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嫻情說理 - 陳婉嫻
副學士哀歌

2011年12月23日
   

 

董建華當年提倡要提高香港人整體接受高等教育的百分比,我認為是空有理想,但沒有後著。其中最受影響的,相信是一班「誤上賊船」的副學生士,高不成低不就,學歷不被廣泛認可,前景不明。
不過,如公平一點看,董特首已負擔了自己要「揹」的責任。今天我最想批評的,是毫無責任心、雙眼只放在金錢之上的大學管理層。
想當年,政府為增加香港人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提出了副學士政策,鼓勵大學開辦副學士學位課程,一大批高考失敗者正是這個市場的潛在「客仔」。對於這塊肥肉,大學都採取來者不拒的態度,更向這班「客仔」大打強心針,表明大學會提供最佳配套,與其他大學生的待遇無異。而最重要一點,是大學承諾會專為副學士生提供銜接學位的學額。(雖然沒有保證100%能銜接,但逐年增加銜接學額是合理期望) 當時,一班高考後有志繼續升學的學生,都被吸引 (誤導)了,付出大筆金錢,結果卻走進了這個教育深淵。
錢,大學賺到了,而且是數以十億計的大錢;不過,學生的情況卻得不到改善。現時每年約有20,000名副學士生畢業,但只有少於百分之十可以銜接政府資助的學士學位課程,即有近18,000人「行人止步」。
大學因辦副學士進帳不少,但有沒有考慮過回饋學生呢?既然明知銜接不足,是否可考慮多設獎學金,爭取更多資助學額,令更多成績優異的副學士生,能有機會繼續升學;就算大學認為本身並非「善堂」,也可多設自資銜接學位,協助同學取得一個獲社會認可的學歷,不致現時淪為一班「學界夾心階層」。

回首頁      列印

 

/64



C觀點

中原城市領先指數

廚神

旅遊