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多此一舉

2011年12月28日
   

 

日前有人建議成立一個中產特別委員會,並將二至八萬元家庭月入作為中產新定義。一個新的建議,加一個新的定義,正正反映了甚麼是官僚和死板,位高而不知民情。
「如果家庭月入得二萬元,扣去8,000元供樓或租金(以沙田區400呎單位計),只有12,000元;如果還有父母、孩子要供養,一家人水電煤加交通費等開支,也可以叫中產人士?」這個是很多網民的即時回應。
中產定義的問題可能存在很多個別情況,暫且不作評論,但成立「中產特別委員會」這個建議,卻令人摸不著頭腦。據悉,中產特別委員會的作用是就中產所面對的各種問題,包括房屋、經濟、醫療等提出意見,然後對症下藥,造福人群。
聽起來也吸引,突然「被關心」的中產有否心動?不要開心得太早,根據政府的往績,這類專門而設的委員會有很多,大部分都是虛有其名。反而,一些能實際反映民意的現有架構卻被忽視,就以區議會為例,每區都有各階層人士不同的聲音,有來自中產,有來自夾心階層,又有來自基層,作為收集意見渠道絕對是最佳之選,政府何需疊床架屋再成立一個委員會來聽取民意。
政府推行的政策經常備受批評,最主要是未能從市民(用者)角度出發。如何、在何處、向何人收集民意,是政府施政重要一步。還有一點,據悉這個「中產特別委員會」會由政務司長帶領,那麼上一任政務司長,為何沒有此想法?奇怪!奇怪!
 此欄周一至五刊登

回首頁      列印

 

/40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