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忽然

2012年03月22日
   

 

這幾天,在地區裡碰到居民都是談論特首選舉的「誹謗風波」。
有居民對唐先生「大爆特爆」叫好,「啱,梁生開行會的紀錄要爆;唐生去過幾多次法國、同酒商有幾熟要爆;官員同地產商食過飯,談過的內容要全部公開;立法會議員私底下幫乜嘢人或者機構做嘢,又或者見過乜外國組織都要爆;曾特首就更應該有部攝錄機,拍低佢言行,等港人隨時監察佢唔好過澳門……呢啲都係公眾利益。」
有居民認為唐先生操守有問題:「公眾利益,點解咁多年都唔講,擺明想兩敗俱傷啦!加上上次僭建件事,叫人點樣相信佢呢!」
兩個說法都有人支持、有人相信,有人談論,這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是言論自由、表達自由的反映。但香港還有一個大眾都信賴的機制,無論是政治或經濟,一向都行之有效。我們不會擔心有人違犯協議、合約,因為香港人相信規則與法律,違反者必然受法律懲處。
很多會議,無論是官方或非官方,都有保密規定,不認同的話大可拒絕參與,又或者加入會議之後提出改變規則;但斷不能自行公開會議內容,這種做法除了有違操守,更沒有尊重其他與會者。正如律師不能因任何理由(例如公眾利益)而公開與客戶的資料,這是香港多年來發展的基石!
有人要求出動童子軍維持秩序、要求出動防暴隊(現稱機動部隊)、要求出動解放軍、甚至要求「美軍」援助……這些論點,在香港出現社會事件時,在街頭巷尾都會聽到,如果連這些難以求證的內容都要繼續討論,社會只會被一浪接一浪的謠言沖得亂七八糟。當「公眾利益」很明顯地變成爭取「個人利益」的工具,且妄想可以忽然變成英雄,簡直在侮辱香港人的智慧!
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