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該.語言 - Salin Wong
2015-05-29

 記得好幾年前買了一本司徒華先生的文集《三言堂》,是他三年來在《明報》副刊專欄的作品。那時我想,三年時間實在很長,然而,我這個專欄不經不覺竟然寫了四年了。今天是時候畫上一休止符號,向各位讀者講句“Goodbye”。 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母語是廣東話,唸書時英文不怎麼樣,可以說一點兒不標準的國語。誰知後來竟然找了個老外做丈夫,以教普通話為職業。人生確實難料,信是早有安排。 這安排使我對語言及一切與語言有關的事情產生興趣。從女兒幼稚園畢業典禮時的表演,我第一次聽到「巴別塔」故事,耶和華變亂世人口音,要人類分散全地。我當時覺得很可笑,很荒謬,後來知道《聖經‧創世紀》確有這樣的記載,便趁聖誕節把故事拍成短片,用作學校的宣傳片,誰料這短片引領我到尋找永恆天父的道路上。我生活的意義不再一樣。 語言給我的除了仍在世上生活時的謀生能力外,也有歡樂,因為語言是活的,有豐富的生命及動力,只有置身其中,才能真正抓著她。不過,語言給我最大的禮物是她把我帶到天父前,確實地看見祂,讓我肯定基督的確切。“Goodbye”源自“God be with you”。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5-22

 英文有一類形容詞是ing或ed結尾的,同樣是形容詞,意思也一樣,但所指不一樣。如boring 及bored,如果說“He is boring”,意思是他這個人很悶,指他的性格而言;如果說“He is bored”,意思是他覺得很悶,指他的感覺。再舉一例,shocking 及shocked,“The news is shocking”,意思是驚人的消息,消息本身就是驚人的;“He is shocked by the news”,意思是他被消息所震驚,消息本身可能只是一宗交通事故,但這消息與他有關,故使他震驚。 最近我們學校多了一個要個別處理的功課輔導學生,按家長的要求,不單是讓他們做完功課,更重要的是給他們個別輔導英文。 對學生作個別輔導英文的工作一般我自己負責。以前我輔導的學生都是一星期來一次,也都是安排在周末。但是,這個學生每天來,做完功課再補習一小時英文。當然,我知道這情況很普遍,但我親身接觸的是第一個。這學生很乖,每天都很用心學,做完功課後,沒怎樣休息又開始補習了。有時見他累得甚麼都記不進腦袋時,我才醒悟讓他休息一下。 近日我早了回學校,七、八點就到,到晚上八點下班時,我已經覺得很累(tired)。然而,現在小學生學習時間又何止十二小時,他們不是累,而是透支(exhausted)。It is an exhausting education system. Students are exhausted with their studies.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5-15

幾天前在一個基督徒靈糧補給站的網頁上看到一個叫「英文離合字謎的由來」的影片,介紹了一些英文字組合的來源,比如說,NEWS是North East West South,FAMILY是Father And Mother I Love You,BIBLE(聖經)是Basic Instructions Before Leaving Earth;天父賜與我們的恩典─GRACE 是God’s Redemption At Christ’s Expense,給我們的平安─PEACE 是Personal Eternity At Christ’s Expense,我們對天父的信心─FAITH是Full Assurance In The Heart。  我不敢肯定以上的解釋是否真確,但以這方法拆字肯定可以幫助記憶生詞,並且加深對詞語意義的認識。現在小學生的英文默書範圍既多又廣,要他們熟記這些生字實在不容易。許多同學只懂得死背,跟著一個一個字母背,同時重複抄寫。當然,現在許多家長已認識,如果小孩能掌握26個英文字母的發音,默書成績自然能提高,所以都踴躍為子女報讀英文拼音課程。 其實,除了從語音入手,用點兒想像力,也可以從字詞的組合入手。比如說,我教一個小一學生背1到20的英文字時,他總忘記four。他家裡有四口人,而他已記得“our”這個字,我就要他記住f加our就是四。記fifteen(15)時,已懂這字的發音後,也記得“teen”這個後加部分,就可以想像左右手拿著長劍(f)揮舞,自己在中間(fif),發出的聲音就是fif, fif 的聲音,就自然記得“fifteen”了。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5-08

 幾天前陪丈夫到銀行,沒人龍,櫃台前只有一名顧客,以為不用等多久。可是,只有一位櫃台職員服務,而櫃台前顧客的事情好像有問題,久久不能辦完。人龍開始出現了,然後有職員就問題在櫃台前向該顧客提議,但該顧客拒絕提議。又等了一會兒,該顧客突然轉身向人龍說:“Ridiculous”(實在荒謬)。 那顧客突然說英文,卻不是要與我丈夫談話。這情況就像我丈夫乘電梯,進入升降機後,在跟子女談話的父母會突然改用英文說話一樣,不是要與丈夫說話,只是表示他們懂說英文。 英文是國際語言,學會了肯定能為自己的生活帶來方便及優勢,但不代表英文是高級的語言,不必以能說英文而感覺優越。所以,此情況的出現實在是“ridiculous”。 說到“ridiculous”,最近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推銷政改方案的情況也算是“ridiculous”。 這不是說他與市民對話時情緒失控的事情,而是他竟然問一個小孩兒對政改方案的意見,並要他作獨立思考,提出個人的看法!怪不得現在香港小學常識科考試也總問一些連成年人也不懂的題目,而幼稚園面試題目是大學程度,因為政府局長級官員也如此「抬舉」我們的小孩兒──以為他們能了解政改方案的內容,明白香港的政治環境,清楚現在社會面對的問題!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4-30

相信不少人讀書時都試過預習課文,許多老師也會要求學生預習。這些預習的目的不是要學會有關內容,而是要學生思考內容,找出疑問,到正式上課時,就能對學習內容有較深入的認知及理解。所以,預習一般都是在中學甚至大學才會做,小學階段是不需要的。 不過,現在香港的教育不是在正軌上運行,是走歪了。從幼兒園開始,小孩兒要不斷追趕,跑在別人前頭,預先學會高一級的學習範圍,以致低班的學高班的,幼兒園的學小學的,一年級的學二年級的。悠長的暑假就成了莘莘學子的預習黃金檔期。 最近我們中心來了一位父親報讀雅思(IELTS)課程。這父親要考取英文水平資歷,以便到澳洲工作,藉此舉家移民,而移民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希望子女能接受當地教育,不用在香港讀書。 移民不是搬家,找個合適的房子就成了,還涉及許多問題,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移民。所以,仍在香港生活的家庭就要幫助孩子適應現在的教育制度,選擇在暑假讓小孩預習新學年的課程。 誠然,暑假仍要上課是不太應該,但面對現在給扭曲的教育制度,讓小孩兒在漫長的暑假抽點兒時間預習,算是溫故知新,避免了開學後不斷在後面追的場面,也算是沒辦法的辦法吧。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4-24

有朋友說他看過《聖經》,講的都是關於猶太人,跟我們中國人沒關係,所以,他不相信基督教。猶太人真的與中國人沒關係嗎?不是。他們實在是與全世界的人都有關係。   歷史清楚記載了猶太人如何從無國遊民到成立以色列國,如何為了逃避災難而到處顛沛流離。然而,這樣悲慘的生活沒有消磨他們意志,磨損他們聰明。猶太人是很聰明的民族,無論哪種行業,猶太人只要涉獵,都能在行內居龍頭地位。我們綜觀現代世界的情況,荷李活電影影響了全球的文化,這行業中眾多的佼佼者如德斯汀荷夫曼(Dustin Hoffman)、安德魯加菲爾德(Andrew Garfield)等都是猶太人;在通訊科技及網絡世界有巨大影響力的喬布斯(Steve Jobs)、比爾蓋茨(Bill Gates)和馬克朱克柏格(Mark Zuckerberg)也是猶太人;金錢世界的股神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同樣是猶太人;而這些猶太人也是美國人。事實上,全世界有過千萬的猶太人,住在美國的比在以色列國家的還要多,而美國現在還是最影響全球的國家之一。過去,聰明的猶太人在許多行業中給人排擠,他們只能把自己的貨品堆放在一張長木枱(bench)售賣,今天,他們許多都成了銀行家(banker);而bench與bank兩字同源自古代英文“benc”。就這語言的關係看,真的是全世界都與猶太人有關。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4-17

一般人會覺得科學與信仰是矛盾的,因為科學要求證據,可以驗證,信仰只靠信念,無從考究。可是,許多世界聞名的科學家如牛頓(Isaac Newton)、愛恩斯坦(Albert Einstein)等也相信神的存在,相信一些他們無法引證的事物。其實,神的存在真的無法引證嗎?《新約聖經‧羅馬書》寫著:「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顯明在人的心裡,因為神已經給他們顯明。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1:19-20)科學家研究世界上的事物,他們愈深入研究,愈能發現事物上的定律,也愈感受到萬事井然有序,不能偶然出現而成。這符合了上述經文的描述,雖然眼見不到,但是明明可知。 事實上,不一定要作科學研究才能「明明可知」。我不研究語言,但會細心看語言,感受語言,理解語言,尋找語言,許多有關語言的事實使我感受到這「明明可知」。比如說,為甚麼世上的人說不同的語言,但表達的方法及用語那麼相似?為甚麼我們的日常用語有「代罪羔羊」和“a little bird told me”(用來表示不願透露消息來源)?如果我們願意細心思考、追尋,都會在《聖經》裡找到答案。 英文是現代的國際語言,但為甚麼是英文?不是西班牙語或是中文?這當然有歷史的因素,但這歷史是否與基督教的發展也有關係呢?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4-10

 許多人都明白,要提高英文的聽講能力,必須要多聽多講英文。可是,香港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華人,根本沒有自然的英文語言環境。港人治港後,政府開會也多用了廣東話,社會上的英文環境及說英文的氣氛也慢慢淡下來。  語言環境對英文水平高低實在是舉足輕重的;許多香港大學生畢業後不能用英文與外國人說話,新加坡的出租車司機卻可用英文與乘客談話,原因就在於此。  香港社會深明香港的英文一定要保持水平,否則,競爭能力就會減退。所以,現在中小學聘請的外籍老師除了授課外,也要在午膳時間及課後為學生組織活動,又要布置English Corner,目的就是希望學校有英文的語言環境。暑假快到了,學校又會趁此舉辦英文日營(English Day Camp)活動,由外籍老師主持,目的也是為學生營造英文語言環境。 讓學生有機會一整天聽講英文,確是一個不錯的安排,但要見效果的話,就要有三個條件配合。首先,一天時間絕對不夠,起碼要一、兩個星期;第二,營內絕不能說廣東話,為了學生的安全,學校一般會要求一個懂廣東話的助教協助外籍老師,故必須嚴格規定助教,除了基於安全的原因外,絕不能給學生翻譯外籍老師的說話,否則,學生根本不會聽外籍老師的話;最後一點很重要,日營過後,學生仍要找機會浸淫在英語的環境,不然,用幾個星期開動了的能力又會慢慢減退了。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4-02

 每逢節日,各行各業都會趁機舉行各樣活動作推廣,或是為了提高生意額,或是為了提高形象,或是為了建立友好關係。我們以教英文為生意的,當然也不例外,在中心內搞搞氣氛,也能助長中心內的英文環境。  Easter Egg Hunt(尋找復活蛋)是復活節遊戲活動,近年愈來愈盛行,我們學校的學生也玩得很開心。不過,除了真的尋找復活蛋外,我們也玩Easter Egg Hunt的文字遊戲,就是比賽利用Easter Egg Hunt這組英文字母,排出最多的英文字。能排出的字包括:rest, east, treat, nut, starter, start, star, aunt等,而要想出最多的字,不能總靠較深的字想,簡單的如the, us, eat, run, ant, ran, art等等也是。現在我們最高的紀錄是63個字,讀者也可試試,看能否打破這紀錄。 復活節是紀念主基督為世人受難,藉自己流的血為世人贖罪,三天後復活。不過,在商業的世界裡,復活節的主人翁變成了復活兔、復活蛋,情況猶如聖誕節,現在大家過聖誕節都想起聖誕禮物、聖誕樹、聖誕餐,紀念耶穌出生的意義都被排山倒海的聖誕商業活動掩蓋了。然而,我們也不須為此感到悲哀,既然仍寄居世界,只要心裡存有信念,順應世界而活又何況?現在地球上有兩個島嶼,一個叫Easter Island, 一個叫Christmas Island, 兩者肯定與主基督沒甚麼關係,我們不能因此否定兩個小島的名字呢。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3-27

中文詞語有褒貶的色彩,英文也有,叫“connotation”。     現在的公營機構、志願團體或學術組織都喜歡稱專門負責宣傳,提高機構形象的人為ambassador(大使)。Ambassador是國家的代表,在另一國家進駐,主要負責兩國之間的聯絡工作,形象如公司的公關代表。作為一個身份,「大使」的形象是正面的;「大使」的詞性有褒義的色彩。同樣是政府官員,minister(大臣)的形象就有較濃的政治味道。所以,專門負責宣傳工作,提高公司形象的人一般給稱為「宣傳大使」。 「宣傳」一詞沒有褒或貶的意義,就是把一些訊息廣播出去,讓更多人知道這訊息而已。但是,如果宣傳的內容予人是“propaganda”的話,「宣傳」就成了負面的味道了。 我原來不懂“propaganda”這個字,是從我丈夫的說話裡知道的。看新聞時,他對世界上許多政府的一些作為,包括英國政府,總批評說是“propaganda”,我因而聽過這個字許多次,但從沒看過這個字,直至某天,我看到一位國內學生把自己在大學時參與課外活動時的身份翻譯作“Propaganda Minister”,我才猛然看到這字。從拼寫的讀音,我覺得應該就是丈夫口中的那個字,但又不敢肯定,因為如果屬實,不是太奇妙,太可笑嗎?所以,我們寫英文時,也要小心用詞,注意詞的connotation。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3-20

     「語言」最初給我的是興趣。不同文化的民族有不同語音語法的語言,但各種語言又有那麼多相同的表達方法及用語,也能在日常生活上的混淆、情趣、笑話上扮演一分子。然而,不同「語言」擁有的共同特性及使用方式讓我思考《聖經》的「巴別塔」故事,最終我成了天父的女兒,這是「語言」給我最大的禮物。 某天看《新約聖經‧約翰福音》,它開首寫道:「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太初」是道家所謂「道」的本體,所以這兩字給我道教的感覺。但甚麼是道,實在不明白,於是找英文版《聖經》來看。英文版本是“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and the Word was with God, and the Word was God. He was with God in the beginning.”看了後更糊塗了。後來問牧師,他說希臘原文Logos就是Word的意思,中文翻譯時用了中國人的概念。 許多牧師講道時會用《聖經》故事引申到人生哲理上。可是,明白經文的原意後,就知道所謂道及真理就是主的說話,這是信徒最要明白關心的內容。當然,要看明白《聖經》,不是單靠語言能力,還賴主的光照。 現在英文“logo”的意思是公司的標誌、徽號。對一家大規模的公司來說,logo也實在等於公司;“the Word was God” ──“the logo is the company”。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3-13

   許多人覺得學好語法(grammar)就能學好英文,所以很喜歡上語法班,做語法練習。可是,同樣地,相信許多用心學語法的人又總覺得明明清楚了某時態的使用情況,但在做文章上填上適當時態的練習時,卻又不肯定了;這我當然也是過來人。一家小學的英文教授非常側重語法教學,用各種方法分析語法,學生要做不同形式的語法練習。以下相信是為了分辨簡單現在式及簡單過去式而編寫的練習,結果顯示學會語法不代表學會英文。   In the morning, ……. For breakfast, he had to have bread which he did not like(not like). At school, he failed(fail) the maths test. For lunch, he had(have) Anna’s sandwiches which were(be) not his favourite food. After lunch, he……. This is a bad day for the boy. 以上的答案是學生填寫的,但相信老師按標準答案批改,結果did not like不對,要does not like,were 不對,要are。我相信編者認為the boy不喜歡吃麵包及Anna’s sandwiches是事實,經常的事情,所以要用現在式;“a bad day for the boy”也是事實,所以也用了“This is”。可是,文章全用簡單過去式是沒問題的,表示那小孩不喜歡那天吃的麵包及三文治。至於“a bad day for the boy”,因為事情發生在過去,一定要用過去式,“This was”才是正確的。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3-06

 新年期間,聽得最多的當然是一些祝賀語。許多平時不賣電視廣告的商業機構也會在年初一到年初三幾天,在電視上賣廣告,向觀眾拜年。 這些祝賀語一般是四個字。除了口說,我們也喜歡把它寫在紅紙上,貼在家裡或送給人,這就是「揮春」。「揮春」和「成語」一樣,能包含深長的意思,卻多了一層濃厚的文化氣息,要外國人完全明白字裡間的意義並不容易。一位Mr. Fong在網上放了一些「揮春」的英文翻譯,我在此借用幾個:風調雨順(Both wind and rain are favourable),吉星高照(The lucky star is shining high above),風生水起(Prosperity grows like rising wind and water),竹報平安(Bamboo presages safety)─這幾個「揮春」有較深的中國文化,字面上是翻譯了意義,但表達不出原來的味道。不過,也有一些「揮春」的意義是較簡單和表面的,如橫財就手(Windfall comes handy),天下太平(Peace on Earth),生意興隆(Business prospers),所翻成的英文完全能表達原意。 我沒學過吟詩作對,更沒研究過平仄規律。不過,我很喜歡寫一些詩句,不求是否合平仄,只求能表達內心所想。過去幾年,我都會用現有兩家公司的名字,「千里」及「生光」,寫一幅春聯放在公司。今年的是:  父蔭千里連綿羊 主耀生光閃現年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2-27

 語言結構及表達形式能反映使用該語言的民族的特性嗎?我個人覺得是可以的。英文單字有過百萬個,常用的也上萬以上,中文字只有一萬多字,常用的二千多個。數量差距那麼大,但同樣能用以表達日常事物,其中原因是英文每個單字就是一個詞(vocabulary),中文單字本身可以作詞外,字與字也可合成詞,變化多,詞的組成也靈活,但句子也因此容易產生歧義。這正反映中國人在處事上,特別是在人際關係上的靈活性。 「今年是羊年」,在中國人圈子內這樣表達完全沒問題,但用英文講時,問題就出現了:究竟是Year of Sheep還是Year of Goat?中國的十二生肖(Chinese Zodiac)都是用單一個字代表,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每到新的一年,我們都可以隨自己的意願作不同的創作演繹。鼠年可以是嬌小的白老鼠(mouse),也可以是《五星級大鼠》的大老鼠(rat),寵物店的老闆更可以把倉鼠(hamster)捧作鼠年的主角;這就是中文用語的其中一個特點。 作為基督徒,我怎樣翻譯「羊年」呢?信主基督的人,或是熟悉新約《聖經》的人都會知道,耶穌是「牧羊人」,祂看守的羊是綿羊,縱使有山羊混在羊群裡,最終會把牠們分出來,因祂只認識祂的綿羊。所以,我會說「羊年」是“Year of Sheep”。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2015-02-13

 有中國籍老師告訴學生可以用“sweet”來形容水,但一外籍老師說“Water is not sweet”,他改用“nourishing”來形容水。 「水」可以是甜的嗎?當然可以,但這種「甜」不像糖果般的「甜」,是一種清爽(refreshing)、新鮮(fresh)、純淨(pure)感覺的味道。我們也可以用 “sweet” 來形容人的聲音,但這種「甜」不是味道,純粹是聽者的感受,覺得聲音悅耳,令人陶醉。人生也可以是「甜」的,就是當我們覺得生活愉快、滿足,生命有意義、有希望時,“We will find life is sweet”。  當然,水也是“nourishing”(有營養的),生命沒有水是不能維持的。《聖經》啟示錄描述的新天新地(A new heaven and a new earth)也有「生命水的河」(the river of water of life) 的記敘。“Nourishing”是形容詞,動詞是“nourish”,一般指給營養予生物使能健康成長,另一作用是從此義引申到對個人計劃、感覺、信仰等的「滋養」,例如:Mary has long nourished the hope of becoming a famous writer. (Online Cambridge Dictionaries) 所以,外籍老師的英文教學不一定比中國籍老師好,他們同樣會犯一些語言毛病或混淆了一些概念。然而,毋庸置疑,找母語是英文的外籍老師教英文,學生接觸到的是「真實」的英文,老師不懂聽說學生的母語,學生習慣了只用英文與老師溝通,就不會產生母語與英文互相翻譯時的語言阻礙。   Salin Wong  Facebook:Salin wong 作者是經驗中文普通話老師,丈夫是英國人。 現為語文中心行政總監。電郵:am730@mlc.edu.hk  

/136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