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一哥先自我檢討

2012年02月29日
   

 

香港市民對警隊的觀感其實非常好,例如前年的菲律賓人質事件,我們見到外國警方低劣的處事手法,當時全港市民都以擁有一支優秀的警隊為榮。
的確,近日網上流傳很多以粗言穢語辱罵警員的片段,不過,如果有看留言,都了解到市民是支持警方執行職務,對辱罵行為均加以譴責,警隊形象絲毫無損,故引入「辱警罪」的考慮值得商榷。
首先,一些市民生活習慣帶點粗言穢語,是否容易墮入法網?告與不告是由誰決定?檢控全憑警員口供是否可信?其次,當人人為求自保,見到警員時都會拿著攝錄機全程拍攝,那這些「近距離」拍攝的舉動,會否演變成風氣呢?「拍攝」最終又會否被視為辱警呢?第三,如辱警罪立法,市民對警員操守的期望亦會相對提高,警員的語言和行為都會受市民高度關注及監察,處長有否考慮過前線警員的壓力呢?另外,如果有警員粗言穢語,並與同袍惡言相向,是否同樣都會被控辱警?這個議題,仍有一千個問號!
在我記憶中,警察形象真正受損的個案少之又少,反而打擊警隊士氣的事件記憶猶新:其中最矚目的當然要數在眾目睽睽之下掌摑警員的女士,最終被輕判感化,很多警員事後都替同袍不值;還有梁成恩事件,出事後警隊高層才開始關注警員行「單咇」的情況,惟一直只聞樓梯響;及至同樣是行「單咇」英勇受傷的朱振國,其妻最後居然要訴諸法律才獲得警隊賠償……當前線警員的工作、安全都得不到上層的認同、尊重和保護,對這班為市民服務,維持治安的警察,才是最大打擊,才是最大的侮辱。上一任處長被揶揄為「SORRY SIR」,我亦理解現任的處長要盡量「鷹」一點建立威信。然而,行事太急且走極端,只會苦了前線警員!
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52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