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 - 楊光宇
2014-06-18

近年本港多了不少新的話劇團,是件好事。上周六父親節前一天,跑去看「騎士創作」的應節悲喜劇《我的科學家爸爸》。故事講年老善忘的科學家王樂生,一直記掛腦海中只有8歲的女兒Annie,而在現實生活中,他遇上贊助機構調查員,26歲的Annie,王樂生夢想製造出一系列完美的機械人父親,劇味便慢慢從科學家、助理、Annie和她的男友四個人身上散發出來。 到了後半段,雖然觀眾多能猜到王其實患上腦退化,認不出眼前的女兒;但最終一幕在女兒婚宴上,他第一眼便能叫出女兒名字,但隨即又把她當回是調查員Annie的一幕,仍是十分感人。在看劇的後半部,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和大多數上一代香港人一樣,父親隻身來港,努力建立事業,養兒育女。爸爸讀書不多,但懂寫詩作對;二伯父過世,父親寫的對聯歷歷在目:「憶當年,遍地菠蘿三人齊奮發,嗟今日,雁行折翼一力怎擔承?」當年牆上掛有用他創立的酒樓名稱作的對聯:「樂業安居,華堂宴酒;士名遠播,富客登樓」。 爸爸讀書不多,做不成科學家,然而我在中學時期出酒樓幫手,跟做修理的鐵匠說起,才知道爸爸懂得把捲曲銅管放入酒樓煙囪中,流過銅管中的冷水吸收煙囪排放的熱氣,加熱節省燃料!這不算是火箭工程,但40年前一個只讀過私塾教育的人懂得這樣做,真令我嘖嘖稱奇! 近年父親不幸患上腦退化,很多往事記不清,執筆之時,抱著姑且一試致電詢問,父親不僅記得,還說銅管要捲成豬腸狀。放下話筒,面前字行便變得模糊了。(寫於父親89歲的父親節)

2014-06-04

很難想像,自己會第四次去看《雲圖》(重播),電影中有很多精警對白,但最扎心的一句話,應該是組裝人「星美」在被處決前,接受歷史學家訪談的一句對白:「真相只有一個,其他版本都不是真相。」 求真,永遠是人類賴以進步不可或缺的元素。幫朋友拍幾段微電影,要求用高清,可是電傳過去的試片,卻只有500線,不及高清的要求。相機上明明已是1,080p,究竟是甚麼一回事?打電話向朋友查詢,也多作思考,在數碼世界中,「真相」可能有幾個相同印本,這段影片有多個「真相」和印本,第一個真相,藏在相機的記憶卡中;第二個是印本存在經Wifi傳到智能手機中,第三個也是印本,存在剪片師的電郵中。幾經試驗,才知道手機在送出10Mb的試片時,把它壓縮成1Mb,如此便可能不夠線數。幸好經過試驗,終於找到「失真」的「真相」。 在人生的其他事情中,找到真相便不那麼容易,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龍之介的名著《羅生門》,便是最佳註腳。年輕時見過兩個朋友吵架,雙方各有自己版本的真相,我一直相信真正的真相,存在他們兩個版本之間。人世間傳遞自己思想真相之困難,有時也因為溝通的誤會。蒙牛創辦人牛根生講過一句話:「人生中80%的矛盾是出於誤會」,之後一句更精彩:「誤會別人和被別人誤會次數的多寡,決定了一個人的質素。」的確,要準確解讀別人的言行、又或是言行不被人誤會,真的是需要很高的修為。 人生之複雜,在於真相不明,不一定出於誤會。歷史也充滿隱瞞真相的事,也有人說,歷史只是勝利者版本的真相。話雖如此,然而一個不願面對真相的群族,又會有多大的前途?  周三刊登

2014-05-28

互聯網出現後不久,令人覺得距離的影響大大縮小,甚至有書籍以《距離已死》為名。然而距離不但未死,而且非常真實,下次你經過便利店用4元買一包紙巾,而不肯去兩條街外的超市買,便會明白距離其實未死。基於距離未死,離地球最遠的矮行星冥王星,一直以來也少有太空船探測。 5月21日新聞:06年發射升空的冥王星探測太空船「新視野號」 (New Horizon),已飛行了43億公里,開始飛近冥王星,然而這項7億美元探索的另一目標:探測另一顆柯伊伯帶行星,卻因仍未找到觀察目標而變得危在旦夕! 自從2012年邵逸夫天文獎得主大衛祖域和劉麗杏在1993年發現第一顆柯伊伯帶行星後,天文學家已陸續發現了約1,300顆這類細小行星。但太陽系體積很大,想在「新視野號」飛過冥王星後,能發動火箭引擎改變航道飛近觀測一顆柯伊伯帶行星,天文學家必須在7月前發現和精確知道它的位置。 現時冥王星身處星羅棋布的銀河附近,縱然用上兩支分別6.5米和8米的巨型望遠鏡,只有四成機會找到目標,除非申請到哈勃望遠鏡160個軌道的觀察時間,找到目標的機會才上升至九成。 冷知識:光線由太陽射到地球,大約要8.5分鐘,冥王星距離太陽的距離,約是日地距離的40倍,太空船要9年才飛到冥王星。問題:求太空船速度約是光速的百分比?答案:約0.008%,不及光速的萬分之一!  周三刊登

2014-05-21

科技真的不斷進步,要看天文新聞、分享或討論,以前要坐電腦前,現在可隨時隨地用智能手機。例如香港天文學會推出的免費智能手機軟件「香港天文」,由前副會長余惠俊每天整理新鮮熱辣的天文新聞,不時帶來驚喜,令人深歎宇宙之奇妙。 最近一則5月14日的新聞非常有趣,天文學家在距離地球155光年,雙魚座的GU Psc星,用巨型望遠鏡和最先進的直接拍照新方法,發現了一個質量比木星大9至13倍,距離母星約2,000天文單位(太陽地球距離)系外行星,這個距離是太陽和冥王星的50倍!也是至今為止發現過和母星距離最遠的系外恆星。 科學工作中,懷疑精神很重要,消息轉載至香港天文學會的臉書群組後,余惠俊認為這顆系外行星質量推算為木星的9至13倍,已有可能是棕矮星(Brown Dwarf)。我的想法也相似,如果發現的不是行星,而真的是棕矮星,那麼事件性質便截然不同,變成是一對雙星,距離二千天文單位是很正常的事。討論中亦有問及,一顆這麼小和遠的行星,怎麼能夠靠反射母星星光被拍到?天文學會教育部部長吳偉堅指出不是靠反射星光,而是巨大質量行星因重力下輕微塌縮發出的紅外光才能被拍到,更引述了論文出處供讀者參考!天文學會的面書群組,不但讓天文愛好者分享作品,更是交流天文資訊和討論分享的好地方,歡迎公眾加入。 最後也想介紹一下棕矮星,宇宙中巨大的星塵團,可以凝聚收縮成大小迥異的恆星,早在六十年代,天文學家已在理論上推算出棕矮星的存在,他們的重量只有木星的13倍以下,中心熱度不夠高,不能如一般恆星般引發核融合(又稱核聚變)發光,只能靠燃燒重氫發出紅外光,由於光度微弱,加上以前科技不易把它與紅矮星辨別,直到1995年,才在昂宿星團內發現到第一顆棕矮星的存在。 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

2014-05-14

吾生也晚,然而香港天文界先驅、香港太空館創館總館長廖慶齊先生的事蹟和對天文普及教育的貢獻,仍是膾炙人口,令人難忘。 60年代的香港,天文仍未普及,就如廖生所言,是由英國買支6吋反射望遠鏡入境,曾被海關當是迫擊炮細心檢查的年代。當年香港天文情況就如兩位皮鞋推銷員去到非洲,廖生是勇者,他不覺得非洲人不會穿鞋,也不聽從老師訓誨:「廖慶齊,地球咁多嘢你唔學,個天咁遠,有甚麼好學!」他勇於選擇自己的道路,到他成為老師,教化出無數人對天文的愛好。因緣際會,在70年代初,廖生對天文的學養、熱情和參觀世界各地太空館的閱歷,令這匹千里馬成為建設香港太空館的最佳人選。開創先河從來不易,雖然「經費不是問題」,但為了要全面電腦化,當年廖生要求全自動用電腦控制幾百部幻燈投影機一齊操作,去輔助館中先進的星象投影儀放映天象節目。須知這是三十多年前,困難可想而知!迎難而上,正是勇者本色。 人老了,最怕是不肯學習新事物。在05年,七十多歲的廖生仍勇於添置和學習使用電腦赤道儀去觀星。那次幾位天文同好歡聚加州廖生家中,享受著名的「廖記奶茶」。廖生是謙謙君子,也是仁厚長者,他寫的對聯「放開眼孔窮天地,自有心腸蘊古今」,正是其人生哲學的寫照。 廖慶齊先生上月23日於美國加州與世長辭。香港太空館上周四起舉行「星夢留痕 永遠懷念廖慶齊先生」悼念展覽,為期兩個月展出廖生天文作品,亦備弔唁冊供市民留言悼念。周三刊登

2014-05-07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句話是真的。人生中,很多道理,可能有書上已有寫到,但自己未必有機會讀過;而且不少道理,還是要自己經歷過,印象才最深刻。 在機場換臺幣一向方便,匯率也很不錯,可是原來有4月1日起,臺灣銀行竟然對2010年前印製的港幣收取每張50新台幣的「舊版處理費」,以香港人最常用的500元紙幣計,「舊版處理費」高達2.7%!這其實非常不合理,因為這些2010年前港幣明顯仍然流通。 以前寫過,台灣清境(圖1)是個觀星的好地方。最近一年去得比較多。最近幾次也是租車,臺灣的租車市場似乎仍未普及,不但價格較歐美昂貴,全世界租車也是租車公司把車入滿油,租客入滿油還車;台灣(起碼是一些公司)卻是取車時記下油缸有多少油,還車時也要有多少,非常難以掌握! 清境是旅遊、觀星勝地,但晚上九時後很難找到餐廳仍然營業,7-11於是應運而生,短短幾公里山路便有六七間,其中的方便麵、飯團、和香蕉,都是深夜觀星人士的好選擇。個人最喜歡香蕉,因為連熱水也不需要。清景7-11的「上等蕉」(圖2),蕉如其名,非常香甜,每包兩隻。第一次買時,沒有工具,折騰了一分鐘也撕不開圖中黃色的封條,做人最忌不懂變通,隨即改試其他方法,原來塑膠袋的旁邊,不費吹灰之力便可撕破。想起了物理學天才費曼故事,雖然得過諾貝爾物理獎,但他從不覺得自己比其他物理學家聰明,遇到別的物理學家久攻不下的難題,他認為可能是研究的方向出了問題,會考慮用別的角度和方法去研究解決難題。 人類適者生存,要進步便不能故步自封。

2014-04-30

不久前在大會堂公演的《伽利略傳》有一幕令我很扎心。劇情講伽利略在新發明的望遠鏡下,向好友講解月球上的光暗地貌,是太陽光線照在山脈上形成,伽利略說:「朋友,你應該好興奮造物以來,我倆是第一個看過。」我會心微笑。回想自己最初發現的十多顆小行星,當然興奮不已;後來在美國發現到第一千顆、或是第二千顆,為何每次仍是激動?原因和伽利略十分相似:自己很可能是在地球上第一個見到和發現這些小行星的人。 發現也可以是經常發生的事,閒來上網,原來近年有天文學家把我以父親名字命名的19848號小行星,利用lightcurve inversion技術算出一個立體模型(圖),對我來說也是驚喜的發現!小行星的長軸比短軸長一倍,與我從光度變化測量的估計一樣。題外話,19848號小行星的估計直徑約為8至19公里(視乎反光率高低),大約與香港島差不多大小。 今天又有新發現,每年一度的Edgar Wilson Award將基金每年收益分給業餘發現每顆彗星的天文愛好者,今年6位得獎者之一、法國的Claudine Rinner女士在摩洛哥設立海拔2,750米的Moss天文台,用一台20吋廣角望遠鏡,竟在過去3年發現了4顆彗星、3顆近地小行星和一千多個新的小行星。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顯風騷三數年」,將來有機會,真要找這位高手切磋一下。 周三刊登

2014-04-23

想不到話劇也有潮流,看完了馮祿德主演的《伽利略傳》不夠一個月,另一位編導又有新編版本上演。伽利略的確是個傳奇,大約400年前,他「借用」荷蘭人剛發明的望遠鏡望向夜空,觀看星體,看見月球的環型山有光暗位,從而推論月球上有山脈,月亮發光是靠反射太陽光;也看見木星的四大衛星每晚轉換不同位置,相信這些衛星圍著木星轉,也開始質疑當代人一直迷信亞里士多德倡議的「水晶天殼」是否存在;又藉望遠鏡觀測到金星的盈虧,令他漸漸相信哥白尼的日心說才是真理。 這套改編自德國著名劇作家布萊希特的著作,寫出活在宗教力量橫行下,這位偉大科學家的掙扎求存。伽利略喜歡美食,有趣的是,他所喜愛的天文學(astronomy),和美食(gastronomy)只有一個字母之差。話劇開始時,伽利略是大學數學教授,在相對自由、商人當道的威尼斯,學者可自由做學術研究,但人工微薄,要用私人時間去教無天份又無心向學的私人學生幫補,以致無暇做研究;最後他搬去投靠佛羅倫斯公爵,在望遠鏡幫助下,日漸找到支持日心說的證據,更加以常人明白的意大利文著書立說,聲望日隆。但與此同時其學說動搖了教廷的權威,結果在酷刑威嚇下被迫公開承認放棄自己的學說,遭軟禁收場。是偷生,卻能利用這個機會偷偷寫下《對話》這本經典。 人生真的很奇妙,伽利略是用望遠鏡看天的第一人,四百年後某天,坐在大會堂看《伽利略傳》,我決定購買平生中最大的望遠鏡。然而自己知道,新鏡雖比伽利略用的大和精密,與先賢相比,實在難望其項背。  周三刊登

2014-04-16

你把手伸進褲袋中,找大餅埋早餐帳單尾數,驚覺在八達通流行的今天,為何會出現一個「兩毫子」? 你想起了這是在幾天前,一條上落行人天橋的斜路上拾到的。很多年前,網上流傳一個笑話,研究蓋茨若果單獨在電梯中見到地上有一張100美元紙幣,他會不會把它撿起來?坊間有一種看法,認為以蓋茨的賺錢能力,花在撿起那張100美元的時間,用在其他地方可能賺到更多錢,言下之意,以機會成本計算,蓋茨不應做蝕本生意。 其實一個人決定做不做一件事,往往有很多不同層面的考慮,機會成本往往只是其中之一。一張跌在地上的100美元和一個香港兩毫硬幣的不同之處,除了表面上購買力的巨大分別,更在於地上的一百美元不易滑倒人,老人家踏在一個放在凹凸不平地面上的兩毫子,滑倒受傷的機會非常大! 你看過一些專欄說,凡事可計數,但有時「斷估無辛苦」更方便,結果你拾起了那個兩毫子。今天回想起來,會不會又被人指責你「拾遺不報」?但在地上執到一個兩毫子去報案,就算警方不告你阻差辦公,在時間上你又花得起嗎? 死性不改的你,坐下來算一算概率,一個路人踏上這個跌在八呎闊路中心兩毫子的機會,大約只有3%;但是只要有200個路人經過,踏中的機會便會高達99.7%! billyeung@hkas.org.hk,周三刊登

2014-04-09

很多時候,看電影和電視,有病人在航機上出事,不時會遇到有其他乘客是醫生,究竟這是巧合?還是編劇編出來? 筆者在上次專欄提過,其實生活中很多遇上事情的概率(即機會率),都可以計算到。香港人口約7,000,000,以2012年數字算,香港約有1,006位西醫,亦即是說,香港人口中約有6,987,000人不是醫生,亦即是不是醫生的概率是700萬分之6,987,000,亦即是0.99814。 以飛機上有400位乘客算,第一位乘客不是醫生的概率便是如上提過的0.99814,第一和第二位乘客也不是醫生的概率便是 0.99814的二次方;第一至第400位乘客也不是醫生的概率便是0.99814的400次方,亦即是0.475 。那麼反過來說,飛機上400位乘客中,有一個或一個以上是醫生的概率,便是1減0.475,亦即是52%,不算低吧? 如果我們計入香港有43,698位護士,航機上400位乘客中全部不是醫護人員的機會率只有約4%!明白了其中的計算,各位下次坐飛機時,或許可以安心一些? 或然率的用處在生活上幾乎無處不在,懂得的人,絕對不會成為賭徒,因為長遠根本沒法贏到賭場;說出來你未必相信,在一個派對中,只要有23人,便有一半機會有兩個人在同一日生日!解釋頗複雜,在此不贅,不相信的可在面書上查看朋友的生日日期,平均查到23位,便會有兩個相同生日;查到第五十個左右,機會更幾乎高達九成多。 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billyeung@hkas.org.hk,周三刊登

2014-03-26

你很難相信,自己會在春節假期去寒冷的歐洲旅遊,幸好目的地是南歐,意大利那不勒斯。今次挑了一間比較好的酒店,更遇上升級上轉角位三個露台的房間。 一天下午,遊過了此行主打,在公元79年被附近維蘇威火山爆發火山灰埋沒的龐貝(Pompeii)古城。古城雖已湮沒,但殘存的建築物和壁畫,仍然栩栩如生,令你緬懷羅馬帝國的興衰,有很多感想。 昨晚試了二樓的精緻餐廳,今晚你選了更好風景的頂樓餐廳,酒過三巡,坐在對面的朋友示意,你背後剛坐下的鄰桌客人想找你攀談,原來是一對在中國經商的以色列父子,擾攘一輪紅酒、旅遊景點等small talk後,你便領略到猶太人做生意的進取,即使萍水相逢,他們也想多結交朋友,又或是多交流商場消息?你只寒暄幾句,很欣賞以色列發展科技資訊工業的成績,例如移民烏克蘭猶太裔的Jan Koum創辦WhatsApp的成功,和他不肯賣廣告的經營理念。 過不了十分鐘,又要請你分享品嘗全餐廳最好的紅酒,你眼見自己連咖啡也喝完,對於這位熱情遊客,你真想告訴他,你其實很不喜歡耶路撒冷,旅遊時感覺遠較約旦和埃及危險;但是臨離開前,你也告訴他一些心底話,中國目前似是盛世,但是這個國家極不穩定,維穩費竟然多過國防費用,而很多有權有錢的人,也爭相移民外國。最後一句,是多謝那兩杯紅酒,當然,「很多時一支紅酒好飲與否,除了酒質,更重要是跟誰喝」,這一句,你也沒有講出口。 後記:近期新聞,加拿大政府宣布停辦投資移民,6.5萬積存申請中,有5萬是中國人的。  周三刊登

2014-03-19
2014-03-12

科學館主辦的「巨龍傳奇」展覽,展期至4月9日。去過加拿大Royal Tyrrell Museum面積達12萬平方呎的恐龍博物館,以為珠玉在前,不會有甚麼看頭,誰知今次香港展館也有7萬平方呎,還是甚為可觀。 巨型恐龍骨架以中國本土出土品種為主,展出次序安排妥當,亦有不少互動遊戲為小朋友而設。其中一套短片,再次提醒大家,6,500萬年前,一顆10公里直徑小行星擊中地球,結束了恐龍稱霸的年代,哺乳類動物得以崛起取代之。 生而為人,當然不希望人類有滅絕的一天,然而正如王家衛《一代宗師》中,章子怡一句很精警的對白(大意):「武術千年,失傳的事,還發生得少嗎?」科學家也告訴我們,不但是一門技術可以失傳,在地球有生命的40億年以來,超過99.99%物種也已滅絕!人類縱有更大能力,也未必能例外。更諷刺的是,最可能毀滅人類的,正是人類的力量和無知。 筆者的個性,說得好聽是先天下之憂而憂,說得不好聽是杞人憂天,近的如香港新聞自由不斷被侵蝕,遠的如美國天文數字的聯邦負債和全球暖化,在在令人擔心。看著眼前按某一定義已絕種的恐龍,深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心中反覺坦然,若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一直迷信債務真的可以無限量增長、又或是二氧化碳可一直不斷排放,或許人類的滅亡,是活該的事! 恐龍其實並沒有完全絕種,其中一個分枝鳥龍,進化成今天的各式鳥類,看着眼前精靈活潑、鸚鵡學舌的小白和小翠,又有另一番安慰。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