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琪談 - 張韻琪
2016-05-26

每逢到了五、六月的日子,心情總是有點說不出來的忐忑。1989年的民運,激動人心,啟蒙著不少年輕人對國家社會前途的想像與熱情,包括當時等著升中的自己。年月過去,縱然時代背景與大形勢已截然不同,自己亦非當年未經歷練的小傢伙,但仍堅持對社會改變的期許和參與,嘗試發揮小小力量,令這城變得更有人情味、更進步。 或許就是這點堅持,鼓勵著自己參與不同的社會議題,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一起為更公義的未來打拼。非常幸運地,自己一直遇到不少良師益友,也碰到了回歸後的各種抗爭與運動,一步步的找到自己的信念,栽種在心中的那棵啟蒙的種子也得到落地生根的土壤。無論作為大學生、綠色和平成員、社會運動一員,又或有了小朋友後多了媽媽的責任,自己也抱持「不可為而為之」的心態,堅定又謙卑地走在抗爭路上。    彈指間,原來自己已在前線的崗位快20年了。或許,是時候來個轉變,換一個位置與視角,看自己未來的人生與社會變遷。在40歲還有力氣轉變前,我選擇退下火線,在綠色和平擔當另一角色,以支援綠色和平成員與項目的發展。我也希望多花點時間與家人相處,特別是期望自己能成為孩子們的導師,與他們一起走成長之路。   眼下政局紛亂,社會嚴重對立,劍拔弩張,現狀確會令人灰心至極。講夢想、說人生、談改變,在現實生活的種種壓力與荒謬中,變得如此的遙遠與不著邊際。但在時間面前,我們並沒有逃避的理由,唯有忠於自己,做好每一件對身邊人、社群與社會有好處的事情,期望在自己的崗位內能發光發熱,感染更多人堅持改變的信念。我仍相信行動的重要性,即使多微小的行為改變,或多小步的啟迪,也能點滴成泉。   再次多謝AM730副社長馮振超先生5年前給我寫專欄的機會。還記得當時跟馮生談有關我到北極的訪問和欄目,他不但一口答應,還建議了《綠色琪談》的每周一欄,就這樣開展了這趟以文會友的旅程。多謝大家沿途上的支持與厚愛,讓我可以跟大家分享零碎的想法與生活的體會,令這柔弱的筆觸找到共鳴之音。但願在往後的改變路上繼續與你並肩,共勉之!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5-20

最近國際開始興起「Minimalist」 極簡主義者的生活模式。當發展主義和經濟主義走到盡頭時,很多生活在城市的人發現自己猶如一隻「奴隸獸」般,被不同的社會潛規則束縛著:一份不斷加班而自己並不喜歡的工作、不斷追趕物質和社會地位、覺得自己一點也不快樂 – 這些疲憊的「人生目標」對香港人而言應該並不陌生,當社會教導我們過好生活就應該要有樓有車有穿不完的衣服,極簡主義者卻認為過好生活就是捨棄這些物質。 「斷捨離」(圖、坊間有不少於這個概念的書藉)這概念流行了好幾年,香港人似乎都善於捨棄東西,不過扔東西後總是又買回另一堆雜物,拋棄東西對很多人來說不過是指定動作,根本沒有作出實際的改變。極簡主義者認為人需要的東西並不多,快樂亦絕不應與物質掛鈎,他們減少自己生活所需要的物件,例如在德國有人一年不買新衣,只重複穿二手衣物;在英國亦有女孩一年只穿33件衫褲鞋襪,然後把省下來的置裝費捐去慈善機構。 香港人又可以做到嗎?推廣簡樸生活的「野人」莫皓光,只需要9件衫及3條褲就在香港過了十年夏天。很多人一聽即覺得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有朋友剛完成近四個月的長旅行,他說在這個世界行走,一個背包的容量已可裝載所需物資,我們真正需要的總是比我們想要的少很多、很多。極簡生活,其實也是一種生活的修行,讓我們有空間去思考,自己真正需要的是甚麼、令自己快樂的又是甚麼。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5-12

大嶼山先天坐擁豐富生態資源、歷史文化和考古價值,政府卻一意孤行將大嶼山發展成主題樂園。前車可鑑,發展主題公園不是萬靈丹。香港迪士尼去年業務錄得1.48億元淨虧損,其中本地入場人數只佔三成九,說明主要收入依靠內地及外地遊客,引入國際級主題公園對香港人有甚麼好處? 再看看現今大澳的狀況,每逢假日,遊客經水陸兩路迫入大澳,擠得水洩不通。難以想像政府提議昂坪360纜車直入大澳,他日大澳居民的假日生活將會苦不堪言。大嶼山發展報告還有建議在大東山上設觀星設施、貝澳設水上活動中心、填海而成的東大嶼都會等等,這些項目,又是基於甚麼考慮而建議興建? 發展大嶼山是屬於香港人的事,然而大嶼山發展委員會透明度奇低:會議議程不公開、無要求法定人數、成員提出意見又不記名,幾十個委員閉門造車,算是哪門子的城市規劃? 我認為,發展大嶼山應該以香港人的需要為優先考慮。香港並不欠缺主題樂園。香港人需要的是假日能夠一親大自然,呼吸新鮮空氣。大嶼山獨一無二的生態環境絕對是香港最重要的自然寶藏,我並非盲目反對發展,只是希望政府能以保育為先,詳細做好保育規劃、完善保育的法例,認真看待生態和大嶼文化,繼而在透明度高的情況下規劃如何發展大嶼山。正如前天文台長林超英所言:「我歡迎委員會有關改進郊野公園的說法,但是提醒他們在進行任何工程前,必須與市民好好溝通,理解他們的需要和看法,以免過度建設,好心做壞事,無意中把原本的美好風光搞爛。」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周四刊登

2016-05-06

政府最近推行美食車計劃,但六十萬元的投資門檻對一般市民而言,無疑是不切實際。我的同事最近在切爾諾貝爾三十周年前夕,花費約一萬元,改裝平民美食車為「能源自主美食車」(圖),向公眾免費派發以可再生能源製作的棉花糖,證明可再生能源大有所為,淘汰核電事在必行! 「能源自主美食車」在兩星期前於中環出動,深受老中青歡迎。美食車其實是一輛三輪車,頂蓋裝有太陽能發電板、單車後轆接駁動能發電機,供電予車身的儲電池,為棉花糖機提供電力。雖然當日大雨滂沱,但由於事先用太陽能為電池充電,大批途人踴躍踏單車發電,最後無懼風雨,製作了很多色彩繽紛的棉花糖。 在後福島年代,可再生能源成為取代危險、污染核電的出路。香港目前有百分之二十三電力來自大亞灣核電廠,距離我們只有五十公里,而一百三十公里外、仍在建設中的台山核電廠,則懷疑有安全隱患,可見我們仍面對核電的威脅。 大亞灣核電廠的供電合約在二零三四年完結,屆時電廠已運作超過四十年,理應退役,我們只要把握這機會,在未來二十年透過推動節能和發展可再生能源,就可停止輸入核電。 能源美食車雖然是可再生能源的小示範,但理工大學的研究估計,太陽能有潛力供應香港一成電力,「無核香港」絕非癡人說夢。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4-29

最近有環保團體指出,從2008年至今,香港人一共棄置超過120億個膠樽,倘若把樽身連接報起來,足以圍繞地球58圈。 膠,好像已是無處不在。在一些你沒有想過的地方,也能找到膠粒,例如女士愛用的磨沙洗面膏,稱聲可以去角質死皮,讓肌膚重括光滑細緻。但是,究竟是甚麼物料有這種神奇的功效呢?坊間很多洗面膏都是採用非常微小的膠粒,微小到很難用肉眼看到,它更可以成功穿越濾水及污水處理系統,直接流入大海。這就是問題所在。 有研究指出,海洋垃圾有八成都是塑膠,常見的包括一般在沙灘、海邊囤積的膠樽,零食包裝袋,飲管,還有肉眼未必看得見的微小膠粒(microbeads)。微小膠粒主要用於洗面膏,牙膏及化妝品上,品牌聲稱膠粒與皮膚磨擦,可以清除污垢,去角質死皮,但並沒有科學根據。然而,卻有研究證明,這些微小膠粒進入大海後,會與不同的有毒化學物結合,變成有毒的膠粒,被微生物、海產(例如生蠔和蜆)及魚類吸收,經由食物鏈進入人體,繼而影響人體健康。 可能你會覺得,海鮮有化學物並不是出奇事,但有毒膠粒呢?每吃一隻生蠔,都有機會吸入有毒膠粒,你還覺得是小兒科嗎?4年前,中石化貨櫃墮海釋出大量膠粒,全城眾志成城執膠粒,以免其污染海灘。但原來每天使用的個人護理用品及化妝品存有更微小,更難處理的膠粒,你又會怎麼做呢?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4-22

不經不覺,下周二就是切爾諾貝爾核災三十周年,當地至今仍無法處理輻射對當地食物及空氣的污染,證明人類根本無力應對核災。香港人或許以為切爾諾貝爾很遙遠,但我日前從同事口中得知,距離香港130公里的台山核電廠(圖),壓力容器竟然有突然碎裂的風險,更有可能釀成史上最嚴重的核災!? 原來台山核電廠,與法國一座興建中核電廠同樣採用歐洲壓水式(EPR)技術,法國該座電廠去年被揭發壓力容器的鋼鐵頂蓋碳含量超標,堅韌度不合格。上周承建商在巴黎公布第一輪覆檢結果,稱碳含量過多的位置,原來深入至鋼鐵一半的厚度,意味安全風險比原先估計高。法國核安全機構早在一年前已警告廣東台山核電廠,可能有相同問題,但內地政府從未確認消息,而特區政府竟然以電廠遙遠、對香港影響不大為由「闊佬懶理」,令市民一直被蒙在鼓裏。 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核議題專家布尼爾,早前接受香港傳媒訪問,他指出該壓力容器頂蓋,可能在反應堆運作期間突然碎裂,是極嚴重的安全隱患。此外,EPR的裝機容量冠絕全球,可存放更多核燃料,一旦發生嚴重輻射洩漏事故,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官員着市民不用擔心,我們真的可以相信嗎?核輻射擴散受事故嚴重程度、天氣、風向等因素影響,切爾諾貝爾核災輻射影響範圍超越100公里,福島核災期間,當局曾考慮最惡劣的情況,可能要疏散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160公里的東京居民。 台山核電廠正建造兩座EPR,計劃未來再多建兩座。當風險未明,官員便宣告安全,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特區政府必須向廣東省政府提出,暫停台山核電廠工程、公開更多資訊、交代久未釐清的安全問題,否則我們怎能保障下一代在安全無核的環境下長大?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4-15

在街外吃飯,不少餐廳都是提供塑膠餐具。以前我對餐具飲食都不會很上心,但近來越來越多新聞指,塑膠含有塑化劑,影響健康,亦難以分解,污染環境。所以自從家中多了2個小孩,總是希望他們可以遠離塑膠。   早前在Kickstarter搜尋環保餐具,發現印度原來有一種神奇的可食用餐具。印度每年丟棄1,200萬件塑膠餐具,為了減少塑膠廢物,印度商人Narayana Peesapaty用米、小麥、高粱等天然食材成功研製可食用餐具,希望可以代替塑膠餐具。Narayana Peesapaty聘請了9名低下階層的婦女生產可食用湯匙、叉、筷子等,更加入不同口味,包括甜味、鹹味、薑味等,讓餐具更易入口。不想吃的話,餐具亦可以自動分解,不會製造垃圾。   冰島亦有一位設計系學生,用海藻提取膠質製造可自然分解的水樽。只要飲完水樽的水後,水樽就可以自然分解。雖然不能食用,但亦大大減低了對塑膠產品的需求。   塑膠難以分解,一般丟棄後只會落在堆填區及海洋。而有數據顯示,海洋有八成垃圾都是塑膠垃圾,還未有計算沖上海灘的小膠粒及碎片。網上早前就廣傳一條短片,記錄一隻海龜不慎吸入膠飲管,好心人幫它拔出飲管時,它面露痛苦表情,鼻孔不斷流血。很多人觀看影片後感同身受,廣傳影片,塑膠垃圾問題興起一時。可惜,短短幾日後,善忘的城市人還是繼續使用塑膠產品。   很多人覺得,循環再用膠袋、膠餐具就已經夠環保。但這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減少生產和廢棄。除了大家都身體力行資助可食用餐具的項目,也可以改變生活習慣,出門時帶備自己的筷子和餐具,那樣在遇上用塑膠餐具的餐廳時,就可以大派用場了。 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4-07

最近樓價和零售「受挫」,令人擔心經濟蕭條,不過,海魚的批發價仍連年急升,香港人熱愛的紅衫魚,售價比去年同期上升15%。香港人想食海魚,似乎就得「捱貴魚」。本地魚愈賣愈貴,全因過往捕魚方法嚴重破壞海洋生態,以往出沒於長洲水域的紅衫魚近乎絕跡,香港漁民被迫到遠洋或南中國海捕魚。不過,中國式需求同樣令南中國海的紅衫魚魚量大減,現時香港街市愈來愈少售賣海魚,改為發售其他養殖及淡水魚。   海魚價格不斷攀升,可謂「人類惹的禍」,海洋資源有限,各國卻使用各種破壞性極強的捕魚方法,將魚類不理品種大小,一網打盡,結果魚類無法繁殖後代,數量一直下跌,海魚近年價格逐漸上升,非因「土地供應」問題,實因我們「食到盡」的消費文化。除了普通海魚,港人喜愛的海味如魚翅、花膠和乾海馬等,近年亦因為過度消費引發過度捕魚,令種種珍貴的海洋生物瀕臨滅絕。   上年「綠色和平」調查了多間海味店,發現無良商人為了滿足需求,竟不惜在墨西哥捕捉瀕危滅絕的石首魚,導致生活於同一海域的加灣鼠海豚瀕臨滅絕,近日有團體更發現了大量被割去魚肚的石首魚屍體及3條加灣鼠海豚屍,科學家更稱,加灣鼠海豚很有可能於今年絕種。   香港社會鼓勵消費,每當零售市道唱淡,大家便認為經濟陷入危機。我們真正需要思考的,難道不是我們這種滅絕環境和生態的消費嗎?當我們炒到盡頭、買到盡頭,犧牲的正是我們下一代的珍貴資源,以及無數生物的生命。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4-01

日本一直是香港人熱門的旅遊勝地,而最近的假期,我也和家人到日本的東京走了一轉。探索了一些近郊的景點,例如是比較近東京的高尾山、或者是伊豆箱根一帶的溫泉旅遊區,和家人歡度了一個愉快的假期。   對於香港人來說,東京是一個購物天堂,店員服務態度良好,商品一分錢一分貨,基本上不用擔心貨不對辦或買到劣質貨物。可是日本人的商品和商店設計得美輪美奐,置身其中,我們難免被精緻的包裝吸引而作出不必要的消費。   綠色和平於去年的聖誕節,曾化身為聖誔老人爬上時代廣場的外牆懸掛橫額,呼籲港人停止過度消費。香港人每年棄置超過十萬噸紡織物,相等於每分鐘棄置一千四百件T裇;而這些衣服,絕大部分被棄置在堆填區。   我和一些來自其他國家的留學生談到他們在日本的留學生活,其中一位指指自己身上的衣服、鞋子和背包,搖搖頭說:「我這身衣著,就是放學後沒甚麼好做的,隨便在商場逛逛,就情不自禁買下來了。」很多人心裡明白不應該過度消費,亦能分辨自己需要購買甚麼。可是,置身於商場中,難免被精美的櫥窗擺設、廣告和和大減價的牌子吸引,回過神來,已經手執幾袋「戰利品」。所以,要避免過度消費,有時的確需要遠離商場。   東京,其實除了購物商場和outlet外,還有很多近郊地點很值得和小朋友一同去探索。無論是春天的櫻花或是秋日的紅葉;在天氣晴的日子裡往山裡跑跑,坐那香港沒有的吊椅登山、遠眺無所不在的富士山, 對小朋友來說,這些經驗總比有形的物質來得珍貴。 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2016-03-24

身為人母,有時寧願多花點錢,也會選購有機蔬菜,讓孩子吃得健康一點。不過,上星期消委員會報告卻驗出四成有機菜含有農藥,「有機」一詞突然公信力大減。原來各地對有機標準不一,例如美國界定在農產品中檢驗出的農藥含量低於環保署所訂定的5%,仍可標示為有機菜出售。最離譜的是,本港並沒有界定何謂有機,即使產品含農藥,仍然不算違反《商品說明條例》。 本地對有機蔬菜的認證制度混亂,甚至有大陸有機菜魚目混珠,冒充本地有機菜。儘管大陸有機蔬菜標準比香港嚴格,然而香港人又如何確保認證機構能嚴正執法呢?綠色和平上年在北京和上海分別抽查了不同產地、市場及標籤的蔬菜,發現不同來源的蔬菜的食物安全程度有別,種植過程透明、公開承諾採用生態種植的果蔬較安全。有些生態農場即使沒有經過有機認證,但有消費者監督整個種植過程,保證了產品的質量。 普通市民要確保自己可以吃到「真‧有機菜」,最安全方法莫過於向生產過程透明的本地農莊訂購,又或直接在市集和農場向農夫購買。本地生產的有機菜有質素保證,亦較易追查來源。支持本土農業,既保障食安,更能保護香港美麗而脆弱的鄉郊環境。有小朋友只知蔬菜來自超級市場,而不知是由田地生產。 教育下一代最好的方法並不是無盡的測驗,而是帶他們到鄉野認識大自然,守護農田是無比重要、人人有責的任務。 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

2016-03-17

最近一星期我開始「執屋」,「執屋」並非單單整理雜物,更多是「清理門戶」,騰出空間放置物件。香港寸金尺土,不過,香港人卻總藏有很多雜物。我也不例外,自從有了兩個小朋友後,家裏更堆滿衣服、玩具以及其他日用品,自己的物品也因為沒有時間整理而一直囤積,結果每次想找東西時都找不到,變相浪費更多時間,心情也因此變得暴躁。 捨棄物件雖然困難,但最難的其實是如何保持家中整潔,避免自己過度消費。正在研究港人過度消費時裝的同事最近向我介紹一本叫《時尚斷捨離》的書,作者說很多人為了追求時尚,拼命買各式各樣的衣服,卻不了解自己的身形和性格適合甚麼類型的衣服,常常買了很多衣服堆塞在衣櫃,造成浪費。執拾是基本步,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了解自己真正需要甚麼,所以「執屋」等於改變生活習慣。 「執屋」後,家裏的雜物少了,孩子不合穿的衣服和玩具也轉贈給朋友,不過,我仍然警惕自己必須反思購物習慣。需知道,香港人熱愛購物,也擅長浪費,我們總是能短暫「斷捨離」,卻無法擺脫惡習,故態復萌,形成一次又一次的瘋狂購物、然後「執屋」的惡性循環。這種惡習不但造成「土地問題」,也大大加重對環境的負擔,我們為何還要一直維持呢?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 周四刊登

2016-03-10

明天就是福島核災五周年,猶記得三一一當天,我手抱着一歲的兒子,在電視機面前看着海嘯及隨後發生的核災,兒子雖不懂性,卻不禁大哭大叫,彷彿知道事情有多嚴重。五年轉眼過去,就讀小學二年級的兒子雖然不記得當日發生的事,但我近幾晚哄他入睡時,仍心有餘悸,香港距離大亞灣核電廠不足五十公里,一旦發生核災,我們的下一代何去何從? 福島核災經過五年,政府雖然派出幾千名工人到當地清除輻射,但實際上成效卻十分微弱。現時福島第一核電廠西北約二十八公里外的飯舘村,輻射水平仍然高於一般城市的水平達十倍,證明輻射根本難以消除,而輻射對周邊環境的影響亦逐漸浮現,有樹木及昆蟲出現突變,核電絕不是政府所言般安全及潔淨。 福島核災後,市民已逐漸覺醒,明白核電並不可取,環境局曾想增加核電比例,結果引起市民強烈反對才作罷。至今香港2020年的能源目標仍維持百分之二十五的核電,但政府並無為市民制定長遠的無核政策,近日有傳媒更發現大亞灣應變計劃對核故事應變措施及撤離制度不完善。 核電的凶險,不能讓我們的下一代承擔,但常常有人質疑,既要減少碳排放,又要電費便宜,只有核電可以做到。我的同事上月到首爾考察他們的能源政策,原來核電以外,還有其他選擇可以減少碳排放及承擔合理的電費。首爾市政府在2012年推行減少一座核電廠政策,就是鼓勵市民節能及發展可再生能源,結果成功節省一座核電廠一年的發電量。雖然南韓中央政府以用電量增加為由發展核電,但首爾市卻透過這個政策,告訴中央政府的走向是錯誤的。 最令我感動的,是首爾市長朴元淳的一句說話,他說:「市民才是首爾市的主人翁」。為了市民及下一代,特區政府應該與市民站在同一陣線,實現無核香港的夢想。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周四刊登

2016-03-03

每年來到3月,我都想起日本。2011年,福島核災震撼了不少人的心靈,原本不怎麼關心能源議題的普羅大眾,終於都開始覺醒。經常有人問,為何在一個經常地震的地方,政府竟然容許電力公司建造那麼多核電廠?尤其是受過原子彈傷害的日本人,他們應該對核電更有戒心才對。 原來,在五十年代開始,日本政府為了消除日本人對核的恐懼,已經從文化教育著手,令日本人接受核電。其中大家熟悉的《小飛俠阿童木》漫畫就是其中一個例子。故事講述由核子提供能源的機械人阿童木為人類的福祉奮鬥,令人覺得核電是美好的能源。加上日本人一直以來相信權威的文化,令他們深信核電是安全的。 在福島事件之前,很多日本人視核電廠為一般工廠,甚至比工廠更乾淨。一些核電廠附近更設有核電博物館,介紹核電廠的運作及推廣核電。核災之前,日本人的腦海裡對核電可說是極少質疑,直至福島核災,才讓很多人夢醒。 雖然核災後許多人都決心以節能取代核電,但過程中仍有日本人支持重啟建在自己縣市的核電廠,福井縣就是其中之一。2012年,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的同事,在當地動員居民一起監察議會有關重啟核反應堆的討論。令人意外的是,核電站的所在地,仍有很多人贊成重開核電廠。為甚麼會有這種有違常理的情況呢?原因,原來正是貧窮。福井南面的市鎮,山多、交通不便,經濟相對落後。核電廠出現後,地方的經濟高度依賴核電廠,除了直接僱用工人外,定期到核電廠進行維修、檢查的人員也為地方帶來不少就業機會。中央政府和電力公司以經濟誘因令地方政府和居民接受核電廠,核電廠落成運作後,反令原本一些產業萎縮,最終出現惡性循環,令地方經濟愈來愈依賴核電。 5年過去了,我們要不要走出這種惡性循環?在我們以為自己離不開核電之時,何不想想節能這一條出路?

2016-02-25

還記得小時候,杯麵是一樣很新奇的麵食。只需要有熱水,3分鐘就可以預備好午餐,還要又平又好吃,簡直是對廚房界的最大顛覆。除了杯麵,攻陷大眾飲食文化的還有各種快餐,薯條、漢堡等又快又好吃的醫肚「佳餚」。這些速食文化的背後,固然埋藏著許多如化學物質、高熱量等對身體的危害,當時的人還要過了一段日子才知曉。來到今日,當某美國快餐店都宣傳其套餐薯條可改粟米,就知道速食文化又開始「被顛覆」。 大眾對即食食品不多不少都有點戒心,雖然還會忍不住吃,但心裡都存有一點罪惡感,知道快餐都不是「好東西」。但相對速食時裝,大家的戒心就很低。現時速食時裝大行其道,一年八季,時時有新款,價錢廉宜,質料也粗糙。於是,大家隨時買、隨時掉,完全不覺得心痛。這些時裝現時每年在全球平均生產8.5億件衣服,而在印染過程中常用的有毒有害化學物質更多達3,000種,不少商人更違法將未經處理、含有大量有毒有害化學物質的污水排入河流及海洋(圖、比喻毒物污染海洋),破壞地球資源之餘,我們的食水資源亦受威脅。若我們繼續這種消費模式,對環境和對我們也必須是種傷害。 消委會剛發表報告,指出香港人對環保消費認知度相當高,但最後卻「知易行難」,放棄實踐!我很欣賞消委會主席黃玉山教授在記者會中的發言,他提到,要改變消費行為達至可持續發展,當中定必牽涉一點點個人犧牲,我們都要接受這一點點不方便。去超市不要購物袋、炎熱天氣時嘗試不開冷氣,或是花多一點時間配襯衣服而不動輒買新衣,都需要接受當中的不便。猴年伊始,希望我們都能為環境,也為自己,開始知行合一!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經理(網址www.greenpeace.org.hk)周四刊登

2016-02-18

回想小時候,放學後總是喜歡三五成群到公園玩耍,你追我逐一整天。累了,回家就聞到撲鼻的飯香,生活就是如此的寫意。現時,許多住宅的樓下都變了商場和連鎖食店,家中又滿是電子產品,有時候總難免為活在過分商業化社會的新世代孩子嘆息。 有一次,有外國朋友來香港,想要到香港特色景點,瞬間跑進腦中的景點是太平山頂、天壇大佛、維港景色、不少得的還有各個大型商場。怎料朋友拿出一本Lonely Planet旅遊書,打開是「六大香港必到郊野景點」,大浪西灣、龍脊、烏蛟騰、水浪窩等。 「嘩!邊度嚟㗎?」   上網搜尋維基,原來香港有超過三百座山。雖然香港的山不算高,平均高度只有四、五百米,但是卻吸引不少外國人特意來香港行山,一試那100公里長,貫穿8個郊野公園的麥理浩徑。再仔細查看,單是西貢,行山的路線地點就有超過100條,旅遊書介紹的大浪西灣原來只是經典入門級的路線。查看大浪西灣的照片,真的驚嘆一句:「嘩!香港嚟㗎?!」碧海藍天、赤沙綠水、峭拔的山峰,一覽無遺。在香港生活三十多年,足跡踏遍港鐵路線圖上的每個地方,但卻遺忘了港鐵線外的香港,那佔香港四分之三面積的郊野,身為香港人,實在覺得有點慚愧。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真是形容香港最貼切的字句。當街頭上沒了小店,沒有公園,沒了特色小吃,或者可以試試出走去發掘那四分之三的香港,坐在樹蔭下,海灘上吃一碗山水豆腐花,感受下那僅存的本土氣味。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