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2-05-28

問:六四已經23年,為甚麼仍要紀念六四? 答:你試下爭稅局一毫子,莫講話23年,230年你未死都唔會放過你。政府欠人民的血債,點可以咁輕易放過佢。 問:六四主事者都死得七七八八,再紀念六四有乜意義? 答:耶穌都死咗咁耐,屈原都沉咗成千年,咁係咪可以唔要聖誕同端午呢? 問:人都死咗,平反有乜用? 答:人都死咗,係咪唔使出殯先?平反就係金銀衣紙,用嚟燒俾六四英靈嘅最佳祭品。 問:學生都有錯,如果唔係又絕食又霸住廣場,都唔會逼到政府行呢步啦,點可以怪晒政府呢? 答:下次強姦犯同警察講:條女都有錯啦,佢嗌得太大聲掙扎又勁,我先焗住要佢命咋,邊怪得我呢? 問:依家唔係平反嘅時機,政局不穩,社會矛盾又多,好易令政府失去管治權威,危害政權穩定,你想國家亂咩? 答:春天不是讀書天,夏日炎炎正好眠……日日都唔方便㗎啦,鄧小平未死就話等佢老人家走咗先;江主席又未死,又話驚影響佢權力來源嘅合法性,又要等;新領導又話太新無能力處理上一代嘅難題……師兄,有邊個債仔爭人錢唔係咁講先得㗎! 問:其實當時情況好亂,大家都唔知發生咩事,你叫人點落判斷呢? 答:你真係咁亂,點解你傾向相信無死人,多過有死人呢?點解你又會信政府多過學生呢?咁識諗,你都唔係好亂。 問:點解當日聯署追究屠城責任嘅梁振英,之後變咗支持鄧小平諾貝爾和平獎呢? 答:佢嘅意思係,鄧小平九七回歸前就走咗,無機會再下令出動防暴警察對付香港嘅示威者,都算係為和平作出貢獻。 問:六四廿三年,有乜特別?答:人民不會忘記六四,政府不會忘記廿三條立法。都係維園見啦。

2012-05-24

官媒《環球時報》5月21日發表《陳的奇遇是一次性大氣泡》,有些論點頗值討論。 文章說,「支援陳光誠的中國知識精英,要共同努力,致力化解矛盾和對立,避免日後出現新的陳光誠。」 把「支援陳光誠」的人形容為「知識精英」,而並非甚麼「別有用心」、「不明真相」的人群,態度相當正面;並且鼓勵這些知識分子在未來日子承擔更多的責任,簡直是「煽動」群眾監察社會了。 文章提出,「中國的基層官員在陳光誠事件後,要變得更加成熟,中國亦需要加快改革。」 這是指責山東當局處理陳光誠事件的不成熟了,並提出建議「中國亦需要加快改革」。 文章很快便在網上被抽起,當局似乎不認同文章的「開明分析」。 但《環球時報》再接再厲,5.23日發表題為《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直言「中國需要創造合法參政議政的新途徑」,文章指出,「完全由官方主導中國意識形態的時代過去了,中國思想多元化的趨勢是不可逆的。」 社會出現的矛盾對抗,其實不過是「思想多元化」的趨勢,就像陳光誠反對的強逼墮胎政策,國家不可能強逼人民全部服從。過往官方認為這種對抗是影響社會穩定,但《環球時報》的文章力排眾議,指「我們甚至不能說,『對抗』的存在對中國就是完全無益的」。 文章要求中國把統戰工作統到社會內部。統戰和維穩,可說是兩條不同道路。維穩是目的,但不論手段,只要「穩定」,軟禁也可;統戰則用軟手段,文章說「不應輕易言『敵』」。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但願這篇社論別再被抽起,製造合法參政議政的渠道,誰還會想上訪衝擊政府、逃離中國?

2012-05-21

香港人熱愛的誠品書店,最近無端介入了港台政治爭拗,港式示威首度揚威海外。 話說上周二,財政司長曾俊華到訪台灣誠品,出席新書發布會,三名在台灣讀大學的香港學生,要到現場示威,抗議香港政府箝制言論自由、選舉不民主。 誰知幾名學生卻被誠品的保安人員暴力驅趕,學生聲言追究,在台灣的王丹也聲援香港學生,甚至連民進黨的陳菊也關注事件,誠品最後道歉救火,聲稱「當天確實有肢體衝突,也對學生及現場民眾感到抱歉。」 誠品事件和港大「八一八」實在相當類似,同樣是學生向政治人物示威遭暴力攔阻,但不同的是,誠品火速道歉,但曾偉雄至今仍然嘴硬。 台灣人把誠品理解為:不只一間書店,卻是台灣文化的代表。台灣文化,不是驅趕示威者,而是讓他們也有位置。誠品有了這種「文化定位」,所以不得不火速道歉。 誠品事件最有趣的是,香港高官在台灣遇到香港學生示威,被台灣的保安人員驅趕,這一連串的「身份背景」代表甚麼?站在反共的台灣輿論眼中,這正是台灣被中共化的最佳證據,犧牲了一向自傲的民主包容,竟然以暴力去阻止示威活動。 套用香港的政治術語,「撐香港學生等於撐台灣」,他們擔心,這就是馬英九政府靠攏大陸、令台灣社會「大陸化」的惡果。所以他們擔心,今天是香港學生的示威自由被剝奪,他朝便是台灣人不能再暢所欲言。 香港永遠是大陸對台示範的窗口,是政治氣候的晴雨表。對香港好,未必會令台灣人願意統一,但只要香港有甚麼風吹草動,卻馬上成為「反共台獨」人士最有力拒共的武器。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5-17

廣州冼村小學禁止學生說廣東話,校長解釋,並非針對粵語,只是為了推普,其他方言也不鼓勵使用。 不單廣州,大國很多城市,例如上海,都面臨「歧視方言」的政策。 有市民曾經寫信給上海市長韓正,投訴上海話被普通話消滅;市教育委員會居然有回應,這封信在網上能輕易查到。 「我國的基本語言政策是『推廣普通話,但不消滅方言』,構建「主體性(普通話)和多樣性(少數民族語言和漢語方言等)辯證統一的和諧語言生活。」 後面的甚麼「辯證統一」黨八股可以不理,重要的是前面兩句﹕「不消滅方言」。 為甚麼是「不消滅」,而不是「發展、傳承」?以「消滅與否」來形容對方言的態度,不正正反映出方言面臨的威脅嗎? 再看「方言的地位」﹕「公共交際場合應當使用普通話,日常生活交際領域可以使用方言。在學校中,教育教學和集體活動應當使用普通話,除此以外的場合不禁止使用方言。」 你看,方言還是處於一種「不禁止」的被動狀態,是要得到國家准許才能使用的語言;就像遊行要拿一紙「不反對通知書」,原來說母語,也是一種要「申請審批」才可的行為。你能想像政府「不禁止你呼吸」嗎? 方言是「二等公民」,普通話是出席大場合的西裝,方言是只能家中穿的睡衣。難怪上海市民不理勸喻,堅持穿睡衣出街,我的衣服,我的母語,要你「不禁止」的恩賜嗎? 如果大國打算以「推普滅方言」來「凝聚國人、消滅地方意識」,那實在抱歉,每一次的打壓都提醒國人:對啊,其實普通話只是Auntie,方言才是我們的阿媽!   周一、四刊登

2012-05-14

那天看見有兩個自稱退役老兵的市民,「自發」打出橫額,抗議菲律賓侵佔黃岩島,並聲言「國家有需要可隨時徵召上陣作戰」,我實在沒有一絲感到驕傲自豪的地方,我只感到可悲。 這批義憤填膺的市民,為何「春江水暖鴨先知」,在大國一片高壓控制示威集會的氣氛中,敢冒險伸頭出來示威?難道我國的人民一直在等,就等何時有所謂外敵入侵,領土受損,便可以借「國家民族」為名,堂堂正正出來遊行集會?中國人如果要享受憲法保障的自由,還是要等外來勢力的入侵,這是唯一的自由突破口。這是一個可悲。 第二個可悲,就是那幅「忍無可忍」的橫額,如果那些老兵是真正的自發出來示威,我倒想問他們,中國發生這許多的事,難道他們就沒有「忍無可忍」的感覺嗎?陳光誠一個失明人被軟禁毒打,他們就能忍嗎?別的不提,就拿五一二汶川地震的事來說,四年了,死難學生的公道,仍然未能討回,死難家人,仍然不能自由表達自己的傷痛,查豆腐渣的譚作人,仍然在囚,這些退役老兵,難道就能忍嗎?這些事未能觸碰他們的底線嗎?難道我們的中國人,只對國家領土主權「忍無可忍」,對國內的不公義事情,卻是「忍得就忍」? 恕我刻薄,我真的不會稱呼那些抗議菲律賓的人是「愛國」,因為他們只是選擇性的愛國,他們充其量只是愛領土,但沒有愛領土上的人民。我是人民,我看見全國為了那露出水面的小礁石而激動得拋頭顱灑熱血,我會問︰又有誰肯為我們腳下的那方土地而憤怒? 捍衛黃岩島主權不能令中國人驕傲,如果能捍衛汶川死難者的尊嚴,這才真正讓人感到,國家的強大了。   周一、四刊登

2012-05-10

大陸拒絕批發簽證予半島電視台駐北京的女記者(陳嘉韻、圖),變相驅逐外國傳媒出境。 14年前,德國《明鏡週刊》駐華記者和一名日本記者也曾遭中方驅逐離境。兩人同樣被指「非法持有國家機密」,要求24小時內離開中國。 兩相比較,中國的手法更加技巧。當年是直接以記者犯法為由驅逐,這次卻不過是「不獲續發記者證」,並沒有指控記者觸犯甚麼法例。不提記者的罪狀,便少了痛腳讓西方傳媒批評,輿論只能亂猜,究竟是和報道勞改的報道有關,還是觸犯了其他禁忌。 但外媒的處境更加危險,以往當局還要費盡心機,羅織罪名,才能把你驅趕;這次卻以行政手段,莫須有的原因,你不獲續約,原因「你心裏明白」。 記者欲自保也是白費心機,即使你甚麼也沒有做,一樣可以不續證,請你回家。 半島電視台記者被逐,可能是「殺雞儆猴」,觸發點根本不是勞改的報道,而是最近外媒密切關注陳光誠案件,當局早已威脅傳媒,如再「違規報道」,便吊銷他們的簽證。半島電視台可能只是第一個犧牲品。 要求大國寬待新聞記者的採訪工作,從而體現大國堅強自信……對不起,這都是夢話。大國一點不心虛,相反就是有足夠的自信,深信驅逐傳媒也不會招致國際反彈,北京才放手去做。你想想,這個國家連一個盲人陳光誠都敢軟禁毒打,而人權警察美國仍要笑容滿面的來華訪問,這不就是「大國的自信」嗎? 香港愈來愈接近大陸對待傳媒的態度,千方百計阻撓,羅織罪名,「閃光燈會挑釁示威者」,驅逐記者遠離中聯辦……又如何?一哥繼續留任,無需須道歉,這就是警隊的自信……或自大。 [email protected]/周一、四刊登

2012-05-07

一個陌生的盲人摸上門來,找你扶一把,你總不能把人家扶馬路到一半便說︰接下來你自己走吧。 美國大使館送羊入虎口,把一個投奔「和平飯店」的陳光誠,送回馬賊所開的醫院求診,難怪陳光誠對美使館的行為深感失望。 美國輿論譴責奧巴馬政府,質疑「背叛了一位中國的英雄」,「美國大使館是否太天真」相信中方的承諾。 美國如何處理陳光誠的案件,不能獨立來看,要和之前的「王立軍事件」結合觀察,你便會發現,其實不是美方幼稚,也不是美國背叛,更不是美國缺乏中國通,而是,美國就是不敢接招了。 美國網站《美國自由燈塔》,在王立軍事件發生後,發表了一篇由資深編輯比爾.戈茨的報道,指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曾向美國國務院建議給予王立軍庇護,並允許他待在使館內,但被拒絕,理由是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即將訪美,擔憂事件會影響美中關係。所以才發生後來王立軍「離開」使館的結局。 這篇文章的推論比較合理,王立軍選擇入美使館,肯定是最後一步,而不可能是「中途站」,所以王立軍最後選擇「投降中央」只是無可奈何的「修訂方案」。 美國無意插手中國內政,王立軍如是,陳光誠亦如是,道理亦很易理解,人權問題和人民幣,誰輕誰重? 奧巴馬不同前任的小布殊,他不願意美國再做世界警察,對他或部分美國民眾而言,陳光誠事件,就像伊拉克戰場,美國不願插手太深。 忽發奇想,如果陳光誠的電話訪問,不是出現在美國國會,而是香港的立法會,主席會否以「陳光誠沒有對香港有重大貢獻」為由,禁止在議事堂播出國人陳光誠的聲音呢?

2012-05-03

當年毛澤東提出「十大關係」,來到今天,或許要加一條:「醫患關係」。 醫患關係,就是醫院和病人的矛盾,如果說,過往的病人,都被醫狼手術刀所殺,今天要介紹的,卻是病人的「復仇者聯盟」。 陝西省發生了一幕醫護人員靈堂下跪的「奇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在接受當地一所民營醫院洗胃治療後,病情惡化,最後死亡。 家人認定醫院有責任,卻不對簿公堂,也非通知媒體,而是逼醫院關門停業。 據介紹,死者家族閆家,是當地有名的大企業,醫院不敢招惹,只能關門三個月,否則罰款三百萬。 病患出殯當日,全體醫護人員下跪泣告,簡直是人類史上最有同情心最光輝的一頁……如果出於自願。 問題來了,醫院醫死人,誰負責懲罰?難道不是衛生部門嗎?香港私家醫院發生醫療事故,你能想像政府未有反應,但死難家屬已勒令醫院關門大吉嗎? 政府派人了解事情,但結論竟是:既然雙方已訂定協議,我們也沒有甚麼可說的,自己解決吧。 政府置身醫患事外,難怪矛盾惡化,病人認定政府偏袒醫院,醫院又發覺政府欺善怕惡。政府該出手卻不出手,看來不單醫院停業,連政府都停了業。 其實這種「濫用私刑」的做法,大國可謂司空見慣。市民抓住小偷脫光衣服遊街、大婆打小三脫衣下跪……民間樂此不疲的執行家法,並以侮辱對方人格為主要目的,反正不把人當人就是了。 這種民間匪氣卻又和政府脫不了關係,政府仍然喜歡召開公審大會,千人見證囚犯槍決……上行下效,法律只是沒有法子的人才用的方法,而最佳的解決方法,就是解決對方的人格。誰能醫好中國人這個病?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2012-04-30

陳光誠逃獄,有傳已進入美國大使館,中美關係變得緊張,陳光誠成為中美難題。 然而國人實在想破腦袋都想不出,為何要這樣對付一個失明維權人士? 陳光誠現在是甚麼的一個狀態?似王立軍,尋求美國大使館的協助,又像當年的方勵之;但王立軍背負重慶薄熙來的巨大案件,方勵之在八九民運後尋求美國庇護,被中共判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 這兩位仁兄都是「重罪在身」,你還能理解何以中共會大發雷霆;但陳光誠,到今天為止,中共加在他身上的,也只敢是「故意破壞財產和聚眾擾亂交通罪」,就這樣輕微的罪狀,至於換來「長期軟禁、毒打」的待遇嗎?中共犯得著把一個如此輕微罪行的國人,逼得走上絕路,要尋求美國庇護嗎? 陳光誠針對的不是中央政府,他沒有像劉曉波一樣簽署宣言,沒有如余杰般寫書諷刺領導人,他做的事,沒有危及中央,充其量只是對付山東臨沂市的地方政府。 但中共對地方暴行的縱容,豈不等於替地方惡勢力背書揹黑鍋?或許中央擔心,給地方維權人士一個缺口,各地便會蜂擁仿傚,千里之堤,潰於蟻穴;地方的問題可以由中央出手處理,但指揮棒不能落入民間。 然而一路走來,陳光誠的「罪行」包括替外地盲人爭取免費搭公共交通工具權利,揭露地方官員不人道執行計生政策,這些事情,沒有觸及黨國根基大業,即便從善如流,於管治權威有何傷害? 如果中央能協助百姓,解決地方的腐敗惡政,難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維穩嗎?現在高壓打擊,反而把一個普通人變成了中共口中最不屑的「人權鬥士」,只能說,中共的眼光比時代周刊更厲害,自製中國英雄,遠銷海外!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4-26

香港網民齊聲討網絡廿三條,大家都希望有自由創作的天空,更重要的是,惡搞其實也是一種批評的力量。 大國人民也在惡搞,湖南長沙,一名市民浣鐵軍向長沙市政府贈送一面「截訪先進單位」錦旗,結果惹禍上身。浣鐵軍以惡搞錦旗,諷刺長沙市政府的信訪部職員,阻塞堵截公民合法上訪,維穩功勞很大,效果超卓,特頒錦旗表揚! 較早時,大國還有一位「錦旗哥」,贈送了「不為人民服務」的錦旗予無錫市政府人員。 這種贈興錦旗,香港也有送過,那時葉劉還是掃巴頭,出席大學論壇推銷廿三條,結果被學生「惡搞」,送了一面「精忠報國」的錦旗,合照留影。 香港畢竟是香港,葉劉笑笑也就算了;大國畢竟是大國,惡搞不可忍,長沙公安局以「擾亂政府辦公場所正常工作秩序」,行政拘留9天。 這個懲罰倒見證了大國管治手段,你在街邊可能說話大聲點,也會引起群眾圍觀;你穿得漂亮惹火點進入辦公室,也可能干擾職員的工作秩序,何為「正常工作秩序」實在彈性無限大,任意解釋。結果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雖然保障公民有集會遊行抗議示威權利,但公民贈送一面惡搞錦旗,卻要被行政拘留! 大國人民不能上街,只能散步,但散步也被驅散;不能示威,唯有贈旗,但惡搞錦旗也要被行政拘留。諷刺的是,日前公安局宣傳部長武和平接受《中國青年報》訪問時才大言不慚的說:「在線民罵聲中聽取諍言」,並說「讓人說話,天不會塌下來。」是啊,讓人說話,天不會塌下來,最多是行政拘留矣。為甚麼惡搞?人民說,擇惡而搞,專搞惡人。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2012-04-23

上周談過「謠言止於記者」,碰巧要出席中學講座,談舊作《大國勃起》,便趁機和學生「賞析」大國精彩的「謠言」。 且看以下句子︰「淠河發現女子浮屍,嘴和手均被膠帶纏裹。警方懷疑自殺。」 你看懂了嗎?一個女子,用膠帶封住了自己的口再封住自己的手,然後去自殺?封住自己的口,難道怕自殺時會呼救嗎?封住自住的手,難道怕對自己下不了毒手嗎? 最好笑是,公安聲稱︰封口封手,代表死者去意堅定…… 這是謠言,但卻出自公權力的口,所以這是真相。 另一例子︰「南京塑膠四廠爆炸事故,有害氣體不會損害環境和人員」,看懂了嗎?氣體有害,但居然對環境和人員無害,那麼「害」從何來?難道我們冤枉了氣體?這句說話,出自中央電視台的新聞報道員之口……所以,誰要敢說有害氣體有害,那才是「謠言」。 2010年7月28日,河南大河網報道︰《河南欒川風傳潰壩謠言 居民出逃政府廣播車闢謠》。有關「潰壩」謠言。 7月30日,大河網再報《男子散布潰壩謠言引起恐慌被拘》。太好,「造謠者」被捕。 7月31日,北京的《中國青年報》披露「河南欒川大橋垮塌真相:潰壩致水淹縣城沖毀大橋。」 短短三日,一則消息由「真相」變為「謠言」被闢謠再被「闢闢謠」還原為「真相」…… 未到最後一日,也不知道是「闢謠」還是「造謠」。 大國子民說︰謠言,就是「遙遙領先的語言」,一種不敢證實的預言。 香港也有謠言,究竟邊個「呃人」?究竟邊個霸邊嗰塊地?究竟今日香港係邊個話事? 謠言也就是大話,大話者,權力「大」的人所講的「話」是也! 周一、四刊登

2012-04-19

以往,我們吃了黑心食物,趕快買顆藥治吧。今天,那顆藥本身,居然已經是黑心食物,膠囊原來是工業用明膠的製成品,大國人民都成了差利卓別靈,硬啃皮鞋當豬仔包充飢。 大國人民對黑心系列麻木了,「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飲第一杯酒你會有酒意,飲到第十杯已經像喝白開水,只等嘔吐。 每次黑心系列曝光,大家還是會問:為何又是媒體立的功?為何監管部門不能做避孕套,只能做事後煙? 但老百姓心中有底,說穿了不就是「權錢交易利益鏈」,企業創收,官員GDP有著落,提拔升遷也就來了,若利益回報比報應來得早,誰又害怕犯法? 央視訪問了河北省衡水市阜城縣宣傳部長李華一,也就是這次出事的地區官員。早在2004年,央視已經報道,當地使用有毒明膠賣給藥廠的非法勾當,也就是說,8年後,黑心膠捲土重來。主持問:你們的管理是否出了問題? 對方回答了一系列的監管措施,由宣傳、環保、工商部門、質量檢查,環環相扣,處處認真,甚至自我表揚,說監管的工作制度,還是比較有效的。主持忍不住揶揄:這位官員像說功績,而不是在檢討。 打敗仗卻還在吹噓平時練兵的成效,別以為只是厚臉皮,其實是免死金牌,你看,政府部門一直都有做工作,責任已盡了,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出了事可不能怪我們! 中國人的命就這麼賤?出事的膠囊,合規格的成本1分錢,黑心膠囊只0.5分錢,中國人的命,原來真的連一毛錢都不如!這應該是老百姓最難接受的事實,師兄,你要騙,也騙更多的錢,我才死得值啊! 畫皮不恐怖,食皮才是最驚嚇啊!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2012-04-16

近日大陸媒體發起了一場「不信謠言運動」,中國青年網、未來網、中國青少年網路協會,向全國青少年網友發出了「堅決不信謠不傳謠」的倡議,號召大家,明辨是非、抵制網路謠言。 說來好笑,首先如果你明知這是一個「謠言」,你當然不會「相信」;你如果相信,你便不會視為「謠言」。 呼籲大家抵制「謠言」,等於呼籲大家不要進食黑心食品一樣,大佬!我知係黑心食品就唔會食啦,就係睇唔出分唔到嘛。 問題的關鍵,就是如何識破謠言。大陸媒體訪問了幾位正義的少年學生,他們表示,如果遇到謠言,會和同學核實一下,然後會去做一些澄清,盡量不要讓謠言傳播開來。 這就是關鍵,「核實」,要有事實作依據,才能核對。謠言說「明天學校停課」,你只需打個電話問學校,立知真假。但謠言是如何產生的?當你打電話到學校,但學校電話不通,老師不在,校長不答,無人能提供權威可靠真相,謠言便成為真相,「學校可能明天真的停課」。 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赴成都軍區表示,廣大官兵要「一切行動聽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胡主席指揮,不信不傳各種政治謠言。」 這些謠言,當然是指薄熙來兵變奪權的事情,事關重大,卻偏偏沒有任何大陸權威軍方人士直接了當的澄清,軍委重量級人物煞有介事的現身講話,反而令人解讀,可能真有其事,所以當局才如臨大敵,親身督戰。 薄熙來仍是「同志」,但究竟所犯何事?一直無從公布細節,這都是「謠言」的土壤,搜索引擎屏蔽了「薄熙來」,官方不作澄清,諱莫如深,謠言豈能不滿天飛揚? 還是這句話,謠言不能止於智者,只能止於記者。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4-12

一個人可以又「反共」,又「媚共」嗎? 可以,邏輯推演如下:你批評大陸政權,你「反共」;但你卻撐強國人劣行,你「媚共」。 你以為「支持平反六四,聲援劉曉波,批評大陸」,就是反對派嗎? 對不起,罵政權已是基本消費,請你加大力度,把手中的筆尖,指向政權下的,人民。 如果你只批評政權,卻同情同胞,你就是「投共護短包庇大陸人」。 如果有人登了一張「強國同胞屙屎圖」,你不加入「讚好」嘲笑的行列,你不肯說一句「要屙屎返大陸屙」,反而心生同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你就是「媚共」。 儘管那個所謂的「強國人」只是一個普通百姓;你同情一個普通百姓,也是「媚共」。 儘管我們最反感「愛國等於愛黨」,「反黨等同賣國」,但今天香港人卻自動跳進相同邏輯,把同情大國人民,等同「媚/䑛/投共」。 保皇黨,最愛要求「漢奸」﹕「咁唔鍾意你咪移民囉!」 我們總是反駁:「不能剝奪一個人的居住權,憑甚麼因為持相反意見便要逼迫離去?」可惜今天,一批自稱「拒共衛港」的人,居然運用了自己所反對的人的相同邏輯:「你唔好住香港,搬返大陸啦﹗」與自己意見不同的人,便要隔籬居住,誰染了病要被趕去集中營嗎? 這批人說自己才是「真正愛香港」,我毛骨悚然,因為我想起了台灣,想起了阿扁當政時,所發起的「愛台灣VS賣台賊」的運動,他們以為捍衛了台灣人的尊嚴和利益,其實只是和一具虛妄的稻草人戰鬥,引擎空轉,卻自以為走出千里之路。其實沒有捍衛了甚麼,因為從來沒有失去甚麼。失去的,或者便是香港人一向的「不拘一格、為我所用」的自信。

2012-04-05

香港人對大國的仇恨,益發嚴重。  最近發生了「AGNES B簡體字餐牌」事件,有人發現該餐廳的餐牌,只有英文和簡體字,沒有繁體字,觸發網民神經,甚至有區議員帶頭,聲稱要「罷食」抗議。  網民迅速把事件定性為「D&G翻版」,以及「大陸同化香港」,「殘體字侵蝕正體字」,也就是說,這已不能理解為,商人為利便遊客的旅遊措施,而是又一場中港融合的矛盾戰爭。凡撐餐廳的人,都被斥為「媚共港奸、放棄香港特色」。  事情應當這樣理解:使用簡體字,不等於肯定簡體字。 提供簡體字,等於法庭提供外語翻譯服務一樣,提供服務,只為了方便溝通,而並非表示自己熱愛擁抱某種語言。旺角幾多麻雀館為了吸引大陸遊客,都用簡體字寫了「碰槓牌規則」,該不會是砵蘭街也媚共吧?  第二,為甚麼使用簡體字,便是歧視本地人?網民說,因為沒有繁體字。 若是如此,香港幾多名店餐廳、米芝蓮食肆,餐牌全英文、甚至有時是意大利文,你別想找到一個方塊字對照參考,但從無人投訴餐廳歧視香港人;並非大家崇洋,而是大家都習慣了,英文也是香港人日常生活的文字,沒有人會投訴蘭桂坊的酒保不會說中文。  以前,這些名店只有英文,但今天,為了方便愈來愈多的內地遊客,而這些遊客,餐廳假設他們都不懂英文,所以便有簡體字對照。  就像從前日本遊客是香港主力,餐廳便會寫日文,難道我們又要投訴這些餐廳,照顧日本、歧視港人?  予人方便,不等於自己吃虧,香港人是否要風吹草動便驚惶失措,一看見簡體字便認定「繁體末日」?那些動輒便說「香港淪陷」的人,才是令香港自信淪陷的元兇。  周一、四刊登 [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