一刊登

2016-05-23

看到副社長那篇《報館老總=免費義工》的專欄文章,說老總們常常以「恆常性義工」出席公關公司的活動場合,而且老總們出席與否正正反映出公關公司的辦事能力,嚴格來說,老總們就是公關公司的生財工具。這篇專欄令我想起另一個比老總更「恆常性義工」的角色:受訪者。 幾乎每一個傳播媒體都會有專題報道,記者或編輯定時定候會發掘一些對社會大眾來說比較特別或比較有啟發性的人物或故事題材作深入專訪,除了豐富內容來吸引讀者之餘,專題訪問其實也能凸顯報章的性格或對特定議題的態度。而以人物訪問為例,一般深入訪談如果是紙媒的話大概最少都需要兩三小時,若然是電視台以半小時節目為例的話,訪談時間可以由一整天到一星期或更多時間,有時候為了遷就訪問,還要把工作時間重新再安排。 我自己亦接受過不少人物專訪,每次訪問不但跟他們一樣付出時間,付出汗水,訪問前我也像記者一樣要預備好內容。我記得我曾經問過一些編輯記者,我也跟他們一樣為這篇報道付出,而我更是內容提供者,我還要自費車資去受訪場地,點解我唔可以跟攝影師,收音師,燈光師,記者你們一樣得到酬勞? 我記得有些記者很快就跟我打圓場說,「你嘅分享可以啟發好多人吖嘛,就當為世界做點好事啦,麻煩你喇。」當然我亦聽過好幾位記者同我咁講:「係㗎,不嬲都係咁㗎啦,而家我訪問你,俾版位你曝光,俾你宣傳自己,你知唔知我哋一版全頁廣告要幾錢呀?你賺咗好多㗎喇。」是我主動要貴刊幫我宣傳我自己嗎?還有在訪問我的記者、攝影師也不是在為世界做點好事才訪問我嗎?何解你們又可以一邊做好事一邊得到回報呢?為何香港的受訪者永遠只有分沒有享呢?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刊登

2016-05-16

由議員、教師、社工、家長等多界別組成的「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在上星期六發表了一份學生自殺情況的民間報告書。報告書裡提的33項政策建議,例如增加大學學額、取消TSA、改變「教育產業化」思維、增加社工人手、發展網上輔導、為家長進行生命教育、制定青年政策等等。而這33項建議當中,建議學校應設立「休整日」及提倡「休學年」概念這兩項對現今教育制度來說比較新鮮及富爭議性,因為香港人從來都是年中無休的。   「休整日」及「休學年」這兩項建議,民間聯席在發布會上也說自4月開始跟不同團體提倡這建議時都收到很多相關疑問,例如「休整日」會否再一次增加教師壓力、「休學年」回來的學生會否跟不上進度即等於留班。   對香港人來說,「休」這個字對於現今生活來說只是一個概念,打工仔休班仍要跟老闆匯報工作進度,休假是為了應付更多工作;退休人士口說怕生活百無聊賴所以就算退也不會休,但其實是怕自己的退休金不夠養老;學生讀書是為將來打算,但休學也是將來打算。香港人,就算死後大概也會繼續為「未來」忙東忙西。   我們這輩子太盲目為未來安排計劃,以為為未來打算才對自己最好,點知未來未到就不知不覺走入絕路。想防止學生自殺?得,全香港所有界別一起推動「休整日」,讓全港一同跟學生們休息一天,等學生的摯愛可以回到學生身邊hea住全日。給自己一個機會,過一個完全無意義的一天,或許會發現這一天,才是最有意義的。 williamoutcast@gmail.com 周一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