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寶 - 陳偉霖
2013-05-22

「夢想」這兩字在現今世代的人眼裡像A1頭版,標題吸力,但內容死寂。 每當候選佳麗被問到有甚麼夢想的時候,那些小姐總會說:「我嘅夢想係世界和平。」但她有對過世界做過些甚麼嗎?她覺得這個世界會因為她參與而會變得和平了一點點嗎?這根本是空話。 又舉多一個例:每當我去學校做講座談夢想的時候,無論是大、中、小的學生都總有幾個學生說:「我想做巴士司機,因為揸巴士好有型!」我不覺得他們的夢想卑微,沒有夢想是卑微的,但唔知點解,每次聽這番話,心裡總是酸了一酸。 當然「巴士夢」這番說話我家中的弟弟也跟我說過,當時我很想知道他對夢想的看法,忍不住問了一大堆問題:「你想揸巴士?點解呢?你是很自私地想透過駕馭一架龐大的巴士而取得一些『自駕遊』的樂趣?還是你覺得你會很享受讓乘客順利到達目的地的滿足感?又或是你對現今的巴士作為其中一個重要的公共交通工具,但你對其操作模式不太滿意,所以想起一個你認為正確的革命?定係只係覺得你自己因為讀唔成書,能力唔及其他讀書人,唔應該有香港小姐的偉大夢想,所以連夢想也要實際一點?」 你知道嗎,夢想不是一個逃離現實的避難所,也正因為現實的殘酷,在你追夢的過程是不會讓你有一個能夠喘息的空間,但你都要撐下去,時刻在做熱愛做的事,做到死為止,對我來說這才是夢想。或許你今天能夠完成巴士夢,但你記得你在2010年的情人節時候說過甚麼嗎?你說過希望在2010裡能見到一個達致真普選的路線圖,今天已是2013年了,你又為這個夢想做過甚麼?為甚麼不把它實現?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5-20

有人在facebook說:「她不應斬腳趾避沙蟲。」 立刻惹來十幾個人異口同聲的回應:「佢自己切唔切乳房係佢自己嘅事,外人不應有太多反應!」 在這年代,有誰會覺得自己給的「意見」沒有人注意,給人一個「讚」不是力量的表現。大部分想控制世界的人都深信,在資訊發達的年代,每一個人對世界都有影響力,每一個人在這世界都舉足輕重,不然,強國又怎會花龐大資源去操控訊息平台。 沒錯,她的乳房不是屬於我的,我沒有權去跟她一起去決定她自己乳房的前途,她怎樣管理她自己的身體,與我無關,根本也無需跟我交代「她們」的去向,去做她想做的事就好了。但實情並非這樣,手術完成後,她主動投稿,「分享」她這次的經歷、人生觀,並希望透過她的「見證」去鼓勵他人去做檢查,而且你能夠負擔$3,000美元作檢查費,才有機會體會「預防勝於治療」。 喂,大佬呀!現在她的見證由美洲傳到過來香港島呀!而且「有反應」是她預計之內呀!如果她不想給你知道,她會主動投稿嗎?人家赤裸裸地透過她的一雙乳房來提醒你「預防勝於治療」,無論你這個外人的BRCA會否有機會變異,禮貌上也應該寒暄一下或送上一句祝福吧!而且有誰會對乳房沒有反應的呀!?為甚麼不應該有意見?她自己知道自己是公眾人物,一言一行也必定會惹起大眾「關心」,你覺得她在投稿前,會覺得大眾對她這個「勇敢的決定」沒有反應嗎?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5-15

昨天長者博覽,我去了演講,跟長者談生論死之外,也特意找了一篇行政長官在5月13日發布的網誌跟長者分享,了解他們對行政長官的看法。 過去演講,長者和機構員工都會向我反映他們對全民退休保障的意見,昨日在長者博覽,每當我從褲裝裡拿出這篇網誌,跟他們說這篇文章是行政長官最近發表的網誌時,他們對該網誌有很多意見,準確點說,是人人都罵行政長官,有的說話還真不雅。 有一位長者說:「用一億賑災我明,這是我們表達對國內同胞的關心嘛,人哋咁慘咪捐俾人囉。但全民退休保障呢?梁振英上任了差不多一年了,他做過甚麼?依家嗰幾位嘈嘈閉嘅議員都係為咗我哋班老嘢而拉乜鬼嘢布之嘛,點解要剪布?我哋呢一代老嘢已經好幸運,雖然辛苦大半世,但總算供到兩層樓,一層自住,一層收租,靠租金開飯,就算話要重建,俾田先生趕走,都仲有幾個錢過埋最尾幾年。我班孫就慘咯,每日做足十二個鐘,人工減工時加,樓價又咁高,佢哋連首期都俾唔起,每個星期返來食飯都見佢哋瘦咗一個碼,個樣殘晒……想起就心酸,係咪想我哋臨老過唔到世呀?我真係唔明。」我說:「我都唔明。」 另一位再補充:「佢撐全民退休保障就一聲,唔撐就兩聲,佢無嘢叻,最叻就係花言巧語,個小姑娘(陳玉峰)做義工就被人拉,叫佢回應又話未知事實就不應作任何猜測,但人哋佔領中環佢又多多聲氣,我過多幾年就瞓棺材啦,佢真心定係假意,你估我唔知咩,佢再係咁就真係影響到香港嘅國際形象喇!」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5-13

「……咪太自我中心 學識禮讓更開心 港鐵和諧車廂景象 你我有份……」最近搭港鐵就會聽到香港知名饒舌歌手MastaMic(馬米)在車廂內的「港鐵資趣台」用音樂、歌詞提醒各消費者在港鐵範圍應該要保持和諧,要互相禮讓,例如入閘、仲用升降機要排隊,讓有需要人士優先使用座位等等,真的很感謝馬米這位偉大的音樂人透過他對音樂的熱誠來提醒我們禮讓的美德,現在搭地鐵常常聽到幾歲的小朋友也識得Rap幾句「一入到車廂 見到個個好專一 扮瞓覺睇報紙玩電話 個個頭耷耷」。 但每當我見到小朋友在Rap的時候,我就很有衝動叫那些小朋友快D收聲,我唔係憎佢地Rap得唔好聽,而係我怕佢地會因為他們對音樂的熱愛會被港鐵控告:根據《香港鐵路附例》第556B章第26條「禁止演奏樂器等」的條文顯示:「除非得到港鐵公司的特准,否則任何人不得在鐵路處所的任何部分唱歌或跳舞,或演奏任何樂器或以任何樂器作表演。」 小朋友你知道嗎,當你正在欣賞馬米,想學他Rap兩句的時候,你爸爸媽媽就有可能因此而被罰款港幣二千大元。我估就算連馬米也不例外,因為港鐵只「特准」他的歌聲只能在電子屏幕裡出現,假若他在車廂現場表演我深信他會同樣也遭到票控。 我覺得港鐵也應該以身作則,應該停止所有用唱歌、跳舞或任何樂器既表演用任何形式發放港鐵的資訊,當然也要包括廣告商等,否則應刪除這項附例,讓表演文化一同參與落實和諧車廂景象。   周一、三刊登

2013-05-08

最近獲邀去一間被稱為「群育學校」的中學談生論死,跟以往所謂「文法中學」的學校相當不同,講座開始前,老師已經有兩手準備,相當盡責地講述學生在校園的真實生活狀況,例如學生在紀律上有問題,叫我有心理準備,可能會面對他們的攻擊,怕我嚇親。當然我也跟這位老師申報利益,其實我在中學時都差點被老師推薦去讀群育學校,只是校方因我的身體狀況,覺得我命不久矣,對將來社會沒有太大影響,所以才決定我毋須「更新」,把我繼續留在學校。 我本著眾生平等信念,本來諗住佢有佢瞓,我有我噏,因為我覺得沒有一個人是需要被迫聽我廢噏,但想不到,在這一個小時多的演講,絕大部分同學仔都沒有瞓著,甚至有同學會叫醒其他在睡著的同學仔,我心裡當然暗喜,覺得他們都幾俾面。還有大部分的內容我哋都幾啱嘴形,除咗讀書方向。原來,佢哋比我更識諗,對我「放下書本」的言論好似不太認同,佢哋都係覺得,讀書是為將來生活過得好,相信知識就係力量。何解呢?很多人都知道那些「強姦性工作」會把你的人生、時間和青春等吃掉。 香港的洗腦式教育文化真的太厲害了,一群被主流教育流放大海的學生,都被他們呃得透!還有,明明是香港的教育制度把你遺棄,例如你在課堂裡想問問題,只要老師覺得你「唔順眼」,就會視你們為「搞事」,然後就標籤你是有「特殊需要」的學生,說到底,其實是他們不需要你,因為你唔聽話,也因為香港社會其實只需要一班不懂思想的人去執行指令。   周一、三刊登

2013-05-06

想不到我的《我的遺書》會得到各位的愛戴,有幸成為「第廿四屆中學生好書龍虎榜」的十大好書之一,先在此謝過。當收到通知獲得這個「獎項」後,第一個反應是「係咪搞錯咗?」《我的遺書》裡寫滿了我對現今香港教育制度的看法,簡單而言,就是叫各位學生不要讀書,放下書本、功課、成績等等,去尋回一早被遺忘的個人價值,因為我覺得在你未找回自己的價值前,讀書不是一件好事。 同學們將他手上神聖的一票投給我,我是理解,在這裡我也很想多謝他們的支持。但明明我就是叫大家盡快退學,為何《我的遺書》會「爆冷」被老師、教協列入好書龍虎榜的候選名單呢?還是,其實老師心裡面都贊同我對教育制度的看法呢? 還有另一個驚喜,就是有一位同學,她因為《我的遺書》而寫的讀後感獲得「讀後感寫作比賽」的高級組冠軍,這個消息對我來說,確實比我獲得那個十大好書獎來得更有「睇頭」。 蔡嘉欣同學,我真的很感謝你閱讀《我的遺書》,也很感謝你最近寄來的一封信,跟我這個陌生人分享你真實的成長故事。在這世上,其實沒有甚麼東西是必須要被記起,被留住的,無論是你的童年,又或是你的冠軍獎項,但有一樣東西我覺得是需要堅持的,就是認清自己的方向,給自己一個機會活得無憾。日後無論你遇到甚麼問題就找我吧,我有命必覆,珍重。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4-29

「人生由不斷的變化組成,每一個改變,都是探索自己的時機」、「用你的愛,去幫助人們改變,令這城市改變」、「忠於自己,改變才值得」、「要進步就要改變,要完美就得經常改變。」以上這堆說話,是我昨天在「TEDx九龍」裡聽到關於「改變」的聲音。他們對「改變」的想像好像很「正能量」,但當你查一查字典,從字典裡望一望甚麼是「改」,甚麼是「變」,你會發現其實「改變」是相當暴力。 改:改是變更、改正的意思。從甲骨文裡看看,「改」這個字型分為兩邊,一邊是蛇形,表示用棍棒打之意,另一邊是「子」的原形,兩者加埋一起,即是表示手持棍棒打孩子,也即是古代的體罰,為的是讓孩子改過。 至於變呢?意思是形容性質狀態或情形和以前不同,變完之後未必是好,也未必是壞。當然,「改變」的英文解釋當然也不比中文好,「Change: to replace with another」。 改變,是人類製造出來的暴力,無論你的vision有多好,有多遠,只要你將「改變」放入你的口裡,你就是正在使用暴力。現在你想改變嗎? 我相信很多人當口裡說要甚麼甚麼應該改變的時候,他的意思未必是想要透過使用暴力去令大家跟以前不同,只是他們很多時候將文字在口裡吐出前沒有深究清楚每一個文字最初的原意而已。 對我而言,你們口中的「改變」,我會形容為是「回轉」,因為我真的深信每一個人都總有自己獨特的價值,只是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很多時候自覺或不自覺地被他人使用暴力,令自己變成他們眼中的「正」而已。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4-24

「天災無情,人間有愛。」以前當大陸有甚麼天災,香港人都熱愛透過金錢去表達愛意、關懷,善款愈多,就越能夠表達我們跟國內同胞的血有多濃。總之,愈多天災,就愈多機會去表現自己的真善美,如果能夠用錢去顯示我的愛心更加好,因為我的錢係好辛苦好辛苦,日捱夜捱,甚至沒尊嚴地逐分逐毫賺回來的。我的人生只有不停地賺錢,全因我相信「錢解決到嘅問題就唔係問題!」。所以當我聽到你們有需要,我就先看看我的戶口簿,然後就毫不猶疑地捐出我的信念,我的血汗,以表達我的小小心意,但希望你們要善用,因為我的錢真係好辛苦好辛苦賺回來的。 今天,大陸表明他們不需要外國任何支援,他們大把錢,單是外匯儲備一個季度已經增加1,300億美元,中國只要用外匯儲備就已經足夠買起整個德國,怎會需要別人的錢來賑災?而且,中國大陸的維穩費有7,600多億人民幣呀,四川這幾天不斷再有多次餘震,現在那邊有多需要維穩大家也知道,只要中央求其調配當中的1%已經有76億元,梁先生的「1億港元感性支持內地同胞」又算甚麼?「1億」這個數目從何得來?如果真的表達心意要用1億嗎?我哋700萬人一起寫張心意卡的心意可能有效過捐一1億啦!仲有,我哋5年前捐的100億元去咗邊?最終去了哪一戶人家的袋子?雖然港元不斷貶值,但你知唔知你這1億港元的心意再一次讓我們又多失意呀,大佬呀,我D錢真係好辛苦好辛苦賺番嚟!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4-22

「我和你,心連心,同住地球村。」有一堆住在地球村裡的人很奇怪,那堆人像蒼蠅一樣,每當人家死時先會蜂擁而上,人家的離世就是他們的精神食糧,以為寫「RIP」這幾粒字母就是一同悼念,一同送上祝福,證明自己關心時事。 人家在生前不斷努力透過創作,為的不是去取悅全世界,為的只是尋找一些知音人,但在這個少數需要服從多數的年代,「大眾」往往有一種能力把少數扼殺,而他在生前的確被「大眾」狠狠地批評,他的音樂在死前也得不到那堆人的認同。不過,因為他的離世,那堆人都紛紛在自己的「絕對領域」寫上悼念,有的甚至開始欣賞他的音樂作品,當人家死了,所有生前的作品忽然間就覺得特別好聽。如果他知道,原來他的死,會引起人家對其音樂的興趣,那他是否應早死一點呢? 昨天的藝術家,今天的音樂人,他的作品都要在死後才會有人去注意。還有,到底邊個唔知自己生命短暫?為何每次都要透過別人的死亡來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那堆住在地球村裡的人,根本沒有進化過。 或許其實你沒有資格去批評有人發動恐怖襲擊,因為他們知道你們的口味,才會透過終結別人的生命,來引起你的關注。 我沒有意思去得罪任何生物,也沒資格。但我只希望大家知道要讓先人得到真正「R.I.P.」,必先讓他走之前感覺到你對他的愛,你對他在乎,否則,再多的悼念都是廢話。 周一、三刊登

2013-04-17

有人問,我為何要邀請500位老人家睇《不老騎士》老嘢追夢紀錄片,只能說,因為我看完這套電影後說了一句:「真的很想老人家有機會睇呢套戲。」有云「牙齒當金使」,說過的,就要做到。 由齋噏到付諸行動,前後用了兩個月時間,昨天終於有機會實現這個小小的夢,但足以令我很想很想大聲說:「喂!我再一次死而無憾,又再一次圓夢了!」本跟長者說集合時間是上午9點半,叮嚀他們不要早到,因戲院大堂沒有座位,不想他們罰企半粒鐘;遲到也沒所謂,我一定會等到人齊才開場。當我9點正來到戲院安排細節時,已有數十位老人家正在罰企。唉,常說後生仔唔聽教,其實老人家亦唔聽話。電影有多感人,不用在這裡說,場內老人家的人生百態同樣感人和搞笑。有老人投訴銀幕太大,還是看屋企電視機較好;有人安詳的由頭睡到尾;有長者好像從銀幕看見親人,向主角揮手;有些老人看見主角順利完成旅程,激動落淚;有人全程坐得筆直盯著銀幕,像在馬場看跑短途馬一樣,我在旁見證他兩分鐘沒有眨眼的世界紀錄。無論在睡或盯著銀幕的,都觸動到我,非因他們完場後前來道謝,讚我是甚麼大慈善家,我唯有不厭其煩再說一次:「我請你哋班老嘢嚟睇戲,不是因為這是慈善活動,係因為我想透過電影的真實故事,鼓勵你哋每一個去追逐夢想,臨終前,努力實現夢想。」 聽罷,他們面色一沉,然後說入住老人院後,他們的夢想早已消失了,但經過這次看電影,會認真去想往後的路應該怎樣走,因為靈魂已被喚醒。當然,我只有一句簡單的回應:「記住,說過的,就要做到。」    周一、三刊登

2013-04-15

過往我辦的活動,例如音樂會、藝術展覽或講座等,都是以年輕的參加者為主,所以我不太理會交通安排,因為我覺得他們會懂得用Google Map的。但明天的「死嘢請老嘢睇戲」活動的對象是老人家,所以我比以往都緊張,畢竟這班會報名的,我相信都是心中有團火的老嘢,他們很可能完全不理自己的身體狀況,當遇著對的事就會盡力而為。所以,我在處理登記報名時,會問他們有沒有家人或朋友同行,如果無,就會多口問句,他們行動是否方便、懂不懂得路等,可能就是我口多多,有封電郵充滿火藥味: 「我要一張免費飛,姓名xxx,電話xxx。」 「你好,謝謝你的報名,你是登記本人嗎?已滿65歲?」 「我是代我家人申請,你有咩問就打俾佢,唔關我事。」 「好好,但想再問問,他行動方便嗎?懂得去戲院嗎?如不,當天你會否跟他一起來?我可給你多一張戲飛跟他一起進場看電影,然後你們一起走,就不用擔心他的安全啦。」 「你明知你邀請老人家,點解你唔安排得周詳d(啲)?要我地(哋)擔心,你有冇搞錯?我先唔會去同老人家爭戲睇。」 「阿來電者,第一:我不是甚麼服務機構,我沒有任何義務去讓你的老人家對是次活動產生任何興趣,我這次是尋找志同道合,一起去欣賞他人如何實現夢想的。第二:我更沒有任何責任去確保你老人家的安全,但如你想介入,我會建議你老人家跟你保持一段適當的安全距離,因為我覺得跟你溝通比起他來看電影更危險。第三:你說你老人家的申請與你無關,為何你又會擔心呢?要不,你大可不批准他來看電影,要不,你就跟他來一起看,反正我相信如果你跟他一起來,他會相當開心的,這亦是我不介意請埋你一同來看戲的原因。還有,我懇求你不要老奉覺得我是應該要請你或你的老人家來睇戲的。謝謝。」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4-10

最近看了一套名叫《不老騎士》的紀錄片,它紀錄了17個平均年齡81歲的老嘢,知道自己年事已高,趁自己仍然能夠呼吸,就應該抓緊時間去把夢想實現。 13天騎著電單車環島長達1,178公里的漫長旅程,因片長關係,只能濃縮到短短的90分鐘。車隊成員當中有患癌症的、有患心臟病的、有患糖尿病的,還有其他「夢想家」都帶著不同的歲月痕跡,縱使已被醫生的專業判斷為不應該參與這次艱辛旅程,但他們都不理醫生的溫馨提示,堅持將自己的生命毫無保留地奉獻給夢想,全因一個信念:「老人家都應該有夢,有夢就應該去實現。」 當中他們追夢的過程都不用在這裡細說,有興趣的都應該趁自己斷氣前去睇一睇,讓他們追夢的堅持、追夢的熱誠,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你從「搵食黑洞」裡拯救出來。 但我看完後第一個感想是:我很希望在香港生活的老嘢都可以去看一次,希望他們知道「老」不是等於「等死」,希望重新燃燒他們的血,尋回遺忘已久的夢,盼望他們每一個最終都能夠比我走得更招積。於是,我主動聯絡有關電影發行商及戲院,希望他們「特事特辦」,能給我一個超優惠的票價,讓我可以請得起老人家去看這齣電影。我跟戲院及電影發行商強調,我不是一個好人,我不是在做好事,也不是在做善事,我只是很自私地做我覺得應該做的事而己,所以我不奢望免費,只望他們給我一個我負擔得起的價錢,就很足夠。 最後,他們竟然真的給我一個超優惠價錢——免費。真的很感謝他們的支持。所以,如果下星期二的上午,你在將軍澳的話,只有你年滿65歲,對這套電影又有興趣,就立即電郵給我,給我一個請你睇戲的機會!多謝晒!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4-08

當大眾開始知道,在香港原來有碼頭工人的存在,開始了解碼頭工人在不人道的工作環境下工作的辛酸,當「民間」開始發揮互助互愛精神,有錢齊齊使、有包齊齊食、有雨齊齊淋,為的只是一個最基本的卑微要求,就是希望每一個人縱使有不同的立場,都能夠互相尊重,因為尊重是人類最基本的條件。 「工人想搞工運時,唔好俾工會介入。」、「東家唔打打西家囉!嫌人工低咪唔好做囉!」、「為答謝各前線人員多日來的努力,『罷工期內』有開工者,將會在三天內發放現金三千蚊作為獎勵。」、「你做勞工係因為你唔上進,你想改善工作環境就應該讀多啲書,力爭向上游!」當常常被政府稱為「市民」的公民,開始自發地活出公民的價值,守望相助,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的時候,我真的很不明白,為何會有人反其道而行,說出這些不人道的說話。當然,還有人在這個時候仍然選擇沉默。不,不應說他們沉默,他們其實很可能是想發聲,為民請命,但只是角色上有衝突,有口難言,說他們潛水會夠貼切。 他們死都要打東家,他們死都要在駕駛室大小便,他們死都要做勞工,他們死都要在黃色暴雨及雷暴警告下露宿街頭,他們被剋扣工資仍然死都唔肯走,是因為他們戇居的嗎?倒轉頭說,你們因為勞動分工才有機會讀大學,然後坐辦公室望海景,幫公司跑數究竟為了甚麼呢?你夠膽講你是為名為利嗎?咪又係為頭家!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4-03

「非常時期,唔好同我講錢,我每名員工送件風褸!」傳聞這是一名貨櫃碼頭的管理層要求直屬員工加班,頂替正在罷工的外判工的工作崗位。到底甚麼是「非常時期」?甚麼是「常時期」?北韓嚷著話將會重新啟動寧邊的石墨減速核反應堆是正常時期嗎?一班基督徒「愛心提示」各信徒要遠離Starbucks,因為商標裡的美人魚是充滿著性誘惑力,而且部分利潤用作支持同性婚姻活動,他們要拒絕栽種邪惡,所以要罷買其產品,這是正常時期嗎?如果這是正常,那到底甚麼是非常? 只要你去Facebook的「碼頭的辛酸」專頁就知道,碼頭工人的工作生活狀況:十五分鐘的放飯時間;連續十六小時的工作更;大小便要在「工作室」內解決,因為流動廁所距離工作室需要步行十五分鐘的路程;由工人自己自資以貨櫃改裝而成的休息室,內裡由儲物室到冷氣機也是工人自己自資……這就是碼頭工人經歷了多年「非常時期」。雖然工作性質、環境等等十分惡劣,他們為了養家,為了自己孩子的未來生活,就算零三年沙士減人工,工人都能同舟共濟,硬著頭皮跟老闆捱下去。今天呢?今天管理層不但推卸責任,而且為了繼續搵錢叫直屬員工加班但唔好講錢,這算是正常嗎?如果這是正常,那工聯會至今仍未行出來為碼頭工人表態就是不正常了? williamoutcast@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