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5-12-21

山東是孔孟之鄉,聖人故地。孔孟儒家學說都很重視人倫孝愛,不過,重視不代表能實現,所謂「滿口仁義道德,暗地裏男盜女娼」。山東平邑縣連續發生無恥強拆事件。 一對年過80的夫婦,大半夜裏,在自己熱乎乎的被窩,被強行拖走,搬到曠野郊外,而當時溫度只有1至2度。同一時間,推土機呼嘯掩至,用了不到4分鐘時間便把老人所住的兩幢平房,夷為平地。這就是臭名昭彰的中國式強拆。 之前當地發生了更冷血的強拆事件。村民張紀民被人縱火活活燒死。 開發商如此肆無忌憚,當然因為有包庇縱容的當地政府官員。縱火燒死村民案件,當地鎮政府和死者家屬達成了《賠償協議書》,死者家屬入住安置樓房,賠償150萬人民幣,但死者家屬不得再追究事件。最諷刺的是,調查報告書認定張紀民是自焚,排除他人縱火;同時,協議書有這麼一條,寫道「地方鎮政府對張紀民家屬及家族成員在本次事件中的行為和言辭予以諒解,不予追究任何責任。」 這便好笑了,如果村民是自焚,也就是自殺,你鎮政府賠錢幹嘛?如果是他殺,為甚麼政府不用法律途徑起訴,反而要和村民用錢解決賠償?至於甚麼「不予追究家屬行為和言辭」,簡直是惡人先告狀。死者家屬曾經質疑事件並非自殺而是他殺,這可謂合情合理的公民權利,但原來在鎮政府眼中,這些行為是要追究的;等於你被人打劫,求救的聲音太大,本來可以告你擾人清夢,不過這次諒解你。 地方政府縱容包庇,出事賠償了事。強拆表面違法,實則卻合法,被拆的樓房不會重新發還給村民,卻由地方政府接管,這豈不是等於強拆成功? 法律、人性、道德,都和舊房子一樣,拆遷了。

2015-12-14

杜葉錫恩離世,左中右有口皆碑,政壇罕見。細閱左派人士對她的稱讚,有一點「死亡之吻」的味道。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公開讚揚杜葉錫恩是真正的民主鬥士,支持中央收回香港,贊同一國兩制及《基本法》23條,反對佔中,不認同激烈抗爭。單看張主任這些蓋棺論定,你以為在稱讚民建聯的同仁。不過這一點也有意思,泛民讚杜葉錫恩是「民主先鋒」、「民主之母」;想不到和泛民打對台的中聯辦,居然也認定杜葉錫恩是民主鬥士。同樣都是「民主」,但代表的含意完全不同。   泛民敬佩杜葉錫恩為基層的打拼、改革社會不良風氣,例如貪污問題。但中聯辦看中的,其實就是一件事:反殖民地政府,支持中國政府。共產黨視殖民地政府為「千古罪人」,難得一個英國人居然會如此用力反對自家政府,實在是天賜最佳代言人。   問題來了,杜葉錫恩一個英國人,不停反對英國殖民政府,甚至公開向港督的政改方案說不,如果用共產黨的思維,這便是「漢奸」,或者叫「英奸」。   你看同樣是反對政改方案,當年杜葉錫恩以在香港的英國人身份,反對英國派來的港督的政改方案,但彭定康乃至英國政府,都沒有出來指罵杜葉錫恩是「英奸」、「勾結中國勢力」;相反,為甚麼香港人反對中國政府任命的特首的政改案,卻是「漢奸」?破壞香港繁榮穩定?   為甚麼英國人有包容自己同胞反對自己的胸懷,我們偉大祖國沒有呢?   不少人認為,杜葉錫恩因為對殖民主義深痛惡絕,有一種對被殖民的對象的罪疚,所以對香港以及中國特別愛惜及包容。只是她可能沒有想到,雖然回歸了,但香港人被殖民的感覺,仍未改變。 

2015-12-07

崔健質疑許志安的選曲,被炒作成「中港矛盾之投共歌手打壓廣東文化」,只能說明香港人心的浮躁,稍有風吹草動便有十面埋伏的恐懼。 首先,崔健在「狠批」許志安的這集節目中,還同時向其他幾位歌手開炮,《東方衛視》把崔健的發火,當成節目噱頭,宣傳稿寫「面對眾人喜愛的『港式情歌』,崔健卻不留情面地現場『炮轟』,究竟林憶蓮會作何『反擊』?」 宣傳重點是「崔健炮轟港式情歌」,而不是香港人現在理解的「打壓廣東歌」。 香港另一位飲食才子也曾狠批廣東歌已死,難道他也是打壓香港文化? 其二,才子引用「子烏虛有」的「專訪」蒙住了崔健的眼,甚麼「崔健批評香港人老是拿《海濶天空》式的老歌自我陶醉一番」。 此「專訪」純粹杜撰,但殺傷力巨大,崔健因此被香港人罵翻了天。 真相是,崔健不單沒有貶低香港音樂,反而對香港的精神文化,有很高的企盼。他說,「可是我覺得一個真正代表一個區域的一個文化,不光是一個語言,應該有他的精神,應該有他的獨到之處,甚至有他的堅持。可是我更渴望聽到來自香港的,代表他們香港本地人聲音的一些音樂。」 崔健並沒有質疑「廣東歌」,他是質疑,這首廣東歌能否代表香港這個區域的文化和獨特的香港精神。 等於王晶拍的戲都是講廣東話,但你不會認為,今天王晶的電影能反映香港人的精神面貌了吧? 不過在中港矛盾的主題下,香港人蒙住了自己的眼,只看自己想像中的圖畫。香港人深信內地每時每刻都有人想打壓香港摧殘廣東文化,不過這一次投共的帽子卻扣在了一向反思質疑建制的崔健頭上,實在哭笑不得。

2015-11-30

官方新華社發文,指桑蘭撒了一個17年的謊話。桑蘭一直表示,她練習受傷,因為起跳時,羅馬尼亞籍的教練,撤走了一張保護的墊子,造成干擾,因而意外墮地。 但新華社的調查指,美國運動專家取得當年桑蘭練習受傷的視頻截圖,發現桑蘭由起跳到落地,那位羅馬尼亞教練都沒有碰過墊子,暗指桑蘭講大話。 美國專家更從當日的起跳動作分析,認為是桑蘭自己的姿勢失誤,這才成頭部落地。也就是說,桑蘭的意外是自己失誤造成,和主辦單位、主教練,沒有一點關係。 大家想不通,為甚麼新華社要翻17年前的舊帳,對這位中國運動選手下重手? 這件事疑點重重。為甚麼17年前的視頻,今天突然出現?為甚麼只是截圖,而不是全部?   當年有一說,因為不想讓桑蘭再目睹受傷的殘酷場面,所以拒絕公開視頻;但今次的截圖,清楚顯示頭部落地的一剎那,也很殘酷。 既然已經公開了部分,為何不公開全部?難道真如桑蘭所講,起跳前教練撤走墊子的畫面,要隱瞞不讓公眾知道真相? 桑蘭曾經發起跨國官司狀告美國友好運動協會,責任指向美國,為何新華社要出面幫「外人欺侮自家姑娘」? 新華社是為了政治可以發表「畝產萬斤」神話的新華社啊!別跟我說「幫理不幫親」了! 民間流傳,桑蘭2011年狀告的美國監護人,劉國生夫婦,都不是善男信女,他們都和中國官方福利彩票公司有千絲萬縷關係;而且更有一說,桑蘭如果認真追究當年責任,中國體操協會也要負上責任。 是否怕火燒連環船,燒到和中國利益相關的人物,所以新華社才要發文,製造輿論,把桑蘭由原告打成被告,制止她的維權行動呢? 周一刊登

2015-11-23

老婆回福建鄉下探親,住在老家大房子,幾晚一直睡不安穩。她的親戚知道了,勸她不如買一幅毛主席掛像放在家裡。 香港人都聽過掛毛澤東像能保平安,原因也有幾個說法,一說是毛澤東殺/煞氣重,國家主席都給他陽謀活活弄死,甚麼鬼神都怕了他。 一說毛澤東的名言,「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所以閻皇的手下都怕了他。 又有一說,毛澤東本人雖然是掛在嘴邊的無神論者偉大共產黨,但由於他的行徑、實際對中國政治的操控、以及萬眾三呼萬歲的排場,所以原來不少中國人都深信,毛澤東其實是真龍天子的命格! 他就是一個活在共和國名義下的封建皇帝,真龍天子有百神呵護,所以那個年代的中國人認為,掛毛澤東像等於掛了皇帝像,可以辟邪擋災保平安。 口說無憑,究竟毛澤東還受市場歡迎嗎? 淘寶是最佳驗證的場所,在淘寶欄輸入「毛澤東」,數以千計貨品出現,有書刊有掛像有銅像有汽車香水座……對,毛主席半身像設計的香水座,你夠膽用嗎? 最受歡迎的要算毛澤東掛畫,平均月銷二百多件,而且還有講究,全部標明要用毛澤東1972年版本作肖像。 所以你上網一查,個個強調「72年版毛主席畫像」。 1972年,尼克遜訪華,中美歷史破冰,Andy Warhol也是1972年,一口氣製作了十幅毛澤東絲印畫像,全部在近代都以破紀錄金額拍賣。1972年真是好年份。 最近習馬會成為焦點,其實民間也有另一個心願,就是毛蔣會。淘寶便有一個Q版毛澤東和蔣介石的摟肩並排坐的擺設玩具,名為「哥倆好」,銷量更勝毛澤東掛像。如果當年2人真的拉手,今天中國又會是怎麼樣光景? bufishking@gmail.com

2015-11-16

巴黎遭受恐怖襲擊,恐怖分子襲擊包括國家體育館、餐廳、音樂廳等等日常生活消閒娛樂的場所,造成過百人死亡。 巴黎遇襲,有人提出是否和法國3年前率先承認敘利亞反對派聯盟為唯一合法政權代表有關。 要知道敘利亞的內戰複雜得「七國咁亂」,政府軍和反對派再加上伊斯蘭國分子,伊斯蘭國雖然也和政府軍作對,但同時也和反對派作戰,伊斯蘭國認為自己才是真正敘利亞人民的代表,「內戰中的內戰」。所以支持敘利亞反對派的法國遇襲,出來承認責任的不是想當然的「政府軍」,而是同樣反政府不過也反反對派的伊斯蘭國。敵人的敵人還是敵人。 也有人質疑,反恐是否未夠盡? 巴黎遇襲,法國出現反對國內伊斯蘭人民的聲音,也有人要求盡快收緊移民政策。波蘭也借機表示拒收敘利亞難民。 巴黎遇襲,國內媒體大篇幅報道,事有湊巧,大陸同時期,罕有公開大陸反恐的執勤照片(雖然期後刪除了)。 9月,新疆發生一宗礦山恐襲,大國公安部14日在微博發放了警方執勤的照片,稱「新疆警方經56日追擊,對暴恐分子發動總攻,取得重大戰果」。 路透社大造文章,認為中國是有意借巴黎恐襲來渲染國內反恐氣氛,並聲稱,新疆境內沒有恐怖活動,反恐只是中國政府打壓異見的政治理由。 或許大家都可以思考,為何巴黎遇襲,我們理所當然認同是「恐襲」;國內疆獨分子鬧事斬人放炸彈,我們卻會小心謹慎稱為暴力事件,甚至會爭辯那些犯事的人是「受害者」還是「恐怖分子」?或許這能解釋,為何有人認為巴黎遭受恐襲,為何有人認為巴黎是受到教訓。你的聖戰,他的恐襲,唯一共通點,便是人死了流血了和平不再了。周一刊登

2015-11-10

習馬相會,歷史一握,但很多歷史場面都沒有實際成果,唯一成果便是那個歷史場面。 1993年,以巴領袖在克林頓拉攏下的世紀一握,那種震撼性不亞於今天的習馬會。這個比喻太不吉利,因為後來簽下《原則宣言》的以色列總理拉賓遇弒,中東和平進程中止,直到今天仍然仇恨未解。 歷史一握,未必能創造歷史。 雙方都講明了要尊重「九二共識」,但台灣媒體更關注,為何馬英九沒有在公開場面,沒有當著習近平的面前,講一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要知道兩岸政治,最重要便是玩這些「文字遊戲」,如果把歷代兩岸政治關係的中文字抽出來,變成TSA的題目,例如「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一個中國」、「一邊一國」、「特殊國與國關係」、「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但大陸也是中國一部分」等等字句的意思差異,應該可以玩殘很多學生。 台灣人很介意有無講到「一中各表」,因為這涉及「中華民國」的歷史定位。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很誠懇的講一句:文字遊戲無用。 你想想,我們香港當日回歸,不也是靠著一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作為香港和大陸關係的定位嗎?結果大家發現,原來「一國兩制」還可以理解為「一國大於兩制」;「高度自治」可以解讀為「有限制的高度自治」。而港人治港更加變成擴充句子,「愛國愛港的港人治港」。結果回歸後,香港人覺得自己的權益被蠶食殆盡,但大陸還是能振振有詞說「完全跟足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則。 或許在習近平心目中,這次的確是兩岸領導人的會面,是中央領導人接見地方領導人……講笑,都係文字遊戲矣。 bufishking@gmail.com

2015-11-02

當中共終於宣布,一孩政策取消,全面實施生二胎政策,這應該叫做「遲來的春天」。 我第一時間想起,中共要向很多人道歉,要還很多人的清白。 例如陳光誠。 當日陳光誠揭露農村打擊超生婦女的黑幕,觸犯當地利益集團,把他整得像犯了甚麼十惡不赦的罪行。 現在黨一聲令下,國策推翻了,回頭一看,陳光誠對超生婦女的維權行為,正好符合《環球時報》的社論所講,「過去一段時間有些人痛罵獨生子女政策,那些說話肯定是偏激的,但它們對形成全面開放二孩政策起了特殊的「伴跑」作用。」 陳光誠原來是一個伴跑者,國家是否該讓這位「跑手」以清白無罪之身回國了吧?   《環時》又指,全面開放二孩政策應被看成是民意的「勝利」。 這也太樂觀了吧。網民意見可以改變國策?網上流傳的幾個段子,正好反映大國人民,對政策的解讀。 「羊打算用20萬建一個窩,狼不允許,說私自建就是違章建築,只允許向王八買。王八是搞工程的,先用20萬賄賂狼取得開發權,再用50萬元向狼買這塊地,花10萬元把羊圈蓋好,向羊要價200萬。老鼠借200萬給羊,連本帶息300萬,20年還清,羊全家二十年給老鼠打工。狼,老鼠,王八都掙了錢,只有羊虧,連崽子也不敢生了。後來羊越來越少,狼覺得這樣下去大家沒肉吃,於是宣布羊可以多生一個。」 共產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刀俎太多,魚肉太少,麻煩大家多生一點魚肉供宰。 問題是,以前有能力卻不讓生,今天連養一個孩子都只能養成一個「屌絲」,還要再生一個?難怪網民說,「老二行時不讓生老二,老二不行時讓你生老二。」 bufishking@gmail.com

2015-10-26

習近平訪英,可以說是現役宗主國訪問前宗主國,互相交換殖民香港的心得。 卡梅倫表面強硬要中國保證香港的普選,但各位米字旗的粉絲別以為「前宗主國畢竟關心我們」,一場戲矣! 別忘記,人大的831決定,英國當時表態支持,「北京提出的政改框架為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提供了一個「真正的選擇」(genuine choice)。 SORRY囉,香港人完全不能同意前宗主國的見解,然後逼出了一場雨傘革命。現在催淚彈煙消雲散,賊過興兵,政改否決已成定局,卡梅倫才又假惺惺的說「記住要俾香港普選啊」。過主啦,場戲好屎啊! 英國記者問:「為何英國民眾要為跟不民主、不透明以及在人權問題上,劣跡斑斑的中國有更多商業合作而高興?」 習近平先答了一堆套話,甚麼人權沒有最好只有更好,中國要走自己特色的人權云云。他說對了一半,人權沒有最差,只有更差,起碼胡溫時代未試過全國逮捕維權律師。   習近平再談:「在人權問題上,我想最大的發言權,還是各自所在國的絕大多數人民。」 人權最大發言權當然是本國人民,問題是,一個沒有人權的國度,他的人民還有「發言權」嗎? 拿北韓做例子。你讓洪永城拿著米高峰,訪問平壤街道的北韓人,問他吃得飽不飽?幸福不幸福?他敢答你嗎?他的答案,你敢相信嗎? 「我們最幸福」的答案是否便代表「本國人民有發言權」? 所以習近平的答案很微妙,他不是說「本國人民」,而是「所在國的絕大多數人民」,當中分別可就大了,你問那些「先富起來」以及既定利益者,他們肯定滿意人權;而共產黨一向界定上訪鬧事的,都是「一小撮人」。 這些外交密碼,大家要聽懂。

2015-10-19

《康熙來了》突然宣布「退朝」,蔡康永請辭,小S共同進退。  談話節目何其多,為何獨愛康熙這一家?因為只有這個節目,夠真。 很多訪談節目,主持人對待明星,客客氣氣,吹捧讚美,禮貌來往,好頭好尾。 但康熙來了,小S口沒遮攔,時常「窒」嘉賓。 例如小S窒G.E.M「演唱會不是秒殺而是四小時才售罄」、「沒有人會前一天才邀請人去演唱會吧」。  這種訪問形式,功力低一點、知名度差一點、江湖地位弱一點,都只會變成得罪人。 如果只有小S的潑辣,節目不可能這麼成功,同場還要有一位蔡康永。 香港傳媒永遠低估這位大哥,很多時只形容他是同性戀、衣著打扮大膽。 其實蔡康永口才一流,曾出版多本說話技巧書籍,早幾年主持金馬獎更以「零瑕疵零口誤」贏盡掌聲。 他總是用他的溫柔聲線、感性的語言,收拾場面,安撫來賓。   他學問底子很好,常有獨到見解。 他曾批評張愛玲「成名要趁早」是胡說八道,因為張愛玲小說雖寫得好,但人生過得一團糟。有幾多綜藝主持可以張口便談張愛玲? 大陸大閱兵,他沒有點讚,被大陸網民要求道歉,他說「如果我做了錯的事情,而且是跟大眾利益有關的事情,就應該出來道歉;如果我做了大家認為是錯的,但跟大家無關的事情,那我會在家反省,並不覺得一定要道歉。」  香港曾模仿康熙,找來吳君如和錢嘉樂,但吳君如或許可以有小S的潑辣,但錢嘉樂無法擁有蔡康永的學識和魅力。 大陸近年綜藝節目火紅,但賣點卻是「假」﹕那些設計好的哭泣感動觀眾、以及故作為難、驚訝的導師,都讓人懷念台灣這檔「真」反應的,《康熙來了》。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10-12

上周五,數千人聚集香港大學,抗議黑手干預校政。我和謝志峰擔任主持,耳聽口號聲激昂,眼見各界別人士前仆後繼趕到現場表態支持,但長夜漫漫,始終等不到關鍵的校委會成員,梁智鴻李國章等人龜縮躲藏,迴避公眾的提問。 始作俑者,何以失蹤?挑起公眾情緒,卻置身事外,這就是當權者的傲慢。 想起了晚清一段著名的歷史對話。 1908年晚清,張之洞聽聞督辦鐵路大臣被撤換,繼任者卻難以服眾。 他問攝政王載灃,為何要保舉這樣一個得罪人民的繼任人:「輿情不屬,必激變亂」,而載灃則回答說:「有兵在」,張之洞聞言後說,「不意聞此亡國之言。」 以今之局勢看,則宜改一二字;「輿情不屬,必激變亂」,回答變為「有校委在」。 你看港大的12校委豈不是徹底懲罰了一個親泛民的教授?你看校監梁振英嘗了委任校委的甜頭,領悟了城堡最易由內部攻陷的道理,一口氣又委任了兩位「有口皆碑、功績罄竹難書」的校委進入嶺南大學。 這便是載灃答張之洞的策略,「有兵在,校委即吾之兵也!」「影響煙子」李輝不也說得很明白,校委是應該親政府的!  所以即使否決陳文敏「輿情不屬」,根本得不到公眾輿論的支持,一句「有校委在」便成為擋箭牌。 但張之洞也明言,不理輿情洶湧,單以武力(即那時的兵,今時的校委),來強行壓制,最終只會「必激變亂」,亡國不遠矣。 陳文敏事件,港大連續有集會遊行,各大專院校也敵愾同仇,組成跨院校的學者聯盟。這便是輿情不屬的結果。 就算梁振英委任了全部親信到各大學的校委,也難敵天下悠悠眾口,歷史告訴我們,「輿情不屬,必激變亂。」

2015-10-05

曾鈺成主席說,陳文敏即使獲委任,其親泛民的形象,也很難維持工作的公正性。 這是奇怪的理由,我們能這樣說嗎,「曾鈺成主席的親民建聯形象,即使擔任立法會主席,也很難維持工作的公正性?」不會,這是變相的「血統論」,「老子反動兒混蛋」。難道我們又能說,梁振英委任了在教育界罵聲不絕的李國章做港大校委,其沙皇形象,也很難維持工作的公正性嗎? 現時很多大學高層,都有濃烈的政治色彩。譬如鄭國漢便是梁振英的競選顧問,我們能夠說他的親梁角色,難以做到公正服眾嗎?還是說,大學高層可以有親建制的政治色彩,就是不能親泛民?   曾主席又指,「報章率先披露他(按:即陳文敏)是唯一人選,無論支持或反對任命者都不應該發聲,或以問題處理中不作回應,咁仲炒唔炒得起呢?」 言下之意,如果陳文敏陣營面對文匯報及左派的瘋狂抹黑抵譭能「隱而不發」,這個任命的風波便會消失無形。 有這樣天真的事嗎?文匯報其後連日爆出陳文敏「黑材料」,包括「爆料」教資會的研究報告,指陳文敏「不務正業」搞政治,拖累了香港大學的學術研究質素,包庇下屬戴耀廷搞「佔中」行動。   面對如此具體的指控,如果陳文敏沉默,只會令人覺得文匯報講法正確,受影響的便是香港大學的名聲。難道據理力爭也有錯?不過,曾主席沒有附和校委的「學術地位不足」等白癡理由,只是點出陳文敏的「政治背景」和「回應手法」不當,正好含蓄說明事實真相:陳文敏事件,無關學術,純粹政治。這一點,我們還是要多謝曾主席道破天機,也算還了陳文敏學術上的一個公道。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9-21

全國港澳研究會陳佐洱突然發功,說香港回歸後,無依法實施「去殖民地化」,反而不斷「去中國化」。   這個講法實在和張曉明說,回歸前後香港從來不實施三權分立一樣令人「嚇一跳」,那位聽到梁振英自封「地位超然」後,忍不住打了個突的工作人員「打突哥」,不知這個星期還要打幾多個突,而且每一個突都這麼「核突」。   「依法去殖民地化」?像曾鈺成所講,邊條法?有哪一條法例告訴我們要去殖民地化?我們只記得李瑞環回歸前曾說過「紫砂茶壺論」,這個「去殖民地化」是否就是「擦走茶垢」?   如果說,誰帶頭保留殖民地化,那不是甚麼殖民主義分子,而是共產黨推崇備至、一國兩制偉大的總設計師,鄧小平。   當年鄧小平為了安撫港人回歸,或者你可以叫做「氹」,或者「昆」,曾明確表示回歸後,「馬照跑,舞照跳」,這算不算是「保留殖民地化」? 鄧小平又說過,回歸不就是。麻煩陳佐洱你向鄧小平總設計師問責,質問他老人家為甚麼不要求香港回歸後要「去殖民地化」?   現實大家都很清楚,回歸前中國要靠香港建立形象,所以小心謹慎克制;今天世界都怕了中國,也不需要「證明中國也有能力管好香港」了。   一個與別不同的香港突然變得毫無價值,中國自認為已經發展了一套「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套主義既有西方的「馬照跑」的生活、經濟元素,你看中國的商業消費活動早就超英趕美;但同時,這套「主義」又能保證中共集權專制,方便官員殘民自肥。   誰還稀罕有黑沉沉的紫砂茶垢?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9-14

伊斯蘭國刊登兩張「SALE」的人質相片,恐怖組織還真的赤裸裸把綁架人質行為,形容成「一盤生意」,那些黃衫囚犯不是「人」,只是待價而沽的「貨」。 這次「出售」兩名人質,一個是挪威人,另一個則「可能」是中國人,因為挪威官方已確認挪威人質的身份,而中國官方則在截稿時仍然「有待核實」。 「核實」可能是「買時間」的緩衝。 有待核實,也就毋須急於表態,毋須承擔政治風險。 你看挪威,大方老實確認身份,同時也明確表示「不會交贖金」,萬一挪威人質被殺,挪威官方少不免也要向國民有所交代。 問題是,伊斯蘭國的訊息表示,這兩人是「被兩國政府拋棄的人質」,也就是說,兩國政府早就和伊斯蘭國有聯繫,知悉自己的公民被綁,但最後拒絕付款,所以才有「被拋棄」的說法。 而挪威政府也承認,早在1月時,已經知道挪威公民被綁架的消息,不過當日綁主不是ISIS,而是其他恐怖組織。 兩相對比,中國政府還強調「有待核實」,似乎有點「裝模作樣」,不肯承認自己早就知悉中國公民被綁架的訊息。 中國剛剛才在全世界面前「大閱兵」,展示軍威,習大大又振臂高呼「正義必勝和平必勝人民必勝」,現在伊斯蘭國的人質事件,考驗你口號的真偽。人民變了人質,如何解救? 中國人質被ISIS綁架,打破了「中國人不會被恐襲」神話。以前覺得中國不干涉他國內政,不像美國到處樹敵,結果中國人身份吃香而美國國民不安全。 今天中國這套「各家自掃門前雪」政策顯然未能令ISIS網開一面,在恐怖組織面前,沒有人能獨善其身,你以為自己兩不相幫,便可左右逢源,結果可能變成「養虎為患」。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5-09-07

中港大戰,和波收場但絕沒有和氣生財,香港門神葉鴻輝自爆曾被亞洲足球先生辱罵是「狗」,引起軒然大波。鄭智嚴詞否認,香港足總變成全港最大冷氣機,不停降溫冷凍事件,有「好小事」、「咁都跟進足總好唔得閒」以至終極版本「係咪香港人普通話差『久』同『狗』不分」紛至沓來,令香港人大開眼界,原來在大國壓力之下,某些人的腰骨可以如此柔軟無力。   香港足總或許太害怕激發本來已經尖到刺手的中港矛盾,所以採取一面倒的「息事寧人」,不調查不介入不承認,甚至去到一種偏幫鄭智的地步。問題是,足總的軟弱不單未能平息風波,反倒令球迷認為是「買大陸怕」,是足球場上的「媚共」行為。   老老實實,足總進退失據,反而大國球迷無比清醒理性。很多國內足球論壇,球迷紛紛留言,力撐香港門神葉鴻輝,認為鄭智本身球品有問題,用大陸術語,「滿嘴糞」,所以在「羅生門」的情況下,大陸球迷居然大義滅親,寧願相信香港的證供。兩相對比,香港足總偏幫鄭智,枉作小人。   葉鴻輝的經歷也很有趣。他現在是不折不扣的香港英雄,是本土偶像人物。但他曾經希望加盟中超球隊,卻因為中超規定,門將不得用外援,被迫告吹。當時這個決定也引起無數爭議,香港人的身份究竟是「內援」還是「外人」?當香港流行「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香港人被當外援,是否求仁得仁?當日葉鴻輝因為香港人身份視作外援被拒加盟中超,曾經大嘆「我是中國人,不是外援」,這句話在今天香港會否變得政治不正確?   中港足球賽是0比0,但中港矛盾戰是1比1,看來戰鬥不會停止。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