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2-04-02

還記得那個經典笑話嗎?一人因為說了一句「毛澤東是豬」被關進大牢,牢友問他:犯甚麼事了?他嘆曰﹕洩漏國家機密。 這是以前的事了,大國與時俱進,不再粗暴打壓,顧點顏面,改為控告「造謠生事」,散播「違法訊息」。 早前微博瘋傳的「軍車進京,北京出事」的訊息,被國家出手打壓了,關閉了幾個網站,拘捕了六人,罪名就是「網絡散播謠言」。 說起來真冤枉,一個網站,憑甚麼有能耐確認每條訊息的內容真偽?以這個「軍車進京」的微博為例,新浪的小秘書看見這則微博,能做甚麼?打電話問問北京「是不是出事了」,你用腳眼也能想到,只會有「無可奉告」的回答。 難道你叫新浪打去軍區查詢,「你們有軍車進京了嗎?多少車資?能讓老百姓搭個便車嗎?」網站根本沒有辦法知道這條訊息的真偽,所以只有一個結果:有懷疑,刪!寧可殺錯一個良民,不可令自己身陷險境。 不過,好笑的是,因為這次政府高調打擊造謠罪行,倒讓全國人民都知道,原來曾經有一條「軍車進事,北京出事」的消息,這倒是幫忙散播謠言,所以有內地的評論認為,這是北京故意把風聲外漏,讓全國人民都知道「北京真的出事了」。 「闢謠」淪為政府清洗網絡雜音的法寶。早前北京進行了另一網絡清洗行動,「春風行動」,清洗了二十萬條違法訊息,甚麼販賣槍枝、毒品等犯罪行為,還查封了若干網站。但大國網民心裡很清楚,打黑為名,查禁網站言論為實。 大國,就是要把假話當成真話聽,又能把你的真話變成假話。若要平安,請只轉發女明星被包養的新聞,其餘一切,遵守老舍教訓:勿談國事。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3-29

大國近日最轟動的新聞,就是「哈醫院殺醫案」。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發生兇案,病人懷疑醫生敷衍醫治,竟然用水果刀砍殺醫生,一死三傷!死去的是一名碩士實習醫生,兇手才剛滿十八歲。 叫人意想不到的是,有六成網友認為醫生被殺值得「高興」,究竟怎麼回事? 其實大家很清楚,大國醫療事故太多。香港的讀者,靠「兩岸趣聞版」,也經常看到大國醫院的負面新聞,甚麼「大肚婆無錢俾死在手術台上」、「病人肛門慘被黑心醫生縫合」,見錢開眼、見死不救,大國醫生早被稱為「醫狼」。 殺醫案的病人,明顯「先入為主」,早就認定醫生都是壞人。案情透露,病人患有脊柱炎,而且曾患肺結核,醫生建議先治肺病,再醫脊柱問題。就是這個轉介,刺激了病人的神經,以為醫生留難不肯治病,所以憤而行兇。 為何病人會以為醫生「玩佢」?因為「失去互信」,過往大國醫院實在做得太差,病人任魚肉,誰都心生不滿,這只是一次整體不滿的爆發。就像當年的「楊佳殺警案」,楊佳所殺的,正是大眾眼中,壞事做盡、包庇壞人、坑害好人的「鷹犬」,所以青年楊佳不問原由的殺死警察,也曾令他成為人民英雄。大國的很多公職人員,已成人民公敵;這些公敵,沒有天敵! 香港病人遇到醫療事故,可以透過傳媒、議員提出控訴,香港仍然有尋找公道的渠道。但大國很多時「官醫包庇」,病人投訴被貶斥為「醫鬧」,存心來找碴的。所以原本只是很小的「誤會」,竟變成血案慘劇,又是制度殺人的典型案件! 死去的醫生品格高尚,從不收紅包,但還是逃不過死神魔爪;要出污泥而不染,你信自己,但人家不肯相信你![email protected]

2012-03-26

以往到大陸交流、參觀傳媒機構、和國內新聞系學生見面,香港代表總帶著一股莫名的自信和驕傲,縱使發覺對方編採水平已比香港高,但香港仍有最後的依恃:新聞自由。我們嘲笑大國的「喉舌論」,揶揄大國報紙除了日期,甚麼都是假,我們站在新聞自由的高地俯瞰大國眾生。 然後,我們從雲端跌下泥濘。 特首「損賤」,損害了香港的新聞自由,令我們看清楚某些報館老闆的奴才賤相。某報轉軚,未上任已稱讚某人為「梁才」,夫子的文章更落得分筋錯骨、整容篡改的下場,某報潤飾文章的方法,可列入新聞史奇觀,傳理系學生必讀。報章赤裸裸直認「文章內容與報章頭版不符」,公然向世人宣告:我要挺梁,請你專欄作者予以配合。 事情發展至今,香港的報章已經和大國的喉舌並無分別。你叫香港人哪裏還有底氣顏面嘲笑大國同胞?更重要的是,大國沒有民營辦報,報社受中宣部規管,過往多次有大國敢言報章,例如港人熟悉的南方報系、《新京報》,多次在強權高壓下,大打擦邊球,結果屢遭整頓,編輯或休假或調職,打擊報復不在話下;然而大國同業卻是「愈戰愈強」,雖在鋼線,仍大膽起舞。 反觀香港報業,享有出版自由,並無審查壓力,法律規章完善,無懼行政打壓;偏偏自甘墮落,奉迎獻媚,陽關道上,自我纏足,三寸金蓮的裹腳布,臭不可聞。大國同胞在黑暗中爭取光明,我們在陽光下蒙眼閉目,兩相對比,誰更可憐?主動放棄第四權,只顧擦鞋,忘記扒糞,悲哀之餘,更珍惜任何有品傳媒。 [email protected]   周一、四刊登

2012-03-22

網上瘋傳一段關於賈慶林私生子車禍死亡的消息,3月18日,一架黑色法拉利撞成一堆廢鐵,當時北京報章刊載,車上有一男二女,被拋出車外。就這麼一宗嚴重交通意外,香港報章也有轉載,但除了出事的是一輛名車,整宗案件也無特別之處。  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不知誰放了第一個消息,說出事的法拉利車主,是賈慶林的私生子!消息來源,據說是京華報的一名主任,但沒有具名,也從來無人證實。消息甚至指,車上有一女子全身赤裸,懷疑因為「車震」而出意外。  本來人民對這種流言都當閒聊扯屁,偏偏這事邪得很,網友發現,在微博上打「法拉利」三隻字居然給「屏蔽」了,也就是說「法拉利」成了敏感詞;很快地,有人發現,幾個門戶網站,不許再報「法拉利車禍」新聞。至此,網友才知道,這個傳言很有可能是事實,出事的果然就是賈慶林的私生子,否則何以如此敏感?  當然,大國不像香港,傳媒不可能向九巨頭之一的「不真」先生求證,也不可能好像香港,唐太自動上陣回答「私生子」傳聞。大國諱莫如深,誰也別敢提,但不提的後果便是,謠言四起。最新版本,有人說,「不真」先生和那位剛下台的「不厚」先生有積怨,這是「不厚」為自己下馬而對「不真」作出的報復,也就是說,你膽敢整老子下馬,老子就要你的私生子墮馬!於是這兩天甚至有消息,北京暴動,長安街封鎖云云。  這件事很簡單:謠言止於智者,但智者不常有,所以謠言應該止於記者才對。如果有新聞自由,很簡單,允許記者採訪,便能知道出事的車主,是否「不真」的私生子;如有自由,當可馬上闢謠,何苦讓人瞎猜亂估呢?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2012-03-19

薄熙來薄命丟官,很多人解讀為「左右路線之爭」,我卻看不出,這件事有任何「左右」之爭。 首先,我們要理解,鄧小平口中的「左」是怎麼一回事。 九十年代的「左右之爭」,是「姓資姓社」之爭,是「證券股市廠長制是否好東西」之爭,在這個背景,才有鄧小平南巡,才有那一句「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的名言。 但今天,左的思潮根本全無市場。薄最重視「招商引資」,重慶是台商在大陸投資的重要板塊,薄熙來下台,甚至令日本的經濟界人士感到不安,因為早在大連時代,薄已大力引進日本資金,松下、東芝,伊藤忠商事、三井物產和三菱商事都是他一手帶入中國。 說「重慶模式」會開經濟倒車,怎麼看都不可能。 又有人說,薄熙來的唱紅,是文革洗腦。但最近大國才掀起學雷鋒熱潮,大國的筆杆子抓得緊,從來重視輿論及思想改造。唱紅其實只是樹立個人威望的手段。 又有人說,打黑「以暴易暴,不依法制,以一黨之尊凌駕公民社會」,嘩!新奇新奇,說得好像「人治代法治」是重慶特有產物,不知趙連海劉曉波這些案件是如何立案?各地縱容拆遷暴力,又是否「以一黨之尊凌駕公民社會」? 重慶模式所謂缺點,和全國沒有兩樣;你說重慶打黑是「打黑掛名的權力鬥爭」,但全國展開的「反腐」也從來是「權鬥手段」,重慶並沒有和國家脫軌。 真正死因,還是「集體與個人」之爭。「薄澤東」外號最可怕不是「左傾」,而是個人威望。 毛鄧之後,中國無強人政治,強調集體領導;薄熙來搞個人崇拜,有違政治倫理。 權力分散集體,至少不會重演毛澤東專權的局面。沒有民主監督,集體領導已是中國最後一條防線。 [email protected]

2012-03-15

小男人不可一日無錢,大男人不可一日無權,人生要貪的都是「權錢」兩件事,但有些官員卻是貪杯好色,酒杯拿起,政策放低。所謂「酒杯一端,政策放寬」,說的就是這檔骯髒事。老百姓聽到這句順口溜,還真是覺得冤啊。你說因為貪污行賄,送了幾百萬上千萬的錢,讓他拿到政策優惠,從而魚肉我們,那也算值了,畢竟人民不及人民幣值錢;但如果純粹多喝兩杯高興,我們豈不就毁在那液體之中?不如撒泡尿浸死自己算了。  大陸官場有多愛喝酒,有一句話一聽就明白﹕「酒精考驗的戰士」,就是諧音「久經考驗的戰士」。 這一點也是令香港官員大惑不解,喝酒再厲害,最多也就達到聯誼社交的功用,何以會受領導重視?  兩會期間,有人提案,限制公款消費不得購買茅台酒,惹得茅台的老闆發茅拋下狠話:「公款消費不喝茅台,難道喝拉菲(lafite)?」可謂一時佳話,香港人看了這宗新聞一定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大陸人這麼喜歡喝酒? 說白了,不過是一種隱性貪污。公款吃喝,吃幾多喝幾多,只有肚裡腸子知道,沒有收禮沒有拿錢,不就大家聯誼吃一餐,當如官員的一種「福利」,做官不能餓肚皮。香港不也流行過「高爾夫球文化」嗎?真正的生意都不在辦公桌上談好,而是在一桿入洞的興奮中完成。大國官員比較實在,喜歡喝在肚裡。唐唐也愛喝酒,但喝的是紅酒,大國官場,要上枱面,只能喝白的。有人如此總結:「白酒就是一種痛苦指數」,的確,喝白酒不為享受,卻是要對方難受,不過再難受,也不及你喝酒我付鈔的老百姓難受。 周一、四刊登

2012-03-12

民望低沉的唐英年也開通微博戰區,四個字:自取其辱。 首先,唐唐微博的個人介紹,挑機意味甚重:「盡量避免人身攻擊。系統會自動刪除粗言穢語。」 師兄,幾多大牌明星都有開微博,我未見過有人會「先旨聲明唔准X我」。 網絡自由開放,最怕「小秘書」河蟹網友,你今天開微博,居然自動做小秘書工作?莫非知道自己仇口多?明知仇口多,何苦伸頭出嚟挑機? 入水不能怕濕,食魚不能怕骨。這是各位官員要開微博必須接受的惡。 各位領導,千萬別被微博上的「粉絲」二字蒙蔽,以為關注你的人都是FANS。錯!我也關注了唐唐,只因為我不想錯過網友恥笑他的佳句。 插唐唐的,就如唐唐出軌次數,都係唔好數啦。 唐唐UPLOAD一張打電話的相片,寫著「默默拉票中」,引來網民狂罵:「你係咪打電話自首僭建單嘢?」、「屋宇署話聯絡唔到你喎,你咁得閒仲唔打俾人?」 UPLOAD參加法律界選委論壇相片明志:「我不會為個人利益而在法律或者政治上作出妥協或者含糊過關,我對自己的錯誤,亦不會迴避」 嘩!中門大開,唔插唔係人。 「那就唔使問上億次才承認僭建啦無恥」、「你都叫對自己錯誤不迴避?」 大國官員也愛開微博,雲南省一名宣傳部長伍皓,有粉絲逾620萬,微博過1萬條。他開微博原因就是大實話了:「官員開微博,有助於形成微博輿論場中的言論平衡。」 說穿了,官員要佔領微博,要霸佔網民最後一個自由地方。但這種平衡,又有甚麼意思? 認真看看民情,網民意見,比起大人物身邊的小人,來得更真實啊。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2012-03-08

你的相機是幾多萬像素?三百萬?五百萬?八百萬?夠清楚了嗎?你想看一張,達十二億像素的相片嗎?對,無寫錯,十二億,後面有八個「零」的像素﹗ 這種像素的相片,據說就和google map的衛星圖片效果相若。 最近大國媒體《南方都市報》也應用了這種「億像素」技術,拍了一張相片,主題就是「12億像素政協開幕照」﹗拍的就是正在北京開得熱熱鬧鬧的兩會開幕情況。民眾能看清座上任何一個委員的表情。 網民大呼過癮,畢竟這些號稱代表人民群眾的人民代表在人民大會堂所開的大會,一般人民都是不能進入的;委員看見媒體鏡頭逼近,除了極度傻的還會罵記者「你是哪個單位的」,大部分都擺出一副正經八百、俗話所講的「人模狗樣」,看得不真實。 這下攝影機遠距離拍攝,委員真情流露。 有人注意到大部分委員都是打瞌睡,戲稱「國家大事原來是靠睡出來的」;有人注意到了「牛人」例如劉延東、汪洋、張德江、薄熙來,這批政治局委員或國務委員,不是坐第一排,而是第二排。網友戲稱「坐在第二排很貼切」。為甚麼?因為大陸,「很2」代表「很傻」…… 我反而注意到很多委員拿著一部相機,像觀光客般不停拍照!這是甚麼心態?到此一遊,每年才一次,反正政協只能拍手,連舉手的權利也無。 難怪最多網友在尋寶遊戲中慨嘆﹕「我找到熟悉政協名字,就是找不到一個能代表老百姓說話的名字!」 12億像素拍清了開會的情形,卻永遠拍不清,開會的人是憑甚麼能開會,也拍不清開會的人,除了開會,還會做甚麼事情。要幾多百億像素,才能看清政治這池渾水? 周一、四刊登

2012-03-05

有公務員說,聽過一個傳聞,就是特首卸任前夕,這些富豪款待的外訪旅遊特別頻繁,似乎說明了某些問題。 有人戲謔特首卸任前出事,叫「臨天光瀨尿」,但如果用大國官場的講法,這就叫「59歲現象」。 大國官場有退休年齡限制,中央級別領導「七上八落」,一般七十歲便要退下來;但下面的層級各有不同,有些正部級官員六十五歲才退,但一般的副級、普通幹部,都是六十便要休息。 六十成為幹部的大限,因為退休意味從權力崗位下退,損失的除了是「為人民服務的機會」,更實際,便是失去「為人民幣服務的機會」。 大國官場對「權力」的理解,不在「限權節權」,而在「用權」。權力是甚麼東西?權力是可以換取金錢利益的法寶,但它有生命期限,像罐頭,逾期作廢。 所以大國官場信奉「有權不用,過期作廢」,今天你有審批土地的權力,你今天不用,明天不用,後天退休時,便無權可用,你還想能換到甚麼利益,也已經太遲了。 所以59歲現象,就是說這一批「行將就木」的卸任幹部,在權力過期前,便要瘋狂在市場兌現換錢,大貪特貪。權力就是一所物業,官員是業主,市場上都是潛在租戶,價高者租,此為之「尋租」。官員離任,權力消失,新的官員上場,重新招租手中權力。 今天香港特首在卸任前才爆出連串「利益衝突」的醜聞,是否也是港版的「59歲現象」?沒有了特首身份,誰還惦記你無跑步機用?前港督衛奕信在港大校慶、瑟縮第二排的落寞表情,豈不是「蔭權不用、過期作廢」的最佳明證。

2012-03-01

每年三月五日,都是大國的「雷鋒紀念日」,「抓典型,樹榜樣,促宣傳」一直都是共產黨管治的不二法寶,大國希望樹立這些各行業的道德模範,讓人民群眾緊從。 雷鋒精神就和唱紅歌一樣,都是加強管治的手段。 60年代的雷鋒精神,就是「真善美」;70年代,雷鋒精神「愛恨分明」,80年代,改革開放,人心浮燥,唯有教大家「釘子精神」。 90年代,經濟發展,道德倒退,那時雷鋒精神又變了「愛崗敬業」,鼓勵崗位上的工人,要無私奉獻。 無論哪個時代的「雷鋒」,都是自己蝕底益大家。 說老實話,看看香港特首都不能「因公忘利」,如何要求人民遵從? 中國也已經進入了高度市場化的經濟轉變,真要提倡甚麼典範,不如學習「林瘋精神」,學林書豪。 他有著一切雷鋒的特質,謙虛、孝順、服從大局、團隊為先(隱約看見釘子精神),這些都是值得讚頌的美好事物;但和雷鋒最不同的,就是學林書豪,除了社會大眾得益,個人也能得到好處。林書豪也能分享經濟成果,但同時也可是社會的典範。 美國人也吹捧「林瘋精神」,但主題卻是「美國夢」。 「看!美國真是個機會處處的地方,只要你有夢想,黃種人也可以打出名堂。」美國夢sell的是,每個人能在這個社會,得到甚麼好處,而不是說,你要為社會做甚麼好事。 我們不能只要求大家犧牲,也應當告訴市民,你的犧牲有甚麼價值?國家是否會照料因救人致殘的市民?那些攀山涉水在農村中免費教學的老師,國家除了口頭表揚說聲「感謝」,有沒有具體的援助措施? 我們提倡叫市民學雷鋒,是要令社會更美好,而不是搵市民笨叫大家捱義氣,政府卻置諸不理啊。 周一、四刊登

2012-02-27

名古屋市長河村隆之的「南京大屠殺不存在」言論,引起軒然大波,南京市與名古屋暫停交往。 如果說這次大國的「硬起來」是民間逼出來的,實在並不為過。 回看時序,2月20日,河村接待南京代表團,表示「南京大屠殺不存在」,當時的代表團成員沒有當面反駁,還交換禮物。當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回應事件時,只重申「南京大屠殺鐵證如山,日方應該正確認識和對待那段歷史。」 這段回應簡直是萬能tag,copy以往的風波而paste出來的官模文章,有甚麼針對性可言? 事情何時變得沸騰?應該還要多謝南京代表團劉志偉。 他那張和河村隆之交換禮物的相片,網絡瘋傳;這裏要留意,河村否定南京大屠殺的新聞,並非由國內媒體披露,反而是香港媒體,引述日本消息,再經由微博傳播。整個故事,也由日本一手編寫,中國只能硬食「被罵不反駁還交換禮物」的窩囊形象。 「交換禮物」相片迅速把矛頭由河村,轉移到軟弱的南京代表團。 南京市政府迅速表態,有國內媒體做了統計,南京政府「一日三表態」,由「駁斥、指責」最後升級到「斷交」。外交部也緊隨表態,「支持和理解南京市的決定」。 「交換禮物」其實是最佳中日關係的寫照,面對日本幾多次的挑釁,中國還不是含笑握手、交換禮物、建立邦交?所以你說南京代表團的劉志偉軟弱,他能強硬嗎?他能吃得準中國對日的態度嗎?是一撐到底?還是息事寧人? 河村的問題其實有一定的「邏輯」:對啊,真的有血海深仇,那能熱情招待我爸?對啊,真有南京大屠殺,怎麼還和我交換禮物?對啊,若釣魚台真是你們的,怎麼不搶回去? 這個問題,中國人問過,日本人也在問,誰來回答?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2-23

一隻隻黑熊困在狹小鐵籠,肚皮潰爛,插入一根金屬接管,每天定時被工作人員刺膽取汁。熊本來安靜伏在籠中,一看見取膽汁的工作人員,便哀號嘶叫、拼命掙扎,你難以想像龐然大物的黑熊會發出如此絕望的嚎叫。 因為熊知道,接下來便要被刺膽取汁,這種痛苦,有時會令熊發狂,把自己潰爛的腹部傷口撕爛,把腸子內臟都掏出來。 這就是「活熊取膽」。 2011年,福建歸真堂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申請上市,動物組織大力反對,因為這家企業正是「養熊取膽」,虐待動物。 歸真堂發表「雷人」聲明:我們發明無痛吸膽汁,熊被抽膽汁時一點不痛苦,還很舒服…… 網友回應:這麼舒服,怎麼你自己不抽一次膽汁? 面對質疑,歸真堂「軟硬兼施」。 先強硬表示:反對我們等於反對國家,後再邀請傳媒親自採訪「無痛活熊取膽汁」的過程。 傳媒看見熊一邊吃東西,一邊被一枝細如籃球泵氣針的管吸膽汁,熊沒有任何反應。 歸真堂希望反駁「取膽汁殘忍」的講法,但這場show有太多疑點,整個過程不許傳媒提問,也拒絕了主要反對派「亞洲動物基金」到場監察。外界認為黑熊很可能被打了麻醉藥,所以才會「無痛」。這場公關騷可謂愈描愈黑。 「活熊取膽」還連累了余秋雨大師。余秋雨曾替一家養熊企業題字:「百般熊姿,一派人道」字樣,歌頌養熊取膽汁是「人道」行為。 網上口誅筆伐大師無恥,大師竟否認:沒有題過這種字。 但有圖為證啊。 大師耍賴:有時人家要我寫甚麼字我就寫甚麼,我實在想不起這幅字了。 網友只好回應一句:余大師是百般人姿,一派熊樣。 對,知識分子的承擔與風骨,就如膽汁一樣,都被抽乾了。

2012-02-20

2001年,唯冠國際深圳子公司,在中國大陸註冊了ipad商標。這一年,美國的蘋果電腦,剛剛推出ipod。所以,深圳唯冠早在你蘋果還未戒奶的時候,已登記了ipad。 或問怎麼大國人會未卜先知,註冊了IPAD?該集團總裁楊榮山表示,早在1998年,已打算開發以網絡為主體的電腦,這個概念稱為Internet Personal Access Device(網絡個人接入設備)。簡寫就是IPAD。 所以這個名字不是憑空創造。當年唯冠還開發了iWEB、iNOTE等等iFAMILY系列的產品。也就是說,唯冠和蘋果都用了「I」系列作賣點。 後來的事情,就是蘋果研發了IPAD,在全球購買IPAD商標權,台灣的唯冠低價賣給蘋果,蘋果認為等於連中國的使用權都買了,但深圳唯冠卻指台灣公司和深圳公司是兩個獨立個體,台灣子公司無權出賣中國的商標權。雙方對簿公堂。 大國企業總算與國際接軌,懂得保護商標權,希望從此便知道「己所不欲,勿偷別人」的道理。 但欷歔的是,深圳唯冠早在98年已有和蘋果差不多的產品概念,但結果有目共睹,深圳唯冠開發失敗輸得一敗塗地、瀕臨破產;蘋果則後來居上,突破技術關口,成為全球大賣的商品。 我們或許贏在起跑線,但輸在終點。 這種事情中國人一點不陌生,我們經常驕傲的說火藥是中國人最早發明,指南車早在黃帝戰蚩尤時已使用,但結果人家用我們發明的火藥擊沉我們的艦隊,指南針令西方列強成為海上霸者,中國只能懷緬於鄭和七下西洋的壯舉,以及驚嘆宋代造船業如何領先當時的世界…… 就和深圳唯冠早著先機註冊了IPAD一樣,到最後世界記得並認同的,卻是所謂後來的抄襲者。即使贏了商標註冊,但IPAD始終不是中國的啊﹗我們還是輸家。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2012-02-16

林書豪究竟是甚麼人?他父母都是台灣人,所以台灣媒體稱他為「台灣之光」。但林書豪百分百是美國本土人,他接受台灣的電視訪問時,都只說英語,說林書豪是「台灣之光」實屬抽水。 你不抽,大陸兩岸也要抽。早前有大陸傳媒稱「良禽擇木而棲」,呼籲林書豪應該代表中國打籃球,因為林書豪的祖父輩是浙江人,和中國大陸也有淵源。 不過,幸好林書豪不是中國人。為甚麼?你看看同在NBA打拼的華人球員易建聯,苦坐冷板凳無緣出場。易建聯是地道中國人,他背負了「十三億華人希望+接姚明棒」的千斤重擔,「姚明退役後唯一的中國球員」,老天!這麼重的希望,如何還有力射籃? 林書豪一個土生土長的ABC,真要爭光也是為美國爭光,而美國球星如雲,幾時輪到林書豪挑擔?所以他只要為自己負責為家人打拼。 姚明所以盛年便要退役,和兼顧NBA比賽和中國隊的賽事太操勞有關。 如果能讓姚明少打幾場國家隊的友誼賽,他的傷勢未必如此嚴重。但姚明是中國人,中國人首要是國家,其次才是個人;如果為了個人私利而把國家利益放第二,是要被全國唾罵的。 當年王治郅來到NBA,為了站穩陣腳,拒絕回國訓練,結果引起軒然大波,籃協指責他叛國,開除了他國家隊的席位。 同樣事情不會發生在美國人身上。美國大牌球星經常拒絕替國家隊披甲,但美國不會有人說他們「叛國」,球迷都明白,這是商業社會,球星第一服務對象是出糧的球會,而不是只有虛榮的國家隊。這就是個人主義和集體主義的分別。 林書豪,到底還是美國比較適合你。

2012-02-13

林書豪這位「ABC係我係我」的美籍台灣人,在NBA一路黑過墨斗,最近時來運轉,連續四場正選,得分大爆發,帶領一路輸得臉無人色的紐約人「抬頭做人」。球迷為林書豪創製英文單字「LININSANITY」,「LINPOSSIBLE」,林書豪熱誕生﹗  中美台三地紛紛問﹕林書豪會是第二個姚明嗎?  姚明令中國人形象「升呢」,一個來自「社會主義髒亂窮」的國人,居然可以如此形象高大謙虛有禮,和那些在國外名店搶名牌貨搶到不顧儀態的中國人相比,的確是異數。  但林書豪的市場更廣,因為他打破了美國亞裔刻板印象。  看過《變形金剛﹕黑月降臨》的人都留意到,有一個叫「WANG」的角色,造型古怪甚至有同性戀傾向,典型的一個醜角。林書豪成績不俗,但多間美國體育成績強勁的大學都不願發體育獎學金給他,因此,林書豪在美國體壇大爆發,鼓舞了美國亞裔族群,就像當年的姚明一般。 林書豪在美國得到的認同,可能比姚明更大。 因為姚明當時以中國人的身份,「中途插班」美國;但林書豪卻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亞裔人士,在林書豪身上,其他的亞裔包括韓國、泰國的美國人,都找到共鳴,大家都有同樣艱難奮鬥的美國夢。每個在美的亞裔人士都有一本辛酸的奮鬥史,林書豪並不像姚明般一帆風順,以「選秀狀元」身份空降美國,他更像普遍的美國亞裔,由低做起,等待機會,就像美國流行的真人秀,最愛宣揚灰姑娘變公主的神奇經歷。  所以,姚明代表了華人,但林書豪卻代表了更廣泛也更具體的一群「艱苦打拼的美國亞裔」。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