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1-08-22

大國自古已有「言者無罪,聞之者足以戒」的傳統,這或許是最早的「言論自由」。 可惜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大國官方為這句話加「補充優化」,就是「言者無罪,但要客觀」。 甚麼是客觀?就是毛澤東所謂的「凡事都有兩面」,你今天批評警方限制記者採訪自由,這只是其中一面,你為甚麼不想一想,警方是為了保障國家領導人的安全?所以嘛,你可以批評,但要客觀,不能只說一面。你懂我的意思嗎? 所以,我們便看見早幾天《太公報》的精彩社評:「警察在烈日當空下全副武裝執行任務,反對派不單沒有讚揚體恤,反而指控打壓示威及採訪自由,實在顛倒黑白、指鹿為馬」云云。 夠客觀了吧,凡事都有兩面,雖然,就從來無人會用「兩面」的標準,去肯定那些熱血的大學生,以及被迫發出最後怒吼的傳媒記者。 《太公報》的社評,只令我想起,六四屠殺後,中央官方發出沉痛悼念在鎮暴過程中死傷的烈士武警。 最可笑的是,縱使不斷遭打壓,死難學生的家人仍堅持每年點起燭火悼念英靈;反而當日被官方大肆吹捧的鎮壓武警軍官,卻被國家冷待,不再被提起,遑論表揚紀念。 鳥盡弓藏,本就是我國權謀之術,所以今天警察被愛國報章稱讚,別得意,這可能是死亡之吻。 大國真實的歷史,從來不是「言者無罪」,看看歷代的諫官,每天都在玩命,幹那些「泣諫」「死諫」的遊說工作,這代表了,說真話的代價是殘酷的,是要把自己的性命當籌碼放上枱SHOW HAND! 而你拼到最後,最多換來「好啦你命都無咗,算你言者無罪啦」,當權者聽了,最多只是「足以戒」,並不是「足以改」。你看看唐唐對批評者的反應,「完全是垃圾」。看來他連「足以戒」的門面功夫都懶得做。 愈看唐唐和內地的雷官愈來愈似,單是「條條FLING」、「車毁人亡」、「點解做唔到李嘉誠」,以及「完全垃圾」,雷語實力強橫,順理成章做大國幹部!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1-08-18

大國的深圳,誕生了一份免費報紙,《地鐵早8點》,是深圳報業集團旗下報紙。 網頁如此定位:「读者主要定位为享受都市时尚生活的年轻人群,以“快速阅读”和“快乐阅读”的办报理念,倾力打造短小、快捷、精彩的新闻资讯」。 留意,以前報人辦報理念為「公信力」「持平」「獨家」「權威分析」……過時了﹗統統掃在故紙堆中﹗作為一個「時尚都市人」,就是「快速閱讀」,只有「快速」才能「快樂閱讀」﹗明乎此,你自然明白,今天我們實在已進入了facebook世代,一切都要快,status不能長篇大論,說「我今天真高興」也不夠「快速閱讀」,不如發一個「笑臉」來得更令人「快樂」。我們進入「輕薄」時代,iPad iPhone都以追求避孕套或衛生巾的標準來發展,就是「薄」。0.03之後又有0.02或許還有納米做單位,我們都害怕太沉重的包袱。 誰還耐煩看「萬言書」?所以免費報紙最大的功德,除了是「免費」,就是「短小精悍」,把我們的閱讀習慣帶回「電報年代」,那可是「惜墨如金」的年代,可以五言表達的,絕不要寫一篇七律﹗今天我們進入了「快速閱讀」「快樂閱讀」的年代。 我能體諒大國有這種免費報紙的定位,因為大國的報章,要麼便是黨八股又長又悶,要麼便是踩鋼線打擦邊球,子民啃了這些裏腳布都許多年了,來一回「快速閱讀」就像塞車多日的人開一趟快車,可以理解。 但香港的收費報章已經不斷向「快樂閱讀」著手,蘋果的「半圖半文」排版方式,大大衝擊傳統報章那種「密密麻麻」的大堆頭,現在走過報攤,已經是圖畫相片先行,傳媒學者已經不斷嚷著「新聞圖像化」﹗ 可惜,新聞圖像化不及新聞動畫化好看。圖像化,最少也有半版文字,動畫化則只剩下「字幕」﹗在收費報紙已經做得愈來愈「顯淺」,讀者卻告訴傳媒:還可以再淺一些﹗其實我們不需要知道太多來龍去脈,不需要新聞點線面,有「點」已經很足夠。所謂「點到即止」便是如此。 在「輕薄」的年代,AM730還願以「有品」為辦報理念,不是擦鞋,實在難得!  bufishking@gmail.com/周一、四刊登  

2011-08-15

香港有紫荊俠,行善不留名;大國也有「雷鋒俠」,穿上舊軍裝舊風鏡舊窗簾做的斗篷,穿梭城市,做一些雞毛蒜皮的好事。 遼寧亦快將建成全國首間「雷鋒文化博物館」。一時之間,大國又要鼓吹「學雷鋒」!不過大家要留意,這雷鋒同志光輝而燦爛的革命人生,只有短短22年;1962年,雷鋒指揮軍車期間,遭晾衣服被子用的木杆子擊中頭部逝世…… 英雄的最後一站不是死在戰場,不是「馬革裹屍」,而是死在一根「晾衫竹」? 明乎此,你當明白為何大國官員都不學雷鋒,因為最後不得好死;今天大國官員要學,就學「雷語精神」,做雷幹部! 如果說論語反映了孔夫子的一言一行真實紀錄,雷語就反映了大國幹部的人性。  最有名的當然就是「你是替黨說話,還是替百姓說話」,其他的雷語官員一個比一個精彩,例如福建某市的環保局長,接到記者查詢時,就說「你不要打我電話,一打就打局長,局長很不值錢是不是?」  有市民投訴供水服務有不平等的合約條款,市長信箱回答:「你好,來信收到。凡事都有第一次」。 雷人官員的雷語,和雷鋒的雷語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雷鋒就是阿信的故事,哭哭啼啼,小心謹慎,折磨自己,善待群眾;雷人官員就是風風火火,橫行霸道,折磨群眾,善待自己。 學雷鋒,到最後不是被晾衫竹打死,就是變成另一個典型好幹部「焦裕祿」,熬成肝病而死。 雷人官員大放厥詞,雖然每次都惹起很大公憤,但風雨過後,陽光重臨。 傳媒報道,不少因為雷語而被免職的雷官,不出三日,官復原職,甚至官升一品﹗﹗原因更是諷刺得無以復加,「黨規紀律沒有限制官員的言論」,就是說,大國最能體現言論自由的地方,原來就是官員講雷語無罪﹗﹗ 維權人士王荔蕻,就因為說幾句公道話,講了幾句人話,落得尋釁滋事,怎地大國的法律不保障她的言論自由? 或許維權人士的「人話」,聽在領導耳中就是「雷語」;官員講「雷語」,才是真正的「人話」﹗所以學雷鋒不如做雷官;講人話,不及講雷語﹗   周一、四刊登

2011-08-11

俗語云:「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就是說,少年人血氣方剛,不宜看「替天行道」的水滸,怕上演怒火街頭;老人家「老薑最辣」,本已滿肚壞水,若再看詭計多端的《三國》,實在是「如龍添翼」,為禍人間。  卻沒有人提到,誰不該看《西遊記》呢?  《西遊記》實是一部為官之道的教材。上西天路途的各式妖魔,都有共通點:若妖魔有背景,便不用死;無背景的遊魂野鬼,全部不留活口。  你數數看,這三打白骨精的白骨精是散戶,無背景,結果被孫悟空一桿打死;這紅孩兒作惡多端,卻被觀音招降,修成正果。為啥?因為紅孩兒的爹媽是牛魔王和羅剎公主,牛魔王又是孫悟空的結拜兄弟,等於「我叔是李剛」,當然又饒了性命。  大國最近有人參加歌唱比賽,因為被OUT,情急下居然大叫「我是有背景!你敢讓我輸?」得了,這完全把《西遊記》的精髓學到了。  西遊記有一個妖精,叫「六耳獼猴」,善模仿,也就是「山寨」,原來幾百年前的吳承恩已經預知今天的大國以「山寨」起家。這六耳猴是AAA貨,「山寨」孫悟空已到了「難分真與假」的層次。  舊版西遊記的電視曲也是「造反歌」:「踏平坎坷成大道,敢問路在何方,路在腳下……」  說的是取西經,我卻想到「上訪」的冤民。他們難道不需要踏平坎坷?他們從一個地方被「太極推手」到了另一個部門,來來回回,你會不問一句「敢問路在何方」?這還有沒有活路給人走啦?幾天前,大國發生恐怖「包裹炸彈」,把一個圍觀市民炸斷了手的案件, 有人推測這是上訪人員所幹的,就為了喚起社會關注。活路在何方?就在自己腳下,一步一腳印,可能都是染血的……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1-08-08

大國最愛翻拍「四大名著」電視劇,就像香港鍾情金庸的武俠劇,五年便有一個新楊過。香港翻拍金庸,純粹市場考量,大國翻拍四大名著,卻是為了「洗底」。  舊的大陸四大名著電視,都是八十年代產物。當時四大名著的電視主題曲膾炙人口,歌詞精闢,句句有骨。最有名的便是《水滸傳》主題曲,由劉歡主唱《好漢歌》,有這句歌詞:「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闖九州」。  說的是梁山水滸群雄的英勇,但造反意味濃厚,誰人聽完不熱血沸騰。而且這是一句「造反歌詞」,這「路見不平一聲吼」,完全有違大國現今的和諧政策,大國要求我們「路見不平一聲吞」,怨自倒楣好了,還說甚麼廢話? 「該出手時就出手」簡直是直接煽動,輿論經常用這句說話向政府施壓,「肉價上升民生苦該出手時就出手」、「徵稅針對超豪宅該出手時就出手」、「保衛釣魚島該出手時就出手」。  這種群眾的訴求給予大國政府多大的壓力,這兩句歌詞實在是蠱惑人心。所以,新拍的水滸傳,歌詞一改,變得輕飄飄,淡如水。 「兄弟護國,三軍壯,兄弟安民,萬世誇。兄弟情,兄弟情,是沒有色的酒,兄弟情,是沒有牆的家……」 這還是水滸英豪?用李逵的講法,這是淡出鳥來的歌詞!而且這哪有一點「梁山造反」的味道?完全就是一片投降的歌詞﹗ 「兄弟護國,兄弟安民」,你把自己當成是執政黨了嗎?所謂「逼上梁山」,所有梁山好漢都是為勢所迫才要落草上山;為的不是護國安民,而是「替天行道」﹗護國安民,不如去考科舉?  所以說,舊版的水滸傳,是晁蓋式的造反;新版的水滸傳,是宋江式的「招安」。

2011-08-04

 深圳街頭,時有維吾爾族的小販擺賣吆喝,他們多有佩刀,偶然遇上城管驅趕小販,漢人聞風而逃,少數民族小販在一片人群混亂聲中,繼續呼喊﹕「羊肉串﹗」  城管公安都不敢驅趕,因為城管拉漢人小販,是治安問題,拉維族小販,卻是民族問題。  漢人看在眼裏,憤憤不平,憑甚麼他們能逞兇?漢人眼中,少數民族是得到眷顧優待的特殊階層。但少數民族卻認為是另一幅圖畫。就以地名為例,漢人管那地方叫「新疆」,就是「新拓的疆土」,可站在新疆人立場,那叫甚麼「新的疆土」?咱們世代就住在那兒,那是「故土」﹗我憑甚麼跟你們漢人稱呼自己的家園做「新疆」? 「新疆」的名稱告訴你,這塊土地是用統治者的角度管治。根本源由就是八個字:「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在新疆,提起王震,那是無人不曉的名字,漢人想念他,新疆人仇恨他。他是解放新疆後一直統治新疆接近廿年的新疆王,治軍極嚴、殺人無算,漢人稱讚王震在位期間,新疆沒有發生任何動亂。 但對新疆人來說,王震卻是殺人兇手,是摧毁了新疆人對漢族信任的兇手。  王震死後,大國居然把他的骨灰,撒在新疆天山。新疆人對此感到憤怒無比,他們認為王震的骨灰,將污染了天山流出來的泉水,從此新疆人世世代代都被迫飲用殺人王的骨灰﹗  最近的新疆亂事,漢人不滿政府處理方法軟弱,網上又出現「懷念王將軍鐵腕平暴的日子」。但對新疆人而言,全城大圍捕只會令更多新疆人仇視政府的高壓手段。  王力雄《我的西域,你的東土》的一句話:政府愈是鎮壓便愈能團結新疆人,因為鎮壓一定會把無辜的人也拉扯進去,激起更大的仇恨。 周一、四刊登 bufishking@gmail.com

2011-08-01

當災難發生後,只想到掩埋證據,這是冷血的行為。說的是鐵道部。 當全世界都看見你掩埋證據,而你居然還想把全世界都掩埋,這就不是冷血,而是弱智。說的是中宣部。 中宣部下令,禁止媒體報道溫州動車意外的新聞,只能跟隨新華社的發稿,正面報道,不許再做任何評論報道。 中宣部一向被戲稱「真理部」,北京學者焦國標多年前寫了一部火力十足的著作,《討伐中宣部》,其中一個罪名就是中宣部「神秘如地下黨」,以「部」之名卻非國家機關,只是黨的組織;但黨的組織卻又不知為何,能干預社會輿論。 每次中宣部下達的封殺令都是「諱莫如深」,人民從來不能找到一份中宣部的封殺令,「哦,不許再提溫州動車事故的賠償」。 據介紹,傳媒都是接到「有關部門」轉達中宣部的指令,這次的溫州事故也是如此。問題是,誰是有關部門?不知道,所以大國有此一說:「最神秘的部門就是有關部門」。 中宣部甚麼都管,大至富士康跳樓問題不許報,小至有官員打妻子、北京一起十四人受傷的車禍都要監管。  內地有傳媒老闆曾戲言﹕若不是接到中宣部的禁令通知,我都不知道發生了這些新聞,中宣部才是中國的通訊社。 中宣部經常以「照顧社會影響」為由,控制輿論。甚麼是社會影響? 有記者揭發了一宗兒童權利受影響的新聞,打算刊登,誰知收到勸喻,稿件要押後刊登,理由是﹕下個月中國便有一條關於保障兒童權利的法例出台,若在條例未生效前刊登新聞,便會突出了我國現行法律的不足,對社會影響不好。 根據這個邏輯,若在鐵道部未能解決「如何再追尾」時,便大肆報道追尾的危害,便會突出鐵道部的不足,對社會影響不好。 鐵道部和中宣部,誰才是掩埋真相的高手?   周一、四刊登

2011-07-28

大國人民不能想像,恢復通車的重要性,怎麼就被救援同胞的生命更高?不是有意外發生後「黃金七十二小時」嗎?為甚麼救援指揮部竟然在意外發生後20小時,就宣布列車殘駭內無生命跡象,要求吊到橋下(也就是丟棄不理)清理? 幸得一名特警抗命,堅持原地搜救,才在列車中救出一名2歲半小孩。 事後鐵道部稱女孩獲救為「奇蹟」,在場大陸記者不滿質問「這不是奇蹟,是救援人員的草率」。 我倒認為真是「奇蹟」。 要知道意外現場所謂的「救援」人員,救的不是人命,而是要搶救鐵道、恢復暢通。 現在,居然有前線警員違抗上頭金牌訓令,是奇蹟一;大陸媒體居然不聽黨的話而質疑「奇蹟論」,更是第二奇蹟。 大國一直誕生奇蹟,高鐵時速四百里不快,大國的賠償速度才是神速。 事故現場未完全清理,死傷數字未完全統計,慘劇成因未有定案,國家居然已經和第一名的死難者家屬達成50萬元的賠償協議,大國人民真正「縱做鬼也幸福」。 更重要的是,大國推出賠償鼓勵方案﹕早簽早賠早解決可多獲數萬元的「獎勵」。 大國真的瘋了,獎學金就是表揚你讀書成績好,花紅獎金就是肯定你的工作成果;那麼請問,人命賠償的「獎勵費」是要獎勵甚麼呢? 是獎勵死難者家屬能夠「節哀順變」接受賠償?還是表揚死難家屬「識大體」,簽下神秘的「賠償協議」,不再為國家添煩添亂?莫非是獎勵死者死得徹底,沒有重傷垂危,佔用了醫療資源? 最諷刺的是,官員稱,整個談判「對死者尊重為第一原則」。 一切都很快,救援要快,清理要快,通車要快,賠償要快……中國高鐵的確很快,由生到死,不過就是一趟火車的時間。   周一、四刊登 bufishking@gmail.com

2011-07-25

大國的國策是變了。鄧小平提倡:「摸著石頭過河」,河是要過的,但不能「愣頭青」般,不理三七廿一,爛頭蟀往前走。要小心翼翼,摸索前進。 有人說「摸著石頭過河」是代表了「大膽」,無路也要摸石頭而走;我卻從這句話看到了「小心」,有石頭摸才能向前走。 大國現在誰人摸石頭過河這般浪費時間?有石無石,水深水淺,衝過去就是了,大國進入了「高鐵時代」,速度就是生命,提速是發展,限速是倒退,煞車更是不可饒恕的犯罪。所以我們有超英趕美世界第一的高鐵速度。可惜高鐵比男人更不堪,過不了七年之癢便「出軌」。 京滬高鐵,五天六起事故,頻密過「三年抱兩」;然後又有溫福高鐵意外,疑因雷擊令列車失去動力,結果尾隨的另一列高鐵又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追尾」撞車,這還叫世界第一流的高鐵質量? 難為副總理張德江作出「重要救災」指示:「高鐵整體是安全的。」他是領導不是技術人員,他甚至未展開調查,但已經封了後門作出結論,那還研究個屁? 偏偏技術人員的發言卻像領導。高鐵總設計師何華武談高鐵意外,他說:「高鐵運營里程有9,000餘公里,對中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有不可忽視的作用。」等等,問的是技術安全,你講經濟效益有甚麼關係?他再答﹕「高鐵的運行是一個十分龐大而複雜的系統,難免會發生故障,但因此全盤否定高鐵的觀點是不明智的。」 明白了,這就像國家領導人被問及大國發生的「小風波小意外」時,總是說「一個有十三億人口的大國,發生問題無可避免,最重要搞好經濟」。 大國如高鐵,總是這樣原諒自己的犯錯,而大國也明白,發展如高鐵,一旦被雷擊中失去動力,便會被「追尾」撞得車毁人亡。誰人從後追趕?當然就是那些被「河蟹號」撞得骨肉分離的冤魂……   周一、四刊登 電郵:bufishking@gmail.com

2011-07-21

日本女足打敗美國奪得世界盃冠軍,日本舉國歡呼,球迷聚集酒吧抱頭痛哭,因為大家都需要一場勝利來振奮民族在地震後的低沉士氣。女足甚至在開賽前,觀看「3.11地震」的錄影帶,「國家民族需要她們勝利」。 慢著,這種把國家民族安危繫於一場比賽的做法,和大國何其相似?甚麼「十三億人民的榮辱就放在你們身上」,「踢出大國崛起的風範」,每逢國足比賽都搞得全國如臨大敵,以致當年「神奇教練」米盧執教中國足球隊時,要提倡「快樂足球」,就是嘗試把足球運動撥亂反正,拋棄「國民期望」,純粹享受比賽樂趣。 可是國足的確快樂了,但成績也墮落了,沒有了國家民族的壓力,球員放鬆然後放縱。不能承受的輕,沒有壓力也就沒有動力。 中國因為背負民族壓力而輸球,日本卻因為有了「振奮國民士氣」的使命而得到最後勝利,你不能不相信民族性格,優勝劣敗。或至少,大國的男人,比不上「小日本女人」的堅毅。 運動從來不純粹,球迷從來都會把自身的喜怒哀樂灌注在球隊身上,借國家隊的制服代表國軍出戰,腳腳七注的射門取替了每發都燒銀紙的飛彈,球場的勝利也就是國民的光榮……縱使你不願意,縱使你天真的以為自己雖然穿起繡有國旗的球衣,卻依舊只是為了自己而作戰,但現實就是如此,足球所以迷倒全球,就是因為足球的滾動,代替了地球的轉動。 或許有一個國家的足球隊並非為了國民而戰,那就是巴拉圭。他們是為了「心口夾手機」的「巴拉圭教母」列基美而戰。大國的幹部,趕快讓出美女,成大國的教母,振奮國足的士氣吧! 周一、四刊登 bufishking@gmail.com

2011-07-18

兩個犯錯的傳媒集團,兩個位高權重的高層,兩種截然不同的處理方式,這就是大國和他國的分別。 《世界新聞報》竊聽受害人的電話錄音,天怒人怨;《亞洲電視》誤報江澤民死訊,被「權威」新華社「澄清」。 梅鐸親自向受害人的家屬道歉承擔責任,更在各大報章頭版刊登「we are sorry」啟事。王征呢?「我也是看亞視新聞才知道」,你不會看到他出來肩起責任致歉。所以梅鐸真笨,應該學王征,「我也是看世界新聞報才知道記者竊聽受害人手機。這種事在英國很常見,同行反應不必過度。」 無獨有偶,世界新聞和亞視,都犯了「錯判生死」的問題。小報入侵失蹤少女道勒的手機留言信箱,更刪走部分訊息,一度令警方及家人以為道勒未死,可惜道勒最後還是活不過來。家人「活來死去」。 江主席是「死去活來」。亞視報死訊被「澄清」,最新發展,上海前市委書記韓一哲逝世,大國新聞發放一張由署名「江澤民」送贈的花圈相片。 記住,「江澤民送花圈」代表老江未死,「送江澤民花圈」就是老江東去浪淘盡,一字之差生死大事! 可是誰也能代「江澤民」送花圈啊,這也算是「活著」的證據? 最後會否變成「道勒刪除手機留言」,有心人的惡作劇? 大國官場公開的秘密︰賴昌星的遠華走私案,可能會拖累賈慶林,而賈的靠山就是老江……所以說,老江幾時西去,或要看賴昌星幾時回來。

2011-07-14

大國的政治氣氛保守而脫離現實,但民間娛樂事業卻恍似一種「補償」效果,百花盛放,與時並進與西方接軌! 大國的真人秀可謂玩得出神入化,當香港仍停留在「獎門人」、「百萬富翁」式的鬥智問答,大國早已推出「非誠勿擾」類的徵婚求愛節目,創造出「寧在寶馬哭、不在公車笑」的經典社會用語。最近甚至有一通緝犯,改名易姓十多年,卻為了亮相電視台的徵婚節目,而被公安識穿拘捕。 徵婚節目開到荼蘼,大國的電視台推陳出新(如果幹部都有電視台老闆這份積極性,大國早已真崛起),推出「黑暗中約會」的相親節目。就是把一對男女放在暗室之中,看不清樣貌,只能憑聲音氣味感覺去約會,神秘刺激,很多大國男女在暗室中居然激烈擁吻! 這個「黑暗約會」其實也是抄自英國的相親節目,但你別管,山寨大國有這份眼光和勇氣原版引入並搞得有聲有色。香港綜藝節目仍未有這種覺悟。 還有,外國流行的真人秀「WIPEOUT」,選手要以最短的時間通過各種障礙到達指定地點贏取獎金,有點像獎門人的水上挑戰賽,不過人家的機關設計複雜有趣,有點像真人版的孖寶兄弟。 大國的湖南衛視以及山東衛視老實不客氣,也山寨了一個「快樂向前衝」的過關節目。當然,機關設計較為簡陋,但也看見了大國電視台的市場觸覺,以及競爭的殘酷。抱殘守缺只會坐以待斃。  英國、美國有「XX GOT TALENT」,上海衛視也推出了「中國達人秀」抗衡,並且請來「靚聲村姑」Susan Boyle現場表演,山寨也有尊重原創的時候。 一句到尾,政治不能自由,民間娛樂讓你玩個夠!   周一、四刊登 電郵:bufishking@gmail.com

2011-07-11

電視傳來震撼人心的消息。 「就這樣完了嗎?」 朋友安慰我﹕「傳聞,不是真的。」「不,這些年他都是傷病纏身,傳媒都有心理準備的。」 「官方已經否認了傳言。」「官方肯定要否認,中國不能失去他。」 「大國就沒有其他人嗎?」「其他人還未能接班。」 「說實話,他有甚麼豐功偉績?」「他算是最能融入西方的一個了,他英語說得不錯,談笑風生。」 「他還有甚麼影響力嗎?」「當然有!他的名字很值錢的!很多生意都是用上他的名字和關係才火紅的。」 「唉,我會永遠懷念他……」茶餐廳老闆「哼」了一聲︰「去!他把我的真善忍信徒打得無處容身!我恨透了他!」 我奇怪,姚明打的NBA,從來沒有一支球隊叫「真善忍」﹗老闆反問︰「甚麼姚明?你們不是說江澤民的死訊嗎?」  去去去!我們談的是,傳聞姚明因為傷患纏身,退役不打NBA,真是中國人的損失。  姚明對我們比較重要,老外從這個七呎五吋的巨人身上,看到了風趣、自信、幽默的中國人形象。  老江嗎?如果他能用梳頭髮的精神用來梳理中國社會的矛盾,我或許會懷念他。姚明至少是參加了NBA的新秀選拔才當上「NBA狀元」,民主成分比起這個靠鎮壓上海六四活動而上位的老江,不可同日而語。  NBA只講實力,所以姚明不能隔代欽點易建聯做接班人。 聽說香港某位高官是老江隔代欽點的人所隔岸支持做未來特首,我勸那位高官不如算了罷,扶不起的阿斗就連諸葛亮也無計可施,難道他以為改口氣,大讚年輕人意見有建設性,大家就會忘記他早前罵年輕人會搞得「車毁人亡」的野蠻言論嗎?對不起,我們無錢飲紅酒,所以我們很清醒。   懷念姚明﹗ bufishking@gmail.com

2011-07-07

再獨裁的國家,也喜歡得到「民主共和」冠名贊助,裝飾炫耀;因為民主應當捍衛,但絕不能實踐。 大國最近發生的所謂「回復門」事件,完全道出這類「假民主、真獨裁」的荒謬。 話說河南南陽市,開設了「書記市長網上留言版」,有點像「市長信箱」,表示一種「搜集民意廣開言路」的姿態。民眾信以為真,紛紛在留言版吐苦水,其中有市民投訴市內的交通管治問題,「只管罰錢不管秩序」,交通警放著長長的車龍不去疏導,只管捉摩托車收罰款。 這類投訴,一般大公司大企業都知道如何推搪:「收到你意見,我們會盡力處理。」 偏偏南陽市公安局卻和這位網友較勁,回復:「你的想法也好,呼籲也好,完全是逆潮流而動,是螳臂擋車。公安機關將對你聽其言、觀其行、觀後效,密切關注你的煽動性言論是否造成不良社會影響再視情處置。」 嗚呼﹗原來在政府官員眼中,「投訴」就是「煽動性言論」;不滿意市政府的做法,就是「逆潮流而動」;試圖要求政府改革,就是「螳臂擋車」﹗ 所謂「保障言論自由」,原來是「聽其言、觀其行、觀後效」﹗ 這不是大國獨有的國情,還記得未來特首梁振英說,要參考示威者的「往績」來判斷以後的申請嗎?市民要求收回遞補機制,肯定是「螳臂擋車」,難怪「美麗而芬芳」的議員認為「選民和議員應一同受罰」。 南陽市公安回復曝光,網友瘋狂要求「螳臂擋車」;我相信香港也有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螳螂,想要擋擋這個「車」,戇居的「車」﹗ 周一、四刊登

2011-07-04

今年七一人數多,火氣旺,預咗。我只可惜警察,不知何時,變成特區政府施政失敗的「出氣袋」。那群肚滿腸肥的高官,這邊廂扔下惡法手榴彈激怒社會,那邊廂躲在僭建大宅裡,任由警察來「執手尾」。 警察不能警惡除奸,只能驅趕憤怒青年。 警察成為政府庸官的「人牆」,人民要射爆政府的龍門,便只能先射爆「警察人牆」,結果消耗了不少社運人士的精神力量去研究「如何用保鮮紙擋胡椒噴霧」、「如何聲東擊西和警察打消耗戰」,但這些行動,其實完全偏離了「推翻惡法」的目標,甚至只能令輿論轉移焦點,討論遊行示威的尺度。警察成為了「稻草人」,打倒稻草人,搶走了鐵馬搶走胡椒噴霧,才發現,惡法仍然站在夕陽下向你冷笑。 警察的專業形象,隨著不斷替政府擦屁股「執手尾」,變成社運人士口中的「警犬」;社運人士的怒火也由如何「推翻惡法」變成如何「對抗警察」。 這是雙輸局面。 真正的敵人,其實是庸官惡吏,是那批「支持盡快立法、但政府如果收回我也不反對」的無原則、無廉恥保皇議員。保皇議員,你們的頂頭大老闆胡主席,在慶祝大國90周年慶典時,也不忘說一句「脫離群眾」是最大危險。 七一三之前,一人一電郵、一人一電話、一人一屁股坐在議員面前,用民意大包圍;我們響應胡主席的呼籲,讓群眾主動擁抱親愛的保皇議員。 bufishking@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