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 - 楊光宇
2014-02-26

如果有人問我,業餘天文學有甚麼好處?我會說是能隨心所欲,在能力所及範圍內,測量自己喜歡的星體。 一直以來,只對會在夜空中有位置移動的小行星有興趣,測量他們的位置和軌道。對光度學一向興趣不大,唯一例外是小行星的光度。 大部分小行星的形狀部很像馬鈴薯,他們都會像地球一樣自轉,我們能在望遠鏡中見到他們,是因為他們的表面反射太陽光。他們每自轉一個圈,便有兩次以較大面積的一面對我們(光度最大),亦有兩次以較細面積的一面對我們(光度最暗),所以只要我們連續測量一顆小行星的光度變化,便可以得出他準確的自轉周期。 一般而言,自轉周期較短(例如幾小時)而光度變化較大(例如一倍)的小行星較易測出周期,而周期較長(例如20小時)而光度變化較細(例如5%)的則比較不容易找到自轉周期。 筆者起初第一個測量目標(圖表),便是以自己發現而用父親名字命名的19848號小行星,最光時約15等,約比肉眼能見極限暗一萬倍,很幸運是屬於光度變化大(0.7星等)和周期短的種類,經過兩晚合共十多小時不斷測量光度,得出自轉周期是3.451小時,更難得的估計測量誤差只有正負4秒! 從哲學層面來看,世事就是這麼奇妙,一個完美圓形小行星,反而極之難以查出他的自轉周期,「不完美的完美」,真的很奇妙!周三刊登

2014-02-19

香港回歸前至今的情況,好比爛仔向有錢女逼婚,起初當然是好話說盡,一旦米已成炊,仲俾個爛仔發埋達,你猜女方的命運將會如何? 政治,很多時像男女感情。網上不少分享,叫女孩不要聽男生說甚麼,要看他做甚麼。回歸前說馬照跳舞照跑,俾你直選。可是香港人捱了17年,一蟹不如一蟹的三任小圈子特首,在電視天天叫人有商有量,實現普選,真的很肉麻,聽到打冷震。現實世界中,中共做的是另一套,不計23條等前科,無國界記者剛發表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香港由02年的18位,12年來急跌至61位;《明報》突然更換總編輯,四位專欄作者在加拿大版被抽稿四天;《am730》被中資公司抽廣告;李慧玲被無理粗暴解僱。盲嘅都睇到中共要一言堂,收編香港傳媒,但仍有「理性」聲音要求受害人拿出證據。 無恥如「禮義廉」,都知道政治不同科學,很多時公眾感覺便是「真實」。西方諺語說得好:一次冒犯可能是意外,兩次是巧合,三次便是惡意攻擊。現在不是打刑事官司,不能要求毋庸置疑的證據。舉個例子,你和三個朋友分別寫文章批評一個大人物,跟著作者A被電話恐嚇收聲、B的車遭縱火、C被蒙面人打鑊甘,你會唔會要求更多證據才擔心自己人身安全?若你批評的是《am730》的施先生,當然不用擔心,這便牽涉信任問題,共產黨的信用,不用提了吧? 多年前聽過一個笑話,某甲懷疑丈夫有外遇,僱私家偵探跟蹤,見丈夫上了酒店一個女住客房間,三個小時後離開。甲緊張地問偵探:「你在鎖匙孔見到甚麼啊?」偵探回答:「我見到佢哋除晒衫,跟住熄咗燈,我就乜都見唔到了。」甲即時鬆一口氣:「哦,咁即係冇真憑實據喇。」 阿Q精神和理性推斷之分別,只是一線之隔。面對這種鐵錘撞釘釘撞木形式的文攻武嚇,想找到真憑實據,真談何容易?  周三刊登

2014-02-12

顧汝德的英文新書Poverty in the Midst of Affluence(繁榮底下的貧窮、圖) ,寫的是香港政府沒有好好管理公眾財富,書中有一句話很發人深省:「(意譯)香港社會如何看待綜援,反映出公民的同情心的限度」。現今香港社會對綜援的偏見,一方面是港府政策刻意使然;更在於主流傳媒樂於扒糞推波助瀾; 亦由於不少市民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誤將濫用綜援例子以偏概全,指摘社會上更不幸的人而自我感覺良好。 數字不會說謊,自1993年成立綜援以來,平均只有約6至7%人口領取綜援(2001年5.9 %,2011年6.2%); 而綜援佔政府支出的比重,在2001年經濟不景時亦只佔8%,至2011 年已回落至只佔3.6%;政府將小部分收入支援社會上最弱勢社群,是正確的做法。事實上社會上充滿各類不幸的人,以2009年社會福利署數字為例, 綜援支出中,8.7%是因為健康欠佳、6.2%是因為永久傷殘、5.5%因為低收入、12%是因為失業、13 %是單親,合起來差不多是一半;另外53 %是因為年老。 森林用的是森林定律,少壯動物會把傷病年老的同類遺棄,可是人類與動物不同,我們會照顧老弱傷殘,也會幫助暫時遇上不幸的人。上文分類中,或許有人以為失業不應援助,但請注意,香港不如西方發達國家,沒有失業保險;又有人天真地以為中國人傳統應該供養父母,但不要忘記香港最近才有強積金制度,而供養父母是倫理道德要求,不是法律,而事實上自有綜援以來,60歲以上人口中,只有六分之一有領取綜援。 又有人誤以為攞綜援好過打工,所以會養懶人。但數字指出,過去十年,綜援人士平均每月只收到3,700元,是過去十年個人平均月薪11,300元的33%左右。大家用心想一下,只要是智力正常的人,怎會願意忍受官僚刁難和公眾白眼,有工唔做,願意收取只及正常收入三成的綜援? 政府和部分傳媒最常誤導市民的最佳例子,是引用「專業」報告,說四人家庭每月可得到多於一萬元綜援(2002年數字),而當年「個人」收入中位數亦只有一萬元,這是錯誤的比較!統計數字不會說謊,但別有用心的人,卻會利用統計數字去誤導公眾!比較正確的做法,是與當年「家庭」收入中位數每月16,500元比較。香港財政的未來憂慮,不在於福利支出太大,也不在於稅基太窄;而是稅率太低(尤其是對富豪)、地價太貴和人口老化。只懂針對窮人而對有錢人彎腰,是典型欺善怕惡!

2014-02-05

都說開卷有益,認識「滿月會」,全因讀到楊照的書。Erasmus Darwin 是進化論創立人達爾文(Charles Darwin)的祖父,他是個哲學家、發明家和詩人,也是個反對奴隸制度的先鋒,還是「滿月會」(Lunar Society)的創會會員。 在他生存的1731至1802年,仍然未有街燈,為免聚會後馬車在回家路上有危險,滿月會挑了每個月的月圓之夜聚會,會章說聚會是一班會員天馬行空地交流哲學笑話,為甚麼說是笑話?因為任何偉大的夢想,成功之前也可能只是笑話。結果這班人的交流切磋,聊出了瓦特的蒸汽機;也有會員搞出了英國最好的瓷器廠,還發挖運河以方便運送黏土和產品;會員凱爾(Andrew Pears)妙想天開大規模量產肥皂的工廠,大大提升了英國人的衛生水平。 其實政治也可學習滿月會,社會不能一成不變,也要大膽開放思維和與時並進。香港開埠之初,一直奉行低稅率和幾近無福利制度;1979年為了減低全民退保的壓力而創立了綜援制度,其實只是一個最基本的安全網;隨社會日漸富裕,加上人口老化和人權意識普及,總要有一位財政司開始有勇氣思考如何改革稅制、改良支援弱勢社群和設立全民退保制度。歐洲的過分福利主義,固然要引以為戒;然而一個儲備高企下的守財奴財政預算,不稱職之餘,恐怕亦非社會所願。最近港府前高官顧汝德出版的新書 《Poverty in the Midst of Affluence》(繁榮底下的貧窮),論盡港府過去扶貧政策的偏見和政策失誤:不但令人對本港的稅制和社會安全網的歷史和問題有更深入了解,也拆解了不少人對綜援養懶人的誤解,日內會寄一本給財政司,正如王家衛的葉問所言:看法很重要,希望這本書能令他的保守思維能有改變。

2014-01-29

最近發生了虐傭事件,不想干涉司法公平,不想評論。反而一些社會人士誤以為事主是新移民,便大加標籤,這做法並不公平,也不正確,有討論的必要! 科學上,一個現象如有幾個可能原因,通常最簡單的一個便是正確答案;日常生活卻未必如此簡單。近年內地人財大氣粗,又與港人爭奪產房奶粉等,港人不滿確事出有因。將社會上的罪行和壞事推在新移民身上固然方便,又可洩心頭憤,然而這並不公道,亦會分化社會。 人類文明已有幾千年,在道德的教化下,我們以為絕大部分人都很有「人性」,筆者對心理學沒有認識,多年前才在專欄讀到,原來多達4%人沒有良知,最近更買了一本以此為名的書(圖)。這些人沒有同情心和同理心,不理會別人的痛苦和死活。人類是群體的動物,需要互相幫忙和合作,我們不會單是滿足於自己有飯吃,而無視身邊,甚至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受苦。慢慢我們發展出法律、道德、宗教等,去規範公民有合理的相處行為。 在香港,雖仍有缺乏同理心的敗類,但情況不算嚴重;反觀在共產黨主政後的大陸,主張唯物論,一切為政治服務,不容許真正自主的宗教存在,批林批孔,十年文革,對文物、傳統和人性都無限摧殘,破壞社會至禮崩樂壞的地步。共產主義不但不能建立新的價值系統,官員又貪腐至無可復加的地步,你說人民還有甚麼希望。 十億人口中4%人沒有良知,各種制約制度又在崩潰中,各種不可思議,滅絕人性事件的發生,又有甚麼稀奇?

2014-01-22

財政司先生: 老實說,我本來對你冇乜印象,直至寫上期專欄,看到香港有一萬多人年入超過三百萬,才令我想起你月薪32萬,也是這批人的其中一員。坊間曾不滿你謙稱自己是飲Starbucks的中產,我其實替你十分不值,這個年頭,入息多並不等於資產豐厚,前任高官肥龍,便是最佳例子,你說對不對? 很高興見到施政報告中,一系列針對N無人士的扶貧措施,側聞公布後,中產人士大為不滿沒有受惠,相信你不會為這批冇投票權的人擔心,但從電視看到你的表情似乎非常憂心,是否擔心錢從何來?解決方法好簡單,只要大幅增加免稅額,再把稅階上調和加更多稅階,減低低收入稅階的稅率;大幅增加高收入稅階的稅率至例如30%,同時廢除納15%標準稅率的選擇。簡單而言,即是加超高收入人士稅而減中產稅務負擔,既可討中產歡心(起碼不用帶埋阿媽返工),又可減少社會上仇富心理,何樂而不為? 這樣做不但在政治上受歡迎,對經濟亦不無好處,廣大的中產減輕了稅務負擔,多多少少一定會增加消費,刺激經濟,說不定利得稅又可多收幾十億?反之富有人士納多點稅,對他們的生活毫無影響,又可減少游資在股市樓市投機,點講也是一件好事。有錢人和他們的代理人,一定會嚇你「加稅會嚇走精英和投資者」,你千祈唔好信。一個人選擇留在一個地方工作、做生意或居住,有很多考慮因素,賺錢機會、治安、基建、醫療質素、空氣質素、子女教育、陪伴家人朋友等等都可以很重要,稅務負擔從來也只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 這個世界沒有絕對公平,面對香港社會的極度貧富懸殊,大體而言可以有兩種態度,一種是努力去改變制度和制定政策,令她公平一些,過程中有可能會犧牲自己的一些利益;另一種立場是,既然現實世界是不公平的,便站在自己立場為所屬利益團體爭取最大利益,而無視其他人的福祉。曾先生,我希望你是前面一類人! 一個微產小市民上  周三刊登

2014-01-15

不是讀統計出身,卻對數字和統計非常有興趣,尤其是有興趣識別有誤導性的統計技巧。由附圖可見,這類書其實不少,只是在香港市面比較難找到。 統計這科學不會誤導人,但是背後的人,卻可以利用統計去誤導人,常用的方法是在抽樣時做手腳,故意對能造成心儀結果的地區多收集樣本;又或是誇大圖表XY軸比例、形狀去帶出扭曲的訊息。 其實真實的訊息,亦可用來說謊,筆者常用的虛擬例子,是一次運動會後,蘇俄運動員自吹自擂,說自己得了第二名,而美國只得倒數第二。其實俄國佬講的都是事實,他只是「忘記」了告訴你,參賽的只有兩個國家。 最近研究港府稅收,遇上這個網頁(http://goo.gl/VqFK17),文件似乎有些刻意地指出,在2009/10 年度,六成打工仔不用納稅,143萬納稅人中,82%薪俸稅由20萬最高收入的納稅人負擔。這些很可能都是事實,可能是筆者小人之心,政府是否想暗示,高收入市民已負擔了大部分薪俸稅,再沒有加稅空間? 筆者反而是這樣看,15%的高收入人士,居然有能力交出82%薪俸稅,可見香港人收入不均極其嚴重,舉例說,最高收入的12,000名納稅人,收入竟然等於440,000位年收入三十萬至六十萬中產的總和,你可以想像香港的收入懸殊有多厲害? 在新的財政年度裡,筆者建議財政司: .再大幅增加個人免稅額 .在每年收入高於24萬這個稅階上,增設更多稅率遠高於17%之稅階,並且取消15% 標準稅率之選擇。 然而在既不民主、兼且商人管治的香港,想作出此改變,可能真是緣木求魚。billyeung@hkas.org.hk,周三刊登

2014-01-09

歐遊回來,你約了朋友K吃聖誕餐。K從事金融業,年尾很忙,能約到是異數。令你汗顏的,不單是忘了她的生日,還有收聖誕禮物的反而是你!是部新型印相機,非常好玩。兩杯落肚,談起近期熱烘烘的高院判決:居港不足7年不能領取綜援違憲。你身邊不少中產朋友都對判決非常不以為然。他們都有一個特點,全是精英,不論社會如何變化,縱然工作辛勞,仍是吃得開而且收入相當不錯,他們更認為多勞多得、綜援養懶人,未必看得出改革社會的急切性。 他們月入十萬八萬,據政府資訊約納12%稅;一個富人月入一百萬,只是納15%稅,是否公平? 香港的所謂累進稅制,是厚富人而薄中產!而年收幾百萬股息,甚至超級富豪收的股息,等於日日中六合彩頭獎,也竟然完全免稅!又是否公平?你納悶為何中產只懂批判比他們不幸的窮人,而不懂去批判不公平稅制和造成這種社會不公的不民主制度? 印相機非常好玩,你想買多部,香港大財團公價$1,180;淘寶要九百人仔,即係同香港一樣價。亞馬遜一查只需900蚊,朋友M在日本買更低至700蚊!但是全部不能寄香港。回想你的鬚刨也一樣,香港買要$3,400,美國亞馬遜只需$1,600,又是不准寄港。香港物價為甚麼昂貴?主因是租貴和缺乏競爭。真的希望,遲早阿信屋會有得賣。晚上上面書,見到朋友的朋友收到鮮花和巨鑽,在聖誕節說「I do」,恭賀她之餘,你想到今天我們的消費模式、衣食住行和購物,愈來愈受大財團操控,過去數十年的極端自由主義,已養肥一班資本家;更要命是捱到金睛火眼的中產,仍然自覺與資本家同坐一條船!想要改革?真的是談何容易!

2013-12-18

人類自稱萬物之靈,與其他動物最大分別在於有莫大好奇心,去試圖明白自己身處這個世界的特性。科學始於觀察世間現象,進而量度和構思一些符合這些觀測的理論,之後若再發現有矛盾的觀測數據,便得修正、甚至全面推翻之前的理論。過去,天文學家認為恆星是由一大團星雲塵埃引力塌縮而成,而行星則是在收縮過程中,為保存角動量、加速旋轉產生的吸積盤中形成;但近年發現為數不少的新系外行星,均是現存理論難以解釋、離母星不合理地近的熱木星(Hot Jupiter),最近更發現一顆離母星遠至650個天文單位(太陽地球平均距離)的HD 106906 b系外行星,又提供了新觀測數據,讓天文學家重新推敲和修訂太陽系形成的理論。 對筆者而言,科學最偉大之處在於不斷自我完善,追求真相,卻從不以擁有絕對真理自居;宗教卻相反,自以為擁有絕對真理,不容旁人異議。宗教與科學衝突的經典一役,在於天主教會主張「地心說」與天文學家哥白尼後來證實正確的「日心說」之爭,部分宗教狂熱者,除了創造宗教外,還自以為是,指地球是宇宙中心,雖然後來觀測數據都支持「日心說」,他們仍要創造「本輪」(epicycles)這複雜解說死撐,時至今日,誰是誰非,一目了然。科學從沒否定宗教,然而宗教干預科學卻時有所聞,強如政教分離的美國,近年仍有基要派基督徒試圖將「智慧設計」論在個別州份強行加入學制中,篇幅所限,有機會再寫。

2013-12-11

天文其中一個有趣之處,在於它是少數業餘愛好者也可作出貢獻的科學。飛抵亞里桑那州省會鳳凰城,再開車到Tucson市,一定不會錯過去Barns and Noble書店。 關門前半小時才到達,不能打書釘,隨手挑了最新一期老牌天文雜誌、每期售出十萬冊的《天空與望遠鏡》雜誌,再在整個專攻天文的書架中,挑了兩本比較有趣的書。今期雜誌第30頁的文章,便是講到業餘天文愛好者對觀測木星的貢獻,他們拍到的木星大紅斑變化和大氣雲層精細照片,能補專業天文學家觀測上的不足,照片更不時被專業天文學家引用在學術論文中;而在過去4次木星被小行星或彗星撞擊中(1993、2009、2010、2012),竟然有3次是由業餘人士發現,再即時轉告專業天文學家跟進研究!世事有時比戲劇情節更出人意表,隨手買的其中一本書,剛由普林斯頓大學出版,作者是美國太空總署的近地天體辦公室主管Donald Yeomans博士,書名叫《Near-Earth Objects》,這是一個自己耳熟能詳的題目,但見到是今年出版,而且資料詳盡,也就買一本留念。 回酒店後翻看,赫然見到第135頁提及發現近地小行星Apophis的Roy Tucker先生(前晚剛跟他飯聚),好奇下翻到書後index,原來筆者也叼陪末席,書中提及筆者發現過J002E3。其實對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02年暑假,把望遠鏡搬到加州時發現的近地小行星2002 PN,當時估計未來有機會撞到地球,翌年去意大利開會,一位專業天文學家告訴我,他曾申請使用智利一台8米直徑的VLT巨型望遠鏡做軌道跟進工作,才算出沒有撞擊危險(http://goo.gl/jCgKYl)。 把消息告訴Roy,他的回覆有啟發性(大意):「不錯,我們躬逢其盛, 在過去一段有趣的天文史上做過一點小事,然而重點是,未來有甚麼有趣的天文工作可繼續做,好讓歷史記得我們?」  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周三刊登

2013-12-04

趁着光科網彗星飛近太陽,難以觀測,你挑了11月28日飛往鳳凰城(Phoenix),卻忘記撞正美國第二大節慶感恩節,連一般快餐店也關門,幸好在快餓死前,找到專開在公路旁的Denny’s仍營業,補充了血糖,思緒開始沉澱。 不久前你看朋友送給她自己的生日禮物──自編自導自資拍攝的青春勵志片《佳釀》,首映完了,朋友的分享令你回味:「人生,就是為了做過自己值得回憶的事。」說得對,好趁青春完成自己的夢想。如果可以加一句,你會挑王家衛《葉問》中章子怡的一句對白:「人生,如果沒有遺憾,那會多沒趣?」 今次旅程,闊別5年,但過往出入過無數次的三藩市機場,仍令你記憶猶新;在鳳凰城機場,想起了十年前的一次接機;今次吃力地提起50磅重的行李喼,你感慨年輕時單手提起70磅喼的那個你去了哪裡?感慨自己已經不能、也不敢像十年前一樣,試過單人匹馬家駕著近一萬磅重的拖車,搬動4台共重二千磅的望遠鏡,穿州過省找尋小行星;當年你曾抱怨父親為何不肯背負沉重的背包,到了這個年紀你終於明白了。 年紀大了,體能下降,很多中年朋友很羨慕年輕人的青春,你多麼想告訴他們不要這樣想,一句表面上很傲慢的說話,忘記了出處:「年輕人,請好好珍惜你們的青春和美貌,因為除了這些,你們還有甚麼?」人生,用青春換來了經驗和睿智,只要我們不恃老賣老、仍願意適度冒險和接受及學習新事物,年老並不可怕。借用詩人夏宇的新詩為回憶作結: 「把你的影子加點鹽, 醃起來, 風乾; 老的時候, 下酒」。 周三刊登

2013-11-27

你在大埔的光害和薄雲中,拍到了「叫做有尾」的光科網彗星,乘又往台灣之便,帶齊設備再上合歡山清境,希望在高山上沒有光害,拍到更日漸明亮的彗星。心情正如「英雄本色」中Mark哥的名言:「唔係要證明話俾人聽我威,而係我影得唔好,我要再影番!」 你去過清境四次,每次都大部分時間能見到繁星滿天,然而這次非常黑仔,連續四晚都密雲,唯一可以做的,是等。第五日天公做美,天藍得不得了。不知是因為連續多晚要多次起身睇好唔好天,睡眠不足?還是用不慣新買赤道儀?調校平衡時,300 mm長鏡連相機從4呎高跌落地,物理定律說跌爛的是最弱一環,商管說是短板理論,結果是鏡頭連接相機的最幼一節爆裂(見圖),你這刻真有想哭的感覺,慨嘆「好天先爛鏡?」 然而經驗告訴你,凡事可以多面睇,這是不幸中之大幸,如果是鏡片碎裂,維修費會更大;又如果跌爛的不是鏡頭,而是相機,當晚便不能換上別的鏡頭,繼續在行程的唯一一個星夜拍照。當晚你轉用帶來的另外唯一一支廣角鏡拍攝,又是另一番體會,人生中,隨機應變很重要,正如西諺所言:”When life gives you lemons,make lemonade”, 跌爛長鏡不能拍彗星大頭照,但可改拍有地景、有星座加有雲的彗星照,亦很有詩意;又可把重點改為用雙筒望遠鏡目視彗星;又或是只用雙眼欣賞,原來光亮的月亮和飄雲這兩項天文人大忌,加起來也可以如此美麗(https://vimeo.com/80333149) 多年前你與一班年輕義工分享,他們覺得成年人很聰明,你告訴他們,年長的人不一定聰明,只是他們經驗多,做錯得多,經一事長一智。人生中,犯錯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變通和吸取教訓。經驗多了,只要不故步自封,對失敗原因自然能有較準確判斷,諉過於外在因素固然感受良好,然而實事求是,探究原因,才能有希望進步。     billyeung@hkas.org.hk,周三刊登

2013-11-21

本文見報之日,再過8天,光科網彗星便過近日點,在距離太陽表面近至只有約一個太陽直徑的距離U字形飛過。最近彗星光度已急增至「五等」,幾乎目視可見(註:要在光污染小的地方),能否安全通過近日點?會否再增光至目視可見?大家正在拭目以待! 隨着光科網彗星不斷接近太陽,不但光度大增,據17日太空天氣網頁報道,其彗尾已增長至800萬公里,約是地球至月球距離的21倍,估計原因是受熱的彗核有新的冰脈蒸發爆開,另一種可能是它的彗核分解,這便是光科網這顆掠日彗星3種前景的第一種,在過近日點前解體, 解體後的彗星表面受熱面積大增, 結果是解體得更快,很可能在過近日點前已蒸發殆盡! 雖然屆時估計光度大增,但對市民而言,由於太接近太陽, 觀看非常困難, 然而對天文學家而言,則難得地提供了一次以最新科技觀測彗星解體的機會;第二種可能性, 是光科網彗星能捱過了近日點後,才因受熱或太陽的強大引力解體,這樣不但可觀性大增,而且已過了最熱的地方,生存機會增加, 2011年南半球才可見的洛弗喬伊彗星(Comet Lovejoy),便是這種情況;最後一種便是平安無事,過了近日點瘦身後,平安飛離太陽。 後記:19號彗尾又增長一倍,長約七度,約相當於14個滿月並排那麼長(見附圖,奧地利 Michael Jäger 攝,註:要攝影才能拍到,肉眼不能見)billyeung@hkas.org.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