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5-08-31

近日愛國報章《文匯》推出甚具公信力、客觀嚴謹的《誰也救不了黃之鋒》的「面相學」文章,對這位學生哥,點相分析,著實是擲地有聲的妙文。 看這篇文章不論獨立單看,而要和過去的同系列文章,互相串連,才能瞭解箇中奧秘。 話說去年12月,《文匯》已經登了一篇自稱「資深傳媒人」、但行文更似一位風水佬的文章,題為《黃之鋒釘在恥辱柱上的漢奸面孔》。 文章指,黃之鋒的長相,和闖入解放軍營的示威者招顯聰「出奇的相似」,都是「骨瘦如柴,臉頰無肉,面尖嘴尖,俗稱尖嘴猴腮是也。所謂六腑俱削者,即是奸狡之徒……他們也長成一副漢奸相。」 一句到尾,瘦就有罪,講完。 重點是,去年的這篇文章,作者還算疑中留情,寫了一句「幸而,他日後的路還長,只要他能悔過自新,改邪歸正,尚有機會變回一個正人君子。」 即是,暫當你是「人民內部矛盾」,還有得救,只要悔悟便能翻身。 但一年過去了,或許愛國陣營眼見傘後香港漸趨兩極化,中間路線萎靡不振,年輕一代根本不可能向共產黨示好修補,於是對黃之鋒的態度也死心了,由爭取變成放棄,《文匯》最新文章,《誰也救不了黃之鋒》的文章這樣說:「與700萬港人為敵,早已難容於中國人社會,日後人生只會是一片灰暗,難得善終。」 由「尚有機會變正人君子」,變成「難得善終」,甚至說「黃之鋒已無藥可救,外國反華勢力救不了他……滿天神佛也救不了他。」 這篇文章的面相之談純粹欲加之罪,但背後的取態轉變,卻令人憂慮,共產黨對香港的態度,是否也判定死刑、再無商討餘地?

2015-08-24

香港人未必對安倍晉三的終戰七十年談話有興趣,但肯定會留意759商店出售日本的鯨魚咖喱罐頭。 小小的鯨魚肉罐頭,突然把遙遠的海洋殺戮戰場,帶到香港人面前,我們不再由紀錄片、新聞中認識「捕鯨」,而是活生生把鯨魚屍體殘骸捧在手上。 地球最巨型哺乳類動物,變成袖珍小罐頭並且和八輩子也不會遇上的咖喱混合出售,那是何等荒謬的劇情? 網上有不少人把「日本人食鯨魚,中國食狗肉」並列,研究「為何反對食狗肉的聲音巨大,抗議食鯨魚的較少」? 可能日本人太懂玩包裝,正如日本的食品,賣相包裝一流。 日本人為捕鯨設計了眾多理由,包括「商業研究」、「傳統文化」、「健康飲食」、「維持生態平衡」等等。雖然每個理由都已經被環保組織駁得體無完膚,但還是能唬得部分人一愣一愣,將信將疑,不敢一棒打死。 就像安倍為日本出兵侵華,也設計了許多理由,包括「國際經濟蕭條」、「走投無路」。 相比之下,中國那種吃狗肉的食相,赤裸示人,毫無遮掩,只會把一隻隻肉狗掛上貨架販賣。 日本捕鯨則有政府加持,安倍晉三致力要恢復「日本捕鯨文化」;這邊廂卻沒有幾個大陸領導人敢公然推廣食狗文化。 中國食狗算是「有供有求」,國內食狗者眾;偏偏日本人其實已經不嗜鯨肉,市場萎縮。 矛盾的是,正因日本人抗拒食鯨魚,日本政府便要更加大力推廣,誓要恢復傳統捕鯨文化。如果借用安倍談話精神,便是「不要讓後代背負為捕鯨謝罪的宿命」。看來日本民眾在戰爭及捕鯨方面已經反省了,但日本政府,仍欠大自然和人類一個真誠的道歉啊。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8-17

發生在中國的悲劇各有不同,但悲劇發生的原因,以及後續發展,卻總是如此相似。 天津大爆炸,便是一個黑色例子。 如此死傷嚴重的驚天大爆炸,官方一如既往,事發4小時才發了一條100多字的新聞稿。要求媒體統一使用官方用稿、不許搞資訊直播。國內媒體已經領教慣了官方的隱瞞伎倆,不過這次爆炸委實太嚴重,而官方還是厚顏無恥的一再扯皮,令大陸媒體也忍不住發作。他們含蓄的挑選了幾個「官方發布會關鍵詞」:不清楚、不回答、不關我事、我很忙。 但你有張良計,我有科技過牆梯。官媒封鎖消息,但網媒動用了無人機,航拍了整個爆炸現場廢墟般的實景。新聞封鎖管不了天空飛機。 第二個科技應用便是「網絡地圖」。是次天津爆炸的一大重點,便是為危險化工廠居然可以離民居這麼近,最短距離不過600米﹗究竟化工圍城現象有多普遍? 大陸記者便用網絡地圖簡單搜尋了化工廠與民居的位置,輕易掀起驚人真相:天津濱海新區的化工廠很多都是和居民「犬牙交錯、左鄰右里」﹗也就是說,天津爆炸案隨時再次發生﹗ 天津爆炸也炸出了另一個悲劇:編制外的消防員。消息指,其實最早進入火場的消防員,並不是天津消防官兵,而是天津港公安局的消防員。用香港人的術語,是外判合約員工,由國企天津港出資發放薪水。 打個比喻,他們不是警員,只是公司的保安,但卻先於員警去和恐怖分子駁火,這個安排合理嗎?他們救火時知道火場有這許多危險的爆炸品嗎?他們是救火,還是在不知情的背景下,白白犧牲了?而事後還得不到天津官方的身份確認。 官方答案:不清楚,不回答,我很忙……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8-10

紅衛兵形象深入民心:粗暴、野蠻、破壞、批鬥、以下犯上,所以近幾年香港的政治語言多了「紅衛兵」的比喻。 學生衝入港大校委會,愛國愛港分子譏為「紅衛兵」。 但那些愛字頭揮舞五星紅旗、神打上身似的對著鏡頭咒罵、口沫橫飛、雙眼翻白、高潮來了……我們卻更覺得他們才是「紅衛兵」。 究竟誰才是紅衛兵? 文革時期的紅衛兵,意思為「保衛毛主席的紅色衛兵」,也就是說,不論各個紅衛兵改了甚麼不同威風的名字,但中心思想都是奉毛澤東為尊,從沒有一個紅衛兵組織會說「我大佬係林彪」。 香港的學生,不論是反國教、雨傘運動、港大校委風波,從來不是為了保護或聽從某一個特定人物,雨傘運動大家為的是香港未來,而不會是為了佔中三子;即使校委事件,學生們也不是為了保護陳文敏,而是為了港大的傳統。 相反,那些不同的愛字頭幫字頭或者冧巴人之類的組織,都是撐「一男子」,隱約之間都能見到阿爺之手幕後統籌。這一點和文革時期的紅衛兵,得到毛澤東的煽動默許策劃,何其相似? 凡是覺得自己權益被侵犯,被圍攻,都可以指責對方是「紅衛兵」。 此前,台灣網民批評一間宗教團體包庇某黑心食品供應商,結果宗教團體指責台灣網民是紅衛兵,甚至要到法院告誹謗。 有人反駁:網民的言論自由,正是台灣民主的表徵,台灣有之,中國沒有;至於「紅衛兵」,極權中國有之,民主台灣沒有。 我再補充一句:紅衛兵的特點是,暴力罪行,無人追究。 今天香港,那一派的人可以暗角打鑊拍拍屁股走人?那一派又是連胸口都成為襲擊武器?心知肚明,一目了然吧?

2015-08-03

阿彌陀佛,修行清淨地,本應四大皆空,戒絕貪嗔癡恨愛惡慾,無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佛墮凡塵不能自我。少林寺最近便扯上了令人不忍卒睹的酒色財氣權慾漩渦中。 話說少林寺的CEO釋永信被一名自稱「釋正義」的和尚實名舉報,指控其多項罪行,包括「雙重戶籍」、「包養情婦」、「侵佔少林財產」、「行賄貪污」、「坐擁名車」等等。 案件所以引起哄動,因為釋永信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人指控犯罪,但過去都是匿名舉報,而且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煙消雲散。 但今次完全不同,爆料的人釋正義不但「實名舉報」,留下了電話聯絡,而且所爆的料,也是有根有據,包括有傳說中的情婦名字、釋永信把少林財產轉移的情婦公司名稱、甚至情婦的公安口供筆錄,最厲害是,釋正義還留有一手「暫時不便透露更多關於釋永信行賄的證據」;這句說話等於說,「我已掌有他的行賄證據,不過暫時不引爆」。如果只是爆出釋永信私生活淫亂的證據,那對象畢竟只是釋永信一人;但如果是「行則證據」,則牽連甚廣,隨時打擊一大片人,是另一場反貪風暴。 更耐人尋味的是,這幾天大陸主流媒體都報道了一宗新聞: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退休後曾到少林寺參觀獲釋永信接待。這簡直是把郭伯雄案和釋永信直接連繫,而眾所周知,郭伯雄是江澤民的紅人。 甚至有媒體挖出,釋永信所以能做少林寺方丈,是得到中共佛教協會原會長趙樸初的幫助,而趙又被爆和江關係密切……阿彌陀佛,捲入了習江的政治鬥爭,西天如來佛也不能保護你。周一刊登/ufishking@gmail.com

2015-07-27

香港現在連騙案都有濃到化不開的中國特色。 先是有鄉音版的「猜猜我是誰」,一時之間,你失散多年三叔表嬸四舅婆全部出現和你「溫馨重聚」。現在更有冒認中聯辦的電話騙案。 收到自稱中聯辦電話的香港市民,可以說是幾生修到、感恩載德。中聯辦喎!香港實際的行政核心喎!立法會議員甩轆後第一時間撲去交代案情求情的中聯辦喎。 一直以來,只有非富則貴、非紅則專的愛國分子,才能得到中聯辦垂青;今天你一介蟻民,竟然也收到中聯辦來電,祖上積德! 這也是回歸的真實證據。 九七前,幾時有騙徒會冒認「新華社」打電話騙你錢,分分鐘你以為「新華旅行社」打俾你。但九七後,隨著中聯辦的角色愈來愈浮面,走到最前線,香港人開始隱約覺得,中聯辦在香港社會是有角色的,收到中聯辦電話「唔出奇」,也就接受了。  騙徒通常說你內地戶口有經濟犯罪的嫌疑,若不想事情鬧大,趕緊匯錢處理。 老老實實,這個騙局,非常符合中國國情,難怪令人上當。 首先,內地政府,很喜歡告人「經濟犯罪」,我們有目共睹,劉霞的弟弟,艾未未,甚至最近大規模的濫捕全國維權律師,不少罪名都是和經濟犯罪有關,甚麼挪用公款等等。 所以香港人心裏有數,這經濟犯罪,其實就是「你懂的」,是「莫須有2.0版」;即使你根本無經濟問題,你也會相信自己有問題,因為這便是國情。 「國家屈你,唔出奇。我們的國家是中國啊!」也就信了,乖乖付錢。 這也是國情,「有錢無事,無錢有事」。中國甚麼都是假的,只有騙子是真的。這也是國情,中聯辦也毋須喊冤了,誰叫我們都生在中國,被騙是常識吧。

2015-07-20

日本眾議院強行通過安保法,打破了自從二戰以來,日本不得對外發動戰爭的禁令。日本民眾強烈反對,上街抗議。同時段,香港正熱烈討論,是否應該到日本買樓收租。 香港人無甚興趣討論日本侵華的問題,原因也很複雜。有人覺得日本侵華年代久遠,就像講反清復明一樣遙遠,所以無興趣。 縱使,經歷日本侵華的人,其實不少人仍然在世,這仍然是一段活歷史。 第二,害怕墮入盲目愛國主義。 大陸念念不忘日本侵華歷史,但每次反日示威背後,都隱約透出一股愛國主義的衝動,例如破壞日本牌子的汽車、在政府默許下向日本使館擲石示威。 這些鏡頭看在香港人眼裏,心生警惕,不想自己無端成為政府操弄鼓動的「憤青」。 中國政府對日態度曖昧,毛澤東曾經感謝日本侵華,協助共產黨取得江山,甚至大方「豁免」日本人侵華的賠償。所以香港人摸不透,中國當權者究竟對日本是怎樣一個態度?我們應該多謝日本還是反對日本? 不過,大家要看看日本社會, 對安保法的強烈反彈,應該便會知道,反對安保法並不是甚麼愛國主義的煽動,而是民眾對戰爭的恐懼。 解禁自衛權,等於日本有權在感到自身受威脅、即使並未被直接攻擊的情況下,出兵發動戰爭。 受過戰火摧殘的日本人,對這個法案最為反感,因為他們明白,解禁自衛權,可以令日本參戰,隨時令他們再度捲入戰火。 宮崎駿大師也批評安倍晉三的做法愚蠢,認為不應該用武力擴張的方法去壓止中國。 中日兩國都對安保法案熱切爭論,香港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靜,或者冷漠。是好事還是壞事?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7-13

抗日勝利70周年,中國人陷入無休止的「國共認叻」的口水戰中。  中共和國民黨都要搶奪「抗日主力」的榮譽和功勞。  共產黨說:國軍消極抗日,只想剿共。 國軍逃跑速度比人民更快。 結論:抗日勝利,功不在國民黨,而是由共產黨領導的人民武裝力量。  國民黨則說:國民黨是當年中國的合法政府,多場和日軍的大型正面戰爭都是國軍領導。 共產黨抗日時休養生息,積極擴軍。 結論:所以真正和日軍作戰的是國軍。  章貽和也加入口水戰。 7月2日,章詒和的微博說,「日本國公布了二戰在華陣亡人員資料。死於國軍之手為31萬8883人,死於共軍之手為851人。」 八年抗戰共產黨居然只打死了851名日軍,這對共產黨無疑是奇恥大辱。 其後章詒和刪除微博,但從沒有交代文章的真偽。 另一個甚囂塵上的講法,則是「毛澤東在一九三七年八月在陝北洛川會議上的講話摘要」,內容大意說毛澤東曾提到抗日要「一分抗日,二分敷衍,七分發展,十分宣傳。」不過大陸網友多存質疑。 另一個史料,則可謂鐵證如山。        1959年7月31日,廬山會議上,毛澤東說「一些同志認為日本佔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內有國,蔣、日、我,三國志。」 對史學家而言,誰是抗日主角,的確重要;對中國人來說,有啥屁用? 你說共產黨是抗日主角,釣魚台你能要回來嗎?慰安婦多年的追討索償又施過援手嗎? 抗日老兵將領晚景淒涼,誰又幫助他們了?兩黨誰有信心可以令自己治下的民眾生活得比日本人更有尊嚴? 70年過去了,國共還未內戰完嗎?爭爭爭,有屁用嗎?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7-06

新國安法以全國人大常委會以154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高票通過。 單看這個票數,已經足夠叫walk out議員羞愧死了,0票反對啊!香港的議會幾時可以有這麼「齊齊整整」的齊心投票數字啊?不過如果日後香港議會0票反對,這應該不是香港議會了。 新國安法把港澳台都納入了法律條文之中,但香港的律政司長隨即說,全國性法律不在香港實施。 等於香港的演藝人協會如果說,我們保障演員福利,包括荷李活的演員,難道畢彼特要交會費嗎? 《新國安法》,「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 對一個台灣人而言,所謂國家主權、領土完整,應該就是台灣的主權、台澎金馬的領土完整;如果一個台灣人遵守了大陸的國家安全法,他便是出賣了台灣。  香港人也納入了「共同義務」之中,那香港人到台灣是否應該拒絕申請「落地簽證」?堅持用回鄉卡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 《新國安法》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國家安全的範圍廣泛,除了大家最關心的政治部分,例如在香港出席六四集會、高呼打倒共產黨是否犯法,還有一些生活細節。  新國安法包括「防範和抵制不良文化的影響,掌握意識形態領域主導權」。香港有些報章長期「反中亂港」不能進入內地,是否「不良文化」? 香港人如果購買閱讀這些「不良文化」,是否犯法?內地經常有意識不良的影音文化作品要下架,如果香港人下載、觀看這些文化作品,例如「美少女戰士」,是否也犯法?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6-29

建制派甩轆如輪轉,長甩長有,表決失敗,再來WhatsApp洩密,大家才發現原來港區人大愛國愛港的代表,一樣會像泛民一樣口出惡言「垃圾議員趕出垃圾會」。 現時建制派最新策略,是淡化自己甩轆為「技術性問題」,即所謂溝通不足。再把事件定性為「一次性失誤」,即是無投票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沒有重複犯錯的可能,然後便想大事化小,再轉移視線,放大湯家驊退黨的決定,希望製造「泛民分裂」的現象。 湯家驊退黨的確可以反映泛民有路線之爭,這一點不稀奇,毛澤東都說過一百萬次了,「黨內無派,千奇百怪」(此語其實出自陳獨秀,不過,老毛曾在8屆11中全會引用而廣為人知),所以公民黨內有不同派別路線,不足為奇。 最重要是,不同派系路線,如何處理?湯家驊直至政改大局過了、票也投了,這才退黨辭職,而且他和公民黨都沒有口出惡言互相攻訐,只說「大家路線不同」便算了。 反觀建制派,甩轆後,個個怕阿爺怪責,以哭喊博同情,甚至為了推卸責任、為自己沒有個人意志解畫,竟然爆出「民建聯是建制黨鞭」的秘密。 你可能說,民建聯話事,很出奇嗎?我想起,1989年,趙紫陽會見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時,曾說過「鄧小平雖然不是中央政治局的常委,中國仍然是由鄧小平掌舵,在處理重大問題時總是向他通報,向他請教。」 這句話,被喻為是爆出了鄧小平仍然干政的秘密,也有趙紫陽推卸責任、管不了中國政局的嫌疑。 現在建制派有人便做了這種爆料的行為。公眾壓力當然因此指向民建聯,但爆料者也犯了黨的大忌。 WhatsApp爆料,更加令曾鈺成中箭,捉鬼疑雲揮之不去,這種內鬥,和泛民的分手比較,誰更醜陋?

2015-06-22

看見政改甩漏8比28否決,好好笑。 看見那些犯低級錯誤的議員繼排隊離場後,再排隊哭於你面前,更加好笑。 截稿前,已經至少有三位議員哭泣。分別是葉劉、林健鋒,以及應該自己不應該哭泣但終於還是哽咽了一下的嫻姐。不知文章刊出日,被喻為最大罪人、眾矢之的葉國謙哭了沒有? 嫻姐最有趣,剛一想哭,突然記起,自己今次站對了隊,仲喊乜鬼啊? 節目主持人問葉劉問得好:23條撤回你都無喊,這次為何要哭? 葉劉是23條的主事官員,落力推銷,等於親生仔;23條親生仔被趕出校阿媽都無喊;政改再親再重要,最多是契仔,但契仔留班,契媽喊到孟姜女哭倒長城似的。 同樣,平時實在不覺得林健鋒有這麼憂港憂民,他居然會為了社會的和諧安寧甚麼恢復秩序而哭泣?仲牽強過「等埋發叔」囉。真正哭泣原因,好簡單,奴才的哭泣。 話說清末,溥儀是倒數皇帝,遲早被人趕出宮;在此之前,他倒有良心,想把一些太監放生出宮,現代術語,等於「遣散」。 太監本應感恩,誰知太監聽到皇帝要他們出宮,就像世界末日,如喪考妣,個個號啕大哭,人人抱著皇帝大腿表忠心:「奴才願意天天給皇上端茶倒尿啊。」據說,這些太監最後要用槍指住個頭才肯離開宮門。 你大概明白了吧?做慣奴才的人,一旦覺得主子要放棄自己,無奴才可做,便會惶恐驚慌,六神無主,即使平時要做幾多髒活,端茶倒尿,只要能看皇上一眼,靠近權力身邊,便心滿意足。如果因為等埋發叔而被迫和發叔一起退休,奴才不服,奴才惶恐,奴才唔制!奴才喊啊!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6-15

香港上周對不丹的世界盃外圍賽,7比0大炒「幸福指數國度」不丹,國歌《義勇軍進行曲》響起,全場球迷齊噓。 很多網友都引用西班牙的巴塞隆拿對畢爾包的「國王盃決賽」噓國歌事件,來合理化香港噓國歌的行為。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曾進行沒有官方承認的公投,700多萬的人口,200萬人投票,80%投票人士贊成加泰隆尼亞應該獨立成為一個國家。也就是說,巴塞球迷噓西班牙國歌,是得到了至少200萬渴望獨立市民的支持。 今天香港噓國歌,我們不知道究竟代表了多少香港人的意願。反共和港獨,畢竟是完全不同性質的概念。 巴塞球星沙維在噓西班牙國歌事件發生後,說了一句名言:「他們應反省為甚麼會被噓,而不是一味指罵噓國歌的人。」這也是很多香港人的心聲。 為甚麼回歸前,香港人對中國的好感比現在還要強?當年大家都會為中國女排吶喊加油,2002年世界盃,香港人無比熱情支持中國隊的比賽。 為甚麼短短十幾年,香港人不單不會再有心情替中國隊加油,反而要噓國歌喝倒采? 中國足協的海報固然是導火線,絕對有「先撩者賤」的意味,但更重要的是,這十幾年,中共對香港的壓逼,無論政治還是民生層面,都愈來愈強橫,香港人對共產黨乃至對國民身份的認同跌至負數,噓國歌的情緒,也是如此觸發。 有一點也要留意,很多大陸網民想當然認為,噓國歌等於「甘於做英國人」、「當英國奴才」,其實對中國反感,和英國殖民地的關係不大,很多有本土意識的年輕人,都是生於回歸後。一手把他們推離中國的,不是其他人,正是中國自己。

2015-06-08

六四26年,今年除了點蠟燭,還點燃了《基本法》,四大學生會上台,撕毁並焚燒《基本法》。結果,政府保皇黨紛紛譴責,有人說可以告毁壞公物,有人上綱上線至「是否帶頭破壞一國兩制」? 燒《基本法》是屬於經典重現,因為90年代,已經有不少政治人物燒過《基本法》。當年《基本法》草稿諮詢香港,但只偏聽保守方案,例如查良鏞方案,所以李柱銘和司徒華都曾燒過《基本法》草稿抗議。 但翻查歷史,卻有一個有趣細節,就是他們不是焚燒全部《基本法》草稿,而是焚燒其中關於政治體制的章節,以示針對具體問題來抗議。 今次學生撕毁整部《基本法》,的確容易給官方口實,「係咪連一國兩制都唔要」? 既是如此,事情容易辦,學生把《基本法》拆件分散,唔LIKE邊一部分就拆邊一部分落嚟,對於《基本法》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就過膠保存。若是如此,政府是否便容許學生針對性的燒《基本法》? 去年北京的政府工作報告,「高度自治、港人治港」消失了,可謂無形的焚毁《基本法》。 831決定更是僭建在《基本法》之上的新生事物,難道只許京官放火,不許學生焚燒? 這一年的六四,因為燒《基本法》,意外的把政治角力舞台,由遙遠的北京天安門,拉到香港社會。 大國網站對燒基本法的學生冠以「港獨學生」的外號,卻有點「無知」。如果是真正的港獨,他們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壓根兒就不會出席他們認為是中國內政的六四集會;所以恰恰相反,這批在六四集會燒《基本法》的學生,是最愛國愛港的中國人啊。 bufishking@gmail.com

2015-06-01

六四的確年年有,今年也的確不是整數年,但今年的六四,形勢最凶險。 學聯退出支聯會的六四紀念晚會,這是青年學生對支聯會的不滿。 支聯會也要應付不知是人是鬼的「本土派」。 本土派對六四的立場曖昧多變。最初他們贊成紀念六四,但不滿支聯會紀念方式。但後來又變成,香港根本毋須紀念六四,用他們的術語,「中國人的六四關香港人咩事」。他們認為「平反六四」是中國內政,與香港無關。甚至有極端的意見認為,中國有民主香港便玩完,保留一個獨裁中國對香港最有利。今年有本土派狙擊支聯會的遊行,喊出的口號居然是「出賣香港」。 本土派邏輯簡單:他們認定六四是中國學生為中國民主而流血,雖高尚但和香港人無關。他們認為平反六四等於承認共產黨的管治合法性,等於承認中共的管治,等於放棄抗爭,等於出賣香港人。 問題是,放棄紀念六四,便能爭取更多香港人的權益?是否杯葛六四便有真普選?放棄紀念六四,如何令香港有得救? 本土派聲稱要把中港切斷,但卻提不出任何實際行動,令中港分離。 他們譏諷紀念六四的人為「大中華膠」,那他們做了甚麼令香港脫離共產黨管治的事情?他們有起義的計劃嗎?他們會搞港獨嗎?他們只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單方面宣布某些事為「中國內政」,從而顯出「我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那麼,請他們先放棄身份證,因為身份證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身份證」,你承認香港是特別行政區便等於承認《基本法》的合法性便等於承認中共在香港的管治權…… 我其實不介意他們搞港獨脫離中國,但請他們拿出實際行動,不要只敢向弱者和死者揮刀。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5-18

紅樓夢說:天上掉下個林妹妹。 我們說:天上掉下個假期。一次性假期。 「一次性」不太好聽,我聯想起「一次性筷子」。也就是用完即棄。 9月3日是抗戰勝利70周年,中國為了「搞大佢」,特意把9月3日定為一次性假期,方便國內民眾可以參加各式官方的紀念活動。抗戰勝利70周年,中台兩地各有自己的叫法。中國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暨中國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台灣是「中華民國對日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70周年」。大陸的叫法強調「中國抗日」,台灣則是「中華民國對日抗戰」。文字背後的意思:我才是抗日的主角。 共產黨眼中的「中國抗日」當然便是指中國共產黨,這可以從大大小小的抗日神劇都以共產黨做主角便明白;台灣則無論如何嚥不下這口氣,明明當時抗日戰場投入最多、死傷最慘重便是國軍,怎麼轉眼便變成共產黨一己之力抗日呢?70周年抗戰紀念,兩地甚至出現搶嘉賓鬧劇。中台兩地都搶著邀請抗戰老兵出席紀念活動,媒體譏之為「搶話語權」,彷彿哪個地方請得最多老兵出席,便等於搶奪了「真正抗日勝利」的話語權。 老兵是最可憐的英雄,抗日死了三百多萬軍人,活著的也因為國共內戰、政權易手,無端由民族英雄變成國家敵人,多少國軍在共產黨治下的文革成為「國民黨殘渣餘孽、歷史反革命」,終其一生都只能活在社會底層。 如今因緣際會,70周年,這些被遺忘半輩子的老兵突然又成了香餑餑,備受關注。但,如同這個假期一樣,可能也只是,一次性。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