嫻情說理 - 陳婉嫻
2016-08-15

四年一度的奧運會,就算近期忙於到各區助選,也絕不會錯過,因為奧運的一幕又一幕,總是令人難以忘記的……記得八年前的京奧,當時的開幕禮及整體配套,坦白說比今次的開幕壯觀得多。加上今屆出現池水轉成綠色、還未準備好的選手村、嚴重污染的海上比賽場地等情況,實在令人有點擔心……然而,硬件及資源雖有問題,但見巴西全國不少國民以其樂天精神,團結一致去辦好整件事,卻是令人相當佩服。   記得當年,香港很多人都追看中國隊及香港隊的賽事,無論是中國的跳水隊、體操隊、女排,又或是香港的牛下女車神李慧詩,大家都看得熱血沸騰,對運動員十分支持。就算是之後國家隊金牌選手來港,同樣受到歡迎。之不過,今年一些人的熱情好像冷淡了,甚至聽到一些極端的情況,有一些人對中國運動員被打敗而歡呼……這種痛,比起看到運動員失掉獎牌更甚!   到底,在這八年之間,出了甚麼問題?情況為何會有如此大的變化?為何對於跟政治無關的運動,亦被無辜地牽涉入來?甚麼因素促使這怨氣萌生起來?或許,這次的奧運對香港的最大的得著,就是令大家看清楚這個問題的嚴重,令有關方面對惡化能加以警惕,認真深究原因。   在擔心之時,也有令人意外的事稍為放心,就是「表情姐」的出現。奪得女子100米背泳銅牌的中國「表情姐」傅園慧,因誇張的表情以及率真言論一夜爆紅,深受不少網民歡迎,更有傳她會在奧運後訪港。說不定,在團結的工作上,一句「洪荒之力」,比起有心人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會更為奏效!    周一刊登

2016-08-08

當自由去到一個地步,沒有任何約束、沒有任何底線,是否我們所追求呢?當然,你有任何想法、有任何理想、有任何意念,都應該有權表達出來;然而,當你所想所做的,跟歷史、事實、跟大部分人的想法背道而馳,甚至令人覺得荒謬、滋擾的時候,這種自由就不能用來成為任意妄為的擋箭牌! 「為了香港人的利益,給香港人自決……」說出來好像是為了香港人的利益,但想深一層,自決是指那方面,如果是脫離一國兩制去談自決,這種背棄了民族的說法,是否將香港人推向險地呢?這種將本土保護主義無限地放大的做法,影響到一些對本身身份有點懷疑的年輕人,走得更歪更遠。其實,每個地方都有一定的本土保護意識,在內地各省市也很平常。之前,內地跟香港出現的所謂中港矛盾,實際就是源於這種保護主義,是平常不過的事,但在一小部分有心人刻意的經營、有目的地導向之後,才將此牽扯至港獨這個偽議題之上。 當然,單靠所謂的港獨派之力,是不能夠將此題目發酵的,建制派本身亦有責任。當一個涉及國家完整的議題醞釀時,有一刻團結起來認真討論這個題目,想方設法防患未然的時候嗎?沒有!有一刻摒除派與派之間的利益,以整體社會利益為依歸的時候嗎?也沒有!當我們為了證明國家跟香港是密不可分、是一脈相承而努力的時候;我們得到的不是支持,反而換來了冷眼旁觀,又或者只換來無限的「抽水」……這些在思想上帶來空白位置的冷漠,正正是鼓勵更多年輕人走向偏鋒的助力!現在,想挽救是否遲了一點?絕對是,但也無可奈何地必須進行。任由社會繼續撕裂、分化,那將會令香港步向困境。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才有望舒解困局!

2016-08-03

雙曾雙雙放聲氣跑馬仔,是真是假還是看很多因素,局中人在這段日子自然計算清楚,小心行走鋼線上的每一步。一個錯、一個黑點,那管是昨天、今天又或是明天出現,都是大局的關鍵。上一屆的「幾塊磚瓦」及「你講大話」,今屆會否重現?很難說……可以預計的,是更多的意想不到:有否第三者?有否競爭?不知道!既然如此,何不天馬行空,為看似既定的劇本,構思新的戲軌……   有人說,按照正路之分析,某某是正選、某某是副選,一位曾之黑馬、一位曾是後補……又有人說甚麼雙曾配,一位做特首,另一位做司長云云……這一陣子,大眾的焦點,都集中在雙曾之上。   其實,對於兩位,我都有一定的認識。先說說認識了數十年的曾主席,在愛國愛港陣營中有很高的評論及信任,而其能力在過去一段日子亦得到認同;加上跟各黨派均能溝通的「獨有」能力,實在合乎有關方面的「條件」。至於另一位曾先生,受市民歡迎的程度,比他支持的香港運動健兒有過之而無不及;同時,其「穩守」的財經把關能力,以及豐富的經驗也得到認同,然而其「美國仔」的背景是否有所阻礙?也是不能看輕的因素!   既然好像各有各好,不如兩個一起做特首吧!雙特首?來一個正、副特首可以嗎?一位管政治、一位管財經,互相督促之餘亦可以互相補足……那有可能?不是違反《基本法》嗎?那即是另外兩位「冇行」?真是這兩位嗎?早說了這是天馬行空,反正太多可變因素了,在此風高浪急之際,不要太早下定論!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29

美食車「先導」計劃公布了16個入選者名單,其中中式食物佔8個、西式和國際組各佔4個。「被」委託負責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蘇錦樑站在台上介紹,出來的效果雖不是掌聲如雷,但總算是為本土文化行出了很小的一步! 記得在去年政府提出有關建議時,我在財政預算答問大會上,問是否由財爺作領導項目?得到的回覆是他已委託蘇局長負責。不過,我即時告訴財爺,在之前一日問過蘇局長,這不是他負責。 從提舊事,只因見到當下政府仍然存在當天的問題。如果沒有極高層的官員肯承擔,相信任何事都不能成功。就以在外地盛行且普遍的美食車,申請程序及手續繁瑣,且要經的部門很多,包括食環、消防、地政、路政、經商、警方、康文等等。在少做少錯下,如果只由一個局處理,相信速度沒有這般快。因此,只能夠說,負責在背後統籌這項目的這一位,在推動和管理公務員團隊上,功架可見。縱然仍見各部門在一些細節上仍有阻力,例如對車內烹調之限制。 不過,正如上述所言,行出一小步需要,但之後能否順利將項目發揚光大,成為真正的本土產業,而不是以先導之名,或試水溫的心態,令好的概念爛尾收場嗎?還看真正執行的部門,是否願意放棄一貫的官僚,不在自保的心態下處理事務。當然,亦要看背後的主導者,是否有牙力、魅力、有心有力去「成功爭取」。 題外話,今次美食車項目最出位的可算是一個名為「黯然銷魂漢堡」的叉燒炒蛋菠蘿包,令人想起5年前「唔跟豬做朋友」星爺,特首選戰的景象又展現眼前!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27

一個令全球瘋狂的手機遊戲正式來到香港!這個捉精靈遊戲,打破了以往電子遊戲的框框,透過全球定位技術,將玩家身處的實境融入遊戲之中。因此,之前在不同的國家,已經造成了很大的問題,有人太過投入遊戲誤入地雷區,有人衝出馬路、有人駕駛途中玩這個遊戲時出事、又有不法之途,引誘人到偏遠的地方「捉精靈」、甚至有人提出個人私隱之問題……總之,很多意想不到的意外出現,很多人又或者國家都如臨大敵,向玩家作出呼籲,要玩家適可而止云云…… 不過,凡事又豈有絕對,任何看似有問題的事,或許也有好的一面。而且,要了解年輕人,也要跟貼潮流,應該想一想這個遊戲到底有何好處! 試試做一點假設,如果我們政府的領導班子,在那79日當中,拿著手機,誤打誤推地走進那被佔領的人群之中「捉精靈」,那今天的撕裂局面會否改寫?如果,泛民的議會,拿著手機,全神貫注地往港島的西環走,走進了會議室中「捉精靈」,今天的局面又是否會作出改變?又如果,那些對自己身份也存在疑問的年輕人,甚至提出港獨主張的一群,拿著手機,走進他們一直拒絕通過的關口,了解今天的國家已有很大的進步,那今天的政治爭論仍會如此熾熱嗎? 反正現在好像是前無退路的狀態,難道寄望明年三月從那三、四位當中選出一個,就會有突破轉變?難哉!既然沒有甚麼把握,倒不如天馬行空,就看看小精靈有沒有力量幫幫香港人,打破那拖垮香港的政治困局吧!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25

日前,警方高調地加強違例泊車的執法,在很多區都做出「好成績」。其實,在香港這個人多擠迫,車輛亦多的社會,警方選擇在哪一天「嚴厲」執法,相信「牛肉乾」都會派不完……之不過,這樣偶一為之的「認真」,對於違規的泊車情況,真的有用嗎? 市民常看到的景象是,每逢掃蕩過後,再走到街上,你會見到問題仍然存在,絲毫沒有改善。因為,當大家都知道,那一次半次的「認真」和「嚴厲」,猶如一場戲,是做給公眾看的一場戲,根本就並非要針對問題,並非為找到徹底解決的方法;相反,這事先張揚的幾天「嚴厲執法」,就像告訴大家,在這幾天以外的日子,大家可以更加肆無忌憚、更加心安理得地違規違例!很反智嗎?的確是非常反智!表面上,是要打擊違例泊車,但卻在有意無意之間,鼓勵了違規,實在可笑! 不過,這種事在我們的社會,又豈會是萬中無一。任何事,如果我們只看表面的一層,就等於放棄了對真相,亦放棄對真實的認知。只可惜,在今天對立的社會氣氛之下,很多人儘管明知所支持的、所附和的,都只是表面的行為,但這些人仍然選擇盲目地跟隨,就算明知沒有結果、沒有答案、沒有解決問題的方法,也寧願放棄大眾的利益,也選擇繼續錯下去…… 那麼,違泊的問題如何解決?當然有不少駕駛者是貪方便,但亦有些是由於停車場爆滿。當然,也要讓人明白,香港是一個依法辦事的地方,那管你的道理有多高、背景有多純潔……違法始終是違法,昨天、今天或明天的責任,都應該親自負上!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22

近日,選委會提出參加立法會選舉人士須簽確認書,此舉措掀起社會關注,簽與不簽引各方評論。假如他、他、他也肯簽,難道就令人相信,他們不會支持,或有意無意地支持港獨?在涉及思想的問題上,最重要的不是形式的擺設,而是意識的布局。當然,對於我們了解歷史根源、清楚甚麼是一脈相承的一群,文件放在面前,當然會毫不猶豫地簽妥。但對於一些對自己身份亦搞不清、亦有懷疑的一群,一紙之約束,是將問題看得太輕之舉。   前幾日,據報西貢海岸撈起屬於宋代商船的船舵。如果屬實,足以證明香港在宋代已跟內地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是由始至終的一脈相承。這是以歷史文物說明了一切,亦反駁了一些荒謬的想法和言論,因為沒有任何人的說話,可以勝過擺在面前的歷史事實。   其實,早在大約兩年前,土瓜灣的沙中線地盤,已經發掘了宋代的古井,根據當時一些歷史學者的推斷,香港在宋代時已是受管轄的地方,亦即是早已認定是國土的一部分,甚至有機會是海上絲綢之路的延伸……這些歷史、這些事實,有人會承傳下去?有人會告訴年輕人嗎?當我們的教育制度之下,連中史科也是可有可無時。因而年輕人身份懷疑的問題,可說有其環境因素。   當覺得不妥當、覺得問題存在的時候,當然有權作出適當的應變和措施。但假如這個問題不是一朝一夕而生,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解決的話,那大家就要問一問,為甚麼這個問題一直不去處理?為甚麼要選擇用一個形式化的方法,去解決意識的問題?那又能否解決呢?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20

主席、譚sir、卿姐、傑哥、阿仁、單雞……看到這些名字,有人會聯想到一個時代的終結,有人會想到長江後浪推前浪。不過,當我看到這些名字,想到的是對未來的憂慮。   在我們這一代,各人從政幾十年,最少也做了十多年立法會議員。縱使,大家的政見是南轅北轍,但大家都有一個共通點──都是願意溝通的人。當然,今天很多人都認為「講多無謂」,擺明車馬分清「楚河漢界」才是流行。你說白,我說黑;你說一,我說二……總之,簡單的二元對立,好像成了主導。然而,這種氣氛,真的應該繼續?即將來臨的選舉,已經可以預見,比激進的更激進、比暴力的更暴力。   當議會出現的,只是對人不對事的爭吵,只是為了爭取曝光的胡鬧,只剩下為了一啖氣而發出的怒吼……這個議會如果走下去?   有人會認為,在未來的選舉,要選一些有膽衝突、有膽破壞的人,總之就要令到議會翻天覆地;亦有人認為,要選一些最偏激的、敵我意識分明的,總之別人愈不聽,我就要愈大聲;又有一些人簡單地選擇,只要你罵某某、只要你被歸為非我族類,就不值得得到選票……或者,這些人入了議會後,可以帶來短時間的刺激、帶來短暫的「歡樂」。但是,當議會被癱瘓後,社會的問題將會陸續浮現……   比較以往的議會,今屆在拉布、點人數的情況下,很多涉及民生的事務都被拖垮。但下屆的情況會如何?在一班能夠傾的人退下火線的情況之下,我只見到更嚴重的撕裂將會出現!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18

看看曾主席近日的專欄,都會發現內容備受社會關注。因此,他在立法會送給香港人的最後一句說話「香港一定贏」,或許,我們可以嘗試作多點聯想、多點演繹,才能得到一點真義。   一聽到「香港一定贏」,首先令我想起的,卻並不是香港,而是台灣。甚麼甚麼「一定贏」這句式口號,令我想起8年前的台灣選舉,這是馬蕭配的口號:「台灣向前行 台灣一定贏」……結果如何?用這句口號的,最終在該次選舉中真的贏了。然而,當年的馬蕭配贏了,就代表台灣真的贏了?事實告訴了我們,昨日贏的,只要做得不好,亦會有輸的一日。因此「香港一定贏」的後續,正是「贏了又如何」?   由董建華到曾蔭權,再到今天的梁振英,每一個都曾經「贏」了,當下也可以說一句「香港一定贏」,之不過……能夠令香港贏下去嗎?這是每一個香港人最關心的事!在今天提出的一句「香港一定贏」,除了字面上希望香港好之外,是否有弦外之音?或對各方人士的警惕呢?   個人認為,要做到真正的「香港一定贏」,不是一個人贏就可以,而是需要一批從香港最大利益出發之有志人士,努力化解已經撕裂了的社會,凝聚力量,這才是邁向「贏」的道路。至於未來誰人會贏?現在真的很難估計,但我們要關注誰會贏之餘,最重要的,是他或她或他們贏了之後,如何帶領香港人,走出一條長遠、光明、平坦的道路?如何避免落入由贏到輸、由盛轉衰的循環魔咒之中!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15

到底是社會令人變得荒謬?抑或人令社會荒謬起來?日前見到一個新的政團,對於我批評政府及特首的言論,語帶諷刺地指因為「選舉來臨」!坦白說,沒有怒氣,只見到甚麼是稚氣。好一句「選舉來臨」,正好套用在他們自己身上……當然,也可以套用在很多人身上,在這幾天的議事廳內,這種感覺很深! 一般人在退休前,在原有的工作崗位上,一般都會因經驗累積而得心應手,所以是較為輕鬆、甚至悠閒。但在這個我準備離開的地方,一個工作了廿年的地方,在最後的關頭,仍然是那麼肉緊……或許,真的是因為「選舉來臨」,令到不少人都變得蠻不講理。 我說過多次,認同議事規則賦予議員一些權力,可以在議會上運用,以協助意見之表達。然而,這種權力,並不是無止境,亦不是沒有約束、沒有節制的。當議員在使用這種權力時,如果是為了個人利益,又或者是部分人的利益,卻損害市民的利益,實際上就是濫用了這種權力。 你們不相信政府、不相信建制派議員……不打緊,但總要相信病人權益組織吧!多年來,如果有接觸過病人組織、有接觸過醫療事故的個案、有接觸過受害者的家屬,都會了解到他們只是一群跟政治絕緣,一心只為病人權益努力爭取的有心人。今天,本來他們多年爭取的可見一點成果,以為可以為病人家屬帶來一點曙光……結果,因為「選舉來臨」,他們成了「祭旗」對象,甚至被解讀成將會破壞「專業自主」、「維護政權」的一群。這種對他們的質疑,簡直是一種侮辱。 當議會繼續存在著這種氣氛、存在這種言論,議會還有尊嚴和價值嗎?抑或,要待選舉後他們才會回復正常?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13

三十多度的高溫之下,一眾高官齊心執垃圾,無不汗流浹背……就當是一場公關活動,甚至有人質疑是競選活動,也是有血有汗的。儘管有指在官員到場前,已有清潔工代勞事前「準備」,但在鏡頭下的半小時,也是真的有出力。對於人的真心或假意,確實難以判斷,但在成效角度而言,執垃圾這做法,又是否奏效?反而值得討論! 如果,按照一些不論好醜,「有新聞就是好新聞」的說法,這個活動絕對是成功的。在畫面及圖片上,亦是一個周日好題材,絕對滿足了版面的需要。然而,假如我們細琢那些報道,也充斥著不少負面的字眼,是否真的收到理想效果,實在令人質疑! 其次,這種「善行」的活動,最重要的就是不能令人覺得有「動員」的感覺。一個官員有心,大家信;兩個官員同時有心,也有可能;三個?有點懷疑;幾乎整個班子都有心嗎?實難以令人相信,是大家發自內心的行動。其實,以往香港也有「執膠珠」的保育行動,市民自發響應,效果有目共睹。但試想像,假如有學校強迫學生來做,而市民又發現有學生是極不願意的話,很容易由熱心公益變成肆意威迫的形象。 面對負面的報道,令人慨嘆一件原本是好的事,得出來的效果卻很負面。那麼,難道甚麼也不做?難道想做的也不做?難道別人不同意的就一定不能做?非也,問題在於決定做之前,得到的支持有幾多?對他人的影響有多大呢?齊心不是大家穿同一件衣服、叫同一個口號、做同一件事、說同一番話……而是要建立互相信任、互相尊重、互相珍惜的關係!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08

醫生,對我而言非常重要,畢竟曾經經歷過病痛之苦,全靠一班用心、有質素的醫生,協助我打了一場仗。因此,對於醫生,特別是前線,為病人盡心盡力的一群,我都十分尊重及敬佩。因此,在這段日子,我也有找一些醫生朋友,聽聽他們心聲。當中有些說出的憂慮,亦並非全無道理,也不是為了個人利益……我是明白的!然而,他們也聽到不少社會意見,也認為醫委會是需要改革的。   事實擺在眼前,一宗又一宗的醫療事故,涉及醫生的行為操守個案也不少。當然,不是每個個案都涉及醫生失誤,但要一個普通市民,自行想辦法證明醫生有失誤,確是難於登天。因此,醫務委員會的角色、其效率、其公正性是十分重要。可惜,今天的醫委會,明顯做不好這個角色。   見到一些醫療事故的死者家屬,出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提傷心事,難道是一件易事嗎?見到這些受害者家屬,等了一年又一年,仍未能為家人尋回公道,未能讓逝者安息,這種苦容易受嗎?無論是病人權益組織、立法會內各黨派的同事,都清楚明白,改革醫委會是現時唯一解決問題的途徑,讓積存的個案可以得到處理。   今天牽頭走出來的醫生,聲聲表示捍衛「專業自主」,對於這一點,我也是尊重的。然而,如果他們真的只擔心「專業自主」、擔心引入內地醫生,他們大可以放心,因為對於醫生的質素,沒有人會比病人更著緊,君不見市面有些醫生其門如市,但亦有些是「拍烏蠅」,這正顯示市民有最基本的判斷能力;但是,假如他們有點醫者父母心,也擔心病人權益的話,就應該支持方案,讓弱勢社群可以從當前醫療界存在的問題,找到一線生機! 周一、三、五刊登

2016-07-06

最後一百米,「巴基之星」逢馬過馬……相信大家都看過這一段「輸在起跑線」但贏在終點的賽馬片段,近日在網上瘋傳,故不贅於介紹內容了。無錯,是最後一百米,才由包尾從後而上分出勝負。大眾關注的,是巴基之星能否再次創造奇蹟?看的還是對手實力! 「威」盡香港,甚至連巴基斯坦都有報道的一則賽馬新聞,其可觀性在於「漏閘」而輸在起跑線,但最後一刻如有神助,化腐朽為神奇。這種由輸變贏的跑馬仔情況,我們似曾相識;當大眾以為只是陪跑、包尾收場,但最後居然能跑出的經典一刻,大眾仍然歷歷在目。   大眾現在最關注的,是巴基之星在日後遇到更強的對手時,能否再次勝出?當下另有一場賽事遇到的,有機會是一匹在沙場上征戰多年,一步一步由較後的名次跑上前,到近年總跑在亞季之列的耐力馬;另一匹則是以逸待勞,看準時機,跑法難以觸摸,卻偶有神來之筆的黑馬……還有機會在最後一百米逢馬過馬?坦白說,我不懂賽馬,這些賽馬術語也只是拾人牙慧,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巴基之星下一仗,已由沒有人注視,變成大家的假想敵,要贏?談何容易!   大家會以為我在談論特首選舉嗎?想得太多了!如果任何一位想參與選舉的候選人,可以像巴基之星般受市民支持和愛戴,相信有很大機會勝出!只可惜,在另一個「跑馬仔」的場合,我仍未見到一位如巴基之星般耀目、有毅力、有氣魄的參賽者。又或者,是我走漏了眼,正如馬迷在上一場賽事前,也不知道巴基之星的實力! 

2016-07-04

近日,社會對政府提出有關醫委會改革的議案引起討論,此議案的改革可說是經過醞釀多年,政府終順應民意,於近日向立法會提出相關修訂,試圖紓解醫委會在處理有關醫療事故,及病人對醫生的投訴效率低落的問題。事實上,近年不少投訴者怨氣甚大,甚而指控醫委會「醫醫相衛」。   這次修訂主要針對醫委會委員的組成。現時醫委會的組成是政府委任14人,再加上醫學界互選14人的一比一比例。要留意的,雖是一比一,但在政府委員任的14人當中,其實已包括了十位醫學界人士。換言之,醫委會的醫學界與非醫學界比例,是24對4令人覺得極不公平比例。   因此,政府提出增加4名非醫學界委員的修訂,這4人由特首委任。這個建議,在表面上,委任跟醫學界互選的比例變成14比18;但大家必須注意,醫生跟非業界人士的比例,仍是24比8的傾斜。   縱然如此,政府為了令這個改革醫委會的議案通過,以加快醫委會的工作效率,令更多醫療事故個案早日處理,因而作出妥協,並提出修訂,將兩名本來由特首委任的醫生委員,改為交由該機構自行選舉產生,目的就是保持原來,選舉及委任委員一比一的比例;此外,原議案中提及新增的4名業外委員中,將會有3名是由病人組織選舉產生,其餘1名由消委會提名,特首名義上作出委任。儘管病人家屬出來表示支持議案、儘管病人權益組織表明新增的委員都是他們推薦,醫學界代表仍然置若罔聞……在個人利益當前,甚麼事情甚麼說話、甚麼方法也用盡。   醫學界一些人士這一系列的舉動,是福還是禍?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病人組織渴求已久的希望或會落空。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