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播日與夜 - 李臻
2016-06-28

一次晚宴,認識了亞洲國際博覽會的CEO哈永安,和他談得最投契的,卻是他有份創立的NGO「DADS網絡」。他說社會普遍忽略了父親的重要,但father figure無論對男孩子或女孩子的成長,都起著關鍵作用,就算母親能全職照顧家庭,也不能取代父親的角色。他希望推廣爸爸在家庭的重要,提升爸爸和子女的相處質素,推動本地企業更加家庭友善。   就算爸爸搵多少錢、買多少禮物、為子女找到多好的學校,也及不上多些高質素的親子時間。近來一有空,總是把陪伴女兒放在首位。例如一直想報名參加長跑賽,但總不想犧牲周末陪家人的時間,直至最近才報了迪士尼的10K weekend比賽,因為太太和女兒可以一起來,和卡通人物一起打氣,跑完又可順便入園玩半天。如果閒日放假,也愛和女兒二人同遊海洋公園,一起看動物或到遊樂場讓她盡情遊玩。一次還約了她的同學一起去玩了半天,她們開心到不得了。雖然很多人已開始為報讀小一部署,又去面試班、又上英文班、又報興趣班,但我固執地認為,能每天盡量讓她笑多點、和朋友玩多點、和父母談心多點才最重要。而且在幼稚園階段,多好的老師,也總及不上老爸和她談天說地,講講故事那麼有啟發性吧?   香港人忙,但就算多忙也不能以物質來代替陪伴子女的時間。目前被熱議的贏在甚麼前都是廢話。其實那群得到更多父母時間和關懷的孩子,才是真正的人生勝利組。 各位爸爸,一起加油﹗ 周二刊登

2016-06-21

科大剛舉行了廿五周年慶祝晚宴,繼二十周年後,再當上司儀。廿五年就像一瞬間,科大已變成世界頂尖的年輕大學。晚宴再見了很多早年為建設科大付過汗馬功勞的人士和學者。記得那年科大開始招收第一屆本科生時,我還是一名中學生。 這段時間也回想了廿五年來自己的求知歷程,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又或者可說是兩種心態。首先要confess,早年初出茅廬時,和很多年輕人一樣,有點心高氣傲,識些少就愛扮代表,特別從小弟那間母校出來的,多多少少有點自以為是。那時讀書,愛讀一些「扮高深」的、冷門的、希望和身邊的人有分別的書種。還喜歡有意無意間讓人知道自己的所謂「品味」。這無疑十分井底和幼稚,相信亦曾惹來不少嘲笑。   後來人成熟了一點點,才慢慢領略讀書的真正樂趣。讀書是很個人的事,從書中得到多少和領悟出甚麼,完全和其他人無關。好書當然應該和人分享,但卻沒有甚麼好炫耀。現時看書只有兩個目的,首先是實用性的,希望某些參考書可以解決某些實際的問題。其次與其說消閒,不如說可用來淨化心靈。有時太長一段時間沒去碰書本,真的覺得自己會有點言語無味,面口也難看一點。 讀書應該是一個令人謙卑的過程。起初接觸浩瀚的學海,又能學到些皮毛知識,有點飄飄然感覺相信很正常,但如果愈讀下去愈夜郎自大,就可能已走火入魔,失去了讀書應有的態度。慶幸還能享受丁點讀書的時間。

2016-06-14

在茶餐廳午飯,無心聽到鄰座幾位穿著時髦的太太對話。太太A說,老師要求兒子剪髮,說再不剪就在手冊打個大交叉:「傻的嗎?學校正考試,哪有時間剪髮?要打交叉便打吧……」太太B就說:「老師連頭髮長短也要管?很多時間嗎?」太太C也有道理:「老師都是打工,按校長風格辦事。校長頗為嚴肅傳統……」 難得幾位太太明白事理,相信她們的孩子應該不會被迫出情緒問題。但很多家長不是這樣,而是既敬畏又害怕權威。他們教導孩子時,是以學校和其他家長的意見,而不是以孩子的意願來出發。不是說反叛頑皮是美德,只是太嚴太緊迫的教育方式也未必適合這個年頭。特別是還聽到很多家長認為,考試測驗成績才是重中之重,成績好才有望成為專業人士,過穩定舒適的生活。但事情是這樣簡單嗎? 最近流行說Grit(鬥心或意志力)才是成功的關鍵,但孩子要有高的grit scale,不是IQ高、聽聽話話、做好功課和多補習就可以,而是要真正找到自己熱愛的事物,和鍛練出堅毅的性格。父母嚴格要求的同時,更重要是有充足的情緒支援,讓孩子真切感受到愛與溫暖,才能捱過艱苦的磨鍊。另一方面,家長應充分尊重孩子,當他們有能力做決定時,就盡早多讓他們做決定,不要怕失敗。這樣他們才會義無反顧地為理想付出和犧牲,成功機會才會高。 事無大小都過問嚴管,又要子女將來要做乜師物師,是否就能為他們帶來美好的未來?值得想想。 周二刊登 / oscar.t.lee@gmail.com

2016-06-07

不是馬後炮,當北海道七歲男童田野岡大和,被父母懲罰獨留在叢林失蹤後,總預感他會吉人天相。終於上星期傳來好消息,自衛隊發現他藏身小屋裡,並無大礙,相信他和父母都吸取了很大的教訓。田野無疑頑皮,用石頭扔別人也不可接受,但同時這小子有膽識,有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更難得小小年紀有挑戰權威的勇氣。如果適當地栽培,相信定有一番作為。問題是這類有頭腦又有個性的孩子應如何教? 還記得上星期寫道,親眼目睹讀國際學校孩子的家長,如何放手讓孩子玩樂,即使動手動腳和互擲玩具也由得他們。如果田野父母的管束太嚴太過火,那群家長又是否太放任?這條線很難畫的,但我傾向在不傷害別人和有損公德的前提下,框框盡量定得寬鬆一些。我相信孩子比自己這代優勝,到某一個點,我們得承認孩子在多方面可能已超越自己,比自己聰明,到時我們憑甚麼去主宰他們一舉一動,學甚麼和不學甚麼呢?他們有能力自己學習和找尋答案時,還是放開手好一點。孩子被限死了,又如何青出於藍? 通常愈聰明的孩子,都是比較佻皮,甚至有點反叛。對待聰明的人,不能下下以高壓手段,要他們就範,反而應多點溝通了解,多想辦法讓他們感受是非善惡,明白事情的後果。如果上一代是以愛出發,而不是為保面子與威嚴,相信孩子最終能走上正路,發揮潛能。 我喜歡田野岡大和,也覺得很多香港孩子都有點像他。 oscar.t.lee@gmail.com、周二刊登。

2016-05-31

有孩子的人,總愛說他們大得很快,有空就應盡量陪他們玩個飽。我最享受和女兒去圖書館和遊樂場。在圖書館會由她去選喜歡的書本,這陣子她對食物鏈很感興趣,對動物間的弱肉強食既好奇又傷心,作為爸爸只有慢慢解釋這是大自然現象,不必太難過。 四歲的女兒已有一定社交能力,在遊樂場隨時可以交上新朋友,一起玩、一起傻笑。有時很羨慕這群才幾歲的孩子那種單純,一個笑面、一句說話,就可以手拖手做一小時朋友,完全沒有多餘的掛慮。我只會觀察不會干涉,無論比她大的還是小的;男的還是女的,只要能一起玩就由她們自由發揮。 不過小女終於遇到新情況。以往她的朋友大致都是規規矩矩地玩,但最近會所遊樂場來了一群來開生日會的國際學校小朋友,不同國籍的孩子玩起來都很粗獷,互相擲玩具甚至拳打腳踢,我也見識到外籍家長的自由尺度。女兒多次中招後終於到我面前哭訴。嚴格來說她不是被欺負,只是不適應這種粗野的玩法。於是我讓她選擇繼續玩,但要學懂保護自己,或選擇回家,不過就不可對其他小朋友懷恨或報復。作為父親,不應容許仇恨的種子在她心靈扎根。 自女兒出生後,再讀楊絳的《我們仨》有另一種親切和體會。這是一本很好的親子書,在那些簡單的家庭逸事裡,字字充滿了愛。雖然讀來一字一淚,但無論她們一家經歷多少劫難,也總讀不出書中有半點仇恨怨憤。這或許是知識分子應學習的境界。 周二刊登

2016-05-24

台灣的蔡英文總統上星期宣誓就任,就職演說提到「一個國家的年輕人沒有未來,這個國家必定沒有未來」這放諸中外皆準的道理。在本港,世代矛盾、年輕人難以向上流等,亦成為切切實實的社會問題。但如果當局認為只是鼓勵年輕人創業,或北上尋找機會就能解決,香港的未來就頗值得擔心。 年輕人要打破既得利益者的壟斷向上流,雖然愈來愈困難,但肯努力仍有出頭機會。令人擔心的是教育的壟斷。自從十多年大幅修訂直資制度開始,教育就變得愈趨市場化和利益化。雖然有些學校,包括教會學校,就算轉了直資,很多校長和老師仍然沒有忘記教育的初衷,不過在直資制度下,部分名校掌握了收生的大權,管理層就有很大的誘因,只會取錄對學校「有用」的學生,而剝奪了很多勤奮的學生,特別是基層學生的機會。以往很多上進的窮家子弟,可透過派位進入傳統名校,有潛質的孩子,就算家貧都得到栽培而成才。但現時直資名校掌控著收生權,如果為了追名逐利,就有很大空間主動收一些在體育或音樂上有出色表現,能立刻為學校贏取榮譽的學生。學校以教「好學生」為主,「教好」學生為副。有教無類漸成應酬用的口惠。 要讓年輕人重拾希望,或許應先從根本著手,檢討現時充滿利益瓜葛的教育制度,特別是直資所帶來的社會問題,再「優化」和「微調」。真心想香港有更好的未來,就應好好關心香港的教育及青年政策。 周二刊登

2016-05-17

有次和中學生交流,有人問人生最重要是甚麼。幸好我不時會想想這問題,於是答我覺得最重要是能體會到自己是一個自由的個體,和能按自己的自由意志選擇想做的事和想走的路。 在英國讀書的日子,受到存在主義大師薩特(Jean-Paul Sartre)的哲學思想影響。巨著《Being and Nothingness》指出,人類有一種自我欺騙的傾向,明明是一個自由個體,活在自由的國度,卻最喜歡騙自己沒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例如某同學明明不認同團體的理念,但基於朋輩壓力下,隱藏自己的想法;又例如有當「兵」的,明明不用事事被身邊的「港女」指指點點,卻甘心做奴隸。人們往往喜歡以實際考量、社會規範、或價值觀等作藉口,假裝身不由己,其實是掩飾自己的怯懦。事實上,某前度女友曾說,「今天叫你帶把傘你都不聽,日後你還會聽我話嗎?」結果這句話成為決心和她分手的最後一根稻草(當然還有一籃子因素)。 然後我發覺有老師好像聽得有點皺眉,於是立刻補充說,「但學生的大前提是遵守校規。」自由不等如沒有框框,但最重要的是對得著自己的心,不要隨便就放棄自己的自由與理想,甘心被人主宰和操縱,起碼也要想操控你的人付出多點代價。 雖然人有自欺的傾向,但如果一個地方的人文盲少、教育程度高、有較大的自由意志,仍然是難以以低劣的操作和簡單的大話去操弄。要管治好這樣的一個地方,必須要有高明的手段和耐性,愈夾硬來反而愈難達到目的。 周二刊登/oscar.t.lee@gmail.com

2016-05-10

嚴重或致命的交通意外新聞,近來好像出現得特別頻密。很多意外只是一念之差,根本可以避免。 近年幾乎每天都駕車,老實說,我感到香港路面愈來愈不安全,所以也裝了「車CAM」來增加安全感。上星期就有一名伯伯在海港中心附近突然衝出來,如果我車速快一點,或萬一煞車遲鈍一點,有可能會撞到他。而我的響號警告,卻換來一個「有膽就車過來的」表情;再早一陣子,在干諾道中近海富中心,有一輛的士下了天橋後,從我車子的左後方高速切過來,如果我不是及時看到煞車讓他,也可能已出了意外。而我的禮讓,也只是換來的士大哥一個想殺人的眼神。   事實上,上星期有兩宗被廣泛報道的意外,也分別是由於一名長者和一部的士涉嫌衝燈引致的。亦有報道指,去年交通意外死亡的行人中,六成是長者;而交通意外的傷亡數字,就有近萬人和公共車輛有關。 香港人以往愛說回內地駕車很危險,但我們自己的駕駛態度又是否每況愈下呢?不是想針對「搵食車」,但很多時在的士旁邊也會提高驚覺,以防有車會突然轉線。車租或許很高昂,搵食也愈來愈難,但也不等如可以危害自己,和無辜乘客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我贊成加強對不遵守交通規則的行人和駕駛者執法,就算是長者或搵食車也不應有酌情。但其實只要每人稍為禮讓一點、稍為注重駕駛禮儀多一點,很多意外和不快都可避免,到時是否加強執法已不再重要了。 oscar.t.lee@gmail.com  

2016-05-03

香港兒科醫學會的調查指,本港中學生有六成人有情緒病徵兆,有近三成人有自殘傾向、甚至企圖自殺!之前明愛的調查亦指出,學子由小學開始壓力已很大,近四成小學生平均每天有七、八項功課,有兩成更每天有十項或以上! 學童情緒出問題已是香港的新常態,但大部分家長們,卻仍然未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只是著重看測驗和考試分數這些「硬指標」,和其他家長的話題仍然離不開比較大家的功課和課外活動,至於孩子開心與否就往往置若罔聞,以致出現情緒病徵兆要求助時,情況可能已經不輕了。 就算孩子終於考到香港的最高學府入讀所謂的「神科」,甚至躋身世界頂級名校,但如果不幸得了情緒病,抑鬱終日,那又有甚麼益處?須知道一個精神健康及EQ高的孩子才有真正的前途。一個滿身「**」和「A」的人,如果連自己的情緒都控制不了,又如何能駕馭日益複雜的工作環境,幹一番事業?再這樣下去,孩子讀甚麼名校,懂甚麼樂器已經不再值得拿來炫耀,因為不久將來,情緒健康的孩子才是稀有動物,才最值得家長叨光。 再想深一層,孩子們的情緒問題如再得不到改善,每年投入社會的新一代人,就起碼有六成有情緒問題!不用很久,香港就變成生產情緒病人的「情緒病之都」。走在街上,前前後後的都是有情緒或精神問題的人,你說恐不恐怖?奇怪的是,香港的家長、政府、和教育界,好像仍不覺得有甚麼問題。 周二刊登

2016-04-27

大家都知,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就算民主社會,也總存在些階級鬥爭。無論去到哪裡,有錢有權的人總會比其他人「更加公平」。香港當然也一樣,不過,以往有權有勢的達官貴人,用權時好像較有格調和品味,做事較低調,一般也較合情合理,就算別人未完全心服口服,也不易找到挑剔的把柄。就好像有品味、有教養的有錢人一樣,不會只懂用錢來撻人。   只有沒怎麼努力過而突然身家暴漲的暴發戶,才愛把所有最貴的名牌高調地穿在身上,無時無刻要向世界炫耀自己的財富。品味?甚麼是品味?權力的暴發戶也一樣,最愛向外展示突如其來的權柄,有時愈粗暴地用權去撻人,他們的快感就愈強烈。因為「我就是有這個權,你奈得我何麼?」至於是否會激起強烈的反響,這問題就太深奧了,反正有人去收拾手尾。   用權要用得漂亮,和個人修養有關,也是慢慢培養的藝術,由小權到大權,急也急不來。只有情、理、法兼備,做人做事才容易服眾。香港近年好像突然多了很多暴發戶,特別是權力暴發戶,根本未夠水平去處理手中的權力。就好像一個「P牌仔」駕駛大馬力的林寶堅尼一樣,隨時車毁人亡。這或許就是眾多社會問題的原因之一。前幾天不是才炒了一部P牌林寶嗎?   還有,「微權力」已慢慢抬頭,這時還說甚麼「如果你是老闆我會聽你講,可惜你不是」這類說話,只是進一步暴露用權的品味低。偏偏這類人還自我感覺良好。

2016-04-19

NBA金州勇士單季創下多個紀錄,包括常規賽73勝9負,比起有「籃球之神」米高佐敦帶領的全盛時期公牛更厲害,亦令沉悶了多年的NBA有多點看頭。老實說,要不是有這隊勇士,這兩年也不會轉去看NBA直播。前幾年當打的球星,沒有一個是特別吸引的。就算自小喜歡波士頓,也不會因為之前的Rondo,或現時的Isaiah Thomas而捧場。    某些球迷,特別是較年長的一群,愛把勇士和當年的公牛作比較。很多朋友仍然認為95/96年的公牛是最厲害的,如果重看那年的精華片段,佐敦和柏賓,配合積遜教練的「三角進攻」戰術,的確所向披靡。但蘋果和橙很難比較,而我還是較喜歡現時勇士的「矮仔陣」。居里一季射入超過四百球三分不在話下,全隊由大前鋒到中鋒都能射出準繩的三分球、一季射入超過一千球三分就確是十分瘋癲。我就喜歡看大衛戰勝哥利亞,愛看矮仔打贏高大球員,也喜歡看閃電出手的三分遠程炮,多過「大風車」式的強力入樽。   而且時代不斷進步,進攻和防守戰術都已經進化了不知多少代,佐敦和公牛都有其歷史地位,但過去的應由它留在歷史裡。正如上一代人如果一直留戀以往的成就,忽略了時代的進步和新一代的努力,也會被批評離地。每一代人的成功,都有不同的因素和不同的困難要克服,不會是自己的那一代就特別優勝。   從前的鞋款復刻還可以古老當時興,其他的事情如果太過眷戀的話,就很容易和新世代及最新的潮流脫節。 周二刊登

2016-04-12

職場中有類人特別惹人討厭,就是那些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虛偽騎牆無恥之輩。你永遠難以估計他們的燦爛笑容背後有甚麼詭計,因此你也不會和他們交朋友,只會對他們說些廢話敷衍。大部分父母不會想子女成為這類人,亦不會教孩子做人要口是心非。不過在香港的畸形教育制度裡,很多可憐的父母,卻又會半自願或半被迫地去教導、甚至訓練子女在學校面試時,做些差不多的事。 身邊很多人的子女要考學校,我明白、亦開始感受到當中的壓力。有家長說,必定要報讀乜乜物物面試班,否則在激烈的競爭中很蝕底。面試前做多點準備,了解不同學校的面試模式、要求及學校傳統等還說得過去,如果面試班可增強孩子的信心,報讀也無可厚非。但如果過了火,要訓練才5、6歲的小孩子虛偽地投其所好,刻意逢迎,甚至像某些面試班強調的,要「改造」孩子性格,就等如打開潘多拉的盒子,慢慢把小孩塑造成一棵牆頭草,就算入到心儀學校,也後患無窮。 在大都市生活,說真話和做自己,有時會吃些眼前虧,但如果自小就種下虛偽的種子,言不由衷的缺口打開了,只怕長大後會變成一個說大話不眨眼的人。難交朋友是一回事,遲早撞大板才值得擔心。 大話精有多乞人憎,香港人不是最清楚不過嗎?還要子女改變性格去遷就某些學校?究竟有甚麼學校值得要這樣對自己子女呢?難怪有調查指香港只有五成七兒童感到快樂。 周二刊登

2016-04-05

入行這些年,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直播都主持過,但直播一個有59年歷史的電視台停止廣播的歷史時刻,卻是前所未有的經驗。幸好交接過程順暢,當晚的直播亦順利完成。 小時候可以說是看麗的和亞視長大的,因為家父是個很有正義感的人,那時見無綫一台獨大,在鋤強扶弱的心態下,我們一家就多數捧亞視節目場,希望支持一下。在很多人眼中好像有點戇居,回到學校我也沒法和同學討論電視節目內容,不過我們對打破壟斷也總算出過一分力。後來入了電視這一行,做過數間收費和免費電視台,反而偏偏從來沒有打過亞視工。 雖然是這樣,現時見證亞視從大氣電波裡消失,卻完全沒有覺得可惜與傷感,因為香港人really deserve better!有選擇好過沒有選擇的道理,3歲小朋友都明白,也沒必要再重複。小弟亦不敢說行家的負面話,或企圖賣花讚花香。只是想說句真心話,我接觸過的同事,無論是新聞部的兄弟姐妹,或是公司管理層,大多數是充滿活力、有想法、有胸襟、願意嘗試及走出comfort zone的人。在這班人的耕耘下,但願可以帶來多點新意思,多點競爭,給香港人較高質素的資訊及娛樂。最重要是能產生一種良性互動,讓節目水平和民智在相互影響下提升。也希望香港人能真正選擇免費電視台後,在其他範疇也快將擁有更大的選擇權。 再提提大家,記得調校電視機去追台,就能從大氣電波收看99台ViuTV了。至於好不好看,不妨自己評一評。 周二刊登

2016-03-30

和我年紀相若的,可能看過《課長島耕作》這套漫畫。故事圍繞打工仔島耕作,在爾虞我詐的企業打滾,和逢凶化吉的故事。其中一集,島耕作的對頭人,一眼看穿大老闆的領帶是冒牌貨,心想是擦鞋的好機會,就買了條真的領帶給老闆換上,並把那冒牌貨剪爛。誰知那領帶是老闆深愛的私生子,用第一次出糧的工資買給他的禮物,因此明知是冒牌貨老闆仍十分珍惜。如今被剪爛,老闆大發雷霆,悲憤交集,老淚縱橫。不過大錯已鑄成,那名擦鞋仔就算跪地謝罪已無補於事,從此也沒有運行了。   在人治色彩重的社會生存,有時或要懂得阿諛之道。然而鞋不能亂擦,否則就像那個擦鞋仔一樣,浪費了尊嚴和金錢後,反而為自己招來橫禍。不過沒有同理心、愛以自己的喜好去猜度老闆的心意、阿茂整餅和畫蛇添足,卻是愛擦鞋人士的通病。如果決意要當一名靠擦鞋上位的人,就應先做足功課,好好地磨煉技巧,再花多點時間觀察才好厚起面皮去付諸行動。因為擦鞋是一門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事業。失敗的擦鞋仔,沒有人會同情,也沒有人會鼓勵他們跌倒後再站起來,而是會被眾人恥笑,甚至還會笑足一世。   愛被奉承雖是人性弱點之一,但如果一個機構,或一個部門主管,長期鼓勵擦鞋文化,這個地方肯定會浪費很多時間和資源,劣幣驅逐良幣,不務正業,出事只是遲早問題,後果可以很嚴重。最近康文署疑似擦鞋擦出禍的風波,就是好例子。   

2016-03-22

教育局長吳克儉日前說的深深不忿、很不順氣、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等,已在坊間發酵了數天。其實民望在官員中長期敬陪末座的吳局長不用太氣憤,比起香港的家長和莘莘學子,30萬元月薪的他所受的委屈,並沒有甚麼大不了。 在香港,差不多所有教育制度上的問題,和衍生出來的壓力,都是由前線老師、學生和家長承受。付得起錢的還可以選擇國際學校,日子或會過得好一點,但也聽過有外籍家長大吐苦水,說國際學校的家長活動多得讓他和太太透不過氣,他問為何每月給學校萬多元學費,還要家長做那麼多「義工」。   而供不起子女讀國際學校或私校的家長,承受的壓力自然更大。以前基層子弟還有機會入名校讀書,但自從香港教育「市場化」後,愈來愈多傳統名校轉為直資,不公義地把很多有潛質的基層學生排除在外。當然津貼和官立學校也有很多質素很高,亦有很多有心的教育工作者在默默耕耘,但他們卻要面對很多指標、報告和文書工作,亦要應付TSA和種種評估……總之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數據,功利地衡量所謂教育成效。而這些年來新增的壓力,就一層壓一層,最終壓到最沒有反抗能力的小孩子身上,真的很無陰公﹗ 雖然很多制度上的問題,都不是吳局長的錯,但如果他還是不順氣,不妨想想這幾年,除了不斷去所謂溝通、考察、和旅行吃放題外,他究竟做過甚麼實事,改善過香港的教育制度、緩和過學生及家長所受的苦難呢?  周二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