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6-04-15

坦白說,真的完全不理解天文台向公眾解釋的邏輯!天文台一再強調,發出任何警告都以市民安全為首要考慮。但如果真的以市民,包括學童的生命安全作考慮,難道天文台認為,在橫風橫雨的天氣之下,走在街上比留在家中安全嗎?如果真的以大眾安全著想,早應該提高訊號級別,最起碼讓學生留在家中,而不是讓他們在風雨中冒險!   我聽到很多市民對當天的情況有很多怨言,大家都感受到,當日天氣惡劣之程度,絕對遠遠超出天文台懸掛的黃色警告。可惜,我們見到天文台,好像擔心香港人休息得太多,拒絕將訊號由黃色轉為紅色,甚至黑色。而更令人失望的,是天文台跟其他政府部門一樣,居然大玩「程序」,這正是將香港推向今天困難局面的其中一個重要因素!   其實,天文台的角色並不應如此被動,可以主動地做更多的東西,但他們卻偏偏要依足程序,數據說不是紅色就不作改變,那管明知市民大眾正在受苦!我想問一問天文台,在未有汽車前,會有針對駕駛者的法例嗎?在未有電腦前,會有不誠實使用電腦的法規嗎?當時代在變、科技在變、社會在變,連氣候也在變的時候,偏偏在政府內,很多人仍然安於現狀而一成不變。   看一看天文台的回覆,指「一直密切監察雨勢發展,評估發出紅色暴雨警告的需要,但由於當時預計雨帶會南移並遠離本港,因而沒有需要進一步提升暴雨警告級別……」,如果由當值的天文台科學主任,在鏡頭前用口語演繹出來,或許變成:「我哋估場雨好快走㗎喇,你哋頂一陣啦……」民怨,往往就是如此一點一滴地累積而來!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13

近日,就公職人員或擁有特殊地位的人之品格問題,成為了大眾的討論題目,有傳媒用「建制派也批評」來突顯討論的情況。不過,在品德上的問題,實際是放諸任何人身上的,無論是建制抑或泛民,所抱持的立場應該是一致的。如果從正面來看,這更是一個很好的教材,用來告誡各黨各派的政壇新一代,道德對從政者有多重要!   就像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據悉日前要求民建聯的青年成員要有「反求諸己」的精神,由理念、品格、知識、技巧及智慧等方面不斷鍛煉致成為政治人才,為落實一國兩制及解決社會矛盾出一分力……更「就地取材」地以「機場行李事件」作例子加以講解。   剛巧,我昨日也為工聯會一個政治人才的課程作導師,但我沒有刻意以「特權」作為課題,因為多年來,如果有機會上我課的年輕人都知道,我說的「從政一二三」,說的就是品格,亦即我經常提到的「沖涼」理論。   從政者,從來都要比水更清,比紙更白,我不厭其煩地建議年輕人,如果希望服務社會,成為公職人士,要將自己的一切,包括金錢、利益、瓜葛、感情等,統統處理好,以免日後成為「追訪」的主角。至於在個人知識上,則應該跳出本身的框框,涉獵更多範疇,以更廣更闊的角度去看問題,培養出尊重不同意見、包容不同聲音的氣魄!   當然,這些我認為是有益、有建設性的內容,除了對從政者有幫助之外,如果他們的家人有時間,也應該聽一聽的。畢竟,由踏進政治大門的一刻,簡單如一個電話、一句說話,也足以成為受質疑的危機!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11

機場,真是一個多彩多姿的地方!日前看了一個新電視台的節目,主打內容是矛盾,因此首輯已安排了在意識形態上有先天矛盾的兩位立法會同事,曾主席及長毛到波蘭旅行。身邊很多同事也期待這節目,大家都看到,第一集的最後一個畫面,是他們二人在機場碰頭……   機場是矛盾之始,估不到也是危機之始。一日之後,機場出現了一個更廣受關注的畫面。當中最受關注的核心,是無論有沒有說過「我是某某」又或者只是說「我是某某的父親」,根本分別不大。因為由雙方展開了對話那一刻起,即代表那個不必要的電話已經打出,那不對等的對話已經開始,那一份無形的壓力已經無可避免地施加在那地勤人員身上。   當然,言者可以是無心,甚至是非常有禮,但那對話真的恰當嗎?剛巧這幾個月電視台在翻播《鹿鼎記》,韋小寶跟康熙看似可以對等地比武、做朋友,但只要康熙拍一下枱、一聲怒吼,韋小寶又豈能不速速下跪!   因此,說甚麼保安問題、破先例問題、特事特辦問題……其實統統都已經是下一步的問題。在我們站在打工仔女的立場,一些來自極具影響力人物的「要求」,其實已經是非常大的壓力,在他們心目中,其一字一句已經跟特權扣上了關係。   我沒有深究不懂如何合適地處理這種官和民之間、觀點與角度上的極大差異。我只知道,擁有公職身份的人,時刻也應該對涉及特權的行為避之則吉。正如在機場,有一個貴賓離境區,是供包括官員及立法會議員等使用,但在我個人而言,除非是迫不得已例如必須在此集體出發,否則絕不使用。因為,要時刻將自己跟市民置於平等之位,才能避免有驕橫之氣燄而不自知!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08

或許,這真是一個最影響民生的問題!在日前的立法會財委會特別會議上,大家對公眾街市的問題都非常關注。也難怪,打工仔女為口奔馳,也是想晚上吃一餐好的;能力許可的話,也希望用合理的價錢,買到最好的餸菜,為自己、為家人送上最好的。可惜,餸菜價格貴,香港人連這種選擇也沒有…… 基層市民都感受到,特別是在公屋的選擇實在少之又少,歸根究柢在於領匯(已改名領展)及私人營辦商經營的街市,壟斷了市場,令市民完全沒有選擇權,任人宰割。相信不用多說,大家也會感受到領匯的傷害。儘管怨聲載道,而政府仍然視若無睹,只三番四次重複企業要有社會責任,又指要照顧居民的生活需要。這種態度,根本就是逃避了當年的承諾,沒有保持公屋居民的生活水平。 那時,我們就不信政府的所謂承諾,故當年對「反對領匯私有化」的動議是支持的,而我本身亦曾為《誰出售了香港?領匯事件的思前想後》一書寫了一篇題為《政治:私營化欠缺民間的討論》的文章反對領匯私有化,以保障市民的利益。同時,我們多年來一直主張政府應將街市定性為「社區設施」,而不是「零售設施」,目的就是為市民大眾提供更多的選擇,改變他們的生活質素;而不是將街市變成一門大生意,任由他們為利益或生存而剝削市民! 記得以往「電視汁撈飯」的年代,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晚飯是普羅大眾每日最享受的時刻。但今天,儘管日前有新電視台開台,但只是替補了亞視的位置,而相對其他地方,香港人在睇電視的選擇確實非常少;勢估不到,如今連買餸吃餐好的選擇也沒有,試問市民對社會、對政府又怎會沒有怨言?

2016-04-06

那一套電影,為何可以得到最佳電影獎?坦白說,我確實沒有看過電影的內容,實在不能參與「是否值得獲獎」這個討論!然而,有很多人都說,這是一套帶有鼓吹港獨思潮的電影。若真如此,外界給予這電影的批評亦相當合理。然而,批評並不是當下最需要做的事,因為在今天的政治氣氛之下,強硬的言論或批評,未能令對方收口,亦未能徹底解決問題! 現在最需要做的,反而是了解為何這種錯誤的情緒會被發酵?一個有趣的心理測試大家總會聽過,當一個人走在繁忙的街頭,異於常人地向上望,總會有人會出於好奇心,亦即是八卦,然後一起往上望;當望的人愈多,跟隨的人亦會愈多……不過,當跟隨的人,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就會將頭望下來。我們現在要留意的,是為何那些跟隨了往上看的人,頭仍未轉下來?為何一個小動作,會掀起一些人的跟隨?為何一套只用了五十萬元製作費,被資深電影人評為甩皮甩骨的電影,可以令到社會出現很大的討論和迴響?為何港獨這個沒有憑據、錯誤的議題,可以被人利用成為大眾的焦點?這些才是我們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有很多事,我們都可以很直接地評定對錯,正如港獨這個偽議題,是不利於香港,是無論任何情況也是不可行的,根本就是一個錯到不值得討論的題目。但當一個錯的議題,掀起了議論紛紛,我們則需要尋根問底。例如一套電影在金像獎上各獎項都食白果,但竟然被捧為最佳電影,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和爭論,是情緒化地投票?是忽略了藝術成份?是漠視了其他電影人的付出和努力?統統都要尋找出背後的原因!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01

有很多人對於港鐵加價已經麻木,甚至見到百分之2.7,也認為不算高,可以接受。一些人或許對加價見慣不怪,於是只會就一句「係咁㗎喇!冇辦法㗎喇!」然而,真的如此消極嗎?真的沒有方法解決問題嗎?普羅大眾注定要給大財團欺壓嗎?我認為絕不正確!   在我眼中,港鐵根本沒有資格欺壓港人,因為港鐵絕對是一間由香港人「養大」的公司。除非不用上班、上學或放工、放學,又或者並非居住在港鐵沿線區域,亦不是居住在港鐵站上蓋物業。否則,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已幾乎被調校至不能沒有港鐵。   既然如此,作為一間如此受「關照」的公司,還好意思每年聲稱按可加可減機制加價?真是太過分!而事實已證明了,可加可減只是概念,真正得出來的,只是一套「一加再加」的機制。無論港鐵表現如何,最終都只有加價的結果。這個結果足以證明,有關機制是出現了問題!   因此,政府應該想盡一切辦法,改變這個局面,而不應一派「係咁㗎喇」的態度,任由港鐵繼續剝削港人。實際上,政府作為港鐵的大股東,難道真的沒有更好辦法?難道「小股東的利益」真的比廣大市民的利益重要。首先,政府可以做的是即時回贈,當機制計算出來要加百分之2.7,那就將全部回贈公眾,這是直接而可行的方法。長遠一點,則是檢討可加可減機制,例如訂立最高收益上限,達到某個程序就不能加價,亦同樣可行!當然,更長遠作深入研究的,是政府本身能否全資擁有港鐵呢?既然政府要將港鐵當成香港交通的骨幹,要香港人集中使用港鐵,那是否應該將那控制票價的決定權,掌握於手中呢?

2016-03-30

建制派不夠團結?就像我的朋友說,若建制派四十多人真的「各自搞搞震」,真的不夠團結,相信政府有很多政策並不能通過。到底,在邵先生心中,如何才是真正的團結?   在我看來,團結是需要建基於很多方面的,首先最重要的因素,是互信。當你希望大家團結起來支持一項建議或政策時,你是否也應該給大家知道,你內心深處的想法,以及有關理念?如果連支持你的人也不知道所有事的來龍去脈,那就不是支持你的人不夠團結,而是本身對支持你的人欠缺互信,且自以為核心,不理會其他的意見!   當然,或許邵先生追求的,是不要問只要信的概念。但是,在今時今日的社會,隨了主流媒體之外,影響人最多的是猶如24小時監察的社交媒體。所有人不聞不問地支持,有可能嗎?過得一次,過得了第二次?除非,一些好戰分子,是希望社會出現更多對立、佔領、抗爭的情況。否則,我見不到硬碰硬對香港有何好處?   有人認為,邵善波的說法是侮辱建制派的智慧,是將不滿政府施政及管治問題推予建制派議員。我不知道這是否真實,但出來的效果卻是不問對錯盲目地支持。因為,當有人批評建制派議員不夠團結時,表面上是希望大家出多一分力,讓整個陣營團結起來。可惜,這個效果出不到之餘,更令一些建制派感到有氣,猶如火上加油。團結不成,反令大家心不甘情不願……到底,哪一個才是始作俑者最想見到的局面?哪一個才是他那句語不驚人誓不休的批評,背後的真正用意?個人性格?你信嗎?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3-23

有城中富豪表明不認同港獨,這點我是絕無異議,亦非常支持。不過,他進一步地指,年輕人要放眼神州,認識祖國,我則認為這「指導」對年輕人來說,是過多了! 其實,如果真的有接觸過時下年輕人,都會了解他們的想法。今天的少年十五、十六時,又或是初出茅廬的十八廿二,其主體性都是很強的。起碼對比我們這一代,又或是現在中年的一群而言,這是絕對的事實。你叫他們認識神州?他們卻高呼要認識自己,講求活在當下! 當然,大家都知道,內地發展機會多,經濟潛力強勁,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但對於年輕人而言,這些都重要嗎?我認識的年輕人當中,他們不是要否定內地,也非不重視內地發展,但他們都會質疑,為甚麼向內地發展好像成了唯一?他們在本地又或是世界各地,難道就沒有發展的機會? 千萬不要向他們敷衍一句:「內地機會多嘛!」因為他們會告訴你,內地當年比香港,無論在經濟文化上都較落後,也是靠年輕的想法,加上嘗試,才會成功。為何不向內地學習這種態度,反而要墨守成規,只從內地「攞著數」? 無錯,記得曾到內地考察文化創意產業,其中最深印象是一句口號:敢於失敗!香港年輕人面對的最大問題,不是沒有機會,而是沒有失敗的本錢。在政府近乎零支援之下,加上租金瘋狂;失敗對於年輕人而言,代價非常大,若有心扶助他們,並非只叫他們北望神州,而是要助他們在任何地方,發放耀眼的光芒……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3-21

香港的政治,一時好像走到最前,但一時卻是十分落後……當世界各地都有女性出任重要的職位,包括總統、首相等等……香港居然還在討論,香港是否應該要有女特首?是否要有甚麼突破?這些通通都是老套和脫節,就像在討論「中學生應該有手提電話?」、「愛立信比諾基亞好?」等題目,完全跟不上步伐,亦離地得很! 當然,香港未出現過一個女性的特首是事實,但將性別作為討論的重點,某程度上就是承認了性別是有差別、男女是不公平。我不敢說自己是積極的女權分子,但我早就有一根深柢固的概念,就是在任何事情上,在任何技能上,男女都沒有分別的。我們只有特別具有才能的人,沒有特別具有才能的性別;我們只是要選一個優秀的特首,不會選一個優秀的性別……如果,認為女性特首是突破、是創新、是新嘗試……其潛在想法,仍然是困窘於男性比女性強的封建思想當中。 而且,在現時的特首候選人的條件當中,根本就沒有性別的規限。只要你想做、希望做、有點意思想做,又或者相信自己有能力做特首的話,是男是女也可以自由地報名參與,沒有人會作出任何阻撓。反而,如果大家希望在特首的題目上有突破,又或者作一些討論,也可以在其他的範圍作更多的論述。 假如,大家的目標,都是朝向一人一票的選舉,何不在此階段多作論述,例如當我們見到,香港又或者世界各地,都有一些年輕的政治人物,議政水平、品格操守是非常高的,但我們為何偏偏在年齡上,要放棄有能者居之的原則……這些統統都值得討論,總比討論「女性當特首」這老掉牙的題目來得貼近現況!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3-18

政府幾年前提出新界東北發展項目,當時社會上引起的反彈很大,更可說是促進社會抗爭運動文化的一個轉捩點。 記得當年大眾的情緒非常高漲之時,議會已有人動議要求撤回有關項目。那時,我跟一些民間團體討論及研究過,認為在香港土地資源嚴重不足的情況下,撤回項目時不切合實際的情況。因此,我對動議作出修訂,反對撤回項目,但要求政府只能以保育原有模態為主導的「有機發展」模式進行。我們更約見了發展局局長表達意見,千叮嚀萬囑咐,不要用推土機式的發展模式進行。結果,政府沒有推土,但推土機卻真的出現了…… 大家都知道,日前上水古洞有多間村屋日前懷疑被強行清拆,至少有7間村屋被推土機「暴力」拆卸,而有關地段是屬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原址換地的範圍之內。   其實,幾年前我已跟一些學者和專家,到過新界東北的各地段實地考察,包括了上述這個原址換地的位置,以及古洞南用作復耕的位置……統統都是有山有水有氣息的地方。如果說,被毀的房屋記載著很多故事,那新界東北這片地方,就是這些故事的靈魂! 那時候,我們已經見到,很多土地已經被鐵絲網重重圍著,意味著這些土地已經被發展商買起了。在那一刻,無論是誰人,都會看出一盤完整的計劃,隱藏在綠油油的草地之下,只是靜待一個最合適的時機。 地產商否認與強拆事件有關,強調絕對不認同違法行為……我也相信香港的上市公司、大發展商不至「低手」如此。憶起那重重鐵絲綱,忽然想起一句話:「雖不殺伯仁,伯仁因他而死!」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3-16

常言道文學能陶冶性情,是故心情好時細嚼文字往往喜出望外;心情煩憂時輕嘗亦可暫時忘憂,放寬心情於騰雲駕霧間,居高而臨下,總會看清世事的千種結萬種結。 文字當中,十分喜歡一個詞語──意味。有人認為跟俗語「心照」相同,但卻是觸其態未能達其義,因為意味之深藏含意,是不用口說出來,單憑個人之意會,已知一個人,一件事,一件物件,一個決定的意思。就以自己為例,經常硬橋硬馬,得罪人多而稱呼人少,周遭的人也會意味到我是如何性格的人,是在現實中帶點抽象。又例如,我選擇以民間身份在社區繼續工作,熟悉我的人,相信也意味到當中原委以及我內心早作的決定…… 有時候,文字是最能透徹體會意味的中介。就像我認識很久,體會亦深的八個字──支持、合作、批評、監督,意味出來的味道,就更是甜酸苦辣,百感交集。這八個字,在我來看,是要平衡地看,因為這八個字意味著一種平衡,就像要合乎中庸之道的態度。當我們講求合作和支持的時候,也需要兼顧批評和監督,並沒有一面倒的含意! 當然,總有人有不同的體會,或許側重了支持和合作,批評和監督次之,漸漸忘記了批評和監督的責任,甚至失去了這兩個重要的本能。這八個字,本應牢牢地記於每個做工會運動的人心中,但總有人會偏離這種方針,自己意味出另一套獨有的,但卻偏離了宗旨之看法!不過,我總樂觀地寄望鳥倦而知還,因為在批評與監督的同時,合作與支持也是相輔相成。意味清楚這八個字,心境自然清明,那管說甚麼、做甚麼、批評甚麼也過得自己、過得別人、過得先輩、過得良心!對任何人任何事也可以一笑而置之! 

2016-03-14

8日內發生6宗令人心情沉重的悲劇,傷心的不止是6個家庭,香港整個社會、每一個關心下一代的人,都是非常痛心!上網看到一篇文章,有人說只要細心想一想,「人生在世開心的事,一定為傷心失望的事多!」百分之一百同意這個說法,亦希望將這個訊息傳開去! 對於日前政府官員跟一些學者說,傳媒應該多報道一點正面的訊息,應該以勸解的角度取代渲染。對於用「渲染」的字眼,個人認為也是太重了,不少傳媒也只是報道新聞的事實,將責任放於傳媒是不公平的,亦是有一點為政府官員說項的感覺。反而,在這連串事件需要反思的,毫無疑問一定是政府及教育局!   當然,看到新聞報道上的,都知道每個悲劇背後都有不同的原因、不同的故事,但正如吳克儉局長也承認,每間學校心理學家的支援,確實是少得「可憐」,單是這個原因,就值得政府好好檢討。在這個政治化的社會,已經聽到有不少聲音指,政府有無窮無盡的公帑,以千億百億作一個又一個大型基建項目,卻連學校的心理支援也沒有資源……這個批評,在邏輯上是非常合理的!假如學校對學生的心理支援多一點,老師不用投入大量時間應付TSA,有更多的時間跟學生溝通的話,「人生在世開心的事,一定為傷心失望的事多」這個想法,就會感染到更多的學生。 當然,對於悲劇,是沒有一個人、包括政府想見到的,但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官員,實在需要行多一步、行前一步,將對年輕人痛惜的感情表達出來,而不是出來跟大眾讀出那3點立場、5點跟進這些似曾相識的官方答案!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3-11

有同事居於天水圍,說近日成了採訪的熱點,事關一座逾十米高的泥頭山,就屹立在民居附近。這座泥頭山丘,從任何角度來看,都跟數月前深圳泥頭倒塌事故一模一樣 ,故很多當區居民都非常擔心,萬一不幸情況出現,無可避免地會出現極嚴重的人命傷亡! 其實,對於非法傾倒泥頭的情況,不是今天第一日出現。相信大家都會記得,以往在新界一些地方,甚至郊野公園範圍都曾出現,亦掀起了社會廣泛的討論。當中有些是避免繳付傾倒之費用,有些就是為了製造「沒有保育價值可言」的既定事實,以免影響被發展的機會……總之千奇百怪,層出不窮。 今次天水圍的情況是否如此,暫時需要查證,有人聲稱是建高球練習場,泥山堆積只是過程的一個步驟……信不信由你!但在這步驟中,出現了這座危險之泥山,就是鐵一般的事實,政府必須嚴正調查及處理,給公眾一個合情合理的說法和結果! 其實,要堆出一座如此巨大的泥山,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並不是突如其來的事。我只想知道,在這段頗長的時間之中,相關的政府部門,如地政署,環保署等,難道一個都沒有發現?負責地區事務的民政處又是否知悉?這件事是由傳媒報道出來的,但在此之前,真的一個部門也沒有察覺,抑或有部門將事情放輕放慢來處理?但假如,各個部門真的沒有接過市民投訴,那就好好檢視政府部門跟市民的關係,市民是否對政府部門已欠缺信任?雙方的關係是否需要好好改善! 早前內地發生一宗恐怖事件,一名女子被困於一座大廈電梯內,餓死後一個多月才被人發現其屍體。套於天水圍的泥山,邏輯上是同樣的荒謬!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3-09

這幾天聽得最多就是這幾個字─經濟發展。當今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不希望本身的經濟發展起來。然而,經濟發展得好,就是一個地方的全部?經濟發展得好,社會所有問題所能夠解決?但沒有穩定的經濟,市民又會有好日子嗎? 說到這裡,我想起兩句話,相信大家一定聽過。第一句是「有錢不是萬能,但冇錢就萬萬不能」;而第二句則是「錢解決到的問題就不是問題」。支持經濟發展的人往往認為,只要經濟好,很多問題都能解決;就算有一些問題解決不到也不打緊,反正更多的問題已經用錢解決了。然而,錢解決不到的問題依然存在,難道可以當這些問題不存在? 這邊廂有人認為經濟主宰一切,那邊廂卻有人認為,很多東西是用錢買不到的。因此,一些人有意無意地,做出一些破壞和犧牲經濟的事,甚至寧願賠上數百億甚至乎破產也不肯停止。在他們眼中,只要達到本身的目標,就算香港的經濟基礎也可以隨便犧牲! 今天的社會,正周旋於這種想法之中。一方有信心經濟能壓倒一切,一方以為激情能夠餬口。其實,兩者不作平衡,社會都不會有安寧日子。當有人問:「錢買到尊嚴嗎?」,也應該問:「沒有錢哪有維持基本尊嚴的福利開支!」當大家問:「錢可以買到大眾的心嗎?」,也應該問:「沒有飽飯吃,人生存到嗎?」 經濟發展與思想上的昇華,兩者原本是沒有抵觸,更可以相輔相成。只是當有人刻意要營造雞蛋和高牆的局面,才將兩者扯上了非你即我的二元對立關係!

2016-03-07

假如你的僱主,在過去兩年,已多次拖欠你的薪金,而在過去幾個月,更加是沒有糧出,只有一些高層出來,一時說借錢予員工渡難關,一時就拿著現金出來說有錢,但過去兩個月的薪金卻沒有著落……如果在這個已非常憤怒的時候,負責保障勞工福利的官員卻出來火上加油地說:「管理層明顯未有履行僱主責任,不排除循法律途徑追究責任……」那你會有何感受?相信也會問句:這樣配做保障勞工權益的官員嗎?難道就靠他來保護本地的打工仔女? 非常不幸,這句說了等如沒有說的空話,正正出於我們的勞工及福利局長張建宗的口中。其實,對於亞洲電視對員工之剝削情況,相信每一個香港人已看在眼內多時,但局長的回應就只是說「明顯未有履行僱主責任,不排除循法律途徑追究責任……」難道每月30多萬元的公帑,就是換來這一句「一加一等於二」的說話?難道,真的沒有可能為亞視員工討回公道?以判罰作為對全香港無良僱主作出的警告? 局長說亞視「明顯未有履行僱主責任」,這是很多香港人都見到的事,但局長批評亞視明顯未有履行僱主責任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本身也是明顯地沒有履行作為局長的責任呢?當局長說「不排除循法律途徑追究責任……」時,有沒有想過,這是香港人及很多亞視員工望穿秋水的事。如今剝削打工仔女的情況已是千真萬確,擺在面前,局長還表示「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這是否軟弱得有點過份呢! 周一、三、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