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5-08-07

年輕人,多崇洋。 我做仔嗰陣也頗崇洋,而且是在生活中實踐洋人習慣,例如:出街唔鎖門。屋企有人固然唔鎖,即使家中無人,也是關了門便拍拍屁股落樓。沒被洗劫,算是有運。 另外一樣便是吃粟米片做早餐。那時候corn flakes的選擇不多,還記得單人匹馬去超市買人生第一盒corn flakes,俾錢時感覺多麼鬼仔啊!不過,我很快就發現:我們夜鬼起身時根本就冇胃口食嘢,那盒老虎Tony,變了深夜打機零食。 近日外媒翻了粟米片巨頭家樂氏的舊帳,說粟米片最初的目的,是為「抑制性慾,杜絕自瀆」。故事要由家樂氏兩兄弟說起:時為19世紀後半段,大佬阿John是個醫生,開了一家使用「整體療法」的療養院,所謂「整體療法」,就是在用藥以外,對病人施以熱療、冷療、水療、光療以至電擊,同時教病人做運動和健康飲食。 細佬阿Will則是個商人,最初經營販賣地拖,後來加入療養院幫大佬手。兩兄弟為病人設計健康餐單時發明了粟米片的製造方法,Will認為這種片商機無限,理應守秘;John卻覺得此片有益世人,公開無妨。之後二人又為粟米片應不應加糖而鬧翻,至死都冇兄弟做。 John指粟米片有益世人,出發點在於認為這種清淡食物可以抑制性慾。他是個絕對禁慾者,同老婆分房瞓,仔女都係領養返嚟。在他看來,不單止自瀆是罪,連勃起也是罪。他在著作中這樣寫道:「將包皮完全包裹著龜頭,以銀線把兩邊縫起來,這方法有效阻止勃起,我們已反覆試驗,效果令人滿意。」 單是看這段字已足夠引致勃起功能障礙了。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7-31

「口碑」這東西,以往都是頗為虛幻的,只要店東喜歡,都可以說自己的店「有口皆碑」。 現在可不是這種玩法,大量的搵食網加上social media,人人皆可評分俾rate,公司、店子的口碑直接變成可量化的分數或星星──明明得1星你都夠膽話自己有口碑?全港應該只得明將達到過此神境(編按:明將各店在Openrice最低評分為2.1星,作者請勿冤枉名店)。 這種玩法也帶來了「正評/負評」的風氣。以前經常會看到客人跟侍應/經理嘈交,斯文如家父也試過拍枱鬧部長上菜超慢;今日今時這場面難得一見了,啲嘢凍/啲嘢未熟/上菜慢/濫收茶芥嗎?不是消委會見,是FB見;當場我忍下這口氣,晏啲就請你食「負皮」。 食肆當然不會樂見專頁上人人都說「負皮是我俾的」,不過有時做人醒少少,還是能夠把乾坤來扭轉:墨爾本有家酒吧近日就拿自己在Urbanspoon的負皮來賣廣告,居然頗有效果。Urbanspoon是個北美+澳洲的食店資料庫,食客幫襯後可以上載圖片、寫評語、評分,玩法跟我們的Openrice無異(編按:Urbanspoon已在今年6月摺埋)。這家墨爾本酒吧The Nevermind Bar果真never mind,逆向地利用客人給的網上負皮印成海報(圖),這些負皮包括「名過其實」、「啤酒太凍」、「BBQ賣晒」、「都冇位嘅」、「好心個bartender剃下鬚啦!」等等,最後的tagline,是「嚟睇下點解有7%客人唔like我哋」。 哦,即係佢哋有93%「正皮」,其實都幾高分囉。 所以說到底,負皮不是人人玩得起。情況就如美女醜化自己,我們會說「大膽!有guts!」、而醜女醜化自己,我們則會說「為何放棄治療?」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7-24

在外面吃飯時赫見食物裡有蟲,你會怎樣做?拍枱叫經理嚟屈佢俾折/怕拎番入廚房換會被「加料」而靜靜雞撩走佢就算/還是:「嘩正呀老婆!啲蟲好補㗎!」? 除了蒼蠅和蟑螂,見到飯裡有小果蠅小蚊蚋,我一般都當睇唔到撥走算數。畢竟,人家開舖搵食不容易;也反正,那隻嘢不見得比我本人污糟。 事實上我們除了要有心理準備鉛水事件最後會不了了之,也要有更充足的心理準備去擁抱蟲類。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前年已發表報告,指不少昆蟲含有豐富蛋白質、好脂肪和礦物質,且易於飼養,是解決糧食不足問題的終極答案。 此報告一出,美國的昆蟲農場便如雨後春筍,大家養的主要是被視為入門級的食用昆蟲──蟋蟀。不過,霎時間要美國人接受原隻地食用蟋蟀,比要他們放棄當世界警察更難。所以現時由農場生產的蟋蟀多數會磨成粉才出廠,甚至會撈埋朱古力粉、當作蛋白質粉出售。 而他們對於「粉」卻是很能接受。一切源於今年愚人節的一個笑話:一家源自康涅狄格州的全國連鎖漢堡店Wayback在當天為他們的奶昔賣了個廣告,說:「這款奶昔注入了滿滿的蟲蟲蛋白質。」本意是湊熱鬧講下笑,點知因為他們平時每個月都會推出新的怪奇口味奶昔,顧客信以為真,店方迫不得已真的在7月推出了Oreo Mudpie Cricket Protein Milkshake,在Oreo奶昔裡加入從國內農場搜購的蟋蟀朱古力粉,結果大hit特hit,使他們要考慮好不好把「牠」列入固定menu內。 好期待下次Ant-Man續集上映時,老麥會推出「Ant-Shake」以及「蟻味Shake Shake薯條」,後者應可媲美名菜螞蟻上樹。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7-17

香港人實在好忍得,除咗忍唔到明明已經轉咗綠燈成0.01秒但前面架車仲未行,一定要砵爆佢;嗰棵死人木棉花一到春天啲絮就飛到周圍都係,一定要斬咗佢;嗰幾個議員有投票機器唔做走去學人拉布,一定要佢哋票債票償。 除了這幾樣,香港人都算好忍得,你有飯俾佢哋食,就ok。但這一次,要飲鉛水。香港人還忍?還不作反?慢著慢著。正如某位水務專家話齋,我哋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日日飲恒河水的人仲慘啦!為了安慰那幾條邨的人,我收集了幾件關於水喉水的慘案,不約而同,幾件都發生於萬惡的美帝國。 2014年,蒙大拿州一個小鎮,有兩戶人家發現水喉水內有肉眼可見的金屬小碎片;一驗之下不得了:是純金!5公里外的確有一個表層金礦,但鎮政府說應是水喉出問題。這件事慘在,雖然開水就有金,可是,一生拉勻計點夠用? 2013年,全國產油量第二大的北達科他州,一個石油礦工發現水喉水可以點得著!直情是水喉火!據講是因這地方使用水力壓裂法來開採天然氣,令地下水受到甲烷污染。事實上全國多個州都出現過水喉火,矛頭都指向水力壓裂法。慘的是這些受害人在抗爭過程中常常被油公司反告誹謗,有些人已褲都甩埋。 2011年,紐約的食水被驗出含有11種藥物,包括止痛藥、降血壓藥、降膽固醇藥同鎮靜劑,真係飲一杯能醫百病。環保官員沒解釋源頭(可能係藥劑師兼職水喉匠啩),但說每日飲十萬杯才會有效;仲以為可以慳番睇醫生錢,慘! 睇完,個心係咪好過啲? 同埋,今後你們的鄰里關係一定好,大家見面不再齋講早晨,還可以講:真係無鉛對面不相逢呀!貴姓呀陳生?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7-10

的士佬有幾乞人憎,相信大家都有大量的第一身體驗,毋用贅言。 然而最匪夷所思的是,在這個城市裡關於的士的所有討論,結論都是「影響的士司機生計」。佔中啦油價汽價上升啦加車租啦call車app搶生意啦,卻從來沒人認認真真地告訴的士佬(還有小巴佬和巴士佬):「喂,你哋呢行係服務業,唔係請你嚟做舒麥加/Sky哥哥/藤原拓海。」 Service Industry,服務業,就是要同客人講早晨/hello/多謝的行業。識講多謝的的士佬我也遇過,大約十年一次,月食都密過佢。而Service除了解成服務,也可解作教堂的禮拜。禮拜,不外乎就是講講道唱唱詩讀讀經,呀,還有大家最期待的領聖體和茶點時間。雖然期待,但那些茶點個個禮拜都是西餅和瑞士卷,未免太寡,如果想轉一轉recipe,不妨參考一下南非這家叫End Times Disciples Ministries的教會:這教會的駐場牧師是個24歲的年輕人Penuel Mnguni,他的傳道方法非常出位,例如叫信眾們除低上衣躺在地上,他則在他們身上行來行去甚至跳來跳去,信眾表示完全不痛,所以一定是神蹟,也有很多受過他祝福的人表示,有病的立即好了失業的有工做了,好鍾意嗰件衫都唔使自己買,第二日就有人送上門了。 最近他靈感到,想出了新點子:請信眾食嘢。食的不是其他而是頭髮,他按著一個的頭喃嘸喃嘸一輪,然後話頭髮已經變成食物,大家試下。果然信眾就搶著狼吞虎嚥(圖)、紛紛表示「味道幾似西瓜」。 可憐之處有兩點:1.去一去教堂變咗光頭,點同阿媽交代?2.班信眾要食幾多豬紅,先至清得晒腸道內嘅頭髮?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7-03

我是個同理心大得很的人,細個睇歡樂今宵看到大口青把100件三文治同時塞入口(不肯定是不是三文治、也不肯定是不是100件,總之係為數好多嘅嘢食),我立即有窒息感,之後一段時間不敢吃三文治,改了吃熱狗。但人類心底裡,其實是很喜歡看到別人口裡塞滿食物時那種痛苦表情的──這正是競食大賽搞極都有的原因。看著身形明明細細粒的女士幾分鐘內猛吞幾十隻熱狗,我們的對白多數是「嘩有冇咁大個口呀?」 有些人的口就是特別大,譬如孟買一位科學老師Dinesh,在某年看到電視有個男子表演在口內塞了70支鉛筆,天生就口大的他心想:唓我仲勁啦!自此便苦練口技,像口腔期的嬰兒般甚麼東西都塞進口裡。現時他已成為全印度擁有最多世界紀錄的人──大部分紀錄都同口的「容量」有關,他的口分別可以塞進5個高爾夫球、6個乒乓波、14支管試、18支燃點中的蠟燭、70粒提子、100粒波子、102支鉛筆、208對即棄筷子、1001支幼飲管……官字兩個口都唔夠佢勁。最衰他不姓Singh,否則就可以叫他做大口星了(他真實的花名是「Maximouth」)。 成功需苦幹,他每天都要花10分鐘按摩面頰和撐大嘴唇,「有時真係練到口爆㗎!嘴唇同口腔壁都俾我整到又腫又痛!」也要克服對窒息的恐懼,要是挑戰紀錄時突然panic,是會死人的。而他的夢想,是ASAP地打破所有與口攸關的世界紀錄,最近他正積極練習,希望打破最快飲晒500ml茄汁的世界紀錄。祝他(個口)好運。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6-26

香港打工仔,工時長、OT冇補水、又分咩勞工假銀行假(而你可能因為工作性質又/或命水唔好,而一世人都未放過銀行假),除了怨句土地供應不足和等埋發叔,唯有祈求上天來生俾你唔好做香港人。 不做香港人,做甚麼人才好?梗係做瑞典人。在我們過端午節的前一日,瑞典人大事慶祝他們的Midsummer Eve──經過超漫長的短日照,渴望狂曬太陽的瑞典人終於如願以償。Midsummer正日是全年日照時間最長的一天,斯德哥爾摩等南部地區要夜晚10點才日落,北部可能12點仲光倀倀。為了讓員工可有更多時間同陽光玩遊戲,大部分公司在夏天都三四點就收工,也會放任員工在此期間請三四個禮拜annual leave;幸福到咁,難怪瑞典人在夏天往往會打趣說:「唉,有啲掛住天黑。」 大肆慶祝,當然少不了狂飲狂食。Midsummer party的必然菜式,是用鹽、檸檬、紅洋蔥和薑醃製的鯡魚(就是那種出名臭的醃魚)、用鯷魚加蛋加酸蛋做成的Gubbröra(重點是又鹹又腥)、以士多啤梨做的甜品──瑞典人不嬲很proud of自己的士多啤梨,咁啱今年失收+發生了幾宗大型士多啤梨盜竊案,官方形容這是「災難」,可見這粒紅色果實對他們而言有多重要。食得咁重口味,無非是為了用來送酒:不斷灌蒸餾酒Akvavit也是指定動作,飲到high晒後,大家便會圍住一碌叫Maypole的柱(圖)、邊唱青蛙歌邊跳青蛙舞──有個遠嫁到瑞典的朋友的老公說,這條Maypole其實象徵著陽具。 喺香港做到死、喺瑞典狂放假但就要扮青蛙圍住陽具跳,你會點揀?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6-19

近日有去、即將會去日本玩的朋友,最關心的數字除了「6」,應該還有10、12、15、21吧!不是嗎?白州10、響12、余市15、竹鶴21,就算你本人不懂、不飲,也總有親戚朋友這樣託你:「冇年份都照殺!」 與酒最關係密切的兩個字,是「陳年」。我曾經跟朋友表示:「男人到咗咁上下年紀,就會開始想玩啲需要陳年嘅玩意。」這其實是個幌子,男人在想消費時,每每需要一或兩個幌子,以向老婆/女朋友顯示「我這是理性消費」。 葡萄酒威士忌有年分當然好,要是,被你看到一罐未開封的「可口可樂23年」,你會不會跟買到有年分日本威士忌一樣大叫一聲「發達喇」?英國上周就發生了一件這樣的事:一個叫Will的男人由倫敦搬到Cheltenham準備開始新生活,轉行做裝修啦,下個月也娶老婆了。他轉行後的第一單job,是為一間1860年已經存在的大屋做全面裝修──起地板再鋪過、扑晒啲牆再砌過之類啦──就在他撬起地板時,赫然見到一罐熟悉的面孔:Coca Cola is it!竟然有一罐仲未開的可樂藏在地板下,一望罐底,製造日期寫著1991年。 由於男人都pat pat痕,加上老婆/女朋友唔喺身邊、阿Will母須裝作是個理性的人,於是他二話不說便把這「可樂23」打開,骨碌骨碌地全罐乾掉。「OK吖!係唔多夠汽啫!」他說。 還不止此,在他扑牆的時候,居然見到牆內有一張1963年的舊報紙頭版,報道的是「甘迺迪總統昨日遇刺」。難怪別人都笑他應該轉行去做考古了。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6-12

近日在FB廣傳著一張80年代的舊老麥餐牌(圖),大家除了驚嘆當年只需$3.9就嘆得到雙層牛肉巨無霸,也有人問:「乜有大漢堡包同大芝士漢堡包嘅咩?」 大漢堡包而家冇,但係以前曾經有;大芝士漢堡而家都有,不過已經改名換姓,變成足三両。 漢堡包裡面出現芝士,我們早習以為常,你甚至可能會覺得「burger冇芝士點食呀?」但當人類第一次看到芝士出現在漢堡包裡頭時,還是頗感震驚的──感到震驚的還是住在「大城市」紐約的人們。 建報164年的《紐約時報》近月開了一個類似「當年今日」的欄目,搜尋某個單字或人名在何年何月何日首次出現在他們的報紙上,例如籃球、原子彈和馬丁路德金。最近他們便翻到了芝士漢堡的舊帳:1938年6月12日(剛剛好77年前,跳起yeah吧),cheeseburger這個字首次出現在紐時,當日有一篇文章介紹加州各種外形誇張怪異的餐廳──荷蘭風車形的、檸檬形的甚至是鞋形的──也順道為東岸的紐約人介紹西岸奇怪的飲食文化,當中提到「漢堡和熱狗早是美國人的主食,不過在這裡他們竟然有nutburger和cheeseburger,甚至用豬肉和火雞肉來做漢堡肉」,這位記者的潛台詞,顯然是「怪到爆!係加州人先至鍾意咁樣食嘅啫!」然而cheeseburger不久就風行全國,9年後,紐時也不得不順應潮流,寫道:「牛肉加芝士這組合,初時會給人『HUH咁都得?』的感覺;可是多吃幾次後,就會發覺:其實係好食嘅。」 而77年後的今日,已變成「HUH乜你咁怪㗎連cheeseburger都唔食」的世界了。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6-05

香港溫度極高的這幾天,我身處極熱的浮羅交怡,所以我雖然人在外國,但身是與你們同熱的。 平時在馬來西亞,你不大會覺得自己身處在回教國家──周街都係肉骨茶豬肉乾沙嗲豬串燒──但在Langkawi就不同了,島上八九成人口是穆斯林,全島不准養豬,想搵條豬毛都難,所有豬肉類製品都要進口,因此會出現豬肉貴過海鮮的現象。 都不准養豬了,為何還進口豬肉?也要照顧華人和遊客的咀巴嘛。相比起馬來菜館,島上的中國餐館算是小眾,真浪海灘區有一些、瓜鎮就更少,只有幾家;在瓜鎮的「八寶樓」點了個紅燒豬手(圖),索價RM38──同店的半打清蒸帶子和椒鹽瀨尿蝦才各賣RM20耶!要是你接了宏利那三條片來拍,所得salary在那兒連吃十隻豬手都不夠。 撇除豬肉,由於Langkawi是免稅島,廣大煙精、酒精、化妝品精、朱古力精和碗碟精都視之為天堂。咪住,前三者可以理解,朱古力?碗碟餐具?原來凡是進口的東西這裡都比本土賣得平很多,朱古力是其中之一;而馬拉人又唔知點解特別鍾意買杯杯碟碟,所以通街的免稅店都總有一part陳列著進口餐具──Sorry冇乜留意有冇Le Creuset,不過見到兒時名牌康寧玻璃煲在這裡發光發亮,心頭竟然暖咗一下。 我的導遊說來Langkawi不喝啤酒,別跟人說你來過。雖然也因為宗教原因,大部分餐廳都沒酒供應;可是街賣的酒實在平到令人覺得「唔飲咪蝕?」,於是我在島上的這幾天,其實都不大清醒。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5-29

上回講到IKEA在倫敦開了一間Pop-Up Store招呼客人享用breakfast in bed,兩日的活動吸引了3,000人報名參加,可見,西人是多麼地喜歡在床上食早餐。 我們唐人的床,大抵就是兩個功能:睡覺、傳宗接代。鬼佬在床上的花招可多著,幾乎甚麼都會在床上做:笛卡兒一日到黑躺在床上思考,要是他諗埋一邊,「我思故我在」可能一不小心就變成「我瞓故我在」;邱吉爾起得很早,但中午前絕不落床,所有公事私事政事食事都在床上做完,才去沖個靚涼散個靚步;《冷血字傳》的主人翁卡波堤不平躺在床上就無法寫作;法國國會內的國王御座直情就叫Bed of Justice,國王是在床上說「朕知道了」的。 既然很多大事都能在床上做,吃早餐實在是小兒科。而在一般的印象裡,breakfast in bed通常是由男人煮給女人吃,時間則不離結婚初期、和男女第一次發生關係的翌朝。這傳統來自以往一住便幾十人的豪門高第,適婚又未婚的女人因為對家族沒有貢獻卻佔用資源,只能與同level的人吃「大鑊早餐」;已婚的則可恃著老公在家裡的地位,稍為安樂地吃個床餐以迎接新一天──這是在男人大晒的時代、女人所得到的最大補償。 但你說中國人都不在床上食嘢嗎?現時「最多人在床上吃早餐」的世界紀錄,可是去年年尾在上海由388個中國人創下的!不過,這種戇居紀錄很快又會被破:美國波特蘭正在召集600人在7月時試破紀錄(圖),還好活動過後那150張床會送給有需要的人,令戇居度可以-1。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5-22

關於床上衛生,有兩種極端的人:第一種是潔癖──不,潔癖亦不足以形容。他們一回到家,就像出完殯脫孝服般第一時間把身上的出街衫褲除下拿去洗,換好家居服才會接觸張床──也不,有時候他們連家居服也嫌髒,上床前會再換睡衣,唔知仲以為佢有乜嘢病,要晚晚瞓無塵房。 與「無塵大師」相反的,就是「床食達人」了。他們家裡即使有飯廳有餐枱,最愛還是窩在被裡睇住電視食薯片食拉麵食pizza;偶然,他們會抱怨瞓覺時俾嘢咬,但只要在床上食多兩塊餅、蟲蟲便會咬餅碎而不是咬他們;甚至,他們會在餐廳被問到「堂食定攞走」時、條件反射式地錯答了「床食!」。 我和我女人都是第二種人。為的並不是要複製電影裡在床上吃早餐的浪漫場景,而是personality:我是個連大便時都會食嘢的人。咁大張床,唔用嚟食嘢,嘥晒吖。 能夠攤在床上食殘廢早餐,是很多人都覺得奢華、浪漫、幸福的一回事。IKEA的倫敦分店近日便拿breakfast in bed做噱頭,只要事先電郵預訂,便可以在東倫敦一處秘密地點免費享用床上早餐:有專人服侍捧餐、吃的是北歐式美味、睡的當然是IKEA床架和床褥,食客可以隨意試瞓他們的各款枕頭,還有駐場的sleepologists(應該譯作睡眠師還是瞓覺技術員?dunno)教導客人如何獲得一覺好眠。每位客人都有45分鐘時間,食得快的話真係可以「恰一恰」。可惜這活動只辦了周二周三兩日,想享受同樣待遇,唯有求/請/呼喝/逼迫你的另一半早啲起身落床煮早餐吧。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5-15

很多人都聽過Placebo──不是那隊英國樂隊啦,是「安慰劑」。把參與試藥的人分成兩組,一組服用真正的藥丸/藥水,另一組服食的則是完全零藥效、卻扮成是真藥的維他命/糖水,用作對比。 試藥的人當然不知道自己食的是真還是假藥(甚至不會知道有分真假),這樣才能試出真章嘛!但得意的是,有時,吃安慰劑的病人的病情竟然有好轉,這現象叫安慰劑效應,病人自以為吃了「藥」就必然會病好,結果是他身體自行把病藥好。 安慰劑效應,說明了人類是多麼的賤格,受外在因素影響多於認真去感受身體的感覺。 而這效應豈止發生於試藥實驗,很多marketing的研究裡都有人中了安慰劑的詭計,最近又有一個:法德兩國合作的葡萄酒市場研究,請一班人喝五支不同款式、不同售價的紅酒,喝的時候掃描他們的腦部活動,結果發現全部人都在喝「最貴的」那支酒時,腦部表現得最興奮。 問題是:五支酒不同款不同價甚麼的全是鬼話。五支酒其實只得三款、價位也只有兩個。換言之,他們被告知哪支酒最貴,便會「覺得」哪支酒最好飲。 這令人想起2001年的同類實驗:50個波爾多大學釀酒系學生被叫去試酒,一紅一白各飲一杯,然後寫下味道,紅酒他們說是「布冧、黑加侖子、櫻桃」;白酒則充滿「西柚、檸檬、蜜糖」味。沒有人發現異樣──其實兩杯都係同一款白酒,看起來是紅酒那杯,只是加了無味色素。 我們腦袋的白癡程度其實超乎想像,下次請朋友飲wine,記住有咁貴講到咁貴。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5-08

你,多久吃一次/派一次散水餅? 儘管整個城市愈來愈保守,香港的職場還算自由,即使你對公司們很不忠貞兩三年便遞信「換畫」,也沒有人會指責你:「你正一係職場淫婦!」甚至,你一定聽過有人這樣炫耀:「呢一行我有邊間公司未撈過?」 即然「散水」如此普遍常見,自然就會形成傳統──派散水餅。史上誰人最先想到「last day要請同事食餅」已然不可考究,但想深一層,既然都閃人了,為何還要請這班將來好少機會再見的人食嘢?想深兩層吧!「一人派一件,他朝好相見」,食人西餅千年記,今日的同事要是他朝成了上司,一件餅,可挽救你的仕途。 散水餅也有另一作用,就是舒緩離愁別緒,免得全office都為你的離去而苦口苦面唱Auld Lang Syne或忍著淚說Goodbye。美國KOLD-TV的新聞總監阿Mark在今年勞動節遞信走人,他想到一個令老闆同事都happy的絕招:把辭職信寫在蛋糕上!老闆看到這信後,竟然不是想辦法挽留他,而是笑逐顏開地call齊人入會議室宣布這消息(和分食蛋糕)。你睇,呢招幾咁work。 而其實這招數並非由他首創。早在2013年,一個英國男子在辭去機場海關的工作時,就已經用了這種「蛋糕型辭職信/辭職信型蛋糕」。而比Mark更relevant的是,這人唔做海關,係為咗開自己的蛋糕店。這人叫Chris Holmes(圖),或者你也會聽過他的外號:Mr. Cake。題外話:是否辭職才要派散水餅?被炒被裁的人會不會派?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4-30

前數日去買餸,行經魚檔看看有哪些好貨,赫然見到一種見都未見過的貝類。魚檔阿姐見我一臉狐疑,便說:「(冷笑)嘿,蝴蝶蚌呀,唔係成日有㗎!」「打邊爐得唔得?」「(冷笑)嘿,好食過鮑魚呀細佬!」 遇到冷笑的店東/店員,我通常會一走了之;可是這蝴蝶蚌實在怪得太吸引了,即使貴到100蚊只得十隻,也買了回去一試有幾「好食過鮑魚」。 魚檔少說也有幾十種魚蝦蟹貝,阿姐為甚麼不說蝴蝶蚌好食過蟶子/龍蝦/東星斑,一來就跟鮑魚比較?是鮑魚真箇是海鮮之王?抑或是大家約定俗成地聽到鮑魚便會聯想到好食?Whatever,要非「鮑魚」二字是信心保證,那些茶餐廳早餐A也不會大剌剌寫著「鮑片通心粉」──明明就是仿鮑片。 說起鮑魚,北加州的鮑魚採捕季節剛剛在今個月展開;而還未夠一個月,該地便死了四個採鮑人──當地的人也是像海女一樣徒手潛捕,不過海女是為方便、慳錢,加州人則是因為法例規定。加州的鮑魚法極嚴,只准每年4到11月在三藩市以北對開的海底採捕、還要用70美金買一年的牌照、還要每次只准攞三隻(一年上限24隻)、還要帶著鮑魚尺──當你捉鮑魚前,必須先量度牠的長度,身長夠7吋才可以捉──捉到上岸還要逐隻做記錄send俾當局,否則差人會拉(圖)。 當然也不准採鮑人用水肺,以免他們大採特採。於是每年都有十幾人死於採鮑,一個月未夠已死四件,相信今年的數字會相當可觀。回應文首:蝴蝶蚌的確好食過鮑魚。白水烚已OK,下次如見到,借錢都要買。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