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1-12-05

官場潛規則變幻莫測,最高學問,首推送禮。 即便不是幹部領導,我等平民百姓,逢年過節送禮,已是頭痛難事,若被親戚知道厚此薄彼,雞犬不寧;官場送禮,更是步步為營。 最近網絡流傳一條短片,名為《來者不善》,主題就是揭露大國送禮的潛規則,設定背景為不是官場勝官場的大學校園。對,大國校園送禮風氣盛行,幾年前爆出「北京電影學院招生潛規則,無30萬不會被取錄」,說的就是送禮問題。 《來者不善》的短片相當惡搞,講述一眾學生魚貫巴結大學的曹院長,希望送禮解決問題。誰知這批送禮人士「敲錯門」,敲了隔壁一個無業遊民的門口。這遊民腦筋轉得快,冒認是曹院長的兒子「曹公子」,代父收禮解決問題。遊民的女友知道大發雷霆,認為遊民做法缺德沒有誠信;女友是如此解讀「誠信」﹕收了錢卻不辦事,沒有誠信。 小弟看到這裡不禁笑了出來,原來如此!真的貪官收了錢並且真的以權謀私幫考生拿取考研資格、保送升學等等,原來是「誠信」表現,因為「收了錢便要提供服務」,看來這才是大國子民,對貪污送禮行賄的真實看法。送禮不是問題,收禮白吃不幹事才是問題! 這種人現實還真有,2011年,大國官場爆發了「茂名地震」;廣東省茂名市副市長楊光亮被控貪污收賄,他上庭時自辯,聲稱﹕「我收了錢,但我沒做事,所以不算受賄。」 如果按照《來者不善》的觀點,這位副市長便是「無誠信」,還大言不慚自爆內幕,我相信送禮給他的人都後悔死了。 短片的結尾相當爆笑︰曹院長因為「收禮不辦事」,被人報復打擊;這是當然的,誰會相信「兒子」收了錢,老頭子竟不知情?

2011-12-01

問﹕甚麼地方最多中國國寶? 答﹕不知道,反正不在中國。 《華夏地理》十一月專題,「誰在收藏中國」,探討中國國寶流失海外的情況。 國人對國寶流失海外十分緊張,無不希望「完璧歸國」。 《華夏地理》卻問了大眾一個問題:假使文物真的「回流」祖國,是好事嗎?文物外流,是壞事嗎?雜誌舉了很多例子,說明其實外國人不是搶奪中國文物,卻是搶救國寶。 例如美國堪薩斯城的納爾遜博物館,便收藏了來自北京智化寺的藻井(中國建築中一種頂部裝飾手法)。 1931年,智化寺的和尚打算變賣寺廟家當維生,把這個有歷史價值的藻井賣給棺材舖當木板!當時一個外國買家史克門就從棺材舖老板手中買回藻井,成為博物館的寶貝。 大國又是如何對待文物?中國國家文物局局長單霽翔早前表示,中國的博物館數量愈來愈多,但對文物的破壞也愈來愈多,目前館藏文物腐蝕每年損失數以億計! 數量上去了,管理跟不上,大批文物受損。我們只看全國最權威的故宮博物館便能知道一二。 故宮失竊案,摔破國家一級文物宋代哥窯瓷器,再爆故宮把「景福宮」當作會所出售……龍頭博物館尚且管理混亂,更遑論地方! 在這個前提下,國寶身在異地,可能是一種福氣,就當是租借了香港給英國人一般,何時文物回歸,就看中國何時文明回歸。文物流失海外,就當租了個迷你倉暫存。 已故的專門走私中國文物到海外的古董商人盧勤齋說過︰「如果有我的同胞感到壁畫流出中國是我們國家的一大損失,我相信,他們一定對會這些壁畫能夠安全和永久地保存在一個友好的國家而感到滿意……藝術無國界,她應該被全世界人民共同欣賞。」

2011-11-28

大國最近公布富豪作家排行榜,香港人最熟悉的韓寒只排第七,版稅600萬元(人民幣、下同);死敵郭敬明勇奪第一,版稅2,450萬元!事後韓寒回應了一句﹕「恭喜,這說明了將勤能補拙」。我期待兩位特首候選人誰人敗選,都能說出這麼有「殺傷力」的場面話。 富豪作家榜有兩個名字讓人驚喜,一個是排第二位的「南派三叔」,版稅1,580萬,一個是第八位的「當年明月」,版稅575萬。 「南派三叔」是網絡作家,以《盜墓筆記》走紅。五、六年前,大國掀起一股「盜墓+歷史+探險+考古」小說風,表表者是「天下霸唱」的《鬼吹燈》系列,笑到最後就是這位「南派三叔」,也算是對網絡作家的鼓舞。 「當年明月」代表的又是另一文壇寫作風向,「草根歷史」。  寫歷史從來是大文豪老學究的專利,閒人免進。但「當年明月」這位80後的作家,一個普通公務員,也並非文史專家,卻寫出了一部《明朝那些事》,以現代、輕鬆、戲謔的筆觸重塑明朝大時代面貌。 這類小說有別以往高陽、二月河的嚴肅歷史小說,「當年明月」會用現代語言入文,例如介紹朱元璋會說「朱元璋的血型、民族背景、最喜愛顏色」,就像介紹一位明星藝員。大國文壇一時刮起草根歷史風《歷史是個甚麼玩意》、《明朝其實挺有趣》等等,最新一部,是用漫畫解釋《世說新語》,深入剖析「魏晉名士如何如廁」。別笑,還蠻好看的。政壇上辦不到,文壇上總算做到了,「歷史由人民所寫」。  有人慨嘆寫作與金錢掛鈎,污衊了文字工作;相信我,由市場供養,總比由政府豢養,來得高尚。

2011-11-24

「阿姐捐血,阿哥捐血」,香港人叫「捐血」,大國同胞稱為「無償獻血」。 最近大國的「無償獻血」調查顯示,六成受訪者不會去無償獻血! 這個調查基本反映真實情況,因為國家統計顯示,國民獻血率只有0.84%,100個人,也沒有一個人曾經獻血。 國民不肯獻血,第一個原因眾所周知,「怕受到感染」。大國醫療水平參差,獻血很容易變成獻命,可以理解。 但最多人拒絕獻血的原因,卻是「無償獻血,有償用血」。香港醫療系統不會收你輸血費用,但大國卻要收用血錢,平均輸血220毫升便要付200元﹗ 這邊廂要求國民「無償獻血」,免費讓你吸血;但當我們要用血的時候,卻居然變成了「有償」收費項目,但血明明出自我身……這公平嗎? 衛生部曾解釋,那不是血的直接價錢,而是相關成本,例如冷凍、提煉等的項目開支。 這個解釋很好笑,等於餐廳說「免費任食」,但最後卻要收你洗碗錢、空調錢、廚師烹調費,還要大言不慚「食材就真係免費」。 獻血無錢,用血卻要付鈔,難怪國民反感。大國獻血還有一個奇特現象,凡無償獻血人士,五年之內,可以免費使用獻血量五倍的血液,即如果你當日獻血五百毫升,恭喜你,五年內,如果大吉利是,你要入院輸血,五百毫升X五,你可以免費使用二千五百毫升的血液……當然,如果你要輸血三千毫升,那多出來的五百毫升,麻煩你付錢。 真的是免費用血嗎?對,你先墊支用血的價錢,輸血完成,拿著輸血發票,到你獻血基地報銷! 若我在廣東獻血,北京看病,我豈非要千里迢迢,由北京到廣東找回我獻血的場地,再用發票報銷……這究竟是獻血?還是百貨公司大減價? bufishking@gmail. com

2011-11-21

領導:說,採購甚麼車最好? 幹部:領導,美國的校車最堅固,能把悍馬(HUMMER)撞扁。 領導:呸﹗領導坐的車,誰不長狗眼還敢去撞? 幹部:甚麼?領導,你不是要解決幼稚園缺乏資金買校車的問題嗎? 領導:哦,你說校車的問題,出事的幼稚園是私營的,咱們政府當然要監管,你趕快寫個稿子,我們要高度重視,嚴格要求幼稚園重視兒童安全…… 幹部:領導,可這私營幼稚園沒錢買校車,很多校車都是由拼裝車、報廢車、農用車、貨運車改裝而成的…… 領導:不錯啊,款式還蠻多的,不像咱們當官的,就只能從奧迪、寶馬、奔馳中挑款。 幹部:領導,幼稚園那些車,都是違法經營,不合安全規格。 領導:違法的要堅決取締,不能危害孩子性命。 幹部:教育部能否支援私營幼稚園買校車? 領導:甚麼?國營的政府要撥款,私營的政府還要撥款,這不是公私不分嗎? 幹部:領導,人家日本的私營幼稚園,也能得到政府援助的…… 領導:你知道嗎?國家財政太緊張啦。去年咱們採購車輛供官員使用的金額,只有800億元,怎麼夠用? 幹部:800億?十二五期間中央財政撥款支援學前教育,也只有500億啊﹗難怪最近網友發了一個帖子,名為《少一輛豪華公車,多一輛安全校車》,網上附和者眾,領導,我們應否響應? 領導:要﹗一個都不能少﹗ 幹部:對,一個孩子的生命都不能輕視…… 領導:一個公車都不能少﹗官員不坐公車,難道還要坐地鐵?要是讓群眾認出身份,這不是危害官員的人身安全嗎?公車就買奔馳吧﹗人民為口奔馳,領導舒服坐奔馳,明白嗎? bufishking@gmail.com / 周一、四刊登

2011-11-17

或許你只留意歐洲國家盃C朗能否打出翻身戰,卻沒有幾個球迷會留意,世界盃的亞洲區外圍賽,中國足球又「慣性失敗」,出線無望,與巴西無緣。香港球迷冷待國足,甚至可以說對國足毫無甚歸屬感。有人說這是香港球迷功利,只捧強隊。若是如此,則這是球迷的成熟。看球只看最好的,不看最「正確」的,這一點並非人人做到。 中國球迷對國足真是「又愛又恨」,骨子裡都希望國足能把民族的光榮孭上身,大國崛起等於大腳崛起;戰勝小日本很重要,這能讓國民暫時忘記釣魚台的痛苦……對,我得承認,看見蒼井空在微博大喊「要找一個中國男人當老公」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甚至把釣魚台作交換也是心甘情願。 香港視國足真的只是「其中一個國家的足球隊」,踢得好,例如打入世界盃決賽周便關注,有中國球員打進英超便留意,其餘日子,SORRY。 不善忘的球迷應該還記得,2002年中國殺入世界盃決賽周,當時足球評述員熱血衝天,愛國之意大發,評述中國對巴西時,幾乎是一面倒偏幫中國,去到一個地步,凡中國球員觸球都要喊聲「好」,中國球員盤球前進避開一個巴西球員,就感動流淚等同勝利。這種「無可厚非」的愛國表現,卻被輿論口誅筆伐,認為有違體育評論的公正云云。這或許是香港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愛國不能盲目,唱好也不能亂唱。 很多人都說香港是一個奇怪的城市,阿根廷的球迷不會著巴西球衣上身,英格蘭的球迷不會穿荷蘭國家隊的球衣,唯獨香港,就像聯合國大會,八國聯軍,全部上身,而且不會有一點的彆扭。我認為這倒是香港球迷的成熟,不過是一件球衣,沒有甚麼國民身份的包袱。愛國也不由衣著來體現。

2011-11-14

 2011年11月11日,世紀光棍節,全國光棍各師各法,祈求脫光。香港傳媒不甘寂寞,也大肆宣揚這個難得一見的「大光棍節」。從這個節日可以看到,大國的軟實力正在冒升,香港已經由潮流輸出港變成輸入港,潮流貿易出現「逆差」。 儘管大國對香港明星仍然趨之若鶩,但你不得不承認,今天的風向,主要是大陸風。 早些年的「草泥馬」、「河蟹」及「五毛黨」,本來一個個都是大國的潮語,現在都成為了香港的「風土詞匯」,微博淘寶的興旺,幾乎都無人再提甚麼E-BAY了。微博更是最成功進入港人生活的「國貨」。 電視節目,一個「非誠勿擾」,全國哄動,甚至連港男也北上參加這個婚戀節目,到最近的「光棍節」,香港本無此節日,我們視「111111」為「一生一世」的絕佳好日,但卻不由自主受到大國的「光棍熱潮」影響,傳媒也是一口一個「大光棍節」的熱烈討論。 反觀香港,這幾年有無甚麼文化潮流出口?香港只懂消費2.14情人節,卻不能像大國般,自創一個光棍節。我們好像只能「接貨」,《超級巨星》《星光大道》都只是抄上抄,也不知是抄老外的《XXXGOT TALENT》,還是抄台灣的《超級巨星》,或者是抄大國的《超級女聲》,反正我們只是抄。對,我都忘記了,今天香港人已不說「抄」,也不說「A貨」了,我們都跟了大國的口徑,「山寨」。 有些潮流香港人是不能追趕的,因為只會「東施效顰」,例如搞香港版的「春節聯歡晚會」。大國的聯歡晚會「歌功頌德」,還要煞有介事、面不紅耳不熱的唱好。香港人完全沒有這種功力,說得毫無感情,聽得也覺彆扭。當然,能唱好唱得這麼「渾然天成」的,都做官去了,那還會留守螢幕討你歡喜?  如果無人要便是光棍,那麼在潮流文化上,香港可能是世紀大光棍﹗ 周一、四刊登    bufishking@gmail.com

2011-11-10

你寧願做犯法的暴民?還是做一個守法卻被強暴的順民? 這不是空想命題,而是活生生,鮮血淋漓的一個無情悲劇,就發生在一個普通的中國居民身上。繁華的深圳市,一個老實巴交(形容人規規矩矩,謹慎膽小的樣子)的小民,楊武,他雖然名字有「武」,骨子裏只是一個瘦弱書生,弱不禁風。 他一生膽小謹慎,從不敢得罪人,逆來順受,但上天卻要開他玩笑。楊武的妻子,被幾個治安聯防隊,破門而入,毆打施虐並慘遭強暴。更可怕的是,案發時,楊武,就躲在隔鄰雜物房,目睹自己妻子被強暴。 楊武當時不敢反抗,甚至不敢報警,因為「擔心遭到報復」。就這樣,妻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被禽獸施暴。事後接受記者訪問時,楊武抱頭痛哭,稱自己是天下最窩囊的丈夫。 好了,悲劇暫停,要動腦筋思考了:受害人的丈夫,楊武,有無做錯?他應該逆來順受?還是出手反抗? 他為甚麼不報警呢?因為怕「遭到報復」﹗這才是關鍵啊,市民報警會被人報復,但報警已經是公民的最後手段,如果有警不能報,你叫市民如何選擇? 治安聯防隊曾說過一句狠話:警察是我哥們,你即管告去吧﹗這句話香港居民聽了只當耳邊風,因為我們相信警察不會包庇匪類,但放在大國,這可不是空話,而是大實話﹗警察也不過是穿制服的流氓啊。 大國的網友總結了楊武的三種選擇:一,不作聲,像現在那樣,被罵窩囊。 二,殺了強暴者,被法官判無期徒刑,全家受罪。 三,被對方殺了,一毛錢賠償也拿不到手,全家受罪。 合法的渠道,在大國居民心目中,竟全部淤塞了;這不是楊武的個人問題,是國家不能給予人民信心。《水滸傳》說的是官逼民反,但有時卻官逼民順,官逼民窩囊! 周一、四刊登

2011-11-07

你的六千元拿到手了嗎?還在等「跟風4眾數」(iPhone4S)嗎?有無考慮用六千元買債券?這不是美債,而是國債。對,經濟火車頭,還看大國。這大國債券,就叫「艾未未債券」。 這胖子最近欠了一屁股債,北京地稅局向艾未未開徵1,522萬元的補稅和罰款,驚人嗎這個數字?這真是一個好消息,大國藝術家原來有能力逃稅幾百萬,艾未未自嘲﹕這一千多萬的罰款,相當於中鐵一年的盈利。就是說,大國的藝術家,收入比國營專利鐵路還要多,真是失敬失敬。 艾未未網上緊急呼籲,歡迎各位國民粉絲借錢救艾未未,據說這幾天已借得款項超過一百萬人民幣。大國網民如何理解這個「借錢」行動?有網友戲稱﹕這是借錢交贖金﹗我們的親人被綁架了,我們要借錢交給綁匪。 我倒認為這是另一場悅悅事件。艾未未就是悅悅,倒臥路邊,滿臉流血,我們都是佛山的路人,我們都目睹了艾未未身陷險境。 你是圍觀打醬油食花生?還是投桃報李、坐言起行?這是難得一次機會,讓一向有嚴重無力感的屁民,參加一次改變現況的直接行動﹗ 只要在互聯網「借錢」,那怕是一百幾十,成千上萬更佳,你就等同提供資金,協助「異見維權人士」和政府開戰。 一直以來,這些維權人士,胡佳、陳光誠、劉曉波、趙連海等等都為了公眾而爭取。「人人為我,我為人人」,恩人有難,我們作為「受惠者」,也該是時候回敬心意了。 這也是一次以鈔票作選票的「全國公投」,因為每一筆的借款,都等於向艾未未投信任票,也是對當局巧立名目、橫徵暴歛的一種無聲抗議。  六千元可以買手機支持教主在天之靈,也可以救助在生的艾神。神的粉絲,係時候做嘢了。  周一、四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1-11-03

大國流行的順口溜:「拿美國的工資,娶意大利的女人,當中國的官。」前兩項無需解釋,但為甚麼要當中國的官?因為大國官員,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官。 大國官員包個二三奶已可以拿好男人獎了,別的官員,都要用電腦去記錄自已的情人數目、決定今天的寵幸對象了。 有時包X奶都滿足不了官員的私慾,只好從人群中來,到人群中去。最近四川省充南市的一位官員,居然在開午餐工作會議時,把女職員灌醉,再抱入酒店房強暴。酒店的閉路電視還拍攝到淫官親自抬起受害人的英姿,畫面所見,淫官神色凝重,步履堅穩,一副服務人群捨我其誰的模樣。受害人的上司也沒有閒著,負責門口把風,保證淫官能順利和群眾訪談。 這就是大國官員自由自在的一天。大國對這些道德敗壞的官員難道放縱不理嗎?不,大國推出整治官員道德的培訓活動,其中以江蘇省南通市的「公務員培訓指南」最有特色。 指南提出,公務員不得進行有違道德的活動,包括「收藏、觀看、傳播黃色影視和書刊,及撥打色情電話。」實在大開眼界,原來大國的公務員還會打173色情電話。但問題是,和那位淫官奸淫民女的惡行相比,這個指引的規範實在太小兒科,上不了檯面。 指南又規定,公務員不得有婚外情,唐唐固然回不了大國當官,但大國的官卻繼續逍遙,皆因包養民女,只當發洩,絕無感情,可不能算是婚外情吧。 最重要的是,如果官員違規,有何懲罰?答曰:扣分。每犯一項扣2分,若被扣8分或以上,年度考核時,定為「不稱職等次」,就是說,可能會影響升職。對,只是影響升遷,可沒有說下崗。再看看幾多落馬的官員,都是因貪污中箭,而絕非包養情婦,會否因貪污而下馬,又要看政治風向。難怪,大國官員,規範雖多,自由卻更多。扣我分吧,但先讓我解開你的扣…… 

2011-10-31

大國最近遭逢新國恥。我們遭遇了一場堪比甲午戰爭(是的,要上綱至如此高度)的失敗,那是我們的兒童足球隊,被來自俄羅斯的同齡球隊,橫掃千軍,完敗收場。 話說俄羅斯伊爾庫茨克州少年迪納摩足球隊到北京訪問交流,和北京兩所小學的足球隊踢了兩場友誼交流賽。咱們的小朋友牛高馬大,對方就像「哈比人」,可惜結果令人跌破眼鏡,大國小朋友連負兩場,比數更是驚人的0:15、3:7! 大國輿論把這麼一場足球賽事,提升至甚麼程度?請看報章標題﹕「中國足球沒了最後一塊遮羞布」、「中國足球從娃娃輸起?」、「0比15背後的社會責任」,甚至有人把足球失利,歸咎於考試制度,壓力打垮了少年的體質。  這些評論早已超越了體育範圍,而直接拷問社會、教育、文化的靈魂,實在像經歷了「足球的甲午戰爭」,國人驚醒,原來我們在列強面前是如此不堪一擊﹗原來搞了這許多年的足球體育訓練都是白搞﹗原來我們的體育經費是如此短缺﹗原來……一場球賽的失利,揭發了很多個「原來」。  大國把足球看成了民族的一面鏡子。經濟發展迅速未能讓國人真正擺脫「東亞病夫」的稱號,再宏偉的鳥巢也不能讓國人真正騰飛。社會有病,一孩政策寵壞了小朋友,功利的讀書制度害人,為甚麼小朋友遇到困難只懂喊「我爸是XX」,卻不懂自我解決?  國人重視足球,但國足國奧國青國少都令人失望,兒童足球是最後希望,今天祖國未來花朵也被人摧毁了,難怪國人痛哭憤怒。  當日甲午失利,證明徒具船堅炮利無助與外敵周旋;今天「足球甲午」,是否也能讓大國清醒?國人的確是「財多身子弱」﹗舉國體制收穫了許多金牌,但在全球化的運動之下,我們是輸得多麼難看!   bufishking@gmail.com

2011-10-27

你蓋過最貴的一床被值多少錢? 話說有網友在網上商城選購冬天床被,無意中發現了一床價值29萬8千元的天價冰島鴨絨被﹗一時之間,網友驚為天人,紛紛登入商城,問客戶服務員,為甚麼被子這麼貴? 客服的答案也是爆笑幽默,比外交部發言人要強。 網友問客服:「有了這個天價被子,是不是娶媳婦就不用要房子了?」 客服回答﹕「您好!那要看您媳婦是否同意了。」 網友問﹕「我是冰島鴨子,聽說你們偷我哥們兒的毛做被子!」 客服回答:「您好!您可以先回冰島問問您哥們兒。」 一日之內有三百人「搭訕」客服,可見客服雷人答案的魅力! 可惜這名客服未能解釋,為甚麼這床被要賣三十萬元;客服的奇怪回答只會令商品變成一個「笑話」,更無人相信值三十萬天價了。 原來這冰島鴨絨真的是赫赫有名的奢侈貨,用的鴨絨是冰島獨有的野生鴨,而且只能拾取野鴨換毛時自然掉落的鴨絨,而這些掉落的鴨絨又只會在荒廢的野鴨巢穴中找到。冰島政府和當地農民合作,大力保護冰島鴨,嚴禁捕鴨取毛。 所以這張被最貴的地方,就是「尊重」。沒有冰島人對野鴨生命的尊重,誰還耐煩巴巴的等你掉毛?換我們中國人,一槍了結,把毛拔了,乾淨利落;地方政府也沒有冰島政府這般閒情,還不把野鴨棲息地列為遊客區,收取門票參觀天下最貴的鴨子﹗ 大國人就是欠缺了這種「尊重」和耐性,我們直接混黑心棉做棉被,誰耐煩用真材實料?難怪大國子民對這床被不感冒,因為太不靠譜。 也只有冰島才能生產這麼一條「誠信尊重」被,若換了是大國出品?對不起,你就直接告訴我,這被子都是用甚麼病鴨死鴨的毛造的?三十萬學習誠信和尊重,倒是一點不貴……雖然我買不起。 周一、四刊登 bufishking@gmail.com

2011-10-24

 中國的稀有資源,不是甚麼稀土、石油,而是「感覺」。我們的人民,沒有感覺。廿年前,搖滾教父崔健唱了一首《快讓我在雪地上撒點野》﹕「因為我的病就是沒有感覺﹗」我們病了廿年,我們對甚麼事都「見慣不怪」,再不幸的事也不能感動我們;因為我們都知道,沒有最不幸,只有更不幸。 你說「冷血十八途人」冷血嗎?那你試試在搜索引擎輸入「無錢/手術/醫院」,你看見的將是一幕幕人間慘劇:11歲男孩先天無肛門,因無錢做手術斷藥、流產婦無錢交手術費被綁手術床3小時、男子受傷無錢做手術,腦殼存放冰箱1年。如果路人是冷血,這些「見錢開眼、無錢不救」的醫狼又叫甚麼?搶救悅悅的醫院負責人表示﹕「將動用一切資源搶救,請大家放心」,這才是負責任醫院應該說的話,可惜我們不幸的國人,只怕很少機會聽到這樣的「人話」。 去年北京發生了「見義勇為致殘」的悲劇,好心人史鳳霞看見從天跌落一個窗框,她出手護住了同行的一對母女,結果母女受輕傷,史女士的手卻幾近殘廢。她無力負擔5萬元的醫療費用,但政府僅頒發見義勇為證明,象徵式發放1萬元資助,當然,這筆「巨款」還要層層審批,至今未發。史女士告訴記者:「我後悔死了,落得這個下場。」冷酷的中國,又滅絕了一顆善良的心。有人期望悅悅的死,可以喚醒國人沉淪的道德。別傻了﹗當年廣州青年孫志剛的慘案,雖結束了收容遣送制度,但卻沒有結束國人對外來人員的歧視,以及執法人員無法無天的黑暗啊。整個社會還是腐爛的沼澤,誠信敗壞、人權旁落,你如何寄望屎中開出芬芳的鮮花? 願小悅悅化身天使,守護我們稀缺的感覺,看顧我們瀕危的良知。周一、四刊登   bufishking@gmail.com

2011-10-20

佛山人這幾天都不敢抬頭,兩歲佛山女童悅悅被車撞倒,司機未施援手,反而冷血地輾過女童身體逃走,附近的十八名途人,竟全部視而不見。 全國怒喊「冷血十八人」,但其中一位冷血途人「自首」時辯稱,附近有更多沒有被監控鏡頭拍攝的途人,他們也坐視不理,可見冷血並非少數,而是多數;冷血並非變態,而是常態。 血是如何變冷的? 手觸摸到火,自然反應便是縮,今天大國救人如救火,隨時引火上身。 扶老人被屈,國人「敬老」變成「敬而遠之」;公路屈錢黨,也令司機見人如見鬼。 或許你不認為自己會如此功利,那如果路人問你借廿蚊,你會答應嗎?路人問你借電話,你肯借嗎?不,經驗告訴你,那些都是騙子,不要上當。那麼,萬一那個可憐的小伙子,他是真的流落街頭?萬一他真的遺失錢包?你不會考慮,那一刻你想的只是「不要受騙」。 人性就是如此,受環境影響,當救人沒有成本,人人都是大愛世人︰但只要有機會損害自已利益,人性便作出醜惡的選擇。 司機選擇輾過悅悅,因為死亡的賠償,比受傷的要低;但為何金錢成為判斷事情的唯一價值?看看大國遍地假貨黑心食物,看看政府草草掩埋高鐵意外的屍體,你便知道人命從來不是大國的最高價值。 「節省賠償」和「救人一命」,飽經訓練的國人做出了選擇。 再想深一層,為何出現許多屈錢賠醫藥費的案件?是否醫院那高昂的醫藥費所害?是大國的現實強迫國人「弱肉強食」,我不屈你醫藥費,我便要自己賠付,而我根本賠不起,我屈你,總好俾醫院屈我…… 唯一仗義救人的拾荒婦,居然被圍攻「是否博出位」,她做的正是共產黨昔日提倡的「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崇高行為;太崇高,在太低的國家,不就顯得太假?   bufishking@gmail.com / 周一、四刊登

2011-10-17

淘寶網最近大幅調高了「淘寶商城」的入門費用,包括提高賣家的技術服務費,由六千元年費,提升到最高六萬元!保證金亦由一萬元提升到最高的十五萬元! 很多「散打個體戶」無力支付,有能力繳付費用的,自然是大商戶;從此汰弱留強,清理門戶。 小商戶不願坐以待斃,組成聯盟,發動網上攻擊,誓要打垮「既得利益者」大商戶的生意。淘寶的馬雲「企硬」,聲稱將「一意孤行」。 有人支持淘寶,認為若不大幅提升管理費,淘寶商便永遠只能做「地攤生意」,不能「產業升級」。 反對者卻認為,淘寶「過橋抽板」,當日淘寶就是靠這些「低檔雜貨小個體戶」而起家,現在淘寶過上好日子,便要拋棄爛拖鞋了。 這個情況和香港的銀行何其相似?昔日還是「豬仔錢罌」的年代,銀行靠小存戶「聚沙成塔」;隨著經濟發展迅速,銀行已經不再稀罕這些「打簿小存戶」,推出多項「趕客措施」。美其名「提升效率」,實際還不是想趕絕一批「並非借錢並非投資」的小存戶? 領匯把舊有的小商戶趕走,迎來倒模一般的大型連鎖店,其實也和淘寶的理念如出一轍,「產業升級」,低檔的小商戶,紅牌離場。 大國政府也有「淘寶式」的政策,就是「騰籠換鳥」。廣東省政府這幾年大力淘汰現存的勞動密集型企業,製衣五金加工廠都要關門;籠子騰空了,換來高科技高利潤的產業,此為之「換鳥」。 淘寶的小商戶不甘被換鳥,他們集合為成「憤怒鳥」反抗;政府取態也很曖昧,商務部發表聲明,「將從穩定物價和支持小微企業高度處理淘寶商城事件」,也就是說,如果小商戶被撤走,消費者只能網上買貴貨,不利物價穩定,政府便會介入處理。 畢竟今天小微企業倒閉,明天便可能上街添亂;香港政府可曾有這種覺悟? 周一、四刊登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