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2-07-23

倫敦奧運據說由於財政緊絀,開幕儀式會縮短半小時;輿論放風,都說京奧珠玉在前,倫奧難望其項背。 但這或許是英國人的幸運,因為「愈大座,愈折墮」。北京奧運的確是「珠玉在前」,但其實應是「豬肉在前」才對,一塊「上了當被劏、劏完發臭無人要」的「豬肉」。 網上流傳由路透社攝影師DavidGray拍攝的《北京奧運廢墟》照片,包括空空的鳥巢、荒廢的皮划艇比賽場館、沙灘排球場、單車越野賽場地、棒球場等,這些曾經輝煌的比賽場地,在鏡頭下,荒廢破舊、野草叢生。 美國公共廣播電臺再插一刀,發表題為《中國後奧運痛苦:怎樣填滿一座空曠鳥巢》的專題報道,指作為京奧的指標建築物,鳥巢,已經淪為標準大白象,京奧後已完全沒有任何角色,沒有甚麼大型活動可以填滿九萬多座位的巨大胃口,甚至連到訪的遊客數字也從高位回落。 國內媒體自己也報道了「鳥巢」變「空巢」的現實:「奧林匹克公園管委會統計顯示,2012年1至6月奧林匹克公園中心區累計接待遊客約1,582.3萬人次,鳥巢參觀人數較大幅度的下降,僅為去年同期的二分之一。」 當憤青還在爭論是京奧是「盛世」不是「廢墟」時,英國人已看到教訓。 倫敦奧運場館投資為24億美元,而京奧卻花了130億美元﹗﹗ 倫敦奧運很多場館,包括主場館,都用了大量臨時建築的設計,絕不為了會期有限的奧運而作永久的投資。  兩屆奧運,對香港人來說,就是「祖國大戰宗主國」,很不幸,祖國先輸一回合,盛世變廢墟;宗主國的節儉背後,卻是大度自信:沒有鳥巢,來英國的遊客一樣多﹗我等港人,只心痛北京那多花了的100多億美元……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7-19

李旺陽的「被自殺」和2004年陳水扁兩顆子彈槍擊案,究竟有甚麼關係? 兩宗意外的真相都受到外界質疑,涉及重大政治定性問題。 陳水扁的兩顆子彈,究竟是演戲還是真的被暗殺?李旺陽是「自殺」或是「被自殺」? 兩宗案件到最後都以科學鑑證手法來「一錘定音」。 陳水扁的兩顆子彈案,本來由台南市警察調查,並公布兩名嫌疑犯。但當時泛藍政黨質疑由當地警方調查的公正性,要求請國際專家重新調查,此建議連民進黨也願意接受。由此可知,要有可信的科學調查,調查人員的背景是否獨立公正,非常重要。 李旺陽案,由湖南省公安廳委託的中山大學法醫鑑定中心的法醫,被指為「黨的法醫」,若參考陳水扁的兩顆子彈案,完全有理由聘請國外專家,或者邀請一國兩制下,同處一國的香港法醫參與調查。 兩顆子彈案報告出台後,媒體多番追訪李昌鈺,要他解釋報告的疑點,中新網也詳加訪問,李昌鈺當時能暢所欲言。 今天的李旺陽案,一眾鑑定的法醫全部避談,不敢面對公眾,原因不言自明。 人大鄭耀棠說,李旺陽事件和香港沒有直接關係,叫香港人不要「去得太盡」。 若根據鄭耀棠的思維,則釣魚島南沙群島甚至南京大屠殺這些事,都和香港沒有直接關係,我們是否也不要去得太盡? 當日中新網訪問李昌鈺時,結尾引述了他的一句話:「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是一個中國人,我很幸運我是一個中國人。」 這句話,可以完全回應鄭耀棠,為甚麼李旺陽案件與香港有關,因為未必是幸運,但至少,我們是一個中國人,應該有足夠理由,管這件中國人死亡的事了吧?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7-16

這是全新的政治生態,我不知道是否合理,但大勢所趨,你只能接受,否則會死得很難看。  新的政治生態有兩個特徵:1)井水犯河水  2)政治表態  先說「井水犯河水」,李旺陽是最佳例證。以往的政治思維,這是完完全全的大陸本地新聞,莫說叫香港的政府官員回應,就連民間也很少介入調查。  但六四成為李旺陽和香港人的「超連結」,香港人認定這就是香港人的事;因此港人關心,香港政團也關心,連帶形成一種壓力,香港的高官也有責任回應大陸的事情。  周一嶽李少光都先後開腔,即使他們「人之將走」,還是開啟了「港官評內地」的先河。  無奈後來者沒有這種自知,高永文仍不能接受這種新的政治生態,他回答李旺陽問題時,不斷強調香港高官不應評論自己職權範圍以外的事物。 在新的政治環境下,如此回答只會落得被指罵「涼薄」、「有違公義」的下場。 時代變了,香港傳媒及官員被賦予新的功能,就是扮演「異見聲音」,以一國兩制的地位來發出獨立專業的意見,抗衡大國的專橫霸道。  新政府要有這種新的政治自覺,CY要給倖存班子定下統一陣線,如何以港人身份回應大陸事務,否則又會扣分。  另一個特徵是「政治表態」,高永文明明是醫療專業,他可能一心只想講醫療政策,但最近落區,傳媒最關注的,就是他的僭建以及李旺陽問題;站在他的立場,可能感到很冤枉﹕我只是醫生,政治我唔識㗎,問番我醫療融資啦。但新的政治生態是,不管你甚麼專業,都要政治表態,不論教育、醫生、房屋的官員,都要交代六四的立場;即使你專業範圍表現出色,但如果過不了政治表態一關,社會不肯放過你。 周一、四刊登

2012-07-12

國民教育研究中心出版了《國情專題教學手冊》,被指洗腦教壞人,出版的相關人員跳出來辯護,有很多歪理謬誤。 最大的歪理便是:我們的課本擺明車馬提供正面的國民資訊,打破坊間一面倒的負面國情教育。差在沒說一句「吹咩?」 他們還振振有詞:我們的書你可以說有偏頗,但偏得有道理﹗ 我要告訴大家:偏頗和錯誤,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甚麼叫偏頗?你只講大陸的雜交水稻技術發展迅速,解決糧食問題;神九升空,航天事業突飛猛進;京奧成績大豐收,足證我國是運動強國云云。你舉這些正面例子,無問題,這些都是正面而正確的資訊,京奧中國的確是大贏家,農業技術的確有長足發展,無問題,我最多怪責你只偏重講正面資訊,你起碼沒有講大話,可以接受。 但今天《國情專題教學手冊》卻不是這種「正確而正面的資訊」,是列舉了「錯誤而正面的資訊」。那個民主集中制是「進步、無私與團結的執政集團」,這不是單純的偏頗,而是偏差,是沒有事實根據。書中列舉的「三峽工程」例子,更是明顯的錯誤。書中說,不少政策都是在中央和地方間不斷協調溝通下,逐步推行,以此論證「政府糾正錯誤機制」。這完全是謊話,三峽工程由論證到拍板決定,都是毛澤東以至後來中央領導人說了算,幾時有地方發言的份?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多次上書反對,民間也是意見紛紜,但地方的聲音幾時能影響中央?政府的糾正錯誤機制如何發揮作用?近年長江水患頻仍,足證三峽工程是徹底謊言,移民離鄉別井,融入異地有顯著困難,書中竟用「成功解決移民問題」為結論,這不是正面,而是講大話﹗   周一、四刊登

2012-07-09

多謝國民教育中心出版的《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我們終於知道,原來國民教育真的就是洗腦教育。 《教學手冊》說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制度是「進步、無私與團結」,那趕快取消一國兩制,結束香港「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混亂局面,讓我們感受祖國政制的偉大吧! 這本《手冊》最大問題不是歌功頌德,而是懶惰。 《手冊》有一章專門講述中國的政制,介紹了人大的職能與產生辦法,但只是表面敘述,完全沒有結合現實。舉例,《手冊》鸚鵡學舌說「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但地球人都知道,真正左右國家政局,是九個政治局常委。 全國人大代表的產生辦法,《手冊》也只是照搬資料,甚麼城市每20萬人便選出1人、農村每80萬人便選出1人。但各級的人大是如何選舉?如何能成為候選人?一概無提。 2011年,廣州選區,出現了限制候選人的類別,規定該選區的人大代表要有一定程度的婦女,變相令一些男候選人失去選舉資格。又突然要求聯名推薦人要限時內親身確認自己的推薦。  第一,這「再次」證實了,人大選舉是被政治操控的一台戲,這已是「常識」。 第二,原來地方人大的選舉過程「多姿多采」,要有聯名推薦,又可以限定每一區的人大「類別」,搬龍門拒絕獨立人士參選。 這些「潛規則」,《手冊》完全沒有觸及,只用了「選舉」兩個字輕輕帶過;這不是美化國情,而是簡化國情。我懷疑編書的人自己也不知如何選舉,只是照抄官方說法,呃飯食過關。 如此懶惰的國民教育,真能令學生認識國家?「照抄」的課本,竟用了教育局一千萬的資助!!這簡直是偷工減料、欺騙教育資源!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7-05

張炳良新官上任接受傳媒訪問,說自己沒有忘記曾呼喊「平反六四」的口號,但今天要搞清事件真相才能下判斷。 難道說,他當年喊平反六四時,是在胡裡胡塗的情況下呼喊嗎?當年一百萬上街聲援北京學生的香港人,都是不明真相的人群嗎?六四真相未明,但和要求平反六四,有何衝突? 我們不知道為何政府要下令開槍?為何愛國運動會被定性為反革命動亂? 鄧小平是否唯一決策者?諸如此類,絕對是要追尋的真相,但即使這些問題未有答案,也實在無阻我們叫一聲「平反六四」。 就像我們不知道誰人為了甚麼原因而害死李旺陽,卻無阻我們喊一句「李旺陽沉冤待雪」。又或者,他既然想追尋真相,他看見胡主席的時候,有當面問他六四真相的問題嗎?還是他根本不敢觸碰這個課題?那麼「追尋真相」,只是援兵之計罷了。 不如老老實實說一句「屁股決定腦袋,忠心取代良心」,我反而會放過你。他又說即使平反六四也不會解決問題。那請他和愛國同胞講一聲﹕即使日本承認南京大屠殺也不會解決問題,人都死了,還能怎樣?我們非常擔心,原來在香港做問責官員,連說一句真話的空間也沒有。 胡佳決定和何俊仁成立「李旺陽後援團」,並說了一句千古名言﹕「進過監獄的人,都不想再進監獄;但是進過監的人,都不怕再進監獄。」他認為香港也是中國的領土,香港不受共產黨牽制,不怕政法委的逼害,香港有能力派出獨立調查團,查明李旺陽的真相。 但按照我們政府官員的表現,胡佳的想法只能落空,我們只敢把頭埋在「真相未明」的沙堆中,用「平反不能解決問題」來逃避現實,共產黨一早牽制了香港。周一、四刊登

2012-06-28

胡主席,你剛剛和神九的太空人天地對話,據說這是一個突破技術,首次可以和太空人,雙向視頻通訊。 胡主席,你能否用「天地對話」,和陝西那位懷孕七月被迫墮胎的可憐農村婦女對話?我們實在想不通,為甚麼一個剛剛被墮胎、失去了自己骨肉的父母,接受外媒訪問,說說自己的感受,居然也是「賣國」行為? 嚴格而言,那對可憐的夫妻,不過和神九的太空人一樣,報告自己的身體狀況,說一聲︰「報告首長,感覺良好﹗胎兒已經成功脫離母體,本人情緒穩定,堅決支持國家計生政策﹗報告完畢﹗」為甚麼神九可向全球廣播自己的身體狀況,農村小夫妻照做,卻成了賣國? 我們明白了,神九的「感覺良好」其實就是國策,舉國上下,人人都要變太空人,遇到甚麼危難,都要說一句「感覺良好」。民工欠薪,請對媒體說一句「感覺良好」;深圳夜店被碎屍的夜之女,只好嘆一句倒楣,七一前夕被殺,當局只能捂實消息,附近知情的居民,也只能壓抑自己的驚嚇,講一句「感覺良好」。 胡主席,我們的大國,只有兩個選擇,要不「感覺良好」,要不「漢奸賣國」。說說感受,便是「賣國」;苦主受傷呻吟,也是「漢奸」﹗ 胡主席,這豈不是對過往那些歷史有名的漢奸一個最大的貶值及侮辱嗎?秦檜把岳飛害死了才能得到賣國美名,今天一個婦人被害死自己的胎兒,也加入了漢奸行列?秦檜,你冤不冤? 胡主席,千難萬難,神九也能和天宮對接;不知何時才能把大國和文明法治對接,這種事沒有自動的,只能手動,主席,你幾時會動手?   周一、四刊登

2012-06-25

這是浮躁的時代、人心浮躁不安,「浮躁」的解釋為:「急躁、不沉穩」,想做的事太多,但讓你思考、沉澱、醞釀的時間太少。重才能沉,輕只會浮,最近大國發生的新聞,可以證明,民心浮躁。 「陝西電視台自慰器誤當太歲肉靈芝」,農民報料,發現千年太歲肉靈芝,電視台如獲至寶,馬上派人採訪,並說得頭頭是道、連「太歲上下開眼」、「本草綱目」都拿了出來,卻被網友踢爆:這不是甚麼寶物,只是普普通通的自慰器! 這個醜聞是如何產生的?電視台太需要這類炒作的趣聞,也就沒有了思考、查證的空間。對電視台而言,相信「真的發掘了太歲肉靈芝」的好處,遠遠比查證「原來只是一根自慰器」要大得多。觀眾也是如此,你想知道真相,還是想看一根傳說中的肉靈芝?當然,最好看的,便是「自慰器當肉靈芝」﹗ 既然電視台都準備第二天找專家驗證,何不第二天才播放這宗新聞?當然,新聞要鬥快,第二天才出?黃花菜都涼了。 而且,若果專家驗證,發現這不是肉靈芝,豈不是少了一天的炒作震撼?這個古仔豈不是「死了」?浮躁,不能等,也不想等;村民懷疑是「太歲」,便當它是「太歲」,先出街再說。浮躁,電視台需要故事,讀者需要新聞。 如果網友沒即時踢爆,電視台真的把這個「神物」找專家驗證,專家有沒有可能也配合劇情發展,好吧,你要肉靈芝,就當是肉靈芝吧。甚至專家不知道是肉靈芝,也不知道是自慰器,便開出更權威的說法﹕不明生物!超越《本草綱目》記載的物種! 「磚家叫獸」也浮躁,別忘記文革時也有科學家「論證」過畝產萬斤啊。 看大國新聞,就像用自慰器,自己開心就好,別計較真假。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6-21

李旺陽的死,揭開了「被自殺」大國的醜陋一面,但醜事陸續來。 近日,河南師範大學一名旅遊管理系的21歲女學生,身中13刀而死,最深的一刀在喉嚨。用腳趾頭都知道,一個女學生如何能自刺13刀自殺?又如何能在割喉後,還能自刺?可是當地公安已經給出一個「依據充份」的說法,就是自殺。理由更是信手拈來:考試壓力。 死者父母叫屈,女兒性格開朗,如何會自殺?最可疑的是,死者屍體發現的地點,竟然是在教師宿舍的走廊,請問為何一個女學生,會好端端死在老師宿舍門前?中間有沒有甚麼醜聞? 被自殺已經夠匪夷所思,但學生被自殺更令人不寒而慄,求學時期單純的學子,為何竟然也捲入兇殺案件? 翻查資料,被自殺的學生絕不罕見。 李旺陽的同鄉,湖南文理學院,2011年也發生過學生被自殺案,當時一名土木建築系的學生,身中多刀,死在靠近湖邊的教學樓。同學拍得死者遺照,顯示身上有明顯洞穿的刀傷,但校方警方給出的結論是﹕自殺。而且是多重自殺,先割手腕、後跳湖,仍未死,再拖著傷疲的身軀自行走上六樓跳樓自盡……結果學生遺體火速火化,無從追究。 2011年,廣西城市職業學院發生一宗學生被自殺案,這個案情更離譜,20歲的大學生,身中多刀而死,最離譜時,其中一刀幾乎把頭和頸割得分開……一個人可以自己割自己的頭顱割得和頸分離嗎? 被自殺的受害者不單是維權人士,就連未涉社會的學子也遭受被自殺魔咒;被自殺避無可避,被自殺是行兇的藉口,也是包庇行兇的掩飾。以前國家說,吃飯是人權,今天至少可以改一改:不被自殺是人權。

2012-06-18

解放軍裝甲車浩浩蕩蕩駛進香港,一哥解畫,強調絕對沒有解放軍和香港警方一同維持七一遊行秩序,李少光更說這是「正常輪換」,指有關講法是「一派胡言」。 回歸以來,駐港解放軍已經進行了十四次的輪換,而且每一次都是大鑼大鼓call傳媒採訪,解放軍駐港部隊領導都要出來亮相,讚揚輪換出港的官兵,務求把「軍威」傳播四方。 今次則只見裝甲車行走,碰巧被市民拍攝,並不像以往邀請傳媒採訪,這是有別過往做法。 駐港解放軍的輪換,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的規定,和中央軍委的批准,才能調動軍隊。普通士兵在香港服役一年,軍官一般四、五年輪換,最長可駐6年。 對上一次的輪換,是2011年的11月25日,輪換單位包括部分陸軍分隊、海軍艦艇和空軍直升機大隊。部隊輪換後,香港駐軍在香港的部隊員額和裝備數量與輪換前沒有變化。 也就是說,若是正常輪換,理應等到11月才開始,何以這次6月份便展開? 是否輪換制度有改變?改變原因為何?何以截稿時一直只有特區官員解畫,卻未見駐港解放軍辦公室回應?若真是輪換,那麼為了達到駐軍法的規定「駐軍在香港的部隊員額和裝備數量與輪換前沒有變化」,又有哪些駐港部隊要撤走?能公開交代嗎? 很明顯,這不是一個正常的輪換,至少不是我們所熟悉的「一年一換」;這批解放軍執行甚麼任務?我們不知道。我不相信解放軍會出現在七一街頭,但當局完全有責任交代,何以香港突然要增調軍隊? 別怪香港人敏感,我們只是正常質疑你們的「正常輪換」罷了。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6-14

或許政府不明白,一個李旺陽,何以令港人情緒激動?眾怒難犯,竟令某些尊貴人大,也要急轉去信中央。我認為,李旺陽事件有感情因素,也和客觀政治環境有關。 現場的「被自殺」遺照:一個枯瘦的身軀被吊在窗邊,哭成淚人的妹妹擁抱屍身,你鐵石心腸也要被感動!這是看一百次神X發射也感受不到的。 客觀環境,便是香港剛經歷了十八萬人的六四集會。 今年不是六四整數年,保皇黨故意冷處理,但香港人已擺脫「回應事件式」的紀念六四,我們自覺關注國內政治,即使無人講「碌豬論」,港人仍堅持集會。大陸沒有民主,香港也不能獨善其身。毒蔬果能流入香港,「被自殺」會否也來港?所以人人都是李旺陽,你不出聲,下個受害者便是你。 特首也應有這份自覺,香港人關注的不只區內一畝三分地的事,經濟是全國一盤棋,政治也一樣。 特首關注環球金融,也請同時關注國內政治,香港特首有別於大國的一個市長,就是因為我們有一國兩制。市長不敢跨區管事,香港特首就有這份超越的權限和義務;否則,便是浪費了當年鄧小平設計特區,給予諸多優惠的苦心﹗ 特區政治從來不只向自己交代,我們不是要對台灣示範嗎?一個直轄市的市長,不能像香港特首般,參與亞太經濟討論吧? 再者,李旺陽因六四而坐牢,六四是全國事件,香港也積極參與,「反共基地」美名香港人仍記憶猶新;再加上,李旺陽生前最後一次訪問,便是香港媒體做的。 李旺陽的命運已經和香港人連結,特首,你豈能以自己只是香港的政治人物,而拒絕回應?那些擦鞋政治公關也別出屎橋,撐CY身份不符,應該不答。 侮辱特首,也侮辱了良知,只顯得自己目光短淺。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6-11

2011年6月3日,一則短消息,引起我的關注。 《蘋果》幾乎是唯一報道此事的傳媒:「六四硬漢囚21年耳聾目盲垂危」,我忘記了那個硬漢的名字,我只記住了他悲慘的命運:壯健身軀折磨得骨瘦如柴,耳聾目盲,身子癱瘓,抬著出獄。 那篇報道的重點,不是歌頌這位民運人士,只是單純的人道呼籲:請救援這位和妹妹相依為命的苦命硬漢。 我為這位硬漢付出的代價感到不安,他為民主癱瘓了身軀,但外界幾乎無人知曉;他為大眾受苦,但大眾把他遺忘了。 整個報道,487字,只有一家媒體報道。我很快忘記了這件事,更記不住他的名字。然後這個星期,李旺陽慘死,看到的他的背景,「耳聾目盲」,我忽然醒悟,原來當日的民運人士,就是李旺陽。 當日的「人道救援」,竟變成今天的「沉冤待雪」;我明白的,他鋼鐵般的民主意志不能磨滅,當局唯有消滅他的肉身。 我相信中央沒有下令搞死他,一個活著的李旺陽,只有487字的關注;死去的李旺陽,卻震撼了世人。我相信,這是陳光誠的後遺症。 陳光誠逃走,看守他的人受到嚴懲;李旺陽也是瞞著看守人員,完成媒體的訪問,可以想像,在李旺陽「消失」的幾小時,看守人員受到巨大的壓力。因此,採取了泯滅人性的報復手段。 但是否代表中央沒有任何責任?不,沒有中央長期的縱容,沒有中央對維穩的需求,哪兒會有如此暴虐的地方政府?暴力執法是魔鬼,放出去了,你以為能不見血嗎? 在安全的美國,柴玲選擇了「寬恕」;在地獄的家鄉,李旺陽無悔的選擇了「堅持」。香港人,你會如何?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6-07

黑超特警組3,大國上畫時被刪了13分鐘,理由是辱華。 電影有一幕發生在唐人街中餐館,中國外星人非法販賣外星魚給地球人。兩位主角踢竇查牌,要求吃普通的地球魚,中國外星人唯唯諾諾,但端上桌的,仍是一碗外星魚。 這段情節,我百分之一百相信,導演是有心諷刺中國人。 咱們大國的食物烹調技術,舉世聞名,給你一雙皮鞋也能弄出一碗果凍,國人膽大,甚麼奇珍異獸沒吃過? 這個形象,深入地球人心,所以導演才弄出這一幕「華人外星人販賣非法食物」。你說大國要刪這個鏡頭,大家心裏有數,只能怨政府沒能管教國人,沒有一點地球公民意識,才會家醜外傳。 刪剪還有另一理由,便是怎麼把華人弄成了壞蛋外星人? 這是頗低智的罪名。很簡單,地球就這幾百個國家,一齣戲總要有壞人,今天是美國壞人,總不能明天後天大後天直至永遠,都是美國壞人吧?壞人輪流做,明天到我家,中國人也要為藝術犧牲一下吧。只要看過MIB第一第二集,你便知道,甚麼國籍的人沒有扮過外星人?咱們中國人,為藝術犧牲一下扮外星人,有甚麼了不起了? 更何況,李小龍最出名是甚麼?打鬼佬。但洋人似乎胸肌以及胸襟都我們發達,被打的鬼佬卻很崇拜李小龍,沒有人感到「辱洋」。 MIB3真要被禁,原因應該是:黑超。 三個明星都架上墨鏡,簡直就是三個陳光誠﹗﹗而且3的讀音和FREE相通,豈不是說,陳光誠FREE?看來我的審查水平,比大國要高。 MIB應該如何回應「辱華」指控?可引用戲內反派,Boris The Animal的口頭禪:「Let’s agree to disagree」。WELL,見仁見智啦。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6-04

23年前的六四,給香港帶來甚麼回憶? 那時的香港很流行「買明星相」,信和或者屋邨文具店,甚麼劉華譚詠麟梅姐,星光熠熠。我記得23年前,竟然有賣吾爾開希、柴玲、王丹的明星相﹗ 那年最受歡迎的,是吾爾開希,因為留長髮好靚仔;今日的王丹,當年還是一個四眼書呆子。 學運領袖變明星相,說明當年他們是如何的深入民心;我們崇拜他們,把他們當成自己人。不像今天,誰說自己喜歡王丹,那人肯定是一個政治狂熱份子。 其實,當年的學運領袖,是可以像明星一樣的入屋,飛入尋常百姓家。 因為那些年的明星,也像學運領袖一樣的熱血。 近日黃耀明在FB發布了一張,他當年出席「民主歌聲獻中華」的相片,相中的黃耀明,還是一頭長髮。 別小看這張相片,當年幾乎全港演藝界都出席了「民主歌聲獻中華」,但23年後,還有幾多藝員膽敢提及這段往事?藝員出席了甚麼垃圾活動都要拍照分享廣傳天下,但唯獨這個震撼人心的歷史活動,很多人出席了,卻又後悔了,很想忘記了,讓人以為自己缺席了。例如特首,當年只是路過跑馬地咋。 唯獨明哥,23年後,拿出不亞於出櫃的勇氣,把這張歷史見證公諸於世。用實際行動,告訴大家:唔係個個有名有姓嘅人都怕得罪大陸㗎。 回憶六四,只想告訴香港人,六四不是很遙遠的事,香港對六四一點不陌生,23年前,六四是我們的一部分。 如果說今年大陸對六四的管控稍有鬆動,每一個每一年都紀念六四的人都有功勞。 今晚去維園點上一根蠟燭,六四不止是天安門的回憶,其實是香港歷史的一部分,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2012-05-31

昨日有報道指,香港一所中學,數年前引入了一隻緝毒犬Honey,但最近因為「隻狗作用不大」,所以在全校90%學生反對之下,仍把該隻緝毒犬放棄,最後該犬被人道毁滅。(編按:後來經查證,該犬仍在世,未有遭人道毁滅,只是獲他人領養了。) 有關報道出街,弄得網絡沸騰,這隻盡忠的緝毒犬,犯了甚麼事,要遭放棄?或許這隻犬能嗅出最隱蔽的毒品,但人皮下的惡毒心腸,牠絲毫沒有警覺。 網民憤慨,紛紛連署寫信要求該中學校方作回應,大家不是濫情,也不是狂熱愛護動物分子,而是,對人性的失望。過橋抽板,用完即棄,不負責任,就是這些人性陰暗面,謀殺了這隻忠誠的緝毒犬。有網民甚至說,這個城市,居然連一隻狗都不能保護,我們還能相信甚麼? 我想起了大國最近火紅的一隻「勵志狗」小薩。 一幫騎自行車的車手,旅途中遇到了一隻流浪狗小薩,小狗竟然傻氣的跟著單車隊,上山爬坡,由四川一路跑到西藏,20天的路程,從不掉隊。 車手們都對小薩產生了感情,視為同伴,甚至替小薩開設微博,讓國民都知道世上有這麼一條堅毅的小狗。海內外傳媒,包括BBC都爭相採訪勵志狗。 最先和小薩相遇的車手「騎吉」決定收養小薩﹕「小薩認定了我這個主人,我也永遠不會拋棄牠。」勵志的小薩激勵了許多網友,我最感動的,卻是人狗的信任和忠誠。 萍水相逢,狗就隨人跑在信任的大道上。人也回報以忠誠,不讓流浪狗繼續流浪。 可憐香港的那隻緝毒犬Honey,卻不似小薩幸福,沒能遇到一個不拋棄牠的人。高尚的教育工作者,和落泊的單車手,誰更值得依賴和信任? 人啊人,連最忠誠的朋友都可以出賣!狗啊狗,竟然連人都肯相信啊!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