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脹80後 -
2015-11-25

區選之前一天,在居住的大廈樓下遇到一位女街坊,我跟她的認識程度也只是出入大廈時碰過幾次面,但她主動拉著我說話就只發生過一兩次,第一次是業主立案法團選舉,第二次就是今次。 兩次也是說同一句話,「你會投邊個一票?」的確,這是我很難與三姑六婆溝通的原因,每一次聽到這些不熟悉的人,連早晨也未說便窺探別人的私隱的提問,我一向的風格也是狠狠地回應一句,「關你乜事!」但人大了,思想成熟了便自然會減少作出這些會引起衝突的反應,所以當天的回應是沉默微笑。 這一次選戰,梁美芬只能險勝傘兵的年輕美女參選人,許多網絡留言質疑當區選民的視覺審美觀,為何票投一個阿姑,而不投一個美少女?當然我不知道這樣批評的人,是否清楚這是區議會選擇而不是選美會?這亦等同那班單刀直入問人投邊個一票的街坊們一樣,他們根本不明白私隱的重要性?這樣的話,更不要指望他們能夠理解和改革。 身邊有朋友理性地指出,儘管傘兵的確贏取了一些議席,但大多是險勝。要不是遇上了鉛水事件的話,許多保皇勢力未必會輸。再者,這次破零三年投票人數紀錄也還未過50%,其實真心問一句,香港人真的支持民主嗎?寄望那些年輕的當選人要加油,區議員的工作不是隨便叫叫口號,要用心用能力服務地區,讓下屆冧莊的時候別讓人笑你們只不過是險勝!

2015-11-19

巴黎受到恐怖襲擊,除了大街小巷處處都是一片愁雲慘霧之外,對城市入面的人民來說,心裡泛起的恐懼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畢竟,在上周五晚上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有別於之前同樣發生在巴黎的報館槍擊事件。   我的意思並不是指那次槍擊事件不恐怖,所謂沒有最恐怖,只有更恐怖,這次的恐怖襲擊已不再是單一的攻擊目標,受襲地方更廣,受襲人數也更多,故此,這次恐怖襲擊已經達到IS的目標,讓群眾害怕了。如今,不但許多法國的居民害怕生命安全受到威脅,連海外旅客暫時也不敢到訪,擔心自己會無辜受到牽連。   當然,也有不少法國的民眾不怕,甚至還立即走到街頭高唱法國國歌,向恐怖分子表示「我們不怕!」但這才是恐怖襲擊最可怕之處,那就是仇恨。果然不足數天,法國的戰機立即向IS發射20枚導彈,還擊力比半澤直樹的「十倍奉還」要強。   這就是報復的可怕性,如當年美國的紐約雙子塔受到阿富汗的恐怖組織攻擊之後,美國的民眾有誰反對出兵,因為大家都想要報復,而報復的量?從來都是無限量,直至了卻心頭之恨吧!   法國在經歷這場恐怖襲擊後,誰也沒有資格阻止他們報復,因為受襲的人民是法國人,被血洗的是巴黎的街道,所以我們都沒有資格在外圍說三道四。但事實是,當戰爭開打後,也是生靈塗炭之始也。    www.facebook.com/cyhhk

2015-11-11

某個周日下午,兒子坐在睡床上看故事書和看iPad裡的卡通片,而我則坐在他的旁邊陪著他,一邊用iPhone寫文章。不久,兒子爬過來用力打了我部iPhone一下,然後望住我,因為他很喜歡在我躺著時打我的肚子,所以我很自然地提醒他:「可不可以打爸爸部電話?」 他低下了頭回答:「不可以,sorry爸爸!」然後爬回去看卡通片。 但不到2分鐘,他又爬回來更用力地打了我部電話一下,這一次我才開始想到他的動機,為甚麼不是打我,而是很有目標的打我部電話?於是,我問他,「你是否不喜歡爸爸用電話?你想爸爸跟你玩?」 他才一臉寂寞的回答說:「是。」 望見他那可憐巴巴的樣子,我只好暫時放底手頭的工作和他玩,他便立即笑容滿面的拉著我陪他玩他的玩具。 其實我本來就是打算陪兒子,才到睡房用iPhone 處理公務,星期日還在工作,也是為了賺錢給兒子過好的生活。但對孩子來說,他們的想法比較簡單,他只想你跟他玩耍。但這麼簡單的要求,我們這些「偉大」的父母卻反而輕視了,結果,許多孩子根本就甚少體驗父母的愛。 所以對兒子要專心一點,別讓他受到忽視;對兒子要耐性一點,多考慮他們做任何事的動機中;最重要是多接受孩子的愛,對他們的來說,就是因為愛你才要硬拉著要你跟他玩。因為小孩子還很純真,iPad是代替不了與爸媽玩耍的歡樂時光。

2015-11-04

特首女兒兩巴打在母親梁唐青儀臉上,星期日全日,眾多網民吃花生吃到飽,社交網站不斷洗板,某報的留言板更有過千留言。好奇一看內裡的留言,不禁立即回憶起去年梁太的名言:「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我想這名言用於今次事件會比較合適,因為部分網民的聲音未免太過冷血和涼薄,或許大家對由梁振英領導政府已經感到恨之入骨,對梁太及其女兒亦無任何好印象,反之也頗討厭她們,但對於媽媽照顧女兒反被女打罵一事,有需要感到如此興奮嗎?   作為一位受過教育的人來說,理應能夠分清楚是非黑白,打人本是錯,打母親除了犯錯之外,於情理上更屬不孝行為,幹甚麼有如此多網民因此而感到心涼呢?還有更惡毒的留言說,希望齊昕不要只打她媽兩巴,最好是插她兩刀,把父親也殺了便功德無量等...   我實在不能接受竟有人可以說出如此惡毒的說話,甚至還說出像鼓勵他人犯罪的話。理性分析是讓我們能夠對事不對人的看清每件事情的對錯。我們到政府施政不滿是一回事,但希望別人家破人亡卻是一種很惡毒的想法,而支持女兒打母親的行為更是違反道德。試問,如果片段中的主角不是梁太和梁齊昕的話,我們又如何判斷這件事的對錯呢?我們有口責罵他人,也得先提醒自己,恨一個人和詛咒他人去死是兩件事啊!  周三刊登

2015-10-29

留美讀高中時,學校的成績表是每個月發的。簡單來說,我讀的每一科,每周會獲發一份功課清單及預備一個小測,每月更有一大測,再加每學期一個考試。按量計算的話,應該能滿足家長的心理要求吧!但我比較欣賞的是,他們的成績表系統,每月計數,而且只打分數,不計排名,讓學生更投入學習過程。 先說他們的計分方式,分數包括了出席率、學堂投入、功課、及測驗成績。為甚麼要計學堂投入分?香港地,功利之地,許多學生回到學校根本不會專心上課,因為統測和考試一戰定生死,特別是對DSE考生來說,隨時認為學校是浪費的光陰之地,補習天王才是他們的明燈。結果,能考上大學的學生在大學上課時全無學習情緒,與同學做project更是一大慘事,連基本分工及人際溝通也不懂。原因是多年以來,他們隨了考試,便只懂得考試。 再說排名,上文已說一生中,要鬥排名的話,從全班可鬥至全世界。但到最後證明了你比他高分,那是否代表你可以稱霸世界?人比人很浪費時間,假設你取得85分,另一個同學取86分,那時否代表你沒有學過東西?名次從來都是如此多餘,而且還引發同學之間的比較心,破壞他們的合作情緒。故此,我實在感激當年那份沒有名次的成績表,讓我學習到看成績表的目的是檢測個人的學習表現that’s all。 www.facebook.com/cyhhk

2015-10-28

當大量家長走出來反對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的時候,可想而知連家長也受不了現今的教育風氣,是時候作出改變了。但應該改變甚麼呢?TSA只是為了教育局從學生的中英數三方面表現作學習評估而出現,學校的成績亦不會公開,所以取消TSA與學生的學習壓力根本沒有幫助。 對亞洲人來說的學習壓力從來都出在「比較」,姨媽姑姐三姑六婆坐在茶樓飲茶談的話題(小朋友及青少年組)就是比名次,陳師奶說完「我的女兒全班考第一啊!」黃師奶提醒她「但我的女兒全校考第一啊!」那邊剛到的趙師奶也加入了戰團「我的兒子也是全校考第一啊!」於是黃師奶再補充一句「但我女兒讀的學校全港排名高過你兒子那間好多啊。」 我的親戚中也有小孩讀小學,因為我家親戚關係比較融洽,故甚少發生以上要面子的對話,但也會忍不住多口關心小孩一句,「最近考試考第幾?」 我一向都認為這條問題好蠢,第一,比賽總有贏輸,就像假如英超聯賽中曼聯一時表現失準而忽然排名低過利記也好,但當兩隊對戰的時候,曼聯也一樣可以幾球大炒利記,而利記被大炒後也不代表她是一隊弱隊,然後下場也可以幾球大數曼城。 第二,學生讀書考試的目標是為了學習,而非比賽,真心say,陳小美考第一關我鬼事嗎?最重要的是我的考試成績能夠達到預期表現。考試排名,從來都是多此一舉,下篇再續。  www.facebook.com/cyhhk 周三刊登

2015-10-07

香港這兩年的紛爭真的讓人很煩厭,許多人都不問因由,為嘈交而嘈交,總之非友即敵,合不久即分,然係又是嘈交,最叻就是罵人,侮辱人,然後下一步呢?還不是回到網上,走到街頭也是繼續罵人。 面對一些無水準的罵手,其實許多人已經學會了操作耳朵的自動消音功能,畢竟面對一些無理性,只賴個人感覺作判決依據的人,實在不需理會,例如,你會跟一群罵英籍的港大校長是澳洲鬼的大叔大嬸吵架嗎?聽到這些非理性+無知識的罵聲時,你便會理解連回應也是花時間的! 然後你以為只要不理他們便能夠耳根清靜嗎?不!現在的嘈交氣氛竟已經蔓延到應該有理性+有知識的學者群去,他們還對此而感到樂在其中。一位是香港大學教育學院的副教授便一馬當先的越科挑機同校的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聲稱自己的impact factor比對方強200倍,並質疑對方學術能力。 閱過訪問,我也只能苦笑,連副教授也這麼有閑情逸致來玩罵人遊戲,不識抬舉地去人家地盤挑戰一個獲多位牛津哈佛等級的國際學者讚揚的同校的伙伴。作為一名教育學者,理應有氣度和胸襟,就算在同一地盤遇到的學者也不應貶低他人來抬舉自己,更何況是試圖在他人地盤跟國際級學者玩impact factor 遊戲,恐怕是自卑感作祟,為罵而罵,最後弄得自己比那些在港大校園種族歧視的大叔大嬸更加丟架! 周三刊登

2015-09-23

周末和band友吃晚飯,閒聊提及FFx的900元MV。因為我們真正知「價」,故此忍不住一邊嘆息,一邊分析「錢」用在哪裡。 「拍一條3分幾鐘MV,900元budget是無可能的,單是租燈也不夠,除非他們用學生優惠價來租,也還未計租van仔車器材的費用。很明顯,那班學生用自己的攝錄機和電腦拍攝及剪片,所以便900元了。當然,前提是那些學生必定是一群『義工』!」一位band友說。 我們一致認定這個經理人是個心口狂徒!其實我們身邊的槌仔多的是,特別是若你精通電腦、影音器材、拍照、拍片及剪片、水電修理等或有車的話,你應該更有共鳴!幫朋友的話,沒所謂!因為「真朋友」不會作槌仔!最討厭遇上心口狂徒。這些槌仔的特徵通常是超級自私和虛偽,所以會在晚上12點幾打電話給你:「哎呀,咁夜打電話給你,不好意思呀!你睡了嗎?」(你心想,覺得不好意思就別這麼夜打來!) 他們的說話更是異常矛盾,「我部電腦有少少嘢壞了,可否過來幫我整一整呀?應該好簡單的。」(你會心想,你又知簡單?咁簡單的話,就自己整啦!)親身經歷,在十幾年前,我還是一個電腦通的時候,就被一句「好簡單」折騰了10句鐘,而且對方連水都沒有主動提供。 所以,學生們,我們不會取笑你們的作品,”We know that feel!”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5-09-16

香港不是一個國家,但作為一個國際都市來說,香港的制度比許多國家都健全,至少這個城市的信譽比較好。因此,外國人想跟中國做生意,多會經香港作中間站。為何一個小城市的信譽能夠比自己所屬的國家好呢?原因是這個城市擁有一套完善的制度,這套制度能夠保障這個社會的每一個人都擁有平等和自由,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法制下生活及工作。 所以,連國家的人民也會選擇購買香港出產的月餅,也會選擇讓下一代到香港求學,到底香港有甚麼吸引力?相信這就是香港能夠給予別人信心,而這就要歸功於這個城市背後的管治制度——三權分立。 三權分立是甚麼?簡單一句,這個社會沒有一人或一方擁有絕對的權力。例如,以行政長官為首的政府負責行政工作,行政長官的工作範圍包括任命官員及統領政府各部門制定行政策略等;立法會負責立法工作,擁有通過法律,審批財政,及監察政府的權力;而法院則負責司法工作,依照法律對所有案件進行審訊及裁決等。三方各司其職,並互相制衡對方的權力。 因此,人民生活的安全感自然高,因為個人的生活及財產得以保障,不似受獨裁管治集團統治的地方,人民的生活只能按管治者的喜好定案,別說自由,連安全感也會消失,這就是人治和法治的分別。如果香港的三權分立必須站在行政長官的權力之下,香港的吸引力將會立即消失。 周三刊登

2015-09-09

一張新聞圖片訴說了一個悲慘的難民故事,敘利亞3歲男童艾蘭(Aylan Shenu)伏屍土耳其沙灘的原因是,他的一家為了逃避內戰而選擇逃到歐洲,怎料一家四口在偷渡期間在地中海遇大浪,船翻了,他和5歲的哥哥,還有媽媽都不幸地葬身大海。他的爸爸是敘利亞庫爾德族難民,他曾經被IS的恐怖分子傷害,為了生存及一家人的安全,他只好選擇帶家人偷渡,但也是因為這份渴望生存的慾望,他最終還是無力救助自己的家人。   畢竟,敘利亞離我們很遠,戰爭這事情也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我們除了說句RIP及捐錢給志願組織外,也無能為力。香港沒有內戰,人們不用為了生存而冒險偷渡,但這城市還是再次發生了一件家庭慘劇,一位曾遭遇生意和婚姻失敗的爸爸動手殺了兩位深愛的兒子後自殺死了。閱過報道的人都會感到更加悲傷,為甚麼兩位都是爸爸,一位在逆境中痛失兩位個兒子,另一個卻在逆境中殺死兩個兒子後自殺?   面對自殺事件,大家或會出現許多個問號、悲傷、指責等反應,為甚麼許多人在更艱難的情況下還奮力求存,但一些人卻輕言放棄生命。 明天9月10日是世界防止自殺日,我相信除了指責外,對面對逆境的朋友來說,「支持」是更重要的力量。國際防止自殺組織(IASP)邀請各位在窗邊放一支蠟燭來悼念自殺的死者,及祝福他們的家屬能夠堅強活下去。   國際防止自殺組織網頁https://www.iasp.info  周三刊登

2015-09-02

早幾天出席一個晚宴,一位中學校長打趣地催促我快帶兒子去乘叮叮,不然叮叮被消失後,他便失去了坐叮叮的機會了。哈,我跟校長說,「我太太已經立即帶他乘了幾次,現在就只差山頂纜車、天星小輪、昂坪360、及Uber,我相信除昂坪360外(太遠了),其他的都會盡快帶他去接觸。」   然後話題一轉,便落在叮叮的存在意義,因為大家都喜歡叮叮,於是沒有辯論發生。儘管沒有辯論,但還是說出了一個事實,席上所有人過去一年都沒坐過叮叮(原因是大家都住在新界和九龍),所以叮叮對我們來說,只是放在別人家裡的花瓶,我們只是喜歡她的存在,但在其存留問題上,我們沒有作出任何貢獻。「其實叮叮的去留決定,你認為單單一個ex城市規劃師便可以影響嗎?」其中一位朋友指出了重點,「像老士多被OK和7仔取代一樣,淘汰士多和報販的不是大集團,而是市場!」   香港也好,外地也好,市場的確是生存的現實問題。就像政治情況一樣,心裡想要民主,身體卻懶得填表登記做選民。當花瓶不在自己的房子,我們如何能夠保護她呢?的確,無論你多喜歡叮叮,現實問題是如何讓市場令她繼續生存。不然,市場只會以冷冰冰聲音回應大家,養一座電車博物館的費用,比營運一家電車公司便宜很多啊!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5-08-26

周六下午駕車送阿仔到銅鑼灣上Baby Gym,放低太太跟孩子後到附近停車場泊車,途經一條只有兩條行車線的單向小街,一條行車線已經泊滿車輛(違例泊車)已是常識,還有兩部double park的車輛停在路中心才令人驚奇。初時以為他是停車落客,但他竟然是泊車,兩條行車線平排泊兩部車,我實在忍不住響號提醒他,他的車輛正阻塞交通。然後,車窗旁的一位行人打手勢指示我,條路夠位讓我通過,正在阻塞著交通的那位司機也打開了車窗大喝,「過啦!過啦!」彷彿正在告訴我,是我的車輛阻塞着交通。 但群眾就是這樣,一起鬨就非理性的製造壓力。講真,在發生意外前,交通規矩永遠是行駛中的車輛理虧,要是我選擇行駛,撞花了停在兩條行車線中間那輛車,負責賠償的一定是我。但那位司機就已經響應環保署呼籲,一停車便熄匙。然後,後面成六部車一起對我長鳴,我就這樣被群眾壓力迫出強勁的抗逆力走了一段窄路,途中還要被那位違泊的司機罵。 兩條行車線行三部車,你估這裡是大陸嗎?我自認自己是居住N.T.的鄉下仔,好少出省城,現在我總算能夠理解,為何電車應該絕種!因為電車要行路軌,若前面又有車輛平排泊車的話,電車一定不能像我般在群眾壓力下,讓車子貼著行人路的欄杆表演三車走兩線的駕駛技術。

2015-08-20

天災無情,一場大地震、一個巨大的颱風、抑或一場巨大的海嘯發生,都讓人反思自己的渺小,所以在天災當前,人會團結起來,勇敢地面對逆境。然而,人禍更無情,天津大爆炸、高雄的氣爆、台北的塵爆等人為事故往往只為成全一小撮人的利益,而造成許多無可挽回的傷害。看了許多條有關天津大爆炸的影片,最令我感到驚恐的不是大爆炸的片段,一條來自便利商店的閉路電視片段,紀錄了一位男子正準備走出門口,然後忽然發生爆炸,那道門撞向那位男子,然後片段中斷了。 這跟兩天前在曼谷發生的恐怖襲擊不一樣,背後想要發動血流成河的恐怖計劃,就只有腦袋像豬一樣的商人,為求利益,不計後果。但是悲劇總是讓尋常百姓家受苦。 那位正步出便利商店的人準備往哪裡?家裡有甚麼人在等他嗎?我忽然把自己代入了那人身上,每次我出入便利商店大多數是因為孩子吵著要喝牛奶,碰巧家裏的雪櫃又沒有存貨,就只好急急腳的走到便利商店購買,也順手買一瓶日本直送的甚麼北海道限定果汁給娘子大人,接著因為沒有帶環保袋的關係,所以狼狽不堪地抱着一對飲品走出門口,接著,呯一聲,那位普通市民死在這場爆炸事件中。 不說鄰近香港的大亞灣核電廠會不會發生事故,香港發生了鉛水事件,日本那邊又受輻射影響,天津現在亦受到山埃污染,受害人是誰呢?禍害更是無底深潭。 www.facebook.com/cyh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