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2-09-13

大國的紅包新聞不勝枚舉,上周發生了一宗「道德紅包」事件。  重慶一名老人叫代正興,他發紅包給那些讓座予他的乘客,一年半已經發了61個,每個紅包都有2元錢及一張答謝心意卡。「讓座給紅包事件」引起大國媒體廣泛討論,有人認為這是「好心有好報」的體現,能鼓勵更多人做好事,但更多的指這是國人公德心低落,社會已經淪落到連「讓座也要給紅包」的地步,難道無錢便不讓座嗎? 香港人肯定認為「給紅包」無必要,但如果結合「國情」,或許便有不同結論。 話說大國發生了一連串的「不讓座遭搧耳光」的新聞,不同地方都有乘客因為沒有主動讓座,被賞了一記耳光,其中一個被打的主角,居然還是一個殘疾人士。對啊,一個殘疾人士沒有讓座,便被人打了耳光。 「不讓座吃耳光」的新聞引起爭辯,大部分人都譴責暴力,認為讓座這種公德表現,只能自願,不能強逼,更不能動手打人;但仍有小部分頑強地認為,不肯讓座就是缺德,對這種缺德行為施以懲罰,也是一種教育。 兩相對比,更多人贊成老人家「讓座便給紅包」的行為,認為「鼓勵」比起「扇耳光」更有說服力,可以令更多人做好事。 這就是國情,國情就是「極端」。搧耳光是極端,給紅包也是極端,對香港人而言,我們會對讓座人士講聲「多謝」,也會在心裏咒罵裝睡不讓座的CHEAP友,但我們不會「過份」,我們不會逾越那條界線。原因很簡單,我們的社會仍然健康正常,不讓座的不是主流,讓座的朋友也未算是鳳毛麟角,我們毋須用極端手法去反應。 大國人質素低劣,因為大國社會環境惡劣啊。

2012-09-10

所謂「中國特色」可能言人人殊,但最近發生的兩宗新聞,卻活生生讓香港人看清楚,甚麼是「中國模式」。  話說上周,香港一名貨VAN學神,居然塞了一個裝有三千元現金的信封給運輸署的考牌官,考牌官當然報警,教車師傅怒罵學神︰「你估呢度係大陸啊!咁樣唔得㗎!」記住這個關鍵詞︰「你估呢度係大陸啊」。  這封紅包,代表了大陸人那種視典章制度如無物的惡習。行還是不行,還不是紅包說了算?  難怪最近國內有一調查,教師節快到,將近六成家長願意向老師「意思意思一下」,說白了也就是送紅包送禮物,行情大概是每位老師200元到500元。  如果你把紅包送到絕食中的韓連山老師,答案肯定也是這句「你估呢度係大陸啊!」  鏡頭一轉,關心國際,我們來到印度。  中國國防部長梁光烈,就是那個把《三十六計》和《孫子兵法》搞亂了的傢伙,據印度傳媒指,他出訪印度,印度派飛機接載,到達後,梁光烈居然也像那位貨VAN學神般,塞了一個信封給印度飛行員,內裝10萬盧布,約值港幣一萬四千元。紅包事件鬧了大風波,印度外交官員批評「中國可能有這種習慣,但印度可不允許。」  印度傳媒陰謀論推測,梁光烈是故意送紅包,目的就是測試印度的飛行員是否能通過金錢收買,看看有無做間諜的潛在空間。  無獨有偶,國內一些所謂「軍事論壇」也熱炒這個「方向」,網友問「梁防長一甩十萬,下的是甚麼大棋」,明顯認為背後有軍事目的。  不少國內論壇以「大紅包嚇傻印度」,似乎覺得國防部長送紅包是很正常的舉動,倒是印度人大驚小怪,未見過大錢。  我終於明白,國旗的紅色,其實是紅包染紅的。

2012-09-06

「學民思潮」有很多外號,先有保皇報章用「紅衛兵」稱呼、後有亞視《ATV焦點》以「任性使氣的惡少」形容,最終萬人投訴,連亞視新聞部高層馮兆寧亦辭職。  先說紅衛兵,文革產物,意思指「毛澤東的紅色衛兵」。  紅衛兵最大特徵除了那臂纏紅帶的標誌,就是他們的暴力行動。當年紅衛兵四處批鬥,甚至進佔學校行政機關奪權,他們的皮帶扣抽過不少「牛鬼蛇神」鞭子。  但翻查歷史,實在未見像「學民思潮」這樣「講耶穌」的「紅衛兵集團」,實在未見過瘦如竹竿的黃之鋒這樣的紅衛兵,也未見過以絕食自殘身體來向「反對派」提出要求的「窩囊」紅衛兵。  如果「學民思潮」是紅衛兵,早就把教育當權派踏在地上永不翻身,還傻傻集會絕食?如果「學民思潮」是紅衛兵,早就進佔學校,校長老師全部靠邊站。當年紅衛兵崇尚武鬥,愛國報章曲解歷史,徒顯自己的無知。  ATV的「惡少」論又如何?《荀子﹒修身篇》解釋何謂「惡少」﹕「偷儒憚事,無廉恥而嗜乎飲食,則可謂惡少者矣」;即「怠惰茍且,好吃懶做,不顧廉恥,謂惡少」。  今「學民思潮」成員堅持要求撤回國民教育,露宿聚集,如何是「偷儒憚事」?學生以「絕食」明志,與「嗜乎飲食」完全相反。  學生種種行徑,與「惡少」相去甚遠,實在不知道《ATV焦點》的寫手,是引用何經何典,得出「任性使氣的惡少」結論?亞視自稱「香港良心」,良心給狗叼去了嗎?  杜甫《錦樹行》:「自古聖賢多薄命,奸雄惡少皆封侯。」看看誰人肚滿腸肥,封侯升官,無廉恥抹黑,誰便是真正惡少矣。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9-03

在微博登了「昨晚參加反國民教育開學禮的活動」的句子,結果微博小秘書很快便說「對不起,這條微博內容要加密」;證明「國民教育」是大國都驚動了的話題。不過小秘書沒有河蟹刪掉,而只是「加密」,判了死緩。 其實反國民教育是最愛國的行為,原因簡單,如果不是太愛國,如果不是為五星紅旗感動,再由感動轉化為行動,則何來登釣魚島、襲擊丹羽宇一郎的座駕這種「害國行為」? 如果大家都能沉默不關心國家,或者像左派講法「人心未回歸」,豈不更好,人人低頭搵錢,不為國家添亂? 香港學生絕食抗議國民教育活動,香港政府真的醜得無地自容。就像國內,為何這麼多人赴京上訪?就是因為地方渠道堵塞,民意無從反映,逼使民眾「告御狀」;今天學生要絕食,就是民情不能上達,政府強推政策,不理民意的假諮詢。 再有十名市民接力絕食支援學生,有人說香港會否出現六四翻版,我相信香港不會鎮壓,而且香港學生更加不會跪在政總門口要官員接信。 黃之鋒告訴大家,權貴的伸手,我們有權拒絕,真的要跪,也應該是政府跪在學生面前吧? 有人問:學民思潮背後是甚麼政黨策動他們?我只能說︰無知。政黨早就成為跟在學民思潮背後的一堆「跟風者」,在整個「反國民教育活動」,學民思潮成為唯一有道德號召力的團體。 單單看絕食這個行動,只有學生絕食才有這種震懾力,若由政黨成年人發起,「抽水博宣傳」,水洗不清。沒有政黨有這麼大的力量可以控制這批特立獨行、恥與權貴握手的學生,這一回,成年人只可以老老實實向這批學生學習。 學民思潮背後有甚麼人?答案﹕所有香港人。

2012-08-30

中國駐日官媒《日中新聞》,發表題為《認真反思日中關係冷靜評判香港保釣者行動》,隨後被《環球時報》轉載,但標題卻更改為更具殺傷力的《保釣人士登島不是愛國是害國》。 文章論點為: 一、香港保釣人士登島,傳達對中國不利資訊﹕日本有效控制著釣魚島。 回應:這是事實,但責任不在民間保釣人士,而是官方紙老虎。 這種怪責保釣人士的邏輯,等於說:最衰汶川地震,傳達了大陸學校豆腐渣工程的事實。 要解決問題,何不由解放軍護航出海保釣?當然,如此便揭露一個更不利的事實﹕解放軍原來打不過日本艦艇。 二、中國最重要的戰略目標,不是奪回釣魚島,而是發展經濟。 回應:「經濟」成為放棄其他活動的最大藉口,爭取民主?不,先搞好經濟;改善人權?不,先搞好經濟。經濟唔好要搞;經濟好,更應搞得更好。 三:登陸釣魚島行動,不是愛國行為,是害國行為。 回應﹕那為甚麼啟豐二號回航時,大國會派漁政船護航相送這批「害國分子」?香港水警阻攔不力,是否協助「害國」? 大陸政府要降溫,可以呼籲民眾冷靜,但何苦把保釣人士,由愛國英雄一下打進「害國」的敵我對立面?你又要民眾對著五星紅旗感動落淚,待民眾真的由「感動」化成「行動」,你又說這是「害國」,傻的嗎? 別談甚麼愛國、領土神聖,下次日本右翼把釣魚島發展為AV拍攝場地,我們中國人都學精了,屁都不會再哼,反而踴躍查詢購買套票詳情。也別搞甚麼南京大屠殺紀念活動,電視台也別播抗日主題劇了,這不是為國家添煩添亂、影響中日友好嗎? 保釣船遭兩艦夾擊,原來是政治預言:一艘是日本政府,一艘卻是我國政府。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8-27

香港人和大國同胞一起保釣,大家喊同一句口號「保衛釣魚台」,也插同一面五星紅旗,但之後的反日示威,卻走了兩條完全相反道路。  香港人反日,但同時到商場替多啦A夢拍照,那天我最有印象,電視新聞剛剛播完保釣闖釣島的新聞以及抗議示威的消息,但下一段新聞卻是「日本外援已經登陸香港甲組聯賽,大家都非常期待啊……」若在大陸,早已萬人包圍電視台。  香港不可能推翻日本汽車、打爛迴轉壽司店。  中港兩地都有宣揚民族主義的影視作品,《葉問》分別反日反英,但這些電影作品反的都是「過去式的英國/日本」,香港人分得很清楚,洋鬼子蘿蔔頭的年代已經過去,香港人的民族情緒僅限於電影院。現實上,我們對英國是懷念,對日本是喜愛。  大國的電視劇流行抗日題材,最近上演的《殺狼花》、《對與決》、《向著炮火前進》甚至有被大陸網民嘲笑為雷劇的《五台山抗日傳奇之和尚連/女尼排》,但不同的是,大國同胞把影視抗日的情緒帶到現實,一口一個「小日本」喊得很順暢。但你說中國人平時很反日嗎?又不然,蒼井空等AV女優在中國大受歡迎,日本的動漫在大陸異常火爆。只能說中國對日本的感情很複雜,「反日」包袱從未甩掉,動輒便覺受到傷害,譬如趙薇穿日本軍服事件、有大陸民眾穿和服賞櫻花事件。大國人民始終不能以平常心態面對日本,他們好像要以反日情緒來對抗無孔不入的日本文化已經進入中國的事實。  余杰曾寫有一書《曖昧的鄰居》來形容日本人,但同時,我們中國人對日本的態度,又何嘗不是同樣曖昧?

2012-08-23

百萬富翁問答題:獨島和竹島,哪個是南韓的命名?哪個是日本? 答案是南韓是獨島、日本是竹島。 釣魚島的現狀,似「獨島」還是「竹島」? 你懂我意思嗎?釣魚台的情況,似是南韓話事的獨島?還是像「被奪走」的日本竹島? 答案是:釣魚台像竹島,中日兩國分別對竹島及釣魚台只能停留口頭擁有主權,但實際上,島權已旁落。 釣魚台的歷史證據充份,但實況卻是,日本已有船艦海巡執法,實際控制了釣島。 「竹島/獨島」的爭議又如何?日韓都聲稱擁有這個小島,1953年日本派人登島,就像登陸釣魚台一樣;不同的是,南韓不是中國,南韓馬上有民眾組織敢死隊,趕走了日本人。 其後政府出手,1956年,南韓有海上警察駐守該島,現時島上常年派駐34名武裝警察。這種做法,和日本現時侵佔釣魚島是一般無異,唯一分別,日本還未夠膽公然駐軍,但日方的軍力早已控制釣魚島。 國際法規定,若要由「無人島」升格為「有人島」,必須有兩戶或以上人家在島上從事經濟活動,因此,南韓政府居然搬了兩戶家庭在獨島居住! 若是如此,日本下一步,是否便會駐軍島上、遷戶定居,基本複製南韓如何把獨島實際控制的橋段,用來對付中國。 還有一點要注意,日本在獨島爭奪戰,和中國在釣魚島一樣,都是「無計可施」。日本對南韓總統李明博登上獨島,表示極大憤慨,中國也對日人侵釣發出扺制日貨的要求。但獨島經驗說明,日本發出再大的抗議,也改變不了南韓實際控制了獨島的事實,除了打算向國際法庭申訴外,別無他法。 同樣,釣魚台的命運也很可能像獨島一樣,逐漸淪為日本領土,中國只能口頭嚷嚷,卻無力阻止。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8-20

96年至今,兩岸三地都有中國人登陸釣魚台,但日本對釣魚台的侵佔未有停步,登島未能強化中國擁有釣魚島的合法性。 每次中國人登上釣魚台,都會引起日本右翼強烈反彈,就如今次登島事件,日本輿論指「讓中國人登島反映日本的軟弱」。 日本已馬上有百船出航到釣島「拜祭」的回應行動,這卻也試出了日本政府的底線,政府拒絕讓他們登島,只准他們在海域巡航。 日方不願刺激中國政府,這或許才是所謂「軟弱」的表現。 但日本政府的「克制」,其實是對實際「猖獗」的一點補償。 96年保釣人士登島插旗,2012年再次登島插旗,兩者最大分別是,96年那次登島,保釣健兒全身而退,無人被捕;但今次日本政府卻一口氣拘捕14人。 日本政府拘捕保釣人士的手段也是愈來愈直接,2004年,大陸保釣人士登上釣島,當時日本警方派員坐直升機空降拘捕,這一次保釣人士上島時,日本警方早就在島上等候。釣魚島已成為日本權力的伸延點。 日本政府在釣魚島上執法,這比起我們登島揮舞國旗,更能體現主權。 中國政府對此卻任由日方拘捕,未有對這種非法拘捕的行為追討責任,長遠只會造成慣例﹕「日方依法拘捕非法入侵者,並依法強行遣送出境」,等於製造了「日方在釣魚島執法」的事實。 96年登島起燈塔的,還勉強說是民間日本右翼青年團體;但過去十年,卻已發展成日本的執法人員拘捕登島人士,民間行為進化到政府行為﹗ 我們的保釣行動,始終停留在民間登島宣示主權的初階﹗ 日本政府對保釣的立場愈來愈強硬,我們的保釣行動愈保愈危。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8-17

今屆中國奧運算不算成功?如果從金牌數量看,38枚,比京奧少,但畢竟上屆有主場之利,這方面大國輿論早在倫奧開始前已經大吹淡風,作出「如果今屆中國金牌滑坡」的前瞻預測,所以現在媒體報道中國倫奧的成績,都以「超越雅典奧運31金」、「取得境外奧運最好成績」來報道,可謂相當正面。 但今屆奧運,中國其實是大輸家。運動員負面新聞不絕,羽毛球的假打風波、劉翔受傷引起的假摔疑雲,都令大陸希望透過揚威體壇、提升中國形象的如意算盤打不響。 當中國金牌數量佔第二位時,美國CNN做了新聞專題探討,為何中國金牌能維持強勢? 不過西方媒體並不像大陸所預期那樣,得出「中國人變強大了」、「國力提升」等等正面結論,相反媒體一早已設下了「金牌機器」這樣負面名詞,並配以那張早前在臉書瘋傳的「小娃娃被迫訓練」的小孩哭泣照片作解說,結論還是老問題﹕舉國體制。西方媒體要求中國運動員不是拿甚麼金銀銅,而是問他們是否運動得開心? 也就是說,中國拼了命以為斥巨資(曾有傳一枚金牌值六億的講法)多拿金牌便能揚威,但西方不吃這一套,改玩「以人為本」的人性體現,這卻是大陸最弱一環。 中國不能以金牌和世界接軌,又或者這樣說,不能用現存的金牌項目和世界接軌。中國的金牌集中在某些欠缺群眾基礎的項目,例如舉重、曾經揚威的皮划艇,這些金牌未能推廣國內人民對這些運動的熱愛,國外傳媒也不賣你帳,人家只認田徑、游泳和籃球足球,站在實用主義角度,中國與其漁翁撒網遍地爭金,倒不如發展西方認可的金牌項目?這的確是愚蠢行為,無端被西方牽著鼻子走路,但誰叫你以奧運金牌來鋪接西方的軌。標準不同,如何交接順利、通車行駛? [email protected]

2012-08-13

《人民日報》微博發表《唐慧案撤銷不是句號》評論,指「希望上訪媽媽的回家不是句號,是推動法治政府的新契機」。 評論由官媒所發,引人注目;但現實告訴我們,這都是「三分鐘幻象」,法治不會因為這宗案件而到來。 首先,這宗勞改案雖撤銷,但其實對唐慧的「罪名」不變,湖南省勞動教養管理委員會認為,「鑒於唐慧的女兒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需要特殊監護等情況,對唐慧依法進行訓誡、教育更為適宜,可以不予勞動教養」,也就是說,當局是「可憐」唐慧才「法外開恩」,之前對她的指控「擾亂單位和社會秩序」仍然成立﹗ 若真要開啟「法治社會」,是否應追究,當局為何能「依法」判出荒謬的勞改判決? 但不可能,以司法打擊異見人士,已經是國策。 之前「結石寶寶」趙連海不也是吃了個「尋釁滋事罪」嗎?他最後以「保外就醫」的名義出獄,但同時說明,當局維持對他「控罪」不變。所以我們不能單從「結果」便過度樂觀,「過程」比結局重要。 還有一點,湖南這片土地,不是還有另一宗冤獄仍然上演嗎?第一個發布李旺陽被上吊現場相片的朱承志,被傳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另一聲援李旺陽的肖勇亦被控以勞動教養,這些案件,《人民日報》會替其申訴呼喊嗎? 另一報章《環球時報》說,唐慧案見證民間力量自下而上行動,導致地方政府糾錯。又呼籲民間要有一批有影響力有責任感的意見領袖推動這種模式。 說笑嗎?政府不斷犯錯,然後要人民冒被勞改的風險「糾錯」,這不是法治,是另類「人治」。

2012-08-09

孫楊奪金破世績,中國水軍強盛,媒體報導,這是體育總局花了2億元(人民幣,下同)的十年計劃的成果。 據報道,2000年悉尼奧運泳賽捧蛋,體育總局痛定思痛,制定「119計劃」,每年向水上項目投入2,000萬元,共計2億元。 也就是說,孫楊霸氣擊水的畫面,價值2億﹗ 首先我對體育總局的態度報以肯定的掌聲,看見不足便針對問題補強,是負責任的表現。 其次,體育總局也是幸運的,竟然可以每年投入2千萬的經費,一投便是十年,真的是十年磨一劍。 但問題是,這2億元投資得有價值嗎?我們先看商界是如何理解奧運這盤生意。 安踏據稱為倫奧投入了6億元贊助費,天價的投資換來財經分析員的唱淡,認為品牌投資奧運,對刺激產品的銷售幫助有限。 今屆國產品牌也減少對倫奧的投資,因為大家已懂理性看奧運生意,認為倫奧對產品的推廣不及京奧。 好了,連做生意的商家,也不再不顧一切的擁抱奧運,那麼國家對奧運項目的投入,是否也應計算「成本效益」? 譬如收穫一面金牌,對推廣「中國」這個牌子有多大幫助? 如果在下屆巴西奧運會,中國成游泳強國,金牌追平甚至超越美國,究竟可以為國家帶來甚麼「周邊效益」? 是否能改變世界對中國的看法?可以減少中國人在外被歧視的次數嗎?可以減少中國人移民美國的數目嗎? 其實這些問題大家心知肚明,北韓無論得到幾多金牌,外界也不會突然對北韓改觀,我們不會覺得金正恩好靚仔、北韓人民好幸福。因此從國家層面考量,對奧運投資過多,對「產品」銷售幫助不大。 順帶一提,如果中國其他問題,例如山區兒童缺乏校巴,都能得到體育部這種「痛定思痛」的態度解決問題,這才真是國人之福。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8-06

公眾繼續討論中國羽毛球「鬥輸走線」,但中國和外媒對事件看法有所不同,批評羽毛球運動員最落力的是中國,反之英國的《衛報》、美國的《紐約時報》,以及一些外國的體育名將,都同情、理解甚至支持中國羽毛球手「鬥輸」的決定。《衛報》直指「奧運比賽不是取悅觀眾而是為國家奪取金牌」,《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甚至列舉《孫子兵法》的指導思想來合理中國羽毛球手的決定。 中港輿論對羽毛球事件的批評力度兇猛,而且很多「反思」,包括大國的道德水平低落、金牌至上的惡果等等。 我不認同這些觀點,我覺得這只是很單純的比賽策略,毋須扯上國人素質低劣的層面。 英國單車團體賽是最多人談論的「反例」,英國選手辛德斯在起跑失利的情況下,故意摔倒,按照規則,英國隊得到重賽機會。最終打敗法國隊晉級決賽,並奪得金牌。 賽後辛德斯對路透社和BBC承認,他是故意摔倒,得到重新出車的機會。 輿論譁然,但國際單車聯會、國際奧委會均表示,辛德斯的做法是「合理利用規則」。英國金牌可以保留。 英國的行徑和中國羽毛球手有何不同?同樣為求勝利,不惜利用規矩的「漏洞」,合法爭取權益。當然最大差別是,國際奧委會認可了英國,卻懲罰了中國。 批評「羽毛球手不應為爭金牌而輸波走線」的言論,是不食人間煙火。馬勒當拿的「上帝之手」全世界都知道是他是故意的,不過他利用了足球賽沒有慢鏡回放裁判的「漏洞」,手球入波捧走世界盃。有誰會指責他沒有體育精神?有誰會說「世界盃至上害死人」? 春秋爭霸,宋襄公約戰楚軍,不聽勸告,堅持要等楚軍渡河擺好陣勢才肯開戰,結果大敗,史家譏之為婦人之仁。倫奧之後,看來要修訂歷史,還宋襄公「體育精神仁義雄師」的美名了。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8-02

各位,是報國的時候了。這些日子個個都說自己愛國,若無國民教育則很多人失望云云;好了,請大家夾錢,把釣魚台買回來吧! 聲稱擁有釣魚島主權的栗原家族,最近玩認真,拒絕日本政府的出價,卻傾向把島賣給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栗原居然挑起買家,倒像真的擁有釣魚島了。 國家反應一貫的口硬手軟,又或者叫「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地球人早已死心。唯今之計,只有靠香港。港人一向有用錢買回公義的嗜好,回購領匯回購東西隧,雖未成功,但港人卻很接受「回購」的概念。香港政府應集資,從栗原家族手上,成功回購釣魚島,就像愛國商人在拍賣場把圓明園的獸首買回來一樣。要知道中港兩地,人同此心,不見棺材不流淚,國土不丟不後悔。民間連年搞保釣,官府唔阻止已叫俾面︰若非官逼民反,官方很少主動讓步照顧民情。既是如此,不如就讓釣魚島真的淪亡一次,領土流失,讓全民都感受釣魚島究竟對我們有多大影響,會否令中港兩地茶飯不思,國民抬不起頭?國土流失最能引起國民對國家的凝聚力,國民身份認同問題迎刃而解,學校的愛國教育便要改為「我看見國旗飄揚便流淚,因為五星旗將不能再在釣魚島升起。」 這叫先死而後生,屆時群情洶湧,可能反過來把東京也買回來,充當北宋首都東京。 子彈攻勢,我們不敢,和平友愛啊︰銀彈攻勢,我們國家多的是,叫貪官排隊當贖罪券購買,愈買得釣魚島份額愈多,其他罪行便能不追究,就算你把北京弄得像水浸釣魚台,也不怕出事。 如果國家打又不敢,買又肉痛,其身不正,如何叫「重視國家完整」?23條如果再來,肯定一人一句「釣魚島就是最有國家安全問題的地方」,要推便在釣魚台立法!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2012-07-30

北京暴雨成災,死傷枕藉,從此可看到「中國模式」的災難管理。 首先是「國難變國慶」,這套把戲早在四年前的汶川大地震已經領教過。汶川地震,哀鴻遍野,然而官方集中力量,突出救災人員的辛勞、災民的團結,領導人一句「多難興邦」,正是「白事變紅事」的最佳註腳。 今天的北京暴雨,國家又祭出「國難變國慶」的絕招,傳媒大肆報道那些「清潔工人擔心途人失足而徹夜守著無蓋沙井口」的事蹟,派出所長犧牲自己更是眾口稱讚,報章引述正面的微博訊息︰「我看見有人犧牲了生命,我看見了這個民族為何屹立5,000年不倒!」、「暴雨中的北京成了一座溫暖之城」,簡單來說,我們幾乎要說一聲「感謝暴雨沖洗北京啊﹗」 排水系統的落後,排水渠的蓋下面竟然是實地,純粹是門面工程,北京市的落後,在暴雨下完全呈現。這和當日汶川的豆腐渣工程性質一樣。當然,這些事都不能多說。 「中國模式的災難管理」第二個特徵當然是死亡人數的控制。網上早就流傳神奇的死亡數字,或35或37,反正就是說災難的死亡人數是受到人為控制,要壓低在某個數字下,否則領導便要負責。 溫州動車意外,死亡人數長期維持在35的安全線,這次北京暴雨也沒有走出這個遮遮掩掩的規矩。最初死亡人數37,遲遲未見更新,在輿論追問下才修改為77。網友質疑,當局能準確統計暴雨下死亡的牲畜數目為17萬,卻遲遲未能更新死亡人數,何其諷刺。 第三個特徵是「只准歌頌、不准哀悼」。北京市民自發在廣渠門獻花,悼念死難市民,多輛公安車戒備,並要求在場獻花的人及記者離開。中國人是沒有權利為自己哭泣的。 重複犯錯,永不改過,這就是國情。

2012-07-26

教育局舉辦交流團,送學子到湖南韶山,膜拜老毛,參觀那條補了73次的破洞睡衣,學習毛主席勤儉簡約刻苦的高尚情操,擔心另類洗腦,教壞細路 這次我堅決支持教育局的做法,韶山之旅絕不洗腦。 很簡單,如果去一次韶山便洗腦,那麼,難道你參加一次北韓旅行團,便會放棄少女時代,擁抱北韓國寶李春姬嗎? 北韓旅行團最大賣點,就是「洗腦」,甚麼通街行人都是演員,展示自信親切的一面;參觀就算整個北韓停電、依然放光放亮的偉大的主體思想塔。 塔內設有一幅牆,牆身鋪滿了世界各地研究「主體思想」的組織送來的紀念石,證明北韓的「主體思想」深受世界人民喜愛,研究者眾。 遊畢以上行程,你會相信並申請移居北韓嗎?還是暗暗偷笑,像參觀精神病院一般的聽北韓忠心的導遊講解呢? 連北韓這種擺明車馬的洗腦旅行團也不能洗腦成功,區區一件毛澤東的破睡衣,又有甚麼作用了? 李嘉誠也曾說過,自己只戴膠手錶,以示節儉;但聰明的香港人都知道,他花錢讓小兒子買資產當玩具的錢,可以買幾萬間膠錶廠呢﹗而且大家心知肚明,就算我們節儉得連膠手錶都不買,也未必有能力支付誠哥樓盤的首期。 我們才不會被一隻膠手錶洗腦。 讀大學時也參加由新華社安排的國情交流團,參觀國企,遊山玩水,感受祖國的進步;但每次當地領導講完官式文章後,我們都即時舉手發問︰你贊成平反六四嗎? 吃人咀不軟,拿人手不短,食窮教育局,直搗中南海。 下次向教育局提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可否安排參觀「政黨惡鬥人民當災」的美國?最好加插萬惡資本主義的象徵,迪士尼樂園!   周一、四刊登/[email protected]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