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人間 - 楊光宇
2014-10-08

中國古語有云:「萬物靜觀皆自得」。西方科學精神亦是以觀察周圍環境為開始。曾經聽過香港觀鳥會前會長林超英先生的講座,他不喜歡「賞鳥」這個用詞,因為有點以自我為出發點和由上而下的感覺;他喜歡「觀」鳥,因為左邊的鳥眼(兩個「口」)和右邊的「人目」互相對視,比較平等,也很能帶出觀的意義。我們長期靜心觀察鳥類的生活變化,慢慢便會有一些心得和發現。 林先生很幽默,自嘲眼界愈來愈短,年輕時喜歡看星,盛年看雲,年紀愈大愈喜歡觀鳥。吾生也晚,開始走上類似的路,起初看星觀鳥,喜歡拍攝,近年開始改變,08年新疆看人生第五次日全食,終放棄拍攝,改為在日全食用雙筒鏡看兩分鐘日冕(包圍太陽最外氣層)。若專注拍攝,作品未必比同好分享出來的好,卻有機會失去很多細心觀察的機會。 說到觀鳥,除了要有閒情(時間),更要有閒心,一天跟幾位朋友到濕地公園觀鳥,都是以單筒鏡觀看為主,拍攝為輔。一直都覺得鷺很普通,原來只是自己不留心。這天才觀察到,牠們也很有趣,原來會吃蜻蜓;觀察一隻池鷺站在桿上,4隻長長腳趾是三前一後,與家中鸚鵡的兩前兩後不大相同。細心想想便不難明白,鸚鵡在樹上生活,4隻腳趾兩前兩後形成鉗形,最能牢固地夾樹枝;反之鷺主要在濕地覓食,向前喙食時,三前一後的腳趾設計最易平衡身體。 回家細看,原來灰鷹和黃頭亞馬遜的兩隻前腳趾長度略有不同,方便箍緊不同粗幼的樹枝。寫完此文再看一次,後面腳趾也是一長一短!如是者內側一對較短的前後腳趾用來箍緊幼樹枝,外側一對較長腳趾用來箍緊較粗樹枝。 萬物靜觀皆自得,造物真奇妙。 周三刊登

2014-09-24

一向看電影,都沒有看片頭片尾工作人員名單的習慣,直至看到93年的《白髮魔女傳》,攝影的美妙,令我看得入神,才留心看字幕,第一次知道鮑德熹這個名字。96年開始學習找尋小行星後,一直在想,將來發現的小行星,應該將其中一顆命名為「鮑德熹」。第二次接觸他的作品,感覺是他對光的運用返璞歸真,比《白》片更上層樓,真是非筆墨所能形容,及後贏得01年第73屆奧斯卡最佳攝影獎,並不令人意外,乃實至名歸。 鮑德熹出生於演藝世家,父親鮑方是著名演員,13至25歲在廣州度過。在廣州中學一段求學日子,生活十分艱苦;教了7年書後,他獲准來到香港,在銀行工作。沒多久他便發覺這朝九晚五的工作不大適合他。如果他堅持下去,世上便少了一位攝影大師。 由於童年看過許多父親的電影,他對電影很有興趣,在看過二百套電影後,他毅然拿了父親的退休金,跑去美國讀電影,1983年於舊金山藝術學院電影系畢業。回港後的日子不是一帆風順,85年拍過《衛斯理傳奇》,86年拍的《喜寶》,筆者已留下深刻印象。九十年代初首執導演筒,然而拍的《爵士駕到》並不叫座;之後隨89年的《不脫襪的人》、91年的《九一神鵰俠侶》和93年的《白髮魔女傳》分別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攝影,鮑的攝影功力開始廣為大眾認同。 05年,閒下來寫讚辭(citation),國際天文聯會接受了筆者建議,把一顆筆者發現的34420號小行星命名為Peterpau。 周三刊登

2014-09-18

真是活到老學到老,在美國生活過十幾年,也從未見過有兩蚊紙幣。最近在淘寶無意中見到,還以為是強國A貨,上網查一下才知真有其事。2元紙幣是最罕有的美鈔,平均每100張中才有一張,由1862年開始印製,由於流通量小,至1966年更一度停產,1976年重新印製,但仍然不大流通,主要被收藏家大量收藏,很少流入市場,出現「十年未得一見」的情況。一些美國人相信,放一張在錢包會帶來好運。 有沒有想過偽鈔有甚麼問題?有人說這是欺詐,收到偽鈔者會有損失。那麼如果偽鈔印刷精美,與真鈔無異,收到者可正常使用,是否便沒有問題?答案當然是不。須知大量偽鈔湧現會增加貨幣供應,印偽鈔者一己之得,便是市民手上真鈔購買力下降之失。 然而人民印偽鈔是犯法,政府卻可堂堂正正以增加債項去刺激經濟,削弱市民存款的購買力!一個國家貨幣的認受性,在乎公眾對它的信心。美國自從在70年代初退出金本位制後,美元背後不再有黃金支持。眾所周知,任何貨幣都應該有可用於交易、不易偽造和儲值等功能。08年是大蕭條以來最嚴重衰退,美國政府增加了七萬億國債才勉強化解危機,代價是戰後最乏力的一次經濟復甦,加上息口長期人為低企,引發一次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資產泡沫。 香港因為實施聯繫匯率,息口不合理地追隨美息,似有若無的超低息又支持資產價格持續高企,市民揸現金要被通脹蠶食,買樓收3厘息和買股票又要冒資產泡沫爆破之險,香港的財金官員,有無幫市民想下解決之道?

2014-09-10

你獨坐在一部磁力共振機40呎外,想著機器中躺著因高齡減弱心肺功能的父親,不時閉氣30秒。你擔心他能否受得了,會不會很辛苦? 為了讓自己分神,你回想這幾天的翻天覆地:心翳了一星期,父親入院做心血管電腦掃描;翌日誤信心臟科庸醫粗疏、單憑一條心血管栓塞一半便斷症的通波仔建議;不久情況穩定,出院後決定先取second opinion;星期三早上又再心翳,急電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心臟科醫生朋友求教,原來還有很多應做未做的試驗!於是急忙帶父親去朋友的師弟處,兩小時的望聞問切和各種測試,令你明白通波仔並非迫切。 一陣涼意,香港這個凍感之都的冷氣,把思緒帶回現實。想著門後測試的艱辛,信念開始動搖,如果解藥比病徵更痛苦,不讓父親冒不必要風險的原則是否正確?一小時後,門終於打開,傳來父親爽朗的聲音,終於放心下來。護士還開玩笑說:「我捉著你父親的手時,他還說我的手很冷。」你握著父親的雙手,不但發覺護士所言非虛,你還驚覺已很久沒有這樣直接感受父親的溫暖。心在想:「他活著就好!」 回家的車上,可能是真被冷壞了,咳嗽不斷。父親反覆地問:「你的咳有沒有痰。」因為他兩分鐘便忘記自己問過,也忘了答案。回到樓下,父親叫你先上去,他要先去買藥材,你想他先上去吃東西,結果他聽從。在吃麵時,他又舊事重提說要去買藥材,又問媽媽家裏有沒有蜜棗,再說下去,你才知道他要「去買南北杏,阿仔咳」!原來他不但記得問和黃收市價!想著想著,已看不清眼前報紙了。  周三刊登

2014-09-03

從沒想過會到波蘭的克拉科夫(Krakow)旅行,結果還是來到了。火車站旁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的古城很美,波蘭王室住了幾百年的皇宮也很精緻,然而此行最特別的,還是古城內買到的地道陶藝品和到訪維利奇卡(Wieliczka)岩鹽礦。這個地下鹽礦已有五千年歷史,至13世紀末才大規模開採,九百年來,一共開採了750萬立方米岩鹽,若裝在火車卡可圍繞地球赤道五分一個圈。在地底下的礦坑全長250公里,最深達327公尺。整個2.5小時的導賞團,旅客只行了整個礦坑的3%!由於採礦是高風險行業,沿途見到不少在岩鹽中鑿出來的教堂和宗教壁畫。 都說旅遊可增廣見聞,今次在波蘭遇上這個岩鹽礦,也引起一些思緒。經濟學101,會提到價格(price)和價值(value)的分別,鑽石價格很昂貴,可是實用價值不算很大(主要用於切割);水的價格很便宜,價值和用處卻很高。其實黃金和鹽也有類似的分別,黃金昂貴,但實際價值、功用不算大;岩鹽很便宜,卻非常有價值,可用作防腐、調味,亦是人體生存所必需的。故此岩鹽有「灰金」之稱,參觀途中見到一條約1米直徑和2米長的岩鹽柱,導遊說若在古代,已足以買下一條村莊的土地、房屋和牲口!過去一些王朝,鹽稅收入可佔整個皇家收入的三分一! 從前旅行,不喜歡買手信,因為花時間挑選又山長水遠帶回來。及至年紀大了,步履慢下來,才明白「千里送鵝毛」背後的心意,結果買了幾樽岩鹽做手信,在航空公司不斷減低託運行李重量和數量的今天,千里送岩鹽,應該更彌足珍貴吧?  周三刊登

2014-08-27

朋友說太空館的全天域電影「蝶影迷蹤」(http://www.lcsd.gov.hk/CE/Museum/Space/WhatsNew/c_index.htm,影期至10月底)好看。片頭的旁述寫得很好:「達爾文曾經講過,進化論係寫咗在蝴蝶的翼上面;而我(指紀錄片主角Urqahart教授)一生人的意義,亦寫咗在其中一隻蝴蝶的翼上面。」 候鳥和昆蟲,不少都有隨季節遷徙的習性,本來不足為怪,但北美洲漂亮的帝王斑蝶,卻要用上最少三代,才能由德薩斯州到達加拿大東岸五湖區,之後便不知所終! 多倫多長大的動物學家Fred Urquhart,自小就迷上蝴蝶,長大後在多倫多大學任職教授,花了幾年時間,才試驗出令標籤緊貼在帝王斑蝶翼上的方法;他夫婦兩人又成立學會,在全北美招募到幾千個義務會員,稱他們為公民科學家(citizen scientist),二十年來為帝王斑蝶貼上幾十萬個標籤,及觀察報告其行蹤,確立了帝王斑蝶在春天後用上三個世代和六個月,由美國東南部遷徙上加拿大東部這個事實和路線。 之後帝王斑蝶的行藏一直成謎。原來在加拿大長大的這一代帝王斑蝶很特別,比上兩代長命八倍,飛行距離長十倍!1975年,學會在墨西哥的兩名成員,用了兩年時間,終於在墨西哥中部一個山上森林, 找到以千萬計算的帝王斑蝶聚居地。卻苦無證據這批蝴蝶從何而來?幸好同年8月,美國北部明尼蘇達州的一位老師和兩位學生,把一個編號「PS 397」的標籤放在一隻帝王斑蝶上,飛到西南方三千公里外的墨西哥(世界上最長昆蟲遷徙之旅之一)。1976年1月9日,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記者的見證下,Urquhart 教授在踏足墨西哥森林15分鐘後,幸運地找到這隻有標籤的帝王斑蝶,解開了整個遷徙謎團。 周三刊登

2014-08-20

中歐很值得重遊,第三次到布拉格,去了看卡夫卡博物館。認識卡夫卡,是多年前在香港藝術節,看到改編自他作品「變形記」的舞台劇,是講一個男子原本與同住的家人關係良好,可是一次不知何故,醒來變了一隻大甲蟲,不敢外出工作,家人由起初的驚嚇,慢慢適應下來照顧他,但慢慢又由於照顧他,不能外出工作賺錢,加上他的嘔吐物和臭味非常難受,結果最後被家人殺害。這本小說的意義很深,令人反思,究竟我們對家人、伴侶和愛人的愛,會不會因為他們的屬性不同了而改變? 今次舊地重遊,才明白卡夫卡長大的布拉格,捷克人、猶太人和德裔人共處,身為猶太人的卡夫卡所面對的張力。其實不同人種也是人類,處身在地球這個大家庭,本應是一家人,卻因語言、文化、宗教、膚色的不同,而出現變形記的情節!看到今天同文同種的中港矛盾,對於變形記的寓意,又有深一層的體會和慨嘆。 上網查卡夫卡,在維基百科中,竟然有接近120種不同文字介紹他,然而非常諷刺,他在生前寂寂無名,只有身邊三數好友看過他的部分作品,他更燒掉自己前期寫作的小說,命運與梵高同樣坎坷。筆者有時會想,中國人的俗語不時很有哲理:「執輸行頭,慘過敗家。」落後或領先時代,很多時都沒有好結果。然而人生應該追求別人眼中的成功?還是追隨自己的心中所愛? 一時手痕,在維基輸入了全球首富的名字,多年前在維基只有16種語言介紹,今天已上升至27種,固然人生從來不應該以成名為目標,然而若果維基介紹的語言數目多少,可以作為一種普世認知價值觀的指標,藝術家和作家,似乎較商人有更高認受性。 可是又想深一層,比較來做甚麼?在徐克的《梁祝》中,有一句出家人的對白很精警:「各人隨心之所安,做自己喜歡的事便好。」文學和商業,也可各自各精彩。  周三刊登

2014-08-13

彗星俗稱掃把星,它們飛近太陽時,所產生美麗的彗尾,引起人類莫大的興趣和好奇。 剛過去的8月6日,對彗星發燒友而言,應該是個大日子,因為歐洲太空總署磨劍十年,價值140億港元的羅塞塔號太空船(Rosetta),就在這天抵達探索目標「楚留莫夫.格拉希門克彗星」(以下簡稱67P),從拍得的近距離照片(見附圖),可以見到是兩顆彗核在重力吸引下聚在一起。現時羅塞塔不斷圍著67P觀測,尋找登陸探測器的最佳降落地點,初步認定了五個可能的降落點。計劃在11月6日發射登陸器,由於彗星引力不大,要以三個魚叉射入彗星固定登陸器,對彗星進行各種科學觀察。之後的一年更精彩,隨着67P不斷飛近太陽至2015年8月中過近日點,登錄器上的各種科學儀器便能對彗星的各種物理化學變化作出仔細測量。 大家可能不知道,即使是科學昌明的今天,太空探險仍是充滿風險,以探測火星為例,差不多有一半任務以失敗告終。彗星沒有太多大氣,加上引力細小,表面上似乎較易成功登錄,可是其實不然,彗星的不規則形狀,自轉時會對羅塞塔號產生時大時小的引力,要有非常高超的控制技巧才有望成功登陸!以上困難,是筆者在2002年參加一個在澳洲舉辦的小行星會議中,從一個講解2001年探測器成功降落愛神小行星(Eros)的講座中學到的。 太空船命名為Rosetta,背後有些典故,埃及著名的Rosettastone,在尼羅河的同名小鎮出土,其上以三種語言刻着一條古代的重要和約。從而令世人得以破解已經失傳千多年的埃及象形文字。但願這艘同名太空船,在未來一年,也能為我們破解更多彗星和太陽系如何形成之奧秘。

2014-08-06

《論語•學而第一》中有云:「無友不如己者。」學貫古今的朋友相約午膳,談及文字的出現,講到人類(現代智人)存在了五萬年,到了最近五千年才出現文字。 現代人一生接觸文字,很難想像沒有文字的世界會是怎樣。原始人大抵依群體或部落聚居,縱發展出語言在群體中溝通,但交通不便又沒有文字,個人發現的知識難以廣傳和交流,大大窒礙文化和文明的發展。約五千年前文字出現了,但如中國人刻在竹簡上非常不便兼累贅,學富五車,也只等於現代的幾十本書而已。到紙張的出現,才方便紀錄和抄寫成書廣傳,但抄寫非常慢和昂貴,直至活字印刷出現,文字傳播知識文化的功能才大幅上升! 一些傳媒朋友最近覺得不論怎樣努力,香港境況仍是江河日下!筆者只能安慰:「歷史永遠只會展示我們努力後的版本,想想若果你們不發聲,香港會變成怎樣?」 作為一個作者或傳媒人,無論得時與不得時,實在不能輕視自己工作的重要。不久前重看區浩智的《高一點看香港》,發覺序中提到作者也是因為看過《小王子》這本書,才想到拍下香港可能快被破壞的地貌景致。小王子訪問第六個小行星,遇到一位奇怪、足不出戶的地理學家,他只肯記錄自以為恆久不見的山脈河流,卻不肯記下小王子故鄉那朝花夕拾的玫瑰! 世間哪有永久這一回事,全靠有文字,我們今天知道有板塊漂移、滄海桑田改變地理環境,而隨着科技進步,高空拍攝和紀錄低地貌立此存照,亦變成可行之事。作者聖修伯理寫《小王子》時,大底想不到作品能影響這麼多人。 周三刊登

2014-07-30

不知這個算不算是西方爛gag?「有甚麼事比一顆小行星即將撞落地球更恐怖?」答案是有兩顆小行星撞落地球。 專欄上兩期提過歐洲最著名的Nordlinger隕石坑,原來西南方還有一個4公里直徑的 Steinhiem隕石坑,由一顆150公尺直徑的近地小行星衛星撞擊而成。天文學家觀測近地小行星的數據中,得知有高達15%是有衛星的,比率為甚麼會這樣高?今年剛好是舒梅克利維9號彗星撞擊木星20周年,或許可提供一點線索。 天文學家告訴我們,當一顆結構不堅固的小天體(例如彗星)飛得太近一顆引力大的行星(特別是木星)時,由於行星對小天體較近一端的引力,遠較較遠一端大,形成一種撕裂小天體的力量(Tidal force),足以令小天體撕裂成兩塊或以上的碎片。20年前舒梅克利維9號彗星因為飛得太近,被木星撕開成21塊再撞落木星,便是一個最佳例子。不少近地小行星在撞落地球前,在之前的軌道飛近地球或木星等行星會被撕裂,故此觀測到的近地小行星有高達15%擁有衛星,實不足為怪。 天文學家從觀察大量小行星自轉周期絕少短過2.2小時這個事實,得出推論:不少小行星結構很鬆散,甚至只是在真空中,一大堆大石頭因重力吸引下聚在一起,若自轉太快,便會因離心力太大而分開成不同軌道的小行星!最近歐洲太空總署的羅塞塔號太空船拍下的67P彗星照片(圖),根本是兩顆彗核互相吸引聚在一起,若有機會飛近地球或其他行星,便會分離,若撞擊行星便有機會造成雙重隕石坑。 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周三刊登

2014-07-23

世事通常都有利有弊,空氣有阻力,加大汽車耗油量,當汽車以時速110公里行駛時,超過七成耗油用在克服風阻上;可是若果沒有空氣,不少生物不能生存,飛機也不能飛行,而細如砂粒的隕石,可以比子彈高20倍速度直擊地面,殺傷生物或造成比自己直徑大十倍的隕石坑。 地球上不易找到隕石坑,一則由於細少隕石高速進入地球大氣層時,因摩擦產生高熱而汽化,根本不能到達地面;就算十米以上的隕石能穿透大氣層,在地面留下巨大隕石坑,經過億萬年滄海桑田,風化侵蝕或沉積,加上植物重新生長,已經不易再確認出來。是故如我們分析現時全球上已證認了的一百七十多個隕石坑位置,可以見到兩個特點:一是隕石坑多位於沙漠地區,例如撒哈拉和澳洲西部的大片沙漠等,這是因為這些地方較少侵蝕,又寸草不生,隕石坑的形態容易保存下來;另一個隕石坑集中的地區,表面上比較難理解,不少隕石坑也在北美、歐洲等地區發現,說穿了很簡單,這些地區人囗較多,隕石坑自然較多機會被科學家發現。 Google Earth的出現,不但方便我們在人生路不熟的地方駕車,也為尋找隕石坑提供了方便,07年,美國人Authur Hickman利用此法,在找尋礦脈時,無意中在澳洲西部Newman鎮以北30公里地方,找到一個估計1萬至10萬年前的隕石坑!直徑約260米、深約50米,四周環狀突起約30米高。 在大家嘗試去找隕石坑前,還是事先聲明,機會並不高,經粗略計算,平均每100萬平方公里面積沙漠上,約只有5個隕石坑,機會只比中六合彩高些!  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周三刊登

2014-07-16

說來慚愧,一次路過奧地利Linz市,與當地天文朋友吃早餐談起,才知在德國慕尼黑西北的訥德林根鎮(Nordlingen),是歐洲最著名隕石坑所在地。那次在烈日中探訪隕石坑,印象不深,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回想自己對小行星之興趣,起初主要在於發現,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7年,對小行星認知漸多,原來平均每50萬年,便有一顆直徑大於1公里的小行星撞擊地球,對地球帶來翻天覆地和毀滅性的變化。溫故知新,遊歷又何嘗不是,十多年後在微雨中舊地重遊,又對這個隕石坑多了新的認識。科學家相信,約在1,450萬年前,一顆直徑約1公里的石質小行星以時速7萬公里擊中訥德林根東北約十公里處,造成直徑25公里的隕石坑。撞擊的一刻,超過攝氏2萬度高溫把泥土和小行星同時蒸發,方圓100公里內生物無一生還,爆炸威力約相當於25萬個廣島原子彈,之後隨著隕石蒸發,坑底受壓的地層向上反彈,隕石坑最終只有約400米深,隕石坑中央更反彈出一個較坑底略高的小山丘,而爆炸彈出物料在隕石坑旁形成最高達150米的環形狀地貌。 從前地質學家以為這是火山活動形成,直至1961年,地質學家舒梅克(GeneShoemaker)在鎮內建築教堂的石塊中,找到一種叫suevite的物質(內含高溫熔掉的玻璃和結晶),只有受到極大壓力和極高溫才能形成,從而印證是隕石撞擊。 都說溫故知新,今次舊地重遊,GeoparkRies推出了一本詳盡的英語書仔,從中才知道原來當年撞擊的小行星有一顆直徑150米的小衛星,在東南面35公里外形成叫SteinheimBasin的4公里直徑隕石坑!其實天文學家觀測近地小行星中,約有15%是有衛星的,當中的學問,追尋起來非常有趣,有機會再跟大家談談。    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周三刊登

2014-07-09

少年時印象深刻的事不多,但大約70年代初,香港的士開始有冷氣,筆者肯定記憶猶新。近年環保是大趨勢,冷氣機耗電量大,是碳排放一大元兇。 然而冷氣機是否一無是處?自從約一百年前冷氣機面世,它能冷卻空氣和降低濕度,不但帶來舒適,生產力亦有所上升。50年代美國一項調查指使用冷氣機後,政府機構打字員生產力增加25%;1957年另一項調查,九成美國人認為冷氣機是最能增進生產力的發明,這令筆者想起了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工廠招聘員工時,一定標榜「冷氣廠房」。中學時,地理老師問我們一個問題:「為何熱帶地方沒有強大的國家?」筆者相信這和熱帶地方的濕熱天氣令人提不起勁有很大關係。 可是物極必反,傳統冷氣機的效率很低,當空氣冷卻時,相對濕度便上升,故此冷氣機必須能同時抽濕,這工序比冷卻空氣更耗電。當大家享受冷氣時,請想像一下窗口機的排風口或冷卻水塔同時把大量熱風排到街上和大氣中,令城市熱上加熱;於是令更多人安裝冷氣,這是一個惡性循環。可知美國人單是用於冷氣的電力,便超過整個非洲用電量? 隨中國經濟起飛,由95至04年的十年間,城市居民安裝冷氣機比率由8%升至70%!而中國七成電力由燃煤供應,國內空氣污染日漸嚴重,是必然而非偶然。大量燃煤發電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又引起溫室效應,這個惡性循環恐怕只能靠政府和市民的醒覺及努力才有望解決! 周三刊登

2014-07-02

香港的書店中,有一間我頗喜歡,是位於油麻地電影中心內的Kubrick書店,不時會遇到一些驚喜。多年前的一天,就在這遇上了東德出生的一位作家Judith Schalansky寫的一本書“Atlas of Remote Islands”,封面下面的副題寫明這是甚麼書——「50個我不會到此一遊的遙遠島嶼」。每個島嶼也是左邊一篇介紹文字,右邊一張作者素描的島嶼地圖。實在難以想像,這麼冷門又貴(約港幣300元)的精裝書 ,居然銷情不俗,還贏過某年德國美術協會的最美書籍獎。筆者是個地圖癡,加上去過其中提及的復活島和幻象島,又焉能不買一本?(後記:已出中文版) Deception Island是位於南極附近,南緯63度,西經60度半左右的一個環型火山島。以前聽過一個故事,說人類羨慕翱翔的海鷗自由自在,但海鷗卻對人說:「我在搵食!」在筆者的整個南極行程中,印象最深是在這個島上拍到的一隻飛行中的燕鷗,她像在對我說:”See me fly?” 想起了詩聖杜甫的《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牆獨夜舟, 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 過去試過有十年,試過很多次,一覺醒來,要定一定神,才察覺自己是身在美國?香港?還是加拿大的家?這本書為何銷情不俗?或許正因為我們多少都感懷人生, 我們都像寂寞的島嶼,和飄泊的沙鷗? 周三刊登

2014-06-25

想飛上天上,是人類萬千年來的夢想,直至大約100年前才夢想成真。筆者自小也想飛行,求學時期想過放模型飛機,但一則以當年器材非常昂貴,二則很複雜,沒有成事;成年移居海外,有機會學習駕駛小型飛機,然而學了十多小時,新聞上差不多每星期都有小型飛機失事的消息,為免家人擔心,結果我的飛行生涯,在一次由教練陪同下,以加西飛往三藩市的旅程告終。 都說科技進步,得以重拾童年夢想,現時不少四翼機,利用GPS定位和三軸陀螺儀平衡,飛行十分穩定,飛行拍攝亦變得容易。然而前進之路也不是一帆風順,先是接收視頻增距器壞了;更換之後,又輪到拍攝1080p 25格制式不合導演要求;找到解決方法後,又輪到視頻無故斷線。幸好努力不懈下,不斷嘗試,不但控制技巧不斷進步,也找到了斷線之後的解救方法。 6月19日,往澳門科學館參觀球幕節(Fulldome Festival),看到《Flying Monsters》這套3D電影,講述恐龍如何進化至可以飛行的巨鳥,稱霸空中足足一億五千萬年。人類號稱萬物之靈,也只存在了約二百萬年,而學懂飛行,只是近一百年的事。究竟較諸動物,人類是聰明還是笨拙?那得視乎你的角度,不錯很多動物天生會做的事(例如飛行),人類都要最近才做到,但人類後來居上,每次見到一架重77萬磅的747可以起飛,雖然明白能飛行背後的物理原理,仍然覺得非常奇妙。 有一句流行曲歌詞是這樣寫:「See me fly, I’m proud to fly up high」,see me fly起碼有三個可能的意思,可以是親自高飛,可以是放飛機,也可以是指實現夢想。高飛,永遠是人類的夢想, 但成就夢想,不一定要親自去飛,總有一天,you will see me fly.作者為香港天文學會會長/周三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