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2-02-07

昨日提到土地政策失衡,致令一些需要土地政策配合才能生存的行業,統統變成「營養不良」。我認為,政府是時候要改變了! 我們應該發展本土文化,因為每一個地區都有其歷史文化,有自己的根,例如我們曾集結各方力量,迫政府接納發展啟德河的建議,將河道發展成為媲美首爾清溪川,集小本經濟以及休閒綠化於一身的河畔休憩區,並以步行街、地下街等與東九龍發展貫連,以新社區帶動舊社區,從而保留及創造工作崗位。 創意文化產業亦不容忽視,雖然「活化工廈」將很多從事創意產業的工作者趕盡殺絕,但政府還可以亡羊補牢,在工廈未被地產商完全「攻佔」前,主動協助文化藝術工作者上樓,並將更多政府舊有建築,活化成他們的工作與居住地,同時,在未來的發展項目,預留一定比例的土地,供創意文化藝術工作者使用。   至於農地及鄉郊土地,是否可以加點新思維呢?香港有一些已開墾的農地或者一些鄉郊荒廢地,不一定要開發成商住物業,反而可以在這些土地推動本地居民和遊客的深度旅遊,再加強發展及宣傳,成為一個生態旅遊區,推動旅遊業及經濟發展,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此外,政府日後在重建與規劃時,應考慮到小商小販的生存空間,例如預留地帶作經營區域,或在夜間不構成滋擾的工業區、商業區等地方,規劃晨墟夜市,脫離大地產商的壓搾,給予一些被主流勞工市場排斥的基層市民多一條自食其力的出路。 土地,除了建高樓大廈外,只要動動腦筋,收穫可能更大。可惜,我們的政府,欠缺的正是腦筋!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2-06

在剛公布的財政預算,雖然有一定的篇幅提到土地政策,但全部都集中在報告未來公、私營房屋的建屋量之多、商業樓宇樓面面積之廣;對於長遠的土地規劃,又或者以土地規劃刺激經濟活動、推動就業的措施,統統隻字不提。這種傾斜於地產的土地發展思維,確實令人擔憂。   香港現時的「所謂」土地發展,根本沒有考慮到創造產業的多元化、或者是創造就業職位的多樣化。因此,土地一旦被地產商「睇中」,原有社區的獨特文化面貌會被泯滅、本土經濟活動會被扼殺、整個社區會失去了獨特性、原本自給自足的小商小販會失去生存空間、安逸閒適的農民會被迫走,連原生動植物亦會一律被剷除;而換來的,只是千篇一律連鎖店,所提供的就業職位就只限於保安、樓面或售貨等。 其實,在經濟發達地區,都以二元經濟理念去解決不同人對就業的需要,因而在土地發展和保育,均以開拓就業職位為主導,讓每位勞工在多元化的產業、多樣化的職位中各自發揮天賦所長。可惜,香港政府的政策卻側重地產商,美其名「積極不干預」,以為「滴漏效應」能自然滲透,大財團會帶旺小商戶、成果會一層一層分到基層市民的口袋……然而,這統統都是謊話。 政府是時候清醒,亦是時候鼓起勇氣,「向財團說不,向霸權說不」。財團本身沒有義務為政府考慮民生、福利;沒有義務照顧勞工和弱勢;更沒有義務「唔賺到盡」;假如政府繼續在土地政策上「鬆章」予大財團,香港貧富差距、在職貧窮、房屋等深層次問題均無望解決。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2-03

昨日談到,曾司長的財政預算案對勞工有欠公平;今天談談弱勢社群,政府更是束手無策,毫無作為! 對於長者的措施,大多是投放資源小、成效細的項目,其中一項是增加500個改善長者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和180個日間護理服務名額!我聽到即時的反應是:「是每區嗎?」虧曾司長有顏面說出數字!500個改善長者家居及社區照顧服務與180個日間護理服務名額,我相信單是黃大仙上邨已不敷應用!現時社區無數長者極需要這些服務,為何不嘗試更改或增加新內容,例如用新思維發展基層護理,投放資源推動社區開展服務呢! 對於病人的政策,其中著墨最多,就是注資100億元撒瑪利亞基金,資助病人購買自費藥物或其他開支。「無病無痛」的市民或有所不知,醫管局在2005年為削減開支,引入了「藥物名冊」,一些費用高昂的藥物(特別是癌症藥物)都要病人自費購買,形成「冇錢冇藥醫」的荒謬情況;而撒瑪利亞基金就在醫管局欠缺承擔之下,成為了危疾病人唯一的希望。因此,這100億元的撥款不代表政府照顧弱勢,反而象徵著未來十年,政府仍堅持不會取消「藥物名冊」制度。 對於貧窮人士,曾司長振振有詞地表示有多項一次性措施,紓緩他們生活壓力。不過,一班住板間房或劏房、沒有獨立電錶、不用交差餉、沒有領綜援及生果金、無需交稅的市民的N無人士,這位夕陽司長並沒有關顧。他們由往年的失望,已變成現時的絕望,現在唯一期盼就是那間「預期三年可上樓」的公屋。 這就是我們今年的財政預算,這就是政府對弱勢的態度!

2012-02-02

政府坐擁豐厚盈餘,卻如「照單執藥」般回應社會訴求,而未有解決深層次的問題,這樣是不足夠的。一個政府的政策傾斜,代表永遠都有一班人得不到公平對待,社會亦難以平穩。昨天公布的財政預算案,可以見到政策重心,都是傾向於大財團,對推動勞工就業的建議卻乏善足陳。 以旅遊業為例,財團窺準遊客(內地客)潛力,政府亦有求必應、加以配合,推出多幅用地發展酒店,明言要將現時本港190間酒店,增加至2016年的240間,以滿足需求。暫且不談論早前有酒店業界表明酒店房絕對充足的言論,我質疑 (有點羨慕)政府對財團可隨時開綠燈,但對於勞工基層卻置若罔聞!任憑我們在議會內外鬧至聲嘶力竭,依然是聞者藐藐。 又再看看有利於推動層基勞工就業的六大優勢產業,其中對醫療、教育、創新科技、環保及檢測認證的建議均是老調重彈,猶如從以往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搬字過紙。稍為增加的只是數百萬元的「蚊型」撥款,頗有頭痛醫頭之感,根本解決不到深層次的就業問題。至於,個人最關注的創意交化產業,竟以「一億元支持香港設計中心」這一點,回應了整個產業的發展,實屬兒戲。 預算案偏離了「就業優先」的利民原則,對真正長遠推動就業的政策隻字不提,如果政府繼續抱持「財、金、地產就是一切」的思維,基層與勞工實難有好日子。

2012-02-01

曾特首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指歐洲債務問題所衍生的危機,令擔任公職超過40年的他從未如此驚恐;之後更表示,如果歐債危機爆破,希望在自己尚餘幾個月的任期內爆破,好讓自己去承擔及應付,以免剛接任的班子應付不來。 那一份對工作的熱情,曾特首以及其夕陽班子,很久沒有表現出來了;那一份面對困難的氣魄,就更是七年來難得一見!莫非外國的月亮真的特別圓?歐債危機願意一力承擔,反而本港的貧窮問題卻置之不理!抑或曾特首認為本港的貧窮問題,比歐債更難應付! 正當曾特首在瑞士「指導」各國財金官員的同時,我就一如以往,一連五天參加了工聯會農曆新年舉辦的花車巡遊。今年除了向市民拜年外,更向他們呼籲要為財政預算表達更多意見,各區的市民都非常踴躍,其中在大圍港鐵站外,一位太太抱著孫兒向我訴苦,指自己既不用交稅、又沒有物業,亦非住公屋(申請了多年仍未上樓),更不是綜援戶,應該未能受惠於財政預算。面對這類N無人士,雖然無奈,但我認為政府要正視存在的問題,因為,能向他們施以援手的,就只有在財政預算案中「落實」政策。近日有很多「風聲」指財政預算會包括減稅、資助電費及交通費等。我不知道這些意見是不是來自市民,但我肯定如果單單只有一些小恩小惠,貧窮的基層生活絕對得不到改善。 兩位曾先生,與其將時間放於解決歐債危機,不如多落區接觸市民,從市民口中聽取的意見才是最準確的。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31

較早前我獲邀出席中大建築系舉行的展覽活動,展覽作品全是學生就各區所設計的藍圖,其中最吸引的就是大磡村土地發展規劃。同學們將這7.2公頃土地,變身成集文化藝術、房屋、休閒康樂以及小型經濟於一身的地標。 提到地標,一般人心目中都有前設,認為是高聳入雲的摩天大廈,能成為世界之最、亞洲之最。我認為這種舊想法錯到極點,大廈「鬥高」會不斷受挑戰,隨時未建成已被人超越;其次是摩天大廈對區內的景觀、空氣質素影響很大,對居民百害而無一利。 中大這班建築系學生就用了嶄新的設計,在意念上,他們融入了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這班90後的學生,做了詳細資料搜集,知道昔日的大磡村是製片廠集中地,更有影星居於此。因此,他們構思在不同的建築及周邊配套,都滲透本地電影元素,希望延續東方荷李活的夢想。 至於整體建築,他們堅持低層建築群,取代地標式「龐然大物」,反而向地底發展,以免影響附近居民的觀景及通風。技術上,他們亦引入新的元素,其中一幢為文化工作者而設的工作室大樓,全幢大廈只有支架,工作室就如一個個長方盒鑲嵌入支架內,當有需要展覽或演出,就可以將整個工作室擺放在公園或其他公共空間。 雖然在座不少專家提出質疑,有關規劃是否太過理想化?在香港是否可行?不過,我對他們卻非常讚賞。我不能說同學們的設計是最好、最理想,但我見到他們的創意及想法,在現今經濟掛帥的主流意見中猶如一股清流。 我期望政府日後規劃土地用途時,可以聽的聲音更廣泛,意見可以是來自學生、來自地區人士、來自文化工作者、藝術家,並不一定是地產商與大財團。 明天,我就跟大家介紹民間就大磡村發展所發表的意見。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30

早前一位北大孔教授罵港人是狗,且又賤又欠「抽」,於是我也上網找一找這位口出狂言者是何許人,當我輸入了「孔」及「慶」兩個字,已彈出「孔慶祥William Hung」這個名字,立即勾起我的回憶。 根據資料,這位孔先生在2003年,參加了美國電視節目「一夜成名」,以「走音」歌聲加「滑稽」舞藝震驚全球,而他的一句「我已盡全力,我毫不後悔」更令他頓時成為風雲人物。孔慶祥樣子憨厚,但其實非常聰明,他知道要一夜成名就要「出位」,與其沒有俊俏外表亦沒有悅耳歌聲,不如走偏鋒、走極端,結果非常成功。 看了這位孔先生的故事,我明白北大那位孔教授瘋言瘋語,無非也是想一夜成名,如今他成功了!他不熟悉香港的情況,不了解香港公民教育的成效,單憑一段在港鐵拍攝的手機影片,膽敢罵香港人是狗,挑釁香港人的情緒,對於一位大學教授,如果不是為了借香港網絡自由「博出位」,我實在想不通他何出此言。 D&G拒拍風波、雙非問題、港鐵食麵事件以至孔教授的狂言,一宗接一宗的事件,都令中港市民關係陷入對立局面。不過,錯與對真的如此容易界定?對於雙非問題,香港政府採取議而不決的態度,難道沒有責任?對於D&G的荒謬政策,該集團沒有責任嗎?姓孔的廢言廢語,又能代表整個中國嗎? 對於香港人的憤怒,我感同身受,但我認為如果再繼續將這位教授作為焦點,只會正中下懷。這類為了個人利益,而將中港關係作為賭注的人,枉稱學者。所以,我希望大家由今日起,都與我一起停止談論這位教授,以免繼續為他人免費宣傳。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27

各位讀者,龍年快樂!每年的新年祝願,都是「人人有工開,個個有薪加」。因為基層打工仔女,為的只是生活平穩安定。不過,今年說這句話時,心情特別沉重。面對全球經濟衰退的陰霾,預計今年市道並不樂觀;加上現屆管治班子的根基打得不好,正如我日前跟傳媒所說,政府「不願意亦不勇於解決困難」,很多問題,包括房屋、經濟就業、醫療等都沒有處理妥當,遺留下來的給下任特首的擔子如千斤重,不論「上位」的是豬還是狼,我相信在「交棒」後有一段時間出現在民間的怨氣會更重。 因此,作為現任特首及官員,如果還希望在餘下任期為香港人做點事,如果希望過度順順利利,以免在歷史上留下污名,我認為在最後一份財政預算案中,要確實為全港各階層市民設想。 有不少政黨,簡單將一百幾十個要求列出,然後「博一博」能貼中當中的十個八個換來「成功爭取」四隻大字;但我希望政府能直接回應的,不是政黨,或是議員的「清單」,而是市民實際的訴求。 對於基層,他們面對的問題是「難以維持基本生活」,那些交通津貼、長者福利、水電開支等均搔不著癢處。你問他們要甚麼,他們可能回答只想要溫飽。曾特首、曾司長,你們有信心、有勇氣去解決問題嗎? 至於收入水平「較佳」的夾心階層人士或中產人士,眾所周知他們的開支龐大,子女教育開支、供養父母開支、住屋開支佔了收入的絕大部分,生活壓力非常大,他們的普遍心態是「現在有份工撐住還可,萬一失業就大件事」。對於這個情況,兩位到底有沒有針對性的良方呢? 曾特首的政府,辜勿論是好是壞,都已是夕陽政府,我不祈求最後一份的財政預算有高瞻遠矚的建議,亦不期望有拍案叫絕的內容;我只想政府「自動自覺」,想一想如何令每一個市民都能三餐溫飽。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20

今天是兔年最後一次跟讀者見面,本應跟大家談談去年的樂事,展望一下來年。可惜,去年的景況實在不值高興,在曾特首任期最後的時刻,缺少了勇氣去改,我們看不到甚麼「繼往開來」的大計,反而基層苦不堪言的情況有增無減。 在曾特首採取保守策略的兔年,整個政府均小心翼翼,以「少做少錯,唔做唔錯」的態度處理訴求。香港人最關心的各項問題都得不到解決:例如房屋政策只以「蜻蜓點水」回應;長者福利政策就如「擠牙膏」般敷衍了事;對於勞工界關注的標準工時就索性「關上後門」,堅拒任內立法;而影響民生最嚴重的通脹就靠派錢「封口」;還有包括近日鬧得熱烘烘的「雙非」問題,其實在我任立法會期間已經提出,但一直被拖延至今仍未解決,間接將港人與內地人對立情緒推向臨界點。 這一種毫無責任感的態度,更蔓延到商界。以往五、六十歲將近退休人士,亦可找一份保安、清潔工作維持生計;今天,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僱主寧願僱用一些較高學歷的年輕人,又或用「假自僱」、「長轉散」等途徑,進一步剝削打工仔女。以往高薪厚職的員工亦不好過,大財團大企業儘管大賺金錢,但仍以「配合未來發展」、「配合公司重組」、「看淡未來前景」等藉口進行裁員減薪,勞僱關係受到極大衝擊,勞工階層壓力甚大,對前景沒有寄望。 如此實況,並不容許我樂觀!我不敢寄望香港會出現一個魄力、勇氣、才幹兼備的特首;我亦不奢望老闆們會大發慈悲。我只相信,在最艱難的時刻,有健壯的體魄、有家人的支持才最珍貴。在此,我祝願大家身體健康,生活愉快,龍年再見!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19

政府提出向全港徵收垃圾費,以長遠環保角度,加上政府表明對模式、收費持開放態度,這方向暫時沒有反對的理由。 比較過四個方案,個人較支持按量收費的做法,雖然徵收垃圾費會對某些行業造成影響,亦加重了低收入人士的壓力,政府要正視,但我認為細節是可以再作研究,暫時的焦點應是如何令市民接受「突如其來」的改變。 第一,市民要接受每月付出額外開支。基於用者自付的原則,製造垃圾就要自己承擔。若根據台灣的標準,香港每個家庭估計每月的垃圾費約為45元。需知道,要從市民口袋拿錢必有反彈,故循序漸進的階段尤其重要。個人認為如果收費太低,難以達到減少廢物的原意,但同時要向低收入家庭及有需要人士提供資助或豁免。 第二,市民要接受減少公共垃圾桶。由於要避免有人將垃圾棄於公共垃圾桶,故有必要減少垃圾桶數量並加強監管。不過,這是一個需要長期推廣的運動,不要期望兩、三年時間可以適應,觀乎七十年代開始宣傳的清潔運動,幾十年的教育至今尚有人做「垃圾蟲」,如今一下子收起所有垃圾桶,情況難以估計。 第三,市民要開始減少製造垃圾。個人認為要從教育著手,在市民方面,要配合推行了多年仍未見成效的垃圾分類,將減廢及分類變成家庭活動,向下一代灌輸有關訊息;在商戶及生產商方面,就鼓勵減少不必要的包裝以及使用可循環再造物料,在垃圾源頭做起。 邱騰華局長在慳電膽、擴建將軍澳堆填區等環保議題上,均「搞出大頭佛」,假如局長今次是「真心真意」希望計劃實行,為仕途立下功業的話,請先研究以上問題,不單聽取專家、商戶及財團的意見,還要得到廣泛民意的支持才作定案。

2012-01-18

用「華而不實、貴到無倫」這八個字來形容市建局的發展項目,真是棒極了!貫徹了唐英年一貫的語言技巧,是繼「班友條條揈」與「昂坪三碌拎」之後另一代表作。 有公關大員的協助,唐先生奪取「sound bite」毫無難度,而且在內容上,亦非「隨口噏」,他提到的問題理據充份,就例如2003年至2005年期間,市建局獲批准發展的重建項目均售價不菲,其中大角咀的形品、星寓於2010年以8,000元呎價出售、西環的縉城峰於2010年以1.2萬元呎價、灣仔的Queen’s cube於2010年以1.5萬元呎價出售、而灣仔的壹環更在兩個月前以1.8萬元呎價出售,要幾貴有幾貴,售價絕非一般打工仔女所能應付。 唐英年力陳市建局一輪後,還建議市建局要安守本份,日後只需出面負責收購舊樓,至於運用土地的重任,就交由政府發揮,建一些公營房屋以解決社會上非常嚴重的房屋問題。一個攻擊,一個建議,觸動了想買樓的年輕人、想上樓的家庭、想換樓的中產人士……不特止,唐先生還謙稱自己是「小市民一名」,反問發展局及市建局為何如此大反應。 看到這一段,我亦不禁笑起來,難道唐先生以為香港人失憶嗎?讀者先了解兩件事實:第一,唐英年於2003年至2007年是財政司司長,有能力對市建局的項目進行把關,即有權否決市建局興建貴價樓,同時亦有權制定穩定樓價的措施。第二,市建局主席張震遠,乃梁振英的競選辦公室主席。如果大家可以忘記這兩個事實,那唐先生就是最耿直、最敢言、最體察民情的特首。可惜,在我來說,事實就是事實,不可作假!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17

我們欣賞馬英九打了場漂亮勝仗的同時,蔡英文宣布落敗的一幕,亦值得香港的政治人物學習。 其實,有逾600萬人支持下的失敗,又怎能算失敗呢!用四年時間,由陳水扁時代的谷底,帶領團隊重新振作,這位學者出身的黨主席實際已超額完成。不過,蔡英文仍然祝賀馬英九,表示尊重台灣人的決定。反觀我們的政黨,大敗了就抹黑對手是「黑暗的開始」、「背後有勢力」、「利益誘選票」等,毫無風度。 蔡英文一句「一肩扛起」就更值得我們的高官學習。回歸後,我們發生過很多事件都「冇人認頭」,例如細價股事件、沙士、維港巨星匯、雷曼事件、梁展文事件、泰國包機事件等等(多不勝數,如有遺漏請包涵)……香港人總會希望有官員站出來承擔責任,或說句「對不起」,讓大眾消消氣。不過,高官們不是「潛水」,就是換來一句「我承認要檢討,但不考慮辭職!」或「辭職解決唔到問題!」,大家想聽到「責任由我一肩扛起」這類負責任的表示?難哉,我在香港的政圈好一段日子亦未聽過高官們有這種氣魄。 相比馬英九或一般政治人物,作風硬朗務實的蔡英文是不常笑的,但宣布敗選時,她卻報以溫婉的微笑鼓勵支持者振作,儘管四年後帶領民進黨的可能換成蘇貞昌、謝長廷或陳菊。我們現任的特首也不常笑(他自己亦承認黑口黑面),縱然接受過專家指導後笑多了,但給人的感覺總是不悅、不快、不耐煩。有同事統計過,曾先生每次回答記者問題,生硬的笑容最多只能維持15秒。 台灣的選舉好看之處,是熱鬧有熱鬧的壯觀,平靜有平靜的安寧,勝利有勝利的歡愉,失敗亦有失敗的風骨。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16

鶼鰈情深的老夫妻,90歲的丈夫坐輪椅出院,由八十多歲的老伴撐著拐杖照顧;七旬伯伯脊髓有毛病,排期逾一年始動手術,伯伯無奈坐輪椅生活,雙腳不斷萎縮……如此荒謬的個案,在基層社區多如恆河沙數! 香港的醫療,有最先進的硬件,有系統化的軟件,亦有高效率的「人件」(醫護人員),這幾方面均可與其他先進地區媲美;香港醫療所欠缺的,是人性化的制度。 所謂人性化,簡而言之即是將心比己,了解病人以及病人家屬的需要。臨危的病人,渴望與家人多見幾面是人之常情,然而醫管局轄下的醫院只准親友每日探望兩小時,這安排人道嗎?患有危疾的病人,在醫管局的藥物名冊制度下,要自費購買名冊以外的藥物,一些專治癌症的標靶藥動輒數萬元,負擔不起的病人變相「冇錢冇藥醫」?又例如患有白內障病人,動輒等三年或以上才獲安排動手術,視力一日比一日模糊,有些長者至死仍未獲安排……我們的官員,假如患病的是您自己或家人,您會接受以上的「優質」服務嗎? 作為曾患病的康復者,我非常了解作為病人的心情,適切的治療加上正面的鼓勵是康復的原動力。我們不期望一下子將香港發展到北歐國家的全方位醫療保障(當然,我們的稅基並不容許),亦不敢要求醫療開支比例跟美國相比 (美國仍有很多基層不受醫療保障),我們只期望香港的醫療制度人性化一點,對病人多一點體諒、多一點尊重。因為一個連病人尊嚴亦捍衛不到的地方,枉稱先進,亦枉稱文明!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13

「26歲嗰年,我生咗個仔,佢有痙攣,由嗰日開始,每一日都過得唔容易,我以為,佢以後都會行得比人慢,最後,佢跑得比人快,呢個係我個仔,蘇樺偉。原來,幸福一直冇離開我。」這是近年較為有深刻感受的廣告,因此從這個廣告,我感受到弱勢社群的無助。 樺偉堅毅、努力、不屈,跑出自己的天地值得高興,但如此成功的例子萬中無一。我不想抹殺所有為這些弱勢社群努力的人,包括社工、輔導員、康復員、醫護人員,他們的精神值得致萬二分敬意。我埋怨的,是一個坐擁千億儲備,但對弱勢斤斤計較的政府。 就以日前一個個案為例,一名智障學生的家長,入稟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不滿教育局長去年拒絕學校申請聘請外籍英語教師,認為有關決定涉嫌違反《殘疾歧視條例》。我不想就個別案件作太深入的討論,因為弱勢不被重視的情況絕對是非常普遍,無論是社署、房署、教育局甚至整個政府,都未能從弱勢社群的角度出發,體諒他們的難處。 長者、病患者、傷健人士、智障人士、單親家庭、孤兒……統統都是值得幫助的社群,政府官員只需每天看看報章、或到地區見見市民,就會了解到實況跟他們坐在辦公室「空想」是有所出入。看到我以上提議,相信不少人又會認為民粹之風不能助長,政府開支要量入為出等。對於這類冷漠的官腔,我已沒有太大反應,只想誠意邀請他們「落區」看個究竟! 希望政府的官員記著,弱勢是可以「跑得比人快」的,除了靠他們本身努力,你們的支持同樣重要。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1-12

「對被牽涉入爭論中深表遺憾」,各位市民請留意,D&G表示遺憾的,是「對被牽涉入爭論中」,言下之意,D&G才是受害人呢! 在政治上,道歉是一門藝術,尤其是外國的政治人物,大家經常在報道中都會聽到表示遺憾、表示歉意、道歉、深切道歉等字眼,各有不同意思,亦各有不同意圖,如果大家有興趣,可追查一下1999年美國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時使用的「道歉」字眼,以及2001年中美軍機相撞使用的「遺憾」字眼就會了解更多。 今天討論的,是我們是否應該得到以及已經得到「道歉」!第一個問題毫無疑問地贊成,原因很多,首先,我認為D&G的態度及所持理據很荒謬,我想問一句,假如D&G開到成行成市,分店處處,那香港的相機店是否要結業呢?至於第二個問題,正如文首所言,D&G運用了道歉的技巧,在聲明中只表示「對被牽涉入爭論中深表遺憾」,其實是「死不認錯」。換言之,D&G仍欠我們一句應得的道歉! 我不同意有一些言論,指香港人對D&G的不滿會變成排外風氣、影響香港自由經濟的形象等。我認為這統統都是扭曲事實的言論,去年的釣魚台撞船事件以及菲律賓人質慘劇,香港人可以更「激」,但我們都能克制,我相信今天亦可以。 我建議D&G不要再逃避,請盡快向香港人作出誠懇的道歉,如對「道歉」的字眼不甚了解,大可轉貼以下文字:「對於本公司管理層之失誤,對港人的無理行為及為香港人帶來的不便,本公司在此深表悔疚,謹代表本集團向全港市民作出最真誠的道歉。」有錯就要認,香港人是講道理的!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