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6-06-29

香港這幾天的天氣十分熱,天文台剛說今天是紀錄,但明天又再創下另一新高。在這樣的高溫之下,到泳池、海灘又好,吃杯冰淇淋也好,都有助降溫。跟天氣一樣熱的,還有一個政治熱廚房,在內裡的人無不汗流浹背,站一會亦一額汗,互相攻堅的場面經常可見。 這股熱氣,並不容易降溫,近來更熾熱,好像要到明年才有改變環境的機會,好像要等待北風吹來才有望降溫。因為,熾熱的原因,有很多種,當中很大程度是因為有競爭,那是否在競爭之後才會出現降溫? 持這種論調的人認為,要解決今天撕裂、對立的局面,透過選舉是有機會改變。仔細分析,以今日各派之對立,派別林立,亦有不同之打算,新一屆議會碎片化更嚴重,因而,可看到進入議會的組合,撕裂的局面而更激、更對立。 能處理這種種政治衝突,特首選戰或有一線機會。今天社會出現怨氣甚大,有些事在最初期間,原本有條件解決,例如政府要城市發展,開拓土地,解決房屋、運輸以至經濟等,但首先並沒有考慮在規劃發展間衍生之問題,例如原來在發展區居住之居民、在此謀生之市民、原有生態等等,政府表面雖好像有聽意見,但實際並不如此,被發展影響的市民怨氣很大,被拆屋,往那裡覓得安居之所,原有經濟生態一聲令下全面連根拔起,市民問這是我們要的嗎?每一區的發展總是重複又重複的抗爭畫面,是否不能解決種種矛盾? 事實,民間團體或市民,都有尋找解決辦法,但政府並沒有認真處理,只是局與局部門與部門之間互相推莊。矛盾越拖越大。我只舉一例,尚有不少。未來有志參與特首選舉的各方人士,要正視香港的問題,明白矛盾所在才能帶領解決困局,才能政通人和。

2016-06-27

香港這個中西文化思潮交匯的地方,多元文化互相尊重,以往當發生不同類別的大小事,總有不同意見,縱然甚至南轅北轍,也總能和平共處,絕不像今日,甚麼事也政治化,連這場令人痛心的火警,也被牽扯到政治的角力之上…… 逝者已矣,如果真的心存敬意,簡單地表達心意就可,很多市民都表現了這種情感,簽名、送花、祈禱、捐助……大家都默默地為兩位英雄作出發自內心的致敬。但在這個時候,有些人將這件事跟政治扣上關係! 就算你不喜歡一些人,對這些人亦有意見。但當他們對逝者的悼念時,居然也會惹來批評和奚落,這實在有點過分。我想問,到底誰有權力批評或反對一個人對逝者的哀悼?我明白,社會的怨氣確實累積了很久,但一件涉及人命的不幸事件,絕不能亦不應成為政治工具。 對於有人提出,希望取消今年七一的官方慶祝活動,以有關開支給予死者家屬。如果,提出者,真的是出於對逝者的尊重和思念,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但一些人在這個政治氣氛之下,大火剛剛受控的情況之下,就提出相關建議,實很難不令人合理地懷疑是否另有企圖。如果,說是為了避免在這個哀傷的氣氛之下慶祝,這是有其理據的,然而,慶祝就代表不尊重嗎?就代表對過身的消防員不敬或忽視嗎?似乎又沒有絕對的答案。 人總有情緒的,對於不幸的事件,人們總會找到合適的方法宣洩或悼念。這幾星期身邊很多人都有觀看足球賽,有朋友就告訴我,以往當有一些意外事件,又或者重要人物過身時,主辦單位都會在球賽前進行默哀以表敬意,而不是取消球賽…… 對於任何安排,我確實沒有任何立論,只要在哀悼兩位英雄的事件上,任何人都抱持尊重的心,而沒有政治化的企圖,我都會支持。之不過,如果將這不幸事件,變成政治的工具,涉及了其他的企圖和情緒,這就令人非常失望的!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24

執筆寫此稿時,牛頭角迷你倉大火仍未撲滅,不少香港人都非常焦慮,希望大火能盡快熄滅。 當然,不幸的事,是沒有人希望發生的!但到底,不幸事件的背後,是否真的只有「意外」兩字作總結呢?意外,又是否真的意料之外?   今天,我相信任何每一個香港人,都會百分之一百,肯定消防處的「前線」工作人員,是公務員團隊內最出色,最為香港人服務的一群。只不過,在政府或者消防高層的眼中,這群為市民出生入死的「香港之子」,又放在甚麼位置。   我無意將消防跟其他紀律部隊比較,但消防人員的工資水平相比其他紀律部隊的薪酬為低。只要你想到,他們每一次出更,都是跟死神搏鬥,每一次離開家門,都有機會跟家人道別。如果這一種對體力、智力、貢獻或服務精神可嘉的行業,都只是有如此薪金水平。那麼,那些坐在冷氣房,不了解民意的堅尼地官員,就更應該大幅減薪。   當然,我也不會將消防跟其他公共開支比較。但如果大家了解到,他們是香港唯一一群,為了市民大眾每天徘徊於生死之間;我們就不會猶豫,支持他們添置任何需要的裝備;我們也不會猶豫,支持有足夠的消防宿舍,供消防人員能安心照顧好家人……無論如何,政府應該提升他們的薪酬。   坦白說,聽到留下孤寡的消息,陰霾確實纏繞了情緒。有人去了醫院探望、有人去了探訪、有人去了現場探看……但事實是,仍有一大群無名英雄在火場拼命。心情不好,不想多言,只希望政府、大眾盡力為張耀升的家人,特別是其子,提供即時及長遠的援助,亦應給予最高的致意,以代表每一個香港人,包括我在內,說一聲感激!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22

近日翻開一些舊文件,看到以往參與社會運動的文本及剪報,都仍然有一種激動。腦海中浮現出當中的過程,每一幕都是難忘的!   的確,做社會運動總帶有一點不滿,向不合理制度和政策衝擊,總有一點抗爭的意味,總要有一點激情!要保持平靜的心去領導社會運動,是有點難度。過火的,我們也做過;被批評的,特別是在港英年代,當然也不少。不過,一些前輩經常提醒我們,任何運動,最重要是有理有利有節。   單是要做到有理有利,也不是易事,因為任何人都總會覺得自己才是正確,在這個人性的弱點之下,大家都彷彿站在道德的高地上,隨意地說想說的,罵想罵的,做想做的,發起行動時,沒有任何懸念,一鼓作氣……對於這種對理念的堅持,儘管是否認同其立場,都會尊重的。然而,自己認為對的,就一定是道理嗎?答案顯然是不一定。   而更大的問題,往往在「有節」這一環。節者,即有節制有節度,要掌握攻守節奏,既找最合適的時間前進,最重要還是找最合適的時間退。今天的社運,在社會極端對立的氣氛下,迫得好像沒有退路,明知無路可進,卻不想一想退的空間。我實在見不到,為何遞一封信,要去到一個讓無辜者受傷的地步……當然,我也見不到,收一封信有何委屈!   說起收信,記得幾年前一則小故事。當時在立法會外,有一批被社會認為是激進分子,想衝入立法會內向我們遞信,但當他們衝進後,我們也停下來準備收信,他們卻發覺根本沒有人有信,最後有人遞出一張摺凳……你會收嗎?   今天,很多人提出世代之分別。在我而言,年代跟世代的分別,不在於求變的心態有多強或多弱,而是在於對珍惜兩字的理解和體會!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20

看近日的新聞,提到一個名稱——中央專案組。有人即時提出,這個組織是文革期間進行政治鬥爭的組織,是用作發掘老幹部或政敵的黑材料云云……是否真的有這個組織的重置?這件事是否由這個組處理?我們見到的、聽到的是否事實之全部?那管是抱持任何立場的人,都是難以全盤肯定。但惟一肯定的,是當這個名字提出了之後,確實引起了無限聯想、亦引起了很大的恐慌,這才是最令人憂心的情況!   在那個火紅的年代,人人都沉醉於意識形態的躍動之中,很多價值觀受到衝擊,文化亦受到震盪。人人儘管看似情緒高漲,但心靈卻是空洞;人人看似活生生,卻只是介乎虛實之間。想當然代替理性分析,很多冤案就是如此審判。社會沒有對或錯,只有意識形態的區分;沒有黑和白、是和非,只有緊隨大勢而沒有自己。   以上種種,不是因為一個中央專案組之名字,又或者其他具體的東西,而是在思想上、潛藏在心裡的一種錯判。不用特別提出來告訴你,你的心裡已經有這個名字的出現……這就是當時的情況。但今天?坦白說,還欠很遠吧!   一些已知道的事,不是最令人憂慮的。令人恐懼的,往往是難以預計的、未見過的,一些聯想才是最令人恐懼的!今天,市面上有很多人提出很多很多,都是希望人聯想,透過聯想產生恐懼,從而做到控制、做到潛移默化的作用,這才是最令人擔心、真正需要憂慮的地方。   當現在的社會繼續兩極化,當這狀況去到一個「爸媽擁護建制派,都是敵人」或擁護泛民就是敵人的態度,當去到一種欠缺基本尊重的街頭批鬥,這種在意識形勢上鼓動,不是最需要預防嗎?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17

有時候,政府也真的太過離地。過往幾年,香港經歷不少風雨,當中弄得滿城風雨、嚴重影響香港經濟、生活的佔領事件,由初期政府離身以至令到事件嚴重發酵,甚至是觸發了社會運動。當時飽受批評的教育局,本應要站出來承擔,分亨受政治化環境影響的情況,但深明政治之道的教育局,今天卻為了一帶一路,說了「不要將業界議題件政治化!」的謬論。在今天的香港,沒有任何事是不被政治化的。在議會內對立,到市面上的撕裂,統統都是政治化之惡果。試問在教育局裡,有說會想像得到,當日一些草率的行為和決定,會影響到之後的事,甚至引發出動盪。因此,任何人都可以不相信社會被政治化的現實,唯獨教育局不能裝聾作啞。因為,如果「政治化」是可以避免,教育局本身就不用身陷如此困局。 因此,任何跟教育有關的議題、建議或政策,教育局都應該有一個被政治化的準備,甚至乎,應該預料到政治化的情況以及擬定對策……而不是只拋出一句「希望不要政治化」如此泛泛的空言。無論是10億也好,是一千萬也好,市民大眾都總會詬病,政府對本地學生的教育資助,對學術水平和研究等各項都做得好嗎?市民有感受到與我生活有關嗎?這些都是實際的問題,就算被其他政治人物來用來「抽水」,也是活該的! 10億元「一帶一路」獎學金計劃,無論如何也會被人指成是政治化的行為,甚至已經有人高調表示會盡力阻止撥款申請,認為有關申請是討好中央的政治本錢……然而,教育局認為人家說得不對時,不應只針對有關言論作出反擊,而是要努力想方法去解決問題,令大眾見到誠意!

2016-06-15

在過去幾年,勞資雙方都在對立的社會氣氛下,矛盾顯得更加熾熱。無論是任何場合,在議事廳又好,在民間論壇又好,在媒體的對話也好,大家都是針鋒相對,寸步不讓。在這些過程當中,交手最多的,必定是劉展灝先生。記得早個星期前,還跟他在電台辯論勞工問題,惟世事往往難料! 正如很多勞工界一樣,縱然大家的立場是截然不同,但對他都是尊重的,同時也感受到他對個人理念的堅持。其實,在「市面上」有不少資方的代表人物,很多的表現都是譁眾取寵,甚至像是鼓吹奴隸主義的復辟,說得尖酸刻薄以博取大眾目光。然而,劉先生則是踏實的一類,每次都是說出本身堅持的觀點,不多不少,不加鹽加醋。即使是在論點上有所爭論,也總會維持到尊重對手的風度。他的態度,是商界需要學習的地方,故他的離去,是商界可惜的地方。 我曾多次說過,很多上一代的商家,都是非常有良心,對打工仔女愛護有加的。對他們而言,也知道我對商界的批評是出於義憤,只是針對一部分向打工仔女剝削的無良僱主。因此,我跟劉先生縱然經常唇槍舌劍,但大家都明白各在其位,亦明白大家為的不是個人的私利,而是為背後支持者而努力。 記得一次,我跟他在媒體錄影節目後,由於當時我的身體抱恙,在一輪激辯之後,腳步有些浮。他的第一句說話,不是為商界而發,而是叮嚀我好好保重身體,不要過於勞氣……勞資談判是需要互動和尊重的,劉先生恰如其分的做好了角色! 感謝你的率直,一路好走!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13

社會大眾批評官員,他們可能心有不服,尤其是批評得最猛烈的議員,本身亦可能存在問題。不過,官員要明白,雖然官員又好、他們又好,都是接受公帑,但對於民選的議員,他們全是經選民選出來,無論在小區、大區以至全港,都有一定程度的民意授權。而官員又如何呢?不少人,都是一進入AO體系,就一世坐在辦公室內「鑽研」程序,鑽研得多,了解得多,自然比一般人清楚當中的荒謬和漏洞,而其身不正的情況亦可能因而出現! 根據日前的報道,指大潭灣東丫背村有前高官佔用官地及改建寮屋,建成獨立屋,並有花園和碼頭的豪宅。先不討論這是否豪宅,又或者是否存心而為,更不針對這例子作討論,因為我相信任何一個官員都知道何謂佔用官地;對於大眾而言,這也是不難理解的法例。大眾跟官員的分別,在於市民佔用時膽戰心驚,很多時出於迫不得已;但官員卻熟悉政府,只要了解政府的人手、效率和程序等,就會心安理得地,優哉悠哉地任意妄為! 違規的個案,我們當然不能容忍。但對於一個「前」高官的個案,市民又可以如何反應?因為莫說是前高官,甚至是當下的官員,涉及的懷疑不當行為時有所聞,甚麼換樓、豪裝辦公室、囤地、款待等……曾向市民如何交代呢? 不滿的情緒,非一夜之間而來,很多時就是一點一滴的累積。當世界各地的官員甚至元首,可以跟市民喝同一口水,吃同一口飯的時候,香港的官員卻視之為屈辱、認為被針對,這正是敗筆之所在。官威,是由市民的尊重而累積,而非因市民的懼怕而成!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10

領匯(即現稱的領展)之劣行,如果任由街坊暢所欲言,確是三日三夜也數之不盡。面對街坊的不滿,領匯的高層竟說得理直氣壯,確是令公屋的居民火上加油!   對於有公屋商場的新買家,取消向非牟利機構寬減管理費,以及取消殘疾人士泊車優惠等,領匯行政總裁王國龍表示,將為新買家提供一年的補貼,期望新買家改變策略。王更強調,「無法強迫新買家在增收費用方面有何做法」,只能靠地政署和房屋署執行……   好一句「無法強迫新買家在增收費用方面有何做法」,就將領匯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香港人並非沒有智慧,當然知道這是商業交易,在「過咗海就神仙」的情況之下,的確是難以迫買家做任何事情。但大眾最憤怒的,是領匯將商場賣予財團之前,為何不加上條款?為甚麼不為居民設想?為甚麼不為弱勢爭取最大的福利?   當日,領匯收購商場時,是有一項「不影響居民生活水平」的承諾;今天,領匯出售資產時,是否也應該向新買家確定這一點!要是新買家不肯承諾的話,那交易就告吹……領匯原本就有很多方式,可以為公屋居民爭取更好的,但他們偏偏不做!   我們對領匯的批評,全都是有根有據,不是一句「自由經濟,市場主導」就可以解釋。因為,公屋始終是公營房屋,是資助類型,申請時是有資產限額。換言之,他們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成為了公屋居民……如今要他們來承擔,合理嗎?   政府面對社會對領匯之不滿,應認真拿出當年的條款細心研究,看看有沒有可能追究或懲處的地方!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08

一直以來,低技術工人都是商界壓榨的對象。如果大家還記得在未有最低工資前,十多元一小時的清潔、洗碗等工作非常普遍;加上當時很多傳媒都報道了不少人間的悲劇,令到社會的不滿聲音非常大。不過,始作俑者又豈止商界,一些政府的外判工人,同樣面對如此刻薄的待遇,簡直令香港蒙羞!   過往政府,信奉自由經濟,對打工仔女的權益一直不聞不問,直到上一屆,才被迫將最低工資寫在政綱上,亦總算為打工仔女做了一點好事。不過,縱使有這個基本的保障,卻阻不了商界對打工仔女的步步壓迫,就是連政府也不肯為基層打工仔女走多一步,在外判合約招標時,未有將打工仔女的工資作為考慮因素……多年來,一直縱容!   直到日前,財政司長曾俊華才表示,政府已修改內部有關外判非技術工人的招標制度,訂明必須考慮非技術工人的薪酬水平,如果工人的薪金愈高,評分亦會愈高。不過,到底這個「工資因素」對評分的比重有多高?是只佔一小部分,抑或是主宰中標的機會?而這個突如其來對打工仔女的「關顧」,又是否為了在表現上為了打工仔做了點工作、好像向勞工界有點交代的虛招?    其實,對於要求政府扭轉低技術工人被壓榨的情況,政府應起帶頭作用,我們也不知說了多少遍,但一直以來,政府就像大近視一樣,看不清打工仔女的苦況;又像撞聾般,聽不到基層的聲音。今天,如果要對財爺的建議讚賞和表揚,實在做不出。因為,他只是終於戴上了老花眼鏡和助聽器,終於肯看、肯聽事實的真相!   當然,政府最應該做的,是牽頭取消外判制度,聘請更多長工,樹立一個良好榜樣…… 

2016-06-06

筆者喜歡行山,沿路欣賞風景與植物,令人身心舒暢。記得在六,七十年代,世界各地均有各種左傾思潮蓬勃發展。在這個最火紅的年代,偶爾在廣州珠江堤邊見到一列筆直的紅棉樹,紅花盛放。在花草樹木的世界中,筆直的木棉樹,常被喻為筆直不柯,有其風骨。   又記得在八十年代未的那一年,在香港大街小巷,見到無數之鳳凰樹開得特別紅,令人有更多思潮。直到現在,每逢五六月都總會令人想起,想起八十年代末的種種。   事情總是這樣的,未能忘記的,始終未能忘記!但我們心中有未能忘記的,是否代表不能放置今天或明天的種種?我明白,對於很多人仍然是耿耿於懷的事,要他們忘記是困難的,是難以釋懷的。   其實,一些人想將事情弄清楚、弄明白,就是希望疑惑不再存在,希望這個地方,可以有更好的未來。但一些人則認為,時間或者可以令人忘記、令人淡化,認為經濟發展或可改變一點……只可惜,令人估不到的,是今天一些人或許疑惑太久了、一些人開始沒有耐性、一些人甚至認為事不關己……換來這一代有這種態度、這種態度,是令人心痛亦惋惜的!   或許我的成長背景,是讓我有機會了解國家,在國家仍未改革、仍未發展、仍未成功之前,已確認了自己的身份,但我明白,新生一代是未必有如此機會去弄清背景、去認識自己。不能否認的,是在過去幾年,有這種想法的年輕人是多了,這是令人非常心痛的。很多人在外國經歷過跌跌撞撞,回頭過來才感受到家國的重要。我只希望,無論是站在哪一方,有哪一種想法,都能給自己又或者對方多一點時間,當是重塑自己想法又好,是更深入地了解對方也好!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6-03

對於城大天台倒塌事件,一直保持觀察態度。因為,本身也支持綠化的工作,對於利用天台種植的概念,就更是十分認同,亦希望推廣開去;擔心萬一有更多的輿論壓力,隨時令到有心人的一番好意,變成政府矯枉過正的觸發點,分分鐘一聲令下,全面取締天台綠化! 無可否認,城大的事件也是非常震撼,且是值得關注的。我也不敢想像,如果倒塌是在遲一日或早一日,已變成轟動全球的大災難。今次沒有人命的損失,除了說是幸運、是上天的眷顧之外,實在想不到有其他的原因,讓大學的師生同工得以幸免於難。之不過,無論發生甚麼事情,也不能否定「天台綠化」的重要性。 不少人在事件發生之後,即時公開指摘這樣哪樣,一味說要加強監管,要檢討規定……總之,一個原本沒有人理會的題目,一下子變成了全城熱話,百萬對眼睛都集中在那堆瓦礫之中。在如此緊張的氣氛之下,大家都以最高的標準對待事件,當中不含半點猶豫,那管只是天台種的一棵植物,也會被無限放大。 相同的情況,經常在政府的政策上出現,總之平安無事的時候,就不會有人處理;到了有意外出現時,才急就章地以過緊的手腕執行,令人無所適從。這十多日,跟一些專家討論過有關情況,當中的確是涉及規管上,及學校處理上的問題需要評估,但大家都認為,香港是一個文明的地方,在很多問題上,實在不需要過分的規管,而是要適度的扶持。天台綠化出現意外,應對的方法不是訂立一些嚴厲得令人卻步的新規條,而是要研究一套能協助綠化工程,既安全又能執行的程序。

2016-06-01

有時候,天意真的是改不了!不是你認為這樣是最好,上天就會如此安排,天意往往愛作弄人,事與願違的情況十常八九!就好像港鐵,相信千算萬算也算不到,在前日公布加價的上午,又發生事故,令人對原本已不太認同的加價,更添上憤怒之情。 當然,這種算不到的情況,除了港鐵之外,對很多機構甚至是政府也經常出現。例如,明明是平靜了幾年,好像爭拗不大,一直相安無事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又有誰會算出在臨門一腳會被政治化的情緒拖垮,白白浪費了業界及一班有心人的心血;又例如,大家日日飲用的水,試問又有誰估到,會有鉛水危機,更估不到的是涉及眾多的部門,包括運房局、食衛局以及教育局等。 反正如何努力,也會有意想不到結果,那又何需如此努力?「估唔到」三個字,豈非成了「嘆慢板」的藉口?如果有這個想法,那就大錯特錯了!面對估不到、預計不到的情況,應該做的不是得過且過,而是要做得更好,有更佳的準備。 日前,行政長官宴請一眾立法會議員,我在開席前就再一次向他反映,希望他履行其競選政綱中,向勞工許下的承諾。特首的回應是「議案若上立法會,能否通過?」我當時回應他:「若政府決定去做,相信某些政團可以遊說」。其實,這種對「能否通過」的擔心和疑問,正正令人感覺到「估不到」只是藉口。 擔心在立法會被拉布、擔心過不了立法會、擔心實施標準工時、全民退保之後經濟會受影響,換句說話,即擔心會有「估不到」的情況出現。當然,作為當權者,可以選擇少做少錯、唔做唔錯,以免有估不到的情況出現,得不償失;但作為一個積極的領導者,是否應該鼓起勇氣,做好準備、排除萬難地為大眾的福祉作出更大的承擔呢!

2016-05-30

有說奧巴馬卸任美國總統前,將會公開外星人存在的秘密!其實,不用等到他公布,也可以肯定了!每日跟歪理連連的商界溝通,猶如跟外星人接觸,完全不能理解他們的想法。或許是因為他們割開皮層下,流著的是藍色的血,跟人類鮮紅色的相差甚遠,故不懂人的想法、不能體會人性的情感、更不知人間疾苦。 就好像我們爭取訂立標準工時,是與時並進,是跟隨世界趨勢,不失香港國際大都會之名。可惜,商界卻大反其道,厚顏地繼續剝削,還將此形容為香港特色之類的藉口。又例如我們要求取消強積金對沖,以對應今天老年貧窮的問題,但商界竟然搬出廿年前「所謂」承諾,堅持不能改變。這是無視地球在轉動的定理,拖慢了香港的進步和改變。 當我們要求合理的加班補水,商界又反對,更誇張失實地形容成洪水猛獸,會引發結業、裁員潮。然而,當年的最低工資,他們也是用相同的一番話來恐嚇大眾。結果,欣欣向榮的市況揭破了那誤導大眾的謊言。更「離譜」的,是當我們要求合理工時,以保障打工仔女的健康,讓他們也有生活空間,商界卻批評「加班補水」只是為了「錢」,改善不了勞工的健康云云……為了利益,確是無所不用其極! 商界的荒謬野蠻,還需要加上政府的怯懦態度,才是令打工仔女最憤怒之處。正如我日前在電台節目所言,現在香港到達了「官逼民」的階段,只欠一步,就到「反」的情緒。政府如果仍然側重於商界,階級的不滿和仇恨情緒終有一日會爆發出來。 如果,外星人真的出現,結局是跟ET做朋友?抑制是天煞襲地球?還看商界的本質如何,有沒有半點愛惜地球!

2016-05-27

當高官商界向外國說香港的經濟有多繁榮、工商金融貿易有多強多壯的時候,請不要遺留一件事向人「炫耀」一番,就是香港是全球工時最長的地方……在國際的目光之下,真是情何以堪!   全球最高的工時,代表了甚麼?代表了當地的工人工作環境非常困難,勞工尊嚴和權益低落。不過,這些情況多在貧窮或發展中國家出現。香港,貴為國際大都會、金融中心,經濟繁榮……在這個背景之下,工時仍然過長,勞動尊嚴得不到保障,那又證明了甚麼?證明了香港在經濟上的成就,是建築在剝削打工仔女的基礎之上……這是多麼可悲和羞恥的地方!   政府和商界,請打開你們的眼睛!香港現時一個星期平均工時是50小時,這只是平均數字,即有打工仔女的工時是超過這個數,比起法國的30小時,足足多了20小時;而勞工界所爭取的,亦只是一個非常基本的,甚至可說是忍讓的44小時。可惜,政府仍然怯於商界的威迫,不肯行出一步,選擇將標準工時委員會的討論,由如何落實執行,退回到應否立法的無止境爭議,這是極度荒謬和懦弱的表現!   這幾天,聽到政府的廣告,宣傳叫大眾就標準工時提供意見,一聽頓時無名火起,政府此舉真是不知所謂……勞工界的意見,即全港打工仔女的意見已經相當清楚,只是政府假裝聽不到,並以「沒有共識」來推搪,以避免商界的反彈……今次香港成為全球之冠,實在是掌摑口中說著民生無小事的政府,這個尷尬的情況,政府會否有所反思:到底,以剝削換來的經濟發展,有多矜貴?有多值得高興? 周一、三、五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