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6-08-05

或者,近來發生的種種荒謬事,誰人有得入閘誰人沒得參選,都未足以使你眼淚直流;因為,你還未見到棺材。 除了棺材,我們見到洋蔥大概也會流眼淚。你用過甚麼方法去防止切洋蔥時哭成淚人?戴上專業泳鏡才切?浸在水中才切?先把洋蔥雪一晚才拿出來切?在強勁抽油煙機下才切?在旁邊點支蠟燭才切?用陶瓷刀?食住香口膠嚟切? 這些tear-free trick我全部都試過,沒有一個有效,後來就索性喊住嚟切,我只是費幾滴眼淚罷了,洋蔥它可要被碎屍萬段。 但世上仍然有不少人怕切洋蔥,例如日本人。日本的ハウス(House Foods)食品株式会社為了解決這個日常煩惱,早在2002年就開始研究減低洋蔥催淚力量的可能性;去年,他們公布已成功培植出名為「Smile Ball」、完全不催淚的洋蔥。做法是以離子輻照抑制洋蔥細胞被切開時所釋放出的丙硫醛-s-氧化物,從而除去其催淚能力,順便令洋蔥變甜。 他們這個想法曾經在2013年獲頒「搞笑諾貝爾獎——化學獎」,意味著世人覺得「又係日本仔嗰啲戇居發明嚟啫」。殊不知他們真的付諸實行,更殊不知的是早前Smile Ball擺在百貨公司和網上試賣,反應異常熱烈,雖然兩個索價450円,但5噸洋蔥瞬間賣晒,所以House Foods決定在今秋正式在全國超市上架。 會令人飆眼淚的東西又少一樣了,不過香港人的眼淚看來只會愈來愈多,棺材快要送到府上,就等你簽收。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7-29

甚至越過國界,都要捉精靈。 我們捉,頂多是過條馬路去對面公園;上星期在美國蒙大拿州,有一對小童被差人捉拿扣押,不為他們只捉嘢唔讀書,而是因為他們是加拿大人──他們捉得太入迷了,越過了美加邊境都唔知。 同樣,前幾天有數以十萬計的委內瑞拉人越過邊境關卡湧入哥倫比亞,不是因為那邊有人撒櫻花,他們只是想買食物:油價大跌令委國陷入超級經濟危機,通脹接近700%,而政府又比我們的政府更無能,想到的方法竟然是限價──原本賣10蚊的麵包強制賣1蚊,你是麵包師傅的話會怎做?唔整麵包囉。整一個蝕一個,還有誰願意生產。 所以當地的超市十架九空,能飽肚的東西一上架就被掃光。總統馬杜羅在6月更推出了CLAP計劃,簡單來說就是糧食配給制度,登記了的會員每月可以買點麵粉奶粉食油,而這些必要食品,將不會再在市面公開發售。非會員要買,就只能夠跑到鄰國去買。 就連當地的麥記,本周也開始停止發售Big Mac。你細心觀察一下Big Mac的構造,便會發現如果把中間那片麵包拿走,它便會立即變成一個有生菜的孖芝。委國老麥目前的困境,在於他們在國內找不到供應商供應中間那片麵包。 中間這片麵包,聽說行內叫作「club」,有人說是把一個較高身的包切開三片而成、又有人說是特別為Big Mac焙製的。下次食Big Mac時,多點留心這片常被忽視的club,給它多點應有的尊重──你實在不會在其他包身上找到它。 阿鼻~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7-22

自從發明了易唧樽,人類的煩惱list上便剔除了一個項目:玻璃樽裝的茄汁倒極都唔出,或/及在倒極唔出倒到你發脾氣之後忽然倒咗半樽出來。在物理學層面來說,因為茄汁是種「非牛頓流體」,它的應力與應變速率並不成正比,所以在玻璃樽內是極難倒出來;而又因為它是非牛頓流體,當應力超過某一點後,它的剪應變會突然上升數以千倍,茄汁就會如火山爆發噴薄而出。 我就唔係好明自己寫緊乜,總之,人類為了解決這難題,採取了「易唧裝」這種斬腳趾避沙蟲的方法。不過,斬了腳趾,沙蟲也可以咬你腳踭:現時大部分餐廳仍然在提供玻璃樽裝的茄汁。用慣了易唧裝,你該如何讓這非牛頓流體乖乖地流到薯條旁邊? 亨氏近日提供了答案,而且說全球只有11%的人知道這答案:亨氏玻璃樽裝茄汁的樽頸底部位置,都有凸出的「57」字樣(創辦人說5是他的幸運數字而7是他老婆的幸運數字),只要一手以超過45度持樽、一手邊拍這57,茄汁就會很準確地流出,你想要多少便是多少。 據說,住在亨氏總部所在地匹茲堡的人們,都懂得用這個方法來倒茄汁。事實上你也不難在網上找到來自當地的人拍片教大家這個妙法,順道盡情恥笑前年超級碗的亨氏廣告。 一知道這個消息,立即衝去雪櫃拿我那樽玻璃樽裝茄汁來試。Shit,是地捫牌來的。 匹茲堡人教路:www.youtube.com/watch?v=F0vNHhDZ3NY 2014年超級碗亨氏廣告:www.youtube.com/watch?v=P_zayUxg35Q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7-15

閉路電視的普及,有辣有唔辣。辣的是你的一舉一動都變得無所遁形,甚麼時候撩過鼻甚麼時候挖過耳,人家要check隨時可以check到。唔辣的,就是像上星期那位「糖魔」般,偶然為世人帶來點歡樂。 這星期又是食店繽fun cam時間。新西蘭基督城警方近日公開一段餐廳閉路電視,呼籲市民提供資料協助緝兇──那位「兇」其實也不太兇。片段來自一家kebab店,店主Said廿年前就已從埃及移民到此落地生根,他比當地人更勤力,附近的店在周五周六晚都只開到10點,他就11點才關門。 晚收的結果是惹來賊人青睞。那條CCTV片顯示,當晚Said正為外賣客人準備一客souvlaki,已經去到入袋階段了;此時一個黑衣幪面人走到櫃枱前,一手擎槍指嚇一手拿袋揮動,示意:「而家打劫,精嘅就放低啲串燒,擺啲錢入個我個袋度!」是的,souvlaki正是希臘式串燒,通常跟pita bread同吃。 Said倒也鎮定,不慌不忙把串燒和餐具紙巾裝好,微笑著遞給客人,反而是客人猶豫好久才下定決心接過,轉身速逃。阿幪面賊倒有耐性,就站在收銀機前等,看不見他的槍還會以為他只是在等落單。 點知老闆serve完猶豫客人後就像沒事般轉身返回廚房報警,弄得賊人唔知點好。不久,他也沒有叫老闆出來催促:「我嗌打劫嗌咗好耐,可唔可以幫我催催?」便有點不好意思地閃人。 這位鎮定老闆,至少體現了「民以食為天」和「顧客至上」兩句成語。無事無幹時態度也很差的那些食店,檢討一下你們的服務態度嘛!面不要黑得好像我是來打劫你的嘛! 唔辣CCTV: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4oW5gyxQg0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7-08

我們那一代,細個時最恨參加的比賽,必定是參加玩具店一分鐘任拎大賽。 因為那個年代真的有這樣的比賽,由大人版的超級市場任拎、到小童版的反斗城喪搶,能夠被抽中去參加,幸運程度不下於中六合彩。而這種宣傳手法乞人憎之處,在於會令人充滿幻想──每次行玩具舖,人就很自然會在腦裡模擬「一分鐘,我會拎邊啲嘢?路線點行最好?好唔好話俾同學知?如果佢哋搭單要我拎嘢、我點拒絕?」 這種比賽的本質,其實就是「在限定場所、限定時間內俾你為所欲為,你會做啲乜」。細路在玩具店當然是狂攞最心愛的動漫電玩、師奶在超市就梗係掃平時好少減價的好嘢,那麼,如果身在一家無人餐廳的男人,你猜他會怎樣為所欲為? 上月尾就有這樣一個男人,在加州薩克拉門托市某連鎖餐廳享受了獨個兒為所欲為的時光。那是個周末下午,餐廳的閉路電視拍到有一男子趁餐廳臨落場時竄入,避開了關門那位員工的目光。在空無一人的餐廳,他先開了瓶啤酒(男人嘛,很正常)、再擸了些snack(送啤酒嘛),然後......先不說然後,先問問你:俾著係你,你會做啲乜? 爆收銀機偷錢?爆雪櫃煮晒人哋最貴嘅嘢嚟食?打爛玻璃枱凳大肆破壞? 少年,你實在不知道為所欲為的奧義。此一男子並不像我們凡夫俗子,他幾口啤酒下肚後便逕直往廚房衝,拿起大把大把砂糖往自己頭上身上灑!還貌似非常享受這種砂糖浴。 前幾年有套紀錄片叫Searching for Sugar Man,我想,導演應該找到要找的人了。糖魔片段: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jjBldG0mpg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6-30

工返了幾天之後,偶然之下跟一班廿幾歲的同事表白了自己的年齡,當下大家都O了嘴,久久不能作聲,最後才有一位開口:「我以為你廿幾。」 嘿,不是在炫耀自己keep得好,頂多是承認干犯了不誠實使用樣貌罪。 不過,keep得再好的血肉之軀都會有衰老嘅一日,食物就唔同,加少少防腐,分分鐘能壽與天齊。美國緬因州近日便有一條Twinkie慶祝40大壽——Twinkie是種內有忌廉餡的小蛋糕,是當年的學童恩物。說的當年,是1976年。 在當地一家私立中學George Stevens教化學的老師Roger,當年某天忽然興起,想同學生探討食物防腐劑的問題,便在校旁小店買來一包Twinkie,自己吃了一條、另一條放了在黑板頂,讓學生觀察它的腐壞過程——這一放,就是40年。 這條小蛋糕莫說腐壞,就連丁點走樣都難以察覺。當時陪同老師去買它的其中一位學生Libby,現在也做了該校的輔導主任了。她請老爸造了個玻璃盒來保護那塊蛋糕,並表示它會一代一代傳下去,因為它已成為學校的名勝,不時有外地人專程來參觀。Libby也說,蛋糕是師生打開話匣的好工具,雖然有不少學生劈頭第一句就問:「我可唔可以咬一啖?」 聽說,中鉛毒死的人,屍體會千年不化。咁,我哋真係賺晒啦,飲水就防到腐了,香港真係福地。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6-17

「地上執到寶,問天問地攞唔到」這句兒童常用熟語,現在也不多兒童會講吧?以前倒是極常用,通常是同學仔跌了東西(主要是錢)在地上、被手快的同學執到,拾物者便會亮出此句話來玩弄一下物主。 而,這豈是執,簡直是搶嘢嘛! 那,如果在地下執到寶呢?法例說是要上繳政府的,小至一塊牛油大至所羅門王寶藏,都要收歸國有,最多給點錢拾物者。咦慢著,牛油?係呀。月頭,愛爾蘭人阿Jack去了泥炭沼澤掘泥炭、以備冬天時取暖之用時,掘到了一塊重22磅的古牛油(圖)。古?有幾古?他交給了專家鑑證,說是大概有2,000年了。 2,000年前的牛油是甚麼概念?專家說,這是當地的古老傳統,牛油造好後埋在泥炭沼澤,既可以保鮮,也可以防盜──那時候牛油是貴重嘢,貴重得可以用來交稅。 事實上那裡經常有人在地下掘到古牛油,這塊22磅的不過是小油一塊罷,最勁者是2013年一大桶重100磅、5,000歲高齡的老油。 專家又說,雖然這些古物聞起來都有濃郁牛油香,但絕不建議發掘者拿來吃,還是交給牛油博物館收藏為妙。但有些曳仔從來唔聽專家話,丹麥便有一班人專登把新鮮牛油埋在地下幾個月、再拿出來試味。試味反應很極端,有人很喜歡有人食到嘔,嘔的那些人主要是投訴味道太似芝士。既然如此,何不當初就食芝士?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6-10

剛剛有同事帶了幾隻鹹肉粽回office(對了,現在在返一份短工,世界難撈,唉),我問:「咁有冇豉油?」然後同事一人一句「Huh點解要豉油?就咁食咪得囉!」、「我以前鍾意落豉油而家變咗落糖。」、「我鍾意落糖,不過我唔食粽嘅。(???)」,然後大家就開始放低工作,大談各自家裡的食粽傳統和習慣,說著說著便lunch time了,幾咁爽。 你看,寥寥幾人的辦公室,有幾多個人便有幾多種飲食文化,何況是大大個的地球。《洛杉磯時報》有個記者阿Matt,較早前被派到明尼蘇達州,採訪當地幾個懷疑試圖出境到敘利亞加入ISIS而被捕的索馬里裔青年。採訪完畢,便順道入了一家賣索馬里菜的餐廳醫肚。他把吃不完的半碟羊肉飯拍了照(圖)放上Twitter,說:「嚟緊18個鐘都唔使食嘢了。」 此圖一出,全球各地(有玩Twitter)的索馬里人立即把他恥笑得體無完膚,笑點在於圖中的香蕉。中國人看到此圖不會覺得有問題,因為我們有「飯後果」的concept,碟飯都食唔完,個胃仲點有位放條蕉。 不過,作為「香蕉王國」的索馬里,那裡的蕉不在飯前或飯後吃,而是要來送飯──用匙羹切一小片香蕉、扌畢一啖飯,一齊送入口,此食法適用於粥粉麵飯意粉米線,無論食乜,都用香蕉送。 被恥笑到見骨的Matt隨後撰文道歉,他認為這次錯誤的意義在於讓因內戰、飢荒而逃離故鄉散落全球各國的索馬里人,能在網上團圓,共同捍衛自己的食蕉法。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5-27

最近,有點想進入自釀啤酒的世界。 我們日常喝到的啤酒大部分都是lager──輕身爽口多氣易飲,問題是,氣很可能是後期打進去的、甚至連是不是用麥和啤酒花去釀造也不知道。所以近年愈來愈多人選擇自己落手落腳釀,或許很麻煩或許會失敗或許很難飲,但至少,你會知道自己正在喝甚麼。 這是潮流趨勢,不過,總有人反其道而行。近日三藩市有家叫Ava的「葡萄酒廠」正在搞眾籌,籌夠了便會製作一款「葡萄酒」,其味道聲稱是模仿1992年的Dom Perignon,而售價只是Dom的四分之一。 為甚麼葡萄酒廠和葡萄酒要括住?因為根本就沒有葡萄。Ava的兩位負責人Chua和Lee(看姓氏應該是中國人吧)去年到訪加州納帕谷的Montelena酒莊(就是於1976年巴黎品酒大會一舉擊潰法國名莊、令加州酒聲價十倍的那家),看到陳列在前的名酒(以及其價格),心想:「咁貴點飲得起?」回家想了又想,決定試試「溝酒」。 材料就是水、乙醇和各種調味劑(例如有波蘿味的「己酸乙酯」,聽到都開胃)。經過6個月試驗,最先溝出來的是扮意大利汽酒Moscato d'Asti的「酒」,現在他們聲稱只需15分鐘便能把清水溝成葡萄酒。 有外國記者試過他們的Moscato d’Asti後說:「好膠,聞同飲都好膠,仲有陣火酒除。」葡萄酒業者對此事當然大加撻伐,但兩人不以為然:「咁樣做可以令葡萄酒平好多,更多負擔唔起嘅人可以享受。」其實,人類早就發明了一種最最最平的葡萄酒了──唔飲葡萄酒。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5-20

上回講到,德國在1516年訂立了至今仍然實施的啤酒純釀法例。1516年,在我們這邊是為明朝正德十一年,這時候在位的,是明武宗朱厚照。 要那些稍為讀過少少中史科的人選出中國十大衰皇帝,明武宗一定榜上有名。他的衰是出了名的──做皇帝十六年頻頻射波不上早朝、寵信宦官、熱愛怪力亂神、小小事就御駕親征、不時偷雞離京南巡、甚至連紫禁城也不住,而住在行宮「豹房」──明朝皇室喜好養珍禽異獸,「豹房」本應專門養豹,不過,文獻說此宮內只得四隻,養的更多是由全國徵來搶來的女人。養女人做乜?心照啦。 如此昏君乙枚,自然有不少笑大人個口的荒謬政策。正德十四年尾,阿朱生又南巡至揚州,可能路經屠場或豬肉枱見到百姓劏豬而忽然感觸吧,便忽然落了聖旨說:全國禁止養豬以及買賣豬肉。現有成豬全部撲殺銷毀,乳豬全部丟入水浸死;倘有違法者,全家發配邊疆,「永遠充軍」。 乜咁大仇口呀同啲豬?他的理由有三:皇家姓朱,與豬同音、朕生肖屬豬、食豬肉會生瘡。皇帝在揚州下旨,法令輾轉個幾月才傳回京師,大家為之震怒──不讓中國人食豬,還憑甚麼要求他們忠君愛國?於是十五年二月便有大學士上疏、請求撤回禁豬令,大意是:喂阿哥,你禁豬點得掂?你唔怕俾後人笑呀? 大概正德帝後來也發現自己戇居咗,便藉此下台階悄悄撤回俾人笑足500年嘅禁豬令。近年有不少人為他平反說他其實不壞,但關於武宗,還是這類juicy嘢比較好睇。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5-13

今日悶啲,講少少歷史嘢:今年是德國「啤酒純淨法」(Reinheitsgebot,唔好問我點讀)頒布500周年,不少人說它是史上首條食物安全法例,其實史學家古羅馬時代早就有食安法,咱們天朝大國嗎?早在周朝就有了。歷代以唐朝對肉類的安全管得最嚴,要是你明知舊肉已變壞而不速速焚燬,莫講話把肉賣掉或請人食有罪,就算是自己食完死咗、或被賊偷走後個賊食完死咗,也同樣要罰,罰則由打九十大板、監禁一年以至絞刑不等。 但,說Reinheitsgebot是最長壽的食安法就實至名歸了,自1516年4月23日在巴伐利亞頒布後,至今仍然有效,只是隨時代作了些許微調。原祖法案說,啤酒只可以用大麥、啤酒花和水釀造。後來發現了酵母釀酒法,便容許加入酵母;再後來被外國說這是「保護主義」告上法庭,此法便只限制德國本土釀製的啤酒。 為甚麼會有這法例,原因好多:1.限定使用大麥:可以阻止釀酒者同麵包師傅爭小麥/黑麥,以確保麵包供應充足;2.杜絕添加劑:因為當時釀酒者各師各法,會在啤酒裡加入各種香草、石膏、牛膽以增加風味,又會加入煤灰、蛇麻草等等來防腐,飲死人就唔好了;3.當權者想cap水:即使你釀的啤酒加了料,也不用收監,而是逐樣添加劑徵稅。當局也很聰明,順道劃一了啤酒的售價,你想將稅項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殘念了。 德國人至今仍在遵守Reinheitsgebot,說明了兩件事:1.德國人真的很厲害;2.法律是要有人持續執行才有意義,空有食安法而不執行,德國人都變中國人。下周再續。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5-06

凡人去旅行,最怕就是帶漏嘢。帶漏回鄉證,我試過,而且是到了拱北關口才發現冇帶,結果是舉家快樂去旅行,我獨自一人坐船返屋企(從此就沒踏足過澳門了)。帶漏錢,我也試過,而且是排了幾粒鐘隊換回來的円,一円都冇帶。結果是焗住在東京撳機越洋提款,白白嘥了手續費。 要是我是特權人士多好,漏咗嘢打俾爹哋即時解決,仲穩陣過護舒寶。但這只是夢,你我都沒特權,注定返工要誠惶誠恐、放假去玩都要誠惶誠恐。   怕去旅行帶漏嘢,今個夏天最好就是去倫敦玩了,因為你可以連衫都唔帶。6月開始將會有一家叫Bunyadi的pop up餐廳在倫敦營業3個月,顧名思義(如果你懂印度文的話),Bunyadi就是指回歸基本回歸自然,所以這家pop up賣的食物全無人工色素、自家種植、用天然方法烹調的食物,採用手造陶器食具和可食用餐具,室內全以蠟燭照明,枱枱凳凳都是木呀竹呀等等製成。 夠自然未?未夠。最自然的地方在於,客人可以不穿衣服用餐。餐廳發起人表示,人類一有機會就好想除衫,「上床瞓會除衫、去沙灘又除、去桑拿又除,所以唔著衫係好自然嘅事。」 或者你未必同意他的論調,不過,在Bunyadi的預約網站在截稿時已有超過27,000人留名話要試剝光豬食飯,也不計較每餐收費由55英鎊起跳。 你也有興趣嗎?可以去thebunyadi.com訂個位。到時唔好失禮人,餐廳入面係唔准影相打卡的。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4-22

食物掉了在地上,怎辦?只要能在5秒內執番起,應該都可以照食。 但這practice是屋企限定,要是掉的地點是行人路,你非但不會執來吃,更是連執都費事。根據個人非正式統計,地心吸力最喜歡吃的食物一定是軟雪糕了,經常會看見好明顯是一啖都未食過的軟雪糕,整個頭朝下撻在街邊慢慢溶化,塵歸塵土歸土。 就早陣子,在人來人往的皇都戲院附近看到兩位姐姐趁放假出來行街,一人拿著剛從栗子檔買來的一袋鵪鶉蛋,笑得咀不合攏;誰知電光火石間,那袋熱辣辣的蛋就被行路唔帶眼的阿婆撞跌,爛晒(阿婆sorry都冇句。還怒睥人哋。還轉身速逃。謹記將來千萬別變成這種阿婆)。 回程時,鵪鶉蛋們已被踩得不似蛋形,彷彿從來沒存在過般。香港,真是個人情紙咁薄的地方。 鬼佬就唔同,鬼佬有人情味得多,不不不,他們甚至是有物情味得多。前幾日在英格蘭中部小鎮Leamington Spa,有位大學生在路上看到有人不小心掉了整包朱古力消化餅,當時心裡有點戚戚;翌日再行過,竟發現餅乾仍在,旁邊放了鮮花蠟燭,儼然是一個悼念場所。 再翌日更誇張,餅屍旁多了一張寫著「sorry for your loss」的紙條,還有人製作了消化餅的大學畢業照P圖,以茲紀念。 這事在Twitter瘋傳,瘋得連原餅主最後也出來相認:「OMG這是我的餅餅!」 是真的連對食物也有惻隱之心好、純貪玩又好,這故事都給了全人類深刻的教訓:消化餅的死可以避免,5秒內執得番,應該食得。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4-15

意指「別人的東西總比自己的東西好」。 但literally的隔籬飯香,必須配合適當的時間和空間。例如說,傍晚7點聞到對面屋的飯熟之香,你會衷心地覺得隔籬飯香,因為你都差唔多要食飯,而且人已放工在家,整個身心都ready要迎接晚餐來臨。相反,我就試過晚黑3點鐘起身屙夜尿時,廁所窗竟然有煎牛扒味飄入。因為我眼瞓加上與馬桶四目交投,完全沒有進食的fu,無論平時幾熱愛鋸扒,此時都只會話:「啲人黐線夜媽媽食扒肥死你呀。」然後沖廁爬返上床。 把同樣的道理放在辦公室,便會徹底明白為甚麼有些人會咁憎同事帶飯返工。要不是一為慳錢二為怕lunch time啲餐廳排長龍,誰人想帶飯返工呢?個社會已經想逼死我,點解同事仲要憎我?我阿媽煮嘢好食全觀塘都知過喎! 辦公室的設計、功能、用色以至氣氛,從來都不是for食嘢而是for做嘢。2011年費城有個研究便指出,人類當聞到臭味或難以辨別的氣味時,大腦會進入緊急狀態,容易分心。無論auntie的廚藝達到米芝蓮幾多星,長時間在欠缺抽風對流的密室聞住伯母的味,點專心做嘢?如果真係極香就更慘,因為同事們的阿媽們,煮嘢可能好難食㗎嘛!對你又妒又恨,理所當然。 再者,若然「臭咩?唔係吖我覺得幾香吖!」便是不顧同事感受的理由,咁係咪就代表可以喺office食香煙/裝香拜神/點香薰/點蚊香/噴香水/搽香港腳藥? 除非你係老闆囉,老闆咪可以特食特飯囉。 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2016-04-08

世上最叫人頭痕的事,是與另一半商量今晚食啲乜;而世上最最叫人頭痕的事,是與另一半去旅行,日日都要商量食啲乜──實走唔甩啦一日三餐都一齊食(不然你試試跟另一半說:「不如我哋分開食吖!」那麼你的人頭便可落地了,不再痕了)。 所以,沒有人比這位仁兄的頭更痕:他叫Dean,來自英國。附圖的正妹是不是很正?是Dean的女朋友Georgie。兩小口子打算在5月來一個長達4個月的亞洲之旅,體驗遠東文化享受浪漫時光嘗盡各國美食。 問題只有一個:他們不能「嘗盡各國美食」。Georgie看上去很正也很瘦,但其實她是個揀飲擇食症(selective eating disorder,SED)患者。最初她只肯食炸雞和薯條,發展到近3年更是每餐都只食KFC的炸雞(而又唔見佢肥,KFC怎不找她做代言人)。   她在8歲便進入了著名的樸茨茅夫體操學院學習體操,後來更進入英國代表隊。不過正因如此,常常顧著訓練而沒時間食飯;加上從小就已偏好食炸雞,漸漸變成非常極端的重症SED。 雖然KFC在亞洲有極多分店,可是正如你去Google輸入「情侶 旅行」便會自動彈出「吵架」、「分手」,要你帶著一個這樣的女友去旅行,一定會發生命案;而且Georgie的志願是成為健身教練,一個只食KFC的教練叫學員要有均衡飲食?一定會發生命案。 於是Dean帶了她去做催眠。只催了一次,Georgie的SED便痊愈了,現在會食生果蔬菜和其他肉類了。 希望她到達越南時會夠膽食鴨仔蛋。 阿鼻~微博 t.sina.com.cn/nosechoy 並請在FB搜尋「阿鼻的飲食字典」並於10秒內按Like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