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6-05-25

最近有報道沙田UA6將重新發展,對戲迷來說是好消息。沙田居民對UA6絕不陌生,由八十年代初,那紅磚砌成的大型購物中心,是當時新界東唯一的大型購物商場,成為了衛星城市的劃時代的標誌。當年日資百貨公司八佰伴亦進駐這個商場,而能跟其互相輝映的,那時在香港並未流行迷你戲院,也仍未有網購門票時,每逢大時大節,UA6的露天售票處,都排滿了人龍,成為沙田市中心的一大特色。   可惜,在大約十年前,一個重建戲院的計劃一波三折,一拖再拖了十年,就像爛尾收場一樣。究其原因,有人說是地產商的問題,又有說是社區代表有欠牙力……,但重要的是如果政府是有政策,結果並不會如此。在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中,政府的政策是規定有幾多萬人口要有戲院,我們要上戲院看電影,總有一間在你區域中找到。但在八十年代中,原有政策取消得無影無蹤,三十多年來,我們看到一間間戲院消失,很多區要尋找一間戲院看戲難、難、難,北區、上水、粉嶺、大埔、深水埗……都沒有一間戲院,在商場上仍生存的;一是由低層搬上高層或改變規模等。   近幾年,政府表面著力於解決年輕人問題,甚至提出要「復古」地辦一些舞會活動,為的是令年輕人有舒展的作用,但偏偏年輕人永恆的至愛──「看電影」到今天仍然未能滿足,那還談甚麼要「了解年輕人」,更遑論要「得到年輕人的明白和理解」?   我不知道,政府官員有沒有留意這一則新聞,或許,他們根本不當作新聞,那會令人失望。民生無小事,如果冷對「缺戲院」的問題,市民還會對政府有多滿意呢?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5-23

甚麼是「官到無求膽自大」?聽到這句說話後,一直都想不到有任何好例子。直到馬英九日前的表現,才體現到這話的真正意義。 無錯,要真正做到「官到無求膽自大」,其實並不是指有膽地耍官威,或擺出比以往更硬的姿態,對意見不合或批評者還以顏色。真正的「官到無求膽自大」,應該如馬英九般,大膽地、有氣量地將自己曾被批評的、被指摘的、做得不好、不正確的……承認錯誤,甚至不惜以自嘲的方式,給不滿的人一個消氣的空間,讓社會的戾氣減少……   在他的離任短片中,甚至連曾被揶揄為無腦、軟、手有毒的瑪腦水母,他也拿出來自嘲一番。綜觀香港,又有哪一位官員可以去到這個「無求而膽大」的境況。「無求」的或者有,但膽卻不大;膽大的亦有,但卻不見得是真正的「無求」。 姑勿論在台灣民間的觀感如何,甚至被批評是靠攏大陸,但對於包括開放大三通、推動「習馬會」等……在我們這方看來,都是肯溝通的表現,都是促進和平的表現。當然,難免會惹來陰謀論之揣測,但對比軍演或航母游弋,也可當是以腦力代替武力的巧妙運用。 正如很多香港的官員一樣,馬英九由就任起已被罵到今天卸任。但我們今天聽到的,不是「好行夾唔送」,而是「有點不捨的感動」,加上他給市民留下一句「服務台灣永不退休」,實在窩心。記得當年克林頓離任後的支持度,比繼任的小布殊還要高,究其所以,當下的真誠和懇切反省,往往能蓋過以往的錯……政府官員,值得借鑒! 

2016-05-20

有聲音批評這次到訪的示威安排,更要求張德江走入人群……對於走入人群,這是我多年以來一直的宗旨,因為在人群中才能聽到最在地的聲音,但前提是要有人肯說。在這一年多,文革式的街頭批鬥,以及刻意製造混亂成了風氣,甚至剝削了真正想表達意見的市民之機會,故走入人群往往成為滋事者的表演平台。不過,雖然在「外」未必能作交流,但在「內」各黨派與張委員長還是可以面對面溝通。 曾經也有過一刻憂慮,會面會變成鬧劇收場,就像過往一次又一次被白白錯過的機會一樣。不過,或許是熾熱過後的冷靜和沉澱,縱然意見仍然是南轅北轍的對立,但卻是一次令人喜見的對話、一次坦率的意見交流,甚至足以成為破冰的轉捩點! 在會中,如預計之中聽到很多尖銳的問題,包括取回回鄉證、李波事件、特首表現等等……但過程中,絕對體現了互相尊重和包容的精神,這是多年來香港最核心的價值。正如我跟其他傳媒形容,會面氣氛良好,而張德江也包容了不同意見,就是連港獨問題也不作迴避,強調不只香港出現自決和獨立等問題,世界上不同地方亦有這種氣氛。這是一種開明的態度,是明白和了解年輕人想法的表現,是令氣氛得以緩和的取態。 至於在會上,有泛民議員提到「港是會議」的建議,我認為,在性質、規格、鋪排及法理上是否得當,實有待研究,但在態度上,是一個願意接觸、願意溝通,最起碼是承認了中港不可分割的關係的訊號,是促進溝通的一步。如果有關構思或類似架構成事,這有條件成為解決香港社會撕裂矛盾的方向!畢竟,在香港這個地方,溝通才是解決問題的基本步!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5-18

很多時,犧牲要看是否值得。如果犧牲一個跟家人相約好的假期,換來喝半啖紅酒(我本身是滴酒不沾的),也是當然非常不值。不過,如果犧牲接來的,是一個為香港人表達意見的機會,而這個機會更有可能改變社會困局,那則是非常值得! 為突如其來的公事而更改行程,今次不是第一次,在旅程中曾被「CALL」回來也試過。但當然,也要看事情的大小。張德江訪港,如果單是出席一些官方的活動,拍拍照打打招呼,看來也改動不了我的原有安排。然而,很多朋友都告訴我,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直接跟中央的領導層,當面說出對社會的意見,有不滿的儘管表達,有訴求的當面申訴。 我也認同這個觀點,而且我亦本身亦曾以相似的觀點勸喻泛民中人,要珍惜一些表達溝通的機會,要緊握那難得的橄欖枝;如果是愛香港,以香港人的利益為首要考慮,就更應該拿出氣魄,那管會被人批評、被人揶揄、被人痛罵,只要善用了機會,為香港人發聲,心中就不會有任何懸念……所以,我更不能缺席這個機會。 有人會問,見了,又如何?當中央政府,仍然在意香港這個重要的地方,仍然委派官員來聽取民意,甚至是反對的聲音,那代表甚麼?就是中央也希望釋出善意,解決香港社會的矛盾,為瀕將崩裂的氣氛稍為緩和下來;企圖將一年多以來對立撕裂的局面,稍為放鬆。如果,大家仍不好好把握機會,以解決問題的態度展開對話,那今次的會面,或許會成為絕唱,這是對香港最壞的情況……也是我昨天趕回港的原因!

2016-05-13

為了利益,可以去到幾盡?簡直是千方百計!商界為了本身的利益,向打工仔女榨乾榨盡,猶如奴隸一樣。日前,有商界的人物,向最低工資委員會提出,要「避免習慣性向上修訂最低工資水平」……商界代表要討好商界,我明白,但有必要去到如此涼薄嗎? 相信大家都知道,在最低工資立法後,香港的物價,無論衣食住行都瘋狂飆升,基層打工仔女,生活可說是捉襟見肘。值得安慰的,是有最低工資的保障,讓他們可以有尊嚴地維持基本生活,自食其力。如果有機會接觸他們,就會見到其緊絀的生活,只可以吃不飽、穿不暖來形容。 在幾年前未有最低工資時,很多行業如清潔、保安每日工作十多小時才有月薪四千多元,試問如何養家?稍為有良心的,都會不忍見到這類家庭的小朋友、長者在困苦中掙扎,也想他們脫離苦海,也希望他們工資高一點,改善生活環境。但是,竟然有商界的代表,提出反其道而行的「避免向上修訂最低工資」建議……到底,他們為甚麼可以涼薄至此?「避免向上」那即時要向下調?難道他認為,基層的生活真的過得很好? 商界可以如此涼薄,無非以為可以賺取籌碼。你們勞工界爭取標準工時、全民退保和取消強積金對沖嗎?我偏偏不跟你們討論,反而提出檢討最低工資的這個「偽議題」,目的就是為了在反對其他勞工議題時拿來當「還價」的工具。 勞資談判有攻有守我當然明白,但對於一項維持打工仔女基本生活尊嚴的最低工資,居然也拿出來作要脅。這是對打工仔女的侮辱,更有辱香港的名聲,有辱以勞工為先的國家,可悲亦可恥!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5-11

曾為區議員,明白地區的需要。只要有居民,特別是不少居民,甚至地區的團體反映,當區的區議員都別無選擇地,以最快的速度,將這些不滿的聲音,向有關方面反映……這是對於多年來紮根地區人士的理解,但有些事情在處理上同時要有理念,放開眼界去處理投訴!   必須承認,地區思維跟社會理念很多時是有些矛盾的,很好的一個例子是骨灰龕不足的問題。相信全港人都知道,這是一個簡單如一加一的問題,骨灰龕是嚴重不足的,在立法會的層面,各黨各派都會要求政府盡快解決有關問題,在不同地點興建更多龕位。但問題是,應選擇甚麼地點好呢?地區層面的答案必定是:在甚麼地方都好,就是不要在我的區就好!   這個只是萬中之一的例子,我們明白地區的壓力,但面對一加一等如二的大道理面前,任何人也不能沒有理念,填寫一個錯誤的答案。在這些情況下,大家可以做的,是盡力將這些大道理,試圖向居民解釋,希望他們會明白、了解和包容。   之不過,有時候,當面對著一些刺激性的因素,是如何解釋、如何說明也會於事無補。例如,當居民或地區人士,從政府部分的文件上看到用上厭惡、討厭、害怕、鄙視的字眼,那他們還會向好的方面去看?還可以將政府的「警惕」視若無睹?文件對群育學校的描述如何,市民的看法也定必很受影響!   有教無類,是無庸置疑的大道理,而將這道理發揚光大的最大責任,是無可避免地落在教育局身上!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5-09

扶貧委員會成員之一的羅致光建議,成立「失業基金」,取代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以解決強積金對沖的問題。他的「算盤」是,將由僱主的商業登記徵費和政府共同注資入失業基金,取代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日後僱員直接領取基金,那就自然沒有了強積金對沖的爭論……不過,這個提議只是一廂情願,表面上好像是解決問題,但在概念上和實際上,卻是完全違反了勞工界捍衛勞工權益的宗旨,勞工界絕不能支持或認同!   或許,非勞工界的人,都會表面地看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以為只是「有錢俾就得啦」。而「失業基金」之概念正是由此誤解而來,以為員工有補償就解決問題。其實,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除了是對員工的補償和保障外,最重要是對僱主的警惕,讓他們知道,對自己的僱員是需要負責任的,是人與人之間生而平等之約章;縱然我是伙計,你是老闆,但大家的關係是伙伴,而非「呼之則來」甚至「用完即棄」。   表面看,失業基金是讓僱員不用面對強積金對沖,而得到補償。然而,我們會質疑,兩者的金額是否相同?是否需要政府額外支出?由政府來承擔僱主責任的理據何在?其次,當日後僱主在遣散上毫無成本,那在實際上是否等同鼓勵僱主的不負責任?   如果,政府是關顧基層勞工,成立失業基金,當作遣散費和長服金以外的另一條保障支柱,這是我們一直的要求,因此無任歡迎。但現在這個失業基金,只是為了要討好或安撫商界的一條「你請客我找數」點子而已。動機並非為了勞工,而實際亦不利勞工得到安穩生活!   遣散費和長服金是勞工權益,是員工應得的,但失業基金則有失業救援之性質,當應得的變成施捨般,勞動尊嚴何價呢?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5-06

社會存在著很多有形無形的規限,無論在任何範疇,客觀上都被緊緊地箍著,動彈不得。這種緊箍咒,往往不是惡意的,或許只是約定俗成,或許只是傳統的習慣;但卻是在有意無意之間,令社會停滯不前,甚至是回到從前! 例如簡單一句:官到無求膽自大!表面上是一句琅琅上口的SOUNDBITE,實際上卻潛在著導向性的內容,是否定了「有求也可以膽大」又或者「無求也可以細膽」的多層意義。之不過,說話出自誰人的口,當然也有影響,並不是人人都可以引導著大眾的思維模式。 又例如,我們爭取標準工時、全民退休等權益福利時,往往有很多自由經濟學者、財金專業的人士出來,以專家的口吻、以一堆數字否定別人的全盤理念,認為談數字的,始終要熟悉數字的專家才有資格。這是完全否定了以「勞工角度研究及理解數字」、以「基層角度剖析何謂成功的社會」又或者以「福利角度解構財經」的各種可能……這種意圖禁止別人參與、或誘導別人停止思考的行為,可視之為霸權行為!而這種霸權,就是今天社會混濁之主要原因。 在這種思維模式之下,很容易就分成了你、我、他,又或者分成老、中、青;有人有意無意地,會將問題說成是年輕人、是成年人的問題,簡單地就將兩者對立起來。然而,所有問題都是年輕人獨有?又或者是成年人獨有?成年人的問題,就不會出現在年輕人身上?正如,當日戴著光環的學生,如今在政治圈旁徘徊,失去光環之後,他們今天被抨擊的,正正是當日抨擊所謂成年人的問題。 因此,所謂「一個成年人的問題」,如果真正以化解社會矛盾、以「拆局」的心態去分析,只是「一個人的問題」而已!

2016-05-04

黎明演唱會一事,被形容為戰勝表面的、虛偽的公關策略,以誠懇的態度承認錯誤,贏得社會不少的掌聲。特別是在「有比較」之下,黎明的團隊處理手法,比那班用大筆公帑搞公關的,明顯在技術上、腦筋上、創意上技勝一籌。單是FACEBOOK的道歉及一肩扛起的片段,更有領袖風範。 一晚之間數十萬的瀏覽量,比聽演唱會的人還要多,在社交媒體更有大量叫他「不需道歉,我們永遠支持你」之類的留言,頃刻之間由輸變贏,難道這位天王真的有點石之金之能耐?我認為,他的能耐,在於他過去有真心了解過、有為他的歌迷下過功夫。 黎明在90年代初竄紅,他的最忠實一群粉絲,應該很大部分都是三十多至五十歲之間。這一代人,講的不是勇武、不是抗爭,而是理性地以事論事,對的對、錯的錯的一群,他們不會因看不到演唱會,責怪消防沒有「特事特辦」;他們不會因個人的失望,而將問題無限放大。黎明做得最正確的是定位目標受眾,是多年來愛護自己,亦理性講理的一群。所以他的道歉,只會換來明白與理解,因為對他的受眾來說,這些話親切得猶如直接打電話的慰問,比演唱會的接觸更實在,更夢寐以求! 不過,這種對人了解的工作,未必人人願意做,亦未必懂得做。一些人,在面對危機時,換來千夫所指,明顯是定位錯誤,以為只需向某部分擁護自己的人交代,卻忽略了社會的大多數。在沒有了解過自己的真正目標受眾,連對像想要甚麼、想得到甚麼也不知道,這才是失敗之處!而周遭的「關公」軍師,沒有提出中肯的見解,反而投其所好,就更加令情況惡化!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29

記得以往聽過一個故事!在中美乒乓球外交之後,改革開放初國家隊有如此的訓練模式。由於中國的球員慣於使用直板,西方的球員則使用橫板。根據熟悉乒乓球的朋友告之,其實直板是較難使用,尤其在「反手抽擊」時候。因此,直板就像成了國家隊的標準,每一個代表中國隊的成員都是使用直板的。 然而,直板的打法跟橫板是頗有出入,換言之,面對的對手是使用直板或橫板?需要準備的戰略亦大有不同。之不過,當整隊國家隊都用直板時,那又如何訓練他們,對付使用橫板的西方選手呢? 當時中國隊的做法,就是訓練一批打橫板的選手,作用就是「陪太子讀書」,即陪國家隊訓習。這些可稱為「訓練員」的選手,其實本身的技術高超,甚至可能有國家隊的水平,奈何他們不是使用直板,就被拒之於門外,不會有代表國家的機會。無論他們如何地努力、如何地改善,他們也只是一個訓練員……聽起來好像很荒謬,但想深一層,如果他們也是願意為國家付出,而國家隊亦對其作出的貢獻報以尊重,那作為可以在球技上,讓國家隊有所啟發的人,是難能可貴的;對國家隊而言,就更應該珍而重之! 在球隊中存在著不同打法,就好像在一間公司裡存在著不同的聲音和意見,這是對一間公司的忠言。當然,忠言必定是逆耳的!但如果因為聽不慣不同的意見,就索性將持反對聲音的人也開除,那是對自己欠缺信心的表現,也是令公司退步的原因。 如果當日沒有一批打橫板的選手,又如何鍛練出拿直板的世界冠軍?老闆當然可按法例,包括以財政理由解僱持不同意見的員工,但這絕對是一個損害公司的決定!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27

看到標準工時委員會推出的第二階段諮詢的發布會照片,也體會到委員會主席梁智鴻醫生的困窘。押上了名聲,為政府的承諾擔起大旗,但根本就是空槍上陣,手中沒有籌碼、沒有子彈,只有一個已定的立場,一個換來全港各派勞工界都一致反對和杯葛的立場……   在照片上,只見到梁醫生拿著一份所謂「標準工時」的諮詢文件。本來,一份涉及勞工權益福利的文件,就算只得合格分數,也總會有一、兩個勞工界代表勉為其難地支持,就當是一個起步也好!然而,今次這諮詢,居然令全港勞工界一致地否定,究其原因?就是這份文件根本連一分也不值,絕對是錯了方向,文不對題,徹底將勞工界爭取了多年的標準工時扭曲!   我不想再重複諮詢文件的所謂「大框」「小框」內容,不想為此愚弄公眾的內容賣廣告。我相信打工仔女只要見到,今次不是一、兩個勞工組織的態度,而是全港所有勞工組織的行動,就會知道現時政府強推的諮詢文件,只是一份為了要純粹以官商角度出發的文件!整個諮詢,亦沒有代表性、沒有意義!   非常同意勞工界各代表的決定,既然政府一意孤行地進行虛偽的諮詢,我們杯葛絕對是有理有利有節。加上幾位代表不是消極地冷待,相反,大家眾志成城地另組平台繼續討論及收集意見,期望有一日政府在迷途知返、鳥倦知還時,可以即時有一套緊貼民意,亦公平合理地體恤勞工的標準工時政策,可以在不同的天時、不同的地利、不同的人和情況之下,及時地出台! 

2016-04-25

上星期,在網上看到一條短片,是阿姐 (汪明荃) 舌戰馬時亨,結果當然是女方獲勝,而且勝得大快人心!   事緣港鐵三月底預告會有一個「生日優惠」,即每月抽出一天,這一天生日的人可免費乘坐港鐵及取得五十元現金劵。其實,我早在當時已曾撰文批評港鐵是孤寒之極,是潮語所謂的「又要威又要戴頭盔」。因為,這個「優惠」,如果以數字來看只是純粹譁眾取寵的GIMMICK。以全港七百萬人計,平均每日少於二萬人生日,一年12個月,即約二十四萬人受惠。假設每人坐了五十元車資再加上那五十元現金券,即港鐵一年總支出才二千四百萬元……一個聽起來好像人人有份的優惠,其實只是港鐵九牛一毛的公關策略。對比百多億的盈利,港鐵真的孤寒得令人側目。   不過,港鐵仍然自我感覺良好,為有關計劃辦了一個起動儀式,更邀請了阿姐作嘉賓,希望借其藝人之影響力,可以令計劃更加入屋!不過,這個詭計卻未能得逞。   阿姐本身一直關心香港的政事及民生,加上其支持者涉及不同層面,令她知道更多民情。因此,她出席活動上台發言時,未有港鐵預期的讚賞和支持,更批評這是好少人能享受的小恩小惠,且公開呼籲馬時亨應該直接將利潤回贈公眾……簡直說出了市民大眾的心聲。當馬回應會叫同事考慮時,阿姐直指馬本身作為決策人更應該「考慮」,最後更問馬時亨有沒有後悔請她出席活動……簡直是完勝而回!   然而,阿姐的忠言,卻未能入到港鐵的耳。馬時亨日前接受訪問時說:「如果動用利潤,甚至將利潤封頂,就會影響港鐵股價,對作為大股東的政府風險更大……」為了利益,真的怎違反邏輯的話也能說出口!一個政府,會因單單一家公司的股價而承受風險?真是世界奇聞!如果有,那真是官商勾結的典範!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22

做工會工作多年,勞資之間的奇難雜症真的見過不少,而解僱員工的理由亦層出不窮。工作態度差、遲到早退、散漫、懷孕、請假多、工傷、人手過剩、經濟環境轉差、生意不足、電腦化、機械化、年紀大……更多不合理的原因都有,歸納出一句「我鍾意」就隨時手起刀落! 當然,就算老闆心中有這些不合理的理由,但也可以用一些「原因」去包裝,例如「公司前景不明朗」又或者「外圍環境因素影響」等諸如此類似是而非的藉口,只要依足勞工法例,員工也被迫接受!那麼,按這個說法,打工仔女注定要受到欺壓、要忍氣吞聲才能夠生存?打工仔女當然不接受,但面對老闆連名聲也可以不顧,那也非常無奈! 當一個老闆要解僱一個員工時,給予的是一個荒謬、令人不明不白,又或者欠缺理據和說服力的藉口時,那真是無條件的嗎?事實絕非如此!當這些反映在工作上、在整間公司的氣氛上,對公司的實務工作影響可以非常大。當一間公司的員工存在著極度負面的情緒,這對一間公司的形象就更是徹底的摧毀……連自己員工也不敢吃的東西,你敢吃嗎?連自己員工也不敢用的產品,你敢用嗎?連自己員工也質疑公司的公信力,你還信嗎? 勞資關係,只需講求公平和合理,其他因素統統都不應是考慮之列!老闆對員工做甚麼又或者員工對老闆做甚麼,都有一些效果產生,不理負面的效果只會步向更負面的惡果!積極節流?零分重作吧!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20

立法會就醫委會成員比例的討論十分激烈,甚至有被政治化的危機,例如有人指出一些如「擔心會變成由梁粉控制」、「擔心日後變成輸入內地醫生」……有人說這是刻意地繞過問題的說法,沒有看到社會實況的說話。 對於勞工,我一直是採取本土保護主義的,即任何情況都應該以本地勞工的就業作優先考慮。然而,在醫生嚴重短缺的問題上,大家是否也應該想闊一點?日前有朋友的家人到一間「龍頭」醫院急症室,排了接近十二小時才獲安排接受診斷,而面對著浪接浪的求診市民,整間醫院卻只有四位醫生應付……這是醫生不足直接引起的問題! 另外,我們在坊間,接觸到很多有關醫療事故,當中當然有些是不合理的,但表面上看來涉及失誤的個案亦多,其中一個大家都熟悉的藝人兒子夭折,足足折騰了受害人整個家庭近十年,投入了大量金錢,才獲得稍為合理的結局。 當然,在現行的情況之下,要找到一個醫生,充當控告另一醫生的專家證人是非常困難,縱使很多時是大眾不理解醫生常識,亦不涉及包庇,但在公眾眼中已形成了「醫醫相衛」的感覺。因此,醫委會增加成員的比例,引起社會討論,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一來增加人手,理論上是可以加快處理病人對醫療事故的投訴;另外,在觀感上,增加更多非醫生的代表,扭轉現時以醫生為主的架構,有助減低大眾「醫醫相衛」之感,其實對政府、醫生及大眾都是一件好事! 我認識的醫生中,也有人擔心政府委任非業界人士會影響專業自主,這是明白的;但當我們見到,社會不少聲音都認為醫療事件的處理被嚴重拖延,這也絕對需要正視。在現有架構中,如何取得平衡?在解答這個問題時,各方都要向公眾交代!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4-18

迪士尼炒一百人,令打工仔女覺得經濟寒冬的序幕已揭開,社會上各階層亦有不同的反映,而政府官員則可能鬆了一口氣!   勞福局長張建宗或許是一分子,何解?這幾年,每逢勞工界提出合理的勞工權益,張局長總會以一種所謂「居安思危」的口吻,指要顧及經濟可能會變差的情況,因此不宜推行云云……今天,他最期待的畫面,或許真的出現了!如果根據他的邏輯,實施標準工時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那麼,我們是否要暫停爭取?    大家不要誤會,我並非認為經濟差就不宜爭取標準工時。相反,經濟差的時候,就更需要有標準工時的保障。因為,標準工時是勞工的基本權利,是多勞多得的根本權益,就算經濟再差,加班補水也是員工天經地義得到的報酬。可惜,商界總是借經濟不景,或擔心未來會經濟不景作藉口,而反對標準工時。更不幸的,是本應保護勞工的局長,居然跟商界同一鼻孔出氣,用同一種歪理、同一種錯誤的邏輯去剝削打工仔女!   作為一個掌管勞工福利的首長,是否抱持這種壞心腸?我們無從得知!但從局長的言行,從他對標準工時的「貢獻」及其所作所為,都很難令人相信,他有從打工仔女的角度設想。   今天,六名勞顧會勞工界代表做了正確的決定。既然明知政府的所謂「標準工時委員會」只是在「玩假」、只是在爭取一些愚弄公眾的「合約工時」、只為令競選政綱內對勞工的承諾「好好睇睇」……那又為何要成為欺騙的一分子呢?例不如用自己的方法繼續爭取吧! 周一、三、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