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脹80後 -
2010-09-20

今時今日,在香港做個小孩子真不容易。早前看到一篇雜誌訪問,一對家長都是藝人,養育了一個七歲的小男孩,而訪問則是「分享」他們把兒子送入名校的「成功經驗」。這些秘訣是甚麼呢? •聽從幼稚園校長忠告,參加不同比賽及公益活動,就讀幼稚園的三年裏,兒子已拿了超過三十張證書; •幼稚園所有課外活動、學校旅行、賣旗籌款,父母都一定出席; •每次中秋、聖誕、復活節的勞作,媽媽都和兒子「好俾心機做,次次都攞獎」; •三日三夜不眠不休為兒子趕製了八本精美的個人檔案,爭取考入心儀小學; •為了讀小一的兒子找補習,最高紀錄一個月開支三萬元; •小一升小二暑假期間,補習中、英、數;學游水、打籃球、吹笛、鋼琴、繪畫,一星期忙足七日。 近來常說「港孩」,說香港新一代的小孩子沒信心、沒反應、沒好奇心、沒責任感,而且精於計算結果,毫不享受過程。如果這樣的描述是真的,相信不會是這一代人的 DNA特別差所致;如果下一代真是垮掉的一代的話,那他們的家長肯定都是罪魁禍首。 做家長當然不容易,望子成龍,要在這個吃人的社會中生存,自然就想出盡法寶,結論都總是「為孩子好」。但說真的,又有多少是家長自己的虛榮在作祟、有多少是家長把自己的願望和遺憾硬塞給孩子去達成?如果我們覺得那些自幼被送到馬戲團和體操隊中受訓、每天弄得滿身傷痕的小孩子可憐的話,我們怎麼又會歌頌讚揚這些要孩子每天都「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教育方法? 家長啊,你難道忘記了你小時候被填鴨式教育壓得喘不過氣的日子麼?還是你沒有讓你至今仍懷念的快樂童年?在你的「栽培」之下,你多久沒見過孩子開懷大笑了?在「補習」、「讀書」和「可以拿證書的課外活動」之外,你還可以給孩子們甚麼選擇呢? 請放孩子們一馬,可以嗎?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17

不管你是何星座,你竟然看了這文章,已經證明你倒霉了!既然都那麼當黑了,不如看下去…… 我不信星座。事實上,我也不信神鬼,我只信人,雖然很多人都不可信,包括天天和我說星座的人。在心理學上有一個很著名的效應,叫巴南效應(Barnum effect),指的是如果有一段關於性格特質的描述,而這段描述傾向模糊及普遍,可以用來形容每個人,那麼人人都會以為這是在描述他自己的性格。換句話說,這些所謂性格描述其實十分籠統,以致放諸四海皆準。因為人們認為這是在描述自己,為自己度身訂造的,他們就會相信,還說「那真是太準了!」其實,「那真是太蠢了!」 我無論如何都不信星座,那些對星座堅信不移的人還在說:「那為何我們的性格都被星座描述得那麼準確呢?」首先這就如我在上文所說,那是因為你一廂情願覺得星座的模糊很清晰,而且,那還可以靠後天製造出來的。 英國心理學家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在著作《Quirkology:The Curious Science of Everyday Lives》(台譯:怪咖心理學)中嘗試解釋,為何那麼多人相信星座會決定性格。他在書中引述著名心理學家漢斯.艾森克(Hans Eysenck)和占星學專家傑夫.馬佑(Jeff Mayo)的研究結果,指那些對星座有認識的參與者,在性格測試中表現出來的特徵,的確與各自的星座描述非常吻合。但對星座毫無認識的人,如小孩,在測試中的表現完全看不出星座和性格有任何關聯!可見星體位置並不會對人的性格構成影響;相反,很多人在知道自己所屬星座和相關的性格後,便傾向把自己塑造成該種性格的模樣。 因此我經常挑戰星座:要是星體位置對人真的有影響,那可是天文台超級電腦都未必能計算到的影響,又如何能只用十二星座概括得來呢?不過,我覺得最可怕的從來不是星座,星座是死的,人才是生的。有一次,我又跟迷信星座的人聊起來,我重複說著我不信星座,最後她說:「噢!對了!處女座的人有時很固執,是不信星座的!」原來我信不信星座還是要信星座,我真倒霉。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cr2chankeung@gmail.com)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15

一位女教師打著捍衛性別平等的旗號,甘於把工作放棄了,挑戰校長的強權,為的,原來是捍衛其穿褲子返工的基本人權。能夠在二零一零年的香港,看見各大報章都紛紛用大篇幅版面來報道這事件,你看,多無聊,多吹脹! 無聊的是,只是穿裙子和穿褲子的芝麻綠豆事,理應是女性出門前的難題而已,最壞的後果不就是遲到吧了,但這次卻竟被鬧上法庭了。 吹脹的是,那校長竟然把女皇的身份(我敢肯定那位校長必定是女人,不然,肯定便已被告性騷擾了)帶進學校了。更吹脹的是,作為一位校長,居然連性別平等的條例也不懂,更公然犯規了。唉!以後要怎樣教學生們學好通識呢? 查實從通識的角度來看,眼前所看到的未必是事實的全部,所以請容許小弟以陰謀論的角度來說說這件事。那位校長貴為一校之長,肯定非為平庸之輩。所以,若說她不懂性別平等條例,實在不太make sense,再者她亦屬女強人一族,更不能相信她是傳統男尊女卑的思想追隨者。不然她當甚麼校長,還不乖乖的留在家中相夫教子去! 我認為,她正以「身教」的方式教導學生,「為了未來能夠活得快樂,請努力讀書吧,他日好歹也要當個校長!大家看,貴為校長的,連老師上班時的服飾也得遵從本女皇的命令啊!不然,就別在這裡教書好了!就算要到平機會告發我,本女皇貴為校長的,就讓她告吧!就讓她花費三年青春後,要是告得入的話,便給點錢作精神補償吧!你看,我依然貴為校長!各位同學,在一處弱肉強食的世界裡,大家必定要做個強者啊!」您看,校長的「身教」多勵志呢! 還好,通識永遠有兩面的,多得了那位女教師的勇氣,苦等了三年多,為的,我相信不單只有一點賠償,而是向學生表達一點通識,就是,我們正生活的地方-叫做香港。這個地方跟菲律賓是完全不同的,因為我們擁有民主、自由、及平等。因此,儘管她已經被自立為女皇的校長欺負了三年,只要她願意爭取的話,香港還是給了她一個機會-聽女皇say一句sorry!儘管,對方還依然貴為校長。真吹脹!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13

《鐵達尼號》有這麼一幕:部分乘客坐上了救生艇,在海上看著巨輪沒頂;看著一海掙扎求存的難友,有人要求把艇開回去,救得一個得一個。然而即使艇上其實還有空位,其他乘客卻大力反對,眼看著不久前還在並肩求生的難友就要葬身大海,自己卻被恐懼淹沒良知,狠心地別過頭去。 電影就像夢境,南柯一夢之後不一定會有甚麼 inception,現實還是重複又重複地發生。早陣子有一位15歲內地少女患了血癌久治不愈,輾轉來港求醫,終於在台灣找到適合的骨髓,但醫藥費高達百萬元,卻非小女孩可以負擔。生存希望近在眼前卻觸不可及,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和教會為她籌款,希望可以救她一命。 說到捐款這回事,從來不是強迫,你不願意的話當然不用捐,照理也不會干涉其他人找有心人,除非是詐騙違法,那自有警察跟進。然而這位求醫少女的求救呼籲,卻觸動了某些人的神經,在網上高聲疾呼「香港人前世欠咗你?」、「大陸人做乜來香港醫病」,然後多難聽的說話都有。 當有人自殺時,我們不是常說,要努力活下去嗎?斌仔爭取安樂死,社會當聽不到,不是老說我們應珍惜生命麼?我想不通,一個身患絕症的少女,眼見前面有活下去的希望,因而請求別人的幫助有甚麼不對,怎麼會換來了這麼多惡毒的言語?就是因為她是內地人?因為她希望來香港找個希望? 我不明白的事實在太多。汶川地震我們慷慨捐助,即使我們知道有貪污有人禍有豆腐渣工程,但失去生命和家人的老百姓都是無辜的;馬尼拉事件遇害的家人,也得到不少社會的捐助。面對這些事,我們斷不會說「天天都有人死,為何要捐錢給你?捐了給你,以後人人都問我們捐!」,因為我們明白,救得一個得一個,生命都是重要的;出於一點慈悲,在別人有需要時扶上一把,力之所及,不必考慮太多。 馬尼拉事件的倖存者李瀅銓,死裡逃生之後呼籲港人不要將憤怒指向菲律賓工人和巿民,因為「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香港人難道是只會向弱者開刀的怯者嗎?」共勉之。 (作者為Roundtable Community 總幹事,愛好讀書和寫作、旅行和遊行。)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10

菲律賓人質事件已過了兩星期,聽證會和鑑證工作仍在進行,那麼對於一個小市民如你如我,還有甚麼思考意義呢?說到口乾的所謂「記得珍惜」,還有老掉了牙的「活在當下」,大家已經會自動過濾了吧!世界上,我們最不珍惜的,變成了珍惜兩個字。 事件中,除了那些心靈上的得著,其實我還看到報紙的「厚度和厚道」。 說起自己對《am730》的看法,之前我大概不常接觸她(因為工作關係,我沒可能一早起來去拿報紙),後來有幸被邀寫專欄才互相認識。我的iPhone中有幾份報紙的Apps,有空的話我會逐一閱讀。但如果你是個忙人,根本不能看足幾份報紙;然後問題出現在我腦海,究竟每天我們可以看多少單新聞?能夠看多厚的報紙呢? 美國聖迭戈加州大學教授Roger Bohn的研究發現,大量的超載資訊會對腦部造成不良影響,使我們失去深度、感情及思考。當我們逢星期五走到報攤,看到的是一本本的電話簿,我就曾經和同事阿Bu說:「其實《am730》的份量剛好足夠,其他報紙的新聞都是為報道而報道的,不然哪來這麼厚?」這是我喜歡《am730》的「厚度」。 人質事件發生後的頭幾天,報紙雜誌為求好銷量(或者為求保銷量),不斷把最令人目瞪口呆的圖片放頭版,有的是槍手的死狀,有的是勇敢活下來的生還者……但全都是血淋淋的,淚痕滿面。我常常都問,如果看那份報紙雜誌的人,是死者甚至是槍手的家人,他們會不會感到痛心?他們的傷口已經夠深,為何我們的八卦要化作一把鹽巴呢? 我必須承認自己沒有把全部報紙雜誌的封面都看一遍,說話或許會不夠中肯,但這無阻我看到的一個事實——本報《am730》由事發第二日,開始報道這單新聞起,A1頭版先是那部肇事旅遊巴的wide shot,接著的一天是黑絲帶,然後是白玫瑰,最後還有送給Jason的願望星。連續四天的頭版,她都盡可能不犧牲大家的眼淚,不只以銷路作為A1選材及選圖的指標。她就像一位有血有肉又脫俗的知識分子,而非為錢而忘卻仁義及社會責任的商人。這一份「報紙的厚道」是多麼的寶貴。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cr2chankeung@gmail.com,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08

近兩年裡,我終於正式捨棄了使用了十幾年的hotmail電郵地址,又停用了outlook來整理行事曆,最近連yahoo blog也沒有用了,轉而全面地進入了google世界裡。在美國的舊同學的口中得知:「在google的世界中不存在的東西,根本就是不存在這世界上。」我看google還真的十分厲害,單是google map加上iphone後,我的迷路次數立即便大幅度下降了八成之多,真的要給它十個「好」! 但是,對我這個病態的「居安思危」患者來說,我就害怕強如google的巨型機構也可能會經歷「倒閉」的一天。可能你會立即反駁,「怎會呢?」那我會問一句:「What if?」正如Apple個頂頂都要換肝啦,你怎知道下次他又要換甚麼?又正如菲律賓個乜乜三世一時又認晒衰仔,一時那些甚麼甚麼政府部門又阻礙我們專業的警察叔叔辦事。畢竟,世界是沒有「guarantee」這一回事的! 所以「適者生存」一詞是至理名言,簡單而正面來說,一個人要生活得好,便需要學懂如何在沒有「guarantee」的現實世界中勇敢地面對難關,這才能夠做一個「關關難過關關過」的強人。 許多人希望自己能夠變成強人,更希望自己的兒女成為強者中的強者,所以他們希望兒女能夠接受更多的教育。因此,上星期我在專欄中提及義工探訪活動的時候,有數位家長立即電郵給我查詢能否讓他們的小兒和小女參與活動。說是小兒和小女還真的很小,他們大多是六至八歲的小學生。所以,我要求家長陪同才可以參加,就算是親子活動吧! 家長們立即大力拍心口,叫道:「當然好!兒女教育,家長有責!」聽在耳中,充滿了溫馨的感覺,心想他們必定會十分享受那段家人同心的時刻。其實對小孩來說,家長便是他們的google吧!至少,小孩能夠倚賴他們的爸爸媽媽可算是幸福吧!   當溫馨過後,我的目光落在報章上的一段內地新聞——子女入大學,全家總動員陪上課。我當場吹脹,好一個「大學裡的」親子教育活動!正所謂世界是沒有「guarantee」的,要是google忽然結業,那便真的脹卜卜了! 註:十分多謝報名參加義工的讀者們的支持!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06

你是否藝術發展局選民? 我知,我知你會反問:「乜藝術發展局原來有選舉?」甚至你會問:「查實藝發局係乜水?」其實藝發局成立於殖民地時代,前身是演藝發展局,將資助、政策及策劃、倡議、推廣等權責集於一身,算是當年文化藝術界的一件大事。 政府難得推動文化藝術發展,藝術發展局手執每年近2億元經費,兼且對藝術政策倡議有龍頭地位,其責任當然不輕,更應更進取地為文化藝術發展爭取資源和空間。然而過去藝發局卻似淪為「派餅碎」機器,大家為有限的資源互相爭拗追逐(2億元相對全港的中西新舊文化藝術活動,真的不算多),更無力為藝術界帶來新願景、新視野。然而藝發局頗有「民主成分」,27個委員中有10個是由選舉產生,於是,今次換屆有三位年輕朋友以「80後文藝青年」參選,希望可以為藝發局帶來新氣息。 三位朋友分別是參選文學藝術組別的鄧小樺、視覺藝術組別的葉浩麟Roland,和藝術教育組別的蔡芷筠Ger。小樺是文學雜誌《字花》的創辦人之一,是近年少有既活躍又具社會面向的文化人;Roland是藝術行政人員,寫得一手好字,反高鐵及反政改運動的御用書法家;阿Ger在中學教藝術,熱血爆棚、不拘一格,與學生們亦師亦友。他們三位貫徹80後反高鐵及反特權青年的精神,不怕雞蛋撞石牆,不但希望藉著參選帶動對我城藝術發展的討論,更希望可以「內爆」藝發局,以微小之力帶來大改變。 論資歷,三位朋友當然不及老前輩們,然而論對藝術發展的熱情、對本土文化的珍重、緊貼時代的觸覺,他們只有過之而無不及。想更了解他們的想法,可到他們的選舉網站(http://adc80s.wordpress.com/)。 選舉將在本月17至19日舉行。如果你不肯定自己是否選民,可以致電2232 3932向藝發局查詢。選民可以跨界別投票,即每人有十票,千萬記得善用。

2010-09-03

最近在香港YouTube中的熱播短片,不少在標題上寫著「香港兒童金口獎」幾個字,內容是一些小學生個人短講,談「我的健康人生」、「溝通之道」和「我的快樂家庭」。這些片好看,因為主角只是小學生,但說話時卻活像成年人……好多網民看完後,很生氣,覺得他們很假很不傻很不天真,不斷攻擊片中主角,最後害得有人要把自己的短片剷走。如其中一個被大家稱為「新狄娜」的男生(沒錯,是男生!),最後承受過大壓力,決定把短片收起來了,所以大家現在才上YouTube找已經有點遲,剩下的只是二級片而已。 這些「金口獎」的小朋友,看來少了點童真,說話似是被上一代「輸入」 進去的,而非學習得來的。可是我一直在想:「他們將來會成功嗎?」我的答案是:「非常成功!」假如你一點都不假,還要說真話,人家會說你「唔識撈」,於是大家回想一下甚麼是「我的健康人生」?原來就是如十歲小朋友「說」的一樣。重點,當然是在「說」那一部分,內容是甚麼不重要,「說」得夠真就足夠了。 其實我更想說的是林依麗。她就是太真、真蠢。大家當然接受不了!你要說蠢話沒所謂,但應該要修飾一下吧。不然會怎麼樣?就是大家一看就知道你笨,那麼還有誰會支持和相信你的話?若然你假一點,在說「容祖兒是歌星仔」前,說多兩句恭維說話,PR味濃多兩錢,可能還有人覺得「這人說話很中立,祖兒還是唱歌好了」呀! 香港就是如此,甚麼都講求中立、甚麼都說要平衡,叫人家做「歌星仔」前,不先稱讚人家幾句,你就是太過分。要成功就要圓滑,像「金口獎」的小朋友,內容愈像MODEL ANSWERS愈好。請不要妄想跳出框框,因為你一跳,香港人就會說你就是想出位。而為何你要出位?因為你是林依麗,又不是歌星仔,而是個真蠢的女人仔。噢!我也說得太真了,我也是另一個林依麗。 (吒咤903DJ,主持節目《你睇我唔到》,cr2chankeung@gmail.com)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9-01

數星期前,當全(網)民一同進入仇富狀態的時候,對態度不正確的四眼仔來說, “You are too bad luck!” 只因一時之氣,便全家一起被剝光豬起底受批鬥,所以,我總算明白了「忍一時風平浪靜」的重要性。 四眼仔說了一句看不起窮人的說話,因此連車牌、住址和工作地點都被連根拔起的一刻,本人忽然有一疑問。找這堆資料出來有甚麼用途呢?難道有人正準備尋仇嗎? 但是,事情都發生這麼久了,我在報紙上,連一單汽車縱火案都沒有看見,四眼仔上白車的新聞又沒有出現。可想而之,班五、六十後的老餅們把年輕的新一代罵得非常正確,「做事天一半地一半,虎頭蛇尾,只懂在吹水,做起事上來便全民潛水!」敢問各位有份起底的網民一句,你們又不是打算去尋仇,何須替四眼仔作一個這麼詳盡的資料搜集呢? 汝不見,由我國偉大的革命同志毛主席大人所領導的文化大革命時期嗎?仇富的話,何須吹水,何須起底,直接把四眼仔的車子拆骨,把所有玻璃窗門打碎,再把他們壓在地上跪玻璃。既然要全(網)民一同起義,當道德判官的話,怎麼只躲在家中涼著冷氣在Google和Facebook而已?只懂說,不敢做,難道都忘記了華仔當初如何苦口婆心的一再提醒大家嗎?「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係唔夠嘅!」還好小弟身處香港,受法律保護,不然,我怕單是以上兩段文章已經足夠讓我跪廿年玻璃了。 各位朋友,要作一位道德判官是不用起底的,更不用推人跪玻璃。與其仇富,何不扶貧呢?與其花一晚通宵來起四眼仔底,何不諗諗計仔幫下同處本港的弱勢社群呢?嗱,我和我的朋友就度咗條計,在中秋節前幾日去送月餅俾一些居於板間房的貧窮家庭及無家可歸的露宿者,希望給他們送上一點溫情!若然大家是懷著仁義之心而那幾天又有空的話,歡迎你們上我的網頁報名一起當義工!

2010-08-30

記得小時候,對政治似懂非懂之時,最愛看的電視節目就是《頭條新聞》。比較有印象的時間是九十年代初,六四後回歸前,當電視新聞老在播中英雙方互相角力、中國官員三兩天就對彭定康破口大罵的當兒,《頭條新聞》成功將那些惡毒的說話化為笑話,用幽默把沉悶的東西變得有趣。那時候對政治時事似懂非懂,《頭條新聞》可謂是我最好的通識課。所以到多年以後,有機會參與《頭條》製作時,我也極樂意當個小義工,因為能參與自己最欣賞的節目,是我的榮幸。 那時候總是非常疑惑,為甚麼永遠都能夠找到跟時事絕配的歌?歌詞配上最新的新聞畫面變成 MV,有時匹配得令人以為是歌詞本是為事件而寫。記得的一眾主持包括吳明林、楊吉璽、古天農、盧偉力、毛孟靜,確實的配搭次序早記不起了,但每個主持都秉承著同一種的意志──就是以幽默對抗荒謬、凸顯荒謬。 及至後來的梁文道、林超榮、吳志森和曾志豪,也是這樣。指出國王新衣的說話當然不易入當權者的耳,《頭條新聞》飽受「愛國愛港」人士攻擊,仍然克盡其份,說別人不敢說的老實話,一點不簡單。堅持說真話,是需要勇氣的,難怪《頭條新聞》可與港台的《議事論事》和《鏗鏘集》,同為香港最好看的時事節目,《頭條》更經常榮膺觀眾最喜愛的節目。 然而,受到外界的攻擊還好,至少明刀明槍,內部的「自律」才更恐怖。過去幾年《頭條》被陰乾之說時有所聞,節目資源有減無加,節目台前幕後人員惟有自己想盡辦法,在越來越有限的資源內扭六壬。近日更爆出廣播處長黃華麒,在港台內部會議上,點名提出更換吳志森和曾志豪兩位主持,因為不能接受他們批評政府的手法。正因如此,我更義無反顧地撐《頭條新聞》,因為它不單是一個時事節目──它是正守著我城媒體自由的一道防線!   (作者為Roundtable Community 總幹事,愛好讀書和寫作、旅行和遊行。)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8-27

流行曲可以不流行,時代曲卻一定可以感動人。悲劇發生過後,很多人連新聞都不忍再看下去,圖片和片段我們都看得太多。假如傷痛有限度,我肯定大家已經積聚了太多。不如細心咀嚼一直教育我們成長的時代曲…… 那天發覺,忽然之間,天昏地暗,世界可以忽然甚麼都沒有(《忽然之間》)。每晚新聞幾百噸,誰將好景催促成惡夢,彷彿有沒有病痛,亦有病容(《時代》)。新聞令人傷痛,網上的亂言讓人感慨……莫問誰錯,蒼生中很多,慾望若能降,你會更快樂。別用一生的腦袋探索這世間,道盡歪曲的眾生,閉上眼,作嘆息(《無語問蒼天》)。 突然回想,世界再壞,還是因為有些人令這地方不太壞。人間全賴有好英雄,豁出種種英勇,為人類造了美境(《Blessing》)。梁生離開,卻讓大家記得愛。何妨用陰影壓下來,心晴朗;時代令天空塌下來,更會珍惜陽光(《時代》)。 槍手的仇恨能夠令人死亡,但救了梁太,使她活下去的,是愛。幾多次心急心虛心痛心愛,通通都走過。那一切,仍能憑著回憶活下來,我們仍能憑著奇蹟活下來,好好活下來(《活下來》)。活下來,還要慢慢重拾精彩。要是人心中,穿了一個洞,你如何衝過惡夢。門別再封,閒人勿進,想像睛空有雲雀相送(《美空雲雀》)。關心過後,記得心還是要開。再次多謝時代曲,也再三祝願全世界,無分地域國家人種。 由於本篇文章大部分內容非我所原創,而是拾詞人牙慧,因此我私自決定把今篇稿費全數捐出給「遇害家庭助學基金」作慈善用途,但願以下各位詞人不會追究我借用他們的文字來表達心情:《忽然之間》唱:莫文蔚;詞:周耀輝/李焯雄、《時代》唱:古巨基;詞:林夕、《無語問蒼天》唱:Beyond;詞:黃家強、《Blessing》唱:張敬軒;詞:黃霑、《活下來》唱/詞:林一峰、《美空雲雀》唱:何韻詩;詞:黃偉文。   (作者為商業電台叱吒903節目主持) 此欄逢周一、三、五刊登

2010-08-25

好地地去旅行,興高采烈玩到最後一日,臨返屋企之前會遇到個傻佬跟上車,然後發現自己明明不是去打war game,卻被人拿著把M16對住自己,才發現自己在異地被挾持了。 點解?個傻佬竟然會笨到相信國家會因為他挾持一班人質,便會讓他當回警察,難道他不知道警察職責是維持治安,而不是製造罪惡。點解?挾持十一個小時中,個傻佬這麼大模斯樣站在門口,竟沒有狙擊手送他幾發子彈,卻有小二為他送上「無料」的飯菜(你哋唔識落兩粒西班牙烏蠅加料)。 點解?班警察單是開門也花了成粒鐘,把玻璃窗都打碎了也未能上車,難道不知道車外有太平門開關掣嗎,一拉掣便可開門上車了。點解?負責救援的不是大家等待的SWAT– 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而是另一隊SWAT– Stupid Weapons And Tactics! 點解?曾生在記者會上,單是說出的一句「表示深切的哀痛」也要重複低頭望稿三次。點解?個菲律賓總統唔聽電話,你唔追call,甚至叫埋胡生、溫生、和習生發起一人一老牛行動,去同對家講:「依家血債血償,你哋邊個差佬有份向旅遊巴亂槍掃射的,同我行出來!」 點解?點解?失去了爸爸的小朋友們,在你們的心中,或許有更多的「點解」,甚至比我此刻憤怒不知多數萬倍!衡哥哥想告訴你們,「點解」是一份用來送給活著的人的禮物,只要好好的活著,便可以繼續去找答案了。無語問蒼天……這一天開始,請你們要堅強,好好的繼續活下去。 逢周一、三、五刊登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

2010-08-23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