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有話兒 - 曾志豪
2016-08-22

今屆奧運大國的獎牌數目雖然急跌,但整體形象卻有巨大提升,如果不是出了個孫楊事件。 一個傅園慧扺過那些閃耀耀的金牌,一句「洪荒之力」令香港最愛惡搞嘲笑大國的輿論都忍不住「借來一用」,傅園慧不是以樣貌和金牌,卻是以最純粹的個人魅力征服了大眾。 中國女排也超額完成任務,舊一代香港人會替女排走出黑暗低谷、郎平終於再度帶領女排奪金牌而「老懷安慰」;新一代香港人沒有女排榮耀的包袱,卻也會為了女排連續逆轉勝巴西、荷蘭、塞爾維亞而折服。 牛下女車神李慧詩的頑強鬥志,其實和女排的拼搏精神,如出一轍,互相輝映。 女排的勇敢團結,反襯大國男人的不濟。 中國男籃五戰全敗,中國男籃教練宮魯鳴說,男籃不好帶,個個都是80、90後的百萬富翁,在國內CBA聯賽掙大把金錢,老是強調自己在CBA的場均20分的數據,其實一出到國際場面,才知自己的水平差距。 就只有易建聯一個老將打出了應有的水平。大國的男人就是有這種自大。相同毛病在大國足球一樣存在。 孫楊是中國今屆奧運最大敗筆,他捲入禁藥風波我不怪他,我只怪大國的護短體制機器害苦了他。那所謂3個月的禁賽期令外界認為大國包庇孫楊,也是令到澳洲和其他選手死咬禁藥事件不放的原因。 孫楊的自大也令人失笑,強如菲比斯也沒有講過「我是王者我是新世界」,你牛B的結果就是一個傻子。 最後一點,當美國泳手洛捷迪搞出個虛報打劫的新聞,美國傳媒馬上轉口風,批評「這是世界為甚麼討厭美國人的原因」。 如果《環時》下次不盲目護短,長遠反而有助大國建立堅強自信公正的形象。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8-15

這一屆的巴西奧運,香港人看比賽實在看得很疲累。 不是時差的疲累,是中港矛盾,讓人無法舒心自在的觀賽。 一方面是大國連環「出醜」,不停在孫揚問題「上綱上線」,令人無法輕鬆。 但另一方面的疲累,卻是香港人的本土神經。我們處於繃緊的作戰狀態,我們好像不停檢視,「你幫中國定幫香港?」 在本土派高漲的氣氛下,替中國加油都成為一種政治原罪,支持中國變成了「支持舉國體制」、「支持機械化操練」、「支持民族主義」。面對中國隊失金,如果身在大國,政治正確的答法是「真可惜」,但如果身處香港,便要說「抵死」。 網絡上出現各式各樣嘲笑大國選手的片段,譬如大國拳擊手以為自己勝出,提早舉手慶祝,誰知原來勝利屬於對手。這個情節,本來對運動員來說是最大的悲劇,由天堂跌落地獄,但在香港網民眼中,又變成「大國運動員出醜實錄」,演繹為「自大到以為自己贏硬」。   Come On,在運動場上對自己有信心原來又是死罪,我只知道如果舉手的是別國運動員,網民的火力不會如此兇猛。 我們甚至出現了街頭直播中港羽毛球大戰。但舉辦直播的團體,都有濃烈的港獨政治背景?這是否一場體育為名、政治意識宣揚為實的活動? 即是說,在本土意識的影響下,香港人只能、理所當然的支持香港隊? 否則便是政治不正確,會被扣上一頂「只重一國、不理本土」的大帽子。 電視台沒有全部直播港隊賽事,當然要批評,但上升高度至「不讓香港人有主體意識」,是否太誇張?同一道理,難道播李慧詩便等於支持港獨? 我們都說大國網民「玻璃心」,這固然是現實;但相對,香港的本土或港獨意識,有沒有也令香港人變得敏感脆弱? 

2016-08-01

上周我已預言,這個「選舉確認書」不是甚麼「走過場」做場戲,而是一個認認真真的篩選,在立法會參選人之前橫加一道鐵閘,從今天起,你想參選立法會,便要當自己是參選特首一樣,阿爺信得過你才讓你入閘。所謂五十年不變,究竟還要多天真多無知的人才會相信? 大國的人大代表也是美其名的「選舉」,但實際上,公民要參選「人大代表」,篩選重重,要機構提名,那當然只會提名自己人;如果脫離機構,所謂公民獨立參選,理論上可以,實際上行政機關還是操生殺大權。當年內地知識分子李承鵬意欲以獨立公民身份參選人大,結果行政機關硬生生扣起了參選申請表不向李承鵬派發,在報名截止日前,參選人無表可填,自然也就無資格報名參選。 你別笑這個做法荒謬,他朝香港的選管會向大國看齊,難保不使出這種無賴招數,你連想填確認書都無門! 內地有些上訪專業戶,希望可以進入體制,為其他上訪戶發聲打不平,這分明便是政權眼中的麻煩分子,結果這些上訪戶去到行政機構門前要交表參選,看門的職員居然可以把表格撕爛,然後拳打腳踢、辱罵這些上訪參選戶,把他們全部趕跑,參選無門。 箇中的荒謬,其實和今天香港的立法會選舉相差無異。非我族類,不容參選。 香港民族黨參選人已經聲明自己擁護基本法,但不填確認書。選舉主任卻翻查報紙資料,追問民族黨是否會繼續推動港獨。 選舉主任,你怎麼不去問問CY,他參選前夠講過N屆唔選啦,最後一樣可以反口,政治一天都嫌太長,你又如何能用舊報紙資料去確定他未來走向? 今次因政見而剝奪參選資格,明天會否禁止做港獨的民意調查?甚至禁止港獨的書本印刷出版?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7-25

政府拋出立法會參選人要簽署「確認書」,特別指明要確認擁護《基本法》中關於「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開始,大家以為政府只是做場沒有結果的大龍鳳,純粹向中央交代走過場。 但慢慢發現,這封確認書,原來真是大殺傷力武器。 如果你不簽確認書,理論上,選舉主任可能會剝奪你的參選資格,因為你不符合政府突然橫加僭建的這一個「確認書」的參選資格。 如果你簽了,政治上可能得失了一批擁護者,因為簽署同意書等於向政府屈服。某參選人以「簽署等於公民抗命」作為簽同意書的理由,馬上引來非議和嘲笑。 即使你的擁護者明白你的「委曲求存」的處境,但政府又要把你逼入牆角,選舉主任會追問,你的往績顯示你有港獨傾向,你肯定你簽署確認書後,不會違反聲明嗎?你會繼續港獨嗎? 如果說自己會繼續港獨,等於未能遵守聲明的規定,選舉主任又可以「有權」阻止你參選;如果你說放棄「港獨」,但最後「陽奉陰違」,又可能被控「作虛假聲明」。 簽與不簽,獨與不獨,都是死。 泛民又如何?表面上,他們不支持港獨,「確認書」不會對他們有影響。 但如果他們簽了,馬上變成「跪低」,甚至是政府幫兇,只會刺激更多人投獨派一票。 如果他們不簽,政府又容許他們入閘,卻阻止港獨派參選,則又是「死亡之吻」,以為泛民和中共打籠通。所以他們只能急急聲明「唔X簽」,靜觀其變。 但最大殺傷力,卻是政府擅自限制參選人資格,而大家無能為力阻止,立法會選舉倒退成為「特首選舉」,先篩選,後入閘。每個參選人都不知自己能否保證入閘,聽天由命,何來制度?何來規矩?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7-18

大國對香港很多港英遺留下來的制度都不屑一顧,例如對三權分立「敬而遠之」,傳媒第四權,更加是大國深惡痛絕的毒瘤,常要收拾整頓。 但唯獨香港有一項「特產」,卻得到大國青睞,便是「廉政公署」。 習近平大力打貪,海內外輿論都愛以「習能否打造中國版廉政公署」作為探討的方向。 前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便曾希望,香港廉政公署的成功,制度性防貪,可以得到複製。 不過,近年大家發現,廉政公署不單未能在大國複製,相反,大國經驗卻開始在香港的廉政公署身上「發作」。 大國的反貪局官員,其身不正,貪污下馬的個案,不勝枚舉。山西、湖北、四川的反貪局長斂財被雙規下馬的新聞,讓人深感絕望。 誰知,這股「上樑不正」的風氣,也傳到香港。湯顯明當日身為廉政專員,卻屢屢犯禁,豪花公帑、拆單避規等等,嚴重影響廉署獨立公正形象。   來到今天,李寶蘭事件,引起公眾最強烈的反彈,擔心廉署獨立性受到政治黑手干預。而歸根究底,所有事情都和梁振英的5千萬UGL事件有關。由上任之初遭揭發,一直到任期快完結,仍未交代清楚,讓社會糾纏,也犧牲了廉署獨立形象。用大國術語,梁振英的5千萬案件,屬於「帶病提拔」或者「帶病上崗」,意即「幹部在提拔前或提拔過程中,存在有違紀違法行為但組織未能發現或查實。」 有些人早就有不廉潔行為了,但考察時卻未能發現,結果導致其中一些人仍然繼續得到提拔和重用。這或許也是譚惠珠所講,要連任特首的重要條件,便是不能受廉署調查。當然了,否則便是「帶病上崗」。一個人有病,若不隔離,會傳染散播,全社會受害。 周一刊登

2016-07-11

林榮基的銅鑼灣書店風波,愈演愈烈,這股惡浪直接沖擊脆弱不堪的一國兩制防波堤,長年站在岸邊觀潮的香港人,也開始發覺衣服鞋履被濁浪所濕。然而後退無路,因為洪水不會因為人民的退讓而停止氾濫。 銅鑼灣書店的起因,就是禁書,觸動了滿身G點的中共神經。 香港人自由慣了,平時接觸的所謂「禁書」,也都是偏向色情方向,而且很多時是促銷的噱頭。 但大國卻有優良的禁書傳統,「書本」成為專制政權痛恨入骨的產物。遠至秦朝,焚書坑儒。 因為儒生以古非今,厚古薄今,皇帝認定是那些五花八門、諸子百家的書本擾亂人民思想,所以才有「焚書」之舉。 毛澤東年代,更把小說創作視為政治鬥爭工具,「利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由此而掀起的《劉志丹》「反黨小說案」,牽連甚廣,連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也因此遭到波及。不過歷史就是如此諷刺,自己的父輩在文字獄中吃了大虧,事過境遷,兒子當政的時候,變本加厲,對文字的監控,亳不放鬆。在這些禁書或真或假的資訊背後,或許真的有著「利用小說反黨」的本質。 文革年代,「毒草」橫生,人民只有寥寥無幾的書可看。 余華《十個詞彙替中國把脈》,曾經提過那個時代的情形。 中國、西方甚至蘇聯許多的文學作品都被視為毒草禁書,書店只有一些「社會主義革命文學」。家家戶戶都只收藏《毛澤東選集》以及《毛主席語錄》。余華偶然借得一部禁書《茶花女》,驚為天人,為能珍藏閱讀,竟然和伙伴通宵人手抄寫,結果各人的抄寫字跡模糊,故事讀得斷斷續續,啼笑皆非。昔日的禁書,今天再看,有何大不了?歷史是最公正的讀者。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7-04

許家屯到死的一刻,仍然惦念回國返鄉。當然,出了家門,便不許回來。就像歐盟,英國膽敢提出脫歐,你還要後悔遲疑再次公投? 共產黨也就要表達這種清晰訊息:出走叛徒永世得不到寬恕。   可憐許家屯信守自己大部分的承諾,出走美國後,不透露秘密不批評共產黨,但書是寫了,回憶錄是出版了,但很多共產黨的機密資料,包括香港有幾多個地下黨員,我們很關心的689和其他人士是否黨的外圍組織,許家屯是知道的,卻就是不說。   或許基於老一輩的口齒信用(這在今天黨官已不多見),或許基於他仍想討好中共,讓其一圓告老還鄉之夢。可惜他維護了一生的黨,沒有滿足他如此卑微的願望。他只能客死異鄉,把一肚子的共產黨秘密帶到地下。   其實這也是共產黨對付異見人士的做法,不派人抓捕,只等時間消耗。六四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達賴喇嘛,這些都是燙手山芋,大國乾脆不許處理,就讓你在核心外圍,堅持不接觸不談判不處理。要知道,人生有限,但黨的領導層卻是生生不息,代代相傳。許家屯由鄧小平年代一直等到習近平,他最終等不到特赦。達賴喇嘛也多次表達回中國的心願,但結果仍是歸國無門。   回看許家屯在香港的日子,那可以說是左派最開明的時間。   他願意聆聽香港意見,他願意了解香港真正的面貌,例如他來港後才發現,香港同胞的內心極為複雜,真正擁護回歸的並非多數。可惜的是,他之後的中共駐港機構,似乎失去了那種真正了解香港民情從而轉達至中央領導,從而制定適合香港政策的功能。如果今天由許家屯或類似這種開明思想態度的人處理香港事務,又何來港獨問題呢?    周一刊登

2016-06-27

這個星期大國體育迷很興奮,因為事隔8年,繼姚明之後,又有一個中國長人在NBA選秀上被相中,那就是被球迷喻為「大魔王」的周琦。 雖然周琦的選秀之路和姚明不可同日而語,姚明是狀元第一號,周琦則是第二輪的43位才被挑走,但不約而同,2人同都是效力休士頓火箭(Houston Rocket),所以很多人都問:火箭揀周琦,是否想「食過翻尋味」,複製當年姚明帶來的經濟效益? 這或許就是大國球員的背景優勢,但也是一種障礙。所謂「優勢」,便是任何球隊,只要選上一個大國球員,便等於打開了十三億的龐大市場。當年火箭隊總資產值在NBA球隊敬陪末座,但簽下姚明,龐大中國市場,吸引眾多贊助商,火箭名副其實坐火箭,資產上升至NBA第9位。甚至,「愛屋及烏」,大國球迷鍾愛姚明,連帶愛上所有火箭隊的所有球員。他們有些只是二三線的球員,都得到國企運動品牌送上的球鞋代言合約,例如海耶斯、巴蒂亞等等。 簽下這些二三線NBA球員,也有助拓展國內品牌,走向NBA。當時有姚明在內的火箭,便是中西文化商業橋樑。 所以,姚明雖然生涯從未得過MVP,未得過總冠軍,但居然可以入選NBA的名人堂,和奧尼爾、艾佛遜這些真正頂級球星平起平坐,其實看中的,不是姚明的籃球實力,而是他代表的中國文化旋風,以及中美交流。 這就是中國球員除了球場外的文化及商業價值。 但這也是一種障礙,便是你無法知道,球會看中你的實力,還是背後的財力?好像周琦,他技術一流,但身形瘦弱,所以很多NBA球會卻步。火箭是欣賞他的力量,還是中國球迷的熱情?希望周琦可以證明自己的實力,中國球員能真正走向世界。

2016-06-20

今期《頭條新聞》把左派人士聞之色變的「中央專案組」,惡搞為「中央專作組」。我覺得非常貼切。 當年文革,許多領導幹部,包括劉少奇、彭德懷等人,都被專案羅織罪名,無中生有,堂堂一個國家主席打成「叛徒工賊」,「專作組」實至名歸。 文革結束,大國許多大案,還是能看見以「中央專案組」的名義進行。 賴昌星、薄熙來、周永康,甚至近日新疆媒體刊登了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這個案子也由中央專案組插手。 從這個角度觀察,但凡涉及高層盤根錯節的權鬥案件,便會由中央專案組接手。 傳聞中禁書披露了習近平的私生活,又或者一些人事、軍事安排的具體情況,因而引發共產黨高層的強烈不滿,要抓捕洩密者,所以不惜連店拔起,跨境「犯法」。   難怪林榮基供出了「中央專案組」的大名,馬上嚇得有些左派「不敢評論」,因為不知水有多深,胡亂表態站邊,便會像《環時》一樣,收回社論,自己打臉。 林榮基爆料,有關人士出拳還擊,包括「真假難分」以及「人格謀殺」。 所謂「真假難分」,便是安排銅鑼灣書店其他「人質」出鏡,否認林榮基的指控,讓市民覺得「難分真與假」,削弱指控的力度。 當然,人質的話,有多可信?正常人會否講得出「公安對自己很好」、「不能用個人的過錯攻擊一國兩制」,這是要有多崇高的愛黨熱情才能講出口。 至於人格謀殺,那所謂內地女朋友「看到林榮基記者會爆料才知自己被騙感情代寄禁書」,算啦,內地如何收看敏感的電視直播?零分重作。 只能慨嘆有些港媒已經改姓「黨」,為虎作倀,刊登「老作」故事。再懂裝睡,也會被這些「老作」笑醒吧?bufishking@gmail.com

2016-06-13

何韻詩事件不單是蘭蔻一間公司的公關災難,也是大國政治形象上的大災難。 大國網民未發起「杯葛」之前,你問十個香港人,十個都未必知道何韻詩和蘭蔻合作搞音樂會,現在卻是街知巷聞,「何韻詩」三個字變成了國際社會的民主鬥士。 以往大國用自己的金權四處鎮壓異見藝人、影響飯碗,做得順風順水,你看看黃安狙擊了幾多「台獨」藝人便知道。 但這次大國網民的遠程攻擊,最後卻撞到了大鐵板,並不是因為何韻詩的江湖地位,而是受到霸權欺凌的外資,還要是講究人權自由的浪漫國家法國。 你看那位法國退休教授,以一個世界公民的身份,聲援支持地球上任何的人權事業。 我們可以得出結論:外國人的骨頭還是比較硬,對自己的要求也比較高,「金錢誠可貴,自由價更高」,所以他們不願意接受這種「食中國飯便不能打破中國鍋」的「潛規則」。 反觀香港和大陸,逆來順受,企業的覺悟也甚低,大眾普遍停留在「要賺人哋錢就唔好搞搞震」的奴僕心態。過往港台藝人遭到抵制,也不見有人會出來搞連署、反杯葛等等。 還有一點很有趣,有評論指,蘭蔻不諳國情,以為《環時》代表阿爺的最後決定,所以一見《環時》開罵便馬上退縮。 實際上,這幾年香港媒體非常熱衷引用《環時》的社評,幾乎當成是「北京傳聲筒」,卻忽略了《環時》也只是一份極左狂熱分子的宣傳陣地,它根本不代表北京。早前《環時》擅自造了民調指民眾贊成武力統一台灣,挑起了兩岸矛盾,中共的網信辦已經馬上約見《環時》要求整頓改善。可見,《環時》的極左只是一種市場定位,而不能代表中央的立場。蘭蔻這是「蜀犬吠日」,大驚小怪了。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6-06

這一年的六四燭光集會,人數少了,主題也變了。 人數少了,其實不需大驚小怪,一場維持27年的戰爭,間有高低起跌,在所難免。 但主題變了,才值得擔憂。 所謂主題,便是強調「哪個地方的六四集會,才是正統。」 中大、港大、維園,三個地方,隔空罵戰,矛頭核心,根本便不是對準中共政權,而是花更大力氣去指摘「維園支聯會的僵化」、「新一代大學生的六四句號論的冷漠」。這是一場香港內戰,你撐邊一個? 嗚呼,我不禁想海外民運人士的奪權悲劇,那批流亡美國的民運人士,在未有任何寸進功績、平反六四遙遙無期時,卻率先窩裏鬥。 流亡者爭相表示自己才是最有代表性的「民主之父」,只有自己才是最有資格代言的海外民運勢力。 香港人看在眼裏,搖頭嘆息,感到海外民運勢力不能團結,外敵未除,卻自己人打自己人。 現在這個詛咒來到香港身上。 學生新勢力不滿意支聯會,勢要另起爐灶;支聯會不甘受辱,吹響反擊號角。 這是不會有贏家的戰爭,因為新的學生領袖,他們不單要另起爐灶,而且為了合理化自己的新爐灶,不斷要打爛支聯會的爐灶。 結果,香港今時今日,計藍黃絲後,又再用「維園/其他地方」悼念六四,作為不同派別、身份、陣營的劃分。 市民在各自的集會完結後,心中除了憎恨中共,也會憎恨其他地方的集會人士,因為覺得只有自己才是最好的紀念六四方式,其他人都是消費六四、利用六四等等。 何苦要把身邊所有不同步伐的人當成「敵人」?為何「合作」不了,便要「作對」? 學生自己搞論壇,為何一定要踐踏支聯會?為何一定要踩在前人的身體去突出自己?血債未償,何苦內部再添仇恨?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5-30

六四27年,有人拉了幾坨糞便,臭氣沖天。 樹仁學生會編委會的吳桂龍拾人牙「垢」,指支聯會是妓院的鴇婆龜公,嘲笑這些要求平反六四的市民是賣落火坑。 這些惡俗言論的中心思想,出自那位整天「祭神敕封」的國師;年輕人照本宣科,可謂愚忠,和文革時的革命小將不遑多讓。 學生們看不見國師的真正思想:任由中共肆虐,香港置身事外。 他們表面指責支聯會的「平反六四」口號,是「搖尾乞憐」行為。 好,既然你們覺得支聯會無能,正常的邏輯,應該提出更激更勁的口號,甚麼「血債血償」、「天滅中共」等等。 但可惜,他們罵到高潮處,忽然急轉下,說了一句「我們正當放下中共、共產中國改邪歸正的幻想,打理好自家宅第,鄰近地區是否平反之事,日後再議」。 原來他們只是想做一隻縮頭烏龜,早說就好了。 等於少女遭受暴政施虐,支聯會要求暴徒道歉;新一代大學生嘲笑支聯會竟然對暴徒仍有期望。 他們的做法是,不去報警不去呼救,任由少女受害,所謂「無道義責任幫助」也。 年輕人,你們這種「放下中共」的做法,才是真正的「害怕觸怒對方」﹗你們才是「獻媚、搖尾乞憐」的縮頭烏龜。 可憐他們自己做了邪教國師的扯線公仔猶不自知,還沾沾自喜以為做了革命先鋒,卻不知他們只懂破壞前人種下的一切基石,而自己毫無建樹。 就像文革時的紅衛兵,自以為在「破四舊」,其實是破壞了珍貴的傳統文化;自以為「立四新」,其實只是做了樹立「反帝路」、「反修路」騎呢路牌的無知工作。 破壞香港對六四的記憶,破壞香港人在暴政下的良知與提防,卻沒能建立甚麼新的思想價值。嗚呼,這一代。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2016-05-23

文革五十年,買了一本《殺劫》,成書於文革40年,今年推出五十年紀念版。這是講述西藏在文革風暴的紀實「禁書」。 作者唯色,出版了多部表達藏人觀點的著作,是《天葬》作者王力雄的妻子。 藏語無「革命」這個詞語,只能音譯,而出來的效果便是諷刺的「殺劫」。 書中收錄了很多珍貴的西藏文革圖片,除了讓人看到這場人禍是如何摧毁雪域聖地,也讓人發現,西藏和中國其他地區的文革「習慣」,殊為不同。 漢人地區的批鬥大會,一般都要求牛鬼蛇神頭戴高帽,上書反動者姓名及罪行,有時會刮陰陽頭侮辱人格,也會畫花臉龐;但大致來說,牛鬼蛇神的裝束還是比較隨便,再大的官,和其他反動分子相比,也沒有甚麼講究。   西藏的批鬥大會卻很特別,捱批者會穿著代表過去身份地位的裝束,例如高僧會戴法帽、軍官會戴軍帽、有錢人會在盛夏時戴狐皮帽。 他們有些人捧著法器、小型佛龕。有一幅照片是犯人身上纏著一串的藏幣,手上捧著一盤金銀珠寶,代表他們是有錢貴族。 有人的犯罪「道具」是一台照相機,在那個時代照相機已是「反動」。 拉薩的民間醫生也被批鬥,他們頸上便纏掛了一包包的藥袋,真是「生動」的身份說明。 這些「創意」究竟是如何在殘忍的環境中被設想出來的? 最令人唏噓的是,西藏文革時被批鬥的許多人,其實在1959年的西藏騷亂、達賴喇嘛出走的事件中,都選擇了「留守」祖國,沒有跟著「叛亂分子」逃跑。他們曾因為這個決定的「政治正確」而備受厚待,誰知道命運之神作弄,文革時這批原本的愛國分子,一下子便被打倒為「牛鬼蛇神」。如果當初逃走,或許便沒有後來文革悲劇。再回首,已是五十年身。 bufishking@gmail.com

2016-05-16

今年是文革發動的五十周年,海內外媒體熱烈討論,深度分析,反而大國傳媒噤若寒蟬。《環球時報》最近傳出遭到整頓,便是說它某些言論走得太冒進出位,其中一項便是評論文革,「要求國家徹底反思文革的人,某部分是借古喻今,通過追究文革的責任,煽動人們對執政黨的不滿」。結果《環時》這篇「幫倒忙」的社評,在網絡上被移除了。 諷刺的現象,汕頭那個全國唯一的文革紀念館,在五十周年紀念來臨前夕,居然被人用圍板遮封。 這叫做鴕鳥政策嗎?圍板可以圍住人們的記憶嗎? 最近有一本由日本人寫的書,叫《惡的出世學》,副題是「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的手腕與謀略」,作者中川右介,揀選了這3個二十世紀的獨裁者進行比較分析,他發現,3個人都是「惡」的典型,但最大分別,卻是希特勒和史達林都已經被歷史以及自己的國民所徹底否定揚棄,唯獨毛澤東,死後至今,仍然享有「前半部分很好,後半部分糟糕」的保留評價。只有中國仍然讓毛主席高高掛在首都門臉。 該書作者有一個有趣的觀察,他認為獨裁國家仍然存在,而社會上不少人,心底裡其實嚮往「獨裁」的效率、決策能力;他認為日本社會,懷念獨裁者、權力者、重量級的領袖人物。 借用這位日本人的觀察,「懷念獨裁者的權力」,或許便是所謂的「文革餘毒」,也正好解釋了為何仍有人「懷念文革」。香港社會偶然也會出現這種思潮,認為議會決策緩慢、政黨政治拖慢社會步伐、基建工程上馬無期。然後便會讚嘆大國的發展一日千里,工程項目「不議而決」馬上落實。卻忘記了,議會監督、權力制衡才能制止獨裁者重臨。 周一刊登

2016-05-09

香港最多人崇拜的神,叫「Google大神」,我搜尋故我在,世間一切資訊,都靠搜尋引擎找答案。大國子民,選擇太少,只能用國內搜尋引擎,百度和搜狐,偏偏就無「谷歌」,因為外來的和尚太會唸經,習慣自由不被審查約束。    或許大國子民過去覺得失去「谷歌」,只不過是政治事件,一般平頭老百姓用甚麼搜尋引擎,甚至有無真正的網絡自由,都不當是一回事。都習慣了在防火牆內居住,我們也都同意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網絡資訊政策,咱們大國有過濾審查,等於你們入境要問禁,有甚麼大驚小怪?但今天發生了魏則西事件,直接衝擊大國封鎖互聯網資訊的政策。為甚麼這位大學生魏則西,會找到一間有問題的醫院?因為百度使用了「競價搜尋排名」方法,只要企業肯支付金錢,百度便會把企業的關鍵字排在搜尋榜的較前位置,不問愚賢黑白好醜。於是網民誤以為「名列前茅」的資訊,一定是口碑好、信譽高、深受用家支持,其實只是「廣告」。    如果大國有「谷歌引擎」,網友貨比三家,在Google一搜索,或者便會發現,這個「生物免疫療法」是遭淘汰禁用的技術。但防火牆隔絕了一切。沒有競爭不但沒有進步甚至可以為所欲為。之前百度已經發生了「血友病吧」事件,把原本是病友聚集,互相真誠交換醫病心得的地方,「售賣」予某利益醫療團體,這些「病吧」馬上變成「廣告雜誌」,充斥商業廣告。    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官方對資訊流通的絕對壟斷,養壞了百度的胃口,既然官方對外封鎖,等於保證了百度的獨市生意,羊群魚貫進入,不吃白不吃。 周一刊登/bufishking@gmail.com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