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脹80後 -
2016-10-26

筆者教了生涯規劃數年後,忽然驚覺,這一科的最終目標,說到底就是讓年輕人行少幾步冤枉路,然後盡快爬上大人眼中的目標,例如入大學、買樓、結婚等……理論鬥不過市場,付學費的家長要求要盡快達標,再有道理的理論還需靠邊站,但漫步青春路的時候必須避開冤枉路嗎?   潮流興「有圖有真相」,這是人性,假如你現在見到一個初級板仔企圖踩住塊滑板衝落樓梯,你會勸他三思,但他會照衝。我試過,我真係試過踩住塊滑板喺幾個苦口婆心的朋友面前趴了在樓梯,然後四肢見紅。好痛,真的好痛,但因此,我的腦袋裡面擁有好多深刻的教訓和學習。   筆者仍然認為生涯規劃重要,但生命不能只求達標而只安坐在成功號直通車,那些冤枉路或許延遲了我們達成某些目標,卻把我們的生命建構得更豐盛。年輕人應走的不是前人為你安排好的路,而是勇敢地走出自己想走的路,並且累積一路走過的經驗和知識,這才是真正的成人。   筆者至今仍非常感激那位鼓勵我當作家的舅父,那時候,我正在嘗試用現實的想法來作生涯規劃,差點兒放棄的筆桿,及時拾起了,儘管我並不是一位成功的作家,但我仍有機會在本欄寫了6年文章。散聚有時,這篇是《吹脹80後》的最後一篇文章,多謝各位讀者一直以來的支持。p.s.我的筆桿還未放下,大家仍可到我的網頁或Facebook 與我交流 www.cyh.hk 

2016-10-19

吳局長又發表偉論,指大學生因為未做好生涯規劃才會自殺。以學術角度,筆者不敢反對,畢竟我大學圖書館的學術論文搜尋器內找不到「生涯規劃與大學生自殺關係」的文獻來支持或反對,但既然局長這麼有興致吹水,筆者作為這兩個題目的工作者,那就表達一點意見吧。   論大學生未做好生涯規劃,講真,點規劃?像新晉傑青般讀大學時不做補習,兼職要做能夠買樓的傳銷,切記上莊和義工這些虛耗光陰的活動千萬不能碰,記著秒秒值千金,4年時間做人地20年的事。那些公務員的資格考試也別想了,做政府工點買到樓?做好生涯規劃,目標是40歲前「儲錢、供完樓、結婚、生仔、選傑青」!   這樣就是完美的生涯規劃,只要做好了就不會自殺了?別廢話了吧!回帶數年,香港幾十單學生自殺事件裡,相信不少都關生涯規劃事,都是被生涯規劃迫死。香港的生涯規劃教甚麼?講來講去不也是努力考好DSE,入間好大學。這班學生的生涯早就被規劃好了,那需要自己做好規劃。   其實學業壓力爆煲的學生們最需要的是生命規劃,他們需要真正了解的是自己真正想要甚麼,而不是教育局局長想他們規劃甚麼。拼搏過後,他們未必會成功,但只少會學懂如何輸得起,然後再接再厲,他們也會明白活著的價值有多貴重。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6-10-12

新一屆的傑青名單公布,筆者立即收到記者的電話,筆者比較少參與傑青相關的活動,對事情全無頭緒。當記者把事情說清楚,才知道是新出爐的傑青所說的「兩年供完樓」言論激怒了市民。   筆者25歲時當選傑青至今已經8年了,除了出席一些講座時被介紹為傑青,早放下傑青的光環。但與好友傾天時說了幾句粗話,總會被好友挖苦道:「哦!傑青講粗口!等我放上網先!」好友的玩笑,我視為一個提醒,對大眾來說,傑青被視為社會的青年領袖,大家會對他們的言行舉止及服務社會的心志有比常人高的要求,因為社會視傑青為青少年的模範及榜樣。   黃仰芳小姐當選傑青是否合理?筆者不是評判,但了解傑青的參選界別的分類,如筆者的年代是分4個界別,分別是專業人士、工商業、康體藝術、及社會服務,筆者是在社會服務界別當選的。至於黃仰芳小姐,我猜她是工商業界別的。   若以工商業界別來量度黃仰芳小姐的工作能力,她的表現的確出色。然而,公眾未必了解傑青的選舉細則,便容易以偏概全地覺得傑青都必須是與慈善工作相關。但儘管黃仰芳小姐對堅持達成其置業的個人目標的專注力是如何厲害,「為賺大錢而不做補習和政府工,及須和同事保持距離」這些話出於一位青年領袖的口中都是不適合的。筆者期望她多注意言詞,畢竟大眾還對傑青還存有相當高的期望。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6-10-06

離地與不離地都是很主觀的感覺,合聽便感覺很貼地,不合聽的便是離地。筆者接觸過許多中學生,他們經常批評老師很離地,筆者就奇怪,認識的幾位老師做事一向簡單直接,而且真心關懷學生,為甚麼也有學生會覺得老師很離地? 許多老師朋友都跟筆者說,他們是不能跟學生直腸直肚地說話,因為當老師須慎言,那是等於一份責任感,所以老師不能跟學生有那句說那句。再者,老師還須處理學生的紀律問題,學生不把他們當仇人就奇。 但筆者卻認為,更大的問題是許多老師都不太信任學生。信甚麼?相信他們會從失敗中獲得寶貴的經驗。 筆者觀察到許多老師都有一個共通的特性,怕見到學生失敗。例如學生準備在周會說幾句開場白,老師們便會一早向學生分享成功經驗,然後讓學生按自己的方式來預備,並讓學生在自己面前重複又重複地演練數十次。老師以為學生有足夠的預備,到時便能順利做好,但學生卻因為滿足老師的要求而變得更加緊張。 學生認為老師是成功人士,早已戰勝公開試,在大學畢業了,當然不會理解自己所面對的困境。再者,說話不夠直接,總是用老師的身份來說話,如此離地,學生在遇到困難時,當然不會向這些專業人士求助了。因此,筆者的那位熱心的教師朋友便這樣被學生貼上了「離地」的標籤了。

2016-09-21

幾天前出席了一個有關青年創新未來的論壇,本以為又是陳腔濫調的成功人士在講台上打飛機的吹水會,怎料嘉賓們的發言們都幾到位,很現實。 頗欣賞其中一位嘉賓一針見血指出,現今的年輕人並不是能力不足,而是害怕失敗。更欣賞另外幾位青年才俊也有分享到自己的失敗例子,筆者最深印象的是,一位創業家說出自己曾一度要靠借錢才有飯開。 借錢,有兩種犧牲,一是付利息;二是睇人面色。顯然,這位青年都經歷過這些日子,所以今天成了一位才俊。筆者認為這個論壇特別適合家長和教育者,畢竟,阻止年輕人經歷失敗的都是這班前輩。 失敗幾乎是成功的必經之路,除非閣下是一位充滿運氣的早熟天才。不然,誰能夠逃過失敗,再者那又不是輸條命,怕甚麼失敗呢?最怕的是人人都怕失敗,結果誰都不敢踏出第一步,最後大家都成了一群不做不錯的失敗者。 上周說到那位堅持了十幾年的候任立會議員朱凱廸,筆者必須澄清,我並不是他的支持者,更有點討厭他。但筆者由衷地尊敬他一直所付出的努力,儘管他現在真的很失敗,連家人都保護不了,但至少他很有價值。 人的價值要怎樣量度?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參考市場價格,既然有人願意出價來傷害他一家,也有8萬幾人支持他進立法會,就算你討厭他,也必須接受這個屢敗屢戰的勵志故事。

2016-09-14

朱凱廸當選立法會議員,更成為票王,這算是為80後爭回一口氣了。其實小弟能有此欄,朱候任議員應記一功,要不是他和一眾80後在10年前的多場社會行動中衝鋒陷陣?「80後」不會成為一個代名詞,有了「80後」,才有這處的「吹脹80後」。   「80後」曾經被批評是不積極、不上進、不務正業的新生代。在反對清拆皇后碼頭、反對興建高鐵、及守護菜園村的社會行動中,朱凱廸都是行動的靈魂人物。那時候,他被許多「長輩」罵他,指責他在做壞事,但堅持十年後,換來的是八萬多人看見及認同他的默默耕耘。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長輩喜歡教訓晚輩,常問:「人生有幾多個10年?」朱凱廸抵受著批評的聲音堅持了10年,終獲得選民的認同,他走進了議會。   先忘掉政治的立場,筆者撰此文章的時候,沒有思考過任何政治的問題,只單純的認為這位80後青年的故事很勵志。   我強烈推介他的故事給任教生命教育課或生涯規劃課的教師們,應該告訴學生肯定的事實,相信「對」的事情,必須身體力行的「堅持」,「堅持」的時候絕對不要期望身邊的都是鼓勵和打氣,因為日久才能見人心。直到一天,當你得到的支持夠多了,那時候迎來的挑戰也會立即升level,像朱一家現在反而有家歸不得。而這就是人生馬拉松的真意,跑得越久越遠的才是贏家。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6-09-07

「那位參選人在選舉論壇裡表現得如此差勁卻當選了?」許多人的討論到此便立即來到總結,「那一定是西環的票!」隨便下定論很容易,但站不住腳。畢竟在西環辦公室工作的人很少,有資格投票的員工更少,那來的西環選票呢? 好些年前,我還不成熟,常以知識分子自居,高高在上看不起人,有次聽到一位長者罵我在大學「讀屎片」,我便立即反擊對方「連考入大學的能力都沒有,有甚麼資格對大學教育議題說三道四?」往後的日子,筆者開始發現,高深的學問很容易壓倒別人,但這是服不了人的。 說到西環的選票,也是港人投的票,就算是有「專人服侍」的長者選民,也必須親身到票站投票。 筆者在選舉日前親自致電住在離島的嫲嫲,關心她有否被迫投票。她卻驚訝,為何連筆者也知道要投票。她果然對我一無所知。她說,「明天跟村長一起去投票,大家都說那個人好,我便投他。」雖然她說不出那個人的名字,但也不是被迫。我花了幾分鐘跟她說了些政治,嘗試改變她的選擇,但她聽不明學歷很高的孫兒在說甚麼,所以我放棄了,這也是尊重了她的投票自由,然後這張票便送給西環了。 民主應該是更好的,為甚麼嫲嫲卻選擇把選票投給那個鄉巴佬村長說好的那人?筆者反思過後想到的是我的知識只夠壓倒她,卻說服不了她。政治,很重視說服力。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6-08-31

又到立法會選舉,筆者早已有了投票的人選,但更感興趣的不是誰當選,而是今年的投票率有多高?回看2012年的立法會地方選區的投票率只有53.05%,其餘的46.95%在那裡呢?沒有投票的選民佔了將近一半,簡單來說,就是有超過一半說自己放棄了自身的公民權利。   一位親友的母親於雨傘運動期間時力斥那些學生搞亂香港,但今屆的立會選舉一定與她無關,因為她仍未登記做選民。除外,連選舉辦事處寄給她女兒的確認信也當宣傳單張當垃圾扔了。的確,她自稱自己只不過是一個甚麼都不知道的師奶,但香港就是一個連無知的師奶都擁有罵人的權利(言論自由)和參政的權利(選舉權和被選權)。   「我不懂政治!」和「我不懂數學!」一樣,「不懂就努力去學!」各位父母都是這樣教導孩子的。不學就注定不會認識,任你自置多少個藉口也是一樣。因為工作繁忙,因為讀得書少,因為選不下手等……筆者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也是這樣說,有得,就有失,要先努力工作養家的話,便遲點畢業,因為每個人都只有24小時,這很公平。   既然大家認為這個社會是屬於大家的話,就好好履行作為公民的義務,去投票也是參政。連這小小的義務也做不到的話,還管甚麼抱怨甚麼呢?因為你先放棄了政治,那政治就與你無關,你就繼續討厭政治吧。 

2016-08-17

許多人經常抱著誤解來看待運動員,錯覺奪金的運動員才是王者,其實在粉絲的角度是不一樣的世界。這問題最適合問利物浦的球迷(利申:筆者是曼聯球迷),何解球隊已經好多年未奪過聯賽冠軍,但卻依舊死忠地支持球隊?原因是,粉絲是因其故事而建立好感,及產生著迷的情感。   要成為傳奇的運動員,單靠一兩個金牌和紀錄是不能達成的,就算十幾個獎牌都未必能夠做到,因為最能感動粉絲的始終是運動選手自身的品格及毅力。曾在比賽途中因救人而放棄獎牌的奧運帆船競賽加拿大選手勞倫斯就說過,「一個人努力不懈在國際賽事中打拼,卻得不到多少讚譽,但是一個念頭的救援,25年後仍舊為人傳頌,這倒是滿諷刺的事。」   所以,於今屆奧運勇奪第23金的美國泳手菲比斯最為網絡傳播的相片反而是他奪銀牌那場與冠軍的運動員合照,因為那位冠軍是他的超級粉絲,也曾受過他的鼓勵,如今終勝過偶像。   已說過對奧運冷感的筆者也按捺不住去關注的選手是41歲的烏茲別克體操選手舒素雲天娜(Oksana Chusovitina),一位超齡二十幾年的選手,原來曾一直為了贏得獎金來醫治其患病的兒子而繼續參賽,為獎金而作賽卻又沒有服用禁藥的紀錄,這已經夠讓人肅然起敬了吧!如今,她的兒子已經痊癒了,這終於變回屬於她自己的比賽,筆者實在無法不支持她!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 周三刊登

2016-08-10

筆者一向對奧運冷感,故不會花心思去追看賽果,更不要說甚麼為國家隊奪冠而興奮,為國家隊落敗而流淚或在網上用人家不懂的文字辱罵對手。但筆者慶幸自己無論在香港或美國讀中學時也學過關於奧林匹克精神的知識,故沒有跟著獻醜。   為國爭光是一項榮譽,但這絕對不是比賽的全部。像足球明星如巴塞隆拿的美斯,他已經在球會贏盡了一切屬於球會或個人的榮譽也好,他還是會爭取為自己的國家出賽。但比賽永遠都只有一過冠軍獎杯,有勝有敗,但競爭永遠是進步原動力。   比賽結束時,光芒必定照耀著勝方,但這不代表敗者沒有付出過努力,奧林匹克正是為比賽健兒提供公平較量的機會而存在。所以中國代表隊的運動員並無失金,而是在今屆的比賽中,對方的運動員表現得較優勝。勝敗也好,大家都應該尊重每一位運動員,畢竟他們都付出了努力。相比之下,其實那些坐在觀眾席或電視機旁看比賽的只不過是吃花心的人吧了,無謂太過玻璃心吧!   筆者從不贊成友誼第一這句廢話,出得來比賽,總不能抱著志在參與的窩囊想法。但爭勝之餘,也要保「品」!贏得獎牌,但輸掉品格的運動員,怎贏得別人的尊重?所以要為國爭光的話,當運動員為國家在前線拼搏,當國民的也必須顯示出民族的高尚品格操守,不然,拿再多的金牌回國後,大家都只會視之為「土豪金」而已。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6-08-03

香港是一個幸福的地方(政治問題以外),當國內的鄰近城市都因為颱風而災情處處,香港人依然能夠四處追捕小精靈,這是我們的幸福,但Pokémon的熱潮實在強勁(利申:筆者在太太的支援下,已達15lv),這種強勢或會製造親子關係的災情。 這次筆者要告誡的對象不是青少年,而是各位父母。數天前,筆者路經某港鐵站月台,偶然看到一幕令人心酸的畫面,一位看上去若4、5歲的小孩子一臉倦容的催促著旁邊的父母,問「我很倦了,甚麼時候可以回家啊?我等了很久了。」那對父母顯然正在Pokéstop位置玩了很長時間了,因為不計算他們已經逗留了多久,筆者在一邊玩Pokémon,一邊聽那小孩子在抱怨也待了二十多分鐘。 父母喜歡打機是無罪的,但因父母沉迷打機而讓小孩受罪就是一個問題。筆者有感而發是因為見到那小孩不停地吵著要回家,最終被父母罵了,然後一臉可憐地蹲在地上繼續呆等。小孩沒犯錯而被罵,這必定會為未來親子關係的裂縫埋下伏線吧! 當父母是預備了有所犧牲的了,正如早兩天,筆者帶小卡索去公園玩的時候,明明發現了好幾隻目標小精靈,但因為筆者訂下的2秒政策(小卡索在公園玩耍時,視線不能離開他的身軀超過2秒),而放棄了追捕小精靈,說到底,筆者始終認為小孩比小精靈更重要!   (作者為2009十大傑青www.cyh.hk) 周三刊登

2016-07-27

這幾天,筆者代表青年事務委員會到北京進行一些內地交流活動的活動監察工作,亦因此有機會接觸了許多隊本港的制服團隊。筆者求學時當過童軍,故對制服團隊頗有好感。 筆者年紀已進入三字頭,體力當然不復青少年時期,才到達機場便立即乘車趕赴晚宴,回到酒店房間已經接近十時,稍作執拾和洗澡後便須立即睡覺,因為接着的集合時間是凌晨三時半,要去參加升旗儀式。 筆者與其他嘉賓睡眼惺忪來到天安門廣場時,近千位香港制服團體隊員已經在門外列好隊伍準備進場。站在直接入場的嘉賓隊伍裡,筆者的想法突然從支持孩子日後必須加入其制服團隊,變成死也不要讓他受這些苦。 天公玩嘢,大家站在室外會場等待升旗儀式開始時下起大雨,穿著雨衣及睡眠不足的筆者立即燥底。然而,同站在等候的青少年隊員卻保持著紀律,也樂在其中。 讓筆者憶起當年身穿童軍制服時的歲月,參加活動時,無論晴或雨,身子那有不倦的,但無論怎樣倦,心裡還是享受。因為有同伴,大家互相幫助、同甘共苦、一起解決眼前的難題,所以大家都很享受參加活動的每一刻。 筆者與許多家長一樣,差點因為怕倦壞孩子,而阻礙了孩子的健康發展,其實參加制服團隊可能會比其他活動倦,但學會的知識及生活態度必定比在暑假裡沉迷玩《Pokémon GO》多許多。 www.facebook.com/cyhhk周三刊登

2016-07-21

在英國,一名患有自閉症的學童考全國統一考試的成績不合格,老師特意寫了一封信去鼓勵這位學生,除了成績以外,他還有許多才能,包括了:團體精神、獨立能力、仁慈、表達意見的能力等……這篇報道讓筆者想起當年的伯樂許校長。   升中的時候,筆者拿著小六全科不合格的成績表,被媽媽拉著四處走訪不同中學叩門。直到遇到許校長,他望著那張成績表,在筆者面前指出了唯一的合格分數,這個分數連自己和媽媽也沒有著眼留意過,校長因這個分數收了筆者入學。那個是操行的分數,分數是B+,如果化成數字的話,應該是88至89分吧。   這一刻,筆者才發現操行的重要性,對現今功利主義掛帥的教學方式裡,學生和家長都不會留一點視野去察覺分數有多重要?從教育的角度來看是極其重要,因為操行分反映了學生的品格,而品格關乎一個人及一個社會的發展方向。為甚麼大家這麼害怕鄰近的國內城市醫院的醫生來港執業? 論醫學知識的話,國內的醫學水平未必差於香港,但關於醫德的問題,連國內的人也信不過自己的醫生,未來的道德觀念正是由當天的操行開始修成。   教育的目標從不是為了教學生拿幾高分,儘管分數也是重要,考試表現只代表了你對該科目的知識認識有多深。然而,教育者的任務不單止傳授知識,鼓勵學生自我發展潛能,善用所學知識,獲得分數以外的能力和價值也是同等重要。    www.facebook.com/cyh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