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2-05-08

梁振英參選政綱承諾:「增設一項特惠生果金,為有需要的長者,經簡單的入息及資產申報後,每月提供雙倍津貼。」當時大部分長者的理解,是梁先生以2,200元生果金,「迎戰」唐英年「長者每月有3,000元」的建議。 具體情況未有公布,如何落實未清楚,是人人有份?還是「搞完一輪得個吉」?我希望未來特首要三思,以免令近百萬長者失望。現時65歲或以上的長者有近90萬,如果將領取生果金的年齡放寬至65歲,亦不要設任何關卡,每月每人多發1,100元生果金,一年開支將會多100億左右。 100億,很多嗎?如果了解到是涉及近90萬長者,就確是物有所值。現時基層長者的生活已到水深火熱的情況,在通脹的壓力下,1,100元生果金根本難以讓他們有尊嚴過活,2,200元只能維持基本生活(假設沒有居住的負擔)。當然,有人會認為,如果不審查會令資源落入無需協助的一群,這也有道理,但所謂的「審查」能否簡化,先撥款救急扶危,再研究如何抽查以防資源分配不均也可!不過,如果「審查」是容易做到,6,000元就不會直接落入億萬富豪的的戶口。 另一方面,如果生果金提高至2,200元,有機會減少部分長者綜援的開支(現時為2,800元)。因為現時長者申請綜援的做法確是苛刻,曾經有同事接觸個案,有長者因要申請綜援,要四名子女逐個簽署「衰仔紙」(即不供養父母證明),令家庭關係非常差。有人可能會涼薄地說,四個子女也供養不到父母?但基層的生活就是如此艱苦,2,000多元往往就是續命錢。 加一倍生果金,很多人可能會撲出來,批評建議是「民粹」;但如果用100億,直接幫到全港長者改善基本生活也算「民粹」的話,那就是「民粹」吧!周一至五刊登

2012-05-07

如果香港是無風無浪、人心穩定、生活富足、安居樂業,你走又何妨?但香港的貧窮、房屋、長者福利,勞工就業等問題你未能解決,連立法會亦成為了「戰場」多條法案尚未通過,你有何理由可以一走再走呢,曾特首?  早前,傳媒給曾特首起了一個貼切的稱呼─「離岸特首」,傳神地形容了曾先生周遊列國次數之驚人,將香港的事務置之不理,務求在退任前享盡奢華生活。不過,更貼切的應該是「離岸政府」,因為除了曾先生外,現屆政府的官員亦有「外訪癮」,而且更被傳媒形容是「唔遠唔去」、「唔豪唔去」,有「攞著數」之嫌。 當然,解釋通常都是「外訪有實際需要」、「外訪是被邀請」這類官腔言論,但作為一個以民為本的政府,「解釋」亦要香港人能接受!打個比喻,假如員工經常遲到早退、工作毫無建樹、手腳亦「唔乾淨」,換轉你是老闆,還會有信心讓他經常外遊公幹嗎?市民不是妒忌曾先生及官員,亦不是羨慕特首可以住總统套房,我們是質疑,香港面對的種種民生問題解決了嗎?社會上各種的爭議已蔓延到議會,有機會阻慢新政府的運作,甚至影響民生,為甚麼還會有這麼多時間外遊呢?    如今曾特首「英明」決定取消日本之旅,希望能在離任前挽回「見底」的民望。但在全港市民心目中,「曾蔭權」這三個字,也幾乎可肯定會是負面的,又或者與「貪心」二字畫上了等號。周一至五刊登

2012-05-04

每個人都有容忍的限度,等位飲茶一兩小時,可以忍;等上公屋等四、五年,縱然無奈非常,但也得等下去。但是,長者的宿位,等到過身亦沒有著落,就是忍無可忍。到底我們的政府及官員,是認為長者的耐性較好,抑或認為長者有很長的時間可以無了期地等呢! 根據勞福局的資料,過去五年,總共有23,000名長者,分別在輪候資助護養院宿位、資助護理安老院舍宿位以及資助家居照顧的過程中身故,簡單而言,他們都是在等候應有的服務途中「等到死」! 長者宿位的問題真的無法解決?如果按照現政府的做法,每年「擠」一點、每年「擠」一點,十年、廿年也不能解決問題。假設今天才增加了一個宿位,明天可能已有另外兩名長者申請,永遠都是供不應求、僧多粥少,長者「等到死」的情況只會不斷增加。 作為有前瞻、有理念的政府,是否應該研究徹徹底底解決問題嗎?例如物色一些地點,發展成大型的「長者村」,一次過為大量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最適切的照顧及服務,快速且有效地解決問題。可惜,政府及官員根本沒有這個勇氣去作出改變,令一大班長者仍然居於水深火熱之中,亦令香港枉稱為「國際大都會」! 「急市民所急」、「做好呢份工」是當年特首向700萬人許下的承諾,但7年時間已過,長者宿位這個最急切的問題,居然仍是原地踏步,就正好證明,這些統統都只是欺騙人的口號!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5-03

凡使用一些已存在的文字、圖像、影片、音樂或其他作品再加以創作,都是二次創作。將經典英文歌譜出新詞、扮演動畫人物、網上流行的改圖惡搞都是二次創作。如果沒有二次創作,我們看不到《唐山大地震》變成《唐生大地震》、看不到「和申」改成「和曾」,亦看不到港版《地深探險記》、唐梁版的《桃姐》。 基本上,現時網民流行以及市民最歡迎的二次創作,都沒有令原創者經濟上有任何損失。再創作者的原意,都是利用大眾熟悉的事物(藝術創作),喚起大眾對社會事件的關注,例如以一些舊的電影劇照諷刺時弊(改圖),又或者將一些流行歌曲譜上諷刺的歌詞,這些所謂的惡搞,有時確是抵死幽默,大快人心。 曾經看過一位年輕藝術家的一系列作品,意念就是將一些膾炙人口的港產經典電影畫面,透過油畫表達出來,這種是二次創作,但意念卻新鮮。又例如早前看過一個電視節目,介紹歌手陳奕迅在自己的演唱會,唱出由網民改編的二次創作作品,又是另一種味道。所以,二次創作不一定是抄襲、侵權,而是包含著創新、開放、豁達的態度,是值得欣賞的。 當然,我們要想像一下,一個作曲家的原創作品被人胡亂改編,甚至左刪右改成據為己有;又或者借二次創作為名,將歌曲原原本本放上網任人下載,這對原創者造成重大損失的行為並不能接受,他們的努力成果更需要獲得保障。  近日對二次創作的討論,應著眼於對原創者及再創作者作出保護,不能貿然立法,亦不能貿然說不立法,更萬萬不能被利用成為謀取利益的政治議題,令藝術創作者得不到應得保障。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5-02

慳電膽、擴大堆填區,一浪接一浪的環保建議,最終都是「被噓」收場,今次要建焚化爐,相信亦會凶多吉少。到底邱局長要「撞板」多少次,才會明白推行政策(或推銷政策),是要令各界信服呢! 一次又一次得不到支持,其中一個因素,是沒有考慮到有關計劃影響的地區居民以及為社會各界的反應作好準備;不過,局長做得最不恰當的,是根本未做好最基本的環保工作,卻突然要走到最極端的一步,令大眾難以接受。 香港的廚餘回收辦好了嗎?我們每天的垃圾,有大量來自廚餘,據了解,現在只有小量學校、私營機構及屋苑進行廚餘收集,以減少廢物並將之變成有用資源。我亦明白,政府要考慮到成本問題,但建焚化爐的成本少嗎? 垃圾分類做好了嗎?「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推行了多年,成效並不顯著,君不見傳媒多次報道,指食環署收集垃圾時,將居民辛辛苦苦分好類的垃圾,混在一起倒進垃圾車嗎?香港何時才能將垃圾分類的概念,引進每個家庭呢? 環保教育又如何?看一看我們每年大時大節的禮品包裝,花紙、鐵罐、膠袋,香港人改得了習慣嗎?改不了的原因何在?除了零星的宣傳之外,環保局還有何點子改變香港人的壞習慣呢?垃圾收費?又向小市民開刀? 局長看到這篇文章可能會表示:「我們有做!」那我就會問做了甚麼?在廢物源頭上政府並沒有認為開展一系列的步驟,沒有一套處理廢物的理念、目標及政策等,致令市民大眾總是覺得,局長根本未有落力做好減廢的工作,卻要求即時走到最後一步──興建垃圾焚化爐!這種沒有基礎的建議,叫香港人如何「硬啃」呢!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27

四年一度的奧運會,很多香港人卻欣賞不到,是十分令人失望! 記得1996年,我們在看著電視,見證李麗珊為香港奪得奧運風帆金牌,證明香港運動員不是「垃圾」;2004年,我們從電視,看到高禮澤、李靜為香港首奪乒乓球銀牌;亦看著劉翔奪金後高呼「誰說中國人不能跑在前面」振奮人心。不過,即將舉行的2012倫敦奧運會,很多香港人都無法欣賞,因為,有收費電視購買了奧運會的獨家播映權。 倫敦奧運的情況比世界盃時更壞,因為國際足協規定,購得播映權的電視台,要將開幕、閉幕,準決賽及總決賽供免費電視播映,但奧運並沒有有關規定。換言之,如果沒有申請有關收費電視台的服務,就不會有機會欣賞賽事。 大家都知道,收費電視對很多基層家庭都是奢侈品,加上有線能在免費頻道播映的可行性不大。另外,兩間免費頻道電視台,據報道亦沒有向收費電視台洽談購買轉播權。此外,有很多居於偏遠地方的家庭,根本就不能安裝收費電視。即全港有很多市民,包括五十萬個貧窮家庭一定沒有機會觀看賽事。這個情況,其實在前年的世界盃已經出現,但問題延續至今天仍未能解決。 奧運是屬於地界上每一個人的,很多世界落後的地方,他們的居民能透過電視機,免費觀看奧運盛事,偏偏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但卻有很大部分市民,包括遊客也未能看到奧運,是非常「羞家」的。 既然現時的情況是一方有播映權,但沒有理想的覆蓋率;一方有全港性的覆蓋率,但卻不肯購買轉播權。政府能否做一個橋樑,為香港市民謀一點福利,讓廣大的市民,不論貧富,住在偏遠地區的市民都能安坐家中,參與這件國際盛事呢!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26

「發展局認為單軌車不宜伸延到九龍城和新蒲崗等舊區,因這些住宅區,施工會影響樓宇景觀、製造噪音,技術亦有困難;另外,延伸路線需增加42億元,卻只能增一成客量,並不化算。」……既然便利不到街坊,街坊亦分享不到任何成果,這個「起動九龍東」的計劃,是否應改名為「起動九龍東(商業區)」,因為在九龍東土生土長、居住多年的街坊根本沒有「起動」過。 舊區不到、工業區不到、住宅區亦不到,確實令人懷疑這是否「傾斜商界」的「商業區發展項目」?單軌車又是否只為那些「未來呎租媲美中環」的甲級寫字樓而設?如果是,就請不要動用納稅人的血汗錢,索性要求這些「九龍東甲級商廈」的發展商「夾錢」興建單軌車,圍著那些商廈「氹氹轉」就好了! 請不要再用一貫官僚手法去愚弄居民了!在街坊眼中,正正是這些舊區,更需要新的力量去帶動;正正這是住宅區,更需要便利當區的居民。當然,個別居民所受影響必須正視,故應到議會、到社區、到關注團體聽意見,共商解決方法!難題是存在的,如果沒有難題,政府一班專家、精英又有何用武之地!君不見房屋署,在「針也插不進」的社區,居然都能找到地皮,興建一、兩幢的公屋,更「成功地」排除了「影響樓宇景觀、噪音、技術」等困難。 做與不做,根本只關乎政府部門的態度,決定了的,有一千個藉口支持;否決了的,又有一千個藉口反對!但記住,要「起動」九龍東,沒有居民的支持,是永遠不會成功!

2012-04-25

一位來自新界的梁先生,發表了一段踐踏法治、扭曲基本價值觀的言論,聽得絕大部分市民七孔生煙。很多市民都致電電台節目,對梁先生的言論大肆批評,認為是「教壞細路」。不過,今天我想評論的並不是梁先生,因為我並不想跟說歪理的人爭論。 我想追究的是地政總署,到底18年來所幹何事?是由於資源問題,沒有人手跟進;是礙於地方偏遠,長途跋涉難以處理;還是怯於新界人的勢力大,不敢妄動;抑或根本是自己部門得過且過,無心跟進。一次警告、兩次警告無效,原來就只有繼續警告,沒有任何措施跟進。 地政總署的官員有需要站出來解釋,到底18年來,為何不能解決這個明顯的違規情況?到底有誰人負責過相關個案?到底地政總署哪幾位高官,在事件上需要承擔責任?現時新界仍有幾多類似的情況未能解決?到底是否違規者不理會警告,地政總署就無計可施? 在審計報告出台後,現時地政總署才「快速」地作出回應,要求有關人士於本月28日前拆去於郊野公園用地上興建的廁所、動物屋及繩網陣,而當事人亦表示會拆除。然而,是否拆了設施之後,事件就可以close file呢?地政總署是否要考慮捍衛納稅人的利益,以及本身的顏面,追究18年來公地被佔用的責任呢! 如果佔用公地18年都沒有任何懲罰,就相等如助長了違規行為的歪風!抑或地政總署認為,18年還不算嚴重,有更多更「驚人」的個案未浮現呢!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24

「樓市不會被推倒,大地產商不能繼續再食『大茶飯』……」起初,我還以為是財爺發表偉論。到底,大地產商不能繼續食『大茶飯』,是否值得高興,是否值得拍爛手掌?最重要的是,基層小市民是否得益呢? 如果了解基層,就知道基層的角度,根本不會關心地產商能否食「大茶飯」,亦不理會豪宅樓價升至天文數字,他們只希望自己及家人能有一個安樂窩,有一份穩定收入的工作。「大茶飯」、「小茶飯」只是地產商的觀念,或許只當香港是一個投機的地方;對小市民根本就沒有影響,地產商少收的利益,亦不會放進小市民的口袋。 同樣道理,基層亦不是要樓價大跌,然後掃平貨,因為「掃貨」只是炒家或一些內地豪客所為;他們只想買一層售價較合理,自己有能力負擔的樓宇。所以,新政府會否「推倒」樓市,對於基層是控制不了的題目。 一個較「細」的地產發展商,在討論新特首時,可以大膽叫其他大地產商妄想再食「大茶飯」,又「預料」新特首不會推倒樓市,感覺有點怪,亦令人有點擔心! 希望新的特首,記住選舉時的承諾,要做「700萬人的特首」,不要像現政府般只側重地產商,因為在基層眼中,財團或地產商根本沒有大、中、細之分,都是「起貴樓、收貴租」的既得利益者。 基層市民希望得到的不是厚待,而是公平,我們實在不希望特首跟地產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23

如果一間私家醫院,以市價投地,再自資興建,投放大筆資源購買儀器,又以高薪聘請醫護人員,每年向政府繳稅,這就是真真正正的醫療產業。它們喜歡專做內地大款的生意、收內地孕婦、專為人民幣服務,我們管不了,因為這是一門自資生意,不涉公帑、亦不涉港人利益。不過,香港的私家醫院並非如此! 根據資料,香港13間私家醫院,有12間以非牟利機構註冊,有廉價批地的優惠,其中10間更獲豁免繳稅,而且沒有規定其賺取巨額金錢,以及如何運用所賺的巨款。說白一點,是拿盡香港人「著數」。 著數拿了,但隨著近年內地富起來,這些私院竟然將服務的對象,由香港人變成了內地人,動輒十萬元的一個生仔套餐,香港的中產打工仔負擔不起?不打緊,內地客源充足;對香港人不公平?中港孕婦都可付款排隊留位,有何不公呢!這種種荒謬的態度,令到香港的中產一族未能享用服務,變相增加了公營機構的壓力! 有人會將道德高地搬出來,批評限制內地孕婦入住香港醫院是有違法律概念、是踐踏自由經濟、是助長政府逃避對公營醫療投放資源;但實際的情況是有人拿社會的資源「墊高」成一個道德台,這是那門子的道理!當基層市民在公立醫院得不到適切的服務、當中產人士被私家醫院摒於門外,我們就會問,誰拿走了我們的社會資源去賺錢,誰就應該吐回來,限制雙非孕婦入住香港醫院是一個方法。 私家醫院覺得「被人揼」,但當自覺「被人揼」的同時,請撫心自問,你們這門「生意」,不是正正在「揼」香港人嗎?既然這門「財路」引起港人反感及不滿,從做生意的角度,相信相關私院另有辦法賺錢的!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20

近日大眾都在估計哪位局長可以留任?哪位無得留低?很多傳媒亦有提問,到底某某局長應否留任?對某某局長的工作表現有何評價?這些問題的考慮因素的確很多,除了民望及工作表現之外,最重要是有沒有其他選擇呢?換掉這位局長,接任的是誰呢?一位差的走了,換來的,又會否更差呢? 透過電視前的表現、講話、態度,官員可以扮演得很好,不過,一位官員實際好與壞,只要「落區」走一走,就很容易「現形」。因為透過在社區與大眾接觸,這份真實感覺,是假不了的。 話說若干年前,我們一班民間人士,經過多番努力爭取,成功令啟德河由「蓋棺」變成綠化發展項目(整個爭取過程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我們分別邀請過兩位相關的官員到場巡視(兩位都是現任的局長),一位看到我們的計劃,即時了解到當區居民受惠於綠化的益處,除認同計劃的理念之外,往後亦有提供意見以及協助;至於另一位的表現,可謂南轅北轍,沿著河畔走了一個圈之後,興趣不大,自覺乏味,沒有理解過計劃對居民的益處,而之後亦再沒有過問情況。 今天,兩人的仕途各有差異,當日對民間計劃抱持開放、支持態度的一位,民望極高,更有機會更上一層樓。至於對民間建議冷冷淡淡的另一位,幾年間搞出了幾個「大頭佛」,聲名狼藉,官位亦隨時不保。 又是老掉牙的一句,不為民設想的,就不是好官,不會得到大眾支持。如果有心、有熱誠,官位愈高,可以幫的人更多;相反地,如果沒有心、沒有熱誠,官位愈高,只會害人害物。是否留任,並不是第三者的決定,當事人亦要有自知之明!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19

領匯「我們的尋味時光」腰斬,但不代表領匯對居民的「侵犯」已經完結,繼瘋狂加租、趕絕商舖、劃位賺盡之後,近日又被指跟商戶簽下「不平等條約」,即領匯只要於半年前要求終止合約,則無需作出補償…… 其實,要數領匯的錯,真是「要幾多有幾多」,自領匯上市後,民間反對領匯的行動浪接浪,就像領匯推出「尋味時光」,在民意的壓力下被迫腰斬,這是十分成功的例子。既沒有甚麼大型反對行動,市民只是透過網站討論,再加上輿論的傳播,就令領匯了解到本身是何等「討厭」,是何等令居民反感。同時,這次民間力量的成功,亦告訴了領匯,要改善形象必須得到市民的支持,靠公關宣傳活動是沒有用的。 這幾年,領匯的所作所為,確是印正了何謂「殺人放火金腰帶」;懶理居民的生活質素、懶理商戶的生存空間、懶理香港人的集團回憶,只顧賺取大集團的金錢,「做好盤數」向股東交待,偶爾做做「公關騷」,妄想挽回名聲,這情況正如煙草公司捐錢予肺癌病人治病,純粹想積點「陰德」。 領匯的招數層出不窮「與時並進」,多年來美其名活化商場,不知不覺間剝削小市民,然而社會只有零星的大型行動。其實,對付領匯,除了民間要有持續不放棄的決心,政府亦要有勇氣面對自己的過錯,才能徹底解決問題。 當年我們支持「擱置領匯私有化」,更與數百公屋商戶抗議「房委會變賣資產」,其後更在《誰出售了香港》一書中,表達了對「反對領匯私有化」的看法。時至今天,筆者仍跟不同團體,就領匯的不義行為進行了多次行動,但問題仍未解決。 單憑民間力量,是否永遠也只能「叫者囂囂,聞者渺渺」?特區政府是否沒有責任呢!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18

對於令香港人忍無可忍,而現任政府又一直解決不到的「雙非」問題,候任特首梁振英終於發出重要訊息,表明會將私院接收內地孕婦的配額定為「零」,同時,所有「雙非嬰」將不會得到居留權。 很多人即時撲出,表示「私家鄉醫院要倒閉」,又有人質疑不給予「雙非」身份證是違憲,更有批評梁振英宣示「雙非」立場,基本上只是提出爭取民意的「口號」,未必能做到。 我們明白,有人要捍衛利益,有人要捍衛立場,但香港人的整體利益應該放於首位!對於梁振英先生這番非常動聽的言論,很多街坊、市民都非常讚賞,認為解開了他們的心結,他們不用再擔心家人要「爭床位」,不用再擔心資源被搶,這一種「政府幫市民解決問題」的感覺,他們很久沒有試過了!因為過去數年,香港的管治班子,就是連提出「願景」的勇氣都沒有,結果所有施政,包括一些利民舒困的措施,統統停滯不前。 既然梁先生現在提出的方案,是可以令到絕大多數人拍爛手掌,各方如真心為香港市民服務,是否應共同努力解決這個纏繞香港多年的問題呢?此外,有一點值得注意,「雙非」這個問題已醞釀了多時,社會上原本已有很多不同聲音、不同的意見、不同的解決方案,現在梁先生「突如其來」的「聖旨」,效率的確很快,亦博到不少掌聲,但同時,亦會有人認為是居高臨下,有一槌定音之感。儘管梁先生表示在政綱已有相關論點,但其「候選」與「候任」的身份,確有極大分別。因此,日後在其他政策上,應該先作廣泛諮詢,不要輕易地「一槌定音」,以免令香港人反感。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17

超市到底有沒有「合謀定價」?街坊有以下的體會: 「汽水,同價!米、油、罐頭、豉油,同價!紙包飲品,兩間都是買兩排有優惠!基本上,所有貨品的售價,在兩間超市可說是一模一樣,在這間賣得平的東西,另一間不會賣得貴;另一間賣得貴的東西,這間絕不會賣得平!因此,從價格上看,可說沒有選擇。」 「兩大超市在財團『關照』之下,佔據了各大商場、屋苑;同時在領匯『引薦』下攻陷公屋市場,在別無選擇下,無論有否合謀定價、售價是否合理,都要被迫購買。所以與其說是兩超市『合謀』,不如說是與地產財團『同流』。」「現在的實況是,全香港只有兩大超級市場,當一間公司加價或減價,另一間就跟著加減,久而久之,雖然兩間表面沒有溝通的公司並無任何協議,但結果都是跟『合謀定價』一樣,市民永遠得不到一個透過競爭而得出來的合理價錢。」 面對指摘,兩間超市均表示:「沒有合謀定價,而格價只是一貫的行規。」這是預早已知的答案,因為大家都會明白,要拿出證據證明兩間超市直接或間接溝通、商討是談何容易。連作為「無牙紙老虎」的消委會,亦表示沒有權力處理這問題,只能將有關「合謀定價」的投訴,轉介予超市自行跟進,名正言順「自己查自己」。 難道真的要派「無間道」或「職業特工隊」搜證,才足以證明有公司「合謀定價」?坦白說,民間沒有這力量。所以,我們只能以實際民間查證的資料告訴大家、只能反映市民對售價的直接感覺,亦只能為街坊反映一下對超市壟斷市場的不滿。 周一至五刊登

2012-04-16

「大和解」是在特首選舉後出現的名詞,據不少報章形容,是要修補唐、梁陣營的裂縫;有更深入的描述指,是要撫平代表商界的唐英年陣營,對候任特首梁振英的疑慮,以令施政更順利。簡而言之,就是透過「糖果」令「扭計」的小朋友「變乖」。 不過,如果這是「大和解」的真義,則叫人相當失望。我相信,經過了「腥風血雨」的選戰,香港人希望見到的「大和解」,是各方在公平、對等的情況下,就香港不同的議題討論、尋找改善各階層人士生活的方法、解決最深層次的矛盾,從而令香港進步。 可惜,現在的「大和解」,被演繹成要為「既得利益者」下下火、消消氣,卻忽視了最重要的問題。作為代表基層及勞工,我可以斬釘截鐵地指出,香港基層的生活已到達水深火熱的地步,政府是有必要在各項政策上多加關顧,以解決最基本的生存問題。 我不屑一些人,將「大和解」變成談判籌碼,而他們的要求不為市民、不為基層,純粹為個人利益,最「離譜」是要求新政府對涉及基層的政策權益讓步。我們擔心,一些利民紓困的政策,如增加基層福利、增建公營房屋、改善勞工權益等,會成為這些「既得利益者」參與「大和解」的條件。 透過剝削基層去達到的「所謂」共識、和解,我們是不能認同的。前鋒入球再多,也要靠後防及守門員緊守最後一關,沒有基層的努力,刻苦拼搏,香港能有今天的繁榮嗎?如果「大和解」是要在涉及民生的最基本議題讓步,這種沒有原則的「大和解」,不要也罷! 周一至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