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1-06-30

楊紫瓊疑因為扮演民主女神昂山素姬,被緬甸政府遞解出境。 如果她演的不是反對黨領袖,而是執政黨領袖,相信不會有如此待遇。  如果玩偷拍測試,找人扮演電影投資方,遊說著名演員,宣稱將開拍一部反映大國驕傲的電影,演員肯定滿口答應。 「我會做主角嗎?」 「當然,非你莫屬。」 「這個角色,家傳戶曉嗎?」 「肯定,譽滿全球,堪比南非《曼德拉》。」 「太好了,究竟是誰?」 「劉曉波。」 這時一定要把隱藏鏡頭對準著名演員的臉孔,捕捉那驚惶失措的表情。 「這個……我不太適合……你找劉曉慶演吧……」 「還有另一個人物也很適合你。」 「對不起……我對政治題目無興趣……」 「這是一齣愛情片,是一個可歌可泣、不捨不棄、世人反對仍然堅持的偉大愛情故事。」 「似乎不錯,是翻拍《梁祝》嗎?」 「不,是胡佳和曾金燕的愛情故事。妻子雖然想念丈夫,但寧願兩地分隔,也不要丈夫出賣原則,和魔鬼妥協,這是多麼偉大的情操! 丈夫內心戲也夠複雜,父母希望兒子別再踩政治地雷,但兒子想孝順,但又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忠孝兩難全,比無間道更難演!」 「我要告辭了……」 「你願意拍《一個好爸爸》嗎?主角是趙連海。你要拍《肥貓流浪記》嗎?主角是艾未未……這些主角昨天被抓今天被放,證明大國「人球」情況良好,人民像個球……要你滾便滾。」   bufishking@gmail.com  

2011-06-23

香港被「猩紅熱」侵襲,大國也感染了「SING紅熱」,全民唱紅歌。 最靚仔黨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一手打黑,一手唱紅,鼓動全民歌唱「革命歌曲主旋律」。 SING紅熱不會殺人,但會笑死人:十歲的小團員高燒三十九度也堅持登台演唱紅歌;六十歲的老人不理母親去世、堅持含淚唱紅歌…… 這種場景似曾相識,文革時發生過「市民衝入火災現場搶救毛主席掛像」,1968年「阿非拉」領導送贈毛澤東兩個芒果,毛再把芒果轉贈革命群眾,竟引發「全國參觀聖果」! 有人擔心,紅色年代的熱情和荒謬重回大國! 「SING紅熱」有賴官府推波助瀾,但民間也有「唱紅歌、憶舊時」的需要。建國初期的美好,可能是滋潤他們一輩子的甘泉;或許他們都吃過文革的苦,但他們卻不願全盤否定這段經歷,因為否定過去,就等如否定自己的人生。 但放心,文革不會再現。大國失去政治信仰,誰還把黨的話當一回事?海南省的毛澤東雕像也被地產商推倒,大家只尊重人民幣上的毛主席…… 《北京日報》頭版刊登了一條新聞「大學生放下iPad聆聽黨員故事」,學生感嘆:「在共產黨領導下,人民生活會愈來愈好!」 文革人民犧牲「生命」救毛主席畫像,今天90後只願意犧牲「iPad」來聽黨員心聲……反而有大國子民,為買iPad2,甘願賣腎賺錢!喬布斯教主威力比主席更強! 經典紅歌《花兒為甚麼這樣紅》,群眾邊唱邊答:是蘋果染紅的!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1-06-20
2011-06-16

大國口號特點就是講的比做的漂亮,口號都是CHOK出來的,是注射太多BOTOX的蠟像口號,了無生氣,但偏偏可以永恒保存。 「勞動人民最光榮」就是一句BOTOX口號。 如果勞動人民最光榮,那為了討欠薪而被砍斷手筋腳筋的民工是不是最最最光榮?大國民工不是廉價勞動力,而是「無價」勞動力。如果勞動人民最光榮,為何一個大肚的民工街邊擺檔,也要遭到治安員的推撞?四川民工的起義並非偶然,而是積聚已久的怨氣。 勞動一點不光榮,民工嘆曰:「泥鰍也是魚」。 泥鰍生活在骯髒泥沼之間,吃糞為生,魚中最賤,但再賤也不要忘記,泥鰍也是魚,民工也是人。 我倒想問一問新塘那位在背上寫著「打倒四川,保衛新塘」的大國人,難道你認為四川民工受到冤屈便該啞忍? 微博流傳「保衛新塘」的群組,有些言論令人心寒:「支持政府捉晒D四川仔,大快人心,今次仲唔輪到我地本地人惡?」 同胞被辱,本該同仇敵愾,大家都是勞動階層啊,不是應該矛頭一致嗎?還是新塘人應為,自己的生活好好的,我又不是離鄉背井的民工,我又沒有被治安人員推倒,我也沒有被人挑斷手筋腳筋,我憑甚麼支持你?你們搶打燒就是破壞我們新塘﹗ 太天真了,今天剝削民工,明天便是本地工人,城管打人還管你甚麼口音?而且,沒有廉價的泥鰍民工,哪能打造新塘做甚麼牛仔褲之鄉?沒有這些外來資金,你們這些本地的新塘人,還不就是一個小泥塘,還能這麼神氣? 當日五一二地震時,流行全國的「四川雄起,我們都是汶川人」也是一句chok出來的口號。利字當頭,「我們」馬上變回新塘人。 非洲有血鑽,大國有血染的牛仔褲! bufishking@gmail.com/周一、四刊登

2011-06-09
2011-06-07

 真的好邪。六四當日,李娜以6比4的比分先取一盤,萬千網民縱情歡呼「六四先勝一仗」,可憐大國子民,活到今天,仍只能像魯迅筆下的阿Q,精神自慰。 大國子民曰:我也不想這麼樣變態,大國管得太緊,只能以MARY取替真人。但更邪的是,李娜奪得首個中國人的大滿貫後,超過二千萬網民大叫「中國人的驕傲」,這聲吶喊也能套在維園場地,因為六四22年,不少參加者都是89後出世,展現少年中國的驕傲。說李娜是「中國人的驕傲」其實是巨大的諷刺,因為李娜就是不當一個標準中國人,這才取得成功!李娜一直努力爭取擺脫「網管」(題外話,這網管是網球管理,不是網絡管理,但性質實在太似,事事管!)的管治,堅持要「單飛」要自由,自己安排教練,安排比賽,這些都曾讓李娜和中國網管關係緊張惡劣。彭帥在2005年曾提出「單飛」要求,中國網管中心批評「球員太自私,心中沒祖國」。在大國眼中,愛自由就代表你不愛國。服從集體才是好孩子。所以六四那些「愛自由」的學生都是「不愛國」。李娜一點也不中國人,她奪冠的感謝辭,第一句不是多謝黨不是多謝國,而是「謝謝贊助商,謝謝組織者和球僮,非常感謝自己的團隊」。 咱們的大國子民,就算是礦難獲救的工人,也懂得在鏡頭前說一句「感謝黨和國家」,當日冬運會運動員周洋拿到冠軍,只感謝父母,沒有多謝國家,便被國家體育總局領導批評「要把國家放在前面」﹗這下李娜居然連父母都不多謝,就直接感謝贊助商,沒心沒肺啊!李娜告訴大家,自由並不可怕,不多謝黨和國家,不代表我不愛國。網壇有自由了,何時到政壇? bufishking@gmail.com

2011-06-02

讀者對於小弟提出的「紀念六四=供樓」概念反應熱烈,這是意料中事,香港人對金錢符號特別親切。但萬萬沒想到,原來咱們大國的公安,也是小弟的讀者,居然偷了「六四=供樓」的概念,和六四死難家屬開價講數,「多少錢能解決問題」。 這敢情好,六四這幢樓,有人開價承接;不過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稱此舉為「褻瀆亡靈」,我理解她的心情,但賠償是理所當然的事,拿了國家的錢我一點不慚愧,就像慰安婦同樣是挺直腰板問日本政府拿賠償一樣,也是體現正義的方法。 公安一向伸手要錢,很少派錢;他們問價,也證明他們不想再拖,也證明了每年的六四悼念,是起了效果。你想一想,每年都有人在你臉前點蠟燭,不斷在你耳邊重複追問:「幾時平反?」這種道德咒語,專治惡鬼,邪魔豈能不心驚? 單是外交部發言人已很想你解決六四問題,每年都要被問「中國對六四看法」,每年都要答「早有定論」,但這個定論是甚麼?她是不敢回答的。 或曰:六四良知無價,如何開價?答曰:錢照收,責任照樣追究。官方不肯公布六四實際死難人數,但天安門母親自行記錄了最少203位死難者。我們就以這203條生命計算,大國的煤礦死難者家屬能獲得20萬元人民幣賠償,六四死難者死得比煤礦工人更冤、更不能見光,所以賠償費應該是……203元!對!每條生命一元,一支白蠟燭是一元,死難家屬每人籌一元,我們給國家買203支白蠟燭,送給胡主席,請他帶頭來香港,出席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我相信,這就是最好的賠償。 bufishking@gmail.com/周一、四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