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6-04-01

有些食物就是會惹人聯想。 例如說到朱古力便會想起情人節,說起譚仔便會想起「勿演」和「牛懶」,生蠔嗎?壯陽、催情、鹹鹹濕濕──有次同GF在新宿吃鰻魚飯,坐隔籬的歐吉桑指一指我面前那盒うな重、指一指我GF、然後用半鹹淡的國語說:「今晚要努力啊!」他們也視鰻魚為大補精力之品,食完唔做,會嘥晒。 而說起薯片和啤酒呢?女人會想起「男人」,男人會想起「足球」。一場波即使最後是零比零,只要有啤酒薯片,看的人條氣都會順啲。而一場波即使踢到10:0,要是沒有啤酒薯片「佐球」,就好像有煙沒火機and vice versa,心裡好似破了一大個洞般。 要是有啤酒薯片卻沒有足球呢?同樣慘:上星期某清晨,在佛羅里達州I-95州際公路上,啤酒與薯片擦身而過。一輛載滿利氏(Lay’s)薯片的密斗因為機件問題停泊在路肩,被後上的一架屬於百威(Budweiser)的大貨車撞到飛起,幸好散滿一地的不是人體碎片,只是薯片與啤酒。 因為沒人受傷,網民們便放肆地冷嘲熱諷了,紛紛高呼「it’s party time!」還有人說Beer & Chips on the Highway應該會是首很棒的搖滾樂。 網民很歡樂,翌朝用這條公路的司機就很失落。為清理party後的一片狼藉,一段公路要全線封閉,車龍長達6英里。而為了盡快清理現場,當局出動了史上最掩耳盜鈴的清潔工具吹樹葉機(leaf blower),將薯片薯片袋和啤酒罐吹埋路邊,之後才搵人嚟掃走。 天水圍那泥頭山,都可以諗下用同樣方法清理。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3-24

女人們,又進入了幾年一度的寡婦周期,在這周期內,你同身邊隻佬講任何嘢,食飯/沖涼/瞓覺,都只會得到以下回應:「等一等,我Division緊~」。 憤怒嗎?當然憤怒。但你可以做的其實不多,他又不是在外面有第二個,罪不至離婚/分手/閹吖!咁,這種寡婦之肝鬱應該如何宣洩?有辦法,一條矮瓜幫到你。 2014年美國出現了一家公司Mail A Spud,專門幫客人「寄薯仔」。你沒聽錯,是寄薯仔:人客只需提供收薯者的姓名和地址,他們便會把原個薯仔郵寄上門,而且沒有袋沒有盒,是直接在薯仔上貼郵票便投入郵筒。   你說,邊有生意吖!差矣,生意好到有其他公司加入競爭,人家還有盒有包裝、還會為寄件者把要傳遞給收件者的說話刻在薯仔上面。 他們做這種生意的目的,是在科技發達、按幾下掣便能send msg的時代下,開發另一種向別人傳達話語的方法。 而在今年,又有一家英國公司加入戰團:Eggplant Mail。只需6.99英鎊,他們便會幫你(匿名地)在一條矮瓜上寫句msg,然後寄到你指定的人手上,而且全球各地都送,郵費仲全免添。 之所以選矮瓜,是因為網上一直都用矮瓜的emoji來暗示陽具,他們開展這種業務就是想把這件事情「實體化」。 所以,他們的目標客群都是充滿怨氣、憤怒、好想send一條紫色陽具給仇家的人──那不正正就是老公/男友晚晚都去紐約當兵的你嗎? 來,給他寄條矮瓜,提提他「為咗升呢,輸咗頭家,值得咩?」(如果佢答:「值」咁我都幫你唔到)。 阿鼻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3-18

你一日內會聽到幾多種「指數」?恒生加權日經平均道瓊斯納斯達克德國DAX巴黎CAC倫敦富時100,頭想不爆也難。反正頭也爆了,何妨加多一種:巨無霸指數(Big Mac Index)。 Big Mac Index由來久矣,早在1986年由《經濟學人》提出,藉著比較全球各地Big Mac的售價,來測量兩個國家之間的貨幣匯率是否合理。選中Big Mac,是因為它在大部分國家都有售,而且沒有「建議零售價」、賣幾多錢純看各地麥記營辦商的採購成本,這樣去比較才會有意義。 香港在2012年曾經做過這指數的榜眼,是巨無霸在地球上賣得最便宜的第三個地方(冠亞軍分別是印度和烏克蘭);今年頭已冇呢支哥仔唱,排名急跌至第14位,不過,去年我們就勁咯,是全球賺Big Mac最快的人,平均工作8.7分鐘便可以買到一個巨無霸。 肯尼亞有一家顧問公司有樣學樣,上個月搞了一個KFC Index以量度非洲各國幣值。之所以揀KFC,全因它是非洲最大連鎖快餐集團,有多達1,000家分店(雖然八成喺最發達嘅南非)。結果呢?山德士上校指數顯示,安哥拉貨幣「寬札」(vKwanza)是全非估值最高的貨幣,安哥拉人要用相當於美金35.2的價錢才能買到一籃12件的KFC,仲貴過喺香港食(最平的是南非,10.7美金就食到)。 估值高並不是甚麼好事。這指數顯示寬札兌美元被高估了72%,即是說一切以美元結算的交易都貴了七成有多。而重點是:安哥拉是非洲第二大石油生產國,油價近半年跌到癲;過去十年勁被唱好的安哥拉經濟神話,從一嚿炸雞就可以看出來它破滅得有多慘。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3-11

還記得上星期瘋傳的「膠盒橙」嗎?計劃把預先剝皮的橙用膠盒盛載出售的Whole Foods一見群情洶湧,立即將計劃擱置,群情也立即由嬲豬變為激讚。 但也有人由讚變嬲,例如那些類風濕關節炎患者就表示自己連橙皮都搣唔到,「預剝橙」本是他們的天大喜訊。 讓我們想深一層吧:Whole Foods這次的失誤不在於預先為客人剝橙,而是浪費膠盒破壞環境,要是他朝有日有哪位天才能發明更環保的盛器,預剝橙必定會成為類風濕關節炎患者和懶搣皮者的福音。 再落多一層:回想一下我們平時是怎樣買橙的?都是看橙的外表靚定唔靚吧對不?我們尚且如此,超市果欄生果檔的買手當然也是如此,結果就是生得醜,但其實裡面同樣多汁的橙橙們,一收割便直送垃圾桶。預剝橙可以救贖它們。   不過,其實人們最終還是可以放下對蔬果的美醜的偏見──只要它們夠平。加拿大連鎖超市Loblaws去年今月推出了「天然醜」(Naturally Imperfect)蔬果系列,把生得醜怪、size特細、顏色不及格的蘋果和薯仔pack埋一袋,以低於正常價三成發售,結果大受歡迎。所以在今年今月乘勝追擊,為系列加入蘑菇洋蔥燈籠椒紅蘿蔔等新成員。 類似的ugly food賣法,英國和法國也有連鎖店在做,同樣是人人在搶。畢竟,蘋果不漂亮可以拿去榨汁;就像我們人類,外表不美,可以有愛心。 但也有人買了天然醜後變嬲嬲豬的,那位Twitter用戶把買來的醜蘋果逐個切開,發現全部都已爛掉!唔出奇吖,就像我們人類,當中有不少是又醜樣又壞心腸的。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3-04

多得Marshall Field和Harry Selfridge這些活在上世紀初的百貨業大亨、給世人留下了一句「the customer is always right」,這百幾年來多少侍應樓面售貨員都被折磨得半死不活。我常常覺得Pizza Hut的中文店名譯得超級好,啱音之餘也能無時無刻提醒員工:客人贏,而且係必贏。 服務業一直都把「顧客至上」四隻字抱到實一實,實到連顧客都漸漸相信自己永遠是對的,慢慢形成「我入嚟使錢就係大爺」的消費心理。 不過時代唔同了,做客的可以唱衰店家,現在的店家也很勇於還擊。上星期在福岡不是有個中國籍導遊帶團去食放題、過了用餐時間仍然喪叫嘢食嗎?餐廳也顧不了甚麼人民幣甚麼中日友好,立即報警究治;差人來到後那導遊還出口咬阿sir,成為繼岳飛之後、第二個壯志飢餐胡虜肉的人。 打999查辦或者未能算勇於還擊,英格蘭西北部羅齊代爾市一家小型酒吧餐廳,老闆娘幾日前在餐廳的FB專頁po了一張XXXL碼的男人底褲圖、正色厲聲譴責那些doggers──原來餐廳雖小,然因位處鄉郊所以附屬的停車場極大,每晚都有情侶在那兒大肆車震,不少更是剛剛在餐廳幫襯完的顧客。Doggers,就是指那些像狗一樣不赧於在公眾地方交合的人。老闆娘每朝開舖前都要清理留在停車場的安全套、濕紙巾、底衫褲,曾有男女在光天化日破壞完汽車避震器後,大模斯樣入店食事後飯。她已發出最後通牒:再有人來車震,就會把CCTV拍到的影像當成AV放上網。 如果真有這套AV面世,從事服務業的人理應擁有優先下載權。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2-26

有人說這幾個月是樂壇的大凶時辰,大批大批的巨星相繼過身──香港則沒有,因為:香港只有娛樂圈。 其實這段時間對芝士漢堡而言也是凶時──尤其是對英國的芝士漢堡而言。去年10月,威爾斯一個三子之父Darren在朋友家與友暢飲,酒過三巡,剛join的朋友買來了麥當勞,大概是酒精上腦吧,Darren即時表演一啖食晒成個cheeseburger,結果一句「watch this!」成了他的遺言,他被那漢堡活活鯁死了。死因庭最近裁定他死於意外。一個包一個意外就讓三個細路頓成孤兒,你話慘唔慘。 另外一單,英國近日公布了去年有破紀錄的85,000人申請改名,不少人把自己的名字改為Lionel Messi和Cristiano Ronaldo,也有不少千奇百怪的新名,例如Happy Birthday、George Thomas The Tank Engine(佐治‧湯瑪士小火車)、Sarge Metalfatigue(大型金屬疲勞),然而最爆的可算是這個:一個叫Simon Smith的倫敦人現在的新名是「Bacon Double Cheeseburger」。 理由?某晚他與一班朋友暢飲,言談間講起名字的問題,「如果要改過個名,你會改做乜?」一個充滿肉汁的煙肉雙層芝士漢堡出現在他的腦海:「大家都喜歡煙肉啊,不是嗎?」在朋友的慫恿下(何等的豬朋狗友啊!)入紙申請改名的他現已成為Mr Cheeseburger。他表示新名字沒有妨礙工作,只是有一次出差時book不到酒店。但這妨礙了他的婚期,他的未婚妻拒絕成為Mrs Cheeseburger,所以將來他可能又要改回本名。 這故事教訓我們不要太愛burger嗎?不。是教我們別喝得太醉。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2-19

要數世上最有吸引力的詞語,「免費」定必會大熱掄元,輸一條頸位的次熱,叫做「減肥」。所以,「免費減肥」自然是世上最具吸引力的四字詞語。 既然大受世人歡迎,為甚麼卻沒有人投資免費減肥的生意去大賺一筆?免費嘛,搵鬼做。 還好世上有從不缺錢的學術機構。美國康奈爾大學食物與品牌研究所在今個月發表研究報告,指出廚房的整潔度與減肥有莫大關係。研究團隊找來100位女大學生(參與俾人研究者既有學分、還有機會獲得MP3機,幾鬼好),告訴她們這是個「性格與口味」的研究(其實唔係,幾鬼奸),然後把100人分成兩組,A組去一個乾淨整齊閃閃令的廚房;B組則去一個黐漉漉、好多碗未洗而且有大量雜聲的廚房。 坐好之後她們需要填一份問卷,問卷上的題目隨機分為「我最心平氣和的時候」、「我最爆躁嗰個moment」和「我剛剛上的一堂lecture」,女生們每人只會收到其中一題。填完之後戲肉來了,研究人員推出美食車,上面有baby紅蘿蔔、梳打餅和曲奇──她們可以任食! 研究結果發現,在污糟廚房作答「我最爆躁嗰個moment」的女生傾向狂食曲奇,總共食了103個卡路里;而在靚到發光廚房回想心平氣和時刻的女生,只吃了50個卡路里,足足一個double。 領導研究的教授說,與其一日24小時都要死忍零食的誘惑,不如用5分鐘執執個廚房──這就是終極的免費減肥法了,人人都做到,爭在做唔做。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2-05

IQ題:一場球賽,對賽雙方每邊各有53名球員,但比賽時每隊只需派11人上陣,咁請問,比賽期間觀眾會吃掉多少隻雞翼?答案是13億隻。 Super Bowl在香港時間下周一晨咁早開波,適逢今年是第50屆,全美雞隻協會估計,邊食雞翼邊睇波的全國球迷將會狂吞13億隻雞翼(圖),6.5億隻雞因此而亡,都算係種光榮。該會還充當估波佬,指出根據今年季後賽和過去5年的決賽賽果,哪個城市的雞翼賣得較多、哪隊便會贏波;他們預測卡羅萊納黑豹會擊敗丹佛野馬,因為前者的市民每消費100萬美元,當中有1,400蚊便是用來買雞翼;後者,才480蚊,輸九條街。 「睇Super Bowl+食Buffalo雞翼」是個冇得改的套餐,你睇波不吃雞翼,就係白睇。Super Bowl與雞翼扯上關係,可能是因為兩者都在差不多時期面世──第一屆Super Bowl在1967年搞,第一隻Buffalo wing則早3年、由水牛城某酒吧的事頭婆發明。雞翼都要發明?係喎。原來在此之前,是冇人將雞翼當作一道菜來看待的,甚至是當作下欄嘢扔掉。 相傳有一晚深夜,少東帶著幾個大學同學來酒吧坐,但所有食物都賣晒了,事頭婆便求其把本來唔要的雞翼亂整一通,從此發明了Buffalo wing;而少東自己又曾提供過另一版本,說當時是周五就快周六,坐滿酒吧的大多是逢周五齋戒的天主教徒,於是他媽便想到弄點雞翼奉客,讓周六一到時大家都能吃到點肉。雞翼從此在美國大hit。真係好落後囉,60年代先至識食雞翼,中國就唔同,根據《刀下留人》第15集,中國人明朝時就食煎雞翼喇。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1-29

承蒙客戶錯愛,獲Home Square邀請替他們在農曆新年推出的八隻「The 8 Treasures八寶吉祥碟」配上八個賀年菜式。八寶裡面的雙魚呀寶蓮呀法螺呀都很容易配,輪到「寶瓶」時,真的考起了──瓶,即是樽,點配? 近年的潮流救了我一命。你去日本旅行,行雜貨店時會發現幾乎每一家都在賣圖中的玻璃樽。這幾年不少餐廳都很興把整個沙律整個甜品放在它裡面上桌奉客,有些人甚至把它當成飯盒,用來帶飯返工。 這個樽有點名堂,叫做Mason Jar(加支飲管當水杯用的叫Brooklyn Jar,聽說現在的日本妹一人最少有一個),由費城錫匠John Mason在1858年發明並申請了專利。當時已經有現代罐頭的雛形,不過,由於生產成本不菲,倒是種難得一吃的食品;普通人保存食物的方法仍然停留在風乾、醃製與煙燻之間,最叻的不過就是用蠟封死玻璃樽口,但時時漏氣食到人屙。Mason Jar的螺絲擰蓋設計徹底改變了人類的飲食生活,把新鮮蔬菜/生果放進去,再原樽放進水裡去蒸、造成樽內真空,食物便能夠長期保存。此樽一出,因為簡單易用,而且理論上可循環再用到永遠,因而大受歡迎。 但阿John並沒有因此大富大貴,因為這項專利只維持了短短21年;專利一到期,其他廠商立即瘋狂製造這種樽,其中最大的一個牌子叫「Ball」,所以這種樽又常被叫作Ball Jar。 沒發達都算,阿John佢更係愈窮愈見鬼,長期靠兼職做會計養家,也曾被控燒掉自己屋企呃保險,最後在貧病交加之下去世。搞創新搞到佢咁失敗,我諗梗係因為佢冇見過Steve Jobs。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1-22

最近鬧得最沸沸揚揚的關鍵詞是:「醉駕」。而我只有一點不明白:為甚麼只說「酒精害人,開車前咪飲」?點解要賴晒落酒精度?點解唔講埋「汽車害人,飲酒後咪揸」? 飲酒+揸車困擾人類已久,就算立了醉駕法,也不見得人人都遵守;就算人人遵守,經濟也會出事──去年初蘇格蘭收緊醉駕法例,酒吧生意立即大減六成,連累當地經濟數據下滑。   但法,還是要立,有些國家還立得頗有創意:被抓個正著的土耳其醉駕司機要買定跑鞋,因為差人會把他載到離家20英里的地方(大約是地鐵港島線的總長度X 2),在阿sir的監視下步行回家(阿sir當然喺警車內監視);馬來西亞的女生要很小心地揀老公,因為老公醉駕,老婆也要一齊坐監,連坐味濃;日本也行連坐法,醉駕的司機和同車內清醒的乘客都要受罰。 法國比較得意,所有兩轆和四轆車輛車主都必須隨車自備吹波機,以備差人截查時可以做酒精測試(看來他們的警務預算頗緊絀);電單車也要管?連單車都管!德國甚至不准酒後踩單車,俾人捉到的話會被釘牌,要pass到醫療心理評估才可以取回車牌。 不過也未及南非那麼嚴,那裡的醉駕刑罰最高達監禁10年!不不不,也未及薩爾瓦多嚴,當地對醉駕真的零容忍,初犯已經要槍決!保加利亞好少少,第二次犯才需要死。所以,醉駕仲撞死人都只係判兩年仲緩刑兩年,仲唔快啲感謝國家?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1-15

上星期那位朋友因為一頓除夕飯而差點入獄,幸好最後只需被驅逐出境。 這星期這班朋友就沒那麼好彩了,同樣是除夕晚餐,他們可是被吃了狗罐頭。 這時候我又要說一件說過很多次的事:很久以前我跟家嚴和家慈(就是老竇和老母,不好意思在這裡寫粗口啦)去超市購物,走過貓狗糧貨架時,家父忽發奇想問我:「吖你估買罐狗糧返去煎嚟食好唔好味嘅呢?」熟知老伴性格的家母舉腳反對,但話晒同性三分親我梗係撐老竇,結果買了罐寶路(而且是大罐裝)回去煎。一落鑊,嘩臭到成間屋都係,冇人敢食,抓狂的家母也在暴走狀態下連隻鑊也丟埋。 故事教訓我們:1.老竇不一定是對的;2.狗糧是研製給狗吃的,不適合人類口味。 回說那班吃狗罐頭的朋友,陰功咯,他們是居於德國小城市Osnabrück的退休長者,當地一家每日接收5噸捐贈食物的慈善機構,會為這些長者定期送飯送到屋企。 在去年尾,機構收到一批玻璃樽裝、label非常精美(圖)、印著「鹿肉、薯仔與田園蔬菜」的預製食物,便在除夕日派發給這些長者。然而他們事後才發現那是狗食物,最少三位長者已經吃光了(仲覺得幾好食),有一位婆婆翻熱時覺得太臭而扔掉。慈善團體道歉之餘,歸咎於狗罐的包裝精美得太似人食物,以致捐贈的人以為是人食、倉務同事也睇漏眼。反而該狗罐的製造商Santaniello的老闆回應得幾好笑:「我哋啲產品人都食得㗎,我自己有時都會食。」 終於知道為甚麼貓狗罐頭都要大大隻字印住「Pet Food」了吧?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1-08

咱們中國人,棹忌的東西多著:新正頭期間的「死」字、綠色的帽、空空如也的米缸……而最最最棹忌的,莫過於是被別的國家干涉內政。   「對我國內政說三道四猶如斷我衣食殺我父母」一句說話就道盡了我們的外交精粹;方丈小器?梗係唔係。在外交上愈小器的國家,代表它經濟愈好。有錢,才能小器得起。   不信的話你看看以下這場外交小風波:一個叫Michael的蘇格蘭人,在中亞國家吉爾吉斯的金礦擔任焊接監工,在剛過去的除夕夜他在FB上載了一張相片,相片顯示他正與同事們食新年大餐。   張相冇乜嘢,弊在句caption。他寫道:「一大班吉爾吉斯人排晒長龍等食佢哋嘅傳統美食──馬鞭!!!」   咁就出事了。Michael所指的「馬鞭」,其實是拿當地的著名美食chuchuk來開玩笑。Chuchuk是一碌弄得很長很長的肉腸(圖),腸裡所填的正是馬肉和馬內臟。誰知道班吉爾吉斯人仲小器過方丈:「你講乜都得就係唔准講呢碌腸!」,立即向當局投訴。雖然他立即刪po再出po道歉,當地政府仍然以種族仇恨罪塔他回去,一旦罪成最高要坐五年。   幸好他揸的是英國passport,也幸好他首先不是吉爾吉斯人,英國外交部立即介入──重點來了:吉國也立即放人,以工作證過期等等理由把他遣返。點解?他們經濟差國力弱嘛,在外交上就不得不大方點了。我哋香港人最衰格的一點,就是常常嘲笑外國人的嘢食。我們必須從這個故事吸取教訓,以後記得採取自己的方式來嘲笑:用廣東話/字,保證連外交部都睇唔明。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2-31

轉眼又是12月31日,聽朝瞓醒既是新的一天也是新的一年。如果你還未制定新年大計,來來來,來臨急抱佛腳,以食物來為新年做點改變──而且是用你最憎的食物。 我也是個頗揀飲擇食的人,大概因為年紀大了,近年好少少,以前不吃的苦瓜呀豬腦呀雞屁股呀,現在都OK。唯獨與矮瓜真的是仇深似海,同朋友出街食飯邊個叫魚香茄子,friend都冇得做。 細想一下,眾多「被憎恨」的食物當中,蔬菜類確實經常榜上有名。你身邊總會有人不食青椒番茄西芹茼蒿,吃細蓉時要走青、叫碟炒貴刁,花在揀走韭黃的時間比吃完該碟貴刁更長。 所以,不吃矮瓜其實甚是正常。我這樣安慰自己。 更大的安慰來自Don Katz博士。他在麻省布蘭戴斯大學任教,專門研究人類的味覺秘密。最近他接受傳媒訪問談到人們討厭的食物,他表示:「其實你可能係鍾意西芹嘅味道,只不過你唔鍾意佢嘅口感同埋氣味。」又係喎,榴槤聞起嚟、食入口,個味道都可以吖,但係質地實在中人欲嘔。 他進一步指出「一日憎,未必一世都憎」。以啤酒為例,人人細個飲啤酒時都會話苦,大個卻會話好飲──因為做大人少不免要交際應酬happy hour,飲得多咗自然會唔憎。 還有就是他認同人類是「食裝修」的動物。他的研究發現,視聽嗅觸幾種感官都會影響味覺,高級餐廳有靚裝修環境又清幽,唔好食的嘢都會即刻變好食。 如果你打算在新一年克服你所憎的食物,譬如矮瓜吧,大可以趁去半島high tea時帶一條去食,萬一遇上斬人,都可以擋吓刀吖。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2-24

正如林振強說過:「派信,久不久便會派錯;做人,久不久便要派對。」人類也很經常需要靠開party來排遣生活的苦悶、電視節目的沉悶、以及唔知阿叻噏緊乜的納悶。 坦白說,我是正宗的哺乳類動物,有乳就過到日子,實在不大明白那些派對動物為甚麼可以晚晚開party;不過,聖誕這種大時大節,不開派對又似乎有點錯(同埋,放假喺屋企都唔知做乜嘢好啦),今晚平安夜,你又要派幾多場對? 話時話,聖誕真的特別有party氣氛,而且世人在這段時期真的好像特別普世歡騰分外慷慨,三唔識七的都會互送禮物,也有不少人樂於扮演聖誕老人周圍派禮物,力證施比受更為有福。   施是不是比受更有福,便要問問Shepton Mallet的居民:這個位於英國西南部、人口萬鬆啲的小鎮在佳節臨近時發生怪奇事件——兩星期前居民們一覺醒來,發現家門內有一或兩粒金莎,從金莎跌落的角度看,應該是從派信口塞進屋的。 立即有人在當地的FB專頁「We Love Shepton Mallet」出po求助,結果發現不少左鄰右里都「被金莎」了。大家議論紛紛,有人懷疑這些金莎加咗料二話不說便扔掉、也有人說這只是某人的好意,二話不說便吃乾淨,甚至有人說目擊一女士推著裝滿金莎的購物車挨家挨戶派暖賀聖誕。 疑惑籠罩著小鎮整整10日,真相才終於大白:原來不是天神嘅金莎無意中落入凡間,而是金莎官方的派sample活動,讓這小鎮的居民也可以一嘗天堂滋味。 如果金莎下次再搞呢啲活動,試下揀香港吖,派完應該會知道我哋有幾多劏房了,一定準過政府啲統計。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5-12-18

自從教識阿媽用WhatsApp之後,我們這種搬了出去住的遊子收得最多來自阿媽的msg便是:「煲咗湯,今晚返唔返嚟食飯?」 而像我這樣的不肖子,只要回覆曰:「好吖~」便足以叫老媽樂足半天,然後用下半天來弄一桌九大簋等你返嚟食,旁人唔知還可能以為你剛剛放監。 從阿媽的角度出發,花時間心機煲咗一大煲湯,當然希望有人幫佢飲光。例如家母,每次我返去食飯,就好似入苗寨先要飲一杯「攔門酒」般、鞋都未除已經要先乾一碗,然後更頻頻「勸湯」,一餐飯下來喝掉四五碗簡直是家常便飯。而從不肖子的角度看,「喂我飲到成肚水喇仲飲」、「冇人飲咪唔好煲咁多囉」、「直情唔好煲添啦」等等等等,唉真係不肖。 不過世上還真有煲咗湯唔想俾個仔飲阿媽和為飲湯而不惜以身試法的兒子:美國新墨西哥州有一道傳統家常菜New Mexican Pozole,不外乎就是一煲有些肉有些粟米有些蔬菜有些辣的湯,但這樣一煲湯卻擔當著維繫家庭的重任──每逢過節當地阿媽便會煮定,讓一家人坐埋飲湯共聚天倫。 在今年感恩節過後不久,當地一個做仔嘅text阿媽:「媽,我想去你度飲你煲嘅湯。」阿媽斷然拒絕,阿仔便憤而爆入老家,從雪櫃中搶走成煲pozole逃去無蹤。 兒子不生性,母親也是狠角色,立即打911報警拉仔,拉到人後還決意告上法庭:「我同佢講過,呢個屋企唔歡迎佢!」 他們兩仔乸以前的恩怨外人不知道,不過,個仔冇幾可返嚟飲湯,分一碗俾佢囉反正實飲剩㗎啦。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