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 - 黃諾敏
2015-02-23

過年了。跟著父母拜年時,被長輩稱謂難倒之事常有發生;升任長輩,也分不清小寶寶是外甥還是姪兒。隨著中西文化融合,長輩一概稱呼為uncle、auntie,我們這一代的家庭觀念亦不若以往。 中式婚禮繁多儀式中,大妗姐歐惠芳(Sharon)有感新人向長輩敬茶,最不可或缺。很多年輕人不願意向人下跪,敬茶其實是感恩的表示,踏入人生新階段,好應該向長輩答謝一直以來的照顧,亦是對長輩的一份尊重。比方說「天上雷公,地下舅公」,若舅舅未到絕不能開席,更何況是一杯茶又怎可少呢? 外國人眼中,中國傳統婚嫁禮儀卻是美事,態度恰恰相反。Sharon雖英語了得,但金髮洋妞新娘選擇在儀式中跟她逐句學習,盡量跟親戚說中文,入鄉隨俗。當向老爺下跪敬茶時,即使新娘說成「老嘢飲茶」,老爺也喝得甜入心扉。 Sharon回想這行業也曾經式微,老一輩大妗姐後繼無人,年輕人又崇洋,改穿禮服婚紗在教堂舉行西式婚禮,難道這優良傳統就此絕跡?從事22年的光景,賦予她一份使命感,要把文化承傳。她夢想有一天,源遠流長的嫁娶習俗會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而作為中國人,應該視中國傳統文化為寶藏,讓它一直延續下去。 不經不覺已經3年了,感謝支持專欄《敏感》的讀者,亦感恩遇上100位智者,分享他們的生活閱歷,讓我在小角落為大家傳遞正能量。各位後會有期!

2015-02-16

結婚乃人生大事,中國人傳統上講究繁文縟節,所以辦中式婚禮相當繁複,別輕視「大妗姐」只是斟茶遞水的大嬸。 一對新人敬茶予長輩時,大妗姐從旁講好意頭的祝賀說話;當新娘子出門時,大妗姐手持紅傘陪伴在旁,邊走邊說吉利語句。已有22年經驗的歐惠芳(Sharon),不會如錄音機般,不停重複著「飲過新抱茶,富貴又榮華」。相反,她會因應長輩的個人喜好,即場發揮創意,逗得長輩們笑得合不攏嘴。比方說,對著熱愛打高爾夫球的外父,Sharon逗趣的說道:「女婿都要一擊即中,父母好快有孫抱!」。此話一出,氣氛立即帶動了起來,全場一片喜慶歡樂。 老一輩重視傳統,忌諱不吉祥的象徵。例如長輩因不小心把利是丟到地上,而露出靦腆神情,Sharon便說:「利是落地,兒孫滿地,買田又買地」,一句說話立即化危為機。在眾多長輩及賓客的婚禮上,除了要懂得鑑貌辨色,每每面對考驗時更要臨危不亂,做到防微杜漸,以免日後成為他們心中的一根刺。 年輕人不拘泥於傳統觀念,而對繁文縟節反感,常會在形形色色的規矩上,與長輩角力。新娘嫌棄裙褂俗套,不惜向奶奶下戰書,堅拒穿著「紅噹噹的利是封」。為平息這場婆媳糾紛「預演」,Sharon便從女孩子愛美天性入手,例如她經常穿戴金色飾物,便推介以金線繡成的裙褂,特別裁剪設計穿起來更有收身效果,頓時令新娘改觀。(待續) 新年將至,預祝各讀者羊年吉祥,洋洋得意!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5-02-09
2015-02-02

香港尺金寸土,居住在小型單位的家庭極為普遍。在狹小擠迫的空間裡,猶如藏身「蝸居」之中,連想添置一件傢俬也無法騰空。巧婦難為無米炊,但對室內設計師來說,總能在有限空間裡發揮無限創意。 Luke Leung(圖)在公屋長大,回想當年雖然非家徒四壁,但沒設計可言。相比現在,即使一間只有三、四百呎的單位,只要善用不同顏色和物料的配搭,修改間隔增加收納雜物的空間,也能做到「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而又美輪美奐。 Luke曾為一對新婚的兩口子設計家居,甫打開門已能見到房間的盡處,浴室小得連洗手盆也容不下,而且整個房間陰暗無光,住下來使人心情鬱悶。Luke便改動間隔來「地」盡其用,例如把廚房改為半開放式設計,把睡房的地台升高增加收納位置等。最後還能騰出空間,為從事皮具創作的他們闢出一個舒適的工作間,窗戶將陽光引入,讓曙光灑進為這愛巢注入朝氣。 Luke喜歡接受蝸居的設計挑戰,滿足感有別於空間偌大的房屋。過千呎單位往往只能公式化設計,毋須為求突破框框而絞盡腦汁;相反,蝸居就有大大小小的技術難關,要逐一擊破。每一個單位都有不同的間隔和局限,要成功自然不止一套板斧,而是保持靈活變通,吸收經驗而發揮創意,即使是「蝸居」,也能夠改造成理想的安樂窩。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5-01-26
2015-01-19

視線緊隨陀錶左右搖擺,很快便不由自主地閉上雙眼,進入催眠狀態。其實不需借助任何工具,對催眠治療師Catman Chung而言,工作時只要準備一支筆,把客人的心底話記下來,有助跟進個案而已。 我們總會發現,有很多連自己也不能理解的習慣,例如失眠、暴食、宅在家裡不運動,原來都是潛意識作祟。基於過去曾發生某件事情,雖已被我們忘懷,卻深埋在潛意識中,影響著自己而不自知。在治療過程中,Catman不斷與被催眠者交談,勾起相關回憶再抽絲剝繭,找出導致這種行為的源頭。 催眠並非只為得悉因由,而是能「治療」而有所改變。比方說,外科醫生把病人開膛破肚後,斷不會甚麼也不幹就把傷口縫合。當認定問題癥結所在,Catman便引導被催眠者對症下藥,領悟出正確的觀念,從此植根在潛意識中。 6年前, Catman一開始也存半信半疑,看見被催眠者瞬間睜不開眼、手腳放軟,頓時被眼前的神奇景象怔住了。他邊學邊做,漸漸亦體會到,神奇之處並非在於視覺效果之上,而是對人的影響力。實習時他接觸到一位被失眠困擾的人,8年來徹夜無助孤獨;當心結解開後,失眠也給治愈了,猶如重過新生。 Catman身為催眠治療師,能醫不自醫,未能自我催眠改造潛意識。話雖如此,他卻能夠從林林總總的個案中借鑒,反省自身問題而有所警惕。 (待續)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5-01-12

素菜給人印象寡淡乏味,只有一款「羅漢齋」,即使竹笙上素、蠔油粗齋,也不過是換了名,材料還是老一套;印象中,吃葷的人也是上年紀後才逐漸茹素。現實是素菜也可款式百變,味道媲美葷菜;很多年輕人因注意健康和環境而吃素,還吃得滋味精彩。 二十多歲的程沛生(圖),兒時和其他小孩一樣無肉不歡,最愛吃雞髀腸仔。從中三開始,他每頓飯後都會感內疚,因意識到這些都是犧牲動物生命而換來的食物,於是決定從此不吃肉。這孩子大概只有三分鐘熱度,家人初時沒有加以阻撓;但3個月後,大家都開始擔心沛生,質疑他太瘦,因營養不良而影響發育。為了讓身邊人改觀,沛生開始勤做運動,刻意鍛煉體形,從運動白癡變成同學眼中的超人。他要證明給所有人看,面青唇白、手軟腳軟並非素食者的標籤。 當年還是中學生的他,獨個兒跑到素食會,發現成員全已年過半百,偶然有一、兩名青年加入,但再也沒見他們出現聚會。小圈子中的小圈子,對他們來說,茹素這條路的確太孤單。程沛生於是成立年輕人專屬的素食會,讓志同道合的迷途羔羊團結起來,例如搞素食野餐、派對,在「吃素玩樂」中互相扶持,發放正能量。 年輕一輩自信不足,信念很容易動搖。既抵受不了身邊的人不斷質疑,又怕給人帶來不便,過不了多久就會放棄。團結就是力量,原來就是如此簡單! 周一刊登

2015-01-05
2014-12-29

藝術創作不能孤芳自賞、自娛自樂,也要跟觀眾好好溝通交流。馬仔創作的沙畫,都是以比喻故事為骨幹,傳達寄寓深長的人生道理。要讓觀眾看懂要表達的訊息,就必須把作品構圖和線條簡化,顯淺易明,讓這項表演藝術更易懂、更普及。 2012年馬仔創作「生命‧樹」沙畫表演,其中一篇描繪一位少女爬到樹上自縊,大樹為了拯救她,不惜把自己的枝幹折斷,讓少女能夠活下來。完場後,有位母親攜著3歲的女兒,走上前跟馬仔道謝。雖然孩子年紀尚小,難以明白故事所蘊含的信息,但對圖畫很感興趣,不斷追問她有關問題,給她一個很好的機會教導女兒生命這回事。也許死亡這課題並非如想像般深奧,令人難以啟齒。 為了普及沙畫藝術,馬仔經常作公開表演,還開班授班。當學生完成人生裡第一幅沙畫時,他們總會面對著同一道難題:「這花了我很多時間/這畫真的太漂亮,我捨不得把它抹掉!」如果總是滿足於現狀,寧可選擇停留在最滿意的一刻,人便永遠不會前進。馬仔教誨學生要自信下一幅畫得更好,抹掉的動力就大得多了。 學會放下,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其實,人生裡頭有很多事情,就像沙一樣,根本就抓不住,只能讓它輕輕的流走。不要局限自己的可能性,只要相信自己有能力前進,就能做得比現在更好。 (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4-12-08

去年Helen決定回港定居前,好好證明自己的本事,便報考日本JESCA認定橡皮章作家及講師資格。不僅需要重新創作一系列有個人風格的印章,還要考核雕刻的功力。 「苦練」往往是考試的致勝關鍵。準備應試期間,她對自己的要求特別嚴格。每天花上6小時閉關鍛鍊「刀法」,一筆一筆畫出圖案線條,然後動刀仔細雕刻出精緻的作品。長時間聚精會神,一直緊盯著刀尖的眼睛當然會感痠痛,休息一會過後,又再拿起雕刻刀練習,絕不鬆懈。終於她考取上級資格,還緊接參加東京橡皮印章節,憑她以富士山作主題的作品囊括雕刻獎及設計大獎。滿載而歸地回港,可說是對自己努力的交代。 橡皮章上,只有幾條簡單線條。製作看似是輕而易舉,卻易學難精,必須花功夫練習,才能掌握箇中的刀功技巧。Helen從中悟出道理,人生也是一樣。我們總是只看到別人的成功,而忽略背後也需要由零開始慢慢做起,一切得來不易。 有一次等候巴士時,Helen構思把Kokeshi木偶築成聖誕樹的印章圖案,可是經驗告訴她繁複的圖案很花時間,過程中亦將碰上很多次失敗,每每使她萌起放棄的念頭而卻步。終於她平靜了心思坐下來,朝著目標專注地埋首刻章。最開心的時刻,莫過於是雕刻完成後反轉蓋印,圖案輪廓浮現出來,所有辛勞也頓時一掃而空,都是值得。 周一刊登

2014-12-01

快樂其實很容易,縱然是很微小的事情,也能使人豁然開朗;甚或簡單如一件擦膠,都能成為快樂之源。2010年,Helen Fung(圖左)獨個兒跑到北海道當公司翻譯,偶爾讀到一本關於橡皮印章的書,隨手便拿起枱上的擦膠,一筆一刀地跟著刻上圖案。由那一刻開始,她喜歡上這種「隨時隨地都能做」的小玩意,也成了以後每天公餘時的瑣細樂趣。2011年日本東北發生大地震,日本人顯得堅強團結,沒有陷入愁雲慘霧中,反而更積極面對。當時正身處日本的Helen亦感同身受,希望利用自己的手藝,創作讓人一見就會心微笑、安撫心靈的橡皮印章。比方說,一些來自東北災區的象徵公仔,本身帶著喜悅、平和的模樣。於是她挑選了仙台的Kokeshi木偶、鎌倉的地藏菩薩,並加上打氣小語,藉此把快樂和祝福延展開去。 要製作帶來快樂的印章,創造者一定要保持好心情。只有發自內心的喜悅,才能使玩偶的笑容更添生氣,讓捧在手中的人能感受同樣的喜悅。很久以前,有一位母親拜託她為患病的女兒製作肖像印章,最終效果不滿意而告吹了。Helen後悔當天沒有答應重新做過,她明白到印章並非只是一件商品,而是一份心意,客人希望借助她親手造的印章,轉化成愛的鼓勵,使女兒再次展露微笑。 Helen決定好好看待自己的專業手藝,痛下苦功考取日本橡皮章作家認定資格。(待續)www.facebook.com/730feel

2014-11-17

恍如電影般的情節,在私家偵探行業仍時有發生。太太聘請私家偵探,搜集丈夫外遇證據,可惜花上了冤枉錢,上當受騙;或者,私家偵探真的替她偷拍到出軌罪證,成功揭發對方瘡疤,但她的心結仍然未能解開,未能釋懷。許多事情糾葛,都源於人與人相處出了岔子,最終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爛攤子。文顯楠(圖)憑經驗悟出此道理,作為偵探,不該只揭示真相醜陋的一面,更應幫助解決問題癥結,才是背後最大的意義。 基於這份使命感,她開始到學校舉辦巡迴講座,向學生分享私家偵探的工作點滴。比方說,委託人懷疑在學的兒子吸毒,著她與團隊跟蹤調查。為了查案需要,她們會裝神弄鬼,佯裝送外賣到他們隱匿的住宅單位。從衣飾、表情、語氣,都讓人看不出絲毫破綻,沒露出端倪。表面上,偵查過程過曲折離奇、場面驚險,聽得學生們如癡如醉;實際上,文顯楠希望以真實故事警惕時下年輕人,以儆效尤。 一般人以為私家偵探都是唯利是圖之輩,使人錢財與人消災。文顯楠不把偵探工作當作純賺錢工具來看待,既然擁有與眾不同的專業技能,更應該秉持身為偵探的正義感做好這份職業,搜出真相後把握機會,進一步協助解決問題。這時候給予輔導調解,幫助他們家人修補關係、重回正軌,豈不是更好? 每個陌生人的生活閱歷,都是一種智慧(http://www.facebook.com/730feel)周一刊登

2014-11-03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