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5-12-11

沒有沒有,不要誤會,不是Taylor Swift來香港送飯,犯不著像Godiva買一送一般爭著去排隊。我們講的「送飯」,就是佐膳。哪種食物最送飯,人人的答案都不同;但說到哪種東西最送飯,沒有人的答不是「電視」吧? 也不一定喲朋友。隨著電視愈來愈冇嘢睇,現在有不少人會用電話送飯,電視可以睇劇睇書聽歌聽網台,你有你一台獨大,網上的世界其實更加大。如果你有用歌送飯的習慣,可以參考一下牛津大學最近所做的一個聽落頗得啖笑的研究:哪些音樂配哪些菜式最好?該大學的實驗心理學教授阿Charles找來700個志願者,要他們用6種不同類型的音樂來送飯,然後俾分,結果發現很多人覺得巴伐洛堤同意粉好match、rock嘢會令辣嘢特別好食:「音樂愈亢奮激昂,人也會愈覺得碟嘢辣。」志願者說用rock送辣嘢,比用jazz來送辣了4%。 叫人意外的,是吃壽司時竟然係聽Frank Sinatra這些舊嘢最好;Taylor Swift這些pop嘢呢?中菜。而hip-hop和RnB,則是對食物零作用。 贊助這次研究的外賣公司Just Eat,也已經肯定了研究結果,並且在他們的網站建議顧客「你order呢啲菜就可以聽呢類歌」仲俾埋Youtube link,貼心得很。 其實阿Charles所屬的「交叉知覺模式實驗所」已不是第一次做這類實驗,之前他們也研究過音樂與葡萄酒的關係,那次還做得很仔細,結果說飲Cabernet Sauvignon時最好是聽The Who的Won’t Get Fooled Again、喝Chardonnay則必配Blondie的Atomic。 不過正所謂智慧在民間,民間智慧告訴過我們世上有四種嘢最不可信:台灣傳媒、南韓起源、中國製造和英國研究。今晚餐飯聽咩歌,還是自己決定吧。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2-04

Burger King再次敗走香港,一點也不出奇。它07年回歸後,我家對面就開了一家分店,近水樓台但幫襯過不足五次,因為每一次的包都是凍的。俾過幾次機會佢,包仍是冷,只好毅然放棄(並在每次路過其門時心諗一次「執咗佢啦」)。也有人認為很可惜,畢竟burger已是我們的主要食物之一,少了一家,便是少了一種選擇。 其實我們已經很幸福啦!周街都係burger店,有些地方的人可能連漢堡包也難得一見──而且是發達國家:在澳洲西北部有個叫Derby的偏遠小鎮,人口只得大約5,000,你有空用Google Map實景去這地方看看,不消半條街你心裡一定會冒出「荒蕪」或「蒼涼」是但一個。 好了,這麼個鳥不生蛋之處上星期發生了一單轟動全鎮的案件:一名賊人打破了一架私家車的車窗,然後偷走放在車裡面的Hungry Jack’s Whopper漢堡包(Burger King在澳洲因註冊問題而需改名做Hungry Jack’s)!這漢堡包可不得了,Derby方圓千幾公里內都沒有Hungry Jack’s分店,這個在當地難得一見的whopper是車主拜託朋友從1,700公里外的達爾文空運而來的。 防盜警報驚動了車主,他立即往愛駒跑去,但見賊人偷的是包不是車,已唔知好嬲定好笑;被捉個正著的賊人卻做出了更加唔知好嬲定好笑的行為──他緩緩脫下上衣、外褲、內褲,然後調頭便跑。車主呆了很久,久得追都追唔番,唯有報警求助。警察很快便捉到他(要在小鎮找一個全裸的人不太難吧),隨即在他們的Twitter發布消息:「捉到嗰個光豬小偷,雖然呢度係熱,但都唔係唔著衫嘅藉口囉!」當地11月平均最高氣溫超過36度,獨留burger在車中亦危險若此,我哋真係好幸福。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1-27

天氣(好似)轉涼,你預備好翻箱倒槓換季未?每次換季,重頭戲當然都是「丟棄」:「咦呢件褸邊個㗎?」「你㗎!」「幾時買㗎我?」「前年,一次都冇著過。」「陣間你陪我落去夜冷舖賣咗佢。」 以前的人一生便生十幾廿個仔女,有時連仔女的名都會叫錯/唔記得;我們的衣服多如繁星,不記得某一件,好出奇呀?是的,每次換季,就是清倒一次垃圾──不騰出地方,又如何迎接新貨抵港? 不過有時,換季/執嘢也會執到寶。在華盛頓DC做脊醫的Ron,上個禮拜尾忽然雅興大發,想執拾執拾一下屋頂閣仔。不執尤自可,一執便執到了一個帽盒──就是用來裝帽的盒──他很記得小時候見過這盒子,雖然他的「小時候」已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事情了,但他很肯定盒裡裝的是一頂皮帽,和一塊蛋糕。   蛋糕。而且是他阿爺阿嫲的結婚蛋糕。西人傳統,新人會把結婚蛋糕的最頂一層放在冰格,雪到結婚一周年(或首個BB洗禮)時再拎出嚟食,以示重溫新婚的甜蜜,也會保祐婚姻長久。 阿Ron說,阿爺阿嫲在1915年3月17日結婚,這片蛋糕已足足有100年歷史,當初放在阿爺的冰格,後來轉放在阿爸的雪櫃,後來大概大家都嫌佢阻碇,便隨手放在帽盒裡。縱使經歷百年,縱使糕身已完全硬化,但蛋糕看起來仍然貌似食得。「我梗係唔會試食啦你當我傻嘅咩!但係我會搵一個仔女繼承佢,睇下可唔可以keep多100年。」當律師公布你所得的遺產是一片百年蛋糕時,記得拍片擺上網,我想睇吓你個表情。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1-20

語言和文字,有時真的奇妙到一個點。四粒字當中換掉一粒,明明只是變了25%,意義卻100%唔同晒,你就試試把「精神煥發」的「煥」字改成「病」字吧! 有的時候,你說了一句話,對方問:「甚麼意思?」,你答:「就是字面的意思。」然而即使是字面意思,對方也能夠誤會得好緊要。 最近便有一宗因閱讀理解錯誤而起的笑料。香港人慣晒吸收外來嘢,所以自助餐、buffet、放題、任食、吃到飽、all you can eat等等等等,我們都知道是同一件事:一個價錢,限時或不限時,隨便你怎樣吃,你可以食一啖便停,也可以像再唔食就冇得食般鯨吞牛飲。 這個我們都熟悉的概念,就是有人搞不清楚:上星期五晚在芝加哥近郊的某家Denny’s,一位姓West的27歲小姐與幾個朋友正在參與一場盛宴──每人只需4蚊美金的班戟all you can eat。可恨文字真的很會捉弄人,當她正在向朋友分發pancake時,侍應上前阻止:「小姐你唔可以俾一份錢但係同friend share個喎!」 西小姐立即崩潰:「又話all you can eat?ALL YOU喎!點解唔係個個人can eat?!」邊說還邊向侍應連揮數拳(沒有一拳打得中)。朋友把她拖走,她還一直罵,臨離開時更怒踢了餐廳的大門。警察很快便拉了他們,結果是all you都要結帳,西小姐也被控襲擊和刑事毀壞。 其實很早就有人發現「all you can eat」會有這方面的保安漏洞,有不少餐廳都會用上「All-you-can-eat」來避免有人捉字虱/誤會咗。所以幾時都話中文係勁啲,至少「任」與「食」之間,從來毋須加個hyphen。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0-30

這世界有很多種人民公敵,其中之一種,叫做「油浸都唔肥」。 這種人,無論是居家旅行抑或遊埠探親,你都只會在FB看到他分享一日三餐,餐餐都係大魚大肉一枱都係,往往加多句「飽到上喉嚨!好在喉嚨同天靈蓋之間仲有位擺嘢,去食甜品先!」之類的感想。而他仍然能夠比瘦還瘦10磅,面色、樣子、外形甚至還可能令人有「呢條友係咪厭食?」 對我們「飲啖水都肥」的人而言(sorry其實我也是隸屬油浸都唔肥組的,說「我們」只為埋堆/增加親切感),這種食咗都唔吸收的人簡直就是浪費地球加速人類滅亡,腸仔煙肉屬一級致癌物根本就係世衛諗條橋出嚟整治呢班人㗎啦!人民公敵當之無愧。 咁,以下這位朋友就堪稱人民公敵大隊長了。年紀輕輕的Peter Nickson(圖)在英國Bradford經營一家pie工場,出品專供給大型連鎖超市Morrisons,是全歐洲同類工場中規模最大的一間。才32歲已經咁樣,俾著你係佢,你會點?提早退休啦梗係!Peter卻沒不像我們般膚淺,他最近剛剛慶祝開業10周年,為過去這十個年頭埋單計數,他每個工作天都親口測試工場的出品,例牌要吃三個用來測試品質的pie,加埋重量大約950克,一年下來就是250公斤──所以這些年來他一共吃下2.5噸的pie! 最叫人氣憤的,是身高6呎的他仍然只重168磅。食咗2.5噸嘢都完全唔長肉,呢個世界仲有冇天理? 更叫人氣憤的,是他仍然很愛食批,喺公司食完仲會帶返屋企做晚餐,因為「只有批能夠帶俾我溫暖嘅感覺」。 人生贏家都算啦,可唔可以唔好贏到盡?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0-23

如果你也是個貓奴,一定會深明以下這「貓奴的一百萬項苦況」之一:在網上與朋友用文字傾偈傾到口乾起身去斟杯水,轉頭回來時貓已整匹攤在keyboard上、一副「睇你個樣好似有啲不滿,使唔使同太平紳士反映?」的表情。 都算了,整匹抱走後,才發現牠已經這樣替你回覆了朋友:「--------]]545oijonhu」。有一次我在趕稿途中便急,完事回來發現其中一隻貓坐在keyboard旁、稿子中間多了一大堆無意義的數字和符號;而在這堆嘢當中,居然有一個「笨」字!我實在老懷安慰:「這貓可以帶出去賣藝賺錢養自己了!」 可惜只此一次。「笨」應該只是牠的自我描述,旨在向我傳達「我不能去賣藝/不能養自己」而已。 但有些動物做同樣的事情,不單能令自己免於一死,更有機會破世界紀錄。澳洲珀斯有家連鎖炸雞店Chicken Treat正在搞一個marketing campaign:讓他們的吉祥物(名叫Betty的母雞)與一部電腦共處雞舍,這電腦長期接上店方的Twitter帳戶,Betty在日常生活中會用喙、爪等等身體部位敲到keyboard,牠「打」出來的Tweet會立即在Twitter發布──例如在截稿前4小時,牠剛剛很高興地宣布:「1Q2W3 ===============312SEES VDCEZG LKP」。那麼,是破甚麼世界紀錄?這活動會做到10月尾,如果Betty在deadline前能夠「打」出一個至少有5個字母、有meaning的英文單字的話,便會成為「史上首隻發表Tweet的雞」的健力士紀錄保持者。嗯,真係好有意義呀呢個紀錄。 不過這對Betty來說真的有意義,一齊長大的玩伴早已落油鑊變成炸雞,牠還可以優哉悠哉地用蘋果電腦上網至11月才被劏──你估之後嗰啲Betty仲會係同一隻雞咩!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0-16

常言道:成功需父幹。 為甚麼以前的人輕描淡寫就可以白手興家隻手打天下;現在的人無論買樓、做小生意,多多少少都需要父母幫手/資助?年輕人真的廢到如斯地步? 「現代生活太貴」才是問題癥結吧!就當你戒絕一切娛樂不煙不酒不賭博苦得只剩下吃,垃圾級別的lunch也索價五六十,當中的大半是幫人交租的;好啦當你連lunch都是吃屋企的隔夜飯,難道你能行路返工?難道你仍然用Nokia 8210?難道你收工回家就係乜都唔做乜網都唔上、瞓上床開收音機等聽天空小說?   如果你靠做苦行僧然後成功買樓上車,真係恭喜晒。但既然捱得到咁慘嘅所謂生活,咁又何必買樓?點解唔直接出家呢?(定慧寺應該就快有住持空缺,請把握機會) 現代生活除了貴,有時也有幾分amazing,任何事都可能發生。要是你的父親沒有苦幹過、甚至你根本是無父無母的孤兒,現在有個大好的創業機會:紐約市一家名為Don Chingon的taco shop為慶祝新開,說只要客人單人匹馬在1小時內吃得完一個burrito+一杯Margarita,便可以得到該餐廳的10%股份! 「哦~~~大胃王挑戰嚟啫!有幾難吖!食唔晒最多咪俾錢~」聽埋先:該墨西哥捲餅有10磅牛豬雞肉、10磅飯、3磅芝士、3磅salsa醬、再加3磅牛油果和豆類,連外皮總共30磅──等於一個3歲細路了。還有那杯Margarita,是用墨西哥鬼椒調製的。規矩還包括:一開始食就唔准去廁所、唔准嘔、更要先俾150美金報名(食唔晒可以拎走)。NY Daily記者Gersh去試(圖),一個大男人辛辛苦苦才吃了十分一,你說創業多艱苦啊!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0-09

你,會慶祝萬聖節嗎? 上個月中去東京,只是9月中,四周大大小小的商店已經把櫥窗換成萬聖節主題。仲有個幾月才到10月31號喎大佬,真係咁想做萬聖節生意?萬聖節真係咁重要? 沒法子,世界難撈生意難做,只要有少少藉口一線商機,商人還是會如犍陀多死死抓著佛陀送給他的蜘蛛絲一般,不令你覺得「嘩萬聖節喎唔扮鬼扮馬點得/唔出街食餐好嘅點得/唔扮鬼扮馬出街食餐好嘅點得」絕不罷休。 不止日本,也不止櫥窗。美國的Burger King上星期已引入了去年在日本大熱的萬聖節主題食物:Halloween Whopper,把Whopper的麵包換成了黑包,僅此而已。黑色麵包近年我們見得多了,是用竹碳粉用來做麵包的烘焙方法,據說可以促進腸蠕動,排清大便身體好云云。 問題是,是不是所有黑色麵包都是竹碳包?這個Halloween Whopper或者提供了答案。自從上市以來不少美國人都貪新鮮去試,結果引起廣泛的靈異事件──他們吃完後,拉的屎都呈藍綠色,情況甚至持續三天。 官方說美國版的Halloween Whopper不使用竹碳包,而是用著名的A1 Steak Sauce來為麵包加色,雖然也有用食物色素不過是FDA許可而且低於1%。 似乎就是這1%出了問題。有網民立即Google,發現綠色大便應該是來自綠色色素:要整黑色食物,多數都是用綠色色素。可是,作為現代人,食色素又有乜好怕喎!「拉綠大便」更反而成了賣點,不少未食的人都滿心期待,甚或有人投訴食完冇料到:「仲係啡色,有冇搞錯!」 這方法應該可以用來檢驗你吃的竹碳包是真有竹碳還是染色的,便完不妨回頭看一下。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0-02

我們衡量一家餐廳的準則有很多種:食物質素、服務態度、裝修、格調、價錢,在量度過這些種種後,再歸納出不同的comment,例如「好食係好食不過幾貴,久唔久一次OK」、「唔值得排咁耐隊囉」、「冇下次」等等。 還有一句頗常用的慣用語:抵食/唔抵食。 「抵唔抵食」是種非常微妙的想法,它幾乎與你的經濟能力、餐廳的食物好吃與否無關──最有錢的人也可以覺得一間嘢唔抵食;食一餐用咗半個月人工你仍然覺得抵:「女朋友開心咪得囉!」 遇著唔抵食的餐廳,你會怎樣做?頂多就是上網唱吧!但有些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相處:上星期六在倫敦著名的型格街道Brick Lane,便有數百人圍攻一家食店,理由是它「唔抵食」。   這群手拿火炬、戴著豬頭面具的示威者來自極左團體「Class War」,聽名字都知道他們是專門針對有錢階層;而被他們潑油漆的店子叫Cereal Killer Café,這家由Keery兄弟(圖)擁有的café賣的是早餐粟米片,店內有超過120款由英國生產或美國入口的cereal供選擇。今年開業初時已被廣泛質疑價格定得太高,一碗S size美國粟米片賣3英鎊(約35港元)──自己去買一盒都唔使咁貴。Class War認為這店子把平常不過的粟米片高檔化是可恥,長遠有可能推高了價格,令窮人吃不起。不過店主仍認為:「喺呢區,算平啦!」而他們也的確客似雲來。 總有人喜歡食格調食裝修多過食食物。咁貴一碗粟米片(而且是就咁由盒倒出來加奶,零烹調工序)抵唔抵食見仁見智,我只有一個問題:幾時嚟香港開?好想睇啲人去排隊食cereal。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9-25

8,000萬中秋金多寶,你有沒有份?有份,有份買囉。疊埋心水捱騾仔吧!這種大橫財邊會有你份。 不過有時,發一下小橫財並不是夢,而且不用排長龍買六合彩,叫個外賣pizza就可以。 這次來東京因為逗留時間長,為省酒店錢便上Airbnb租了個單位。單位在西新宿的民居深處,一入夜便水靜鵝飛只聞蟬叫──電單車聲卻是絡繹不絕,而且幾乎全都是Domino’s的外賣車。這裡的Domino’s除了網上叫pizza,人客還可用LINE落柯打,難怪會如此受歡迎。 不知道附近的鄰居,會不會像下面這位朋友般好彩:阿Mike是三藩市一個bartender,上星期五晚他趁day off之夜諗住一條佬叫個pizza叫盒雞翼喺屋企自嘆。Domino’s的外賣人員剛剛按門鈴,他的電話便響起──公司急召他回去加班。心裡狂爆粗的他,只好把那些香氣四溢的紙盒丟進雪櫃。 凌晨5點收工回家,他想起那些紙盒,先食雞翼吧!一打開,咦,「係咪返工太辛苦呢?我見唔到雞翼喎,見到兩疊錢喎!」寫著「雞翼」的紙盒內,是兩疊用橡筋紮好的紙幣;細數一下,居然有USD1,300咁多。 送外賣的仁兄為防錢被偷,便在放錢的盒子上寫著「這是雞翼」,這喬裝招數高明得把自己都騙倒了,把錢當成雞翼送到客人手上。心焦的外賣仔成晚狂call阿Mike,可惜人家正在開工唔得閒聽。幸好這位bartender相信因果、也怕害外賣仔冇咗份工,遂把事件po上FB(圖)後立即原銀奉還,Domino’s方面也很識做地執行因果、送他免費一年任叫pizza。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9-18

那時在大學修「李白詩」課,教授堂堂都預備一大疊幻燈片,張張都寫滿他對李生的大作的見解;但見有不少喜歡抄筆記的同學都抄得不亦樂乎,喂大學咯喎仲抄筆記?傻的嗎? 嘿,到考試時就知味道了。那年這課程的試題,每一條都以「你認為」開頭,我當然是傻的嗎地答「我認為咁咁咁」,結果,把筆記由幻燈片搬到筆記簿再搬到答題紙上的同學全部拿A+,沒抄筆記的,拿到B+已算很叻。 這,只是學校教育扼殺創意的其中一例,相信你也經歷過三五七件。 遠在非洲最近也出現一例:津巴布韋(就是那個通脹超級嚴重、總統老婆曾在香港打記者、以及赤名莉香度過童年的地方)南部城市有幾間寄宿中學在上周開學時send SMS給家長,告訴他們別再給學童買麥皮──還指名道姓地說:「別買Morvite牌麥皮!」──否則充公記過。 這款產自鄰國南非的麥皮做錯了甚麼?因為它含有高粱。含有高粱又有甚麼錯?因為學校在上學期已發現有班曳學生用Morvite混合蔗糖、酵母後,放在太陽下曝曬發酵釀成啤酒。雖然不是我們所認識的有汽又冰凍的beer,但這種非洲土啤酒由於是傳統土法自釀,各種原料都沒有標準的用量,以致酒精含量會時高時低,你以為是開胃酒,誰知一啖便貓咗。 而你也知道,學校愈是禁、學生愈想做。 那就納入化學科課程吧!教導學生發酵的原理、利用實驗找出最合適的原料比例,用大量的理論和功課去悶化件事,班學生就即刻唔會想釀酒:「校長對唔住,放過我哋啦,我哋都係食番麥皮算數……」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9-11

有一個關於打劫的故事是我老竇以前經常講的,非常浪漫:七十年代初,他的一位同事趁著發薪日到銀行提了一張大牛傍身──那時候人工才幾百,500蚊紙很難得才見上一面。誰知道狹路遇上劏死牛,賊人亮出小刀,銀紙只好奉上。 賊人卻不是轉身就跑,反是施施然脫鞋、把大牛攝入腳底與襪之間:「嗱教精你,以後出糧呢,啲錢記住攝喺鞋底。」更不可思議的,是教授完理財之道後,賊人走了幾步又回頭、拎了一張青蟹給受害人:「喂老友,攞去搭車。」 這些打劫故事當故仔聽實在一流,難得的是美國的Subway在這大半年間儲埋儲埋很多有趣的打劫故事,唔講還以為是他們的公關宣傳伎倆:最新鮮一單就在禮拜頭,維珍尼亞洲某分店,一個剛買完外賣的大學生,被三個年輕人擎槍搶去熱辣辣的三文治,搶嘢食要出動到手槍、兼且係三個人分一條Footlong,世界真係難撈。 5月,奧克拉荷馬分店,獨行女賊持槍指嚇店員交出現金,由於店員表現合作,女賊得手後拿了一蚊美金放在tip jar,說:「this is for you」。 同樣是5月,芝加哥分店被中年賊人持摺刀劫走186美元,趕到現場的警方翻查閉路電視,看到賊人進入了對面街的Potbelly(另一家連鎖三文治店),以為他要連環行劫;衝進去拘捕時,卻發現他正在食嘢。最正的是6月在佛羅里達某分店,賊人用手指在衫袋內扮作有槍,店員一笑置之;機靈的賊人手勢一變,說:「其實我係有把刀,快啲攞晒啲錢嚟。」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8-28

在人類減肥史上,最不被上天眷顧(或上天最鍾意整蠱)者,敢情是「飲水都肥」的人。 我們身邊總有人自claim:「唉我飲啖水都肥!」這聽似是誇張的修辭,但他們那種愈減愈肥、減咗仲肥的人的慘況,我們這批「油浸都唔肥」的人生勝利組,實在難以感同身受。 我當然不是要揶揄他們(或你們),而是有好嘢介紹:還記得本欄提及過的Bulletproof Coffee嗎?把超大量牛油拌進咖啡中飲用,據說有減肥奇效。這咖啡的發明者David Asprey最近又創新猷,推出膠瓶裝的FATwater──別看這肥水藍藍綠綠的,便以為它只是果汁10%之流的一般飲料,它的奧義在於內含2克的脂肪。 阿David表示這2克肥油叫做「中鏈甘油三脂」,提煉自近年大熱的椰子油;把這幾滴油加入水中,說是會大幅提升細胞吸收水分的意願;人體也不會儲存這種油,而是一遇到便有咁快得咁快地把它燒光,有助燃燒體內脂肪達到減肥效果云云。 下次再遇到飲杯水都肥者,請他喝支FATwater,大家做對肥水不流別人田的好朋友。不過,一支只賣3.95美金、只需喝不需做便可以減肥?別以為現在鬼門關開咗就容易搵鬼信啊!有幾個科學家已經把肥水的盲點逐個擊破,例如2克的油量根本太少,對燃燒脂肪是九牛一毛;又如這種油的確可以幫助細胞吸收養分,但唔係吸收水分囉。 還是那一句:口渴,便飲水吧!若然飲啖水都肥,那,就接受現實,肥一世吧。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8-21

解決中區塞車問題,除了廢絀電車,吾也有一妙計:取消金鐘至中環所有馬路,原馬路位用嚟起多兩三排甲級商廈。反正地鐵已cover到,為何還要揸車去? 唔係喇,不如連中環啲行人路都取消埋,喺地底挖大型地下街貫通所有商廈,毋須上上落落不怕日曬雨淋,到時中環人就可以像蟻一樣地生活,多有效率。 問題只有一個:我們是否想要這種生活。香港是個日日都拆舊嘢的城市,是不是我們特別喜歡拆嘢?我看未必。懶得動腦筋(或沒有腦筋)去善用舊嘢才是主因,看著東西變舊用舊了,立即只會想到「換過個新嘅」。 舊嘢堆當中當然有好嘢,例如年紀大過電車的Chinese takeout box(圖),1890年發明,美國人一直用到而家;這小小的白紙盒百幾年來設計沒有多大改動,名字倒是完全不同了。 它本來是統稱為oyster pail的。那時候蠔因為產量多,還未是名貴食物,新英格蘭一帶的主婦常常拿著小鐵桶去街市買已開好的蠔肉回家煮。後來芝加哥人Wilcox發明了用蠟紙摺成、外加一個鐵線手挽的盛物小盒,蠔販發覺用來載蠔剛好,而且價錢平於是紛紛採用。主婦從此不用再自攜鐵桶,這盒子叫叫下也被喚做oyster pail。 據說當時的水族店也用它來盛金魚讓客人帶走。二戰之後,一來蠔已愈來愈少變得貴價,二來中國菜在美國爆紅,三來外賣文化興起極需要便宜方便的外賣盒,專做外賣的中國餐館便不約而同用oyster pail來裝外賣,七十年代更有個設計師在盒外加了些中式圖案和文字,自此這個盒便與中菜外賣脫不了鈎,改用發泡膠盒的話,美國佬一定會話「好唔Chinese囉」。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08-14

趁香港警察智破白牌車黨之際,不如談談「外賣」的種種。 只是一個call車app罷了,但為甚麼一提Uber,總會跟創意扯上關係?因為人家不滿於只做一個call車app,因為人家總是不斷在想:「既然有一堆車喺度,除咗載客仲可以做啲乜?」其中一樣他們想到的,便是送外賣。在紐約、芝加哥、洛杉磯、多倫多和巴塞隆拿,Uber正在做UberEATS服務,在app上揀想食的菜式,10分鐘內便由司機熱辣辣送上門──而這是長期服務,不是做一日便算的gimmick嘢。 食外賣,我們通常會把它與「慘」字扯上關係,事實上「慘」的確是外賣的濫觴:古希臘古羅馬時期的人們已經開始買外賣回家開餐,考古學家發現在龐貝古城遺跡裡有多達200家路邊熟食攤檔,卻鮮有發現有廚房的民居;由此推論,古時候要食外賣的,都是家徒四壁、afford不起一個廚房一個飯廳的人。全球各地都有類似情況,窮人要食嘢,去不起有枱有凳有service的正統餐廳,便在路邊檔買食物回家。當時的食物保鮮技術和食物容器超級落後,食物經常食壞人,小販經常被告上法庭,18世紀初紐約市甚至因而全面封殺街邊檔。後來的人們就不是因為窮,而是因為懶而食外賣了。根據紀錄,美國第一家打正旗號做外賣的是1920年代一家叫Kin Chu的中國餐館,直至戰後的50年代開始,由戰爭帶來的各種食物保存法趨於成熟,外賣就更加盛行了。 說起中餐外賣,在西片裡常見的中式外賣餐盒,本來是用來裝蠔的,箇中故事下周再講。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