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2-03-20

這幾天進行了兩場特首辯論,電視電台都有直播,即大部分市民「被迫」參與,有街坊甚至埋怨,為了這場口舌之爭,令電視劇的大結局延播,三位候選人都成了街坊的埋怨對象。 這位街坊沒有說錯,就算大結局沒有延播,幾位的表現都未能滿足市民;因為,一場特首公眾辯論,談論的都不是公眾關心的議題,三位的言論圍繞著的,都是選舉上的利益,試問某人被指七、八年前說過的一番話,又或者某人返工望著梳化,與基層市民有何相干!看到這樣的辯論,既沒有政綱,亦表現不到特首應有的風範,相信市民極度失望! 這幾天,我參與了幾場居民大會,出席的都是基層市民,他們提出的問題,比特首辯論更實在、更直接;例如天水圍的居民會問,為甚麼不能在區內發展工業,幫助他們就業?沙田的居民又會問,為什麼東鐵沒有幕門?低收入的人士會問,為甚麼交津沒有雙軌?為甚麼交津不能配合八達通實報實銷?甚至有人問到淡水冲廁費用的問題?相信就算三位候選人聯手合作,亦解答不到變成「口啞啞」,更遑論高呼「這是我的主場!」 作為特首候選人,應該要有器量,要有「做不成特首」的準備,就算做不成特首又有何干?願意繼續為市民服務的精神才是最重要。但經過日前辯論,我看已沒有可能!假如這位當選,另一位可能已冇立足之地;那位當選,另一位則會於政壇消聲匿跡。所以,市民在特首選舉後,自會知道甚麼「以民為本」、「服務市民」等口號,統統都是「美麗謊言」! 特首,根本就沒有主場,主場是屬於大眾的,大眾支持你就是你的主場,但大眾不支持你的話,只會被不斷踩場!提早收場!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19

近日聽到很多人提到「撤資」,倒想談談一點感受。 「撤資」不是今天的伎倆,以往當香港發生稍為動盪的事件,就會有人提出要「撤資」,很奇怪,提出的並不是外資機構,反而是一眾靠香港人「養大」的「本地薑」。 每次聽到「撤資」,都會有三個疑問,第一,能撤嗎?假設有能力用「撤資」做籌碼的都是「巡洋艦隊」式的大集團,除了母公司,之下有子公司,再分拆多間附屬公司,然後又有附屬公司,所有投資都是超大型,是連鎖式、一站式,目的將「賺錢」的能力不斷擴及延伸,就如賭徒所謂「買得大賠得大」,投資成本大至根深柢固,要撤資輕則元氣大傷,重則如自斷經脈。 第二,未撤嗎?商人也知道,地球是圓的,自互聯網迅速發展後,業務就不只集中在本土。港商早早就將部分 (有些更是大部分)的投資分散 「撤」到世界各地,只要是有錢賺的地方就會有港資的足跡。以往香港的工廠,因成本高而遷往內地,現在內地成本也高,就再遷往其他成本更低的地區,從商者一貫如此! 第三,敢撤嗎?看看一眾國際金融機構,在穩定的社會經濟支撐,加上香港打工仔女拼搏之下,在香港的業績表現都是最好的,是集團收益的保證。外圍風大雨大,香港從來都是最佳的避風港。以往都有商人口口聲聲說會「撤資」,但現在仍大賺香港人的錢。 多年來,當涉及國家利益,民族大義,甚至人命安危時,我們都見不到有港商效法日本、南韓企業從外地撤資,回國以助一臂之力;反而在一個「養大自己」的地方,因本身利益 (美其名是股東利益)而「恐嚇」耍撤資?簡直是侮辱了香港人,亦侮辱了自己!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16

政府近來推行了一個「新產業」,更令這行業大幅加價! 日前一班殯儀業人士開記者會,指食環署將擁有的一間殯儀館經營權,以「天價」判予一私人公司,掀起了殯儀館的加風,有個別項目的加幅更逾五成。他們認為,食環署變相令殯儀服務收費大增,令基層市民連辦一個簡單喪禮都無能為力。 我們了解在自由社會,招標的原則就是價錢主導,例如商舖租給價高者無可厚非。但在政府的部門就並不可行,例如康文署轄下的小食亭、警署的飯堂都應有一定的津貼,一來促進小本經營者就業,亦確保食物售價不會過高。如今一個政府擁有的殯儀館,卻沿用「價高者得」的原則去批約,就絕不合理!食環署根本沒有理由以「市場價」去批出殯儀服務。 殯儀館是人生走最後一程的地方,無論多貧窮,在世的親人都希望為去世的至親致以最後心意,望至親一路好走!在社區接觸了很多長者,「死慳死抵」儲起一筆「棺材本」,就是希望自己或老伴走的時候可以有體面一點,但食環署根本不明這個道理。 政府擁有的殯儀館,以「天價」二億多元判予私人公司經營,在商言商,入標者並沒有錯,錯在食環署以為自己在管理「一盤生意」,根本沒有以市民的角度去想,亦沒有服務市民的精神。如果食環署想一想,殯儀館的收費增加了會怎樣?面對殯儀服務加價,基層市民會怎樣?一班拿著數萬元「棺材本」的長者,知道自己的積蓄,難以「走得有體面」,他們的心情又會怎樣? 食環署,請仔細想一想,殯儀是社會的必須品,連「最後一程」也走得不安,社會根本不會安穩。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15

一月初,我在本欄《最擔心的終於發生》一文中,已提到港鐵加價事在必行,今天已不需討論是否加價,因為「體諒小市民經濟壓力」從不是港鐵考慮之範圍。 今天要探討的是港鐵的舉動。港鐵一直是「太極」高手,例如我們不滿沒有幕門,港鐵會回應指是技術問題,我們當然明白所有工程都會有技術問題,但起幕門的時間比建青馬大橋還要長,實難以接受;我們不滿加價,港鐵又搞出「八達通」價比單程票貴的小把戲,轉移了大眾視線;又例如我們不滿事故頻仍,但港鐵就表示「零意外」是沒有可能…… 近日,港鐵表示會加強服務,其中如荃灣線繁忙時間每兩分零八秒一班車,將「大大提升」至每兩分鐘一班,即乘客等待列車的時間會少八秒。 八秒,可能大眾都會覺得一閃即逝,但對於一個如港鐵般大型的公共運輸系統,要提升八秒是經過前線及工程人員的研究、努力及試驗而得來,為的是數十萬市民能在繁忙時乘坐港鐵時得到更佳服務。 有進步是好事,港鐵員工值得嘉許,但以往港鐵高層經常將「好事」變「壞事」,「提升了服務」就會「增加成本」,「增加成本」就要加價。這個習以為常的舉動,等如將員工的努力變成工具,一種為「賺到盡」而設的工具。 港鐵會加價,而且加幅絕不是一、兩個百分比,早前有學者估計在4.5%或以上(相信有多無少)。如果這個加幅「不幸」被言中,我擔心這八秒就成了港鐵最「有力」的加價藉口。要小市民以億元計的血汗錢換取八秒,太昂貴了!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14

在混濁的政局中,有一宗新聞我認為是政府、官員、政黨及每個香港人都應該高度關注。 喇沙小學日前發出一家長通知,指有學生被疑似「拐子佬」誘騙,幸學生最終沒有被騙才避免了不幸事件。事實上,近個多月在網上已不斷傳出懷疑內地人拐帶幼童事件,地點遍布全港,更有疑人被拍下相貌,令一眾家長風聲鶴唳。 這個時候,雖然未有任何不幸事件發生(未有幼童被拐帶),政府可以當謠言一則;但如果有責任感,特首或官員可以站出來,呼籲市民也好、粉碎謠言也好,甚至表達關注也好。可惜,我們的政府沒有這樣做。 這個情況,令我想起2008年的曼谷機場被包圍事件,當時內地、台灣,連澳門都派出專機接走僑民。偏偏香港政府「大嘆慢板」議而不決,直至有港人在乘車趕往另一機場途中遇交通意外身亡,政府才改變初衷。事後,當時的政務司司長走出來表示「集體決定,團隊負責」,即沒有人需要負責。 我們慶幸拐帶事件至今未有帶來不幸,但政府是否想等到有幼童出事才出來「補鑊」? 出入境部門能否加強通報,檢查入境人士有否相關犯案紀錄?警方除了到「喇沙」搜證之外,有否就家長提供的線索、甚至網上的傳言作出查證?最起碼了解相中的「拐子佬」是否確有有其人?教育局會否提供指引予學校,以防事件發生?康文署轄下公園的員工,會否加強巡邏?政府又能否運用影響力,要求商界共同合作,在旗下商場加強監視,令家長放心? 「抗敵」有堅定的態度,若一向各自為政的政府部門能合演一場好戲,相信「拐子佬」也會知難而退!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13

過去一個月做了多場有關財政預算案的居民大會,「咪」一到市民手中,各種市民最關心的問題就即時一清二楚,其中最多人關注的,除了特首選舉外,就是「雙非」問題。 既沒有引用法律理據、亦沒有政治成分、更沒有黨派立場,街坊的看法最直接,他們的理解是「一大班內地婦女,霸佔香港產婦的醫療資源,令香港人得不到最適切的服務,床位不足、醫護人手不足,香港『大肚婆』好慘……」,他們的要求亦非常簡單,就是要「有人搞掂佢」(指處理好雙非問題)。他們亦有很多「新奇」意見,例如設立邊境醫院,即時將闖關孕婦轉介;又或者用各式各樣的「重典」,定立嚴厲罰則以收阻嚇之效…… 市民對打擊「雙非」的意見,可能難以實行;但市民對「有人搞掂佢」的要求,政府應該責無旁貸。先不追究「有數字在手」的政府,在問題未致於危殆時,多年來為何沒有防患未然?今天病入膏肓,政府的態度仍是在「隔岸觀火」,就像擔心在夕陽階段,要負上任何政治責任而不敢多行一步。 的確,這陣子各黨各派都紛紛提出意見,有人提出要執行行政措施、有人提出修改基本法,有人提出人大釋法。明顯地,各有各的立場,各有各的做法,但我認為這是各自做自己能力範圍內的事,目的(或表面目的)都是解決問題,幫市民「搞掂」問題。比起這個「非為民解難、非為民設想」,多年來翹埋雙手的「雙非政府」,都總算作出貢獻,也回應了市民的要求。我看不到「雙非」政府有任何理由可以冷(懶)待「雙非」問題,除非整個夕陽班子,打算最後這幾個月不支薪!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12

早前跟一班年輕區議員聚會,提到地區的規劃問題,大家指出現時的新市鎮規劃一模一樣,沒有小食檔、沒有小商戶,甚至連賣消夜的車仔檔亦欠缺,居民生活極不方便亦枯燥乏味。 這個情況,是我們的政府一手造成,多年來只側重於地產及商業發展,造成「興一業,廢百業」這失衡狀態。對於一些小本經營,抑或本土文化產業都不予支持,甚至落井下石,例如活化工廈的政策。在此消彼長的情況下,政府猶如協助大財團控制社區,擴闊貧富懸殊的差距。席間不斷有人指出,政府部門的無理阻撓亦是社區規劃的絆腳石;例如有人建議在地區辦墟市,但未提出具體規劃已先被官員「關照」,促請考慮環境、衞生等問題。 我舉了一個例子與他們分享,提出為居民謀福祉時,沒有必要先替政府部門「解難」。90年代末,香港經濟低迷,失業日見嚴重,我們首先提出本土文化經濟概念,將地區文化結合小型經濟,這個理念衍生的第一個產物正是「騰龍墟」。在一片荒地 (黃大仙上邨東南西北座拆卸後的空地) 辦經濟,我們預計來自「官民」的反彈都很大,例如區內其他商舖可能受影響、電力、衞生、噪音,甚至有人質疑數百個攤檔未能解決數以十萬計的失業人口等問題。不過,我們當時堅持的信念是推動本土經濟,促進就業及帶動低迷的市道,令每一名市民都受惠,這一點非常肯定。 結果,原來香港人(尤其是黃大仙居民) 非常喜歡社區有這種模式的經濟發展,連原本以為會受影響的周邊小商戶,亦大讚墟市帶動前所未有數以萬計的人流,生意大增。 的而且確,做每一項社區規劃,要考慮的事確實有很多,但政府部門的官僚立場,從不是我考慮之列,因為他們實在有太多各自的理由去阻撓民間意見。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09

有同事說笑,指中電每年公布業績,跟聖誕、農曆新年這些大節日非常相似;聖誕、新年普天同慶,而且「例牌」會派利是、聖誕卡、行花市、看燈飾;而中電公布業績,則「例牌」預告加價,市民亦普天同「慶」到中電門外「慶祝」。 的確,中電加價真是「慣手勢」,剛過去的聖誕假前夕,中電狠狠地宣布加價9.2%,及後在全城起哄及輿論壓力,加上政府遲來的「關注」,中電才「死死地氣」大幅減低至4.9%。(當然,也是玩弄數字遊戲。) 可惜,中電沒有吸取教訓,日前,中電公布2011年大賺92億,單是在香港已賺了63億,但同一時間,又表示因符合政府的環保原則而大力發展天然氣,而國際天然氣燃料價格上升2至3倍,故有加價壓力。 我們勞工界,經常強調的,是打工仔女都希望公司賺錢,同時亦希望公司與員工分享成果──加薪;我們為基層服務,也不反對大機構大集團賺錢,但不能賺到盡,透過壟斷的行為剝削市民,這是甚麼企業宗旨?企業良心又何在?這些正正是香港大部分機構所缺乏的。 曾聽過一位富豪的立場,表示做生意一定要賺到盡,之後再做善事便可。對於這個想法,我實在不敢苟同。這種想法是「先剝削,後施捨」,而香港人心目中的良心企業,應該是「先體諒,再關懷」,兩者的分別在於「以錢為本」與「以民為本」。 以中電為例,做善事都算夠多,亦舉辦了很多關顧社群的活動,受惠人數不少,但其公眾形象不見得有改善。歸根究底,企業獲利回饋、關心社會才是市民之期盼。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08

近日頻頻到學校為學生講通識,多間學校不約而同要求我跟學生探討「扶貧措施」。首先,我開出了「貧窮問題不能解決」作為討論題目,邀請學生分成正反兩派,結果10個同學上台,沒有一個肯站在正方,結果我惟有「倒戈」跟另外兩個同學扮演政府官員,力撐扶貧措施已足夠,貧窮問題難解決。 我方同學硬著頭皮,發揮辯論隊主將的精神,先引用曾蔭權曾發表的言論,指「貧窮是全球問題,中產亦正步向貧窮」,故難以徹底解決,無論扶貧措施如何「重手」,亦永遠不會足夠;之後,同學以微觀的個案,以綜援「養懶人」作主調,挑起同學對綜援人士的不滿情緒,順帶指出現時的福利已「過分」保障窮人。 反方的同學則反駁,認為「貧窮是全球問題」是不負責任的說法,指出香港的財政盈餘豐厚,對弱勢社群好一點,根本不構成甚麼經濟壓力;另外,綜援現時已有一定的準則及監察制度,要解決濫用的情況,要從審視入手,斷不能將所有綜援人士都批評為懶人,這樣並不公平。 按辯論功力,我認為兩者不相伯仲,但論感染力,在場師生都會認同反方同學一點,就是身為特首或官員,說出「貧窮是全球問題」這類說話是不負責任的。香港有甚麼問題不是全球問題?貧窮是全球問題、空氣污染是全球問題、疾病是全球問題……這些統統都是事實,但作為一個領袖,市民希望聽到的是解決問題的方針和辦法,而不是將問題諉過於「全球」!連學生也明白這個道理!  

2012-03-07

以反面角度來看,那真的要多謝醫管局,如非它不肯投放更多資源到公共醫療體系,令各公立醫院也大鬧醫生荒、護士荒、專科不足、床位不足、手術室不足……我們也沒有這套《on call 36小時》欣賞。 一個狀甚普通的戲名,但對醫管局確是極大諷刺。《on call 36小時》,顧名思義就是指公立醫院的醫生,需要連續當值36小時,在這36小時之內,醫生接到醫院的通知,都要即時回到崗位工作。相信大眾都會認同,醫療服務需要準確無誤,涉及到人命安危的行業,但一個醫護人員,居然要當值36小時,縱然有多高明的醫術亦難以有效發揮。 有從事醫護界的朋友,認為劇集尚算寫實,尤其是描述醫療設施嚴重不足的情況。例如有一集,講述兩個重傷病人同時送院,但由於欠缺手術室,在兩個只能活一個的情況下,醫生唯有作出選擇。雖然劇集都有誇張成分,但卻真實反映了醫護人員的壓力。美中不足的是,如果戲中能加插一些「專科病人排期排數年」、「白內障病人排到變盲」、又或者「危疾病人冇錢冇藥醫」等情節,就會更加逼真。 《on call 36小時》帶出一個很強的訊息,就是「活著是好」;錢是重要,但人命更重要!可惜,政府寧願守著龐大金庫,盲目堅持「量入為出」的原則,也不願意動用小量儲備去加強公共醫療服務,這並不是一個負責任政府對人民應有的態度! 醫管局炮製了人手短缺和資源不足,造就了情節緊湊的醫院故事。我期望看到這套劇的續集,但希望名稱不會改為《on call 48小時》或《on call 60時》。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06

經常人山人海的香港仔山窿謝記魚蛋,是我行山後必到之處,謝記即將結業,除了是一班老饕的損失,對香港更是一大重要的打擊。大家可能會問,一間魚蛋舖影響如此巨大? 對,因為謝記的結業是一個象徵,代表香港的小型經濟已完全沒有生存空間。如果說魚蛋是最具代表性的地道民間美食,相信大家都會贊同,而且謝記已有65年的資歷,亦沒有租金壓力(私人物業),其結業的原因更值得關注。 據老闆娘表示,謝記的魚蛋、魚片用上至少3種魚打漿製作,但近年供港鮮魚大減,儘管多年前已拓展貨源,但仍不敵主要以內地同胞為主的競爭對手,在價高者得的情況下經常缺貨,令謝記供應量少,生意難做。其實,老闆娘提到的問題很清晰,就是貨源問題,來貨被內地客搶貴,對以薄利多銷經營的魚蛋舖影響極大。這並不是個別問題,相信所有小舖都面對相同困難;然而,他們得不到任何幫助。 暫且不討論政府壓抑樓市不力,致令很多有地道特色的小店,猶如為地產商打工。政府對小店面對的其他問題都袖手旁觀,從沒有認真對待這些小舖,當成一個小型經濟去發展。相反,我們見到當地產不景時,政府會想辦法「托一托」,當金融業有問題時,政府會想辦法「刺激」人投資;當酒店業不景氣時,政府也想辦去,爭取背靠祖國的優勢;但偏偏擁有本土特色的小商舖,卻得不到如此厚待。 謝記的例子只是冰山一角,以後我們要吃魚蛋,可能只有去「大記」吃一些大量生產,沒有彈力、沒有鮮味、沒有感情的魚蛋。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05

位於馬鞍山的樓盤天宇海,將最低層定為平台層,而對上一層則是五樓。有業主以為,五樓下一層該是四樓 (發展商定為平台層),按道理離地面有一定距離,怎料收樓後才發現,所謂的平台層,居然就是地下,業主認為有誤導成分。 地產商表示,因樓盤地形呈「鍋形」, 屋苑內所有建築物樓層,都以屋苑「最低地勢」的會所作參考,由於住宅大廈的二樓相等於會所的五樓,故有此安排;而且,售樓書有說明情況,買家本身亦有責任;不過,有專業人士表示,單看售樓書,根本難以理解這個安排。 香港的唐樓,會出現唐五樓等於4字樓的情況,這是出於中西文化差異;又例如一些大廈沒有4或14樓,是出於中國傳統的忌諱,這些對樓層演繹的分別,市民可以理解,亦可以接受。然而,地下對上就是五樓的做法,解釋確是牽強。最令人失望的,是政府亦認為這個解釋「可以接受」,我實在不明白這種扭曲事實的講法,如何合理?局長,我們如何教導下一代分清是非黑白? 一幢建築物的層數,居然是參照另一幢「地勢較低」的建築物,這是甚麼邏輯?甚麼道理?曾經有熟悉地理的朋友說過,現時世界上地勢最低的陸地,是位於死海的湖岸,是海拔以下四百多公尺;假如政府可以接受以「地勢最低的會所做標準」,同一道理,請問能否以「地勢最低的陸地做標準」?如果兩者都「可以接受」的話,新界的三層高村屋,也可以當88樓出售?!真荒謬!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02

以往的香港,貪污的風氣盛行,上至官員,下至平民百姓,都生活在一個「錢」可以解決問題的社會。相信年長一輩都會記得「大小通貪」的盛況,貪污蔓延至生活每個角落:醫院的阿嬸,要有「打賞」才會給毛巾、茶水予病人;小販要「進貢」予警員才可營業;想做公務員,亦要有「保證金」。 幸好,廉政公署的成立,香港社會開始步向廉潔,市民對貪污的概念由無奈接受,變成十分反感,整個社會變得公義、公平、公正。時至今天,貪污已不再是明目張膽,而是偷偷摸摸地進行,而且貪污的形式亦不斷「與時並進」,可以是提供服務 (衣、食、住、行、娛樂皆可),也可以是金錢以外的物質 (天價的紅酒、茅台),也可以是無形的承諾 (又稱為延後利益)……千變萬化,疑幻似真,然而其本質都是貪污。 廉政公署的另一個工作是教育,讓每個階層的人都知道,貪污是不道德的行為,貪污會受到法律制裁。今天,大部分香港人都有一個防貪的意識,正是廉政公署多年努力的成果。一直以來,我們都相信,如果社會有涉及貪污舞弊、利益輸送等行為時,廉署會義無反顧站出來,請涉案人士「飲咖啡」協助調查,將犯案者繩之以法。 這次,特首的疑「貪」個案,已在立法會答辯,到底「沒有在交通費上有任何節省」是否等於不涉貪污或不涉利益輸送?對於特首接受富豪朋友「款待」的批評,是市民的道德標準過高嗎?廉署現在已立案調查,香港人對此有不少期望,希望能保護香港廉潔之形象。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3-01

寫了多天對曾特首的感受,由憤然指斥到好言相勸都寫過,今天,不如反映一下小市民的直接感受。 「陳姑娘,喺曾特首身上,我見到阿基諾三世嘅影子。」菲律賓人質事件中,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的態度令港人憤怒,他出來視察時一臉笑容,既不肯承認行政失誤,亦不肯向香港人道歉。當時,曾特首曾以地方行政長官身份直接聯絡這位總統,更慘吃閉門羹。「曾特首一樣,佢對於自己種種行為完全冇悔意,向公眾嘅答覆就更輕佻,一副被傳媒迫害嘅樣子。」 有街坊亦有同感:「係呀,最反感係曾特首『乜都得』,完全侮辱市民嘅智慧,好似有地產商05年搬咗部跑步機去佢屋企 (指禮賓府,而不是『曾大屋』),用到今時今日,一直都冇申報,但佢居然解釋話係「借用」,無需申報,咁借一世都得啦!仲有佢話租用富商豪宅、坐私人飛機同遊艇都已經畀咗「市價」,叫人點信呀!」 另一個街坊認為阿基諾三世還形容得不夠傳神:「阿基諾三世起碼冇開槍,但曾特首種種『款待』都是自己享受!」這位街坊認為,用皇帝來形容曾特首更為貼切,「以前啲皇帝,要民女,就喺民間徵集;要珍品,就要商賈進貢,同家陣要樓有樓,要酒有酒唔係一樣咩?」 「你哋咁講就唔啱喇!」以為有街坊持不同意見,怎料隨即補上一句:「人哋話佢係和珅同陳水扁咪仲貼切!」眾人異口同聲:「咁又係!」 在街坊的眼中,阿基諾三世、皇帝、和珅、陳水扁是同一類人!那五年後、十年後,甚至往後的歷史上,曾蔭權又屬於哪一類呢?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2-29

香港市民對警隊的觀感其實非常好,例如前年的菲律賓人質事件,我們見到外國警方低劣的處事手法,當時全港市民都以擁有一支優秀的警隊為榮。 的確,近日網上流傳很多以粗言穢語辱罵警員的片段,不過,如果有看留言,都了解到市民是支持警方執行職務,對辱罵行為均加以譴責,警隊形象絲毫無損,故引入「辱警罪」的考慮值得商榷。 首先,一些市民生活習慣帶點粗言穢語,是否容易墮入法網?告與不告是由誰決定?檢控全憑警員口供是否可信?其次,當人人為求自保,見到警員時都會拿著攝錄機全程拍攝,那這些「近距離」拍攝的舉動,會否演變成風氣呢?「拍攝」最終又會否被視為辱警呢?第三,如辱警罪立法,市民對警員操守的期望亦會相對提高,警員的語言和行為都會受市民高度關注及監察,處長有否考慮過前線警員的壓力呢?另外,如果有警員粗言穢語,並與同袍惡言相向,是否同樣都會被控辱警?這個議題,仍有一千個問號! 在我記憶中,警察形象真正受損的個案少之又少,反而打擊警隊士氣的事件記憶猶新:其中最矚目的當然要數在眾目睽睽之下掌摑警員的女士,最終被輕判感化,很多警員事後都替同袍不值;還有梁成恩事件,出事後警隊高層才開始關注警員行「單咇」的情況,惟一直只聞樓梯響;及至同樣是行「單咇」英勇受傷的朱振國,其妻最後居然要訴諸法律才獲得警隊賠償……當前線警員的工作、安全都得不到上層的認同、尊重和保護,對這班為市民服務,維持治安的警察,才是最大打擊,才是最大的侮辱。上一任處長被揶揄為「SORRY SIR」,我亦理解現任的處長要盡量「鷹」一點建立威信。然而,行事太急且走極端,只會苦了前線警員! 周一至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