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好人好事一則

2011年12月29日
   

 

近日一位同學回港探望我,他是牛津大學的博士,專門研究DNA,希望透過修復DNA用作醫治癌症,特別是在華人社會甚為普遍的胃癌,他與其研究隊伍現時獲邀請到丹麥進行相關研究。
我認識這位同學是數年前的事,他當時是中大碩士生,剛接獲牛津大學博士研究生的取錄通知。由於出身基層家庭,根本無力負擔這筆突如其來的費用,待儲錢再申請,又恐怕錯失機會,於是向我求助。我們這一代,最明白渴望讀書的感受,特別是到海外高等學府研習,就更是夢寐以求的良機。
於是,我帶著他拜訪一向熱心教育的慈善家田家炳先生,田老先生二話不說,支持了他的學費,並寄語他努力學習:「將來是要還的,不過是還給香港社會,貢獻有需要的人!」終於,這位同學學有所成,亦有志回港進行研究。
本來好人好事一則,欲借本欄感激田老先生。但又忍不住要借題發揮,到底香港的教育資源,是否如此缺乏?官方的答案可能是:「只要成績好就會有獎學金!」這位同學亦謔稱自己「讀書差」,所以未能取得獎學金名額。我無意針對這個以成績論成敗的方法,但獲牛津取錄為博士生的個案如此普遍嗎?政府不應予以鼓勵與支持嗎?
我認為教育局與其投放大量資源搞甚麼教改、TSA以及林林總總的改革,何不撥一小部分資源,資助學生往海外高等學府學習。需知道,全球趨向高科技研究,人材極為重要。假如當日沒有人熱心資助,香港就少了一個基層出身的DNA專家。誠如田老先生所言,香港的學生學成後會還給香港,貢獻有需要的人。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