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寶 - 陳偉霖
2013-09-11

昨天一直找方法,希望可以幫到王欣言到一些設備較完善的醫院讓她做檢查,王欣言就是我在上一篇提及的半歲小女兒。她的狀況跟我差不多,超過五成的皮膚都有黑斑,現在求神拜佛,只希望她的黑色素瘤是良性的就好,但如果化驗後的結果是惡性的,就很可能應該要立即做切除手術,否則她會跟我一樣,會比醫生「預測」是短命種。 如果硬要將我跟這位小妹妹比較,她要面對的狀況可能比較差一點。我記得幾年前我曾到上海一間醫院陪友人看醫生,在等候見醫生期間,我無聊地在醫院裡亂逛。突然,我給幾個彪形大漢抓住,說我的情況很危急,說我身上的黑斑會傳染他人,要即時將我隔離,及需要立刻做檢查,我被他們抓起時雙腳離地,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當然最後我要假裝合作,然後再找機會奮力逃跑,再跟他們解釋我不是來求醫,我沒錢給醫藥費,我死我事,再者,我來只是陪友人來看病而已。 我幸運,在八十年代的香港出生,八十年代的醫生雖然好大口氣,說我長不大,又說既然我長不大,倒不如貢獻社會,為香港醫療科技盡一點力,獻出身體做研究,縱使當時醫生擁有權威性的決策及意見,但起碼當時的香港還有法律保障公民,十八歲以下的病人需要有家人簽名才可以動手術。而我亦很幸運,我有「不合常理」的家人,老竇老母說與其我在醫院苟延殘喘,可能要花整個童年在醫院承受心理與生理的痛苦,亦未必能夠康復,寧願我在外面快快樂樂地生活,雖然未必能夠長大,但起碼有個快樂的童年,讓他開心至死就可以了。 我的童年不求健康,只求快樂。在此,我真的也希望欣言像她媽媽所說:「童年是美好的。我也希望我家的寶寶在童年的時候快樂。」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9-09

最近有一位住在中國福建的媽媽把剛出生的小女兒的全身照放上微博,因為懷疑小女兒有皮膚病,希望得到有心人的關注及幫助。相片上載後,隨即惹來眾多網民批鬥,說小女兒的皮膚色澤有深有淺,而且不對色,又說照片的光暗不一,相信所發放相片是經過PS。最後被一群「專業PS」的網民裁定這數張照片是經過後期處理,並炮轟媽媽別以為用這劣質相片就可以騙取他們的愛心,侮辱他們專業的智慧。 如果相片上小女兒的皮膚是經過PS,那我陳偉霖應該也是經過PS的,因為小女兒的皮膚跟我有九成相同。 她的爸爸是農民工,為找方法把女先醫好,才拜託別人教他開微博。這一條微博裡有二千多個留言,雖然超過一半的留言都是鼓勵性的,但有五百多條的評論真是愈看愈看心寒,當中除了說這相是假的之外,還有說她是「不祥人」、「墨汁怪」等等人身攻擊,還有很多好心做壞事的人,「她應該是中了邪術!」、「她應該是吃了受日本輻射影響的食物,日本人真惡毒!這樣毒害我國的寶寶!」等等,愈看愈心痛。 我不會說他們是無知,也不敢說他們是低B,但這些自以為把所知的說出口,就是能夠幫助人的行為,的的確確對當事人來說都很可能成為一種傷害。信口開河,都可以成為一種具致命性的武器。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9-04

前兩天看了倫永亮的音樂會,非常觸動。自問對倫永亮的音樂人生並不熟悉,只記得小時候阿爸阿媽每逢周末都會在家裡放音樂,《因你極難代替》及《鋼琴後的人》例必在阿爸的歌單之中,然後阿媽必定會插播《心仍是冷》及《此情只待成追憶》,由於我真的不懂得欣賞歌唱者的歌唱風格,所以幾乎每次都忍不住插播郭富城的《第四晚心情》或《我為何讓你走》,然後一邊安撫他們一邊跟他們解釋,這首歌亦是出自倫永亮十指鍵琴之下,可放心繼續欣賞他的才華。當然,其實我心裡總覺得他唔夠郭富城有型。 看過這次「倫永亮One Voice Ten Fingers演唱會2013」,發現原來他有型得多。他可以在音樂會裡邀請觀眾出題,然後即席示範如果寫詞作曲,兩三分鐘就能把觀眾隨便拋下的一句「今晚要開枱」變成一首完整的歌。除了他毋庸置疑的音樂才華外,他的情他的義更讓我觸動:過往看過很多音樂會,主角通常都會衷心感謝每一個台前幕後的好伙伴,但我們作為觀眾的就絕少會記得晒他們的名字,但這次音樂會裡每一歌曲的安排都讓我們記得他每一個伙伴的名字,他每一個伙伴的才華。還有他這次演繹《心仍是冷》的手法比上次放一支白玫瑰及空凳更扣人心弦。 倫永亮先生,感謝你及你的伙伴安排這一場相當微妙、真摯的音樂經歷,讓我的耳、讓我的身體從頭認識你對音樂的愛。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9-02

去年今天,我問弟弟,對國民教育將會獨立成科有甚麼想法,無論他是撐又好,反又好,對我來說都無所謂,我只希望他能想清楚為甚麼而撐,為甚麼而反。當然,我也有跟他表達我的立場,我是反國教的,但人各有志,懂得尊重萬物,是人類繼續能夠生存的最基本條件,縱使他撐國教,但若然他覺得我有甚麼地方可以幫到手,我叮囑他隨時開聲,只要沒有違背我的信念,我絕對願意作出支援。 他想了一整晚,跟我說:「大佬,其實我都想反國教嘅,我亦問過同學,佢哋都想向學校表達我哋嘅感受,不過我哋買唔到黑絲帶,依家仲諗緊辦法……」最終,我們各自在家裡找一些已破爛的環保袋和舊衫等,剪成一條條的「黑絲帶」。翌日,即開學日,我們相約到他的學校附近,先來一個回魂早餐,精神奕奕帶著數百條大小不一的「黑絲帶」,到學校門口響應學民思潮的行動,希望讓校方知道他的意願,更希望喚醒同學們。很幸運,當天早上除了學生接收絲帶外,更有部分老師即時帶上絲帶,以示支持。 一年過去,我反對國教科,是因為不希望出現盲目愛國的洗腦教育,回望這一年,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看似不再用洗腦式的教育來引誘你去愛國,但這就代表我們真的成功了嗎?不,只要你睜開眼看看梁振英的身教,就知道未來這年的「愛中國行動」,將會比上年的洗腦教育更加可怕。

2013-08-28

秋已立,暑已抖,眨眼間下星期又開學。時至今日,仍有很多人深信《勸學詩》裡的半句說話:「書中自有黃金屋」,所以仍然很多人在求學時總是找辦法,把教科書硬塞入腦,把自己的腦袋變成中央電腦資料庫就以為自己可以體現「知識就力量」。 到你長大後投入社會工作,發現教科書裡的知識對於你的工作是完全用唔著,於是沿用兒時學過的「硬塞」方法,盡力把更多不同類型的書籍例如人生哲理、心靈勵志、職場工具、如何改善人際關係等等的書籍用「死背書」的方法記入腦,以為把自己變成amazon或google search就能提升個人生活質素,把自己當成誠品熱賣龍虎榜向他人推介書籍,就以為能展示自己的文化修養。相反,當你對他的推介不感興趣,又或者你腦裡藏不了一個amazon的資料庫,那就代表你跟他的生活文化有點差距,但請放心,他不會離棄你,因為你的出現是讓他更鞏固他作為引領者的角色。 沒錯,書可能是累積人類的智慧,但從小到大我都不喜歡看書,亦不覺得我要從書本吸收知識,人吸收知識,其實都只是為了去行下一步,當你想要一些所謂的新啟發,只要你找一日去坐坐草地,跟天談天,跟地說地,就一定會有所得著,又例如當你想學好外語,與其花錢去上甚麼語文課程,不如主動請外國人吃一餐飯,直接跟他雞同鴨講,持之以恆,絕對能夠得到你想要的。 當然我也有買書的習慣,不過我真沒試過把一本書完完整整讀完。我相信我跟每個人都一樣,所得的知識與智慧都是與生俱來,最多我有些部分是從我的斑點分裂出來。書,不能讓我更了解自己,但能夠讓我更容易了解別人的想法,更了解世界的運作。不過認真細想,這些我想得到的「想法」也是靠讀書得來的,書仍然是認識知識的其中一個好地方,只要你先有自己的想法。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 williamoutcast@gmail.com/周一、三刊登

2013-08-26

古語有云:「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當然,這句古話至今已引申出更多名句:「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行萬里路不如閱人無數、閱人無數不如有高人指路、有高人指路不如食包萬寶路……」這句古語的發展,好比喻人生的過程——由不知命到逆命,然後知天命到順命。我很幸運,小時已得到高人指路,呢位高人係我老竇。 記得好像還在小學求學的時期,媽媽已常常說:「知識就是力量,你唔讀書,就冇用㗎喇,快啲放低玩具,同我死去溫書!」當然,我就很不情願地從書包裡拿出課本發呆,爸爸偶然見到我處於這個狀態時,就會先點起尼古丁,再跟我說:「你讀死書咁樣死讀書,好快就會因為讀書而死,而唔係病死。」隨便的一句說話,對我造成很大打擊,自小被醫生批我會病死,直到聽到那句說話才發現,原來我除了病死,還有其他方法讓我離世。即是說,只要我隨便讀讀書,就能打破醫生對我的預言,就能打破我的宿命。而且除了因為讀書而死,那應該還有更多可以讓我死的可能性。 如果你又係咁啱第一次睇我的文章,或者你已忘記了我的說話,我在這裡不厭其煩講多幾次,我反對自殺,我說自己去發現更多讓我死的可能性,是因為我不想有任何遺憾,透過把握每分每秒,去發現自己的價值,然後堅持活出自己價值,直至生命的盡頭,我想這就是真正體現甚麼是快樂到死。你呢?你又怎樣安排自己的生命?繼續由Blue Monday呆到Happy Friday嗎?如果你覺得你的生命不應至此的話,在今天日落之前,就快快想想辦法。 周一、三刊登

2013-08-19

請容我先為上一篇的文章跟大家及嫻姐道歉。經過大家提醒,原來網上曾出現另一條疑似林老師講粗口的片段,日後寫字時會更小心及多加注意,對不起。 前幾天因為颱風的影響,本來的航班被取消,機場都擠滿人,在候補機位的櫃台,超過百多人在排隊。此時遇見一位太太,太太從我身上打量了15分鐘,終於忍不住走過來跟我對話:「對不起,我沒甚麼惡意,只是看到你,令我想起家裡的兒子,他也有致命的皮膚病……(你現在趕回去照顧兒子嗎?)不不不,我兒子在澳洲,我現在回台北探望家裡病重的爸爸,然後再找機位回去照顧兒子,本來我是來香港度假的,但怎也想不到,在同一時間兩位最親的家人都病了,又遇上颱風。我在機場已等候了三十多小時。」她眼泛淚光,我想這些眼淚及情緒,早就應該找方法宣洩出來,不然對身體會有壞影響。我抱著她、安慰她,說我可以讓出機位,如果我比她先有機位的話。 在等候機位的4小時裡,我們無所不談,彷彿好像交代自己的遺言,若任何一方能先到台灣,就幫對方帶個口訊。她說,我跟她的兒子一樣叫William,同樣有皮膚病,此時此刻,我的出現猶如天使,是上天安排我來安慰她,又說她覺得多了一個孩子。老實說,我真的不懂得處理,無論先去哪一邊,都有機會趕不及去見另一方的最後一面。但我相信,如果我是她的爸爸或她的兒子,都會跟她說:「別擔心,你先去看看他,在你來之前,我會照顧自己的。」 無論有多想她能在身邊照顧自己,面對生命在倒數,就不得不明白,原來從來沒有一樣東西能夠捉得緊,從來沒有一樣東西是應份得到的。昨天,終於收到她的消息,她剛剛探過爸爸,今天又繼續在機場撲機位回澳洲照顧兒子。希望每一位仍然覺得自己是應份得到明天的人,都能隨遇而安。

2013-08-14

昨天看到陳婉嫻的《嫻情說理》專欄,提到講粗口的自由,當中她是這樣說的:「正如那位正在執勤的警員也有母親、也有家人,無論你是否認同他的任務、是否認同他上級的決定,但總看不出他個人犯了甚麼過錯,要連母親亦受侮辱。」嫻姐,我想你這番說話是與林老師指罵警察事件有關。 嫻姐,你今天不記得我是誰不緊要,十年前我們一起共事過,在一個當年還叫做教育統籌局裡的青少年專責小組裡,一起發掘針對雙失青年多元發展的可能性,有一次,我們到屯門參觀服務年輕人的社區中心,你看到有一位十多歲的少年講粗口,然後我看到你像慈母般跟他說:「小朋友,粗口能傷害人也能傷害自己,你懂那句粗口的意思嗎?不懂的還是少講為妙,但有時真係忍唔住衝口而出,都要道歉,知道嘛?」當時已經廿歲的我,聽完你的分享後,覺得你很有型,尤其是那句「不懂意思的就不要說出口」令我很有共鳴,直至昨天。 嫻姐,回顧林老師的事件,我網上重溫了三、四次,都聽不到她的說話裡有「X你老母」等涉及家人的粗口出現,她說的W.T.F.都不是問候人家娘親的意思,最多只能翻譯為「有無搞X錯」,你說當日警察的母親也受辱,我實在不明所以。你不信我的不緊要,你大可透過梁振英問問元朗坑尾村代表鄧志學的囝囝,哪一句粗口才會牽涉到母親。不過嫻姐也請你小心,從他跟梁振英一樣公開地講大話,就知道他也很會講嫻情但不說理。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8-12

身處資訊爆炸的年代,幸好我們還有科技的配合,可以一邊透過電視看中國女排,同時一邊透過電腦,在網上直擊天水圍的論壇,但不知道是否因為梁振英真的很有魅力,或是我真的很關心社會,我的眼、耳和情感都幾乎全神貫注在論壇之中。 與其說昨天是一個論壇,倒不如說這是一個梁振英的偶像與粉絲相聚大會,愈看愈火滾。如果你平時沒有看新聞,如果你一向都沒有留意梁振英的行為,單看他昨天在論壇的表現,我直頭覺得他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更勝一籌。梁振英配備十大武器之首——摺凳,並全程面帶笑容,有問必答,有講有笑,像一個親民而偉大的領袖,只要你沒有要求他下台。 這個行為其實似曾相識,記得幾年前訪問過上海的維權人士,他們指出共產黨其實是有求必應的,只要你沒有說出一些反對他的說話,只要你沒有推翻政府的行為,無論幹部或者地區政府,統統都會了解你的需要,除了民主。再返過來與梁振英的行為比一比,其實他的行為就像中國共產黨一樣,只要你並非要求他下台,只要你不影響他的利益,其實他都會聆聽的。 我們常問,為甚麼我們會有這一個管治班子?為甚麼他們只顧自身利益?不理我們的訴求?不如試試倒過來反問自己,可能我們跟他們都是不遑多讓,沒有甚麼大分別。我想,這就是富香港特色的資本主義吧!

2013-08-07

有人說,這兩天有關香港警察的新聞,會進一步令警隊形象受損。如果你今天才知道會有警員在執行期間講粗口,我想你們絕少出夜街,或小時候絕少在街上被警察查家宅了。其實,從英治時代到主權移交到中國,警察用粗口問候香港公民,對於很多年輕人(包括我)而言,都不是甚麼新鮮事。 記得小時候,我有一個小習慣,每晚半夜三更等到父母睡著時,會用家中的固網電話約同學仔出來「吹水」,雖然每次相約的地點都不同,但總有同一個經驗——給警察盤問,甚至問候:「喂!o靚仔!你哋全部同我過嚟,你哋喺嗰邊做乜X嘢呀!?(冇呀,我哋喺度吹水之嘛)吹乜X嘢水?住邊X度?(住沙田)全部住沙田嚟屯門做乜X嘢?大佬吹雞叫你哋過嚟劈友咋呱!XXXX!做乜X嘢著黑衫黑褲?扮黑社會呀?(唔係呀,我哋偶像係山本耀司呀……)」 每次講我們崇拜的偶像是山本耀司時,警察通常都毫不留情面地扯火起來,粗暴地把我們的臉貼近牆邊,他們搜身時,摸到我的黑色皮膚,就會緊張起來,說我藏毒又或者說我身藏武器,經他們徹查後,又會把我的黑色皮膚開玩笑:「XXXX!你老母生你嗰陣,肯定食錯嘢啦!你咁X樣就唔好出街啦!」當然,還有更多令我感到難堪的話未能盡錄。 我相信,你們不是第一天才知道有講粗口的警察,也不是到今天才知道原來老師也擁有講粗口的技術,只是你們不想向他人承認這回事而已。  

2013-08-05

昨天由「香港家長聯會」及「香港行動」主辦的「支持警隊嚴正執法!粗鄙文化遠離校園!」簽名活動,「香港家長聯會」會長李偲嫣在台上呼籲學生及學校遠離林老師,遠離粗鄙文化:「你哋成日乜乜老母,物物老母,你有老母,我有老母,我老母死咗㗎喇,你鍾意嘅就上天堂搵佢啦!不過睇你個款都唔使旨意上到天堂!!你唔使同我講粗口,你哋只係一班破壞安寧嘅市民,你哋俾人利用咗喇!你哋俾後面啲政棍利用咗喇!你哋班棍,咩呀!?你哋係政棍呀!一個二個拎住碌棍去從政嘅唔係政棍係咩呀!?收工啦!收隊啦!你哋叫我收皮我就要聽你講!?你收工啦!林老師,你帶頭教壞晒香港人!你為人師表講粗口!仲有我唔係批鬥,根本係公民黨不知所謂,毛孟靜!呢條數我會同你慢慢計!踢走《蘋果日報》!今時今日都係《蘋果日報》搞出嚟!《蘋果日報》可恥!你哋咁大聲做咩啫!你哋都唔夠我大聲!」以上只是她在台上兩、三分鐘的發言節錄。 老實說,林老師的「八公、八婆」甚至「what the……」的情感宣洩,與李偲嫣以上的言論比較起來,簡直小巫見大巫,李偲嫣的言論之間雖然沒有粗口,但更為粗鄙。一個口說遠離粗鄙但把粗鄙演活出來的人,她不但沒有說服力叫學生遠離粗鄙文化,更只會主動把學生拉進粗鄙文化當中。李偲嫣,這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天生與皮膚癌同生共死,生前已寫好遺書,辦好葬禮,深信擁抱死亡才能活在當下。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7-31

上一篇提到因為還未等到發展局長陳茂波主動落台而含恨而終的家樂,是因為急性白血病(血癌)而去世。有人話他應該好好專注去醫病,明明知自己命不久矣就應該花多時間去陪伴身邊人,又話如果家樂應該放低對陳茂波的執著,就不需含恨而終,把「社會事」攬上身就是自找麻煩,更有些人毫不留情說一句「佢唔放低,就係抵死」等等。 這些說話對我來說有點難入耳,但我自身本著「沒有人應該被遺棄」的信念去做人,縱使再難聽的說話我也會想方法聽進去,因為難得你們睇得起我,覺得我配得起與你們溝通,我又怎會放棄這溝通的機會。 除了家樂,這兩三年間我認識了不少血癌患者,你說他們應該關心自身問題,不應將「社會事」攬上身,但「社會事」跟「政治」一樣會主動走上門的。很簡單,雖然政府在2011年說過因為人口老化,在兩三年內骨髓移植病床由17張增至190張,但至今仍有不少病人因為病床不足而錯過搵骨髓機會,當然大家也不能肯定,是否因為等候床位而惡化。 但試想想,當你有幸發燒入急症室求診的時候,雖然顯示屏上寫著你可能需要等廿多個小時才能處理你的個案,你覺得這些不是「社會事」嗎?你有試過因為患病而花時間陪屋企人嗎?還是每當一有病就自閉三日,痊愈後才跟家人相聚?如不,你是否一樣低死?還有,你的感冒不是「急性」,等一日就能睇醫生了,而不是他們血癌患者可能需要等一年的時間,才知道能否有治療的機會。社會是指人類群體活動的範圍,你覺得「社會事」唔關你事,那就請你別把自己當成人類就可以了。 williamoutcast@gmail.com

2013-07-29

又一個末期癌友走了,從我們相識到他離開,只有一個月時間。記得有一天,在Facebook收到一個訊息:「William你好,我也是一名癌症患者,先後接受過十多次電療化療,到最近癌細胞繼續擴散,醫生說已再沒有藥可以用,也將我轉去寧養病房,我想我的生命快走到盡頭,所以我希望在走之前能見你一面……」 這陣子,幾乎每個星期都收到新相識癌友離世的消息,每次我見他們見面,都不會說他們會好過來,會活得耐,只會叮囑他們只要還有一口氣,都應該把自己的價值活出來。翌日,當我去到醫院探望這位癌友之前,本已想好一些安慰說話,以及希望我能幫助他完全最後心願,但怎也想不到,他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你有看新聞嗎?陳茂波再一次欺騙我們香港人,上次劏房搵大錢,今次囤地發大財……William,你說過會幫我夢想成真的,我希望在我去世之前,見到陳茂波主動辭職,重新建立已破產的人格,為香港人又有好,為他自身也好,都是一件好事。否則,我也只能含恨而終。」 過往,我去醫院探望末期癌友,很多癌友在他們的「晚年」,都比較關心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很少人會像他一樣,會將社會事攬上身,將「社會事」變成他自己的家事,從他身上,我才真正體會到甚麼是「家是香港」。家樂,今天你已經走了,但他仍然繼續當發展局長。對不起,我沒辦法把你的遺願成真,希望你在哪裡都好,都會繼續找方法去完成你的遺願,遲啲見! 周一、三刊登

2013-07-24

「萬壽無疆!」、「你又活多一年了,恭喜晒!」、「有排你做呀!好好保重自己!」、「死唔去一周年快樂!」、「都話你好X堅㗎啦!每個人生命都在倒數,只有你係加數!」、「你咁長命都係想幫我扶靈啫!」免得大家覺得我在呃稿費,還有一大堆超級有創意的「恭賀」說話未能盡錄,真的不好意思,敬請見諒。當然,我也萬分感謝這兩天在街上跟我說生日快樂的陌路人,真的感謝每一位用了部分人生去祝賀我的「冥壽」。 有人問:「你每天活著就是奇蹟,其實你的心願已了,無論幾多歲生日,對你來說都應該沒有太大感覺吧!你又常常叫他人活在當下,如果別人約你半年後食晚飯,你不知道將來,你會拒絕嗎?如不,到時你死了不能赴會,那就是失約,你會感到遺憾嗎?」 我想只有一件事有機會讓我感到遺憾,就是我沒有做該做的事。每天收到不少電郵邀請我「將來」去做講座,也有人約我半年後食飯,如果「答應」這個回覆是我該做的事,我仍然會答應,至於如果我死了不能赴會,我相信我不覺得會有遺憾,因為我估到時我是該死的,該做的做了,該死的死了,又怎會有遺憾? 還有,我仍活著並不是一個奇蹟,奇蹟的定義,就是將本來覺得不可能發生的而又發生了。其實只要不自以為是,奇蹟就毋須存在。到現在,你覺得我活著是一個奇蹟,可能就是因為你自以為我活得短命而已。 周一、三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