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t, Play, Love. - 黃明樂
2015-07-29

出版小書《愛吃的人不抑鬱》那天,編輯問我,如果你只剩下吃一頓飯的機會,你會選擇吃甚麼? 老實講,我好怕那些「如果只有唯一,誰是你的唯一」的問題。又例如每逢被問,如果只能多活一天,這天會做甚麼,我總語塞,心想,大吉利是。 不過,那一刻,我還是很認真的想,然後說,嗯,大概是,老媽的蒸魚吧。 父親節前後,在這兒寫過,爸爸是入廚高手。老媽剛相反,煮功認真一般(老媽若看到,別打我)。她崇尚簡樸生活,早已習慣清茶淡飯(其實那個甚麼少鹽少糖委員會主席,政府應該委任她,肯定比陳智思做得更出色),而且素來喜歡上班多於烹飪,所以煮的,都是很簡單的飯餸。 但是,簡單自有簡單美。她總是買最新鮮的食材,蒸熟就吃。蒜蓉茄子最拿手;灼青菜每餐必備;白灼蝦是偶然辛勤工作後的獎勵;每周一度的,是蒸游水魚。 聞說很多人出席飲宴,最期待蒸石斑。我小時候最討厭的,卻是這個。大茶飯一起蒸,上菜有快慢,侍應手忙腳亂,有時上桌,魚已老了、韌了。就算時間控制得好,因為魚太大,待得肉心夠滑,外層又太「嚡」,真是兩難。 我的奄尖,明顯是媽媽寵出來的。她挑的游水魚,總是巴掌大小,價錢不貴,放入鑊一蒸就熟,魚肉又滑又彈牙。我由魚頭吃到魚尾,透徹得只剩一排魚骨。一尾魚,兩碗飯,又一餐,母女倆的浪漫。 這天,老媽又有新猷。鮫魚買回來,用心「琢」碎炒魚鬆,連醬粉都不放,完全無添加。起肉後剩下魚骨和頭,煎香加入腰果、薯仔和番茄滾湯,鮮味至極!簡直是我趕稿趕歌詞教書排戲,無得停唔夠瞓兼失聲的瘋癲暑假裡,最及時的安慰。 《港孩》作者。從AO到Freelancer,不愛搵食,只愛找吃。 wong_minglok@yahoo.com.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