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事典 - 阿鼻
2011-08-05

怪食物寫到飽了,今期開始寫些飲飲食食的小故事,好看的話捐點錢過來,不好看就隻眼開隻眼閉吧。 先來個冷盤,談些魚生的往事。魚生儼然是日本的國菜,但大家都知道那是咱們強國在唐朝時傳過去的──中國有很悠久的生食歷史,生食的肉,叫做「膾」,後來只剩下魚肉會生食,就多造了個「鱠」字出來。 鱠的食法跟多著,切片切絲切粒的都有,吃時加薑蒜蔥醋調味,南北朝有一味名菜「金齏玉膾」,還會用橙皮絲佐食。 中國人出色的地方,是膽大包天。他們專揀鯉、鯽等多菌多蟲的淡水魚來做鱠,三國的陳登就是最出名的「人為食亡」犧牲者。他愛魚生如命,一吃就是百十來斤(約數啦!但我猜你請佢去「明將」佢都能吃掉百十來斤),結果是生蟲生到有咗五個月一樣。華陀開藥讓他吐出無數蟲蟲,囑咐他戒刺身,否則三年後必死無疑。他沒聽話,三年就回老家去,死時萬蟲穿肚,好不壯觀。 另一位,就是寫出「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的唐代詩人孟浩然。話說孟夫子背脊患了癰疽,醫生吩咐絕不能吃魚蝦蟹等等「發物」。他雖不算是魚生癮君子,卻碰巧另一位大詩人王昌齡登門拜訪,孟夫子他設宴款待,酒逢知己飲多幾杯,筷子忍不住就往魚生夾去。 累事之物從來只有兩件:酒精,和朋友。兩件都集齊,他不能不死了。 這些事在正史上都有記載,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寫完了。   阿鼻 全港最憎旅行的Ex旅遊記者,對飲食最沒要求的飲食專欄撰稿員,請同時關注《新假期》周刊每期連載的「飲食字典」。 微博 http://t.sina.com.cn/nosechoy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